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見過最過分的舍友是什麼樣?

問題描述:為什麼說是最過分的舍友呢 是因為舍友實在是太厚顏無恥了 真的非常的過分 無視宿舍的其他人 不幹值日也就算了 而且還非常的邋遢 不愛洗澡 路過她的床邊都是臭烘烘的 看個電視劇笑的很大聲 (也有可能是因為大家都不理她 故意刷存在感罷了) 我們宿舍八個人 現在是大一 剛開始的時候和她玩的都還可以 感覺她性子挺大大咧咧話也挺多 但是經過後來的接觸發現 她的性格真的很古怪 找不到一個東西就急得摔鏡子 軍訓的時候很累 回到宿舍大家都想早點休息 都想放鬆一下 但是她就一副臭臉 也不說話 旁邊都低氣壓 剛開始我們還相互安慰 但是發現她真的很難伺候 索性就不再安慰她了 但是她心情好的時候 簡直就是撒了歡一樣 特別躁 然後大蹦 我都怕樓下的學姐來找我們…… 她特別特別喜歡麻煩別人用別人的東西 感覺她什麼都沒有一樣 都在一個宿舍住用一下也沒關系對吧 但是她用完不蓋蓋子 空氣中的臟東西那種很細的小黑線都落在化妝品上 (比如素顏霜)就很臟 到了後來我們宿舍已經都不太和她說話了 她就偷偷的用我們宿舍的人的東西 後來我們都在化妝包上作標記 在櫃子上夾頭發絲…… 剛開始玩的不愉快是因為她老是甩臉子 誰還不是家裡寵出來的小公主啊 然後和她玩的近的受夠她 就不理她了 後來她想和我們宿舍其他的人玩 但是那時候已經兩個兩個的玩的不錯了 所以她很難插進來 再後來她就和其他宿舍的一起玩了 慢慢的就是不理人 別的宿舍都外傳我們估計她 但是我們也很無奈…… 其實我這個人心還是很軟的 所以那時候有什麼吃的我也會讓她 但是她都不吃 有時候也不理人 我就比較尷尬了 我舍友私下說我不用搭理她 說她自己吃獨食誰也不客氣一下 我們的東西索性也不帶她了 就這樣我們"相安無事"的度過了幾個月 最近鬧得比較厲害的事是她的一個朋友比我們學校提前放假兩個星期 但是又想和她一起回家 所以打算住在我們宿舍 這件事她沒有和我們宿舍商量也沒有問我們同不同意 完全無視我們 她只跟我們宿舍一個比較好說話的女生說了一句 她周一要去接朋友 接到宿舍來住 住到我們放假 我們宿舍都很生氣覺得她不尊重我們 後來她真的把那個女生接來了 而且那個女生帶著行李進來沒有和我們任何一個人說一句話 我感覺特別沒有禮貌 畢竟宿舍是公共的地方 ……然而沒有和我們打一聲招呼(估計她肯定告訴她朋友我們宿舍人的壞話 或者是她心虛……誰知道呢)就這樣那個女生就住下了 …… 我們那個時候快考試了 早晚要上而且早上還有檢查衛生的 但是她☞她陪她朋友睡大覺出去玩 早上都不起床 更別提干值日了 所以我們還要替她干值日很何況宿舍還多了一個人製造垃圾 真的是超級沒有覺悟的那種 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啥呢 是在那個女生住了一周的那個周末(我們還有四天就放假了)她帶回我們宿舍來倉鼠!這個倉鼠的來路應該是我們學校表白牆上問的 有人要回家帶不回去所以找人收養 她舉手了…… 不出意外的她沒有問我們宿舍人的意願就直接把倉鼠弄宿舍來了 再說一遍!宿舍不是你家的 是我們八個人共同的 更何況你還不是我們宿舍的人 憑什麼一句話不說就擅自養倉鼠 更何況我們宿舍有人很害怕倉鼠…… 在她們出去的時候我們宿舍瘋狂的罵她們 但是她們一回來就假裝相安無事 後來我們宿舍一個很直率的小妮就有意無意的說不要臉 然後她也聽出那意思來了就懟了兩句 其實差一點就撕了無奈於我們宿舍其他人選擇沉默 一打二有點無力 所以就沒撕起來…… 最後我們實在沒辦法了 就想了一個必殺技–告老師! 哈哈哈有點幼稚但是我們真的忍不下去了 我們給導員反應了情況 恰巧那天晚上需要開班會 所以導員也說這個事了 他說是校公寓查寢發現有的宿舍人多存在收留外來人員的情況(我們宿舍確實來過查寢的 也確實問過怎麼多一個人 當時那個女生說自己是來玩的)導員說開完班會之後就立即讓那個外來的人員搬出去今天晚上之前就走(但是是晚上七點多開的班會)否則按校規處理 收留的那個人是要開除的 開完班會後導員留下我們宿舍談話 但是她沒來 然後叫我們回去把她倆都叫來 再後來那個女的沒有出現在我們宿舍 也沒有踏進半步 但還是在我們學校里 應該是住在其他宿舍了總之不可能是去住賓館了 因為早上七點多我們在食堂吃飯的時候看到過她倆 她還在我們宿舍住 只是和原來一樣不理我們 我們也玩我們自己的 "相安無事"度過…… 事情就是這個樣子了…… 我遇到的挺過分的舍友……
, , , ,
祝你開心:

我們大一剛開學住的那個寢室裡面有個160斤150的大肥婆晚上睡覺拉鋸說夢話放連環屁因為我是會說夢話的然後每次都和一個方臉黑妞說哎呀害我睡不好了然後說每天都沒個好覺每次叫我幫她帶一大推東西連一句謝謝都沒有然後還喜歡拿別人東西每次一到寢就一屁股坐我凳子上還踩我凳子還說我洗過的我他媽都要吐了而且自私狂大上課從來不自己拿書都是我幫她拿還喜歡背後說別人壞話自己那不是人樣還喜歡背後說別人壞話真他媽服了一天到晚說話很牛逼後來好像又住進一個剛好一對服了還有一個黑妞什麼都不懂很無知還喜歡背後說朋友壞話剛好三個湊一對墮胎女啊哈哈哈哈哈哈現在我們早就脫離苦海了好開心啊無知女們真他媽醉了


啦啦啦:

看到有幾個回答是舍友模仿自己的穿著,甚至是一模一樣的,包也一樣各種東西也一樣。

其實我也討厭這樣。

所以我要推薦一個辦法!!

帶舍友一起看韓劇《乳酪陷阱》

裡面有個女配中後期一直模仿女主卻因為不適合顯得很土!!


岩漿果君:

無腰自來

每次看見這類關於舍友的專欄都會點進來看看,但是看了半天才發現 在座各位的室友都沒有我室友nb(就是這么自信)

先說一下我和我的同學們對她的看法總結如下:騷 浪 賤 丑 愛裝逼 說話九分虛一分實 在級部里已經是萬人嫌了 但是! 她居然這么巧就是我室友!

————分割線————-

說個讓她名聲毀了的一個事

我們暫且稱她為曉穎 我倆是一個班的,關系也就是那種表面姐妹(畢竟一個宿舍不好撕破臉)

和我倆玩的好的還有一個大姐姐,那個大姐姐比較社會但是會辦事 這也是曉穎膨脹的一個原因

曉穎有一個好閨蜜暫且稱她為劉

劉有一天告訴曉穎說劉的前男友(稱他為胡)來找劉並且和劉上床了

但是這個胡已經有對象了

並且胡的對象(暫且稱之為霞)

霞和曉穎也是表面姐妹

劉將這件事告訴曉穎之後說千萬不要說出去

對沒錯 曉穎最後還是把這件事說出去了

並且是找到霞跟霞苦口婆心的說:霞啊 咱倆關系也不錯吧,我跟你說胡跟咱級部的女的上床了

霞當然很生氣要查到這個女的是誰

後來被逼的實在沒有辦法了曉穎就說這個女的是大姐姐,因為大姐姐比較社會霞不敢動大姐姐

這件事情曉穎告訴了大姐姐,大姐姐也沒有說什麼,就說,這件事情可能說我會比較好解決吧,但是我不會管這個事的

後來霞還是查到了源(我估計也是曉穎說的)

於是胡就對曉穎說:這件事情鬧大了我可要叫人了

然而!曉穎一臉不屑的說:哦,沒事,你叫人,xxx(大姐姐對象,也是社會人)也叫人

這件事讓大姐姐知道了之後非常生氣於是曉穎在我們級部的名聲就開始發臭發爛

一是曉穎把劉這件事情告訴了霞這已經顯示人品不行了(當然劉這件事情辦的也不是很好)

二是被逼無奈的情況下居然拿大姐姐擋刀

三是把自己閨蜜的男朋友當自己男朋友使

四是膨脹的誰都不放在眼裡見人不順眼就要堵誰

然而後續她還是和以前一樣也沒有改

先說這些,後期再更她和她前男友的事

__=_=分割線

哈哈哈哈第一次發稿子居然還會有人看,剛看到有人評論就立馬更新啦

咳咳,是這樣

曉穎呢之前在我們級部拉了個對象過程也是甜甜蜜蜜總之沒有什麼不好

後來一個高二的學長(稱他為勇)不知道怎麼眼瞎了就看上她了

當然這個勇在高二也是混的比較不錯

我跟他打過交道也覺得他人還不錯

後來勇就展開了熱烈的追求

最後曉穎就把她同一級部的小對象綠了和勇在一起了並且和勇談了半年的戀愛,過程也可以說是轟轟烈烈了吧

就說他們分手的時候她乾的事(之前的想不起來了後期慢慢更)

曉穎跟勇是什麼都幹了的

但是曉穎日常矯情有天勇終於受不了了提出了分手

然後那天周末曉穎拉著我去勇家找勇

我極其不情願的然而並沒有用

去了之後,天氣還很涼風特別大曉穎把勇叫下來之後我就去地下室站著等

等了要有一個小時了我等不下去了感覺也快拉完了就過去找他們

我剛過去說:我們走吧。太冷了

曉穎立馬沖我大吼:滾!趕緊滾!

我很懵看形式不對於是就知趣的退了回去

又過了一會另一個舍友給我打電話說曉穎她媽找曉穎一直打電話打不通就給她打一直打了好幾個了他不知道怎麼說了讓我們趕緊回去

於是我就又過去,看他倆抱在一起,然而勇是一臉冷漠

勇給我使眼色說趕緊拉她走我點了點頭過去就拉曉穎

曉穎這個時候開始了歇斯底里的咆哮:別拉我!別拉我!

然後就重重的咬了我一口

當時穿的羽絨服和一件毛衣,就是這樣還硬生生的留下了一個牙印

我疼的放開了手

勇見我受傷了也就抱著她往小區門口走

曉穎走著走著突然暈倒在地上(裝的)

然後勇就掐她的人中直到她醒過來

後來還是暈暈乎乎的

快到門口的時候她突然清醒了說:包呢包呢我的包呢

然後我就說在這呢 她看了眼包之後就又開始暈了(hhhhhhh)

車來了,我剛想去後面坐著,只見曉穎猛的拉開了後門就坐了進去

我很無奈只好坐在了前面

回來的路上又是一陣矯情

最後車錢還是我付的

她欠了好多人的錢,都不還,但是只要我們欠她一點她就會催命似得讓你還

先更這些,後期更她在我們宿舍的事


花茸茸:

中元節那天,睡覺之前大家講了好久鬼故事,最後還加了一句今天晚上你那邊的窗戶外面有東西會進來哦。

然後半夜……被一個室友叫醒……問是不是在床下翻書。

就和你睡著了把你叫醒問你是不是睡著了一樣。

我們全宿舍都被她叫醒了,大家都在床上,並且聽到了床底下有翻書的聲音,大家商量好喊123大家一起下床但是沒人敢下去……畢竟提前講了那麼久嚇人的故事……

然後,可能是報應(假的)吧,那個聲音跑到了把我們三個叫醒的那個室友床上……據那個室友說是在她遮光簾頂上……

然後大家很害怕,邊害怕邊困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啥動靜。

這種情況下叫醒我們仨大家一起害怕,太過分了!


Aorqu用戶:

媳婦的舍友。

大學畢業後A和我媳婦面試進了同一家公司。

後來沒幾天另一個舍友B對A說,你們兩個在同一家公司會互相競爭,這樣不好,最好讓X換一下,不然傷感情。

然後A就對我媳婦說,我們兩個在同一家公司會互相競爭,這樣不好,不然你換一個工作?

那家公司當時正在吃房地產紅利,待遇挺好的,我媳婦當然不願意啊。

然後A和B就聯合起來找我媳婦談(bi)心(gong)。

而A當時還住在以我媳婦的人情提供的一套免費的不需要她提供房租的房屋裡。

後面惡心了我們一通以後還賴著不肯走。


ryuusiu:

替我小叔答一個,這是我叔在我上大學之前拿來教育我的。

我叔刻苦好學,最終逆襲上來省內不錯滴名牌大學,學費生活費是我爸供,我叔很節儉,節儉到每一毛用到什麼地方都會記清楚。

他有個室友,厲害了,四年沒有買過洗髮水,借其他三人的,輪流借,我叔說也不好意思不借,那個室友就這樣四年沒買過洗髮水。

只說了這樣一個例子,用來教育我不要佔別人便宜。


雪條師姐:

我估計就是我大學第一個宿舍時的舍友口中的「過分」宿友了。

大學第一年,入學前加入了新生群,組了個四人宿舍,另外三人都是同一個學校的。見新生群里聊得挺好的就加了其中一個女生「魚鱗」,另外兩個是她帶過來了,和魚鱗很好的那個宿友「太陽」。最後一個她們帶過來的舍友反而跟我很要好,就叫A吧

————————————————————

時間有點久遠,記起來一點我就寫一點。

1.

剛入學,宿管阿姨上來每個宿舍收押金髮空調遙控器,押金1百,宿舍4人全在,宿管阿姨說一定要給押金才能拿空調遙控器。我看沒人動,她們跟沒聽到似的躺在床上(我們學校學生宿舍是上床下桌),算了我還是去交吧,不然天氣熱沒空調用。

當然他們也沒有沒每人給我25,反而一下課回到宿舍,發現空調遙控器大多在魚鱗和太陽的座位上,開的21度,太冷了還不給調高一點?後面由於三觀問題,宿舍關系變得很差,輔導員批准了我和A換到其他宿捨去,因為新宿舍宿友有空調遙控器,離開前我跟剩下的兩個人講如果要空調遙控器的話就給我1百就好,我把空調遙控器和押金單給你們。結果她們依舊跟聾了一樣躺在床上,我就把空調遙控器帶走了並刪掉了這兩位舍友的聯系方式。

過了沒多久有一次在走回宿舍的路上,聽到了一位同學說他們宿舍之前有人換宿舍把空調遙控器都帶走了,咬牙切齒的罵罵咧咧,一問她哪個宿舍的,嗯呢就是我原本那個宿舍的。果然三觀不合就是不能相處在一起呀。

老子給錢的憑什麼老子不能拿走?我可是事先有提醒過她們如果要遙控器就交100,憑啥我不能帶走?

2.宿舍的網路是我託人幫忙辦的,剛開學,辦網路排隊要很久,拖了朋友辦之後第二天就上門處理了。

這次路由器和網費有大家一起拼湊著交了,辦的是一年的套餐,送了個mifi。就只有太陽沒有帶電腦,她說因為她的專業暫時還用不上電腦所以就沒買了。需要用電腦的時候就向我,魚鱗兩個人借電腦用。至於mifi的去向,太陽覺得因為她沒有帶電腦,宿舍其餘三個帶了,她覺得很虧,於是乎基本上mifi都是太陽帶著。mifi也是有流量限量的,可用流量就8G,基本上她外帶出去線上看電視劇電影什麼的基本上就用完了,超量會影響宿舍的網路導致斷網。超量的時候她就沒吱聲過。mifi放在包里用久了會內熱的,最後面顯示屏壞了她也不願意掏錢去修。

3.太陽會帶男朋友上宿舍,問題是也不見她男朋友幫忙拿什麼東西,貿貿然上女生宿舍你想想有多尷尬,也不事先說一聲。我們宿管只有搬東西的時候才會給男生送上樓,前提還要押身份證登記個人資訊。我這里不是說她談男朋友有什麼問題,但是不事先提醒一下同寢室的真的很過分呀。

4.我和A有點小潔癖,看不慣自己的地方贓亂,(當時關系還好的時候)看到魚鱗和太陽的位置鞋子如山堆,掃把都捅不進去打掃的,也提醒了一下她們。提醒多了吧,人家厭煩了,說我和A只要打掃自己的位置就好。(沒錯,掃把拖把沒有包分配,我還是自己掏錢買了,走的時候也帶走了,沒辦法,當時還是學生嘛我很窮的)好吧,後面我和A就只打掃自己的位置和宿舍的公共地方了。於是後面沒多久我聽到了魚鱗和太陽在宿舍樓道里和她們的朋友講我和A只顧著打掃自己的位置,宿舍其他地方從來不掃。

5.魚鱗心臟有點雜音,可能有點問題吧,當時還是入學體檢後醫生說要再檢查一次,然後我陪她去的,去的路上魚鱗說為什麼遇到這種事情不是她爸媽陪著而是我陪著,言下之意是嫌棄我陪著她,我呵呵。到了醫院之後測心跳馬上她就被拖進了急救室輸液,然後她給我錢讓我幫忙繳費呀什麼的,輸液之後體內分泌尿液也會很快,她行動不便我忍了我幫忙幫她倒掉。期間一直有通知她爸媽過來的,於是在下午5點多的時候,她爸爸終於趕來了還帶著他的一個朋友(我不是很理解龍崗到福田為什麼一個下午,給我一下午我能從深圳開到廣西了好嗎)。但她爸不是過來照顧女兒的,而是因為要喝喜酒剛好在那醫院附近,留下幾百塊說等等幫她女兒繳費就走了?敢情是過來看一下死了沒的嗎?那時候下雨吧,外賣還不送,我還是冒著雨出去買外賣的,當然,她沒給我錢。最後她爸在送完那位朋友回家之後,10點多了,後面才來接我和他女兒回去,我們學校11點門禁,福田到西麗,我踩著點進宿舍門。不是很明白自己女兒還在醫院急救室,還有心情喝人家的喜酒喝到這么晚?全家都這么不要臉的嗎?

6.開學的時候,來的早的話,宿舍4人全齊的話,排到的宿舍會比較低,相對來得越晚就會住得越高,我們宿舍總共7層,沒有電梯。那天怕塞車早早的7點多就來報道了當時也約好了大家一起早點來報道。結果我都到了她還沒出門,她說沒事的她家裡捷運站很近很快就到了。後面吧,從1樓等到了6樓,她終於來到了,當時我爸沒吃早餐有點餓,那麼早把我送過來行李拿過來,學校的要刷卡才能買早餐,當時開學第一天,卡里還沒有錢,我爸媽當時顧著送我入學沒吃早餐,就這樣陪我等她們等到了10點多。

後面一問她家在哪裡,離捷運站有多近。結果一問,深圳市龍崗區龍城廣場捷運站附近。過來學校要一個多小時捷運,你跟我說很快到的很近?

7.上回說到魚鱗心臟有問題,然後吧老是說自己臉色好蒼白,然後動不動就說你的病有我的病這么嚴重嗎?我本人早些年先天性脊椎側彎後面做手術了,還有地中海貧血。我在這里不是比誰病得重,我只是想說怎麼會有人總是拿自己的病哼哼唧唧要全世界讓著她的動不動就說「我心臟有病,你有我的嚴重嗎?」

暫時就記得這么些了,想起來再寫寫


after21:

最近遇到舍友最過分的事情就是養貓不和我們商量,買貓籠佔了半個陽台不和我們商量
先佔個坑,一會去圖書館再回答


白塔路人:

不是舍友,隔壁的。

有一回中午開會,吃完飯從一點開到兩點,快兩點半了我正往回走呢一個電話打過來,讓我去她們宿舍幫忙吃點東西,說涮火鍋準備的東西太多吃不完了。

我說我吃過飯了,她們堅持讓我來。

然後。。。好吃,再給我撈口肉。。。

每次想不吃了想減肥都是毀在她們手上,你說過分不過分。

不說了,她們又約我出去吃雞排了。


大地飛歌:

宿舍長的最黑的人拿我洗臉盆泡腳,洗完了還用洗腳水泡襪子,泡完了還不倒就擱我盆里泡著,還泡了一宿,我知道有人覺得我說的或許有誇張成分,但是下面說的話有半個字是假的我就不得好死,轉天早上起來,我親自把他泡了一晚上的洗腳水倒了,發現我盆的內側落上了一層黑泥邊,我用刷子刷了好久都沒刷出來,從此之後我就說他黑的掉色,當時看他挺老實的就沒計較。現在回想起來感覺他很過分,那是我洗臉盆,而且是我的,我的


一個懶蛋:

還是A。我真的是怕了很早洗澡,夏天出汗肯定也洗頭了。

結果我就很小幅度地甩了一下頭發(就像是兩只手指劃了一下頭頂的頭發,估計撩了三厘米的距離,從額頭發端到腦正中間),A義正言辭地看著我:「你不要甩(水)」(潛台詞就是弄到她手上了)

親愛的,就算那是我的洗髮水,也總比你出門一整天暴露在外的小手臂要乾淨。想當初跟你一起刷牙,我彎低腰吐泡沫,你挺直腰桿吐泡沫泡沫反射到我臉上我說什麼了嗎。

我只是默默地把有你唾沫的牙膏泡沫擦掉,洗了一下手洗了一下臉。

這只是一件事,還有呢。之後再更吧。


姑娘我來自喵星球:

就是那種動輒就喜歡罵人,各種不堪入耳的臟話粗話問候別人家裡老小的。

就是那種背後到處說這個同學裝逼那個老師腦子有病,嘲諷人家學習人家買東西,成天嫉妒別人『』憑什麼xxx怎樣怎樣好『』,拉幫結派編排人,還想弄臭人家名聲,整垮別人的人(自己是什麼貨色不以為恥,反而蜜汁自信自豪,說別人心機婊戲精balabala的)。

以上,希望爾等速速原地爆炸。嗯,就醬紫。


很多皮皮皮皮皮:

讀高中全寄宿制學校的時候

每天下晚自習是晚上十一點

學校不提供任何夜宵啥的

我的零食每個禮拜一都和同學一起吃完了

從此每個星期二、三、四、五、六(周六也要睡宿舍)

熄燈以後的夜晚 我都可以聞見下鋪偷偷摸摸吃的零食味道

而我在上鋪飢腸轆轆

真的!好!!過!!!份!!!!

每次禮拜一吃我零食最厲害的也是她

提出分享零食的也是她

我恨!!!!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用戶:

正在經歷,不斷更新。

你身邊有沒有那種不認識的時候可溫柔可溫柔可善良可善良的還老誇,然後認識久了不損你就活不下去那種人。(手動微笑)

因為選宿舍認識,然後一起玩遊戲,我一直躺,雖然她技術不怎麼樣,但好歹能稍微帶一下我。剛認識的時候,經常叫我打遊戲,還誇我可愛,還說我聲音好聽,還互撩??

好啦,這些都是歷史。

講一講她是怎麼怎麼過分的!

1.印象最深有一次,早上我眼睛還沒睜開,就聽到她和我下鋪互懟,然後她就懟我??嚶嚶嚶?!我也很委屈啊,我啥都沒干啊!(這個智智真的diss我上癮了???)

2.因為我老撩小姐姐然後說我是愛情騙子…嚶嚶嚶,委委屈屈!

3.宿舍三個北方人,就她南方人,在我們三個在不南不北的武漢凍成狗,她卻在想今天漏不漏腳踝???穿不穿九分褲????

(你在南方的艷陽里大雪紛飛

他在北方的寒夜裡四季如春

而我在不南不北的武漢凍成狗)

4.說要剁了我的狗頭看著她吃蛋糕,過年把另一個室友宰了???(那個室友外號小香豬)

5.和我居然一天分手…很震驚…太玄幻了…(巧合,事先都不知道對方分了)

6.分手之後和我一合計,整天和我互虐…

過分這個詞對她來說太輕了,妥妥一渣男(外號)…

我覺得她很傻逼…

想起來繼續補!

(希望可以一起努力變得優秀)

沒別的,就想罵她。

2.22

這個狗東西約好六點起床,然後賴床!!

還說我好可憐上第一節課!!!!

然後她就循環好可憐這幾個字!!!!!


匿名用戶:

在這里先匿名吧,畢竟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

本人普通二本院校文學專業,坐標某省四線城市,寢室是隨機自選的,大一的時候是八人間,暫且把討厭的那個女生稱為王某,首先王某給我的第一印象高高的,白白的,操著一口很不標準的國語(大四也沒能考到國語二甲),看面相有種白蓮花的感覺,嗯!我從小處朋友基本看眼緣,有的人一開始看著就不爽我是不會怎麼搭理他的,有種我第一面就感覺跟她搭不上話,不想理,王某對我來說就是這種人。剛開始寢室桌子的擺放位置是我和王某面對面,床位也鬼使神差的上下鋪,這也就註定了我們的孽緣由此開始。

這里聲明一下,寢室裡面的八個人分為三大陣營,我和室友a,另外四個女生,王某和室友b,剛開始王某就拉著我一個室友b跟她一起上下課,吃飯,玩遊戲,b的性格是那種大大咧咧,涉獵很廣的女生,比較隨和,兩個人表面上和和氣氣,王某在前幾個星期也和我們相處都還不錯。

王某有幾個臭毛病,這里羅列一下,當然不止這些,只是比較典型。

首先是當時寢室的桌子和床位是分為內外間的,我們大一有早晚自習(文學專業的孩子們應該懂我們這種痛),一般都會睡得比較早,王某就是那種早上踩點進班的人,晚上一個人坐在外面,我們都睡了,打遊戲聲音不止一點大,這個問題也跟王某說過可她說睡不著,以後聲音會小點,但沒卵用,照舊 沒辦法我們只能忍了。

其次是王某晚上睡覺之前不刷牙,不洗臉,口臭到十米開外可以嗅到(文學手法注意一下)夏天可以幾天不洗澡,不換衣服,(注意是夏天!)晚上寢室會停熱水,她一般一再推脫洗澡時間,最後沒有熱水也就算了,臭腳味,狐臭味,再加上她的二十塊錢不到的劣質香水味,真是五味雜陳。

再次是王某是個私生活很亂的人,她不管喜不喜歡別人,只要有人追求她,她就答應,當然我們專業長得特別出彩的女生比較少大一也都不怎麼化妝,男生也比較少,普遍質量就emmm,王某算是還可以的,因此追求她的人也有幾個,我所知道的有四個,一是禿頭學長,寢室樓下送水果,三百塊錢一條熒光橙的裙子把她搞到手了,交往了幾天分了,二是劈腿男,操場表心意,王某歡喜不已雖沒有答應,但堅持搞曖昧,三是遊戲宅男,王者師徒關系,痛經托他買飯,搞曖昧,四是外地男友,去外地找他一次回來分了。這四個人幾乎同時進行,不得不說隱藏真好,可能以前有經驗吧,對於戀愛小白的我來說很是”佩服”

最後就是王某以自我為中心,喜歡聽誇她的諂媚她的語言,經常問我們她穿這個好不好看,她長得怎麼樣,她單眼皮但是眼睛還比較大是不是看上去還可以,emmmmm我相信被誰問到這種問題一般都不怎麼能當面回答吧,我們只能尷尬的說還可以呀等等,王某信以為真,整天搔首弄姿,很是愜意。

最後補充一點王某的審美,有種鄉進城的迷之審美,這里就不展開了,你們自行體會一下。

說完了王某的”特別”之處,接下來就來盤點一下她讓我覺得過分的地方。

首先是王某覺得到上鋪的欄桿有點硌腳,她跟我說有時候會踩一下我的床藉著上去,我當時覺得沒什麼,就同意了,王某天天踩,有次我突然聞到自己床上一陣惡臭,第一時間就去聞他經常踩的地方,果然沒讓我失望,腳臭味巨濃,當然這也不好說別人的生活習慣,不能說讓她洗腳之類的,我就每天起床後把床鋪那塊掀起來,直到晚上她上了床,但後來才發現我的床板都是臭腳味。

王某有次把室友d的寢室鑰匙搞丟了,d的那串鑰匙有很多,行李箱的,櫃子的等等,當然d也沒怪她,就說丟了再配沒啥大不了,她就把d的微信qq給刪了,跟b說我不就是把她的鑰匙弄丟了,她至於天天耷拉個臉給我看嘛 (這是後來b告訴我們的,她跟b的關系後面有交代),我真的無話可說,自己腦補太牛b了。

其次就是大二分了一次寢室,寢室八人平均分配到四人間,我和a,王某,b四人一起住(這是無奈只選,由於其他四人本身關系就不錯,我們只能無奈跟王某一間),到四人間我終於知道原來上廁所(大)是她總沖不幹凈,有馬桶刷的,跟她說過她以自己眼睛近視看不見為由,寢室四個人都是近視,為什麼就你沖不幹凈?還有她說不能吹空調,她自己選了個離空調最近的位置,我們晚上熱死想開一會兒,王某二話不說就關了,室友a忍不了熱搬寢室了。但王某過分的是她在我們出去的時候開空調,我們回去之前關(被問我是怎麼知道的寢室涼快的不正常,她不是不能吹空調?)

大家看到這里應該都知道她的那些習慣能做出來的事也都是在容忍範圍之外的就不一一舉例了。

最後最過分的來了,大二下學期因為一次吵架我們徹底鬧翻了,她的作息還是那個樣,晚上不睡,早上不起,有次我生病了睡得很早,王某照舊打遊戲連麥,把抽屜弄得很響很響,我當時毛了,就罵了一句小點聲會死啊,我們從那以後就不講話了。有次早上大概九點鍾了,我睡過頭了爬起來刷牙,回來之後,她突然從床上坐起來說一句,你小點聲會死啊,一大早的!我當時懟了一句:會死。她從床上沖下來拿起水果刀 一把抓起我的衣領,氣勢洶洶的說:”砍我啊,我不怕坐牢”,我當時有點慌了,我真怕她個畜生獸性大發把我砍了,那豈不是很不值得,而且我本人近視五六百,沒開燈,不大看得清她,沒辦法精準抓她的手。室友b就趕緊把我們拉開,她把刀往地上一丟,就開始言語攻擊,我也不甘示弱,把她的罪行羅列了幾個,後來她詞窮了就回她床上去了。我當時就跟我另外一個室友出去找輔導員要求換寢室,後來處理了之後,她就搬走了。

這件事我們並沒有宣揚出去,也沒必要,她跟新室友如何相處是她的事,從此是路人。

其實大學真的是一個復雜的環境,小型社會有各種的壓力,來自全國各地的人被分到一間寢室每天都要打照面,性格各種各樣,難以相處是正常的,但對於這種室友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最後祝願大家豬年大吉!


蘇葉:

她們一天四頓飯,中間還要吃零食。看她們吃,我也吃。怎麼她們就一個不過九十,一個不過一百。而我已經一百一十多了呢


Knock:

一覺醒來。

???小老弟你怎麼回事┌┤´゚Д゚`├┐


北無:

不請自來,答主剛剛大一入校,媽媽隨行幫忙清潔床鋪,x舍友在微信上找我說想換床位,用語極親切,叫我小可愛,but這位同學,我們還不熟好不,(還有我比較酷)

然後我說我媽媽幫我整理好了,不能和她換,這時x就只留下了一個冷酷的「嗯」字,我也沒有多想,但是後來發現,x是非常現實的人,多一點的情感在她看來都是浪費吧。但我不會因為這個就覺得x過分,我討厭x是因為x極其沒有禮貌,這真的很過分啊。

有一次收作業,因為我是英語課代表,我就在班群上通知同學們交給舍長,舍長再統一給我,但我們宿舍舍長嫌麻煩就直接給我了,然後我就發現x那份沒交,我正準備轉頭和她講,一個本子就直接飛過來了,我被嚇了一跳,這位同學,你是會武功嗎???

x是真的很沒禮貌,起碼叫我一聲,讓我有個準備好么,我考慮一下用什麼招式啊,偷襲算什麼英雄啊哈哈哈,然後她又面無表情地收拾東西準備上課了,所以她也不知道我受到驚嚇,更不要說給我道歉了。當時我懷疑自己是不是被她討厭了,就因為我沒有和她換床位?後來發現,她還排擠我們其他的舍友。

一個舍友和我說x也對她很不客氣,一次x晾完衣服,舍友伸手準備從x手中拿晾衣架,x就直接扔在一邊,沒有遞給她,舍友就很氣,跑來和我說,我才發現x不是只對我這樣,她是真的很沒禮貌,很沒教養啊哭。


圈圈算算命:

不算過分吧 三個人的玩的好 一個幫另一個打水 不幫我 一把傘 她們躲 我帶了什麼好吃的都是一個寢室分 但是她們其中一個回來 兩個人分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