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了什麼事情讓大家笑瘋?

問題描述:你做了什么事情让大家笑疯?
, , , ,
官方冷場王:

本人高二狗,一直是個逗比,致力於做我們班小哥哥小姐姐們的快樂源泉(˶‾᷄ ⁻̫ ‾᷅˵)

故事發生在我上高一的時候,我們學校下午1:20分有學生會的在各個年級教學樓下面查遲到,老班讓我們1:15分到教室簽到,我們班導管的很嚴,我們教室在二樓樓梯口那裡,通常我們班導只有周二周四值班時下午才來教室,那天是周三,我1:10分才和閨蜜從床上爬起來,急急忙忙往教學樓走,路上和閨蜜互相安慰,沒關係,老班今天不值班,結果進了教學樓,發現二樓樓梯間賊安靜,氣氛特別怪異,閨蜜推門進去的時候,我們班特別安靜,所有人都在看我們,我在閨蜜身後忍不住嚷嚷,「班導沒來你們怎麼不嗨?!」然後我們班的小哥哥小姐姐都笑了,看到她們我就堅定了班導沒來的想法,忍不住一邊往座位方向走一邊繼續貧,「mmp呦嚇死我了,我還以為班導來了呢在樓梯口都嚇懵逼了巴拉巴拉的」然後我就看見我們班的孩紙們都從憋笑變成大笑,還有站在教室後面一臉懵逼的班導……據坐在後面的小哥哥小姐姐們的描述,當時我親愛的班導本來一臉嚴肅,但是好像沒忍住,偷偷轉過身去笑了………從此之後,我們班就多了一個名為班導沒來你們怎麼不嗨的新梗…………


食火:

剛剛在自拍,凹造型的時候想起來高中時的一件事兒,順便拍了兩張圖示。

故事的主人公是我高中的同桌。

有一天我倆忽然聊到了『露八顆牙的標准笑容』這個話題。

我就順嘴笑了一下。如圖↓

當時還特意照了下鏡子數數是不是夠8顆了。
我同桌:

我:?????咋了

同桌:難道不是上下各四顆牙?

我:???一臉茫然

同桌:就這樣!(前方高能)


我:

同桌,高中三年,我就服你。


Accelerator:

7月26日再更
高中班導
是一個也是有點微胖的物理老師
是那種非常之嚴肅。。很兇。。從蘇北來的
就是那種非常嚴格要我們好好學習的老師
名字叫DDY
然後經常會把我們叫出去balabala罵一頓或者提醒一下像我這種活躍分子。。

以上為背景

學校里偶爾會有一些商家 類似於教材供應商或者什麼講座活動之類的來搞活動或者做宣傳

那天午休的時候就來了一個商家 好像是一個什麼講座記不得了

在教科室一個老師的陪同之下來教室發了一疊通知和回執
發完就走了 叮囑我們填完了收起來拿回給他辦公室

然後大家就準備開始填回執

我一看回執上內容有幾項

學校 姓名 年級 家長姓名 聯系電話

剛想填,腦子里突然蹦噠出那時候大家也比較關注的個人隱私泄露的事。

然後我頓時覺得非常的正義

這種無良商家 肯定就是騙個人資訊,到時候又是一大堆亂七八糟的廣告電話

反正這種老師也不看

反正交給商家他們走了拿我們也沒辦法

要不就亂寫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我真是太他媽機智了 就亂寫

我就慫恿邊上的同學

要不我們都亂寫吧 反正老師也不看 個人隱私都泄露了不然

然後同學覺得我這個主意不錯

然後我說 要不我們寫班導 他電話我也背的出

然後在我的帶領下一些同學跟著我開始很認真的在姓名下亂寫(肯定不能寫自己啦)
家長姓名寫ddy「班導」
電話1525XXXXXXX

班裡不斷有人問我班導電話
喪心病狂的我直接把班導手機號寫到了黑板上

然後我聰明的同學們腦洞大開 開始不斷創新 電話各種1234567800 110 119
姓名各種什麼 小澤瑪利亞 蒼井空balabala(這些我都不知道是誰0-0

然後。。
全班同學就在瘋狂的爆笑中把回執交上去了

。。。嗯 暴風雨終歸還是來了

下午自習課班導來到了教室問我們 你們的回執怎麼回事?
大家一陣竊笑 但是沒人回應。。
這個時候我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還好班裡大部分人都參與了哈哈哈哈

然後班導就開始逐個擊破

第一批直接把包括我在內的幾個活躍分子叫到走廊開始一個一個質問

只聽見班導質問我一個同學
你寫的什麼東西啊?小澤瑪利亞這種東西你怎麼?你怎麼?啊?啊?

班裡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心裡還想著「老師你怎麼知道小澤瑪利亞是誰呀」

後來大家還是把我供出來了(太坑爹了每次大家都會賣我)
老師也知道了是我提供的電話號碼。。。於是我就被拉到辦公室開始瘋狂被罵
「我跟你什麼仇什麼怨你要寫我電話啊??」
「你這個說出去不是丟我的臉丟的是學校的臉啊balabala」
balabala
ㄟ(▔ ,▔)ㄏ
班導很生氣
辦公室里的別的老師倒是笑的很開心
「你們這幫小兔崽子怎麼想的出來的」教科室的老師一邊笑一邊聽我挨罵一邊細細閱讀著我們的回執。。。。
嗯我高中還是課代表
幸好這次沒被撤掉。。。
——————-分割線—————–
7月26日更新
國中物理課 我是課代表
物理老師是一個非常有個性的胖胖的老師
有一次上課做實驗
好像講的是阿基米德原理來的
就是排水法測質量還是啥的
然後講了純水和鹽水浮力還是什麼因為密度的區別

在一個大燒杯里加滿了鹽水

然後做實驗。。

然後他好像不小心把砝碼還是一個方塊掉進了水裡

然後就把手伸進去撈

(灬°ω°灬) 本來這都沒啥

我不知道怎麼靈光一現

說了句

「咸豬手」

。。。。。。

然後班裡就又笑爆炸了。。

然後我的課代表就被撤掉了

還站著對著牆壁聽完了剩下的課。。。

———–分割線———–
原答案
初二下學期期末考試周的事情了
我真的是那種唯恐天下不亂的搗蛋鬼

每天早飯都在家裡吃
一般都是吃一碗白粥醬菜加上點點心
比如粽子 包子 燒麥之類的

有時候趕時間包子燒麥啥的就不會在家裡吃
拿保鮮袋裝著路上或者到學校再吃

那幾天正好在期末考試

早上去了就復習 而且炎炎夏日沒什麼胃口

於是那個包子就沒吃放桌洞了

。。。上午考完一門 下午兩點多才考試 中午有半個多小時的午休
老師關了教室的燈,拉上窗簾 讓我們午休睡覺

然後就合上門出去了

午休有些同學趴著睡覺 有些同學小聲聊天 還有的在復習

我在座位上發呆,也睡不著,突然想起來上午還有個包子沒吃,但是剛吃過午飯也吃不下

然後就手拿著包子望著天花板上不緊不慢轉動的電風扇發呆。。。

突然腦海中就冒出一個奇怪的念頭 這電風扇轉得也不快,把包子扔上去應該不會被扇葉打到吧?

。。。然後我就開始扔包子了。。

。。。嗯轉的不快 包子上去又下來 靈巧地躲過了扇葉。。。

然後同學聽到聲響,,紛紛開始看我扔包子
還有同學拿去了說讓我試試的
然後我就帶領大家開始往電風扇上扔包子。。。

。。扔了一會覺得沒勁了

我說 把風扇開快一點吧

然後上去把風扇開快了一格
呼呼呼得吹

我有點緊張了

然後決定試一下。。。。

。。。
。。。
嗯。。。很好
包子終於如願以償的上去下不來 掛在電風扇上了。。。

。。我還在想怎麼辦呢

這時候班導推門進來了。。

看到全班同學一陣騷動都注視著電風扇

他迅速地看到了電風扇上的包子。。。。。
老師問誰乾的?
然後全班同學直接把我賣了。。。

嗯。。。

然後我就在全班的狂笑中被班導擼到辦公室挨罵寫檢討

「期末考試了!!!!你看看人家在幹嘛!!!復習!!午休!!!你看看你在幹嘛!!!扔包子!!!」

「有沒有緊迫感??你是不是有點問題???」
辦公室老師忍不住偷笑

一直被罵到下午英語考試開考半小時我求著老師讓我回去考試。。。

自然不用說考的一塌糊塗 然後聯系家長
回去又被罵的狗血噴頭。。

。。。以後包子我都很老實的上午就吃掉了。。


小姨夏天:

第二次答題。
但我真的覺得,這個問題我最有發言權。
真的,雖然平時我就是一個比較逗的人,但不至於
不至於因為一件事兒,被大家笑了三年….

——我是分割線——
悲劇發生在大一那年的寒假。
我老家是東北的,然後大學來到了南方,那種很熱很熱的城市,冬天我覺的並不是太冷的城市。然後呢,就是因為冬天不冷,所以,來上學大半年,什麼馬路上的水結冰啊,有雪沒化掉啊這種情況是完全看不到的。
下面是高潮部分,放假,沒直接回家,直接去了我朋友上大學的城市(依舊是東北),因為我們學校放假早,所以我到朋友那裡時,她還是正在考試,我也就住在她寢室。然後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她第二天早上出門考試,給我打電話說忘拿準考證了老師不讓她進考場{卧槽學校真他媽有病什麼狗屁邏輯},都急哭了。當時我那個心酸啊,趕緊從床上爬起來,睡衣都沒還,拿著准考證穿著大衣就跑出去了!!!
這是真正高潮部分,因為著急啊,我300度近視眼睛都沒來得及帶,趕忙就往她的考場跑,就在我距離她還有100m的時候,我發現了一條捷徑!我不用再跑那些石磚地了,我發現了個水泥地!!!哈哈哈,這條水泥路是我和她的直線距離!我幹嘛要繞遠走磚地!
然後我樂的跟個傻逼似的去走水泥地了,剛走兩步我覺的不對唉,這地咋還裂開了呢,然後,然後我掉下去了!!!!掉了之後我發現這尼瑪根本不是水泥地!!這尼瑪是一條凍了冰的湖!!!!!此時此刻我穿著睡衣和拖鞋。睡衣,和拖鞋。零下二十度的地方,凍了冰的湖。
最後的結局就是對面的朋友本來還在哭然後看我掉水裡了咔嚓一下子笑了,旁邊的環衛大媽問我,孩兒呀你咋的了?你往湖裡走幹嘛?
我說,我在南方待了半年,我忘記了湖會結冰了,我以為這是水泥地。
然後,直到現在,我大三了,這件事依舊被朋友提起,她還告訴了我們的高中好朋友和她的大學室友。她室友說,我真是個可愛的小姑娘。
「哦,我當時是真的很委屈」。


Aorqu用戶:
千萬不能給食草動物吃肉!重要的事說一遍就夠。
我七八歲的時候,我爸帶我回農村老家過年。我嘴饞,買了一堆火腿腸隨行。
大年初一下午一點,一家人其樂融融。我在阿公家院子里,拆開一根火腿腸,咬了一口就掉地上了。沾滿了土,既不能吃,也不忍心扔,覺得浪費是犯罪。餵給誰好呢?
給弟弟妹妹?同室操戈,於心何忍。
給小兔子們?我愛她們,吃了拉肚。
給小牛犢?我怕它,它會頂我。
我把目光投向驢棚里那沉默溫和,逆來順受的小毛驢。我撿起火腿腸,扔進了它的食槽。「給你改善生活,不謝。」我轉身進屋,深藏功與名。
二十分鐘後,聽院子里炸了鍋——
「咱家驢呢?」
「繩子給這呢!斷了!」
「驢跑了!給街上勒!」(安陽方言)
我沖出去,驢已不在棚內。我爸鄭重的讓我別出門,於是我爬上房頂遠眺:大年初一的鄉村本該安靜祥和,可是一頭瘋驢在街上亂蹦亂咬!家家關門閉戶,有些人不及躲避,就近跑進旁邊的人家。打閃紉針的工夫,那瘋狂的小驢已經在三家人的門上留下了牙印和蹄印。
原本熙熙攘攘的路,變得空曠而詭異。只有一頭驢噴著熱氣,又蹦又跳,嘶啞著嗓子,試圖呼喚上帝的憐憫。可惜我聽不懂。
叔叔伯伯全體男丁抄起扁擔,繩子,鐵鏈,掃帚,一窩蜂沖了出去。我在房頂又冷又怕,褲子都濕了。只見驢快人慢,在街角轉了個彎就不見了。
我哆哆嗦嗦的爬下房,鑽進屋裡……不曉得過了多久——
「kai住了!kai住了!」(第二聲,捉住的意思)
我掀開窗簾,適才跳踉大㘎的小驢,現在四腳朝天,被一根長扁擔穿著,四個人抬著進了院!它抬頭看了我一眼,一人一獸,目光甫接,我就放下了窗簾。我永遠忘不了那不屈和委屈兼備的眼神,那是怎樣的無辜呵!
再後來,再後來,它就被綁了回去,還是那麼安靜,那麼逆來順受,似乎大年初一的鬧劇從未發生過。
大家都很疑惑,這驢一直溫順,今天怎麼了?吃壞東西了?經過檢查,石槽里有小半根吃剩的火腿腸……我爸問我:「驢石槽里的火腿腸是你扔的吧?」我搖頭,堅定的說:「不是,我不知道。」
——————————
當然後來我承認了,所幸此事沒有造成後果。也就成了我的笑話。
很多笑話的邊緣之外,都是悲劇吧。
有人問為啥食草動物吃了肉會反應這么大……我頭一次吃芥末也這樣。


我是老貓啊:

用某博彩APP買了張雙色球,中了五塊錢,很高興哈哈哈,提現到建行收我三塊錢手續費?????


匿名用戶:
國小還是國中的時候,英語老師在班上說核潛艇,沒錯!是核潛艇!那會兒單純的只知道一日三餐 加減乘除的我還沒有涉足軍事領域。懵逼,一臉懵逼,但是要裝作認真投入的樣子,時不時朝老師微微點頭表示贊同和崇拜。很不錯,成功的吸引了老師的注意,碩大一個班他大概覺得只有我是懂他的,我們的思想在眼神交流中發生了碰撞,於是他毅然決然的讓我站起來回答問題。什麼問題我忘了,但我一開口老師愣了一秒,然後帶領全班人員笑成了智障~

我開口了,「我覺得黑蜻蜓~~~~」後面不重要,我當時的心理活動是,雖然咱們是小地方,上課那也得上國語啊,這he蜻蜓he蜻蜓的說著多low啊(我們這方言 黑 就發he的音)要陽光積極向上!要普及國語!


要普及國語!


普及國語!


雖然被各種嘲笑,但搞不清楚狀況的我顯得格外清新脫俗!其實開口前我也想過為什麼要管這么酷炫的東西叫黑蜻蜓呢?當然我也沒琢磨出個四五六,想著哪有那麼多為什麼,人家樂意要你管,黑蜻蜓就黑蜻蜓唄(((o(*゚▽゚*)o)))


SPAN:

下輩子少干點蠢事,這輩子先算了吧:

好了,這是造的啥孽吧,重修的學科59.9掛了,掛了,,,,,,,,,,,,,,,,,,我感覺這個世界都把我拋棄了

☼+:;;;;:+☼+:;;;;:+☼+:;;;;:+☼+:;;;;:+☼+:;;;;:+☼+:;;;;:+
國中是住校的,條件不好,住的層數比較高,經常停水,氣的我動不動就得對著窗戶拉長嗓音大喊:「包租婆,又停水,還讓不讓人洗臉啦!!!!」我的聲音可以傳到很遠很遠,,,,,,所以每次引來室友一臉嫌棄(→_→)

☼+:;;;;:+☼+:;;;;:+☼+:;;;;:+☼+:;;;;:+☼+:;;;;:+☼+:;;;;:+

國中因不喜食堂伙食,遂可憐巴巴地求班導幫忙辦了張走讀證,學校要求真的炒雞嚴好嗎,嚴禁住校學生外出。那是我擁有走讀證的第一天,晚上吃完飯從外面回學校上晚自習,前面就是一群我們班男生,我跟著他們歡快地往前走,到了門衛處大家都加快了腳步,因為人少的時候查的嚴,我跟門衛大叔很熟,他知道我是住校生,我做好隨時沖過去的準備,害怕被大叔抓到,好嘛,那群男生已經安全地通過了,我應該也能安全過關,正當興沖沖地準備過去的時候就聽見一聲怒喝:「你站住!」誰站住?!不可能也不能是我吧,大叔怎麼可能對一個女生這么凶!不管了,我硬著頭皮準備直接跑掉不理會這聲爆和,我飛快地往前沖,身體都騰空了,沒想到我慫的時候能跑這么快,然而為什麼我並沒有往前進呢?突然間意識到我被兩個大叔提溜著往回走,身體是真的懸空了!?
!!!眾目睽睽之下我被架到了門衛室 !!!!!
(這個真的是重點 ,老臉就是這樣丟光的) !!!!!(崩╰(〒皿〒)╯潰 )

有件小小的讓人氣憤的事情:我向前面我們班男生伸出絕望之爪,然而他們齊齊對我回眸一笑,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我被留下接受思想教育,我不服,我抗議大叔為什麼不能雨露均沾呢,不抓那些男生,就抓我,就抓我!!!!!但是大叔不吃我這一套:「就抓你,就抓你!!!」 我:「,,,,,,,,,」
(淚奔~~(>_<)~~)
從此這件事為我「美好」的國中生涯又畫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

國中乾的蠢事太多了,記得有一次政治課,忘了講到什麼問題了老師讓我站起來說說自己長大後想幹什麼。我們政治老師長的真的可凶了,人也可凶了,反正我特別怕他,我當時膽戰心驚小心翼翼地站起來嬌羞地低著頭回答道:「,,,,,,,造原子彈,,,,,,」全班爆笑,主要是老師噗呲一聲也沒忍住笑了,搖搖頭對著我說:「你不行啊,不行啊,你這孩子有暴力傾向!」全班又是一陣爆笑----心塞(´-ωก`)
後來高中物理學的太次就沒想著要造原子彈了。。。。。。

○´3`●´3`○´3`●´3`○´3`●○´3`●´3`○´3`●´3`○´

高中,,,班導特別特別正經,平時也是一個不苟言笑的人,他對大家貭素要求特別高,所以我們班同學都挺乖的,當然也包括我。。。。。。。有一次,我心血來潮疊了兩張畫片(童年的回憶啊),我同學好多小時候沒怎麼玩過,我覺得應該給這群low逼好好演示一下怎麼打,我運足氣,陰陽八卦一頓亂舞,牟足勁「啪」地一下拍了下去,畫片翻沒翻我是忘了,反正我清楚地記得等我眉飛色舞地直起身來正好看到窗外老班幽幽的眼神。。。。。
只見大家都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留我自己風中凌亂,,,,,,,
(☞゚ヮ゚)☞ ☜(゚ヮ゚☜)

☆*☆*☆*☆*☆*☆*☆*☆*☆

放學跟「媳婦兒」一塊兒下樓吃飯,又開始嘚瑟了,開始高聲唱:「你那麼美!」 我媳婦兒跟著我和:「美」。歌聲回蕩在整個樓道:「你那麼美!」「美」 「你那麼美」 「美」 「你那麼美」「美」 「你那麼美!」「美」 「你那麼美!」「美」 「你那麼美」「美」 「你那,,,老師好!」「老師好」。。。。。。
(´◊ω◊`) 沒有一點點防備
老師我知道你忍著笑呢,別憋著了,,,,,

✿ฺ ♡ ✿ฺ ♡ ✿ฺ ♡ ✿ฺ ♡✿ฺ ♡✿ฺ ♡ ✿ฺ ♡ ✿ฺ

說起我媳婦兒,她挺乖巧的,她爸跟我們所有家長一樣,堅決堅決抵制抵制早戀,要她一定得好好學習,不準不準就是不準談戀愛,說起來人家至今還沒男票呢!那時候我每次跟我媳婦兒發簡訊都會「媳婦兒,怎麼怎麼樣」(ps:我是女生)
然而有一次她老爸看到了我給她發的消息,,,,,,
唉,叔叔對不起,讓您受驚了。。。。。

▁▂▃▄▅▆▇█▇▆▅▄▃▂▁▁▂▃▄▅▆▇█▇▆▅▄▃▂

又是逃跑: 要聯考了心情鬱悶,遂約基友去操場打球,當時學校有規定,午休時間禁止在操場打球,但是抱著教導主任正在午休不會出來檢查的僥幸心理,我倆就屁顛屁顛地去球場了,當時還有別的小夥伴在,我倆就更放心,撒歡地玩啊。正來勁呢,突然間聽到一個不和諧的聲音:「球交出來!」基友還沒意識到,還在那兒投球呢!我往後一瞅,可不就是教導主任正在沒收那幫小夥伴的球嗎!我們球場挺大的,當時離那幫小夥伴特別遠,這也是為了方便逃跑特地選的地兒(真有先見之明啊(((((((((((っ•ω•)っ Σ(σ`•ω•´)σ 起飛!),就見主任指著我倆說:「那邊那倆,也把球給我!」媽呀,給你,我是那麼容易妥協的人么!這要被抓到,通報批評,請家長的多麻煩!!!我趕緊跟基友說「主任來了,快跑」媽蛋那二貨還沒反應過來,我又說了一遍,收拾收拾東西我倆撒丫子就跑,穿過小樹林,繞過家屬區,把不知道在咆哮著什麼的教導主任遠遠地甩在了後面,甩在了後面,後面,,,,
ε=ε=ε=┌(; ・_・)┘老子就是跑得快,跑得快

☻…☺…☻…☺…☻…☺…☻…☺…

大一的時候寢室樓內還沒有熱水器,用熱水是要到水房打水的,就是把校園卡插進去之後擰水龍頭的那種,一到晚上水房人老多了。這不又是一個打水高峰期的晚上,每個水龍頭都有一長隊人在那排隊打水,我特別擔心會沒水,我最最討厭的事就是停水,我是寧願停電也不願意停水啊!好容易我前面的男生打完了,終於到我了,我一擰,沒水!!!!真給我這烏鴉嘴猜中啦?我知道我很衰,經常倒霉,但是也不用這么倒霉吧!!!!!然後我就用我的大嗓門,一臉驚恐地回頭對我室友說:「沒水了」(當時也是為了提醒大家別在這瞎排隊了,散了吧,所以聲音真是又大又驚恐,室友也因為停水不高興呢)接著我就聽見一道比我的嗓門更大的聲音:「插卡,插卡!」只見那個已經打完水的男生特地折回來對我比劃著插卡的動作。我,,,,,我謝謝你啊!!!!!

~請你吃!
   ∫ ∫ ∫
   ノヽ
  (_  )
 (_    )
(______ )
 ヽ(´•ω•)ノ
     |  /
   UU

我插上卡,擰開水龍頭,默默地打完水,跟室友慢慢地往回走((●°u°●)​ 此刻我的內心是崩潰的),往事如煙,隨它吧,,,,,,後來聽說我旁邊一個小姑娘笑的站不住都快暈過去了,唉,小姑娘家的也不矜持矜持,我後面有倆帥哥憋的臉通紅都沒有放開了笑呢,,,,,,

☼+:;;;;:+☼+:;;;;:+☼+:;;;;:+☼+:;;;;:+☼+:;;;;:+☼+:;;;;:+

記錄一件我逗逼室友的事: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腦白金那個「你吃十天我買單」的廣告,太魔性了,我室友在家看完腦子里就一直回放著那句廣告詞。之後她出門倒垃圾,就一直小聲念叨著那句話,時不時還嘿嘿兩聲,笑這個廣告太傻逼了。結果就給一個路人嚇著了,還是個大老爺們,人以為她是神經病呢!就一步三回頭地瞅她啊,當她意識到那人是看神經病似的瞅她的時候,她在那止不住地樂啊!邊樂還邊繼續念叨:「你吃十天我買單,我買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關鍵是還看著那人說的,後來人家過著馬路還在回頭瞅她。。。。。。
╭( ′• o •′ )╭☞警察叔叔!就是這個人!
這貨的糗事太多了,感覺遇到了對手!!!!


沈渺:

幼稚園 的時候,咱們小班被選出來去市區給家長還有幾個學校領導表演節目

那時候的演出,也不過是一群小屁孩兒穿著藍色緊身衣做廣播體操罷了

從小就血氣方剛的答主在老師的脅迫之下,也穿上了羞恥的跳舞服,開始了排練

當然一切都是那麼的順利,直到上台後,我才知道:我終於迎來了人生最黑暗的一天

在我們欣賞完上一群大媽跳扇子舞的時候我們的班導王老師安排我們開始陸續上場

講真,答主從小遇到大場面都不會緊張,表面上很淡定

但其實!內心是很激動的!畢竟我馬上就要成為各位長輩家長眼中的superstar了!
(腦中的自己大概和左圖差不多)

不一會兒小夥伴們都已經差不多站好位置了,那台上的大簾子還沒拉起來

突然之間!我感覺大事不妙!

哎!這下體感覺要噴涌而出的洪荒之力是什麼鬼!?!

呵呵,畢竟說到底答主是個果敢的漢子,要撒尿這種事情可耽誤不得!

於是,我就蹲著以一種女孩子上廁所的方式,而且是在簾子拉開的同時,在那光滑的舞台地板上,撒了一泡熱騰騰的尿!

我只記得台下的所有大人們都笑成了傻逼..

我就淡定的一直蹲著,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但是地上冒出的熱氣以及濕漉漉的襠部已經深深地出賣了我

伴隨著音樂聲,小夥伴們開始優美地舞動自己的身體

而我..被班導抓到了後台

被王老師拎走之前我看了看台上的那泡尿,尿里透出了我的臉

「嘿嘿..我真tm帥」

所謂的撒泡尿照照自己..也不過如此吧…

恢復上課以後,我就成了王老師重點照顧的對象,在王老師的照顧之下,答主學會了自己站著撒尿…感恩感恩…哈哈哈哈(捂臉


HAPPY:

有一次在班裡喝水,忘記接的是開水直接喝了一大口,咽下去後大聲喊了一句燙到我的支氣管了

說完幾秒鐘我意識到好像不太對勁,怎麼會燙到支氣管呢?然後周圍的人就和我一起笑


Aorqu用戶:
1.盆友來成都玩 覺得自己應該盡點地主之誼 於是開心的帶著去武侯祠 想著 恩 自己在這里這么久都沒來過呢 武則天的衣冠冢咩 對!問題就在這里=-=木有腦的妹子覺得 武侯祠武侯祠 難道不是武後的祠咩 但是 但是啊!!!是武侯不是武後好么=-=然後華麗麗的出現了 妹子站在武侯祠一本正經的給盆友講關於武侯祠的來歷。。。史上最能忽悠的妹子。。。木有之一 然後突然一轉頭 對著盆友說 為咩武侯祠要供奉著諸葛亮???? 求盆友心裡陰影面積
2.高中的時候=-=喜歡吃零食 最愛雀巢朱古力威化 晚自習前和好盆友一起去買了2個 手賤 一路甩著袋子往教室走 然後案發了。。。。。甩著甩著 袋子漏了=-=華麗麗的漏了 朱古力威化空中轉體N百度 不見蹤影 然後只好滿地找 昏暗的燈光下 一條紅色的威化躺在地上 妹子開心的撿起來 你以為這就結束了 nono ,too young too simple,妹子只找到了一條朱古力。。。另一條不見了。。。。然後這時候妹子看到前面走著一個男生 在吃著什麼東西=-=妹子沖過去 看到了那鮮亮的紅色威化袋子 對 木有錯 就是雀巢朱古力威化!!!妹子大吼一聲 你!!太過分了 撿了別人的朱古力威化就算了 這么快就吃了 算怎麼回事!!! 這時候 高潮來了 盆友戳了戳我 然後指了指旁邊的冬青樹叢。。。。。下面安靜的躺著一條雀巢威化=-= 心好累 覺得不會再愛了


克里斯馬的甜小姐:

最近快期末考試了,再加上濟南村裡的天氣實在是太熱,一直迷迷瞪瞪的,切入正題,去學校浴室洗澡,連著打了十次卡都沒水出來,我還納悶怎麼運氣那麼不好,旁邊妹子實在看不下去了,然後幫我把開關掰開了,我excase me?黑人問號臉
如果有人贊我就打下一個,微笑,有人就行:)
割~~~~~~
我又來了~昨天晚上聚餐,人太多上菜炒雞慢,大家都在眼巴巴兒的等著,上了道酸菜魚,我慢慢的(迫不及待)夾了一筷子,明明知道有刺哎我就往下咽打我啊打我啊,悲劇了就,就卡住了,卡住了,住了,第一口魚,我???excase me?黑人問號臉
本來想自己扣嗓子往外吐的,根本沒吃啥,吃飯的大家都在憋笑,我想想自己也是媽的智障,我他媽還能說什麼
晚上坐著小黑車去了兩家醫院才給取出來,心疼錢,,,車費一百塊,嚶嚶嚶回來路上司機跟我說去找個神婆看看,我覺著我也得去看看了,攤手


吳晨瑋:

想起來高一時候的一件事。。。

那是2011年下半年,高一上學期,一個平常得再平常不過的課間,我後面坐著 @咕嚕嚕的哇啦啦 (稱為A),她的後面是 @筋肉紳士 (稱為B)。在一片安靜中,B忽然問了一句:「欸,吳晨瑋,今年是什麼年?」

聽到這個問題,我的大腦瞬間進入了飛速運轉狀態:嗯。。2011除以4餘3,所以2011肯定不是4的倍數,這么容易的東西居然還問我?

於是只過了不到兩秒鐘我就回答了他:「平年啊~」

A和B都愣了。。B又說:「你說啥?」

我說:「平年啊,怎麼了?」

然後他們笑到趴在桌子上。。我瞪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望著他們。。陷入了不知所措的狀態。。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過了大概半分鐘,A終於能喘得上來氣了。她一邊捂著肚子笑一邊對我說:「你應該回答兔年!」

我:。。。。。。


香骨雞腿:

。。。祭上我19年人生中丟臉No1

國中的時候,要打女籃班賽,作為一個文體活動積極分子,我毫不猶豫地參加了我們班的戰隊,在班裡某位市什麼什麼女籃隊員的帶領下,我們班所向披靡,幾乎是毫無懸念地進入到了冠軍戰。其實我連籃球規則都不懂,我們四個人全場的終極目標就是把球扔到那位大神手裡(還有個178的大高個負責搶那些沒投進的球)。。分基本都是她得的,噢這個不重要。
在這最關鍵的一戰中,機會來了!!!!!我(莫名其妙地)在一堆亂抓亂撓的女生手臂中拿到了球!!!!轉身就運球攻向對方的場,這時候大部分人都集中在我身後,我雖然是個近視眼,但是也看到了前方那個我們班的大高個在等我傳球!!!!!後面的人就要追上我了!!!!!我使出拉屎的勁兒把球投了出去(差點打成了把頭球了出去),全年級的圍觀人群一陣喧嘩,我聽見耳邊風聲颯颯,心裡有點小激動,眼看勝利在望,我不敢停下奔跑的步伐。萬一她沒投進,我得幫著搶球啊!!!!!!!!
嗯???大高個你接球啊!!大高個你幹嘛躲開那個球啊靠!!!!!!!!大高個!!!!!靠球要出界了大高個!!!

大高個吹響了哨子。

眼睛乾乾的,有想哭的心情。


Adeline:

大家已經拿我這件事笑了好幾年了,說出來大家評評理。
幾年前剛來留學的時候,我們大學的電梯進去之後,會有一個溫柔的女聲說:” going up?” 真的是上揚的語調,就是問句的那種語調,大家自己讀一下感受一下!有一次我按了之後,電梯沒有動靜,說了一句:going up? 於是我怯生生地接了一句:YES?! 電梯就上去了。出來之後我跟我同學們說,那個電梯是聲控的,她問我going up?我答了一個Yes就上來了。於是大家的反應是這樣的:

從此之後,同學們跟我一起進電梯的時候,只要going up的聲音一來,大家集體看著我說:YES!!都好多年了,我老公現在跟我進電梯還沖我說Yes嘲笑我


匿名用戶:
進公司沒多久的時候要換位置,然後我開始搬東西,換位置。自己的杯子,筆,筆記本,我電腦上有些平時用的資料啊文檔啊什麼的,我肯定是需要的,然後同事幫我把主機換了過去,我說了一句,顯示屏也需要吧,我東西都在桌面上,我要用的。。。
好吧,我是個電子白痴


殷偉傑:

作為一個從小體育就在及格線徘徊的人,每次400米長跑對我來說就像是一個不可逾越的高山一樣,看到就就會膽顫。
那年五年級,又到了恐怖的400米長跑了,這一次我決心一雪前恥,一定要及格!
於是,我想起來動畫片《兔八哥》里經常出現的一個畫面——角色屁股被點火,然後就和瘋了一樣開始狂奔。
如何運用這個來讓我考試過關呢?
作為x小第一智多星的我當然不可能做出自己把屁股點著的蠢事。那麼怎麼辦?

點火跑得快是因為疼的——疼是因為刺激——要刺激給自己扎一下?不行太疼。
最後,我想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把魔爪伸向了特別喜歡的零食——
理由如下:
1、鍋巴是辣的,我平時有點怕辣,跑的時候可以刺激口腔。
2、起到類似點火的效果,能跑得更快。
3、跑步的時候還能偷偷吃點東西。
完美~
那天真是風和日麗,人山人海。我口袋裡裝著自己的秘密武器,迎接著有史以來最有信心的一次長跑考試。
隨著老師一聲口哨,我和身邊幾個同學就猶如脫韁的野狗一樣,撒著歡往前沖。
而我口中含著早已丟了半包的鍋巴,就像是加滿可樂的弗蘭奇,馬力全開,沖!
沖著沖著,發現有點不對勁。。。。
咦?為什麼這么辣呢?
咦?為什麼咽不下去呢?
咦?為什麼這么干呢?
這和計劃中的不一樣啊……
隨著跑步熱量越來越大,嘴巴里的鍋巴的辣味不僅沒有刺激到,讓我跑得更快,還因為辣被折磨的苦不堪言;鍋巴還在吸收嘴巴里的口水,嘴裡是又干又澀;這些最終導致根本沒有辦法把東西咽下去,只能一直含在嘴巴,一直含到終點…………
當時我的表情是這樣的
心疼自己。


千年放浪:

朋友圈の日常






【揮手


牛肚粗面:

稍微想了想,還真有這事。就拿出來和大家分享一下。
高三那年,一個下午。語文老師在前邊坐著,大家在下邊做模擬卷。忽然,一陣強烈的尿意襲來,雖然在做卷子,但廁所還是要上的啊,於是給老師打報告說要去廁所,老師說:「快去快回,嗯。。。這節課下課後,課代表把題給我收起來送我辦公室”。聽到這句話,我立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像廁所沖去,想著以劉翔般的速度跑個來回。就在此時,我看到了教室的前門,嗯,它是虛掩著的。我這顆經歷12年數學磨練的大腦瞬間高速運轉起來,結合我現在的速度,再加上我的身體的旋轉側身,前門只需要被我打開30°,我就可以用最大速度完美通過。
無需多想,前門已在眼前。
旋轉側身,右手拉門,單腿撐地 ,一躍而過,這一套武林上早已失傳的獨門秘技被我行雲流水般的耍了出來。我自己都忍不住要稱贊自己一句。
突然,一聲悶響從門上發出,同時一陣疼痛從我的大腦傳來,啊,等等,這。。。這是發生了什麼,我。。。我。。。我。。。我腦袋被門夾了。。。腦袋被門夾了(門的開合角度和自己奔跑速度不匹配所造成的)
阿西吧,我這一世英名啊。。。My God,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發現老師和大家都在看著我,靜靜的,也沒有人笑,就那麼靜靜的看著我。

嗯,這是我在Aorqu上的第一次回答。如果有贊的話,我就再寫一個,去年大三的時候剛發生的事情。謝謝大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