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過哪些智障的事?

問題描述:你做過哪些智障的事?
, , ,
陳靈兒:

我QQ沖了一個年svip.忘了多少錢了,兩百多吧
不是因為我土豪…講道理我是真的不知道QQ錢包能用,我以為QQ錢包是個數字,因為去買東西只有微信支付沒有QQ支付啊,於是我就很大膽的問人要紅包,然後揮霍

沒有事就給人發紅包,我以為QQ紅包就是騰訊出著玩的,類似Q幣

然後最近才知道,它就是錢!!
哇!我心痛

我…我現在還有十塊錢
不說了,我的心彷彿在滴血…
我現在想一皮錘給自己臉掏憋
或者給自己掐死掉,我個敗家老娘們


墨然:

你們,你們開心就點贊就好 感謝個啥,我看到感謝我很惶恐啊

以下原文
我怎麼聰明!怎麼會有智障的事!

不會過我家班代剛乾的事情…
我剛笑了五分鐘,不能再多!多了過分

前三句就是她說的

我…我看到之後第一個念頭…
原來陷入傳銷還能碰到手機啊!
我的傻班代
我們班代可可愛了!帥氣萌妹子!哈哈哈哈

那…那我…再加一點我…乾的事………

這個截圖出現的情況…是因為我沒找到鏈接

ammmm我覺得…這是一場意外!!!!


Gay 里Gay氣的Gay:

高一的化學課上,就學過下面這個化學方程式:

2Na+2H2O——2NaOH+H2↑

當時老師為了便於教學,還特意做了實驗給我們看,並強調Na的量只能是綠豆粒大小!!!而看了實驗的我,久久不能忘懷那個「炫酷」的場面,希望有生之年能夠自己做一次這個實驗。。

—————————————————
以上是背景!!接下來說正事!!!!

時隔兩年已經高三的我,在某天下午的物理課下課後,百無聊賴地校園里閑逛。不知不覺就走到了一個小屋子旁。我清楚地記得,這里是存放灑掃工具的地方。而此時的我定睛一看,發現小屋門上掛的鎖竟沒有鎖死!!!於是………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我就推門而入~~~~

門打開的那一剎那,我看到屋子裡居然………放滿了各種化學葯品!!!!
而我一眼就看到了存放在棕色煤油瓶里的Na!!!(厲害死了我!!!)

接著,我就打開瓶蓋,用鑷子取出一塊冰糖那麼大的Na,心裡興奮極了!!!此時的我,回想起兩年前的那個願望,現在終於可以如願以償了!!!得意忘形的我,早就把老師反覆強調的話忘到腦後了!!!

天吶天吶天吶!!!屋外就是水龍頭,原料算是齊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就用鑷子把那麼大的Na直接放在水池裡,心裡默念:Oh My Lady GaGa,1.2.3,走你!!!緊接著就把水龍頭開到最大!

0.1秒之後,我:哇塞!它在著火誒*罒▽罒*!!!好酷(✪▽✪)!!!

沒關系。反正水能滅火嘛 !!!

大約5秒之後,火勢竟然越來越猛了???我開始慌了:一定是水太小了,我把所有的水龍頭全開了絕對能滅火!!!

我這樣想著,剛準備動手去~~~~
它就「砰」的一聲爆炸了,而且是當著我的面!!!!

我的眼裡進了白粉狀的東西,瞬間睜不開了,而且巨疼!!!

—————————————————
當時我的眼睛巨疼不已,腦袋成了一團漿糊,便大喊:「救命啊!救命啊」(毫不誇張,我當時真這么嚎的!!!)

然而,那個小屋所在的地方比較偏僻,根本沒人搭理我。。。。猶如瞎子的我,只能站在原地,邊用手亂摸,邊大喊「救命」。。。

我就這么哀嚎著,也許是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過了一分鐘左右,對面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

我聽到對面傳來了一陣腳步聲,心想:天助我也!!!嚎的也就更加賣力了。那人聽了我的求救聲,便走到我身邊問我是怎麼搞的?是哪個班的?班導是誰?我一五一十地回答了他的問題後,他就牽著我的手把我帶到了學校門口的門衛那兒,順便聯系了我的班導,並囑咐我在這兒等著班導——因為他還要去上課。

不一會兒,我的班導就趕了過來,跟他一起來的還有年級主任。他們倆大概是知道了我的情況,就直接把我帶到了學校隔壁的醫院。

到了醫院,醫生了解我的情況後,給我做了簡單的傷口清洗,便嚴肅地說:「你這情況挺嚴重的,我們這里治!不!!了!!!你必須得去市裡的XX醫院!!!」

此時的我,忍著劇痛往這醫院的出口摸去,依稀聽到那個醫生對我的班導說:「我們這里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病人」

我當時背對著他們,嘴角上揚,露出了一個不易察覺的笑容。。。。。。。

未完待續。。。

—————————————————
更新一下

—————————————————
「而且現在打120也來不及了,太慢了,不如直接開車送過去還能快點!」醫生這么說。

我的班導上前拉著我的手,把我帶到了年級主任的車上,便往市醫院駛去。坐在車里的我很不安分,向我的班導哀嚎著:「X老師,你說我會死嗎?」然而我心裡想的卻是:我這輩子可能玩了,我的眼睛恐怕是要廢了!!!我以後該怎麼活呀~????

而班導聽了我的話,就在一旁安撫我:「不會的~~~」我聽的出他挺緊張的,聲音都有點發抖。。

剛下車我就被抬到了擔架床上推進了一個房間。護士取來了葯水,然後讓我忍著疼痛睜開雙眼,我掙扎了約有20分鐘,終於緩緩地睜開了模糊的眼睛 。
天真的我本以為我既然睜開了雙眼,就說明傷的不重。萬萬沒想到,眼睛睜開後看到了一個女護士拿著帶針頭的針管,緩緩向我的眼睛插去…………

未完待續。。。。。。
—————————————————
PS:我沒瞎,有圖有真相!!!!



附上照片,只想說明我還活著,而且眼沒瞎!!!!



唐美:

結婚


李二草子:

看見這個問題我就想起了我的高中時期,簡直是我的智障高峰期……
( ・᷄ὢ・᷅ )

我們高中建在一座山上,人稱「王家大坡」。
說大坡真不是誇張,據完全不可靠消息稱,從教學樓到校門要經過200多個台階

由於得天獨厚的地勢優異,住讀生們充分享受到痛不欲生的封閉式管理
而我,很榮幸地成為這個大集體的其中之一:)

先給大家介紹一下當時學校制度,星期五走讀生回家,住讀生吃完晚飯後連上三個晚自習。
由於文科住讀生較少,於是同年級所有文科住讀生(三個班)集中在一個教室里上課。


那日,依舊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星期五,當時我們剛考完月考,作業不多,思想也有些懈怠。
於是我帶了一本漫畫打算晚自習時候看
第一個智障點

並把剛發下來的寶貝手機連上我剛偷溜出去在夜市買的充電線,放進桌膛充電
第二個智障點

16周歲的高中生,正值青春年少,仗著自己初生牛犢,喜歡看些神神鬼鬼的漫畫故事情節,圖個刺激。

萬萬沒想到,後續的發展才是真tm刺激啊。

正當我藉著《五年聯考三年模擬》遮擋著小漫畫看得嘖嘖驚嘆時,萬年不巡邏的老師居然進來了!

還tm是教導主任!!!

他神不知鬼不覺地走了過來,悄無聲息。我下意識的抬頭,面對這那一張熟悉的默默靠近的大臉,我知道:

完了




多年的經驗讓我習慣性地把書一抽,往桌膛一送。
第三個智障點

從講台到座位,時間卡得恰恰好。

教導主任也是個老江湖了,二話不說,沒有給我一絲解釋的餘地,順著桌膛就摸下去了。
不一會兒,一本漫畫就被他握在手裡。

漫畫是台灣翻譯版,封面是用繁體字寫的,但教導主任也是個文化人,直接就高聲朗讀出那兩個大字:

《艷漢》

近五十歲的老師臉上閃過一絲猝不及防的羞澀,教室出現了一絲不可控制的騷動……
這時我才意識到劇情的走向似乎出現了偏差啊!

於是我據理力爭到:老師!事情不是你想的這樣的!!!


老師嘛,畢竟也是見過世面的人了,於是他隨意翻了兩頁

我……

見過大風大浪的老師有點堅持不住了……

畢竟是個熱血直男,只好悻悻然地把書合攏,
放我桌上也不是,拿在手上也不是。

此時場面越來越控制不住了,這不止是我一個人的問題,是一個班的問題,整個文科的問題!

我一個翠花大閨女,你要我怎麼解釋,啊???它真的不是一本***啊!!!這真的是一本正經書啊!!!只是畫風內容有那麼少許的不正經啊!!!

但那時,可憐弱小又無助的我,選擇犯下了第四個智障的錯誤




「老師我沒有在看這本書……」

縱使這句話的聲音在嘈雜的教室里是那樣的微弱,教導主任立馬抓住這跟稻草,把書丟回了我桌上。

終於結束了……

嗯???

教導主任手裡拿著手機走回講台,而上面還連著一根夜市上買的的充電線……


王alex:

1.我老公開車載我爸媽去紅星美凱龍看商鋪,我跟著去瞎玩。到了之後銷售帶著我們一路介紹,我看到中庭有兒童遊樂設施就拉著我老公騎上了蹺蹺板,那個畫面美得簡直不忍直視,銷售說得唾沫橫飛,我爸媽翻著白眼恨不得不認識我們,奔四的我倆宛如智障一樣玩著蹺蹺板。
2.避暑回家發現電動牙刷不見了,我和我老公就抓了狂,遭了沒牙刷了,趕緊下單重新買,這兩天沒牙刷怎麼過呀!面盆旁邊那兩支普通的牙刷顯得好無奈 關於電動牙刷還有一些智障情況,比如忘了充電,牙刷沒電了居然想不起可以手動。


低調:

我太天真了……這么靠後也有人看到……補充說一下這個價格的確是那樣 因為我們倆也挺驚訝的,反覆確認了價格,老闆態度也挺堅決的就是不改價=_=
後面有更新(●’◡’●)ノ❤

哇人這么多了應該沒人看到我的答案了 偷偷賣個蠢
依稀記得那是一個周末,陪旁友逛街買東西,但去了很多地方都沒買到,反正走了很久,一路走一路吃,我們倆都腆著肚子負重走,快到家的時候,經過玄武湖公園
公園嘛,都懂的,門口一堆什麼賣糖葫蘆啦棉花糖的,我們倆來了興趣,準備合買一個棉花糖一起吃。
「老闆,這棉花糖多少錢?」
「三塊錢兩個,五塊錢一個。」
「啥?!」我們倆不可置信地又問了一遍。
「三塊錢兩個,五塊錢一個。」老闆異常冷漠。
這……這套路不對啊……還有這么定價的?但我們倆真的很飽了,就是饞,絕對吃不下兩個的,我們倆討論了很久……
然後五塊錢買了一個棉花糖,輕松愉快地一起吃掉了……
事後想一想,不對勁的到底是老闆呢,還是我們倆呢,還是我們仨呢……

&&&&&&&&&&&美麗的分割線&&&&&&&&&&&

說一個關於手機的事吧,我的手機下端有個出聲口,平常聽歌啊聽語音聲音都是從這兒出來的,我有時候沒戴耳機又不想太打擾別人,就會把聲音調小然後耳朵湊到下面那個出聲口拚命聽。
然後有一晚,我閨蜜睡覺打呼,搞得我睡不著,想了想很氣,於是用手機錄音機把她打呼嚕的聲音錄下來了[你……]
第二天白天,我為了確認呼嚕聲有沒有錄下來,把耳朵湊到下面那個出聲口聽,結果我把音量調到最大也沒聽到——「垃圾手機」——我嘟囔了幾句,把這段音頻刪除了。
過了幾天,有一門課的老師說要給我們劃重點了,我怕記筆記速度跟不上,就開了錄音,結果回去聽,還是聽不清楚,我就很氣。
閨蜜提點我:「你為什麼不從上面聽呢?這應該是從上面出聲兒的吧?」
我:「哎?可上面沒有出聲口吧?」
閨蜜:「你是傻嗎?!你平時怎麼接電話的?」
我:∑(°口°๑)❢❢
後來把聲音調大果然錄音下來的音頻播放的時候是從上面出聲的……
把打呼嚕的錄音還給我(*꒦ິ⌓꒦ີ)


匿名用戶:

我一直是不太喜歡稱體重的
我一直喜歡比較骨感的女同志
但是感覺周圍所有女同志的體重都是加過修飾的
這對我擇良木而息產生了巨大的阻礙
尤其是我並不知道我所謂的,看起來的骨感在實際中到底是多少公斤,我感覺周圍的女同志在體重上有一半在欺騙著文科班為數不多的男同胞們
於是我開始了為科學獻身的征程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我用了三個月的時間從125斤瘦到了97斤
(男,175)
然後我用心的觀察了我身上的所有部位的胖瘦,確定他們達到了所謂的骨感的標准,並以此為依據確定了我的一項重要的世界觀
體型和體重之間的基本關系
雖然如此但我仍然認為我的腿還是有些粗
然後下一次月假回家的時候,我被我爸帶去了體檢,體檢出了營養不良
並且我爸拒絕給我搓背,因為他認為這會傷到他的手,於是我有兩個月的背都是我自己以極其艱難的體位搓的,真難受ԅ(¯ㅂ¯ԅ),真親爹
直到我忍受不了我的體位之後我才決定胖回了110斤

但是,從此我多了一項技能,就是判斷這個人是否100斤以下
然後我就多了兩項娛樂項目
在家看我姐花式秀體重然後我打她的臉
在大學里笑看女同志們騙我們年少無知的男同志們
寫到這里,微微冷笑,就像看透了整個世界一樣,留下了兩滴清淚
呵呵,這劇本不對!
說好的找女朋友呢
(ノ=Д=)ノ┻━┻
朋友呢
友呢


關思聰大人:


哦,天哪!快看看我的第一間小(huo)房(chai)子(he)!

高貴的白樺木地板!溫馨的書架!哦,是不是少了點什麼?

對了,主角太孤單了,這個家要溫暖一些,那就來個壁爐吧!

點了火之後還有煙呢,哈哈哈,太棒了,我要去告訴我的小夥伴們!

嘿!牛牛,豬豬,嘰嘰。我造了棟新房子!來我家玩呀!

呃呃呃,等等!怎麼回事?朋友們別著急!等我把火滅了!這難不倒我!

。。。。。

根據親身事跡還原


Aorqu用戶:

剛參加工作的時候,每天晚上帶團打魔獸世界,推海加爾山和黑暗神殿。因為是PVP服,所以每晚集合總會和部落有些摩擦,打個頭破血流。

某次,幾個團員在黑廟門前拉人,被部落偷襲而死,我便開著牧師小號去支援。大概是我們手法不佳,幾次殊死抵抗,卻依然被按在影月谷的地面上摩擦。許是殺紅了眼,我換了雙刀賊,本想在語音頻道中大喊一聲:「哼!不給你們點厲害,你們真不知道馬王爺幾隻眼!」

一時情急,喊成了「你們真不知道王爺幾只馬眼」……

隨後淪為公會笑柄……


徐賢:

國小的時候遺精,不敢告訴家裡,每次遺精完了都很害怕,就把內褲脫掉直接往窗戶外面扔,我家老房子後面窗戶外是條河,所以一直沒人發現!
結果到最後因為我遺精導致內褲扔沒了,我老爸翻我的衣櫃,問我的內褲去哪了,我支支吾吾不敢出聲,我爸也不說話!
午飯過後我爸把我叫到陽台上,直接拉下我的褲子,撥弄我的小雞雞!
「平時硬不硬啊?」

簡直無語,後來我爸就讓我自己洗內褲了,哎!

PS:

有人說我亂編故事,亂編太監!

我家在重慶的一個小縣城,去年升區了,老房子後面就是河,嘉陵江的支流。

為什麼是我老爸翻我的衣櫃,事實是這樣,我父母離異,我判給了我爸,我老爸很早就給我找了個後媽回來,這件事是我後媽發現的,她告訴的我爸!

至於為什麼頂著徐賢的ID?沒見過女裝大佬,宅男就不能喜歡少時了?

沒搶到ID我只能說,你們手慢了!

繼續

還是國小,拿我爸的手動刮鬍刀剃腿毛,導致我現在毛髮有點濃密!

國中學抽煙,覺得自己很帥,可以吸引女生注意,結果吸了兩個多月假煙,就是吸進嘴裡立馬吐出來那種,特別傻逼!

和老師起沖突,聯契約學們一起造反,而且非常細致的擬定了計劃,向低年級的學生收錢集資,準備去重慶市教育局揭發檢舉!三天之後,錢花光了,不了了之!


匿名用戶:

你們有偷過oppo店門口宋仲基的人形牌么……我有過……扛住就跑,當街被抓……今天路過肯德基……看見三小隻的可愛牌……又想偷了………

好多蠢事,再也不會幹了,不用批評我偷東西還炫耀,我仍然會沒皮沒臉的告訴你,我七歲時候偷西瓜地里的瓜是我一生最甜的。

我喜歡那時候的自己。只是被朋友激將法來一句:你每天來迴路上給宋仲基飛吻有什麼用,你又不敢偷回去……我就立刻轉頭抱住,比我還高的他,踉蹌著就開跑,不管不顧。

其實現在長大了也不是不勇敢,只是再沒那樣激烈的喜歡了。


君子不器:

多年前修一個電風扇,要用電烙鐵,我隨手找了個煙灰缸架著,等它加熱,一同事進屋找我借螺絲刀,順手給我一根煙。

我點著吸了一口,也架在那煙灰缸上,從地上的工具箱里拿螺絲刀給他,然後聊了兩句,我想起來有根煙,隨手去夾,但我忘了還有把插著電的烙鐵…………

吡啦一聲後,辦公室彌漫著烤肉味……

(以下離題,是這事的後續,在一個題目下發過。)

我有點蒙了,只覺得痛,嚎不出來,同事很冷靜,先把烙鐵電拔了,拉我到外面水龍頭下,準備用冷水沖,不巧偏偏停水了,同事罵了聲娘,把我受傷的手指往我嘴裡一塞,拽著我往辦公室跑,路人紛紛側目。

到了辦公室,把我手放飲水機下面沖,到那時我才叫出聲……真他娘的痛。

手指塞嘴裡時我咽了兩口口水,吞了一小塊肉。

到醫院包紮好後,食指中指不能彎,一個星期內,所有同事見我就✌✌✌

吸煙有害健康。


匿名用戶:

很小的時候,大概6歲,有一次去外婆家,在農村。外婆家有一口井,井旁邊有一個不大不小的桶,系著繩子。大孩子們用桶到井裡打水喝(夏天),他們只打大概1/5的水,並不打滿,因為打滿了就拉不上來了。他們走了之後,我一個人也來模仿,然而悲催的是,我的技巧並不高,桶竟然滿了。

這個時候我往上拉桶,但是拉到一半就拉不動了,懸在空中。然後我不停的哭,叫大人,特別害怕。悲催的是旁邊沒有大人。我就這樣堅持了一個多小時,幾乎都要崩潰了,最終一個過路人救了我。

後來長大了之後回想起這件事情,發現我當時應該慢慢的把水桶放下到水裡,然後拉著繩子就行了。


shinn:

小時候是個好奇心旺盛的孩子,而且擁有相當強的執行力(可惜這么好的習慣沒有保持下來),做過很多傻事。

1.曾經不止一次用紅白機的遊戲天線(純鐵質)戳插線板的那個洞,體驗被電的酥酥麻麻的感覺。

2.用那種傻瓜相機的閃光燈零距離貼著自己的右眼按快門,然後右眼就一片白茫茫,很長一段時間內看東西都有一片白影,我以為我會瞎。

3.和父母去張家界玩,當年的張家界有很多野生的猴子,膽子特別大,會找遊人要吃的,別人都是遠遠的扔過去給猴子吃,我特別中二,非得放在手上遞過去,還非常作死的選了一隻抱著小猴子的母猴子,然後那猴子對著我的手就是一口,血肉模糊,當時也沒什麼防狂犬病的概念,都沒去打疫苗。

現在回想起來,我能活到現在而且沒留下什麼殘疾真是RP爆炸啊

又想起來一個

4.有一段時間用一個比較大的筆記本,15寸,方便出差的時候也能隨時隨地玩遊戲,偶爾沒有桌子用來放的時候,就喜歡把鼠標放在鍵盤下方,比用觸摸板操作要方便的多。有一次玩到一半,有人叫我有事,結果忘了鼠標還夾在筆記本中間,隨手就是一合,碎了…..


錦rr:

以前國中的時候,和隔壁班是同一個政治老師。那天政治小測驗,不想背,正好隔壁班比我們早上政治課,他們就早一步小測驗,就跟他們班大神提前打好招呼記一下答案…
然後輪到我們班考試了…老師先給了二十分鐘讓大家背書復習,那時候懶,不想復習,就發呆,後來可能是周圍同學都大聲背書,背的太認真了,我受到了鼓舞,也想大聲背書
於是
沒過腦子的
直接把隔壁班大神給我的選擇題答案背了出來對,ABACB BABBD這樣:)大家像看智障一樣看我:)

第一次寫這么長的,有倆贊就很開心了


木葉無筵:

九幾年,上幼稚園 時候,學會側身騎那種有根大杠的單車,嘚瑟的不行,一有空就騎著在廠區大院,街道轉悠,類似下面這圖
某天中午,老媽說家裡沒醋了,待會做糖醋魚,讓我去小賣部買一瓶。呦呵,好滴呀,一般多出來的錢我媽都是留給我當零花錢的,這大熱天的又可以吃雪糕了。

雖然小賣部離我家就200米,我還是決定騎著28大杠過去,美滋滋。

到了小賣部,捏著錢,一心想著雪糕,老闆問,來買啥?

雪糕。已經完全雪糕上腦的我脫口而出。

正巧電視在播著春光燦爛豬八戒,哎呦我豬哥真帥,小龍女好漂亮,哇這貓妖真討厭,我就,

拿了雪糕

直接坐下

邊看邊吃

然後,老闆跟我說他要去廠部辦事,車能不能借他騎騎,我直接在他家吃飯,他馬上就回

已經完全沉浸在豬哥顏值和雪糕里的我巴不得能在看會,好的好的老闆你忙。阿姨準備一桌飯菜我都是邊吃邊看,畢竟都在廠區大院,蹭飯也不是一回兩回了,大人上班忙的時候孩子們經常拜託給小賣部阿姨幫忙做飯,於是我美滋滋的吃完飯,老闆回來,我騎著車回到家,呵,這時的我還沒發現哪裡不對!

到了家,我媽問我,飯好吃嗎

好吃

醋呢

額。。。。你猜?


烹小鮮:

高中晚修放學,我去一趟教學樓廁所放大

飛流直下三千尺,我暢快的打開門

額…小便池前面那個不就是上鋪—狗蛋明嗎

這發型、這側顏、這熟悉的口哨旋律…

錯不了,肯定是了

我悄悄地半蹲在他身後

雙手互握,伸出食指和中指

氣運丹田,查克拉匯集雙臂

手起氣呼,千年殺完美釋放

噓..啊啊啊啊啊…Fuckkkkk!!誰啊?!!

應聲而撤,撒腿就跑,一路狂奔回宿舍

用力有點猛,好像趴便槽上了

叫聲好凄慘,怕是入木三分了

狗蛋明回宿舍肯定剝了我的皮…

咦,宿舍燈已經開了

一定要讓舍長小強幫我求求情

嗨..狗蛋…啊啊啊….Whatttt???

狗..狗蛋?你不可能這么快就回來吧

??????????????

「肚子餓,一下課就回來了,來根辣條嗎」

「不..不用了。風有點大,我們把門關一下吧

=======================

其實我也不知道那次捅了誰。不過那晚有個哥們回宿舍把同學打了,好幾個舍管才拉開。希望跟我無關……


安吉拉:

超高校級的智障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