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了什麼事情讓大家笑瘋?

問題描述:你做了什么事情让大家笑疯?
, , , ,
歸途中的刺鳥:

我怕說了掉粉…
大二那會一次期末考試考世界旅遊文化…
早上八點開考…
可是我晚上復習到太晚了所以醒來的時候已經八點半了…
我特么的熱衷裸睡啊抓起褲子衣服邊下樓邊穿…

還走錯了考場樓…

當經過操場…等等…怎麼JH不舒服捏…
才發現…

我踏馬的沒穿內褲!!!!
我沒穿內褲!!!
沒穿內褲!!

遂卒…

要問我性別…
鋁孩紙…


丁丁蟲:

1.先說一個自己的,不是特搞笑,但特傻。
大學寢室,快晚上十一點了,我最後一個上床,看大家都已經準備就寢,就跟大家說:那我把燈關了(寢室的大燈,通常都是等斷電了熄燈)
然後我當時也不知道在想什麼,自己按了開關關了燈,然後燈一熄那瞬間立馬問室友:誒,怎麼突然熄燈了。。反正他們都石化了,反應過來我也差不多。
2.再說一個大學盆友的。夏天某一下午,一起去上課。她穿了件亮色的衣服,亮色比較招小蟲子,然後我看見她嘴唇上方有一隻小蚊子,注意是嘴唇上方,我跟她說:「***,你嘴唇上…..」我話還沒說完,只見她,伸出舌頭,舔了一口嘴唇上方,伸回舌頭,蟲子不見。
「蟲子…….」
當時,我滿腦子,都是國小語文課老師上青蛙是益蟲,會伸出舌頭把蟲子卷進去那一幕。


吃掉銀河系:

高中的時候,有一次經過籃球場,喜歡的男生正在打籃球,然後球飛到我的腳邊。當時我太緊張了,腦袋短路了,不知道是應該把球踢回去,還是用手拋回去,
我。就。同。時。做。了。
你們想像一下,用手拋球的同時一腳踢出去,然後就直接摔倒了……
恩,聽到了整個球隊的笑聲


豬和鼠:

國中時候是英語課代表。
英語課上到一半,老師讓我去拿之前考試的卷子,還特別說了一句,快一點….

我們的教室是在教學樓的三層,而英語老師的辦公室是在另一棟教學樓的四層。

當時年少單純的我,想要得到老師喜歡的我,就聽到了老師說,快一點。

我用飛快的速度從三層跑到了一層,到了另一棟教學樓,飛快的跑上了四層,拿了卷子就繼續跑,跑下四層,又跑上三層。

中間我根本沒有休息,從頭到尾連大喘氣都來不及,都是憋著小喘小喘的。

看到了教室的那一剎那,我的內心是欣慰的,我做到了,我很快。

跑到教室門前的那一刻,我的內心終於鬆了口氣,帶著完成任務的光榮,我準備喊報告。

可我萬萬沒想到,我嘴上也放了一口氣。
在我開口的那一瞬間,
我聽到自己喊了一句,
很洪亮的一句,巴嘎!

我永遠也忘不了那個端莊的英語老師快笑哭的表情,我曾是她的腦殘粉


呵呵:

更新啦!更新啦!
我一唱歌她們就瘋笑!

更新辣!
記得國中有一陣子不知道是缺鈣還是練體育練的,走路的時候膝蓋會突然向前彎一下.一天,我從學校台階上連跳幾個台階,平穩落地擺出勝利者的姿態,內心感嘆自己的裝13能力時,我突然膝蓋向前一彎跪下了… 對就那樣跪下了呀,我倒是沒事,就是經過的同學想笑不好意思笑差點憋出內傷………………

………………………分割線
我差點要穿著蚊帳做實驗!
上實驗課要穿白色的實驗服(白大褂),因為比較趕時間,我拿著一個裝著白色的袋子就走了,去那準備做實驗了 ,拿出來一看是蚊帳,蚊帳,蚊帳!

分割線

好吧!沒人點贊 我也更新!今天剛發生的事!今天中午匆匆洗完頭,想趕緊擦乾頭發啊,吃我最愛的刀削麵!
室友:傑哥,你用了我的毛巾…
我:sorry啊,我看成我的了,咱倆的太像了!
室友:沒事,關鍵它是我擦腳的…
我: …


張不凡:

8000多個答案,每個答案都是幾千贊,我這個答案肯定要被淹沒了,但是我還是想給大家分享一下。
因為他真的很好笑 。
大學時候,有個室友特能喝酒,還特喜歡喝酒。只要喝多了就能坐那一直喝。
有一次班級聚會。這孩子,沒少喝,同班很多人也都喝多了,最後把他抬回來了,抬回來以後,把他放床上去睡了,睡了以後,我們幾個喝的少,就在那開黑。我們玩著,玩著。她突然起來了,跑到陽台上,當時我們還沒太在意,然後我們繼續玩,這是只聽見一陣噓噓的聲音, 然後,然後,她原來在陽台上對著洗臉盆尿尿
最重要的是這特么還是我的盆,哈哈哈哈。
前幾天我們出來吃飯,他又喝多了,喝的不醒人事,然後我們把他抬到宿舍,放到下鋪床了,結果吐了一床,吐了他自己一頭,相當於噴射。然後給他擦擦,讓他睡了,但是我得照顧他啊,所以那一個晚上我睡得很輕,害怕他半夜起來,果然他半夜起來了,我聽到他起來了,趕緊喊他,你先別動,等我下去,晚上黑,我啥都看不見,差點把保暖內衣,當成保暖褲穿,然後我下去了,看見他正在徐徐前行,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竟然那個腳上穿了個盆 把腳踩盆里,拖著盆徐徐前行,盆里都是他吐的,當時把我笑的


林醬:

英語盲…報了一個英語班 今天上第一堂英語課 老師覺得不知道你們到底有多少程度 就喊我們做了一張卷子 也不想被認為自己程度很差 做了半節課 老師凳子坐久就下來看了看說

「呀!這是聽力呢你是怎麼寫了?」


申萌萌:

兼職教師,守高中晚自習,大家都在下面安靜做題,我坐在講台上悄悄玩手機。突然一條微信消息,朋友發來一則視訊,我沒注意,悄悄點開。突然葫蘆娃的聲音,「阿公,阿公!」 。全班笑炸。


廢柴抽:

國中音樂課。

音樂老師:「總覺得這個年齡段的男生吧,鬍子剛剛長出來,頭發又亂糟糟的,反正很…」

可是憋了半天沒出來。

然後我直接接了一句:

「猥瑣?」

其實她本意是想表達邋遢的意思。

整個教室爆笑半節課。


雨居觀止:

剛進單位沒多久,單位幾個部門組織新員工開會,收集大家對單位的建議和意見。
大家對食堂的意見最大,諸如菜色單一、味道不好、衛生問題之類的。當然也有別的意見啦。後勤跟人力的領導臉色很差,全場氣氛也不咋好。
這時候,領導又問大家還有什麼意見,我舉手站起來一本正經地說:我對食堂有一個好大的意見。停頓一會兒,感覺全場寂靜。然後接著說:食堂每次擺湯的時候,能不能把筷子放在湯桶後面!每次倒回來拿筷子都容易碰到別人的湯。
全場爆笑,領導們也笑了,忙不迭答應:好好好,我們一定改進。
我估計從此同事們領導們對我印象深刻。


sdhpk:

一次路邊看到有工整的粉筆字(乞討者寫的)

我果斷蹲過去_(:з」∠)_同行者笑成馬,然後扔給我幾個硬幣_(:з」∠)_

還有我們經常做的:
同行者開了包薯片,問我」要吃不?「我說」謝謝「然後拿起一塊給這位仁兄,剩下一包都拿走。。。。


陳學家:

應該是前年我和媳婦去烏鎮旅遊,臨走的早晨去車站旁邊的早餐店吃早餐,人還挺多,吃完準備用紙巾擦擦然後走人,發現我們倆都沒帶,於是站起來對著那邊正在招呼客人的老闆吆喝了一聲

「老闆,有衛生巾么? 」

感覺各種眼神齊刷刷的看向我這邊,頓了一下,明白過後拉著媳婦就跑

。。。。

有了媳婦過後我已經區分不出衛生巾和餐巾紙了

。。。。


摺咧精:

還真有這么件事兒
剛剛從護校到臨床實習那會兒
老師們帶著我們這些實習生,一起給病人輸液
我們實習的第一天是這樣的
我積極幫老師掛液體
因為老師千叮嚀萬囑咐,核對核對
我就拿著液體,沖著病人溫柔地問
「您是55床 潘南金嗎?」
大爺一開始沒搭理我
我的內心獨白是醬子的
「阿公可能耳背,沒聽清」
我又大聲地問「阿公,您是潘南金嗎?」
阿公還不搭理我
我內心充滿了憐憫
「阿公好可憐,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記得了。。。嗚嗚嗚」
這時,我用余(pang)光(guang)看到笑岔氣兒的老師,正蹲在地上

解釋一下哈
「潘南金」乃葯物名稱
就醬(•ૢ⚈͒⌄⚈͒•ૢ)


貓仙SAMA:

高中上學的時候坐了12站公車,進教室發現只帶了午飯沒背書包。

這種情況一個學期發生了兩次。

前幾天跟朋友去唱歌,走的時候特意回去拿了贈送的果凍,把手機落下了。。


腐兔基:

歪個樓,這事算是我們倆一起的被別人笑瘋的。
高一剛開學的時候,班代組織去抱書,當時發現要輪到我們班還好久,我就和另一個妹子玩開了
我對她說「受死吧地球人biubiubiu」(ಡωಡ)
她就嘴裡哼哼著「啊!!!啊!!!啊!!!」⊂[┐’_’┌]⊃然後手腳還抽搐兩下應付我(ー ー゛)
【前方高能!請注意這不是演習!】
然後從我倆後面走過來倆抱著書的男生,我又對她biubiubiu了一下(´இ皿இ`),她就接著抽抽結果沒抽抽好一下跪倒在倆男生面前_:(´□`」 ∠):_
然後裝特痛苦的趴在地上對倆男生說
「不用管我,祖國需要你們,你們快走!啊_:(´□`」 ∠):_」
然後周圍人都笑瘋了=_=


匿名用戶:
我的高中室友有一個非常響亮的外號——
小雞巴
沒錯,你沒看錯我也沒打錯,就是小雞巴,並且本著能叫兩個字堅決不說三個字的中國傳統喊人名的習慣,我們班的同學一直親切地喊他「雞巴」,當然了,這個外號僅限於男生之間的非正式對話,女生肯定是不會這么叫他的,跟他特別熟的女生除外。
這么和諧富強文明的外號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來的,反正一開始叫的時候他很抗拒,我們也覺得好羞恥。但是人性就是這樣,天天喊這個外號,漸漸地也就沒感覺了,他也就很自然地(並沒有)默認了這個外號。
沒感覺到什麼程度呢?每次我們這么喊他的時候,這兩個字本身的意思我們已經忘了,真的,這兩個字在這樣的語境下特別純潔而友好,以至於從我們口中說出的時候一丁點的齷齪思想和羞恥感都沒有,非常自然。
以上是背景介紹,下面是故事內容
有一次我們學校開全體會議,在大禮堂里舉行。當天我們宿舍四個人集體睡過頭了,在離會議開始前十分鐘才匆忙從宿舍跑出來,真的是沒了命地跑,生怕被班導批評。然而在奔跑的路上,我們的雞巴同志感受到了膀胱的召喚,讓我們先過去禮堂,他去趟廁所一會兒再到禮堂找我們,於是剩下三個人順利在會議開始前五分鐘到達禮堂,在第一排找到位置落座,並給雞巴同志留了一個座位。
雞巴同志在快速解決完生理需求之後也順利到達禮堂,此時距離會議開始還有三分鐘,現場基本處於安靜的的狀態,領導老師也在台上分別就坐,等待會議的開始。這時,我們其中一個室友發現了匆匆趕到的雞巴同志,特別興奮而大聲地呼喚他——
「雞巴!這兒!雞巴!雞巴!」
我們受到他的感染,也站起來大聲呼喊
「雞巴!雞巴!……」
富有磁性的三個男高音的呼喊回蕩在莊嚴肅穆的大禮堂,餘音繞梁,回聲陣陣……
上帝作證,我們當時真的沒意識到這個外號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雞巴同志本人的反應也證實了這一點,因為他在聽到我們的呼喚之後也興奮地朝我們揮手喊到:「誒!來了來了!」
我們當時看不到台上領導老師的表情,但我慶幸我沒看到,否則那將會是我人生中最難忘的臉龐。
是的,在這樣親切友好的宛如山歌對唱般的對話之後,全場沉默三秒,彷彿大招技能冷卻,隨後瞬間爆發出震耳欲聾的笑聲
嗯,我們當時真的是不知道他們在笑什麼
而等我們get到笑點的時候,我們徹底笑不出來了……
這件事給我們留下的印象有多深刻呢?那就是時隔四年,我還能記住當時這件事的所有細節。
希望雞巴同志別看到這個回答……
太羞恥了,還是匿了吧


野球小生:

高中剛開學同學們還不是很熟悉,大家都展現的無比高冷,而我天天靠窗用憂郁的眼神眺望遠方成為女生們心中的那個孤傲boy。
直到。。。第一節音樂課。。。。音樂老師和大家扯蛋聊到雲南少數民族姑娘們擅長用蠱,遇見心儀的男人便施以情蠱,從此我和你心連心同住地球村。突然我的腦海靈光一閃:若是一群姑娘同時對一個男人下了蠱會咋樣? 正當我為自己的機智折服的時候,為了在班裡女孩們的心中留下睿智形象,我毅(迫)然(不)決(及)然(待)的站了起來,洪亮的聲音充斥了整個教室:老師!要是有一群女人同時看上我給我下情蠱會怎樣!? 怎樣。。。怎樣。。


表情舍:

背景:高三時候,校外租房住,阿么陪讀,我們住二樓,廁所在一樓,大概是五六家一起公用一個廁所,房東特別摳,上廁所多都會碎碎念,說我們浪費水,而我又好喝水,所以經常跑廁所噓噓。

有次上廁所,準備下樓梯,一看房東在廁所門口,當時阿么看我走出去又回去了,問我咋了,我當時腦子沒想好詞表達,於是脫口而出:

「看到房東在底下,我又把屎咽回去了

屎。。。咽回去了。。。咽。。。回。。。去。。。(餘音裊裊,不絕於耳)

當時一陣爆笑,生無可戀。

其實我是想說「憋回去的」!!!

求求你們一定相信我!!!

我不是那種人!!!

我沒有那麼重口味!!!

相信我啊!!!

m9(`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