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了什麼事情讓大家笑瘋?

問題描述:你做了什么事情让大家笑疯?
, , , ,
匿名用戶:
那是一個高三中午午休。。至今。。。難忘。。。。
臨近聯考,中午一部分同學會趴著休息一會,一部分刻苦的同學會安靜的刷題。一直暗戀的男神同座位在旁邊認真刷題,我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快要沉睡過去,突然,菊花不可控制地一松,緊接著聽見一聲細長屁聲。。。反應了兩秒以後,頓時,腦門清醒,睡意全無。。我特么剛才當著男神的面放了一個細長的屁!我能感受到男神寫著題的筆頓了一頓!我能感受到男神在忍住笑意!當時還是一個薄臉皮羞澀小姑娘,硬是趴在那裡動都不敢動。。。

恩,幸虧屁聲不夠響,幸虧後面的同學沒聽到。後來男神走開以後我一路連滾帶爬摸到閨密班級跟她哭訴剛才的尷尬,然後閨密當著我面把臉笑成豬肝色。。
從小到大發生了不少讓人捧腹大笑的尷尬事兒,一看到題目就想到了這件。


瓦匠蓋房:

小時候大概四五歲的樣子,已經會打醬油,醋了。
父母估計也是感覺擁有了一項遙控買東西的技能,經常給我錢讓我去小賣鋪買東西。(試想一下你把你家小狗訓練的會打醬油了,是不是每次都會讓它去買)
…………………………………
事件一:買鹽
答主家裡農村,小時候路都是土路。母親大人讓去買一罐鹽(小時候商店裡鹽都是一大桶,自己拿著罐去買),回來路上樂呵呵,突然啪的一聲,摔倒了。鹽撒了一地,這么小問題能難道4歲的神童?呵呵,抓起地上的鹽土混合物就往罐里裝。回到家:媽,鹽回來了。
我媽後來回憶說當時就想把罐里東西炒盤菜給我吃。
想我小小年紀就知道窮吃土了。
另外給大家科普一下農村土的主要成分:土,羊糞,豬糞,雞屎,鴨屎等各類家禽家畜排泄物。
呵呵,果然夠炒一盤菜了。
…………………………………
事件二:買醋
買醋工具:家裡自備醋瓶一個。
人物:我,7歲的表哥。
我媽為了防止我犯蠢,特派智商上碾壓我的哥哥陪我同去。
一路平安無事,回來路上,哥哥蔑視的問我:喝過醋么?(不知道大家小時候喝過醋沒有,小口小口的喝,真的很好喝)我搖頭以示。哥哥「切」了一聲,打開瓶蓋,如同品酒一般喝了一口。我彷彿看到了春天的雨露,迫不及待的從哥哥手裡要過醋瓶,學著嘬了一口,就是那種輕輕的嘬了一口。然後兩個人你一口,我一口。
回到家,三兩小醋入肚,我媽問我:醋呢?
我和我哥尷尬的笑了,露出了潔白的嘴唇和舌頭。


三有桑:

不知道算搞笑還是辛酸。

當兵的時候在新兵連,因為用的都是室外的那種一個大坑的廁所,而且一個訓練基地就一個廁所因為全是男的也無所謂。新兵連的第二個月的一個上午訓練,我上完廁所出來發現蹭了一手屎(實際上有土有屎,當時正在做戰術訓練)哦這個解釋好像並沒有什麼卵用。

我洗乾淨了以後覺得莫名的搞笑,心想卧槽這是把茅坑拉冒了??!
中午收操以後在班裡等開飯我就講這個事兒,全班笑的已經不行了。但就在開飯的時候,師長集合訓練支隊全員到操場集合,當時也不知道什麼事兒。師長說「我就問一件事兒!是哪個大隊把廁所都給拉滿了!?你們不知道清,不知道平嗎?」此時我已經知道師長大人經歷了什麼,我一開始強忍笑意抿嘴笑,後來他說完那句「不知道平(píng)嗎?」我實在忍不住笑了出來,哈哈哈哈哈渾身抽搐的笑那種,因為要站直顯得更加抽搐,然後果不其然,師長發現我了,卧槽!卧槽!卧槽!重要的卧槽槽三遍。師長說:「那個兵,你笑什麼?你過來!到前面來!」我走出隊列的時候還嘟囔一句,完犢子了。當時我聽到了全班的竊笑。

師長問我,「你是哪個中隊哪個班的?」我如實回答,而且是喊著說的那種,在部隊回答問題小聲了沒准要喊十遍,畢竟新兵連。

師長又問我,「剛才你笑什麼?!」
我沒說話,師長又問了我一遍「你笑什麼?!」
我扯著嗓子「報告師長!我知道你蹭了一手屎!」
所有人都蹦不住了,包括支隊長都漏出了口小白牙。大概只有我們班代表情凝重吧,當然我當時並看不見他。連師長都笑了兩下,然後瞬間就變嚴肅臉看著我,看著下面的兵。

接下來師長的發言給我留下了永生難忘的回憶,以及明白了「我這個新兵太年輕」的基本事實。

師長清了清嗓子說:「好!既然你知道,那就你們班,今天中午你們班負責把訓練基地的廁所打掃一下!記住!要徹徹底底!乾乾凈凈!煥然一新!其他部隊解散!帶回!」

:)
:)
;)

接下來的六個小時,我們拿著臉盆和鐵鍬鏟了六個小時屎。

拿鐵鍬鏟到臉盆里,拿臉盆端著倒到荒地里。

我這個新兵太年輕。


仰望星空:

記得那年聯考……聯考前體檢……對,就是我們都經歷的那次……

當時我們分好幾隊,我是十幾個人的小隊長,意味著我是這組里第一個體檢的,我帶領著一個「小長龍」穿梭於各個部門,測完體重測血壓,然後我們來到了一個測什麼聽覺,嗅覺之類的屋子,我當時也沒多想,帶著同學們就進去了。。

兩三個老師,指引著我們做這做那,一個坐桌子面前的女老師親切的向我招了招手,「同學,酒精 ,水,醋三個小瓶子,隨便拿一個就行。」「好的,老師~」我猶豫了一下,挑了中間那瓶(這種小瓶子是裝葯片的那種),我輕輕的拿起來,用手晃了晃,然後,,眨了眨我的大眼睛,非常有禮貌的問老師:老師,你好。請問……這個是喝一點就行還是全喝啊?

注意→_→接下來的至少五秒,我都沒有反應過來為什麼老師楞了呢?空氣怎麼就突然安靜了呢?!我覺得我表達的很清晰啊?

啊?what?同學,你說什麼?喝?這個是測嗅覺的啊哈哈哈,你只需要……哈哈哈……聞一下就行了啊哈哈,為什麼要……哈哈哈哈,哎!我跟你們說(旁邊的兩位女醫生)。。這位同學問我喝多少啊!。。。。

呃啊。。是聞啊!老師,我知道了!噓~~~老師,你別說了,我剛才問錯了,老師!之前和同學討論以為會測味覺呢哈哈。。。

然後全屋子一二十個人一起哈哈哈……

終於笑夠了,趕緊干正事吧醫生,然後我的同桌,一個大學霸 ,她非說是被我傳染逗比了……

同桌被叫去測聽力,醫生說,我輕聲說一個地名,你說出來什麼地名就行。現在坐在那邊凳子上,側對著我。「好的,醫生。」

然後我同桌正襟危坐的等待著醫生的訊息,老師在這頭,輕輕的,輕輕的說到:南~京~,南~京~,我看了一言同桌,只見她微微一笑,肯定是聽清楚了啊,這有什麼難的?

But…but……同桌,你怎麼不說呢?你怎麼不把你聽到的大聲說出來呢?我疑惑的過去看著她,然後我就忍不住笑噴了!

我同桌就在那坐著,她確實聽到了是「南京」,她也確實復述了,但是也是輕輕的……輕輕的……「南京~南京~」比醫生的聲音還輕!so?你這是在測醫生的聽力嗎?哈?

她也是楞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我沖她說著:你大聲點啊!你幹嘛這么小聲哈哈!你得讓醫生聽到你說的啥呀!

我同桌:哦……對哦……

終於測完了,我們逃離這個屋子時,那三個醫生:這組同學好搞笑啊哈哈!對啊對啊,還問喝多少呢。。。

謝謝你們啊老師~_~能逗你們開心是我和同桌的榮幸→_→


匿名用戶:
國中同學學跳水,別人是醬紫的醬紫的

他跳下去是醬紫的在空中翻了幾個來回,落水的時候就像一塊木板平躺著的木板種種的砸在了水面上,撲通,,,,,然後幾個小夥子把他抬上來,全身紅的跟猴子屁股一樣,自此之後 再也不敢作死跳水了。
還有一個試了好多回,始終都不敢跳,他說恐高,,,然後,,,哈哈,在跳台上跟個猴子一樣上蹦下調的時候,,,,,,踩到洗髮露了(求心理陰影面積),,,然後我們就看到他重重的摔倒在跳台上,然後滑向了跳板的末端,不到一秒就掉了下去,,哈哈,像這樣歪歪扭扭,隨風飄舞,然後你以為會掉到水裡?naive,他砸在了裸露的石頭上,不要問為什麼是石頭(國中那會兒老師會帶我們去大河裡游泳的哈哈,那個地方跳水本來要稍微向前跳一點才能落到水裡)至於後來怎麼樣?因為不高,摔得不是很重,不過還是在醫院躺了半個月,之後再也不與我們一起玩耍了(估計是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洗髮露說怪我咯?隊友說當然怪你,不然能怪我咯)
我第一次學跳水是被他們一腳踹下去的,第一次獨立游泳是被他們拉過對岸,然後拋棄我,我自己壯著膽子游回去的,七八米深的水,你試試。我特么一直好奇怎麼沒被淹死。


梁心:

我不回答簡直對不起的國中時代!!! 正文 初三,我和幾個小夥伴由於為了電競,為了打發時間。我們幾個在條件和物質都充足的情況下,我們展開了行動,首先我們先看了是誰的自習,因為有的老師的自習可以半道去廁所,然後就不復返。那天是數學老師的自習,他是一個60多歲的老頭吧,然後我們就順利的去了廁所,然後去了wb,其中有一個事情是,有3個人就點怕了就沒去,然後就回了宿舍,我們是翻牆出去的,他們就厲害了,出於兄弟情義,他們居然從3樓跳了下來,因為我們是住在301,鄰牆的宿舍他們抓住那根白色的下水管,從那個上面爬了下來。簡直就是特種兵,事後我們還調侃他們。當然這些都不是重點,我們去了wb以後,便開始玩,那是我們已經初三了,沒有像初一事,那樣一玩一整夜,我們大概玩到2 3點,便把兩把椅子並到一起,開始休息,我就直看見他們還在王,本人因為身體原因,熬到1點就虛了。然後他們看什麼我就不知道了,第二天,我們大概6點便回了學校,還吃了個飯,開開心心的,上了自習我們就去了,一切都看似是美好的,我們心滿意足的開始睡覺,等到了第二節課老班,一個女人吧,40多,還是教物理的,還170多大個。唉,她把多媒體打開,用U盤,打開了一段視訊,大家已經猜到了吧,就是我們上網的視訊,我們抽支煙,吃泡麵,喝樂虎,最重要的就是我們還看小電影,全班看了以後都哈哈大笑,老班嚴肅的批評了我們,說我們不好好讀書呀,思想齷齪呀,該吃打了。還看那些不好的東西。因為我旁邊是我暗戀的女神,他看著我臉有點紅,那是的我,居然站起來對老師大聲喊說,老師你不能一幫子打死呀,我沒看。我的女神笑的更歡了 我有說,我真的沒看 。老師。。。。。。然後我們就被罰了。就這。。。 打字不易,點個贊吧


莫非:

大概是,初一的時候,雖然沒住宿,但老媽是高中老師,沒事會來看看我順便帶點零食。

早早來到教室,第一節數學課,因為眼睛近視還沒配眼鏡所以坐一排(真的不是因為矮!)。

數學老師走了進來,門沒關緊,我正打算去關一下,老師指著我,臉朝向門外:「你媽在外面找你。」老師臉上還有點不高興,估計是打擾了上課。

想到又有零食吃了,我興沖沖的快步跑了出去,打開門,

門外空空蕩盪,一個人都沒有…

教室里傳來爆笑,我從未聽過那麼誇張的笑聲。

我依然丈二和尚,走進去,看著同學一個個臉都漲得通紅,疑惑的問老師:我媽不在外面啊。

話音剛落,同學們笑得更開心了。

只見老師臉上的笑容更盛了一分,哦,那你先坐回去吧。

好。

又是一陣笑聲……還是三月份,今天大家怎麼這么反常?

直到我坐下去的那一刻,我才猛地想起,三月在昨天就已經結束了……


四邊不錯:

在我還是一個實習生的時候,有天晚上坐在醫生辦公室一張桌子前看書,耳朵里塞著耳機聽discman里的CD(當時有邊看書邊聽歌這個壞毛病)。對面坐著護士長,大概在填表格什麼的。
CD是同學推薦的搖滾或者民謠什麼的,實在欣賞不了,自言自語道「唱得什麼玩意兒,跟哀樂一樣」。然後就看到對面的護士長臉色很難看,大概憋了一兩分鐘,騰地站起來,很大動靜地收拾東西、挪開椅子,走人了。
我摘下耳機,不解地問屋裡的一個同學「護士長怎麼這么大火氣?」
同學說「你可真行,剛才護士長在哼歌,你居然說像哀樂,我看你是不想混了」。


幾桶君:

朋友的事情~


龜放生:

當兵的時候剛下哨吃飯去,這個點吃飯好處就是領導不在,放開了整
那會冬天冷,再加上鼻炎,鼻涕從沒斷過,又由於是浙江的,膚白貌美,很招老班代們喜歡,動不動扭臉,還誇我,真滑啊。
於是吃飯的時候炊事班班代開始逗我了,旁邊的人一起,結果我說了句話,我感覺我得罪他了,心想著完了,於是抄起碗扒飯準備逃命,臉還在碗里呢,他說了句你是不是皮鬆了,要不要給你緊一緊。當時沒憋住,噴飯加噴嚏,拿下碗,真的是發奮圖強,一臉的飯和鼻涕,碗里也是,鼻涕粘住睫毛我都不敢睜眼,自己覺的丟人又憋不住笑,就這樣閉眼露著大白牙,笑著停不下來,直到被不知道是飯還是鼻涕嗆到,我發覺我流淚了,原來我還是要臉的
抬頭一看,旁邊的邊笑一邊嫌棄的遠離我,要打我的班代笑趴在地上,估計是動不了手了
真是因禍得福,嗯,就是飯有點咸


陸筱喬:

高一的班,陽盛陰衰。作為少有的女學霸(女漢紙?),本人在班中樂於助人,頗受追捧,是班上公認的被借作業專業戶。。。
某次晚自習,前任同桌(男)再次提前借走了本人的作業,另一同學(男,人送外號「老鱉」)不滿,在本人面前使出十八般武藝各種磨。
本人心想:先來後到不懂嗎?隨便出爾反爾還怎麼立足啊?於是緊咬牙關就是不鬆口。
實在磨急了,老鱉同學恨鐵不成鋼地大叫:xxx,你可不能重色輕友啊~
我了個大擦,這是什麼鬼話?這話不就坐實了本人和某男的緋聞嗎?不行,要淡定,不能被這崽子給激了。
老鱉同學看著本人木頭似的無動於衷,繼續咆哮:怎麼可以重色輕友,怎麼可以~啊~怎麼可以~
我去,老虎不發威,你還真當老娘hello kitty啊~
都說沖動是魔鬼,沖動之下的本人大喊了一句:難道你不是男的嗎~
圍觀笑成狗~~呵呵,這下子是本人自己更加坐實了緋聞呢~~


大烏賊思密達:

咳咳 那個 我來回答一下
上大學時 保養自己的概念剛剛開始萌生
於是買了一瓶 薰衣草味道的身體乳
每次去學校的公共澡堂洗澡都帶著
沐浴好後 拿出我超級無敵香的 沐浴乳 擦拭全身
感覺自己皮膚都變好了呢
從學校回宿舍的路上 迎著風 飄逸的長髮 感受著香香的自己
簡直要愜意死了好嗎
回到宿舍 躺在床上 藉著薰衣草的香味 催眠自己(薰衣草不是安神么)
美美睡一覺
終於有一天 事情發生了轉機
又一次和舍友沐浴歸來
翹著二郎腿坐在宿舍小板凳上吃冷飲 依然沉醉在 自己的體香中
某位大姐 翻看我的浴筐
拿出了我心愛的身體乳
念出了它的名字
薰衣草味 沐浴乳
我頓時感覺渾身發熱 沐浴乳!!!!!!!!!!!!
不是起泡的那種嗎 我靠 太尷尬了吧 !
這時整個寢室都躁動了 , 我被大家笑的想鑽到地縫里!
自己猜突然察覺 為什麼每次擦完
脖子那裡都有泡泡 ,還安慰自己說是沒沖乾淨
就這樣 我成了我們那一層飯後茶餘的笑料
都畢業了 她們居然還記得
就這樣


學毛線峰:

代表部門做年終總結,為了誇我們部門的同志們很努力很敬業,準備了這么一句話:

「每次走進我們部門的辦公室,就能聞見敬業的味道……」

是不是感覺哪裡不對?!

我當初寫出來的時候怎麼一點都沒發現?!

我都快把發言稿背下來了,我怎麼沒發現?!!

然後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是這樣的

大家開始是這樣的

(其實不是50…是200多人!還有好多領導!)

然後全場女生馬上變成這樣了

全場男生已經開始拍桌大笑了!!

………

我已經忘記我當時是怎麼走下講台的了……


BlueKent:

說個北大的男碩士和清華的女博士炒菜的事兒吧!不是「炒飯」!看錯的去面壁!
北大男碩士是我同學(北大本碩土著),當時我們在一起實習,一起在上地租了一個兩居室(我和我男票,他和他的清華女博士)。
搬進去的第一天下班後,北大碩士叫囂要給女朋友做飯:「今天我要給小敏做炒洋蔥!」我對於這兩個人每時每刻都在發狗糧這件事情已經習以為常了……
(對啊,現在給小敏炒洋蔥,晚上小敏才能跟你一起炒飯啊!)

於是清北二人就甜甜蜜蜜的在廚房忙活了開來。
清華女博士在廚房門口給北大男碩士的媽打電話:「阿姨,XX說要給我做炒洋蔥吃,洋蔥要怎麼炒啊?」
(對啊,這種時候不打電話給自己媽,而是打電話給未來的婆婆,北大男碩士經常說「我媽對小敏比對我好多了」。這包狗糧怎麼樣?)
然後轉頭對廚房裡的男票說:「你媽說了,把最外面紫色的那部分剝掉!」
然後廚房裡北大男碩士的聲音:「你問問她,為什麼我剝不完?」
「為什麼全部都剝完了還是紫色的???!!!」

因為想見識一下這顆「剝完了還是紫色的」洋蔥,我跑去了廚房,蘭後……
砧板上有一個被撕成一片一片的的這個……
「如果你願意一層一層一層剝開我的心,你會發現,你會看見,裡面全部都是紫色的……」

至於本題里「你做了什麼出其不意的事情讓大家笑瘋?」
我主要做的事情就是把這個真人真事分享給大家,每當有人因為「北大」這事兒擠兌我,或者想因為「北大」跟我拉開距離的時候……
我就用這件事情讓他們感覺到「清北的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也不過是把甘藍當成洋蔥炒的SB,真是高分低能!」

至於北大碩士後來有沒有變成大廚這件事情呢……
其實炒甘藍和炒洋蔥也沒有什麼區別……主要是重在心意,不影響晚上小敏和他一起炒飯……但是問題是!他炒甘藍的時候非要炫技顛鍋,而炒鍋是我們一個北京的學長把家裡面不用的舊鍋捐獻給我們的……所以……鍋把……斷了……斷……了……
待我聽到一聲巨響沖進廚房……
發現北大男碩士手裡握著鍋把手,鍋砸在地上,「洋蔥」鋪的一地都是……
這可是本宮剛剛洗過的地啊!!!

從此這兩個人就再也沒有進過廚房。

但是我還是想多說一句,雖然你們肯定會想「看來上清北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高分低能的連吃飯都成問題。」
可是,清華的食堂很好吃啊!!!能讀清華就不要讀北大!!!北大總的來說食堂還是比較便宜的,但是口味和質量好的菜價還是比較矯情的,不像清華全部都是白菜價,哼唧!
所以會不會識別洋蔥和甘藍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本答案中,清華女博士非常非常非常美,膚白大眼巴掌臉!


馬超:

記得是上國小四五年級的時候。 當時有一部很流行的電視劇(實在想不起來叫什麼名字了),裡面有一個 「菜刀幫」,講的就是打打殺殺的事。
當時年少無知,在學校也成立了一個幫派,學人家的名字,也叫 「菜刀幫」,自封老大(現在看看簡直low到爆)。每天就是欺負一下別的班的同學,逞個威風。
沒過多久,這件事就被班導發現了。老師覺得這件事影響很不好,小小年紀搞黑社會,於是準備
「打黑」。
記得在一節課上,班導把 「菜刀幫」 的主要成員全部叫上講台,進行批鬥。期間老師嚴厲地質問我們:「小小年紀搞什麼黑社會,還起名叫 『菜刀幫』 !你說,為什麼起這個名字!?」
當時幫派里其他同學都嚇尿了,沒人敢說話,作為老大這個時候自然要挺身而出了。

於是淡定地說:「老師, 我長大想當廚師。」

我還記得當時全班愣了兩秒鐘,然後集體笑爆了。。老師笑得沒法繼續質問下去,讓我們下去了。

不過從那之後我在學校也多了一個新的外號 「廚師哥」,直到現在都讀博士了,還會有以前的老有拿 「新東方」 的梗來調侃。。


旗木卡卡喵:

國小二年級,有次考試,第一大題叫做口算題,之前從來沒有做過口算題,就傻傻的以為用嘴算一遍就行了,然後就默默地把20個小題都用嘴算了一遍沒給試卷上寫答案,算完就開開心心的做第二大題了,最後考試得了78分,老師問我為什麼不做第一大題,我都不敢說


請求逮捕這只鹿:

說個同學的經歷。高三的時候,班導經常查班…會把頭從窗子里伸進來看有沒有人在聊天睡覺,有一次我同學使勁推了一把窗戶,要關上,說時遲那時快,我們班導的頭突然伸了進來…然後…噗…哈哈哈被老師拎出去暴打了一頓


亂入的字幕:

有些人在國小都會一不小心管女班導叫聲媽。

這沒什麼大不了。

上高中時我一不小心管女英語老師叫了聲:

媳婦兒。
——————————
騙人長大鼻子。


Aorqu用戶:
「面快熟了,你往裡面加個蛋」
」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