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了什么事情让大家笑疯?

问题描述:你做了什么事情让大家笑疯?
, , , ,
B612之玫瑰花:

感谢大家的赞,再来一个,关于迷信的……

嗯,小时候被老娘丢给外公外婆养,因为没有表,所以估计时间的标准就是听鸡叫,配合透过墙上的一个洞看外面天亮的程度。(老房子没有窗户)。

农村好多鸡,等鸡叫第三遍大家就准备起床。

前提是早上起来上学校早读然后再回来吃饭。

二年级的一个冬天,外公叫我起床,我起来后看天好亮,月光皎洁,但是村子好安静啊!跟寻常不一样啊!平时村子都是热热闹闹的……

心里犯嘀咕,就从同院的表哥开始,全村一个一个的叫大家起来上学(小班到二年级都是一个教室一个老师),居然都不起,记不清是不是有人提醒时间还早,因为好多人都没有表。

看着都要出村子了呀!这村口最后一个同学非要叫起来不可,不然没人作伴。执著的叫了一会儿等不到人出来,而且人家的灯亮了好久居然又灭了,一个人气鼓鼓的上学了。

到邻村了(学校在邻村),居然还是没有人,等了好一会没人开门,又实在是困,就去学校旁边废弃的房子后面背风的地方坐下靠墙睡了,冬天的风呼呼的吹啊,不知道啥时候听到亲切的浪浪读书声就醒了,淡定的进教室读书了,所以没有人知道是我叫大家起床……

你以为结束了?

几周后外婆问我那天是不是去焦某某家叫他了,我回答是啊!外婆来句他妈妈挨村打听,没有打听出来,说那天闹鬼了,半夜两点多有人叫门,叫了好久,刚开始不敢开,后来壮著胆子开门发现什么都没有,然后大家都配合的说是啊,也去我家叫了……

我的天,我岂不是一点多起床了,还被人当成了女鬼,而且外公外婆也没反应过来那天看到墙洞太亮是月光的原因,估计睡的迷糊忘记鸡有没有叫……

~~~~~~~~~~~~~~~~~~~~~~~~~~~

嗯,不记得啥时候看电视,上面一句广告词儿让我永生难忘!

“冷酸灵牙膏,冷热酸甜,想吃就吃”

于是我好多年只买冷酸灵牙膏,直到大四的某一天,一大群姑娘们在叽叽喳喳的讨论著女孩之间的话题,我突然来了一句,你们刷牙的时候有没有吃过牙膏?大家一脸惊愕的看着我,为什么要吃牙膏,我认真的回答,冷酸灵牙膏,想吃就吃啊!还一脸茫然的问你们不知道么?

大家的眼神让我更茫然不解了,闺蜜妞儿耐心告诉我,用了冷酸灵牙齿好就可以想吃什么吃什么,不是刷牙的时候吃啊!

啊!为何我一直都没有想到呢?从此以后,再也不买冷酸灵,看到这个牌子就默默走开……


匿名用户:
各种逗比的、搞笑的事太多了,我都懒得提起,但有一件事,我确信在Aorqu上这么逗的也是独一份了。

每次想起此事,小心肝都在颤抖。

介绍下背景,联考那年,我们教室在一楼,一边是走廊,另一边则靠近食堂,没窗栏,教室比外面高一米左右,向外容易跳,向里就得使劲爬,像我们几个明白一寸光阴一寸金的好孩子,经常跳窗户,能省下一大段路。

某天上午第四节课,距下课还有几分钟时,班导已走出门口,按剧情肯定不会再回来了。

基友和我对视一眼,心有默契的拉开窗户,一前一后的就跳了出去,可惜千算万算,没算到人心如此险恶啊!全班竟然集体哗然,我俩听到背后传来的呼声拍桌子声还间杂着口哨声,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走廊上的班导听到声音,回过头来,正好目睹了我一气呵成的酷炫跳窗动作。

你问我然后呢?

然后又被班导逼着原路跳了回来╭(╯ε╰)╮!绕路走回来都不行啊!必须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原路的跳回来!差不多一人高,那是爬不是跳啊摔!/(ㄒoㄒ)/~~全班人集体笑疯,笑到抽筋那种笑,就连班导都在笑你敢信么!只能感慨人心不古啊!

此处应有两张图片,【霸气跳窗图】【逗比爬窗户】脑补吧。

过后全校都知道我班有俩逗比,当着班导的面跳窗,然后跳出去再爬回来、、、

老师,我们冤枉啊,我们只是想早点去吃饭……


由于是本人真实经历,太容易被认出,所以大家看看笑笑就好,请勿转载。


匿名用户:
1.0周六没课。
忘关闹铃,特别响,把全寝室都吵醒了,于是我主动承担给全寝室带早饭的责任。
在小食堂买了四碗粥,N个包子(原谅我记不清到底有多少,只记得窗口小哥发现了了不起的东西的眼神)。
我略尴尬,出了小食堂门的时候遇见了那个心仪的男生,他也很诧异地看我两手领着装满包子的塑料袋,问了一句:怎么买这么多?!
我想尽力挽回南方妹子娇小可爱的形象,故做镇定地解释:是酱紫啦~今天早上我叫床太响,把室友都…
他:OoO!!!
我:…卧槽,老子刚刚说了什么?!(闹铃、叫醒,起床,太响=叫床?!excuse me?!)
回去之后我室友笑得吃不下早饭了……
我觉得从那以后再他眼里我大概只能用一种很污很逗比的方式存在了吧……
2.0小时侯总是忘记带东西,(现在也是…),忐忑地去国小班导那里用办公室的电话向老爸求救。
记得那天办公室里的老师坐在一起聊天,我进去喊了一声报告,跟老师说要打电话忘拿东西了。
那天老师心情看起来不错,就说我成绩好,是个乖孩子,作业没带可以明天交。
我沉默了片刻,挣扎了一会,最后跟老师说:老师,我今天忘带的是书包…
然后…
整个办公室都笑喷了……
我:…


吴纯熙:

不是我,是我一个高中同学,时隔十年依然记得。
一晚他和朋友出去喝酒,完事坐公车回家。
醉酒,上车的时候一个趔趄,头撞到刷卡机,很响,全车人都注视他。
这货一个机灵,喊了一句;叮咚,学生卡。
全车人都笑疯了。


小荆子:

国小升国旗。

在下护旗手。

冬天。

忽然开始飘雪。

不久便愈加猛烈,旋即变为大雪。

旁边一护旗手说“你说吃雪能不能解渴呀?”

我说“我试试。”

于是我抬头,张大嘴。

任雪漫天飞舞的花飘入嘴中。

入口,即化。水珠流转,凉润怡人。

约摸三分钟。

当我满意的低下头时。

蓦然发现,班导大人在我身旁。

其余三位护旗手捂嘴忍笑。

由于升旗庄严,况且有市电视台的摄像。

班导大人并未有所动作。

次日中午。

市电视台新闻播放我校升旗仪式。

全长约三十秒。

可能由于经费紧张。

电视台仅派去一个机位。

于是,此三十秒,画面由这几部分构成

凑巧入镜的前排学生。

努力憋笑的三位护旗手。

怒目而视的班导大人。

和在漫天大雪中,抬头张嘴,满脸享受的我。

由于观看中午的新闻是强制性的。

于是。

次日晚。

我火了。


莫离:

国中
英语课,老师让每个小组的组长去前面抽一张纸条,上面写的是中文句子,老师要求在黑板上写出英文翻译。
我抽到的是:请小心 地下公车。

地下公车?
难不住我的 不就是捷运 subway吗
然后我在黑板上写下了
Please be careful with the subway.
然后老师看到我的答案..
疑惑的问我抽到的是什么
我大声的说,请小心 地下公车
然后老师看了看我的纸条
读出来
请小心地 下公车

清楚的记得一个男生把水喷出来了


孙静:

回国过海关,安检人员问我有几台电脑 我想了一下,“ 三台(≧∇≦)” 。 安检人员说“ 交出来 检查” .. 我说 “ 都在中国的家里 ” (●°u°●)​ ”


自重:

第二天同事们知道我手机是怎么坏的后,都边笑边说我真是个大傻逼!

那天身为单身狗王的我看完了一个午夜场的电影回家的路上空无一人。
我心里太难过啦!为啥别人看完电影直接回家啪啪啪,我却只能回家锻炼手腕。
想着想着就走到了一个过街天桥上,我掏出来手机,把手机摆在扶手上,设置好定时拍照想把我这忧伤,孤独,惆怅的一刻记录下来。
得来个回眸一笑吧!?
笑的得有点无奈吧!?
就像这样!

然后我就背对着手机往前走了几步,回头!笑!

妈拉个巴子!我的手机就这么从十多米高的天桥上掉到马路上摔了个稀巴烂!


谢海:

坐公车上,我前面站了一个秃头,坐公车没意思,一边跟着车晃来晃去一边观察前面的秃头不自觉的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司机一个急刹车 我亲上了前面秃头的后脑勺。


噗好碎碎:

大家初高中时代应该都体验过被窗外老师支配的恐惧…尤其像我这样的差生…
国中时很喜欢看小说,经常在晚自习时偷看…
而我们的班导又总是这样…
(つд⊂)
所以经常专心致志的看小说时突然一抬头看到窗外老师愤怒的脸!吓得魂都飞了好吗?!然后就是被叫出去批评…那些被没收的小说更是数不胜数…(ಥ_ಥ)好啦,背景交代完毕…(˶‾᷄ꈊ‾᷅˵ )
那是国中的一个晚自习,北方的冬季,窗户上结了一层雾。大家都在照常自习,我心想有了这窗户上这天然的屏障,终于可以安心的看小说而不怕被偷窥了…
等等!( •̀ .̫ •́ )✧
我突然脑洞一开,心想你丫不是爱偷窥吗?我给你画副眼镜,有种你带着看啊!然后我课间就在窗户上画了一副眼镜和一个萌萌哒的嘴…(大概就是酱紫的吧)

当时同学们并没有注意到窗户上这副画有什么玄机…其实我也只是想恶搞一下,并不指望班导会真的对着看…
但是!…那天老辣的班导不知为何完全没发现这是个特殊的图形…也许是在窗户上茫茫的一片水汽上突然看到一片清亮,就像是沙漠中绝望的人突然看到了一片绿洲…太鸡冻以至于完全没有去辨别是不是海市蜃楼(つд⊂)…
那天晚自习当我抬起头突然看到班导的眼睛竟然跟我的眼镜无缝对接时,我瞬间“噗”的一声…然后全班人都注意到了…



宁静教室里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笑声经久不息,以至于老师冲进来制止都停不下来…

我至今还忘不了之后班导看清楚那个图案后一副哔了狗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了的表情…但也只能默默忍受了…

我还记得之后的好久班导都没在窗户上偷窥了…(๑•̿ ·̫ •̿๑)


Echo: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初三的时候,我自己剪刘海,然后觉得眉毛是不是不太好看啊

跑去厕所拿了我爸的剃须刀,咻咻咻把自己眉毛全剃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神经病
剃完照镜子,开始怀疑人生

第二天去学校,由于还有刘海,可爱的同学们都还没发现,我自己耐不住寂寞憋不住,跑去找他们
(*・_・)ノ⌒*诶诶诶,你看你看!(然后把自己的刘海掀上去)当当当当( •̀∀•́ )

他们一开始是懵逼的
反应过来之后开始狂笑,笑到生活不能自理那种
他们笑了好久好久……有多久?
到现在老同学聊天见面他们就说我这个事

当时给我起了好多外号,无眉师太什么的

我现在眉毛还特别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紫金眼镜:

大四大学部毕业那年,系里搞了一个小型毕业晚会,在大教室的那种,规模不大不小,其中有一个游戏环节是你来描述我来猜,我和室友一队,他描述,大家都能看到投影仪打出来的词儿,我背对着投影仪来猜。
由于过几天还要主持一个比较大规模的全校级别晚会,前一天晚上就在宿舍试了试正装,室友纷纷半开玩笑的表示,平常休闲装,穿上西服正装,还真有模有样的,称得上是衣冠禽兽啊~
嗯,在我们这一队和对手分数不相上下,节奏也快,大家都比较激动,要决胜的紧张时刻,这个词出现了,所以很自然的如下对话……

室友(非常兴奋的):昨天晚上你在宿舍穿了正装,你就是什么了?
我(不假思索的):衣冠禽兽!
室友:对!!!

上百号同学笑的山崩地裂……


Lynch:

就刚刚…
瓢泼大雨,想叫滴滴打车叫成了滴滴代驾……

那人来了跟我对视了三十秒,
我说你车呢?
他说你车呢?


洛久绿:

高中物理课,讲到液晶不是一种晶体。

“液晶都叫晶了,怎么能不是晶体呢!”

“熊猫还不是猫呢。”

“不一样啊,熊猫原来叫猫熊,是一种熊啊!”

“哦,那液晶原来叫——”


张五月:

事情说来已经是两年半前的事了。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宿舍四人进行毕业前的散伙饭。
(其实大家平时都是一起吃饭的,那晚的目的就是为了互相灌醉 :)

你们知道的。一般大学女生宿舍遇到比较好相处没有矛盾的就已经要求神拜佛了。
而且我遇到的还是三个奇女子。(我是在夸她们!!!!
她们的各种英雄事迹真的说不完。

回正题。
那晚我如何被她们仨做骰子连喝了多少杯我就略过不表了。

我们宿舍离吃(he)饭(jiu)的地方并不远。
其实到后面大家都已经不行了(而一向很乖不会喝酒的我已经吐了
却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分开走回宿舍 (WHY?????
我这个有着集体荣誉心的第一名回到宿舍楼下想等她们一起上楼
等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觉得站着和坐着都好累
于是
我就
躺在
楼梯上了。

嗯。你没看错。就是这样躺在楼梯上。

当我睡到一半的时候发现声音睁开眼就看见我的好朋友一遍指着我大笑一遍拿起手机拍照。

然后,你又知道。
喝酒是会无限放大人的情绪的。
所以,笑声是会传染的。
所以,大家都开始大笑起来。

后来发生什么事我什么都不知道。(认真脸

只听说有一个小伙伴A觉得刚才吐不干净憋著太难受上厕所催吐,
结果一到厕所闻到小伙伴B新鲜出炉的**就……吐干净了。:)

这晚,大家联(hu)络(xiang)感(guan)情(tu)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

温馨提示:准备海量吃(he)饭(jiu)的话千万不要点虎皮尖椒。
我实在是在为你们的喉咙着想。

还有。
其实睡在楼梯上真的蛮舒服的。

P.S. 如果你觉得这个答案很烂,请吃(he)了饭(jiu)再看。


molena:

02.03
再来一个。
研究所的时候跟三个正妹住一起,其中一个是真正妹,是那种走路上看见我男友于是跟他打了个招呼,于是当时跟男友在一起的吊丝们都羡慕得不行的那种。。。
然后我跟那三个正妹不是一个专业的,所以上课的时候总是跟住隔壁楼一个同专业的男生一起去。走去上课差不多要二十多分钟,当然就谈天说地啦。
某天早上不知道聊起什么了,就说到什么“心脏起搏器”,我在准备说这个词的时候有点紧张,怕自己嘴突噜了说坏掉。。。于是咬著牙认真滴说“心~脏~搏~起~器”。。。说出来我就知道大事不好。。。于是装作自己没说错继续口若悬河。。。男同学也装作没听出来继续一脸严肃听我吹。。。

这也就罢了。。。下课回到宿舍我把这口误跟妹子们讲了,三个人都笑得肚子疼。。。

两天后的一个晚上,真正妹回到宿舍,一脸郁闷。。。跟我说她今天也遇到了这个词儿,出口之前就在心里不断告诫自己“可不能像XX那样说错,可不能说错”。。。然后不负众望地说错了。。。
笑死我了~~

还是这个真正妹。她研究所谈了个小男朋友,比她低一级。俩人谈了一段时间决定去开房完成人生大事。当时我跟男友正在放假回家的火车上,接到她的简讯如下:

“妞,我决定跟我家小朋友去开房啦,哈哈!你们俩经验丰富,快给我推荐个学校旁边又划算又好的酒店!”

哎哟,我这个欣慰啊,终于长大了啊!于是跟男友一顿商量,推荐了她几个酒店。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又收到她的简讯:
“我死定了。。。刚才给你的简讯我群发了。。。我前男友刚跟我打电话了。。。我要死了。。。”

我跟男友在火车上笑爆掉了!!!

———————————————————————————————-

01.26
又想起一个。。。
上大学的时候,某个上午一觉醒来,全身舒泰。正打算慢悠悠起床,突然惊醒:我靠,上午不是有大英课吗??!!
立刻扫视一圈,发现寝室里除了我空无一人:我了个去!这群小婊子们,上课都不叫我吗??这是专门坑我的吗??!!!
于是飞速套了衣服抓起包包开始狂奔!!!

你要知道我们学校以大出名。。。以山出名。。。上大英课是在一座山顶的老教学楼里的。。。我就跑啊,我就奔啊,我就爬山啊。。。
终于气喘吁吁香汗淋漓的一路窜到了教学楼,已经是书声琅琅了好吧。。。

我摸到教室前,老教室用的是老式的门,上半截是玻璃来着,所以我透过玻璃就正好看到我们气质清纯长相娇美的大英老师正在板书。。。
于是跟做贼似的,尽量小声地推开门,低着头蹑着脚步噌噌噌一路走到自己的座位跟前。暗中出了一口气,正打算把屁股往上坐。。。咦?座位上为什么已经有了个屁股?
我顺着那屁股往下看,屁股底下还长著腿呢!!
我顺着那屁股往上看,屁股上边还有腰有肚子有胸有胳膊有脖子有脑袋!!
脑袋!!!看来是个人占了我的位置!!!阿么的哪个敢坐我的位置??
再正面一看!这是谁的脸???!!!
这是谁的脸。。。我怎么不认识。。。

我再伸头看看他同桌,咦?我怎么也不认识?
我再看看他,不对啊,怎么还是不认识?

这世界变了吗?
我满腹狐疑,回头看看讲台上的大英老师,她袅袅婷婷滴站在讲台上,这我明明是认识的啊!!!
我再盯着他看,可是还是不认识啊!!!

大英老师实在受不了我跟个傻逼似的杵在哪里左看右看了,她带着笑唤着我的名字说:“你们班的课是明天!”

于是教室里一屋子我不认识也不认识我的学生,开始哄堂大笑。。。
我灰溜溜滴退出来了。。。

———————————————————–
商场地下一楼新开了家饮品店,很有人气,人山人海。
我撒娇耍赖要喝。于是男友牵着我挤在人群里排队。
眼看他快排到了,我就松开牵着的手,好让他付钱拿奶茶。他付钱的时候我就站在人群里神游太虚。
然后我就看到男友转身从人群中出来,“啊,他买到了!”,我一面心里想着,一面挨上去,“娇娇俏俏”滴用手扯住他的衣角,人也靠上去,嗲不啦啦滴说“买好啦?老公真好~~”
。。。。。。
他居然没理我?
我晃晃他的衣角,继续说“哎,怎么不理我?”
。。。。。。
他居然还是一动不动??
我抬头想看看他的脸色,看他是怎么了。。。可是。。。这脸完全不是我老公的帅脸啊?
。。。。。。
我完全震惊了,我想“咦?脸怎么变了?”,在我的大脑飞速运转的同时,我仍然保持着靠着他并且扯着他衣角的姿势。。。然后我又把眼光从他脸上偏离一下,看到他身边还有个女生,一脸吃屎了的表情盯着我。。。
我居然还在震惊和疑惑中,不明白我男人怎么变了。。。
。。。。。。
然后有人喊我名字,我一转头,看见男友也是一脸看见我吃屎的表情走过来,手里拿着奶茶。。。
我的当机的大脑此时才转过来。。。“认错了!”
赶快道歉,跑去拉住自己男人的衣角。。。

认错人很常见。。。可是当时大脑完全当机的状态太奇怪了。。。仿佛思考能力都变得龟速。。。


umbrella:

高中的时候放假和几个同学出去玩,穿得是夏天的校服就是胸口有口袋的那种,坐轮船过江,当时我发现轮船下面在吐水真有意思,于是就趴在窗口看,我还心想这又不是在公路上,也不会有车过来蹭到我吧。还没有想完,手机就从胸口口袋“咚”的一声到江里去了,整个人都蒙了,我同学B看到了全程,笑的直哆嗦,全船人都像看傻子一样看她,她也有点不好意思了,这时候同学C来了,她又很开心的跟她讲,然后还去模仿我的动作,怎么把手机放到口袋,怎么趴在船窗户往下看,结果她手机也掉下去啦。

谢谢大家的点赞,词不达意,惭愧了


王大大:

北方人,南方上学。
下了好久的雨忽然放晴了,
我就对同学说:
今天天上的白云(yong)好美!

同学:什么?

我:今天天上的白云(yong)好美!

同学:哈哈哈!

我:笑什么?

同学:白yong(三声),是白云不是白yong啦!哈哈哈!

我(羞耻脸):滚(gong)!

同学(笑的喘不上气):是gun啦,不是gong!啊哈哈哈,不行了,我笑的肚子疼。

我(气愤脸):有什么好笑的,我是北方人分不清前后鼻音!!!有本事你来读“诺澜”。

同学:罗兰、诺男?

我:哈哈哈哈,再来读“刘阿么买牛奶”。

同学:滚(ノ`Д)ノ


Aorqu用户:
不是我,是我大女儿做的
五岁的若曦有点咳嗽,带她去医院检查,医生让她拍个胸片。
若曦从来没有拍过,紧张疯了,小脸憋的通红,眼眶里面眼泪汪汪的,紧紧的揪着我的衣服,带着哭腔问:妈妈,拍片疼吗?要打针吗?要流血吗?我只好一遍遍的说:不疼不疼,就像照相一样,站在那里,医生给你照张相就好了。
等进了放射室,她两条腿都在那微微的哆嗦,被医生牵引著站好,医生说:保持别动,我要拍喽。一,二——
随着口令,若曦无比僵硬地,举起胳膊比出剪刀手,还哭着“耶”了一声。
屋里的大夫都笑疯了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