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了什麼事情讓大家笑瘋?

問題描述:你做了什么事情让大家笑疯?
, , , ,
挪威的小天使:

8那是一個冬天的晚自修,教室里很安靜,大家都在認真的做作業。(當時是高二,我們學校基本都是住校的,晚上有三節晚自修)
前後門都關著,因為冬天冷,而我的位置就在坐在前門旁邊,值班的數學老師在講台上坐著。
他突然想要講題,就開始講題了,我數學一直不太好就有點開小差了,腦子里就彷彿突然聽見了敲門聲,轉瞬即逝,我就有點疑惑盯著門。
但不知道像是被什麼吸引了一樣去開了門,瞬間教室里安靜了大家都盯著我老師也看著我而我看著空空如也的門外,陷入了尷尬
腦子里一片空白,我把頭悄悄的轉向老師那個方向,笑了笑

老師一臉懵逼,彷彿在等我的下一步動作

我縮了縮頭,輕輕的關上了門,試圖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然而全班的人都在偷偷的笑


我低下了頭,逃回了我的位置
那節課一直不敢抬頭,同桌和後桌都要笑岔氣了,我。。。。。


rockhopper:

剛上國小時候的事兒了(⊙_⊙)

中午我媽準備做飯,我被叫去買菜,告訴我去二鳳(賣菜的阿姨)那家,買西葫蘆,黃瓜,豆腐,豆腐要仔細挑一下買新鮮的…balabala…….

然後我就屁顛兒屁顛兒的出發了,大概10分鐘左右路程,剛開始我默想了幾遍要買的東西

“西葫蘆,黃瓜,豆腐,豆腐要挑新鮮的。。。嗯記住了”

“內心OS:emm?我現在好像媽媽講過的花椒大料和飛機大炮的笑話里的孩子呀~emm不對不對,他摔倒了,我得好好走路,才不會忘記媽媽要買的東西hiahiahia~”

(附: 花椒大料和飛機大炮

從前有個孩子媽媽叫他去買花椒大料,千叮嚀萬囑咐。孩子在路上一直默念”花椒大料花椒大料花椒大料…..”,結果路上被石頭絆了一跤,爬起來就記串了,邊走邊念”飛機大炮飛機大炮飛機大炮….”,然後到調料店裡和老闆說老闆我買飛機大炮….)

然後我差不多到了店裡,然後!!!

我斬釘截鐵的和阿姨說: “阿姨我買東葫蘆!…..”

中午人少,阿姨是從裡屋走出來,聽到我這一句直接懵了停在原地問我:” 你媽讓娃你來買啥?”

我又重複了一遍:”東葫蘆!”

阿姨和我都愣了兩秒。。。。(我內心:喵喵喵?她為什麼還不給我拿菜??喵喵喵??)

我至今都記得兩秒內阿姨一臉懵逼的表情。。。

阿姨說。。。”我這沒有東葫蘆啊,你媽是不是讓你買西葫蘆?”

我瞬間反應過來,感覺一股熱血沖上頭,啊啊啊啊啊太丟人了つ﹏⊂

感覺太丟人已經不記得後來說了什麼怎麼回的家。。。

就記得後來阿姨強憋著笑幫我裝好了菜。。。。。

(′▽`〃)手機碼字好累~有人看再更一個~


二郎神的土豆:

寫一個男票的事,再看一遍還是笑瘋哈哈哈哈

2017年四月某個風和日麗的一天,和男票還有男票的朋友準備去公園野餐。那天的雲是真白呀,那天的天空是真藍呀,男票剛出宿舍門,看著藍藍的天空,情不自禁的唱出(誤),情不自禁的回去把被子拿出來晾了。然後就開心的時候去公園了。

我們把床單鋪好,忽然妖風四起,把吃的都倒出來,風那個大啊,一張嘴就是一嘴沙,劉海不管是三七分,四六分,統統吹成中分。

就這樣艱難的情況下,我們依然完成了野餐。五點多回去,男票回宿舍放東西,然後出來找我,這個時候男票覺得好像忘了什麼東西,但是又不記得了,等我們愉快的吃完晚飯以後,男票想起來被子還在外面晾著,可這個時候一看,哪有被子,什麼是被子,男票想是不是被宿管阿姨拿回去了啊,就去找阿姨,阿姨說有人看到被子在路上,嗯,在路上(?!)為了尋找他的寶被,男票發了朋友圈找。這是當時的圖。

人多力量大!沒多久更多關於被子下落的消息就傳到男票耳朵里了,但是好像不是什麼好消息。下面這個是男票的朋友的朋友在下午發的朋友圈

這個是男票的朋友幫忙轉發尋被啟事時下面的評論

晚上的時候,有個妹子給男票打電話。

妹子:請問你是丟被的那個嗎?

男票:我是。

妹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後把電話掛斷了。

沒過一會又有人打電話過來,是個小哥哥。

小哥哥:請問你是丟被的那個嗎?

男票:我是。

小哥哥:我今天看到你的被了。

男票:在哪啊

小哥哥:在天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後把電話掛了。

最終,男票還是沒能找到他的碎花被,不知道它隨風飄搖飄到哪個幸運的人家了。當天晚上,男票蓋著基友的被子和基友過上了沒羞沒臊的日子了(誤)

還有一個小插曲,男票寢室可能和被子五行相剋吧,在男票被子被吹走的前幾天,男票室友出去晾被,晚上收被子的時候,只剩下一地的灰燼,原來是樓上的人扔煙頭把被子點了。這兩件事以後,男票寢室所有人再也不晾被了


鹿曰曰:

珍珠粉這東西,很多愛美的姑娘都吃過吧?
我曾經是個痘妹,有段時間為了去痘印,聽「前輩」之言吃了一段時期的珍珠粉。為了方便,選了那種膠囊的珍珠粉吃。
某天,因為急著出門,忘記珍珠粉膠囊還沒吃,所以迅速丟了兩顆還是三顆還是四顆放在嘴裡(忘記了),喝了一小口水就出門了。
誰知道那一小口水不足以把膠囊們送服下去啊!!!所以它們就卡在了嗓子眼兒!!!
努力咽口水咽了很久,但應該只是把膠囊皮融化了……鼻子忽然一癢,打了個噴嚏出來……
一股「白煙」居然就從我嘴裡噴出來了!
大概像這樣:
或這樣:
我正站在人潮洶涌的大街上啊!周圍的陌生人停下來愣住了,大概是這樣:

忽然有幾個就開始大笑起來,我連忙解釋說在家吃了珍珠粉沒怎麼喝水。然後他們笑得就更厲害了……有個推單車的大爺笑得差點摔倒……
懵懂無知的少女啊,怎麼就不多喝幾口水呢???!!!
溫馨提示:服用膠囊時請多喝水。


Aorqu用戶:
一天下雨,室友Z雖帶了傘但懶得撐開,於是我們共打一把。途經小超市,我要去買東西,於是拜託她幫我拿著傘……
從超市出來後,我從她手裡接過傘,撐開,繼續和她走在回寢的道路上……

故事發展到這兒,一切都是那麼自然……然而生活又怎會這樣平淡呢?

走了幾步,我無意間瞥到她手裡的傘,然後低頭看我空空的左手……
也許是智商君打了個盹兒……我竟略微失措的說出一句讓我後悔不已的話:
「我的傘呢?!」
我的傘呢……
的傘呢……
傘呢……
呢……
……
室友Z呆了0.1秒,像看白痴一樣的看著我說:「你手裡舉的是啥!」
話音剛落就捧腹大笑,而我只能在她的笑聲中羞憤ಥ_ಥ哦對了,題目是問做了什麼事讓大家笑瘋(微笑臉)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如此笑料室友Z當然會分享給大家了(微笑臉)
於是,全寢室的人見了我就作舉傘狀,然後面無表情的說「我傘呢?」
ಥ_ಥ
你們都是壞人!!!

再見(。•ˇ‸ˇ•。)


大玻璃:

我,造句鬼才。

有一次上韓語課老師講了一個句法,表達的意思大概是「不是…而是…」

書上句法講解下面有一個要用這個句法補充完整的對話,大概是:

-這是你男朋友的照片嗎?
-不,__________________。

估計是要填一個「這不是我男朋友的照片,而是我弟弟的照片」之類的。

我英明神武的老師剛好就讓我把這個對話補充完整。

然而我顯然就是個小機靈鬼。

-這是你男朋友的照片嗎?
-不,我沒有男朋友

我沒有男朋友…

沒有男朋友…

沒有…

老師:高中生不早戀挺好的

老師:哈哈哈

老師:真的挺好的

老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tanakajohn:

不匿名。歡迎來盡情的侮辱我。
回答問題之前我也沒打算捂臉,因為我的臉早在2003年那個燥熱的夏秋之交丟光了。交代背景先:當年初二升初三,暑假提前開課,少年們是又熱又悶又躁動啊。明人不裝暗逼,兄弟當年也是班裡數一數二的學霸(dou bi),各種花邊新聞也是少不了我,看A片,打群架,調戲小姑娘什麼的也沒少干。但那一天發生的事讓我在國中同學圈裡背負了十多年的”恥辱”啊,令我至今難以忘懷。。。。。。。。。。。

下午第一節數學課,老師讓我們班一個在我們班能拍前三的小正妹上講台做題,(小正妹其實是暗戀我的,但兄弟其實喜歡的是隔壁班的一個女生,但也可恥的吃過人家的愛心早餐!)小正妹做的很慢,老師不耐煩了,讓我上去立flag.順便做完給大家簡要分析一下思路。我上講台的途中同學們就開始起鬨,然後台上小正妹站著也非常不好意思,我畢竟見過大場面,拿起粉筆刷刷刷做完了,粉筆一扔,看著數學老師贊許的目光和小正妹崇拜的偷瞄,我當時還有點小激動呢。正準備給同學們講解題思路的時候,也該我人品爆發,感覺一股熱流,鼻血嘩啦啦的流了出來,捂都來不及,小正妹臉紅的快炸了,我在震天的鬨笑聲中直衝洗手間去了。。。。(我熱性體質啊啊啊擦!隔三差五就愛流鼻血好不好啊啊啊啊啊!最近的天氣又太容易上火啊啊啊啊!!)!
洗完之後,已經看淡人生的我默默回到了座位上,只看到抽斗里放了一包心相印和一張紙條:”×哥,你這樣讓我真的很尷尬,不過我真的很開心,放學我們一起去吃沙冰吧。嘻嘻,愛心符號。××”
我思緒萬千,卻又不想跟她去,想著放學跟人家解釋清楚得了。
以為故事就這么完了?哦漏,那隻是前戲。罪惡的天氣啊,第二節是英語課!!!!
英語老師風韻猶存思想前衛有木有啊啊啊。私下裡一直是各路少男YY的對象有木有,165左右,體型勻稱,回想一下目測大概有D cup.這天英語老師估計最近很和諧吧。亦或是午間偷偷跟老公切磋了一把吧。滿面紅光,精神愉悅的進了教室開始講課,重點是那天的打扮,一身紅色,迷你裙,黑絲黑絲黑絲啊!跟前幾天我們幾個狐朋狗友看的光月夜也(?記不清了,反正是教室里的教學片)的打扮是一毛一樣啊霧草!後排男生一陣暗贊,霧草之聲,驚嘆之音悄悄散布。我揣測當時應該有三分之一以上的男生已經可恥的石更了。。。
也該我行大運,居然又被她叫起來讀課文!她就站在過道上我旁邊啊,至今我還能記得那股熟女香,,跑題了。於是乎我開始讀了。然後可能上節課沒來乾淨吧,我的大姨夫居然又噴涌而出了!!!這次多虧了教學樓不是豆腐渣工程啊,樓板都要被震塌了霧草他個親娘四舅姥姥啊啊啊啊!!!!結果當然是我又落荒而逃洗手間。我已想死的心都有了,我努力不去想同學們會怎樣看我了。。。
第二節下課在走廊拐角遇見前文的小正妹,只見小正妹眼含熱淚,一把把我推開,大喊一聲,臭流氓你滾開,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了,55555555555,然後跑了。
然後呢?然後我這個梗就被同學們笑了他喵的十幾年啊,無論是閑聊,群聊,電話聊,同學聚會,飯局,婚宴。。。。都是上佳的談資。
國士無雙啊。
省略五千個操。
哦對了,我前兩年已經跟當年的小正妹一炮,啊不,一笑泯恩仇了。也算是個happy ending了吧。。。


Aorqu用戶:
1.坐著椅子在水溝旁邊打電話,兩只腳亂晃,我媽說你就不能離溝遠點,我說沒有關系,又不會扌@*/# 噼里啪啦一陣之後,哐!椅子也砸我身上了,世界安靜了,躺在溝里蓋著椅子的時候,就聽見上面伴隨著停不下來笑聲,以及說都叫你小心點了夾雜其中(ง •̀_•́)ง,


2.比上面更早幾年,還是那條溝,只不過上面的溝已經有水泥了,早幾年都是泥以及豬粑粑,溝上面搭著厚木板做橋。然後有一次早晨,我準備去上學,邁上橋,嘰里咕嚕之後,再站起來,就是一個滿身豬粑粑的我了,話說我到現在都不知道怎麼摔的(⊙o⊙)

3.一次在寢室玩手機,突然手機有掉出去的趨勢,結果我就一邊叫,兩只手一邊左右上下倒騰,就與雜耍特技演員表演接球的動作相似,就這樣重複著好幾個回合,手機沒掉,寢室的小夥伴 目瞪口呆.jpg,然後過了一會兒就笑抽了.gif

4.高中上課,想睡覺,托著腮,結果一滴口水從嘴角流下,靜靜的融入桌子的懷抱。瞌睡蟲被口水一嚇,也走了,正當我偷偷的想把口水擦乾凈時,餘光感覺有事發生。果然轉過頭,旁邊的男生靜靜的看著我,說:「沒事,上火了容易流口水」 邊說邊忍不住有笑的趨勢,我的內心當時真的是萬馬奔騰的


知火舞:

大一高數期末考試當天。
早晨起床心想”下午就要考試了,上午得好好看書,不能玩手機。”遂置手機於床上,與室友同去吃早飯。
室友:”你背個大書包幹嘛?”
我:”廢話,當然是去圖書館備考了,不然交白卷啊!”
室友驚鄂狀:”這時候還去看書,來得及嗎?”
我:”不能放棄治療啊!”說完頭也不回地往圖書館奔去,留下室友獨自回宿舍,我想他的內心應該是慚愧的。
話說那天早上看書狀態奇佳,雖然過不忘做不到,但是堅持到晚上忘還是沒問題的,心裡越看越激動,不知不覺到了10:50,該吃飯了。
飯畢,為保證下午的發揮,我打算回宿舍睡一覺。到宿舍門口,”干!”沒帶鑰匙;”干!”宿舍沒人;”干!”隔壁宿舍也沒人;”干!”全班都沒人。
到這里,我突然意識到我貌似缺席了重要場合!
狂奔到教學區公告欄,見考試安排上午8:30~11:30,答主當時的內心那個澎湃啊。突然想起早上室友那驚鄂的表情,原來這小子不是被老子的勤奮所震撼的!
我想這事也沒誰了,我的大學也算圓滿了!


Aorqu用戶:
不知道到你們有沒有像我一樣的坑爹同桌
同桌睡的正香
我給同桌說老師叫你回答問題
這貨騰的一下擦口水起立一條龍
物理老師還在蒙逼怎麼有人站起來的時候
我們前後三個人說選c!選c!
這貨愣了一下說c………
然後他強迫我們中午請他吃飯…還不是裡脊夾餅…要吃炒菜
~~~~~~~~~~~~分割線~~~~~~~~~~
還是這貨
語文課老師讓他別睡覺站起來清醒一下
我說老師讓你站起來清醒一下,這貨用全班都能聽見的聲音說,去你大爺,孫子信你!
結果這貨用半節課寫了檢查
下節課
他還是睡
我叫他老師叫你回答問題
他站起來了以後
我前面的告訴他,背離騷
老師蒙逼的時候這貨就開始:長太息以掩涕兮………
中午這貨要吃麥當勞,我們極力的說去地溝油一條街吃個板面就行了隨便吃!蛋和豆腐皮隨便加!月底了沒錢了!


Aorqu用戶:
我是來更新的———
———被論文逼瘋了的神經病1.0

這幾天被論文虐成狗,
今天預答辯。
一個老師問我:
我知道你是北方人呀,你為啥要寫找攀枝花來進行研究呢?是因為你男朋友在攀枝花么?
我導師在旁邊默默黑線:
「她沒男朋友。」
對我的眼神是這樣的~←_←
然而,
我一臉燦爛笑容的說:
因為攀枝花的芒果好吃呀~o(^▽^)o
然後,
大家都笑high 了~
告訴好麗友,
好麗友神回復,
出奇的一致,
哈哈哈哈哈!

———被論文逼瘋了的神經病2.0
這幾天各種改論文,各種被改。
然後,因為昨晚太晚了。
有個地方因為要插入圖表用數據支撐,
然而這個數據要涉及26個市州縣市,
還不是直接可用,還要計算。
那時候都三點了,
不想又一個通宵了。
於是我就在那裡備注了下,記得後面繼續完善。
今天老師看論文。
我就列印了昨晚徹夜改的那稿。
我還壓根忘了那個神奇備注的存在。
於是,列印出來它就是這樣的。

老師翻著論文,
忽然說:
「此處應該有圖表,你是不是此處還省略300字……表呢?表呢?你的圖表呢?」
頓時我就思密達了
小夥伴們都直接笑翻。
紛紛表示:此處應該有掌聲。
呵呵呵呵。還發朋友圈。

都是壞人,哼。

答案原版———
有天上課,跟孩子們說我們對待生活應該認真點,要給自己一點儀式感吧啦吧啦。
我們會記得生日、記得結婚紀念日等等,
因為,對我們大多數人而言:
一年只有一次生日,一輩子結一次婚。
因為特殊,因為在乎,
因為重視,所以神聖。

可是,我話還說完,孩子們就炸鍋了!
我一臉凌亂,不就說個結婚么~
激動成這樣至於么~←_←
孩子們笑到不行,在台下喊:
「哈哈哈,老師,你一年結一次婚!哈哈哈哈~」
……
媽蛋,這我才知道,我說出來的是:

一輩子過一次生日,一年結一次婚!

一年結一次婚!
一年結一次婚!
一年結一次婚!

我多麼嚴肅的認真臉!

孩子們下課都還在笑……(●°u°●)​ 」


孫老:

上高中的時候,一次有個正妹實習語文老師(真的很漂亮,也很有氣質)來上一節課,課文是講荔枝的,記得叫《南州六月荔枝丹》。

然後前一天作業有預習一下文章,以方便上課。(然而一般同學都不會去預習)

課剛上沒多久,老師就提了一個問題:前xx段大致講述了什麼?然後慣例沒人舉手(即使是正妹老師)。

老師就點我來回答問題(好像是點的學號,或許是看上了我英俊的臉龐),我震驚了好嗎!!!

我站起來,一邊迅速掃前x段的內容,一邊慢慢地說:「額…….前x段大致講述的內容是……主角小時候……看到了荔枝……」話音未落,老師就忍不住了(我因為一邊看一邊說,語速很慢),激動地說:「什麼?作者小時候就看到荔枝了?他看到荔枝了嗎?」

當時我發現,哇擦,好像真的沒看到荔枝,是一張圖片。

然後我馬上補充了三個字:「的圖片」

老師瞬間沉默了,大概是無語了,一臉很無奈的表情看著我。

全班同學沉默了一會後鬨堂大笑,我覺得他們大概是認為我在故意「調戲」老師,然而我是無辜的。

後來我就成了大喘氣之王,一直被同學笑。

好吧,因為我平常就經常搞怪,所以大家可能先入為主地認為我在調侃老師。

寫完我發現好像我的文字好像並沒有爆發力,似乎感受不到當時的場面。

就當懷念一下過去的青春吧。


醋溜小哥:

不知道怎麼的,看到這個問題,一瞬間我大腦就清晰的回想起小時侯的一件事,真的是不堪回首的經歷。
————————————————————————————————————————---
先交代一下背景:
上國小的時候,我經常去阿么家過周末。
離阿么家不遠有一個肉聯廠和一個冰棍廠(肉聯廠就是專業養豬殺豬的)。兩個廠有一個共用的小廣場。具體如圖所示:
故事開始了:
那是六月周末的一個悶熱下午。
我和往常一樣在阿么家過周末,吃過午飯之後,我就騎著阿么生日送我的紅色小單車去外面找小夥伴玩。不一會兒,我就找到了一大群小夥伴,我們約好一起玩捉迷藏。

石頭剪刀布過後,我幸運的成為了躲的人。那時候有一個小姑娘(事件的女主角)特別粘我,幹嘛就跟我在一起。我們倆就約好躲在一個地方,機智的我們想了一會兒,決定躲在冰棍廠旁邊的居民樓裡面。因為這邊的人流量比較大,一般不會想到我們躲在這兒。

由於我們太過聰慧,足足等了半個小時都沒人找到我們。我牽著小姑娘的手,正準備回去跟大家嘲諷吹逼的時候。突然從居民樓的陽台上看到了樓下小廣場的地方在曬東西。於是好奇的我們決定下去一探究竟。

當我們下樓才看清,小廣場的地上鋪滿了冰淇淋的蛋筒!是的,你沒看錯,一大堆蛋筒!!!就像下圖的這個樣子:

我們想了想旁邊是冰棍廠,地上曬蛋筒也不足為奇。我和小姑娘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趕緊撿起來往嘴裡塞。蛋筒被太陽曬過之後顯的格外的酥脆,入口即溶,奶香瞬間在味蕾間跳躍。我們閉著眼,在這蛋筒的海洋中遨遊,感覺此時此刻我們是最幸運的孩子。這如同是上帝賜予我們的禮物,我們吃了一個又一個,直到我們再也吃不進去。

小時侯我就知道有福同享,我們吃飽後還用衣服包了一大包給小夥伴們帶回去。我牽著小姑娘的手,迎著驕陽,抱著蛋筒。此時此刻,我就像勇士擊敗了巨龍,抱著戰利品牽著公主回城堡一樣。當我們和小夥伴會合之後,我將這件事告訴了小夥伴,大家趕忙跟著我來到了這個小廣場。大家就像鬼子進村一樣,邊吃邊往口袋裡塞,甚至還有在家拿盆過來的。

就當我們吃的忘乎所以的時候,突然來了一個中年大叔,看到我們這群小孩兒癲狂之狀。就那一瞬間,他的表情是這樣的

大叔回過神來來,驚恐的問我們:「你們在吃什麼?」
小夥伴們異口同聲的回答:「蛋筒啊!」
大叔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不妙:「你們吃了多少?」
我們以為大叔要找我們賠錢,機智的回答:「沒吃多少```」
大叔鬆了一口氣說:「這些蛋筒是去年過期的,準備曬曬給旁邊肉聯廠餵豬,趕緊別吃了回家去!」

就在這一瞬間,我的世界崩塌了。原來這不是上帝給我的禮物,而是給豬的。我不是勇士,我沒有公主,這些蛋筒這也不是我的戰利品。我的內心是崩潰的。從那以後,直到我國小畢業,再也沒有吃過蛋筒,以及一切雞蛋牛奶製品,那種豬食的味道,我現在還記憶深刻,再見````

至於後來,我沒敢告訴我爸媽,我和其他的小夥伴都約好要守口如瓶```微笑。


君子不器:

大學同舍有個閩南同學口音很重,但一直不肯承認,於是我出了幾道朗讀題
1 .我是一個來自閩南的男人
2.我自己買桔子給自己吃
3.四是四,十是十,十四是十四,四十 是四十

說個自己的,在宿舍涮火鍋,湯不夠了,老大叫我加點水,我轉身拿暖壺倒水,倒好放地下,把暖壺塞丟進鍋里,把鍋蓋蓋在暖壺上,整個過程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Aorqu用戶:
高中晚自習,和同桌講話太好笑,笑出了馬叫聲。


病醫生:

橋上看雲,手機掉河裡了


嘚兒:

天哪我要爆炸了 前面寫的都沒了

好 老子重新補上 可能跟一開始答的不一樣各位可憐可憐我

===== ===== ===== ===== =====

╭(°A°`)╮實力坑媽

我 女生 小時候是個小胖子 由於一身正氣成為了老師的小助(狗)手(腿)

作為大隊長 獲得了老師及校領導不理智的偏愛

不理智到 硬要把我安排到歌舞類節目里

當時我們市有個國小聯演 就是每個國小出一個節目這樣 我們學校選了幾十個二年級的小姑娘跳舞 是主題為小精靈的舞蹈

可是 校領導堅持要讓六年級而且圓滾滾的我”露個臉”

音樂老師:

可是!這難不倒渾身藝術細菌的音樂老師!

她巧妙的在一群小天使跳舞的背景下 安插了一個小情景!

情景就是一個背著書包的國小生從地上撿起一塊錢 交給了一個英姿颯爽的交警 旁邊有個小天使跳舞之餘扶一個盲人過馬路

…你們猜猜我演哪個?

沒有辜負大家的期望 是那個盲人(微笑臉)

現在想想音樂老師心裡應該也是蠻委屈…

但是當時我和我的大臉是暗爽的 畢竟我現在是一名演員了

接下來的幾天 我很少出現在班裡 每次走的時候都高傲的甩下兩個字:”排練”

每天晚上回到家裡我都在房間里偷偷排練 領悟盲人的世界 試圖讓自己的角色更加立體 對 是偷偷的 因為我想給爸爸媽媽一個驚喜

畢竟

我是

一名演員了

就這樣一直秘密的進行到演出前一天 我在飯桌上扔下了一句話”明天xx劇場有我的演出 記得去看”

之後不管我媽怎麼問我都保持著神秘兮兮的態度 一句話也不說

因為xx劇場在我們市還挺大的(小城市嘛…) 然後我媽覺得比較正式 反正也請假了就順便叫了幾個朋友和親戚一起去看(這是我沒有想到的(・ิϖ・ิ)っ)

演出當天 我媽以及她喊的一票人在劇場里等了兩個小時 終於聽到:”下面請欣賞xx國小的節目”

大家都興奮的舉起了相機 尋找著我的身影

於是

在我媽及無數親戚朋友叔叔阿姨尋找的視線中,我和我的大臉,戴著墨鏡(其實別人讓老師化妝的時候我也不甘示弱的化了眼影),手裡還拿著一根竹竿(我唯一的道具 愛不釋手)用了三十秒在一個小天使的攙扶下從舞台這邊 走到了那邊…

從演員的野心來說,我想過搶戲,其實那段路十幾秒就能走完,我卻愣是拖了三十多秒,希望能有更多人悟出我的實力演技

在舞台中央我心機的轉向了觀眾一眼,隔著墨鏡給我媽飄了個眼神,希望她能用心欣賞我的演技

我媽當時心情:

親戚朋友叔叔阿姨們只剩一個大寫的尷尬(對不起我真的找不到這么尷尬的群體表情)

可能這是他們人生中最漫長的30秒

後來被直白的嘲笑了我好多年(所有人)(手動微笑)

但是當時大家還蠻保護我的自尊心的,直到我也覺得自己好笑以後才開始嘲笑我(其實很快就發現自己蜜汁好笑了)(也是讓他們憋好久哦)

我家最大愛好就是互損,被嘲笑的卻往往是我,導致我現在蜜汁堅強(微笑)

===== ===== ===== ===== =====

╭(°A°`)╮突然的被撩

馬上要聯考了 前兩天去體檢

我們班是下午檢 上午有一半班級去體檢 才十點多我朋友圈就沸騰了:

“口腔科醫生好帥啊啊啊”

“白大褂和迷人的眼睛更配哦”

我不以為然

這群花痴!文科班的小女生就是春心蕩漾!我是這種人???

尤其是當時為了體重不那麼難看 我還在專心致志的跟飢餓作著鬥爭

開始體檢了! 一項又一項都是平時不測的稀奇古怪的東西 嗅覺啊聽覺啊什麼的…

又到了一個屋子 桌前一個四十左右的女大夫 拿過我的體檢表招呼我坐下

我環視屋子發現角落還背對我坐著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哥哥對著電腦不知道在幹什麼 好像沒有注意到我

然後 彷彿心有靈犀一般!他回頭跟我正好對視!!!

這小哥!

真!

的!

好!

帥!

他看著我 開口說 你叫什麼名字

然而我滿腦子都是…

他看我不說話 又笑了一下 轉過來 斜坐著 看著我說: 害羞啊?

我猛然醒悟了一下 趕緊說我的名字:”XXX”

他轉轉眼珠看了看天花板 說 誒你是XX(市)的吧

他居然巧妙的猜中了我老家!這么細心的人可不常見!

我抑制住砰砰亂撞的老鹿 故作調侃的說 可以啊 這都能聽出來

還沒等他回答我 那個中年女大夫就把體檢單往我手裡一塞說 好了下一個

我只能飄飄然出了屋 路上不忘給小哥一個帶微笑的留頭…

出了門對上了大家期待的目光 我情不自禁的給大家安利: “裡面有個小哥超級帥的啊啊啊啊啊啊!他!撩!我!!!跟我搭訕了!還對我笑!你們快去看啊啊啊!!”

撩動起大家以後 我忽然覺得有點不對勁

進去幹嘛來著?好像啥也沒測啊…

然後我低頭看看我的體檢單

終於 驚喜的發現 口吃那項勾了個”否”


花生有殼:

我大學畢業剛進單位沒多久,在一個大辦公室里和科長做面對面的桌子,一向小心謹慎(ง •̀_•́)ง

一個陽光明媚萬里無雲的早晨,我坐在科長對面用膠水粘信封,安靜的像個美男子。由於膠水太久不用孔已經干住了,找了個曲別針捅了一下,然後正過來放在眼前看盯著,手指捏了捏瓶身想自仔細看看孔通了沒(。ò ∀ ó。)恩,第一下,沒出來,第二下沒出來,呦呵,小婊砸還不通☄ฺ(◣д◢)☄ฺ 那就別怪我了,握拳發力。通~~,一道熒光帶著彷彿憋了很久洪荒之力飛出去了。。。膠水它,它噴薄而出。。。。。
科長悠悠的抬起頭,頂著一頭黏糊糊亮晶晶的膠水驚恐的看著我。。
時間彷彿凝固住了,我腦袋飛轉,腦海里閃現出黃繼光,邱少雲,董存瑞等等英雄人物的光輝形象。

(ノಥ益ಥ) 對不起啊科長,我不是故意的,你聽我解釋,我說是膠水它,它沒忍住你信么。。。


抱抱我的小可愛:

高四,大家那個時候都很緊張,,正好那天輪到我做值日,數學課完了後,腦子就有些昏昏沉沉的,我和我周圍的人一樣都是趴著睡了一會兒,然後,老師就特大聲地叫了我的名字,我站起來看著他,然後他指了指黑板,我心想「糟糟糟,黑板忘擦了」火速跑上去,把黑板上的東西擦掉了,我剛擦完轉過身來,就和大家一對視,他們愣了一會兒,就就就,笑抽了。。。(老師說我喊你回答一下這個題,你啷個把我的題擦了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