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過什麼讓你覺得很酷的事情?

問題描述:如果其他人也覺得你很酷那就太棒了
, , ,
Summerloewe:

國小六年級時,參加一個市裡競賽獲獎,獲得市裡最好中學的保送資格。但是這個中學是個私立學校,當年門檻很高,無論是保送還是自考都還需要交贊助費,三年贊助費需要一萬八,這對於當時不太好的家境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家裡並不同意,抗議無效,便上了直屬的中學,一所區重點。
初一上學期,見過學校里各樣老師及同學,越發覺得學校差強人意,加之對私立中學進一步了解(通過在該校的國小同學),而且,感覺家裡家境有好轉,便逐漸萌生了轉校念頭。
當時障礙有兩個,學校意願跟家裡意願。首先解決學校問題,因為是瞞著家裡,所以資訊來源只能靠自己跟小夥伴。當時了解到沒有轉校考試,也沒什麼轉校推薦。而且有錢都轉不進來呢(據當年國小同學所說,當年我們都辣么純潔呢),沒辦法,單純的我便冒了個念頭,找校長!

當然不能冒冒然沖過去,唯一可能讓其接受的也就成績而已。初一上雖基礎不錯但也僅在年段前十左右,於是首要任務是沖到第一。噌噌噌,到初一下學期,完滿達到。

第二步,開始聯系校長。多虧小夥伴找來的辦公室電話(從教務到校長,事實證明真的校長比較親和),多虧他們暑假比我們放的晚。不敢在家裡打電話,便跑到外面公用電話打,一遍一遍往外跑,一遍一遍打電話,出乎意料的,校長同意了,讓我找一天把材料帶過去確認下。至今我仍然感謝他!

成功了99%,接下來就剩家裡這1%(贊助費還是要的)。雖然一直是瞞著家裡,但是這半年時間也時不時在給家裡洗腦,例如「我們學校每天上課都亂哄哄,學校里各種打架鬥毆偷跑出去上網呢」(也是渲染過度…)例如「人家xx中學只要成績好還有獎學金可拿呢,可多了」,
例如:
如果再來一次,你還會不會讓我去」
現在就是想讓你去也沒法去了啊」
這就夠了!這就足夠支撐我繼續進行啦,當然,此時我依舊什麼都沒透露。

直到,獲得對方校長同意的那天我才告訴他們。

那半年裡,從來沒告訴任何人我的計劃(即使是始終幫我尋找資訊小夥伴,也只知道零星半點),因為害怕一開始就被嘲笑不可能,更害怕直接被扼殺在搖籃里。
至此,無論結果如何,我都覺得當時那個勇敢的自己很酷:抱著巨大的期待,朝著堅定的目標,一個人暗暗努力,偶爾感覺好像自己獨自一個人在對抗全世界,但是因為那股堅定的力量,我從未退縮過。


子墨:

有兩件事 不知道哪個更酷!
第一件:高一軍訓 我們班的教官調戲我們班的女生 給整哭了
我當時血氣方剛,男性荷爾蒙爆表,加速跑,然後一個飛踹,給那教官踹倒了,教官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爬起來就要揍我,這時我的新同學還是挺給力的,一擁而上,但不是來拉架的,是一起來干那個教官的!
當然別的班的教官是不會坐視不管的,當時我們幾個人一邊干 一邊喊事情發生的經過(草泥馬的 讓你調戲我們班女生,讓你聊騷)。別的班的同學也聽到了,接著就變成混戰了(高一一共二十個班,一個班五六十人,但是每個班只有一個教官)當時的場面……此處省略無數個字!
後來我成了我們高中的知名人物,據說知名了好幾年!
—————–我素分割線———————
第二件:2013年,在杭州找了個女朋友!
有次去杭州看她,吃完飯在街上溜達,突然一回頭 看見一個小偷正要把手伸進我女朋友的兜里。我遂即大喊:草泥馬的,幹啥呢?
下頭愣了一下,轉身想跑。
我又大喊:你麻痹,你給我站那兒!
我以為小偷還要跑,結果……小偷站住了,還慢慢走回來了……(我覺得是個新手)
我和女朋友確定沒丟東西以後,小偷還說了句——不好意思!
我的天哪,南方的小偷都這么有貭素嗎?(非地域炮,勿噴)
ps:看來東北口音確實挺有威懾力!
女朋友現已進化成我媳婦兒,孩兒他媽!

酷……

補充:有朋友問學校是怎麼處理毆打教官事件的。
我在這里統一回答下:由於參與學生太多,無法全部處理,所以就處理了我一個,我是被學校記大過一次,留校察看。並記入檔案。
不過高三的時候,處分被學校撤銷了,畢竟檔案跟人一輩子的玩意兒。當然,老爸跟高中領導很熟悉,當時給處分只是走個過場。如果不熟,花錢應該能擺平吧!
至於那個教官……我不知道!


本人已死:

一件小事——

以前閑著無聊,上過幾天以色列防身術。某晚下課回家的路上,看見一個男的醉倒在路邊,旁邊有一個男的正在翻他的口袋,從他口袋裡拿出一支手機。當時剛練完「武」覺得自己棒棒噠,於是熱血一上頭就沖了上去,大喊一聲「你在偷他東西?!」

並不是什麼妹子大發神勇擺平小混混的結局,因為那個男的一下愣了,然後趕緊解釋,「我是他朋友,我是替他打電話找人來接他回家,不信你問他啊。」地上的醉漢無力地擺了擺手錶示同意,我只好訕訕地快步走開了。

那一刻覺得很糗,而且,說實話也有點自不量力吧。
我身高不足一米六,所謂的練武,當時也只是練練「被人掐住脖子時該如何反擊」這樣限制性很高的套路。如果真的碰上壞人,恐怕真的凶多吉少。

然而很久以後,每次想起這件事,都會為自己的勇氣點個贊,並且,以後遇到同樣的事情時,還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另外,在大城市裡生活,女生在路上經常會被WSN搭訕。以前我碰到這種事情都會假裝沒聽到趕緊走開,但是自從認識到很多時候這些WSN搭訕你,並不是一定想要跟你有什麼,而只是喜歡看到女性因此驚慌或惱怒,從而獲得心理上欺凌女性的快感後,我被搭訕時都會很嚴肅地告訴對方,這樣做是不好的,請尊重女性。
我們有安安靜靜走路不被人騷擾的自由。

不管WSN有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說多了,他們就會知道女性並不是毫無反抗能力只會逃開的弱者,就會知道我們並不怕他們,他們的騷擾並沒有成功地征服我們。
每次這樣的事情發生的時候,我真的覺得自己很酷。


匿名用戶:

在我國小二三年級的時候吧,那時候《四驅兄弟》火得不行不行的,四驅車在男孩子里也火得不行不行的。
有一天,我們班導忽然抽風,說要沒收所有的四驅車….
理由很簡單,玩物喪志。孩子們雖然很不情願,但都老老實實交了
一個人除外~
當然是我了!

因為我的拒絕繳械,班導跟我就「玩四驅車到底是有益還是有害」理論了起來。
班導要求我拿著紙筆(滾)出去,把玩四驅車的好處都給她列出來。
對不起,我自小到大情商就低,實在理解不出這是班導讓我(滾)出去寫檢查的台階。
於是我就小母牛坐火箭一路拼音帶畫圈地真列出了十幾條玩四驅車的好處。
無非就是鍛煉動手能力啦,增進跟同學的友誼什麼的…

我喊了「報告」,然後告訴老師,我寫完了。
班導看了我有理有據的「用戶體驗報告」都氣樂了。
她發現一個人教(扳)育(倒)我是不能夠(成功)的,於是她要求我站在講台上把我寫的一條一條念出來。
當我念完了第一條,班導開始放手發動民眾:他說的對不對啊,沒有同學反駁么?
「懂事兒」的同學們開始你一言我一語地跟我理論,甚至有人把這當成了憶苦會。
一個小朋友:我有一個哥哥,沉迷四驅車,放學也不寫作業一直玩一直玩,後來就學壞了也不上學了….
另一個小朋友:我也有一個哥哥,所有零花錢都用來玩四驅車,不夠就問家裡要,家裡不給就去偷…
另另一個小朋友:我那個哥哥更壞,他玩四驅車把家裡玩得傾家盪產了…

WTF?!
你們的哥哥們都這么diao啊~
我會無言以對么?
當然~~不會!
我說:XXX早上你還跟你哥一起來上學呢,他在五年級。XXX你別胡說了,你急速眼鏡蛇跑不贏我的旋風沖鋒你就可以胡說么?你的爛車你交了不心疼,我的我心疼!
但是…傾家盪產的那位,我是真的無言以對…

開始只是零星幾個同學反駁我,後來就演變成了幾乎整個班的男同學在班導的發動下開始一把鼻涕一把屎地批鬥我。
對不起題主,別的人沒有覺得我很酷,只有我自己覺得我很酷,在我為了我以為的正義與我的全世界作對的時候,在我選擇去當一個「全民公敵」的時候。
那一瞬間,我感覺自己是這樣的:

十幾年過去了,如果我能穿越回那天,我還會這樣做么?
不會了…
這就是所謂的成長吧…很無奈
當我有了理智,就不會再去做這種「酷酷」的事
但有過這段經歷..
我很自豪….
(噗…)


匿名用戶:

國中二年級,我的語文老師教了A,B兩個班,我在A班。

有一次老師突然心血來潮,想在兩個班之間舉行一場語文詩詞比賽。就是一個班的人背上句,另一個班的人接下句,內容不限,課內課外的都行。規則只有三條,一是不準打斷對方出題,5秒之內對方班沒人答就由對方班接著出題;二是如果沒有接上對方的題目對方就得一分;三是不準以任何形式從外界獲取援助,即只能靠自己的記憶出題。

比賽時間是20分鐘,勝利的一個班老師會發糖吃,好吧,其實獎勵也不是很誘人………但是畢竟是兩個班對壘,誰都不想輸。況且,當時我們那屆共六個班,其它四個班都在觀戰,輸了也挺沒面子的。

我記得比賽到了最後幾分鐘時,大家能背的都背得差不多了,當時我們班的分數比B班的多好幾分。

這時,我們就發現B班有人在用手機查,然後站起來出題考我們,幾句我們還招架得住,但是到後面就不行了。就在B班快要超過我們班時,老師宣布這是最後一道題了。

對方出的是:二十四橋明月夜。我到現在都記得同學們焦急的樣子,因為兩秒過去後沒有人站起來答,對方班刷的一下就站起來慶祝,總之一副贏定了的樣子。

最後當然是我答的:玉人何處教吹簫,然後對面就沒聲了…然後我們班就刷的一下站起來,那反差,你腦補一下就知道有多爽了,最後當然是我們贏啦。

哈哈哈,事情雖然很小,但是當時我別提有多開心了,那是我唯一一次體會到作為集體的一員做出對集體有利的事有多開心,畢竟我從小到大就不怎麼合群,所以當時感覺還是比較酷的(>﹏


毛毛毛毛毛毛:

高中的時候,上課玩手機,手機被老師收了,揚言要畢業再還給我。(當時我才剛剛高二啊!手機放她那兩年都壞了吧!)因為家母是學法律的,問了問她能不能通過法律條文要回來,她說讓我自己看看。
然後去百度了半天,民法中有一條(抱歉不記得了,好像是43條吧)說的是,要扣留私人財產,必須是國家機關,換言之,老師的行為不能叫扣留。
於是乎又看了看代為保管的法律含義,這個情況發生的前提是,必須要雙方同意。當然我是不會同意的。
然後回到學校,先去找老師說好話,賣萌,認錯,老師都一臉堅毅的說,絕對不可能,畢業再來要!
然後我便淡定的從褲襠里(大誤)掏出民法,告訴她這是不對滴。老師愣了半天,說明天讓你媽來拿吧。
從那以後,她再沒管過我玩手機的問題。


匿名用戶:

不是我做的,可我真覺得那男生真酷,那小子真帥!!!


冰凍柿子:

上國中的時候,女朋友有幾天心情不太好,我為了討她開心。
凌晨三點三十分我帶上我的小夥伴……把學校里養的三十五頭豬全部放了出來。第二天早自習全校一半的班導都在攆豬。。。。
她笑了^ω^


Aorqu用戶:

國中那會兒玩一個類似老鷹捉小雞的遊戲…姑且就當是老鷹捉小雞吧= =。有個小夥伴追趕了很久都捉不到小雞,氣喘吁吁的…我就主動讓她捉了,換我當老鷹。

後來我們成了很好的朋友,她告訴我,這件事她記得很清楚,說當時超感動。

說得我也好感慨…有時候當你很累,別人都在哈哈大笑的時候,有人幫你一把,確實是蠻感動的。所以我還覺得自己蠻酷的。

當然其他小夥伴是沒惡意的,就是玩太瘋了233


猛男姐 Monna:

從小被同學們欺負,但從來沒有屈服。十八歲肺結核自己在外地的醫院抗過來,十九歲從中專考上大學,二十一歲在湯遜湖裡野泳,二十二歲跑外地獻血,爬光谷,剃了光頭,辦個人秀,二十三歲畢業設計第一名畢業。現在深刻認識到自己的心理問題選擇勇敢面對。請朋友幫我做心理諮詢。學會去面對那個受了很多委屈但卻不願意承認的小女孩。學習更好的和自己相處。
面對最脆弱無助的自己,就是我認為我做過最酷的事。


傑克是條狗:

很多時候,有多少人覺得你酷,就有二倍的人覺得你SB。


鵷雛:

有一次被叫去和幾個同學一起參加動漫比賽。(其實一般都是不需要寫書法的人的,但是老師找我去幫忙,所以就去了,幫他們畫好的漫畫配上文字)
地方不大,很長的白色橫幅鋪在地上,每個組負責幾塊地方。他們畫好了後,我蹲在地上用毛筆寫字,寫累了就跪在地上寫,再後來就趴在地上寫……那時是夏天,他們幾個就站在邊上給我扇風……然後別幾個的組因為沒有會書法的就過來問我,能不能也幫他們寫一下……我還沒回答呢,領隊的老師和幾個同學站出來擋在前面,說,不能!
我……|・ω・`)
那一刻感覺自己還挺酷的!有一種高人的感覺吧!(๑•̀ㅂ•́) ✧


Russell:

去年暑假決定休學Gap Year。然後九月休了學開始在青島打工,期間送過外賣,做過流浪歌手和酒吧駐唱。然後在今年四月底攢夠了錢出發花可剛好40天時間坐火車硬座橫穿中國…現在在拉薩做義工兼歌手~這是路線圖:


Aorqu用戶:

剛剛工作的第一年,一個犯渾丟了六千元。而那是我接下來兩個月的房租和生活費,外加過年時候給爸媽辦年貨的錢。這件事情我沒有跟家裡人說,跟朋友這個借1000,那個借500,勉強湊夠了房租和生活費。過年那會更窮,買完火車票,全身只剩下不到150塊錢。回家,看到茶幾上的一疊一百元,我當時就覺得眼睛都快綠了,感覺一隻手都要從喉嚨里伸出來了。不過我也沒有跟家裡人說自己很缺錢。過了很久,等我把錢全部還上,才跟我媽笑著說了。結果,我媽聽得當時就哭了。


顧子明:

國中時候,老師喜歡前一天發考試(習題)卷子當作業留給學生,第二天讓課代表收齊後,上課的時候再發還給大家,老師再來講卷子的題。而我習慣性不寫卷子……

———

某天物理老師新換,正欲立威,上課時發現我沒交作業,便批了我一頓,最後來了一句,你能跟得上嗎?

———-

結果作死的我拿著空白卷子直接念答案……把老師和小夥伴們都驚呆了……

@孔翔鷹


聞聽:

看完第二個答案,想起以前有次老師讓當堂寫小短文:給父母的一封信,讓我們上講台念。我當時沒寫,沒想到居然點到我了,然後到台上,老師站我斜後方,眼睜睜看我空口說白話對著一張白紙沒有任何吞吐的把一篇文章念出來了……我都不敢去看老師的表情……回去後我同桌十分跪服,因為他也想像我這樣干,結果在台上結結巴巴被老師抓到了……


匿名用戶:

幼稚園 的時候每天晚上穿過兩個街區給我媽送飯。8歲就可以自己一個人坐汽車從廣東回廣西。然後6年級的時候從樓梯上蹦下來的時候骨折了還堅持天天上學,放學了就拄著拐杖走15分鐘回家。
其實也不算酷,是我媽心太大了( ー̀дー́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