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過哪些智障的事?

問題描述:你做過哪些智障的事?
, , ,
薛成美:

還記得那是三年級的夏天 我拿著我媽的新手機到一個公園里玩 那隻手機是我們家第一隻非藍屏手機 全家人都愛護得不行 就差供起來了
我求了我媽好久她才把手機給我 公園里有個湖 就是那個罪惡的湖 那隻手機竟然掉進了湖裡!我趕緊撈出來 可它已經被淹死了 我當時真想給它一起死了
所以 我就去葯店買安眠藥 結果葯店老闆看我太小沒賣給我
雖然我沒想好什麼死法 但是我還是先把遺書寫好了 裡面詳細地敘述了那隻手機是如何犧牲以及我追悔莫及的心情
結果 那手機幹了之後就好了


在陳兮:

國中喜歡在寢室里甩襪子玩,一手一隻,一般是洗過的從架子上摘下來,甩一會兒就會放在櫃子里。然而就算只有那麼短短一段時間,也被我整出了幺蛾子……
那天,我要把襪子放到櫃子里,對床的在拿櫃子里拿東西,順便和我聊天。我也不急著洗澡,於是靠著櫃子聊了起來。
突然,我的一隻襪子彷彿開了靈智,又彷彿被奪舍,沖破了我手的桎梏,快狠准地朝著舍友的由於說話而張著的嘴巴射了過去,然後,穩穩地塞進了她的嘴裡……
……
然後,我再也不甩襪子了。


匿名用戶:

某日起晚了

坑都沒來得急蹲

手裡拿著兩個包子

以百米沖刺的狀態飛奔

朝著教學樓跑去

年段長兼我們地理老師

右手抓著細竹條

看著手錶數秒

7、6、5、4、3、2、1

咚~咚~咚~

上課鈴聲被敲響了

(對的,是敲響的,聽說廣播的線路壞了還沒修好)

年段長:來來來,都別跑了

於是一番教導

說完了

準備開始打手

屁事最多的林副校長出現了

他說:這幾個又是遲到的?(然後也訓了一堆話,吧啦吧啦一堆廢話,接著又說)

找幾個人跟搬我音響去

於是年段長說:剩下的幾個,今天先放過你們,明天在讓我抓到有你們好受

我們宿舍幾個人

跟年段長比較熟

畢竟是他在教的學生

不幸被拉去當苦力


接著我們大部隊

屁顛屁顛的

跟副校長去抬音響了

………………………(此處省略非重點)

音響搬到主席台上

副校長忽然問了句

XX今天好像出去了

那誰來控制這個音響設備

我肯定沒那麼傻自告奮勇

大夥都裝作沒聽到

反正他是問年段長

誰知道

年段長忽然扭頭問我

我記得你不是上次在禮堂有搞過一次?

結果我那坑爹舍友說

對對付

他會

……

艹,果斷被賣了!

林副:那就你來了……

我:林副,其實我不太懂的

林副:那你早讀和第一、二節課先別去上,在這邊先試一試

(這就是一坑貨…剪頭發抓校服褲…什麼都是他搞的,課都可以不上?)

於是苦逼的我再次被留了下來


控制音響對我來說不難

很快搗鼓調試好了

憋著屎意

一個人孤零零坐在主席台那邊

發呆到課間操

接著播放《運動員進行曲》

一直到做完早操

一個麥克風沒亮

我以為沒電了

擱置在身旁

另一個麥克風給了林副

然後

林副剛說到一半

我就沒忍住

噗~噗~噗~噗…………..

放了個卡帶而急促的屁….

忽然感覺

這屁聲剛剛好像被放大了

一抬頭發現林副轉頭帶著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林副然後剛要繼續說話

接著主席台下面都笑炸了

對笑炸了….

這可能是我這一輩子放的最響的一個屁了..

賠了夫人又折兵

然而機智的我

怎麼會讓寄幾一世英名毀在這里?

趕緊拿起手機

假裝接電話

而剛剛其實就是信號干擾聲

恩!

我就是這么想的….

結果連N73也搭了進去

因為完事後被林副沒收了

(#`O′)(#`O′)(#`O′)(#`O′)

林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最終

還是洗不掉這屁大的事….

匿了然後@自己

@丁老頭


Doctor.Y:

高中在QQ上找同學A要同學B的聯系方式。

「能不能吧B的號給我發一下?」
「119******」
「好的謝謝。」

然後我開始給他打電話。
「喂你好。」(男生的聲音,但明顯不是我同學。)
「那個,我想問一下,是B同學家嗎?」
「什麼?」
「是B同學家嗎?我是他同學,想問他來不來同學聚會。」
「你打錯了。」
「哦……對不起啊……」

然後我又仔細抱著我當時諾基亞的按鍵手機按了一遍號碼撥出去。
依舊是剛才那個小哥哥接的,然後他說了一堆我沒聽清,但還是意識到自己打錯了,還沒道歉完,就被掛電話了。

第三次――我也不知道我哪裡來的勇氣又打一遍。在小心翼翼問了句「那個,請問是B同學家嗎?」之後,終於聽清了回答。

那邊小哥哥怒吼:這是119!!!

後來我才知道,那個同學給我的是qq號。。。。難道開頭是119,沒有這個手機號的時候就直接轉119了???!!!


未白P:

大學,某日和室友邊走邊聊死神國小生,聊著聊著這b來了一句:

「xx,跟我說,『安室透春綠』!」

我當時一愣,真不愧是象牙塔里的學生沒見識過社會的險惡,思維完全還在柯南的劇情里。於是嘴裡一邊重複一邊思考安室透幹了啥就和「春綠」聯系起來了?再說我一直追的黑白漫畫你要讓我看出春綠我也很為難啊!

想了一會兒沒結果,不行咱換個思路。

「安室透春綠」(敲黑板),這個「安室」可以理解為「獃著舒服的小窩」;這個「透春綠」,可能是一條綠枝伸進了屋裡,也可能並沒有實際見到綠色,但青草的芳香已經告訴屋主人春天來了。

滿分閱讀理解沒毛病,就是不能解釋為啥這b笑的這么歡?

可能是上天不忍心看到我進了教學樓還念叨這句話,終於幫我把反射弧摺疊了一下……


小姨夏天:

戴著眼鏡找眼鏡。


茜茜:

今天早上7點準時起床,洗簌,翻箱倒櫃的找了乾淨衣服。帶著一絲激動的小興奮準備去上班。畢竟放假這么久了,一定要調整好心態,全身心投入工作。

到了單位,開了電閘,打掃衛生,給花兒澆了水,開始整理手頭的工作。咦?這么安靜,同事們人呢?都沒來?放假作息沒有調整過來?帶著一絲忐忑下樓問了物業小哥,媽蛋的,今天不開學啊。

我尬笑了一下:不好意思,記錯了,明天開學。

物業小哥:明天也不開學 啊。

我內心淡定的沸騰著:那到底哪天開學?

分奔上樓查了校歷,後天才開學。

我能怎麼辦,翻著Aorqu回答了這個破問題。。


兔咪少女萌安安:

我們宿舍養了一隻小倉鼠

但是籠子設計有問題,放了滾輪和食盒,居然放不下飲水器了

於是我決定做一個懸空飲水器

這是我的理想設計

老鼠站在籠子二樓美滋滋的喝著水

這個東西我放了兩三天,也沒覺得有什麼問題

直到被我室友看見….

罵我智障

我才發現

這種設計

根本喝不到水….

最後放一段小倉鼠的視訊


匿名用戶:


連續七天熬夜
並且每天堅持凌晨三點半從被窩鑽出來
跑到洗手間刷牙
一度被我媽認為精神不正常
還以為我參與了當時很火的藍鯨遊戲
差點被她拎到醫院去看心理醫生


初二暑假的時候去學而思補數學
因為那個時候不僅有數學課還有英語課
所以數學老師布置的回家作業經常只做一半
有一次數學老師生氣了放學把我留下來
他張口第一句:「你為什麼不做作業。」
他話還沒說完
我就開始狂笑(雖然我到現在也不知道我當時的笑點在哪
笑了…真的…整整有…十分鐘
中間還不帶喘氣的那種

當天
老師徹底崩潰

後面剩下十多天的課
數學老師都是用一副關愛智障兒童的表情看我

從此以後再也沒去上過學而思

我還記得
這個學而思的數學老師叫魏天雨


凱文淇:

女朋友是湖南人。

我媽私下習慣開玩笑跟我稱她「湖南佬」 。

我說不能這樣稱呼人家, 不好聽啊,感覺也不尊重。

你看人家管四川女孩叫「川妹子」。

廣東則叫「粵妹子」。

人家湖南的地名簡稱是「湘」 。

所以還是叫:

「湘巴佬」吧 。

後來女朋友覺得我這個「東北佬」在諷刺她長得像顆鹵蛋,於是罰我三天只吃鹵蛋。


徐星:

我媽買了一箱螃蟹,貨送來了她不在家,就打電話讓我幫忙收貨之後驗驗死活。

驗驗螃蟹的死活?死螃蟹不會動活螃蟹會動,那還不好驗啊!於是我找了一把剪刀,當場就把所有的螃蟹繩子都剪開了。

那天我和我家的哈士奇滿屋子抓螃蟹,傻狗還被螃蟹夾了好幾下。

可能在螃蟹眼裡,我和二哈一樣都是智障吧。


Aorqu用戶:

上個月我去野外燒烤,
站在一條泥濘小路上四面望的時候,
忽然兩只特別漂亮的藍色羽毛小鳥飛來,落在離我不到三米的路上。啄吃路上的穀物顆粒什麼的。
我看了一會,才反應過來最好拍下來,好研究是什麼鳥。
剛掏出手機,二鳥卻飛走了。
我不知道是怎麼想的,繼續一動不動地把手機鏡頭對著鳥剛才獃著的地方。
我一定以為它們還會飛回那個位置。

過了十幾秒我才意識到,這基本是不可能的。
我一定是以前電腦遊戲打多了,習慣了NPC循環往複運動的規律。


想依:

太多了吧。絕大多數都想不起來了吧?有些太糗的大腦都選擇性遺忘了。
還有很多作死的事情,但既然沒死就也不說了。有些差點死的事情是意外,不算智障。
還有些實在太智障丟人的事情。比如被詐騙之類。我是不會說的。
還有一些太缺德的事,也不說了。
別人的事也不說了,只說自己的。
想起來的有幾件事。

國小時候。家裡鞭炮,放在櫃子里。
我那時候想揪下來一段拆散了一根一根點著玩。
然後主引線是揪斷了,但是有呈x狀交錯的縫紉線纏著的,那個線很堅韌我扯不斷。又找不到剪刀。
手邊只有打火機。
於是我想想能不能用打火機燒斷。
我當然知道會點燃引線啊。所以我特地把兩端已經扯斷的主引線分開,留著縫紉線在中間。想著只燒縫紉線就好。
但是結局好像是一下子就把引線點著了。
可能高估了自己手的控制力。高估了引線燃點。
第一反應就是直接把櫃子門關上了。
然後它在裡面噼里啪啦炸完了。

最後有什麼後果我也不知道。反正好像沒有怎麼挨訓。

還有以前有bb彈的槍。
我媽牽著我出門。
我看著我媽穿著牛仔褲,包著屁股很緊。就想打一槍。
我當然知道會疼。
但是以前那種牛仔褲,女士的是尖口袋。那裡兩層布,好像很厚的樣子。我覺得應該不會怎麼疼。
然後我開了一槍。
然後被我媽打了一頓……

還有幫我媽洗頭。
我媽叫我拿杯子幫她澆水洗掉泡沫。
然後我就澆了。
然後被我媽打了一頓。
我怎麼知道水會是燙的……

還有拿著bb彈槍。找不到鳥打。
看到院子里我姥姥養的雞。
我就想打打唄,反正羽毛那麼厚,又沒什麼感覺。不會有多疼。
結果打到雞爪子上了,把雞爪子都打破皮出血了。
哎呀把我心疼的啊。
趕快找創可貼幫雞包紮上……

偷偷跑到化學實驗室玩。
一個同學說濃氨水加熱到什麼什麼上會顯示指紋。
然後沒有想到那氣味。
跳窗而逃……感覺差點死了……

看到牆上的三項插頭插了一半沒插進去。
好像是突然想知道這樣通電了沒。還是怎麼著。
手邊沒有電筆。
就一個螺絲刀。
我想著去把下面兩個插頭短路一下就知道了。
最多跳閘。
但是沒想到會冒那麼大火花……嚇我一跳……
螺絲刀都黏在插頭上了。
插片上燒出一個坑,螺絲刀都嵌進去了……
賊尷尬。
當然是跳閘了……

還有公交上。
我站在後門那塊。
戴著耳機聽音樂。
發現扶手上有個按鈕……
然後就跟著音樂的節奏按動……
腦子里沒想這茬,可能下意識以為這可能是個插銷鎖定按鈕之類的。
結果司機那裡不斷提醒……
然後喊我別按。
然後我戴耳機聽不見……
旁邊一個女的只好拍我來提醒……
一臉無語的表情……
我感覺我是鄉下人。話說後門有高清攝像頭弄這個按鈕有何意義……

國小時候,女同學給我玩一個打火機。
那個打火機我沒用過。
然後上面有一個按鍵……
我以為是什麼紫外線燈之類的。
結果一按它居然噴火了……
關鍵還是對著女同學頭發按的……
然後第二天去她家玩的時候,她媽看我那眼神……賊尷尬

貓咪不聽話,總喜歡張嘴咬人。
牙齒劃過的地方,即使沒破皮也會腫起來,很煩很不聽話。
貼吧上看到有人說,貓咬你你就咬它啊,它知道疼了就知道不能咬人了將心比心啊。
我居然覺得很有道理。可以試試。
於是在貓咬我的時候,我就想還嘴咬它。
結果一時間感覺沒地方下嘴,不知咬它哪裡好。
看它胳膊毛順順的雪白的,感覺很乾凈的樣子。就對著它胳膊咬了一口。
結果把它咬疼了它居然咬我鼻子,啊啊啊,把我鼻子都咬出血了。差點破相。
坑爹的貼吧啊。信了你的邪了。

還有小時候,家裡一個遠房親戚。
從新疆到我家來。
他有一個手錶放在茶幾上。
我就想知道它怎麼會動。
於是用錘子把它砸了。
砸了好像也沒搞明白它怎麼會動。
哎呀後來才反應過來是別人的手錶。
那時候拆家裡東西都拆習慣了。怎麼辦呢。哎呀好不好意思啊。
後來好像家裡人和親戚都沒有怎麼追究……畢竟那時候還小。

小時候。
威力很大的那種鞭炮。
大概是濃縮二踢腳那種。體積沒那麼大。
一個感覺不夠過癮,
於是把3個綁在一起點燃。
但卻沒有想到,它們並不是一起炸的。
我們跑出了n遠散開。
沒想到它居然飛過來了。
被炸了個慘。我是沒什麼事,旁邊一個孩子被炸哭了……
我感覺自己智商受到了侮辱……

大學剛畢業回家學駕照。
學駕照的地方在另外一個地兒。
每天要坐動車過去。大概10分鐘的事。
到檢票時間了我就檢票進站了。
火車站地下通道上的標牌也沒注意看,就跟著大部隊上車了。
過了10分鐘發現沒到,突然賊尷尬。
又過了10分鐘到了南昌……
我坐反了……
都已經成年了我感覺這是我最智障的一次……
打電話給教練說我晚點去。
快中午了才又坐回去……
一天都活在心理陰影中。尤其和我一起練車的一個財大的女孩子問我上午幹什麼去了……
下午回去的時候在車站碰到了一個坐立難安的年輕人。高中生。向我請教一個問題。
他說完我差點大笑出聲。勉強憋住很熱情的幫他出主意。
原來不止我一個這么蠢!到火車站坐車都能坐錯。心理安慰很多。
他不但買錯票還坐錯車還提前下車。
不過他問題不嚴重。他票還沒過期,而且雖然起點站都不對但是票程是包含此站內的。動車上車就行下車晚點下也沒關系。所以他還好。
不過我還是覺得心理好受很多,哈哈。當天就能又碰到一個傻子,代表傻子不少嘛。

以上的事情都是經過了思考的。
但是有時候好像想像和現實並不一樣……


黎梓:

給別人講鬼故事把自己給嚇著了。

大學的時候,在宿舍有一天我們睡前聊天。聊到大家信不信有鬼這件事情,我裝作很厲害的樣子給大家講一個故事:
朋友是從菲律賓到加拿大留學,在加拿大唸書的時候,和母親共住一間小房子. 朋友的書桌擺放在房間的角落,旁邊有一扇窗.朋友是個十分用功的人,但搬進房子後不久,每當他坐在書桌前專心唸書時,便感覺到一直有東西輕輕的敲著他的頸子.起初他以為是自己神經過敏,便不太在意,但久而久之,這種感覺便一直存在,只要他一坐在書桌前,就不停的感覺到有東西輕觸他的頸子,然而只要一離開書桌,這種感覺便消失無蹤.於是他便將這個情形告訴他母親,他母親就找了個算命師詢問算命師告訴他,有許多肉眼看不到的東西可以被照像機所捕捉,於是就叫他下次再有這種感覺時馬上拍張照片,說不定可以解開謎底.朋友半信半疑,回到家後便坐回桌前唸書,不一會又感覺到有東西輕輕敲著他的脖子,他的母親馬上替他拍了張照 片, 趕緊送去照相館沖洗.拿到照片時,兩人皆嚇得臉色發白,照片上在朋友身旁的,是一雙懸在空中的腳,原來朋友一直感覺到的,便是上吊自殺的那個人懸在空中的腳,因在空中擺盪而不停的輕觸他的頸…

嗯,那次我看了一晚上的天花板。
這次,我這房子的天花板看起來很不錯。


Aorqu用戶:

回老家看阿公阿么,結果家裡的狗一直衝我叫。終於,我忍不住了,跑過去對著狗超大聲惡狠狠並凶殘的叫了「汪汪汪」幾分鐘後,再見到我它都會躲到自己的窩里,叫都不敢叫了。


玉鈐:

高中的真事
倆二貨在宿舍喝酒
喝高了,比跳樓梯
進而升級為比跳樓
A君從一樓窗戶跳下,沒事
B君不服,從二樓窗戶跳下,沒事
A君不服,從三樓窗戶一躍而下……

幾天後,A君打著石膏來上課


畿幾機:

我一智障基友在班群里對另一個同學說了句:「你當我rbq」看到後我智障地回了句「好的沒問題」,過了好幾分鐘才想起來不太對T^T


內斂蘑菇頭:

國中校服是藍色的,那天一進教室,心情很好,看著滿教室的同學穿著校服,說了一句這輩子都忘不了的話:「哇,今天大家綠油油的」說完全場一片寂靜,然後一場爆笑,直到今天我還反應不過來,為什麼自己會把藍色說成綠的,ps:我不是色盲不是色盲(ー̀дー́)


知本青年無資本:

答主攝影師一枚,之前跟老師拍過一段時間的私房,第一次跟老師拍私房的時候還有一個小哥哥,小哥哥看到嫩模的嫩胸,流鼻血了,然後當時是夏天,答主,石更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