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學生時期的「女混混」現在怎麼樣了?

問題描述:你們學生時期的「女混混」現在怎麼樣了?
, , , ,
確實有問題:

我在工作中接觸過幾個國小和國中同學,男女都有,具體的不想說。
當年的共同點是,混、社會、大哥和大哥的女人。惹不起惹不起。
現在的共同點是,都進去了。區別在於涉毒、涉黑等各不相同。

為什麼沒有高中同學?
因為我高中是省重點高中,像我這樣的基本就是下限,不會有多少混子,偶爾聽說幾個進去的都是經濟犯罪。


匿名用戶:

混混也分兩種,一種官二代富二代從小到大眾星捧月有人撐腰肆無忌憚,長大了依然能靠著家大業大關系人脈過著好日子。還有一種從小家窮或者教育不好,為了不被人欺負只有靠比別人打架更狠更不要命,從而得到一些別人的「尊重」掩飾自己的自卑,早早輟學或者隨便上個中專大專混畢業,進入社會之後一沒文化二沒錢,想靠小時候那種愣頭青的做派打架出人頭地已經不可能了,還會一直窮下去。所以大部分情況是你的家庭決定了你的命運,當然,個別特例和個人努力的因素除外,這只是我觀察到的身邊那些所謂學生時期的混混長大之後的現狀。


匿名用戶:

本文紀念我逝去的青春和那凋謝的「壞女孩 」如果她還在,小孩已經可以打醬油了吧。

我是一個80後,生活在中國最大的縣城。我居住的地方被城中村環繞,城中村的巷道四通發達,遊戲廳,錄像室,電腦房星羅遍布。

那年我國小三年級,一股古惑仔的浪潮席捲我們這個大縣城,每一個巷子里都藏著幾個「陳浩南」或者「山雞」,俗稱「擂肥」。不爭氣的我卻在那個年齡迷上了電腦遊戲,而這些巷子是去往電腦房(那個時候沒有網咖)的必經之路。就如鮭魚迴流,會遇見各種天敵層層設卡,而我憑借風騷的走位總能成功到達產卵地。所謂花無百日紅,某一天我還是落網了。

一句「小蝻子,站住」嚇的我頭皮一緊,我抬頭看到是兩個女孩。那是我們第一次相遇,她當時15歲,由於女孩發育的早,比我高一個頭還要多。一襲長發眼神迷離,叼著根煙,穿著小結巴風格的緊身黑褲(我拒絕承認那是皮褲)。

「身上有沒有錢?」

「我……」(尼瑪,女的都要擂肥我?)

想到了激戰沙丘魔堡,還有我可也是看過《人在江湖》《猛龍過江》的人,我鳥都不想鳥她們,轉頭就走。

小結巴姐幾步上來就把我按到牆上,用現在的詞就是壁咚,我被壁咚了。

「我問你身上有沒有錢,聽不懂?」

作為一次經驗十足的鮭魚,我很坦白的告訴她沒有錢。接著她開始搜身,那是我第一次被女孩子這樣摸。不一會,我祖傳的十元大鈔在鞋墊下被發現了。一個打著赤腳的兒童在風中凌亂,我也想反抗,但是沒有勇氣,誰知道會不會突然殺出什麼「老公」「大哥」之類的角色。

我憋了半天哭著說道「姐姐,留幾塊錢我吧,我要去玩遊戲」

「不要哭啊,姐姐帶你去玩」

我現在回想起來我那時有多貪玩,我居然和她去了遊戲廳。她買了幣給我,她也不玩就坐旁邊看我玩。我很菜一個幣只能玩5分鐘左右,她就在旁邊笑,幣沒有了,就繼續給我買。我想想這也不算太虧,但是電腦遊戲才是我的真愛啊。玩街機太不適合我這種藝文兒童了。

遊戲廳這種地方魚龍混雜,基本都是不良少年在裡面遊盪,這時候進來幾個我們這里知名的混混,看了看我,然後跟我旁邊的小結巴姐打了個招呼,這誰啊?

「這是我弟弟,帶他玩一哈」

不知不覺天暗了,我和小結巴姐說要回家了。她送我出巷子,路上問了我哪個學校之類的話題,我也沒有那麼忌憚了,和她聊了起來。

出了巷口,她說到這里就安全了,好好回家吃飯吧。

恩,那麼我回家了,拜拜。

對了,以後遇見黑錢(擂肥)的就說是我弟弟。報我名字就可以了。

你是?

叫我妍姐。

恩!

我走在路上,想著驚魂的一下午,覺得妍姐似乎很有實力,我在遊戲廳坐了幾個小時居然沒有人找我麻煩,而且每個混混都恭敬的和她打著招呼。不知不覺我笑了,嘚瑟的一蹦一跳。我也有姐姐了!還是個厲害的姐姐!對了,還很漂亮。

後來熟了,我知道妍姐的爸爸是我們當地的大流氓,那個年代就開始做房地產,家裡環境也好,所以小流氓都不敢招惹她,在外面混只是單純的無聊,不愛讀書,家裡人重男輕女也不關心她。

時光就像小老鼠,偷偷摸摸的溜著,我依然一如既往的去電腦房打遊戲,只不過再也不用做迴流的鮭魚,也不會被在外面和社會人來往的壞同學欺凌,因為。。。我可是有人罩的!

六年紀的暑假,在又一次去電腦室的路上遇見了妍姐,我說我已經不玩沙丘紅警了,我發現一個更好玩的遊戲可以兩個人玩,姐,你陪我去玩吧。她爽朗的答應了。

在昏暗狹小的電腦房裡,我們擠在一台386電腦前她選了錢夫人,我選了石油大亨沙隆巴斯。經過幾個小時的奮戰,終於讓電腦破產。這個比街機有意思多了吧?我給你看個更厲害的遊戲,我打開了仙劍奇俠傳,一邊玩一邊和他講解劇情。她總說我空格按的太快,要一個字一個字看劇情,當時我最高的記錄是玩到趙靈兒洗澡的劇情,這次也不列外,天色漸晚我要回家了。我存了檔告訴她可以下次繼續。

那你明天來的時候給我打傳呼,說完掏出了BB機,讓我記住號碼。。。

這個暑假我每天出門前我都會拿起家裡的座機對尋呼台傳呼員說一句”來了”。

她還是錢夫人,我還是沙隆巴斯,慣例是我們先虐一盤電腦,然後繼續李逍遙的故事。

暑假臨近結束,我的仙劍也終於通關了。通關畫面里,漫天冰雪中,山路上兩行腳印的盡頭,月如就站在樹下,撐著一把油紙傘,懷抱嬰兒向逍遙嫣然一笑。這個打著很多耳釘,染著黃發的「壞女孩」偷偷抹了抹眼淚。

「姐,我國中很遠,要住讀。沒什麼時間和你玩了」

「恩,外面有人欺負你就呼我」

宴席終要散的,漸漸的我們沒有再聯系,不變的是我依然貪玩,每天沉迷在「星際爭霸」中,慢慢的從一個天真的孩童成為一個1米75的男孩。開始青春懵懂,也有了自己暗戀的女生。。。

即將上高中的那年春節異常的冷,我和父親在禮品攤前挑選著節日送禮用的水果,突然肩膀被人拍了拍,我回頭看到,一個嬌小的女人藏在羽絨服後面,頭發被吹的凌亂。

「妍姐?」

「你個狗的長這么高了啊」

看著眼前這個女人,雙眼無神,枯黃的頭發,她太瘦弱了,瘦到我心疼,我怕她被風吹倒,我想抱抱她。

「聽說你比賽還拿了名次?」

「恩,你怎麼知道」

「我一直有問到你的消息啊,你個狗的也不聯系我」

「走了!」父親的呼喊打斷了我,我趕緊的中斷了談話,我怕我父親看到我和一個看起來比我大好好幾歲「不三不四」的女人談話,我轉身就去幫忙搬水果,餘光里我看到她失望的眼神,她也沒有說一句話,那一刻我們彼此都知道或許我們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我知道,羽絨服擋不住她的心冷。。。

姐,對不起。。。

大學的生活,是幸福的,我交了個漂亮的女朋友,有了一幫好兄弟。

那天晚上我永遠忘不了,我在宿舍電腦前看著 羅伯托·貝尼尼的《美麗人生》,QQ響起,我看了是國小同學的頭像,點開消息。

「你知道嗎,妍姐死了,吸毒,海諾因!

電腦熒幕上圭多的兒子座在坦克上,行駛在鄉村小路,Vita E Bella的音樂響起。我真的忍不住了,我嚎啕大哭,我把自己藏在被子里。拚命的回憶那個傳呼號碼,我只想發一句「姐!對不起!」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號碼是空號”


宛童:

我國中有一個同學,說熟也不是很熟
當時記得初一的英語老師讓她好好學習,學好了啥都能幹,結果這妹子在課上把英語書撕了,然後扔在地上踩
以下是我的表情

英語老師後來也不管了
然後初二輟學了,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就能看到她脖子上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跡,當時小不知道是啥,大了之後才知道是吻痕
那個時候年輕不懂事啊

然後初三我們同學聚會,那妹子打扮巨妖嬈就來了,說自己在夜店工作,我記得那年iPhone4s剛出,她就拿了一個4s,我們班另一個男同學拿的也是一個4s,然後重點來了,兩台4s在我們吃飯的時候丟了!!
後來我在我朋友的口中得知..是那個妹子拿的..也不造想幹啥..

然後高一我又打聽過這個妹子的消息..我才知道..那個妹子遇人不淑,以為是真愛沒想到那男的打她而且妹子也有點蠢,秀恩愛把裸照發空間…最後人也沒了連帶著別人也不喜歡她,爸媽也早離婚了沒人管她..
我現在大二了也不知道她現在在幹嘛

至於我為什麼要打聽她的消息..因為她初三借了我50塊錢,現在還沒換,最後一次初三聚會見她她說下次見面還,然後就沒有下次了


匿名用戶:

講一個印象最深刻,我最佩服的一個學姐 下面稱A姐。

2006年的時候,我初一,A姐高二,我哥是她手下跟她混,全校大姐大,家境一般 主要是膽子大 講義氣吧,很囂張但是也不是看人不慣就揍,聯考前一段時間跟高三的鬧矛盾,好像是高三有男的想搶A姐的男手下的女朋友,動手動腳,就爆發了史上最大的鬥毆事件,不知道多少人反正很多,鋼管,木棍,幾個主力還有拿砍刀。

最後還是A姐這邊戰敗了,畢竟高三聯考之後就走了,A姐她們這邊一部分人還是比較虛的,那次鬥毆有受傷的,但是沒有砍死人,但是最重要的是A姐被高三那幫人帶走了,帶去哪裡不知道,後來聽說好像是帶走了被QJ了。

從那次之後A姐就再也沒來學校了,很久很久後我哥聯繫上她了,現在在麗江開了家客棧,一個人。

去年跟哥去了趟麗江,終於見到了這位以前的大姐大,也許是當客棧老闆每天接觸人多,很熱情,開朗,話特別多,跟我哥在敘舊,我在邊上看著這位年過30的大姐大。

脖子後面紋的黑玫瑰也不能掩蓋那深深的刀疤。


匿名用戶:

我,初二開始不好好學習逃學逃家就想成為女混混,轉學到私立國中寄宿制學習一個月才能出去一次的那種。高中還是私立,找對象打架逃課抽煙紋身網咖夜不歸宿和男朋友離家出走之類的…….高三基本感覺自己沒怎麼上課。最後就是聯考400多分專科線而已,後來後來就是…….出國了,因為多少年不學習但是英文水準一直奇怪的很高,聯考英語好像考了120多分。最後國外五年讀書,找了條件不錯的老公,現在生活水準不錯省政府工作崗位一個可愛的寶寶.


貓巫先生:

女性A:結了婚 生了孩子 自己現在打工
女性B:給兒子在商場買烤香腸吃
女性C、D、E…: 畢業之後再無音訊


人間失格:

高中的時候,經常下課會看到一群女生從廁所里出來,在她們中間的那個女孩便是她們之中的頭頭兒,人很漂亮,性格像個男孩子,笑起來像個天使。成天曠課,和學校的知名小混混稱兄道弟。而記憶深刻的事便是她帶領一批校園混混將我們班級的幾個男生暴打一頓這事,幾個男生也是敢怒不敢言。

總之,就是個成績差到沒邊,性格壞到極點的女孩子。老師拿著也是頭疼。三天兩頭會有他的家長和她在學校政教處被進行政治教育。天使面龐魔鬼性格差不多就這種人。

但後來一段時間開始,她在學校里變得安靜了起來,沒打架,也沒在抽煙。每天會做一件事,買很多零食,然後放在我們班最後一排靠窗的一張課桌抽屜里。

課桌的主人是個男孩,每次回來都會在教室挨個問,這零食誰放的。同學們都說:你乖乖吃就好。

每天照此往往,男孩回到教室都會有滿滿的零食,但他每次會把抽屜里滿滿的零食分給大家,自己從不吃。同桌偷偷告訴過男孩,說是女孩每一次來都說:你們誰敢欺負他,我打死你們!

男孩是個沉默寡言的人,不愛說話,也不愛笑,因為性格很溫順,所以在班裡人緣也挺好。至於女孩每次給他送的零食,他都分給大家吃,直到有一次,女孩終於看不下去了,沖到教室站在他面前質問他:之前送給你的都送人了?男孩也也是點頭默認。女孩扭頭就走了,當時班上很多人都想的是,男孩估計要被打吧。過了會,女孩回來,買了一包糖,撕開對男孩說:張嘴,啊!。就在眾目睽睽下,她餵了男孩子一顆糖,然後笑嘻嘻的轉身跑了。

後來經常看到的畫面就是,一個女孩子每天跑到教室里來坐在男孩旁邊,像個話嘮一樣balabalabala,男孩則安靜的看書。這看起來完全兩個世界的人就這樣在一起了。

那段時間女孩很聽話,也很守規矩,沒再犯事,很多人背地裡都說:那男孩肯定不喜歡她,分手遲早的事兒。

學校里喜歡男孩的女生還有另一個,然後女孩被另一個女孩帶的幾個男生打了。那天中午,食堂二樓吃飯,平常溫文爾雅的男孩拿著一口沒吃,把餐盤端著走到打人的幾個男生堆處,一餐盤砸在了其中一個人頭上,全食堂安靜了,然後班上的同學連忙把他拉走,指著那群人說:下來算這筆賬!!

下午放學的時候,校門口二十多個混混在門口侯著。男孩在教室里把掃把折斷,準備出去,班裡的幾個男生陪著他。女孩把男生拉著,不讓他去。男孩沒理會,出去和他們打了一架。後果是,他被記大過一次,回家反省一周,男孩回來後,女孩提出和他分了手。

畢業後,男孩考進了211,女孩去了上海奔波,他們也就失去了聯系,直到今年,女孩的閨蜜加了男孩的微信,簡短的回憶一下後,告訴男孩說:她嫁給了一個上海男人。順便告訴了她抖音號。男孩佯裝滿不在乎,晚上去看了,裡面有15個作品,女孩身上已經沒有了那種開朗和當年那股戾氣,有的只是母親和妻子的那種溫柔。


匿名用戶:

感覺很多人都在強調什麼,改過自新了,本性不壞,只是叛逆,還有講義氣善良?
對不起我不能理解。
我國中學校里很多這樣的女生,我一個我以為很好的朋友也是。
我性格內向,膽子很小,從來不會說臟話,成績還行。
後來呢我那個朋友(簡稱h吧)交了新的混混朋友,還曾經把我介紹給混混男生,我當時是非常相信她的,現在想想很後怕。
她說過很多謊,我也信了。
她還說如果有人欺負我,她會義無反顧地保護我。
可是呢…初二那年她就跟我翻臉了,對我指桑罵槐,說我做作裝逼,還說我勾引男生。
哈哈。
我身體不好,初一開學的時候就被老師叫成林黛玉,可能就更顯得我做作矯情了吧。
我覺得這些人想找一個人麻煩完全不需要什麼理由。一次運動會,我被老師以鍛煉為由報了運動會長跑,隔壁班的混混也要參加,直接到我面前警告我不許比她跑得快,不然就要打我。
嗯…很悲慘的是那天我又高燒,不過我還是有意識壓著她跑,我很倔。
再後來,又是一次運動會,女生手裡拿一種花環??反正就是跟雞毛撣子似的不過可以彎,很q彈,隔壁班那個就又到我面前了,直接用那個玩意彈在我臉上,我很生氣,我說你是不是有病。
她就很驚訝地問我,你居然敢跟我凶??你完了。
然後就跑到她的「朋友」那告狀,指著我。
我好像天生自帶招混混體質?小時候也跟這樣的社姐姐紅過臉,一次是在校車上被要求讓座位,我很氣不過說這寫你名字了嗎?後來被拉走。那時候三年級吧好像。
第二次是我騎著單車回家,快到家的時候唱了新學的歌,結果被路過的社姐姐聽到,罵我傻逼,唱那麼難聽還唱。我又很不服氣地問她,關你什麼事?
如果說以前的我還能為自己的尊嚴稍微做點什麼,那後來的事終於徹底打垮了我。
同樣是初二那年,h和她的新朋友(稱為z)一起針對我,後來抓了我的把柄。
什麼把柄呢?z的前男友,注意是前男友,(因為以前還是朋友的時候也見過,但沒說過話)QQ里有他,是因為我的QQ號是h幫我申請然後加的一些好友。
我當時的男朋友(嗯我也早戀)地理書丟了,初二要會考,他挺著急的,他一說我也著急了,就想幫他借,他自己還不借,我就想起來那個男的是初三的,就問了他一句有沒有書。
被z知道了,馬上來質問我,要死要活地說那個男的喜歡我了。
我說沒有,清者自清,身正不怕影子斜。
結果她罵了一堆臟話,第二天就帶人堵我了。
確實是我自己作死。
說來諷刺,跟h還是朋友的時候,z和那個男生還談戀愛的時候,h經常跟我炫耀說那個男生喜歡上她了什麼什麼的。
很多人把這種校園暴力只說成是「欺負」「霸凌」。
這樣簡單的字眼根本沒什麼意義。
女生對女生是怎麼霸凌的?
她們用污言穢語侮辱我,輪流扇我巴掌,讓我下跪磕頭。
說我不跪,就要把我扒光了按在男廁所門口。
說要找一群男的輪奸我。
說我太要強了,自尊根本一文不值。

我不知道她們現在在哪,只知道好像大都是單親家庭。
也有人說她們是家庭導致的性格扭曲,這種扭曲憑什麼讓無辜的人承擔呢?
我現在已經沒辦法上學,我考上了一所非常普通的211大學,但是因為對校園的恐懼我沒辦法在那裡多待一秒。
一紙抑鬱診斷,我休學在家,不人不鬼,沒有盡頭,充滿了絕望。
她們的巴掌是一下一下落在我臉上,一腳一腳踢在我身上,一句一句剜在我心上。
我覺得我的人生已經被毀了。
初二之後,初三那年我開始學罵臟話,學喝酒,學去KTV。到了高中,我裝堅強,裝開朗,裝作什麼都不在乎,不好好學習,只為了看起來「不那麼好欺負」。
可我還是那個懦弱無能的我,情緒略微激動就會渾身發抖的我,夜夜失眠噩夢連篇的我。
對我而言,我已經死在了初二那年的那個下午。
對我而言,這些人是罪無可恕的。
對我而言,我希望這些曾欺侮別人的人,嘗盡人間疾苦,痛苦地死在無人知曉的角落。
是我惡毒。

現在還總會想起,初一的心理老師曾對我說:
「看得出來你是一個內心非常非常陽光的女孩。」
可現在,怎麼就活得像陰溝里的老鼠呢?


匿名用戶:

中學期間 抽煙喝酒 處了十幾個男朋友 十四歲的時候和當時的混混男朋友喝醉後失身,算是根紅苗正的女混混吧。

沒錯,我就是Aorqu範本,成功洗白的女混混。

高中家中出事後幡然醒悟,開始好好學習,聯考發揮失常後考入東北某211,調劑到非常不喜歡的專業,後轉專業,畢業保送至華中科技大學。

女混混出來混的原因其實很統一,十幾歲什麼都不懂的時候覺得叼著煙的大哥很帥,直到有一天被下藥半推半就的上了床開始了混混生活。

如果說對以後的生活影響。對我來說,大學期間,由於曾經這段經歷,跟好好學習考上了的乖孩子相比,多了好多社會氣。處男朋友的時候,帶他床上飛的時候他都受不了。很會運用身體關系來發展人脈。看到不爽的同學,不明就裡的就是干他。

哈哈不說了。導師給下的論文還沒看呢,他們肯定想不到他們面前溫柔的小師妹有這樣一段放蕩的經歷。

~~~~分割線~~~~
故事1
無事續更,講一下自己大學期間干過的一些混混事情吧。雖說通過聯考已經把自己洗白了,但是依然幹了幾件事情,自己還是挺滿意的。
大二的時候轉專業進入新專業,因為需要補修大一的課程,與此專業倒數第一結識,我補修,他重修。結果發現他是名副其實的天塌下來不關心的主,好好利用他會代替出很多價值。首先考試的時候給她抄,讓他過。晚上下課,黑燈瞎火小樹林的時候,讓他摸兩把,現在想想第一次拿著他的手放在我胸口,他瑟瑟發抖害怕的樣子是真的可愛,只是沒想到後來他居然可以主動伸進我的內衣,手法還挺舒服。基本上這個人就聽我的了,大三保研的關鍵時期,同班男生表現出了極強的競爭力,但是男生中的學霸在男生中人緣不會太好,並且這個人很自私,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啊,他居然還和這個學霸一個寢室,天助我也,讓他各種找這個學霸的刺,最後打了一架,再利用我在專業的人脈,造造聲勢,最後保研投票環節,學霸落榜,老師實在看不下去把他留在了本校,哈哈,要不然他絕對能沖擊清華北大。
最終我以班級第一的成績獲得外推資格。

故事二
乖乖女秒變女混混
大三的時候處了一個男朋友,然後一直百依百順,各種秀恩愛,中間也分分合合,一次吵架,在實驗室當眾爆發。把他罵的狗血噴頭,特別難聽,嚇得他差點跪下。


scuxckgwj:

也就那樣吧,有的在開大卡車,有的回歸正常生活,混混吃不開了,畢竟現在是法治社會。


匿名用戶:

過得怎麼樣?過得非常的好!!!

看了很多高票回答,原來大家中學時代都有這么社會的朋友,但是我沒有,我只是碰巧是她生活里的一個旁觀者。

———-手動分割線——–
念國中的時候我和鈴鐺一個宿舍,我們國中就有分實驗班和普通班,我們是在實驗班裡,而且我們還是按成績分的宿舍,我們班3個女寢,我們寢室是2號寢室,所以我們寢室的氣氛算是比較和諧,沒有1號寢室那麼愛學習,也沒有3號寢室那麼歡脫(因為3號寢室就有幾個是靠權勢而不是考進來的同學了)。

有女生的地方就有幫派,有幫派的地方就有江湖。我們的江湖很簡單,小幫派的劃分也很簡單,因為中學時代貧富差距基本上不太明顯,都是食堂兩塊錢的燒餅,最多就是個阿迪王和愛迪達的差距,所以大多小幫派都是基於教室座位、長相美否及成績好壞組成的,所以,我和膚白貌美氣質佳的鈴鐺不是一個小team的。鈴鐺不是那種五官精緻的都挑不出毛病的美麗,而是那種小家碧玉的靈氣,讓人一看就感覺是骨子裡散發出來的動人。

而且鈴鐺一看就是那種富養起來的女孩,眼睛很亮,頭發很軟。鈴鐺的成績不算倒數但也快了,笑起來聲音很大,性格尤其的開朗,外向的有點過分,很活潑,講葷段子時眼睛會blingbling的發光,我們宿舍人講臟話全靠鈴鐺同學悉心教導,這有點不太符合她的小公主人設,但是她的這種性格也蠻討喜。我們國中的班導是語文老師,她讓我們每天都寫一篇日記,她一周批改一次,開始大家都覺得這個作業很煩,後來發現我們班導根本不看寫的內容,所以大家開始嘗試在日記里寫一些不可以給老師看的內容,班導真的批改完沒有什麼反應,我們就徹底大膽起來,青春期的小情緒、對老師的不滿種種,通通都寫了下來。再後來,充滿青春氣息的日記本成為了班級里最受歡迎的讀物,班導批改完,同學們就互相傳閱日記本,當時鈴鐺同學坐我後桌,中學時代的鈴鐺日記風格是這樣的:「今天周末,爸爸說要開凱迪拉克來接我,但是一放學就看見了媽媽的奔馳……」

哈哈哈背景說的太啰嗦了,下面來說一下鈴鐺同學的混混之路。

在荷爾蒙迸發的那個年齡,又漂亮又有錢又不想學習,那可以做的事簡直太多了,吸煙喝酒燙頭、打架上網早戀。這六個問題小青年標配鈴鐺同學至少做了四件,成功躋身小混混行列。國中的時候,鈴鐺和我們學校一個專職混混男生談戀愛(那個男生我覺得蠻帥的!),鈴鐺畢竟是個女孩子,大多數時候還是在學校,雖然總是玩手機睡覺,但她的男朋友就不一樣了,總是不在學校,不是在打架就是因為打架被停課了,我們國中里的混混還是比較血性的,一定是打的見血的才算是打架,打完都是輕傷的說出去都丟人,鈴鐺同學男朋友靠拳頭、甩棍和他的黑社會叔叔在我們學校以及周邊學校打出了一片名聲,每次大家說起他印象都是,喔那個打架很厲害的男生啊。

因為自己的事情而打架,鈴鐺好像是沒有吧。鈴鐺雖然罵人很6,但是她似乎也沒有敵人,而且也沒人敢惹她,但是她有時會幫身邊的好朋友打架。據說鈴鐺同學身手十分敏捷,好像是有一次,在食堂里,鈴鐺和姐妹去打飯,姐妹被一個女孩撞了一下,姐妹不含糊立馬把手裡的飯潑了對面一臉,對面的妹子也不是省油的燈,一把把鈴鐺姐妹推倒在剩飯桶旁,鈴鐺眼疾手快,一個健步過去拽住了妹子的頭發,幾下就把妹子臉抓花了,硬是把人家摁倒了剩飯桶里,場面一度十分壯觀,要知道鈴鐺身高現在也只有1米6大概,國中的時候更不敢想像。妹子很狼狽氣急敗壞地撂下狠話走了,據說妹子後來想糾集一些社會青年鬧事,但是聽說了鈴鐺男朋友是誰後作罷了(哎大哥的女人,不好惹)。

女生打架不同於男生,除了這種突發情況是真的在打架以外一般都是一方很強勢,另一方只有受侮辱的份,見血不是目的,一定要把對方欺辱夠了,比如扇夠對方多少耳光、跪下道歉、讓對方說一些很沒有人格的話等等,這些事情,鈴鐺都沒有少參與。之前還聽說,鈴鐺常和男朋友去網咖包宿在單間看黃片,這一句話拆開怎麼說我都信,去網咖、包宿、開單間、看黃片,但合在一起,我就不太信了,畢竟這句話我也是聽說,鈴鐺自己倒也是常和我們提起小電影里的激情片段,是不是和男朋友一起她就沒說過了。

我對鈴鐺同學的歷史也就了解到這里了,後來念高中,我們雖然還是一個學校,但是不一個班,除了校園里遇見笑一笑就再無交集了,但是她的傳說依舊存在,她和那個很厲害的男朋友分手了,之後她突然換了口味,總是喜歡和那種小奶狗交往,帶個眼鏡白白嫩嫩的那種,似乎也沒有正式的交往,只是她對別人很好,小奶狗對女神的青睞也很受用,高中三年身邊的小奶狗來來去去有幾個,有時候還是同時和兩個交往甚密,所以我猜測應該不是戀愛關系。

———-我以為不會有人看,嘻嘻既然有人看那我就接著寫了———-

高中時期的鈴鐺身邊的朋友質量明顯比國中時好一些,痞氣少了很多,之前的混混朋友們基本上篩掉了沒錢的,然後朋友圈又新加入另一些土豪,所以我就離鈴鐺的朋友圈更遠了,我們高中的學生會比較特別,學生會都是由問題學生組成的,相當於老師的招安團隊。鈴鐺的朋友圈就涉及學生會,所以鈴鐺就總能在早讀遲到,自習課化妝,炎熱的夏天我們穿著長褲,她可以穿小裙子(還是很羨慕滴)。

打架的事情也有,但是頻率比國中低很多,有一件全校皆知的事情。據說是因為鈴鐺和一個男的(實在不想稱呼這個油膩男為男孩或者男生)走的比較近,引起了那男的前女友的不滿,在樓梯上跟鈴鐺擦肩而過時瞪了鈴鐺一眼,鈴鐺突然轉身指著她就罵,那女孩不予理睬徑直走了,鈴鐺截住她,難聽話說了一堆,女孩面目表情的給那男的打電話,那男的氣喘吁吁的跑來給鈴鐺陪笑臉,鈴鐺說我不解氣呀,抬手給了女孩一巴掌,那男的依舊笑嘻嘻,走廊里,眾目睽睽之下,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事情就這么結束了,以後的日子,依然是該化妝化妝,該穿小裙子穿小裙子,混的依舊風生水起。我所知道的事情里,這應該就是中學六年裡,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為了自己而伸手,為了任性而任性。不知道是因為下午將晚的太陽有點熱,還是因為大聲說話有點累,這么厲害這么飛揚跋扈的一個女孩,好像在轉身離開人群時臉還有點紅。

大學,理所當然的上不了什麼好學校,我以為鈴鐺會出國,但是她就近在省會城市念了一個私立大專,可能是獨生女家裡心疼吧,算起來大學以後的見面,除了朋友圈裡,就是有一次,我在家考駕照,候考廳里看見前邊有一個穿著香奈兒小香風套裙的女孩,在人群里很顯眼,沒看見臉的時候我就覺得是她,一舉一動太像了,我看見她考完從車里下來後都是跳著跑著的。我沒有跟她打招呼,我知道她會熱情的和我聊天,但是在她面前我始終是有一點自卑的。

她的結婚對象我不認識也不了解,但是看照片不像是小奶狗,也是一個蠻帥的男人,聽說家境很好,但是工作也就一般,鈴鐺在我們當地圖書館工作,好像圖書館也是個事業單位?這個不太清楚,反正是一份體制內的,不累的,鐵飯碗。兩個人靠吃家裡老本小生活過的也是很開心,旅遊、酒神、聖誕限定,鈴鐺的朋友圈就是給我開眼界的。

國中的時候女混混也不少,但是只有鈴鐺讓我願意讓我為她碼下這些字,我一直覺得,混混是一個中性詞,以前還小的時候感覺混混很酷,年輕的時候覺得混混的行為很傻(消音),現在覺得,不過就是一段有趣的經歷。國中的時候我覺得鈴鐺以後會成為大哥的女人,坐在拉風的挎子里在華燈初上的街頭風馳電掣,高中的時候我覺得鈴鐺會躺在裝滿紅酒的按摩浴缸和小白臉紙醉金迷。但是都沒有,鈴鐺不是任何劇本里的鈴鐺,可能你也會給身邊的女混混或者誰腦補一個ending,但是,別人的生活,怎麼說呢。或許大家都在期待一個驚喜的結局,和混混們糾纏不清吸毒亂性家人反目生活潦倒或者被時間磨平稜角的人妻在家相夫教子歲月靜好。可惜都不是,鈴鐺依就幸福美滿、嬌蠻任性、社會又可愛又可恨,一如當初在宿舍,十幾歲的女孩賣弄似懂非懂的葷段子,眼睛閃著光,神采飛揚。

最後說一句,希望中學時代的所有的混混,所有乖孩子,所有或內斂或張揚的少年,不論男女,年少時的張狂、冷漠和熱愛,做下的錯事和種下的種子,都可以變成茶餘飯後或榮耀或發笑的談資,而不是難以啟齒的歷史。


黑貓警長:

強答一波,不過我倒不算女混混,不欺負同學,不談戀愛,就是不愛學習成績不好,上課看小說,玩手機,睡覺,成績穩定的倒數十名之內,高三最後一個月還休學了。剛開始覺得真特么爽啊,總算可以不用偷偷摸摸的玩手機了,上課反正也聽不進去,坐在教室也是浪費時間,過了段時間,感覺也不太好,同學都在上學,自己這樣在家瞎混也不是事,於是參加了聯考,勉強上了個大專,大專期間也重複著高中的事情……這就很尷尬了,依舊是那條鹹魚,大專期間成績仍然不好,不過畢業後的我算是幸運的,順利的找到了個相對穩定的工作,過著朝九晚五的小日子,雖然薪資不高,但是小地方倒也無所謂,其實也有不少國中同學畢業後沒再繼續念書,他們很多數都已成家,或者同樣在辛苦的為生活而奔波著,畢竟我們都是普通人,至於現在的生活,我感覺我總體還是比較滿意的,雖然沒像前幾位答主一樣如小說般的逆襲,但是過得也比較充實與開心。要說讀書期間有沒有後悔過不愛學習,荒廢時間,肯定也是有的,不過本人實在是對課本提不起任何興趣,可怕的是不少人對我的初次映像都覺得我是個學霸,嘻嘻,這其實就很尷尬了。。。沒圖你們是不會信的,前方高能…………

啊哈哈哈哈哈哈,大概就是這種風格


匿名用戶:

前幾天剛剛和閨蜜兼初高中室友總結討論過這個問題。強勢回答!
小A,顏值5.5,可惜初二時候和同級一個男混混搞上了。當時鬧的是沸沸揚揚。一是男混混不帥而且矮,除了人拽一無是處;二是A的成績算不錯,怎麼就成了混混的女人…
於是,在路燈下,校園的小樹林里,經常看到A和混混身子貼著身子親吻,互相撫摸,可以說對於剛剛進入青春期的我們是相當的辣眼睛。他們兩個已經成為我們學校最著名的一對鴛鴦。
突然一天,A休學了,傳來混混被處分的消息。後知後覺的我們才知道,原來A已經懷孕了,休學是去打胎…校長還叫了兩家家長過來,一問才知道,原來A經常在體育課時到混混的宿舍里,兩人在宿舍里你儂我儂…
之後就再也沒見過A了,貌似她轉去另一所學校了。
最近又聽到A的近況,A在國中畢業後去了一家私人公司工作,認識了個做工程的老闆。該老闆比她大20歲,離過婚。現在兩人結婚了,A開著紅色路虎,拿著各種c、d包。穿梭在同學聚會之間,甚有名媛之風。A做了些微整,整個人都變得更有氣質了,一下子還和以前的故事不太對的上了。
還有其他的故事,歡迎點贊領取。哈。


匿名用戶:

高中叛逆期人緣不錯,就各種惹事各種約架。感覺自己nb到飛起。高三那一年突然靈性了,盡力在英語130,理綜89的情況下念了個三本。會計專業,一年考過了所有大學期間能考的會計專業相關的證書以及四六級。現在大三在會計鑒定所兼職,以及備考CPA。不知道以後如何,但是還是想盡力的過好以後的每一天。


九先生:

我叫邱小冬,在白馬書院上學,我們班上有一個女混混,不對應該是一個女魔頭,叫莫小貝。

在班上無惡不作,有一次我看字寫的不好看,就想上前指導指導他, 聽見一聲神龍擺尾,醒過來的時候我已經在醫務室了。

不僅如此還在班上拉幫結派,成立一個八大派,不僅孤立我,連先生的鬍子都敢剃,硬生生的把先生的絕版書喂我吃下去,我恨死她了。我發誓我最大的心願就是她在我的世界消失,再也不出現。

我費盡心機成立了四書五經派,成功的擊敗了她的八大派。她失落的解散了八大派,不知道為什麼我也開心不起來。

那天她搶了我的論語,那可是劉翰林簽過字的數,翰林可是有大學問的人。還逼著我和她練什麼香山無影腳,學不會就撕了我的書。恍惚間陽光撒在她身上,彷彿英姿颯爽還挺好看。

後來聽說她繼承了家族黑色產業,當上了衡山掌門,算是地方武裝分子的小頭目,我家世代經商和她的聯系也越來越少,後來我學業有成,缺因商人兒子不能科舉無奈回家繼承家族產業。而她似乎已經成了黑道總拜把子五嶽盟主。

最後一次聽說她是在她嫂子那裡(不知道還算不算她嫂子畢竟已經再嫁他人),據說她在江湖上名氣越來越大,早已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偶爾看到那本殘破不堪卻又被壓的整整齊齊的論語,上面早已不見了劉翰林的簽名,每一頁卻都有那個當年在陽光之下英姿颯爽的女混混。


匿名用戶:

我曾經因為有個女生對我翻白眼說我壞話和一群同年級的女生打了她,她叫來她爸之後如果老師不攔著我連她爸都想打因為她爸說的話讓人惡心。
也因為女生走路撞了我還不道歉扇她巴掌進了校長辦公室差點被開除。
我也在高中的時候打班級群架對男生動過手,第一個上的俗稱開了第一炮。
但我想對那個男生說一聲對不起了,我意識到在那個時候只是因為所謂的熱血去傷害一個人的尊嚴,他並沒有直接傷害過我,所以我錯了,我後悔了。
別覺得我們都過得不好,當年的那群女生里有坐台的,也有富二代每天無所事事成天泡吧約炮的,有去了偏遠二本小院校的,有做微商整得像蛇精一樣的,有學了藝術去三本的,可我和她們不一樣,我考上了帝都的985,可我還是當年的我,在遇見因為我們是三個女生就對我們破口大罵,對違反了同樣制度的一群男生屁都不放的保安的時候,我還是選擇說一句老子操你媽閉嘴趕緊滾,我也狠狠的打了給我戴綠帽子的男朋友(他送小三回宿舍被我看見,小三走了之後我動的手,我不想打女生,也給他留點面子,好聚好散),我不會變的,我會永遠都這樣。


匿名用戶:

求你們了,別再說最後學了美術考上大學了,美術那麼好學誰學誰上大學部么,別誤導高中生去學美術。要麼你天賦過人,要麼你家財萬貫,要麼你真的特別努力,不排除運氣好的,可是特么的學美術真的沒那麼容易上大學,別黑美術生了哈哈哈……

身邊的確不少人是為了上大學部學美術,可是大半人都沒有人考上,甚至不少學霸因為學美術,上的學校不是自己應有的水準。也有一些同學是花了十幾幾十萬上了大學部,也不是一般家庭支付的起的。最後告誡大家,別輕易學美術。還有,給我們美術生一條活路,大四設計狗,備戰考研,初試水粉風景,天氣這么冷我在零下幾度的客廳畫畫,手都伸不出來,文化生在開著空調的圖書館學習,大家誰都不容易,別高人一等的態度。


小辣椒:

沒人邀,忍不住想答。
高中女同學,高一就認識她了,她並不認識我。當時我讀高一,在我們這一屆有一個女生,很高,平時不穿校服,總是高跟鞋加牛仔褲加校服衣..據說她說整個高中部的女老大,沒有女生敢惹她也沒有男生敢…但我要說的人並不是這位穿高跟鞋的同學,而是以這位穿高跟鞋的女同學為首的一個圈子內的女生。
我們那個年代非主流正興起,我要說的這個女混子且稱她為月吧。她胖胖的白白的,個子不算矮,很會打扮,穿的總是很好看。
平時下課上廁所總會遇到這幫女生在廁所抽煙,打架,吹牛。逃課什麼的我不清楚,因為沒在一個班,因為她們打扮很好看而且在學校很有知名度所以我認識。
每到周五下午放學,月的男朋友總會在學校門口等她,是一個校外的男生,染著黃發,也是一副非主流打扮,大家別吐槽非主流怎樣了,畢竟在那個年代的我們眼裡真的好看。
月的男朋友也是皮膚白白的,每次月從學校里出來,她的男朋友總會牽著她走順便幫她背包,聽說她們同居到一起的,我也進過月的qq空間看到過她們一起刷牙的照片。
抽煙,喝酒、打架、談戀愛、同居在當時的我的眼裡真的很「混混」了。
去年聽到了她的消息,聽說大學到台灣去做了交換生,要知道我的家鄉不過是個十七八線小城市,對我們來說能去港澳台這些算是厲害了,只是不知月是出錢的還是怎樣。
她現在的微博是一股清流,發發旅遊風景照,寫寫文,噢對了,還有她高中時很胖,而她在去台灣了以後開始健身,每天跑步,現在竟然是馬甲線身材….
她現在從台灣回到家鄉了,在事業單位做工作。
美美的,靜靜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