你們吃過的最好吃的東西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们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是什么?
, , , ,
專心掃地:


小時候吃的這個,西瓜泡泡糖,家裡窮,沒有零花錢,只有學校開運動會的時候
父母會給我和姐姐一兩塊錢,然後我們就會省著用
這個泡泡糖當時是多少錢一個來著,都忘記了,只記得我姐學得飛快,舌頭一卷,就吐出一個大泡泡
有時候實在是太大了,爆裂的時候還會沾到鼻尖上
而我很笨,怎麼著也學不會,但至今記得那個甜香味

還有就是各種各樣的冰糕雪糕,小時候有一種黃色的,菠蘿味的,要兩毛錢一個,因為我們的耐受範圍是一毛錢,所以看到別人吃兩毛錢一塊的冰糕覺得好奢侈,好美味(請自行想像羨慕的眼光)
有一次我姐騎著她的破單車帶我去買冰糕,那是一個大熱天,父母給我們的預算是兩毛錢一塊的雪糕,白色的,外面的帖紙也是白色的(可惜找不到圖片了),商店位於一個長坡的中間,那天特別高興,因為商店停電了,停電了冰箱就沒辦法製冷,那個年代冰箱還是奢侈品啊喂,只有小賣部才會購置吧
因為沒辦法製冷,許多冰糕就化掉了,形狀變得千奇百怪,小賣店老闆就送了我們好多,那真是一個愉快的夏天,印象最深的是一塊仿西瓜樣的冰箱,大紅大綠配在一起,有鮮明的視覺感,現在回想起來,肯定是加了很多的色素,但就是很快樂啊,擱平時是我們怎麼也買不起的,一瞬間好像整個夏天都涼快起來了一樣


再然後就是福滿多,星期天,一個人放學,在路上走,花五毛錢,去一個偏僻的只有一個老人的小賣部買一包,然後邊走邊吃邊捏邊搖,吃到下面的時候全是鹽和味精的味道,仍然覺得美味。

當然,最美味的還是家裡做的飯菜,眉山的東坡肘子,臘肉臘腸,冬天殺豬,我爸喜歡吃一些比較偏門的東西,殺了豬以後,比如說一些別人不太喜歡的東西,比如肥腸啊,肺葉什麼的,父母都不捨得浪費,我爸就會親自下廚花些心思做出一道味道,肺片湯,粉蒸肥腸,各種涼拌都很拿手,那個年月也只有過年能奢侈一把,我和我姐把灶台上熏的臘肉切下來,串在鐵簽上,架在火上烤,聽到油嗞拉拉地掉進火裡面,有時候烤得過火了,都變黑了,但仍然吃得津津有味

煲仔飯

雞樅菌湯
臘肉


四川的小夥伴兒對這些個印象應該比較深刻
米花糖

最美的味道總是停在記憶里,因為舌尖也是有閾值的,當吃過的美食越多,就越不回不到最初的單純。冬吳相對論有一集叫做《全民重口味》,裡面有一句話是這樣的:

味覺啊是故鄉給出門人裝置的終身的味道識別系統,它是故鄉物產與人文靈魂深處的重合,帶著這個系統它像防火牆一樣的自覺抵制地客鄉介入心靈的最深處。


釋然李:

黔南都勻,15年冬天,很濕冷,對別人來講是早上七點對我來說是通宵一晚,且有些事很不順心。隨便上車讓司機帶我去吃點東西,結果司機把我載到了一條小巷子口,叫我去要三兩辣雞粉。老闆一聽我就不是本地人,建議我再要一份脆哨。
是我有記憶以來最好吃的東西,熱騰騰的很溫暖,湯辣又非常鮮美。可能是心情的問題,感覺好多廣東/上海的食點都比不上那碗辣雞粉。(也可能是從小吃到大吃太多了沒感覺了。)


一顆麥子:

姥姥做的鮁魚水餃!!!!!!

鮁魚水餃太好吃了,配上臘八蒜的醋,簡直上天!!!!!

有個師姐,去山東旅遊的時候,來到了青島另一個師姐的家裡,吃了一頓鮁魚水餃,從此決定誰也別攔著我我要嫁給山東人!!!!

可是姥姥年紀漸漸的大了,或許很久很久以後,我就再也吃不到姥姥做的鮁魚水餃了。一想到我的後半輩子再也吃不到姥姥做的水餃,就突然好想哭。。

還有媽媽做的西紅柿面!!爸爸做的草魚!!
家的味道,永遠是最溫暖的。每一次我想家,從家鄉的美食開始想念。每一次我離開家,從家鄉的美食開始捨不得。


Lunalovesyou:

越埋汰的街邊小吃越好吃。


wy2002lq:


不安利,懂的贊!


謝熊貓:

黃燜雞啊?黃燜jimmy飯!
我與黃燜雞的一份不解之緣。

我大二的時候一位經常在食堂吃飯的舍友帶了份黃燜雞飯回宿舍吃。
那香味那香味!真是繞梁三日而不絕。
從此我就成為了黃燜雞殺手。

大份黃燜雞5分鐘吃完!小份雞3分鐘!
吃黃燜雞最誇張的時候是過年後那段時間。

黃燜雞,我愛它愛的深沉。


張慢慢:

深愛的姑娘她柔軟的唇。


saintj:

我吃過最好吃的東西是一小盆兒疙瘩湯,在濟南吃的。

疙瘩湯里除了疙瘩之外,還有小的五花肉丁,還有蔥花,西紅柿,然後就沒什麼其他食材了,但是吃第一口時的感覺我依然記得那麼清楚:那是我的胃邊哭邊對我說我活過來了;那是小當家在我腦袋裡做好飯然後掀開了蓋子;那是阿KUN在我肚子里讀秒階段接巴洛特利助攻進球,生生把英超獎杯從弗格森手中奪回。

沒錯,就是這種感覺!

真的要給山東人跪了……我當時是去濟南看一個地產項目,當地一個開發商的辦公室主任還有財務總監上午帶我看過現場,中午就領我去吃飯了。我也是年輕臉嫩,不會拒絕,被什麼主陪客陪的套路弄懵了,結果最後仨人喝了兩瓶……白酒……午飯時間啊……我喝得相對不多,六兩不到。這上午算是過去了。

到了下午,開了一個短會就開始改材料,基本上沒什麼效率。晚上,中午帶我吃飯這倆人向沒關係人一樣,又叫了幾個公職人員一塊兒吃飯,六七個人最後喝了四瓶……白酒……這中間什麼把酒吐在水杯里、吐在濕巾上、吐在湯碗里,反正能用的套路我都用了,我恨不得把酒吐在那個財務總監的前列腺里,但最後怕是也喝了有快半斤,這還沒完,他們又叫了幾扎黑啤……當時真羨慕席上的那個司機啊……

故事的高潮就此掀起,沒錯,第二天早上我要交材料……到了酒店大概有九點多,我洗了個澡開始寫材料,一直寫到半夜一點多快兩點,連夜發給了領導……

故事的第二輪高潮就此掀起,沒錯,第二天早上八點半我要去看項目周邊的樓盤,還要做記錄啊什麼的,想混也混不過去,此處不表,但你們可以理解我想狗帶的情緒。

因為下午比較早的火車回京,同時昨天陪我的兩位『領導』也有事兒走不開,換了辦公室科長帶我吃飯。這次我也硬氣了起來,堅決沒同意繼續『來兩杯』。其實這頓吃的挺好的,都是活的海鮮在一個大鍋里蒸,河蟹、皮皮蝦、河蝦、蟶子、扇貝啊各種都有,鍋邊兒現貼玉米麵餅,很新鮮也非常有特色。但是我一點兒也不想吃,就想吐在鍋里,席間和我說話我也是哼哼唧唧的。

直到上來了那一小盆兒疙瘩湯。

我盛了一碗吃了一口,一下活了過來,真的很難忘,非常治癒,菊次郎的夏天、小津安二郎、飲食男女、是枝裕和、侯孝賢、朗拿度、中孝介、大空翼、米高佐敦、Kings of Convenience、皮爾洛、平克弗洛伊德、大衛席爾瓦、比利王紛紛出現在我腦海里然後徐徐炸裂,非常感動。

盡管疙瘩湯算不上是魯菜,但那之後我還是任性的把魯菜排到了中國菜系之首。

那次午飯別的都吃的很少,虛不受補,但那一小盆兒疙瘩湯我還是吃了相當多的份量。

這就是我吃過好吃的東西 — 一小盆兒救命的疙瘩湯 — 的故事。

那以後我再也沒去山東看過項目。

以上。


我不是曉雨陳同學:

隨手答的番茄炒蛋比我以前認真寫的答案還要多贊,我該是什麼心情?
==============================雖然這個答案沒什麼營養沒什麼乾貨!
但我發誓我吃過最好吃的食物一定是番茄炒蛋!
不管是誰炒的番茄炒蛋雞蛋還是鴨蛋加蔥不加蔥先放雞蛋還是先放番茄,只要是番茄炒蛋我都愛吃啊!
我就是那種人
出去吃面要吃番茄炒蛋面
出去吃飯要點番茄炒蛋蓋澆飯
反正不管到外面旅遊什麼特色餐館,都會問有沒有番茄炒蛋
絕對是真愛啊!!!


搖尾巴叄叄:

鹹的番茄炒蛋(˶‾᷄ ⁻̫ ‾᷅˵)


匿名用戶:
拉練第九天,吃了好幾天單兵自熱和壓縮餅幹了。意外發現背囊里有一包泡椒鳳爪。
半夜一個人躲在鄉村國小土廁矮牆的背後一個人狼吞虎咽,把骨頭的嚼碎了,喝光了所有的湯。哦,泡椒沒吃……太辣了,嘗試失敗。


yummy隊長:

小時候媽媽把玫瑰大頭菜切碎,加辣椒炒好,晚上半夜餓了,偷偷拿微波爐熱一個饅頭,夾榨菜,那個香啊


Leonora Yu:

特別想吃的時候,就吃到了


Aorqu用戶:
好吃的東西有很多,不過加了個最字,那就只能選一樣了。從小我的嘴就挺刁的,我爸經常會嘗一下我買的奇奇怪怪的零食,因為他說我愛吃的肯定好吃。那麼我最愛吃的到底是什麼呢,答案是:我阿么做的魚餅。我阿么是溫州人,我記得小時候從幼稚園 記事起,每當新鮮的鮸魚上市,阿么就給我做魚餅。把新鮮的鮸魚去骨,做成魚肉泥,加入雞蛋、澱粉、蔥、生薑還有各種配料調料,捏成柱狀,蒸一下就能吃了。說說容易,做做可是非常麻煩的,經常阿么坐好出鍋已經夜深。而我睡前肯定會叮囑阿么把我叫醒嘗個鮮。而且每次都要把兩邊的頭切一大塊,感覺吃起來特別爽,中間就是切片蘸醬油醋吃。長大後我也嘗過市面上一些品牌的魚餅,簡直就是弱爆了,可能他們用的魚不夠新鮮,比例也不對吧,反正和阿么做的魚餅根本就是兩種食物。我小時候老叫阿么去開一家魚餅店,店名都取好了,叫王阿么魚餅店,阿么總笑說,如果開店肯定要被我吃光,要虧本哦。我阿么今年80了,前幾天還做了魚餅給我吃,一如既往好吃。只怕過幾年就不一定有機會吃了,哎。
下圖就是魚餅,賣像可能一般,味道嘛,上天入地,天上人間。
給阿么的表情配行字:愚蠢的人類啊,你們做的那叫魚餅???


anyone:

榴槤,各種榴槤食品


楊浩米:

家人給我留的雞腿~


小能:

西四原新華書店往西,廣濟寺旁邊,秋雲萍快餐。
特別小的一個門臉,大門只能一個人進出。
進了門就是櫃台,牆上訂著價目表,交了錢拿著票去最裡面取飯。
一個兩米左右寬度的大玻璃罩子,裡面擺著鐵盆裝著的菜,罩子頂上是一個個迷彩圖案的搪瓷碗,碗里盛著半碗米飯。
把飯票遞給盛菜大姐,不苟言笑的大姐動作麻利地從櫃台頂上拿下一碗米飯,用手中的大鐵勺子果斷地盛上一個或兩個菜,恰好把米飯都蓋住,遞給你,然後就端著找個座位一邊拌去吧…
拌好了,吃一口,世界都安靜了~
秋雲萍快餐我印象里大概八幾九幾年就開了,那時飯館還不多,經常能看到人們拿著鋁飯盒去店裡買飯。菜的種類很少,只有雞腿、排骨、扣肉、紅燴泥腸、魚香肉絲、紅燒茄子等幾樣,啊還有雞蛋湯。
服務人員不論收錢的還是盛菜的話都不多,也不殷勤,絕對走的是我就靠味道說話…的路線。
能吃上這個飯被撅一臉也認了!
秋雲萍好吃在所有的菜都是它應該的味道,比如紅燒茄子,從外觀到觸感到味道,它就是紅燒茄子,就是滿足你全部想像的紅燒茄子,再硬一點或軟一點或甜一點或咸一點它就不是紅燒茄子了!
這個問題的答案已經有6000多個了,我這個答案也許一個人都看不到。但是北京西四附近的同好者們,你們知道我寫下這篇文字的原因吧。


夏侯的哥哥:

我記得有一年冬天天下無賊上映,當時我大概是上國中吧,後來媽媽單位發了三張電影票,所以一個晚上我們全家一起去看電影。

電影很好看,有笑有淚,我們一家的位置也很好,那天電影院的人不多不少,安安靜靜的。

從電影院出來已經晚上十一點多,外面下起了雪。初下的雪軟綿綿的蓋在地上,特別乾淨。我們沿著深夜的長街向家走去,飢腸轆轆。

打開家門溫暖的氣流撲面而來,暖氣燒的很燙。我爸搬了個電磁灶在餐桌上,拿了三包方便麵和三個雞蛋,開始煮麵。

方便麵是「中萃雪菜肉絲麵」。不知道Aorquer們有沒有映像。因為記憶里它實在太好吃,以至於現在不再賣了我在國外也買不到覺得悵然若失。

面煮好了,咕嘟咕嘟的。我們三個人圍坐在餐桌邊,一人拿著一個碗,用筷子撈起鍋里冒著熱氣的面,大口的吃。

吃完飯爸媽都去睡了,我坐在我小卧室的窗邊,看著外面,雪下得更大了。


殊華:

初到湖南,我吃不慣辣味
阿么為了讓我吃得飽,會特意做一份豆腐湯給我。
超市裡買來的豆腐,切成一厘米左右的豆腐片。熱油,把豆腐一片一片下到鍋里,小火煎至兩面金黃,出鍋,豆腐表面還滋滋的冒著油泡泡,油的香味也一縷一縷鑽進鼻子。

接下來就是熬湯了【然而我其實並不知道白白的湯是怎麼做出來的(ಥ_ಥ)】

把煎好的豆腐放到湯中,豆腐咕嘟咕嘟吸足了水,起鍋撒上肉末和蔥花,然後阿么會在廚房裡大聲喊一句「洽凡噠~(吃飯了)」

奶白的湯汁,金黃的豆腐和肉末,綠綠的蔥花,(次奧我在寫國小生作文嗎(ಥ_ಥ))當時的我,就算是那山珍海味來換豆腐我也不會換。
一口豆腐下去,咬開炸酥了的表皮,湯汁就會溢出來,整個口腔瞬間被香味充滿,而豆腐內還是白花花的,嫩嫩的。在嚼完豆腐之前撈一小坨肉末吃,酥,脆,綿柔的口感在口腔中混雜,太特么好吃了(ง •̀_•́)ง
後來阿么會放一小點辣椒,看我能吃,量就一點點加大,藍後我就被培養成無辣不歡的福藍妹幾了@( ̄- ̄)@

但現在阿么做的菜會時咸時淡,再也不好吃了(ಥ_ಥ)

【我真的很想寫成舌尖上的中國那種樣子可是我好像並沒有那個文筆@( ̄- ̄)@算了我一個理科妹幾還是好好兒吃飯得了別賣弄文筆@(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