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過哪些智障的事?

問題描述:你做過哪些智障的事?
, , ,
多魚:

那是一個冬天,在我十幾歲還很天(chun)真(de)爛(xiang)漫(zhu)的年紀,有一次去姨媽家做客,姨媽讓我去樓上叫表哥表嫂起床。我蹬蹬蹬跑到樓上把門拍的咣當響,把門上的「囍」字都拍掉了……
我哥說等會下去,我不聽,還是繼續不停的拍門,表哥沒辦法,出來開了門,瞪我一眼下樓去了……
然後我很負責任的跑到床邊叫我表嫂起床,表嫂窩在被子里只露一個頭,跟我大眼瞪小眼,半晌她敗下陣來,坐起身來穿衣服,

然後!

我發現

表嫂沒有穿衣服!她竟然光著身子在被子里睡覺!!!

我大吃一鯨,指著她的身體大喊:「〣( ºΔº )〣嫂子你怎麼不穿衣服就睡覺?!!!」

嫂子趕緊撲過來捂住我的嘴,「死妮子你聲音小點行不行!」

我的頭擠在她胸前,軟軟的,香香的,我深吸一口氣,點點頭,然後壓低聲音說「嫂子你咋不穿衣服就睡覺???」

……

嫂子看著我的眼睛,告訴我一個真理:「不穿衣服睡覺很暖和。」

我:w(°o°)w

從那之後我就開始裸睡了……

嫂子說的沒錯,不穿衣服睡覺,真的很暖和……


阿舞:

晚上聚餐,同事的手機丟了,各自回家之後,我認認真真的發了很長的簡訊安慰她(當年沒有微信)大意是:別難過了,就當破財免災了等等等等。

第二天才反應過來,被自己蠢哭了。


李明誠:

「多年以後,我還會想起自己曾經嘩百人之眾,取一人之寵!」。那個深秋的早晨,我停好單車,看到很喜歡的女孩在單車那擺弄她的鎖,上去問她知道是她的鎖鎖不上了而且她沒帶鑰匙不知道怎麼辦!卧槽,表現的時候到了啊,我就說:「咱倆鎖一快,中午一塊回去就可以了。」她說好,我激動死了,屁顛屁顛的把她的單車和我的鎖一塊,心裡還想著:「今天和她一塊回去羨慕死班級那群男娃子!」

然後把她的鎖拿來玩,想著反正也鎖不上,就套在脖子上咔咔的玩的不亦樂乎,快到班級的時候,只聽「啪」的一聲鎖上了,我立馬回頭問妹紙:「今天真沒帶鑰匙?」妹紙忍著笑說:「真沒有帶!「

那天脖子上帶著一個鎖上完了早自習和四節課我頭都不敢抬,被那群男娃子嘲諷的啊,凄涼…..都是心酸淚!

最難受的是被語文老師發現了,說:再給你個鋼叉你還以為自己是少年閏土哈。

哎,語文老師真沒眼光,像的話也是我們的英雄-小哪吒好吧!

「如果有如果,我一定認真寫好自己的名字!」。三年級,《風雲》系列電視劇熱播,其中無名臻致天劍境界,被稱為「武林神話」,劍招都帥的不行,然後我就把自己的作業本上都寫著「無名」,老師後來把我爸喊來學校把作業本給他看,我爸氣壞了,對我說:「你是個沒名沒姓的東西?今天回家我好好告訴你姓什麼!」老師在一邊裝模作樣用「鼓勵」的語氣說:「家長教育孩子千萬不能打孩子……」,下午放學回家十分害怕,就在小夥伴家又看了一集《風雲》,正好看到無名用萬劍歸宗大戰絕無神,卧槽,真的帥,然後也不怎麼怕了,回家我爸拿上小棍棍準備揍我,我抬手學著無名大喊一聲:「萬劍歸宗!」我爸一愣氣的更壞了,沖過來一點面子不給的把我這個「劍聖」提起來:「讓你無名,讓你萬劍歸宗,今天打得你認祖歸宗!」

那天我這個「劍聖」哭得像個孩子。

「我心疼的看著飄在水面的乾脆面,那是為夢想付出的代價!」。繼無名事件後,又看了達摩祖師的電視劇,劇名忘了,就記得輕功一葦渡江,比無名的萬劍歸宗還帥。但是我的理智告訴我不能那樣做,但是有天經過一個兩米多寬的小水窪,腦袋裡就響起了達摩祖師自帶的BGM,我感覺這就是我可以練成我「神功」的地方,我在路邊隨便折了根狗尾巴草,扔在水窪的中間,想著沖快點就算踩不到草應該也可以借沖力跳到到對岸,隨後伴隨百米沖刺的「啊…啊…」的叫聲,不負所望,我踩到了狗尾巴草,然後再「噗通」一聲掉到了水窪里。

我放聲哭了出來,因為我下午捨不得一下吃完的干吃面還在口袋裡。

「表哥,現在你的兒子都兩歲了,可還願與我泥土旁再鬧一場!」。一年級,大我一歲多的我表哥到我家玩,我帶他去捉蜜蜂,就是找那種蜜蜂鑽的土洞,拿棍子攪幾下,再拿小瓶堵住洞口自然蜜蜂就進了瓶瓶,我們捉住第一個蜜蜂的時候我表哥很興奮,他說他想用手抓抓蜜蜂,我說:「沒問題,我熟悉蜜蜂,我捉住它的頭,你捉住它的尾巴,咬也是咬我,沒事的!」我表哥一臉崇拜的看著「經驗老道」的我。

然後那天我知道蜜蜂是用尾巴「咬人」的,我表哥被那隻蜜蜂懟了一下,手腫的老高一直說疼,中午飯都沒吃。

當然我媽在聽了我「極其仗義」的行為之後十分感動然後把我打了一頓!

「我爸說有我這個兒子,此生還有何求!」。5歲的時候,那時候大多數人還在用固線電話,我爸買了一部手機,顯示屏是那種綠色的,很精貴,但是我爸也會給我玩,就一個貪吃蛇玩來玩去不亦樂乎,有一天中午我爸睡著了,我一個人無聊的坐在椅子上玩手機,發現手機有點臟,我就自然想到把手機拿去水池邊洗洗,洗的時候還給了點香皂,想著等會我爸睡覺起來要誇我是個愛動手愛乾淨的孩子!

後來親戚知道這件事表示都會向我爸媽投來同情的眼神:有這么一個智障兒子,難為你們了!

「媽媽雖然罰了我,但她生著氣給我炒的蛋炒飯很香!」。更小的時候媽媽總會把錢放在櫃子紅色衣服的一個口袋,有十塊的有幾毛的,我平時就看幾毛的很多我就拿幾個,這樣看不出來少了,只是媽媽的零錢總是攢不起來。有一次我特別想買一塊兩元的手錶,猶豫了很長時間在那個口袋拿出十元錢去買了一個手錶,但還剩八元錢,金額太大了我不敢花也不敢放回去那樣肯定露餡,所以一拍腦門子想出一個「只有我這樣的天才才能想出來的辦法」。

我媽剛走出家門口,我用逼真的演技和天真的面孔大喊一聲:「媽,這里有錢,我撿到錢了!」然後把提前藏在石頭縫里的八元錢拿出來,我媽開始有點驚異但還是哄我:「好,來媽媽給你存著,以後給你買好吃的。」那一刻我心裡得意極了:「唉,我怎麼能這么聰明,不僅手錶買了,媽媽還得表揚我!」

然後媽媽轉身進屋不一會就拿著小棍棍沖出來:「你個小子子,是不是偷錢了,我還從來沒見過有人從石頭縫撿錢的!」

那天下午媽媽的小棍可真結實啊,追了兩個衚衕都沒打斷!

我就想問一句:沒有人認為我撿錢那個「妙計」是自首吧?!

「我靜靜的站在高高的山崗,聽不見風中的嘆息!」。還記得一款叫銀龍的花炮,它的最小版25響,只要2塊5,每到過年人家小孩還在玩什麼煙花、摔炮、沖天炮的時候,我已經玩起了銀龍,把它拆成一發一發的,然後對著河炸魚,對著山炸鳥,有次在老家玩嗨了,我心血來潮去炸干牛屎,看著漫天的牛屎雨我覺得好浪漫,在炸完第二發的時候,我覺得發射過去炸還不是很浪漫,我就直接把幾發銀龍捆在一塊深深的埋進牛屎堆,點燃了我就跑,就等著「漫天紛飛的牛屎,落在春的泥土裡,滋養了大地…」我躲在石頭後面等了一會沒炸,以為導線沒點著就準備過去重點,剛走進離牛屎堆還有一兩米的時候,只聽「砰」的一聲巨響,我就像一個天使沐浴在聖光中。

聖光告訴我:開出下一個花季,讓我們取名叫做回憶!


痞男隨筆:

答:都閃開,「我和我父親智斗」,這四件事我父親嘲笑到我現在,供大家一樂呵。
#話說上初三的時候,感覺抽煙很酷,就跟著比我大二歲的表哥學會了抽煙,以此為背景。
某一天凌晨,準備睡了,心想:要不然睡前來支煙,再入眠。一拍手,從床上坐起來,從我的文具袋裡面拿出我昨天下午買的散煙(一元錢兩支),開始準備道具:鏡子、煙、打火機、水、垃圾桶、衛生紙,一切就緒……就這個時候,發現家裡面極其安靜,打火機聲音太大,怎麼辦?如果旁邊卧室的父親聽見怎麼辦?想了幾個辦法:
1.按打火機的同時拉開衣櫃,衣櫃的聲音可以覆蓋打火機的聲音。不行,大半夜的開衣櫃有點可疑…
2自己窩進被窩裡面,在裡面按打火機。不行,還是有聲音,只不過聲音有點棉…
3假裝連續咳嗽,用咳嗽的聲音覆蓋打火機的聲音。又不行,刻意咳嗽有點假……
就在我準備放棄的時候,發現我帶上耳機的時候,打火機的聲音有點小,連續按了幾下打火機聲音變得很微弱,一拍手,得啦。拿起煙,「嘎嘣」一聲,沒著,又「嘎嘣」一聲,沒著,又「嘎嘣」一聲,沒著,接連幾個回合以後才著,拿著鏡子,看自己無與倫比的抽煙姿勢,好帥。
隨著我父親進來…沒了
#自從經歷過上件事以後,感覺自己跟智障一樣,那是我聽的微弱,我父親聽的清清楚楚。然後我機智的買了一個這樣的打火機
這總沒聲音了吧,機智如我。隨著凌晨一點多的到來,我沒準備那麼多道具了,直接提前準備好裝水的紙杯,為了安全起見,畢竟這個打火機還有「刺啦」的聲音,我開窗以後,拿起新買的打火機,「刺啦」一聲,吞雲吐霧,我一扭頭,看見我父親在他那個卧室窗前看著我,我日nm呦,因為父親的房間跟我的房間連在一塊,我靠………我忘了
#我父親去開會,看著茶幾上面有一盒中華煙,我擦,可以拿幾根應該發現不了,說干就干,12根我拿了5根,盒子立馬變得不是很滿了,機智如我,我拿出我的長白山放進去了5根,高高興興就去外面裝逼了…當然晚上回去一頓暴打,因為晚上有朋友來我家做客,我父親把長白山發給人家了……
#又有一次,我父親出去,茶幾上面有放著一包中華,這次想,就拿一根,我過去一看,我父親果然機智,一盒煙只有5根,每根煙擺著造型,一根煙剛好把煙嘴露出來,一根煙斜著放,那三根煙互相靠著裡面的打火機………機智如我,不敢拿,後來才知道,那次真是我父親試探我的。。

——————————————————分割線
我說明一下,是抽煙,不是吸毒,我的老天爺啊,真能聯想啊……我準備那麼多道具的用處是:抽完煙用水熄滅,然後用紙把煙頭撿出來,鏡子是用來看我帥氣的姿勢的。沒了
未成年禁止抽煙,勸阻青少年吸煙!

感謝大家這么多贊,還請關注一下我。再分享個故事。
在武漢做捷運2號線,從光谷到街道口,在楊家灣的時候上來一正妹,上來之後老看我,我想不會喜歡上我了吧,在腦海用已經上演了一出人生大戲。
我看我快到站了,準備過去搭訕時,看見她徑直的走過來…
「我靠,怎麼辦」
「我靠,我還沒做好準備」
「我靠,捷運上這么多人」

「帥哥,能把手放下來一會兒嗎?擋著我看路線圖了」
「哦……」


林不不啊:

因為睡覺闖的禍已經數不清了
高三早讀是5點半開始
媽媽要求我必須在家吃早點(因為我自己解決就是不吃)

有天早上是下湯面給我吃
4點50起床的我實在太困了
吸溜了一口嘴裡還沒消化就

一頭栽到麵條里
睡的天昏地暗
(是頭栽進去的,臉沒有,所以完全不影響呼吸 ,當時短髮自己睡著頭發全順油湯里了)
在校車司機在樓下喊我時我才驚醒
頂著滿頭油湯(哪有時間給我清理啊一車人等我)拎著書包就這樣被送到學校
被嘲笑到現在了已經

還有是
後來的我為了睡覺可謂要上升飛仙了

下了校車去班裡要走10分鐘路
早上的我可以閉著眼邊走邊睡
一直睡到班裡(保證不誇張)

有一天我們教學樓下在修路於是在路邊放了一堆土
高高的一層鬆軟的土
晚自習下課我們都得繞道走
可是
第二天早晨我又邊睡邊走路
整個人在迷糊狀態下直接栽到土裡去了
踩到那鬆軟的土以及我開始驚醒的瞬間
我腦海里跳出疑問
「要穿越了?」

說實話腳感不錯

當時大冬天
所以厚厚的衣服讓土不會扎到我
栽進去我就驚醒了
後面的同班同學趕緊來扶我

我丟臉的哪裡還敢停留
趕緊回班了
早操下來時
就看到一群同學圍著土堆笑
「哈哈哈土上有個人形」
我就看著那鬆軟的土被我拓出的一個頭和半邊身體,真的好丟人啊

從小到大
因為睡覺而鬧的好玩的事真的數不清了

罰站都能睡
真的!


曲瀲初:

我在某個我們學校校長開的補課機構里補課。
和大多衛生間一樣,先是公用洗手池,然後再分男女間。
我嗓門比較大,又偏男性,基本聽過一次我的聲音就忘不了我是誰。

校長室在廁所對面,我也很不解。

和幾個小夥伴上廁所,我趕著回家吃飯,就說:「別洗了回家洗吧。」
小夥伴:「你臟不臟!!」
我特大聲:「男生要洗手是因為他們要用手握著雞雞,你又不扣…」

門外傳來了校長的咳嗽聲。
我看見了校長豬肝一樣的臉。
以及小夥伴的笑臉。
我瞬間失去了在二中繼續上學的想法。


Lindsay Ning:

第一次自己一個人開長途,開到一半餓了,跑去加油站買了個hershey’s朱古力,如圖

在停車場迫不及待的打開了之後就上路了,當時新手開車不敢一隻手吃東西一隻手開,於是隨手把開了的朱古力往兩腿間一夾…

但是,因為是晚上,黑漆漆的還下著大雪,我十分緊張,一路聚精會神地開車。就這么開了四個多小時…於是…就把夾在我雙腿間的朱古力給忘記了,給忘記了…

然後因為車里開了暖氣,我的雙腿之間又很溫暖,朱古力就這么化了……然後我就被朱古力糊了一大腿,那斑駁的屎一樣的顏色…

到家樓下低頭一看我內心是奔潰的。更崩潰的是,突然放鬆警惕的我才想起來我什麼都沒吃啊,超級餓,想想家裡沒吃的,就把包裝紙中還剩下的,融化了的朱古力給舔乾淨了………


守夜人:

答主是一名即將奔去大二的學生狗,
以下為一個極其像段子的真實案例

有一夜,師哥請客,跟幾位辯論隊隊友出去吃飯,一桌人胡吃海塞,,結果一不開心喝多了,被幾個同學扶著回宿舍,講真的歐,宿舍在六樓是種怎樣的體驗,MMP

結果半夜嘛,胃不舒服,想去衛生間吐一下,吐完出來好受了很多。吹著夜風【媽賣批,學校宿舍樓樓道是T字形走廊,東西通透,玻璃碎了,通風流暢】,藝文的點了根白將軍,站在六樓中庭拐角,看著窗外的夜景,突然,就覺得有人再哭,嗚嗚的,聲挺細的,

嚇得我當時酒就醒了,突然想到學校宿舍樓後面就是墳地,一到清明,滿山坡都是黃白紙花。。小心地往右手邊的走廊盡頭看去,好巧那幾天宿舍走廊感應燈壞了,一片漆黑,就他媽一個紅點忽閃忽閃的亮。
我當時一咬牙,一跺腳,畢竟恐懼到了極點就是憤怒嗎,沖那頭喊,cnmlgb,有怨報怨,有仇報仇,找勞資幹嘛?勞資又沒偷你老婆??說完脫了拖鞋朝那頭扔了過去。。
喊完了這句,扔了拖鞋,那頭沒動靜了,紅點也滅了。

於是答主心滿意足的一蹦一蹦地【就剩一隻拖鞋了】,回宿舍,推開門,倒頭就睡。
第二天,早上第一節高數,早上起來一看自己拖鞋少了一隻,好奇怪啊,想了半天沒明白。。於是上課去了,
。。。。。。。。。。。手動分割線。。。。。。。。

當天下午,去開水房打水,看見了隔壁宿舍的東哥,胳膊上青了一塊,老大一塊了,關鍵是這哥們這幾天,剛失戀。。跟他打了個招呼。回宿舍然後發現我的那隻失蹤的拖鞋,靜靜地躺在在走廊盡頭的一堆煙頭上。。。。

我好像明白了什麼


匿名用戶:

和前男友認真探討男生拉粑粑的時候雞雞放在哪裡。放在腿上還是塞進馬桶里,如果塞進馬桶的話會不會垂到翔上。

這個問題困擾我好多年了。


Bookie:

1.上國小的時候有段時間對生物特別感興趣,沒事就喜歡揣個鵪鶉蛋在褲兜里,想著沒准哪天就能孵出小鵪鶉。結果有天和朋友兩個人去玩滑梯,我一屁股坐下去,那酸爽,簡直和拉褲子有的一拼。

2.還是跟蛋有關的,媽媽剛買了幾斤雞蛋回來,我為了發揚科學探索精神(試圖將受精卵和非受精卵區分開來)把所有的雞蛋一個個打碎觀察,但如果僅僅是這樣,我後來也不會被母後大人拿著拖鞋從屋東頭追著打到屋西頭。

我挨打因為我觀察完之後把它們都倒進了下水道。

一個不留。

3.這一條相信就比較常見了,戴著眼鏡滿屋子找眼鏡,翻著字典滿屋子找字典。

4.歐洲留學,有天突發奇想想做手工,去買剪刀,店員再三跟我確認是不是要買這個剪刀,我很有耐心地肯定了一遍又一遍。

買回家一看,左撇子專用。

5.還是留學期間,和朋友三個人坐火車(歐洲某國火車特別多,都是那種短途的,行進速度也不是特別快。)平均每站停兩三分鐘,坐到一站,停了特別長時間,我們以為是列車事故或者晚點,就依舊很開心的聊天。

幾分鐘過後,列車繼續行進,朝反方向。

→_→→_→→_→→_→→_→→_→→_→→_→

感覺自己從小到大智障的事沒少做過,可是目前能想起來的也就這么幾件,咳咳,這記性看來是要多提升提升了。


天涯明月:

有一次上夜班,有個病人發熱了,想給他補液,問護士有沒有糖鹽水。護士找了半天說只有生理鹽水跟葡萄糖,就是沒有糖鹽水,林格也沒有。我想了半天想到個好主意,乾脆把500的鹽水抽一半出來再兌一半的葡萄糖進去不就行了?護士去打針,我就自己在那兌。護士回來看我操作了一會兒,忽然說:姐,我總覺得這樣不太對……我琢磨一會兒終於明白過來:這樣兌起來總量是五百但是糖和鹽的濃度各自降低了一半!溶液增加了溶質沒變!折騰半天還不如直接輸250的一瓶糖和一瓶鹽呢……
真叫一個弱智,一看物理就沒學好


不復:

左手瓜子仁,右手瓜子殼,把瓜子仁扔垃圾桶了。

想聞聞打火機的油是什麼味道,把鼻毛燒光了。

床上玩手機,無數次砸臉。


膝蓋:

我三叔這個人,年少時公務繁忙,早出晚歸,披星戴月,風餐露宿,兢兢業業,勤勤懇懇,好是一副誠懇的社會青年應有的奮斗心態。

睡(gong)眠(zuo)不(fan)足(mang)使他的精力常常不夠用。

一天早上,三叔一如往常起床,想起有個大老闆要接見,便來不及用膳,匆匆奔向衛生間,拖著惺忪睡眼刷洗前一天晚上回家時被雨水泥濘弄髒的皮鞋。

三叔不愧是有家室的男人,雖然閉著眼睛,但刷鞋的手速令人佩服,作罷,回屋。將刷鞋的「舊」牙刷順手放在水盆里,迷迷糊糊回到衛生間,拿起牙刷,擠牙膏,入口後,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

……………………

味不對。我看見了一個而立之年的男人無奈地搖搖頭,笑得比哭還難看。

然後,換上一旁的牙刷。

味還是不對。

這他媽是刷鞋的牙刷!!!!

然後三叔不愧是見過世面的人。

他用洗衣粉撒在了牙刷上洗乾淨了刷鞋的牙刷,埋頭刷牙。

那天之後,三叔早上不再刷牙,從此衛生間多了兩個刷鞋的牙刷。

三叔也依舊會刷鞋,只是不再微笑,我想,他青春的尾巴,終於,和那支牙刷一塊埋葬在廁所里了罷…………

END


九毛:

有一次考試沒有考好,被老師叫到辦公室說的很慘。

心情就very very差。

當我帶著我低沉的心情回到教室的時候

竟然發現一個人肆無忌憚的坐在我座位上

還和我同桌玩的很開心,(當時我以為是我同桌來著)

於是我就更火了。

拍了一下桌子,說滾!-_-||


巨響,然後全班就齊刷刷的一起看著我。

然後,我看了一圈,竟然驚恐的發現,我我我跑錯教室了。


存澤:

高二的時候,跟我爸和我哥一起騎車子遛彎。我騎的是爸爸剛買的碳纖維超輕的單車,哥哥騎了個山地車,我爸嫌累騎了個電動車。

當時我家附近修了個公園,是沿河修建的。
具體見下圖

小路很窄,只有一輛汽車那麼寬。

因為是公園,為了防止汽車通過,在小路的兩邊都加了護欄。

見下圖

三個人騎著車子在進入小路的時候,護欄是打開的,但是在另外一頭,護欄不知道讓誰給鎖上了。。。

當時我騎的很快,一看前面護欄給鎖上了,想也沒想就下車直接就把車子給抬過去了。

我哥和我爸到了之後一看我得意洋洋的在另一邊依著車子,開始抬我哥的山地車。
抬過去後我爸說,那這電動車這么沉怎麼抬呢?
我說,把電瓶卸了,分開抬。

於是我爸開始卸電瓶。

在卸電瓶的時候,又有幾個騎單車的人看見我們在抬車子,他們也把車子抬過去了。

直到我爸把電瓶卸下來,開始把剩下的電動車身往護欄另一邊抬的時候,都抬到一半了。

一個小姐姐

騎著電動車

詫異的看著手忙腳亂在抬車子的三個人

從護欄的旁邊

騎了過去


??????

直到現在我爸都沒再騎車子去逛過那個公園


雨城:

國小四年級的時候大姨一家來我家玩,在家做飯沒鹽了,給了我一塊錢帶鹽費。
第一次出門忘記拿帶鹽費了,錢也不知道跑哪了我媽又給了我一塊錢。
第二次我一出門就忘記我要帶啥了,跑回去又問了一趟,當時大姨已經笑的不行了。
第三次才成功帶鹽回家。

這事情有時候還在家族聚會的時候被我大姨提起,每次我都伴之以禮貌性的尷尬。
其實我想說的是第一次出門我就把錢花了,沒辦法只能當一次智障,為了讓這個智障更有說服力才有的第二次回家假裝忘記買啥。為了污一點帶鹽費,自己為智障代言了一次,這波不虧。


Tsuki:

很小時候家裡養了一缸金魚(。•́ωก̀。).那時候每天中午吃完飯都要睡會午覺。

滴~這是背景。
那是一個異常寒冷的冬天,吃完飯媽媽要我睡午覺,我裹好被子依舊覺得冷,看到桌上的小金魚꒰⑅•ᴗ•⑅꒱腦洞大開了……

天啊,這么冷的天,它們在水裡會不會冷呀。它們肯定想睡覺,想睡在我暖暖的被窩里。

於是,我幹了此生最蠢有點傷害小動物的事情(藉此說句魚兒們對不起啊,我也是一片好心)

我把小金魚撈了出來,小心翼翼的放在被窩里,裹起來,滿意的笑了笑
(〃・ิ‿・ิ)ゞ 還縮在角落怕壓著它們,然後昏睡了過去,似乎做了個美夢。

…………滴,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迷迷糊糊,被啪的一下弄醒。麻麻嚷嚷你把金魚放床上幹嘛……我看了看床上的魚兒早就不能動了,我一臉懵逼的說:它們怕冷我帶它們睡覺就不會凍著了天啊,它們怎麼不動了,我驚天動地的哭起來。此時的媽媽也是哭笑不得
(。•́ωก̀。).大概是心疼我家孩子怎麼這么蠢吧,然後耐心解釋了一番。

而我還沉浸在,我的金魚去世的悲傷中


張大貓:

幾年前的一個晚上夏天睡涼席,我趴著睡手壓在頭下面,左手,然後睡到半夜迷迷糊糊的時候發現我面前有個手,當然我就懵了(⊙o⊙),然後我捏了一下,卧槽!為什麼不是我的手啊,我一個人睡的啊!怎麼多了個手啊!
當時我就嚇得跳起來了!

然後發現是我手壓麻了。。。


櫚擱:

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的很智障 我希望我老了不要想起來啊
事情是這樣的 。。。。。。。
那是我出生一兩歲吧 大概 感覺是的
我坐在床上 玩毛線 我哥坐床沿上看電視 (三個哥哥 能想像排排坐的樣子嗎? 賊搞笑)
我那個時候還不會 應該是看不懂電視 我就擺弄著毛線 突然有有一種想把毛線變成兩段的想法 於是乎 從床頭櫃翻到 美工刀 沒錯就是黃色的那種 。。。。。
我首先把毛線鋪好在手指上(食指) 然後拿著美工刀對著 毛線中間即食指中間 割下去 別問我怎麼想的 我只是想割毛線 然後可想而知 雖然我人小力氣小 但是美工刀威力可不小 我就――流血了 我看到血 有點不一樣的情緒我也說不清楚 反正我尖叫了 我哥哥們看到後什麼表情我忘記了 只是清楚記得 大哥讓二哥 帶我去 醫院 , 二哥讓三哥帶我去醫院 我三哥很懊惱有心疼還難過的抓著我的手腕 抬得高高的,我也就舉著高高的手跟他去了醫院 一路上啥都沒說 更智障的是 我一點都不覺得疼!!!
請問還有誰?還有誰?有誰?誰――
這是我第一次 寫答案 玩Aorqu很久了 終於看到跟自己有點關系的題目 很開心的 昨天晚上洗完澡就開始碼字 希望每一個看的人都想起自己的智障經歷 哈哈哈哈哈哈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