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過最無知且愚蠢的事是什麼?

問題描述:lz國小的時候,學校周圍在建鐵路,為了圖方便就走鐵路那條路去上學,然後在鐵軌上放拳頭大的石頭,看火車從石頭上面軋過…… 這件事情的後果就是……
, ,
陳玉瀟:

當年年輕,試圖在網上和別人講道理。


匿名用戶:
我親自拿著紅色的板磚把自己的左小腿正面膝蓋往下十厘米處敲腫了,敲了十幾次,開始下不了手,最後用力咬牙敲擊,瞬間我扔掉了磚頭,疼出了眼淚!然後撒謊告訴家人和老師,我走路下樓梯摔倒了,貌似骨折了,需要在家休養。

我外公是自己開小診所的,去了他那兒,我使勁叫嚷,說自己腿斷了,他也不能打B超,就給我說是撕裂,並沒有斷掉。然後給我用中藥混合著蛋清,加上一些紙,用紗布包裹住了我的小腿。

你們以為我很難過嗎?其實那時候我的內心真是竊喜啊!因為我可以放假了!

時間倒回到2005年,當時我迷戀著NBA,特別喜歡麥迪,幾乎每晚上都要回去看九點半的體育新聞,只要有火箭白天的比賽,晚上我會目不轉睛看節目。火箭進入季後賽了,具體時間我不清楚,我好像記得是五一節前面不久,我就暗自決定一定要讓自己請假不去學校。

可能迷戀過某種東西的人可以明白我,自製力太差,不能控制自己對於某些東西的喜歡,最後就沉迷了。我也一樣沉迷於麥迪打球的瀟灑和美如畫,我決定請假去看季後賽第一輪,火箭VS小牛。我把這個秘密藏在了心裡,沒有告訴任何人。

我知道家人肯定不會包庇我,老師也不會縱容我,我想了又想怎麼辦。我試過穿著衣服去廁所洗澡,然後在裡面待上一陣,拿扇子扇自己,那是個春天的末尾,天氣不算太熱,早晚還有一絲涼意,但是體質不差的我,居然沒有如願以償的感冒。我也是哭笑不得,遭受了這些罪,始終找不到請假的合理理由。我只能胡來了。

當時我的腦袋已經被放空了,一心只想在家看籃球比賽,其他的事兒都拋之腦後。於是季後賽要開始的前一天,我去了一個家裡廢棄的修理廠,用磚頭把自己小腿砸了,腫得不小,我一瘸一拐走到家樓下的小賣部坐著,用了小賣部的座機給家人打電話,他們來看到我的情況,我裝痛,所以成功地騙過了家人。我的老師很負責,向我家人仔細詢問了我的傷情,擔心我會不會落下課程,讓我能去的話就去,我都找理由推脫了。接下來就是五一假期,我在家坐不住啊,我就跟小夥伴出去玩,其實傷得不嚴重,不影響走路。5月8號回到學校,我纏上了紗布,故意走路一瘸一掛,騙過了除我小夥伴的所有人。當時暗自為自己的小聰明竊喜。後來長大了,才明白:

真對不起老師的用心良苦,對不起老師的栽培.
讓家人擔驚受怕還心痛,我也是對不起他們。

這就是我最無知且愚蠢的一件事兒,還是我自己對自己做的,而那位麥迪離開火箭之後,我就不喜歡籃球了,也沒有看NBA了。真是不瘋魔不成活,我為自己感到羞恥,我真正意識到自己做錯了這件事兒,是我高中同學想逃課,用了同樣的穿著衣服洗澡的方式之後,不同的是,我是在春天洗澡,她是在寒冷的冬天。她成功地重感冒了,在家休息了半個月,她請假的理由是治療情傷,不想來學校看到煩心事。

我在她的身上看到了愚蠢、無知、放縱自己,不對自己負責任,我跟她關系還不錯,我去勸她的時候,才感覺扇了自己一巴掌。

自那以後,我再也沒有通過殘忍傷害自己的身體來騙取他人而達到自己的目的了。後來我也碰見過一個人,她對她男友說要是分手的話,就割腕自殺,她男友並沒有理她。

還有一個人更搞笑,他女朋友威脅他不準分手,分手的話就要跳樓自殺,他對女朋友說,你跳吧,不要選擇太矮的樓層,一下子摔下來摔不死的話,會很痛的,最好找個高點的樓,一下子就解決了。這兩個自殺的都是真事兒,讓我哭笑不得,當然她們並沒有自殺,只是覺得蠻愚蠢和無知的。自殺了,就更愚蠢了。


Alvin囗囗等100人:

這個答案太矯情,刪了。

因為恨,不是那麼容易放下的。


風流雲上:

過度在意別人對我的看法。


Chen:

國中英語課,一般上課前老師進來,都會說句英語,點名讓翻譯。

有一次剛上課,我在發呆。

老師進教室後,直接把我叫起來,用英文問我:
Are you free tonight?

我愣了一下,心中有無數個想法蹦出來,老師我長得帥也不能這么約我吧,怎麼回答呢,內心還有點小激動啊,還是誠實回答吧,然後大聲說:
Yes,Madam !

當時氣氛突然凝固了幾秒。

然後全班鬨堂大笑,老師也十分囧。。。然後我才想到,老師只是讓我翻譯而已。


Excuse me:

七八歲過年的時候用兒童魚雷把家院子的景觀池炸毀了。魚死池亡,前一秒爭著吃食的錦鯉不一會漸漸密密麻麻漂浮在水面上。事後為了掩蓋犯罪事實用透明膠布貼住縫隙,挖個坑把魚屍埋了,簡單處理下現場就淡定自若的回房間練琴。

還是在那年的過節,和表弟兩個人捉外婆養的雞,強迫雞伸出腳,兩個人合夥七手八腳找小紅繩在雞腳上綁沖天炮,企圖製造出小飛雞的效果,點燃後雞炸了。

國中的時候學校門外賣小鴨子,看到小鴨子萌萌的很可愛,指使下課去小賣部買水的同桌順便捎一隻給我。傻萌萌的同桌帶回來了一隻坡腳鴨,上課的時候小鴨子在桌洞里叫的嘹亮無比,班導循聲而至,同桌被罰抱著小鴨子站一節課。


DRYHUT:

大概是在至親之人面前控制不了情緒,容易發火,反而在外人面前,情緒拿捏得十分到位。


Aorqu用戶:
奉勸各位:

如果有親人和你說自己快不行了,讓你去見他,能見的一定要見,不要抱僥幸心理。

人的壽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
那年發小年十八,患血癌,至晚期,一目失眠,大小便需人照料。發資訊與我說自己壽終將至。我卻騙自己一般的和他說:不會的,堅持下去,再過兩月就放假了,介時我和女友一同去看望你。結果他過了一周不到便去了,後來友人與我說,他一併拒絕了前去探望他的其他友人,孤獨的死在了他母親的懷中。我曾天真的以為他見了我就斷了氣,如若晚點見到我信念還能讓他堅持一陣。也顯出我的懦弱愚昧,才讓他直到過世前都要寒心失望。我對自己立於世二十餘載做過大大小小的好事或是蠢事都坦然面對,也一直強調世上最無用的事大概就是後悔。但這件事,我真真切切實實在在的悔,悔透了腸子。他或許是在想:還是你了解我,像我這么臭美的人,這種場面還是越少人看見越好。又或是在想:如果連你都沒有勇氣正視我的死亡,那群兔崽子更不該看到。抑或是:到頭來,你果然還是讓我失望了,雖然我還是在死前想再見你這狗逼一面。

過世兩年半,夢見他無數回,死的活的健康的病重的快樂的悲傷的都有。他們說時間過得飛快,連他的模樣都快忘了。但是我 還記得。


匿名用戶:
謝邀。第一反應:艹粉算嗎?算嗎算嗎?

哥真的不是電競圈的,咳咳咳!

我竟然真的以為是一起去打lol呢~穿著運動褲紐巴倫沖鋒衣就去了,一身運動范打算大幹一場,好好秀一把我的輔助~呵呵呵~
因為身份證丟了去不了網咖他還幫我借了身份證呢:)

然後我在車站等他,遠處看見他穿著小花衣從天橋上下來,duang~感覺胸口受到一擊!這特么是怦然心動啊!我就知道完蛋了!!!絕對不可能那麼簡單!!
我知道你們不想聽吃飯閑逛的過程。
然後,左拐右拐,他帶我走進了一家網咖的包間……
【此處省略3000字小黃文,點贊解鎖】

我要報警了!!!
出網咖之前隔壁的哥們還管我要了手機號……我這么有節操當然不會給!哼!

真的是艹粉喲~不是被粉艹……

處子之身二十年╮(╯◇╰)╭

以及我們可是純潔的Aorquer關系:)
————————————————

評論區說不懂的,分不清你們是認真的還是在調皮了【智商餘額不足】


謝海:

為了一個不愛你的人來改變自己。
努里做好自己,總會有人喜歡這樣的你。


圓臉小蹦噠:

當一個男生提出分手時去挽回
這是最蠢的事
不管他用的什麼理由什麼借口
挽回了一句就是
最蠢最蠢最最蠢!!!


吃土青年方腳君:

講個我自己的故事。
我國中那會兒,顏還算正,沒現在那麼殘不忍睹。加上弱弱的書生氣,算是一個正太。
剛上國中,我想改變一下自己文弱的氣質。所以對誰都惡狠狠的,一開學就打了好幾架。印象最深的一次,教室衛生檢查被扣分了,說我桌旁有垃圾。我同桌說都是因為你害整個班級扣分了。我說,放你狗屁,這不是我扔的。他說,是你,是你是你就是你。然後我倆就抱在地上打滾了。是真的又打又滾,現在想想,也是可愛。
哦,對不起,跑題了。現在說說正文。

⋯⋯⋯⋯⋯⋯⋯⋯⋯⋯⋯⋯⋯⋯⋯⋯⋯
那時我尚不知情竇為何物,所以對男女生一視同仁,一句不和就開打。有段時間因為和女生打架,在班裡也算女生公敵了,見我就白眼那種。
某天早晨,我照例一副你瞅啥再瞅打你的嘴臉來教室上課。然後幾個女生在離我不遠處竊竊私語,時不時用眼睛瞄我。起初我不以為然,畢竟每天背後罵我一直是她們的日常。後來走過來一個平時就很八卦的女生,跟我說,喂,那個XXX喜歡你。那時我可能真的不知道喜歡是什麼意思(我至今對我青春期前的情商不可思議),我說,講什麼玩意兒,一邊去,八婆。她說,她還寫情書給你了,一大早偷偷塞你語文書里,被我看到了,不信你自己看,別亂咬人。
於是我真的就去翻語文書,邊翻邊罵她們傻逼。結果真翻到了一張紙條。
當時我就蒙逼了。
在我十二年的人生中,似乎從來沒有這方面的知識。那時又沒Aorqu,不然我還能上Aorqu查一下收到情書怎麼辦。那個時候,我只想找個洞鑽下去。好像被人喜歡是一件很丟臉的事。
於是我拿起紙條就以光速跑到沒人的天台。
這的的確確是一封貨真價實的情書。字很工整,通篇意思就是,嗯,你很有魅力,我很喜歡你,你喜歡我嗎。我把紙條讀了一遍又一遍,臉漲的通紅。我動用畢生所學來分析我十二年來遭遇的最大窘境。
情書的女主是一個很文靜的女孩,長得也可能不錯(在我那時世界觀里可能膚白又靦腆不會跟我吵架的女生長得都是不錯)。總之就是一個和我全無交集的女生,我拚命回憶了一下,甚至沒跟她說過話。(難道因為我沒跟她打過架,所以她覺得我人好?)
最後我得出的結論,這一定是那幾個和我有過節的女生聯合起來的惡作劇,想好好羞辱我一番。於是我氣得把那張紙條撕得粉碎,扔進了排水溝。然後我若無其事地回到了教室。一定不能讓她們看出我的慌亂,不然她們的詭計就得逞了,我想。
所以,當我走進教室,那些女生問我怎麼樣,我淡定地說,不怎麼樣,撕了。誰敢喜歡我,我打死她。說完我還看了那個女主一眼。這個時候,我第一次看見女生有一種難以名狀的表情。她雪白的臉瞬間通紅,卻沒哭,抿著嘴,頭低得彷彿想去聽自己心跳。任憑我情商再低,也突然醒悟,這情書真的是她寫的啊!但我話已出口,又有一幫好事者起鬨,就死撐到底了。
從此我就沒正眼瞧過她,她每次看到我都會繞著走。班上風言風語很多,說她不要臉,女追男,女追男就算了,還追渣男,渣男就算了,渣男還不要她。十幾歲的年紀,無知無畏,什麼人都敢惹,什麼話都敢講。她變得更加沉默寡言,也經常被老師點名批評,因為學習差又開小差。我對這一切視而不見。
故事最後,理所當然,她轉學了。初二剛開學,她位置空著,班導說她因為家裡工作關系,轉到外地去了。我心裡一沉,所有的愧疚都在此刻上涌。就像我錯過了一集喜愛的動畫片,總以為能有重播,第二天電視台卻告訴你停播了。很多事當時不去做,事後給你彌補的機會都沒有。
我不知道她是否真的因為家裡關系轉學還是因為在這里待不下去了,此後她就在我人生軌跡里銷聲匿跡。大學人人很火那會兒,我還試圖通過名字來找到她,告訴她自己當年的歉意。但是沒找到,或許她變到我根本認不出來,或許她早就改了名字。這些陳芝麻爛穀子的舊事,每次想起來都還是很遺憾。我做過最愚蠢的一件事,就是我踩著一顆女孩的赤誠之心來證明我自以為是的灑脫與勇敢

以上。


Yujing Du:

小時候喜歡玩氣球。有一次,一個新氣球過了一夜由於漏氣而變小了一些,然而氣球口的線扎的太緊,我無法解開往裡面充氣。於是醫生家庭出身的我想出了一個異常天才的方案:用家裡的注射器吸滿了新鮮空氣,像給病人扎針一樣的扎進氣球光滑的皮膚下不就結了!於是行動派的我果斷行動。嗯。。。
小時候還喜歡玩磁鐵,有一次玩磁鐵不慎掉入了一個水池,於是我發動小夥伴一起找磁鐵,用的方法是,把水舀干。嗯。。。
三年級的時候翻出家裡的避孕套吹成氣球並且邀請小夥伴來家一起玩,嗯。。。
四年級的時候媽媽讓我「用熱水熱一下牛奶(袋裝)」於是我把盛滿涼水的鍋放在灶台上,點火燒開水,並把牛奶扔了進去。最後屋子裡都是牛奶蒸汽,嗯。。。
塑料三角板由於磨損導致30度的角不尖了,異常聰明的我的方案是用火加熱三角板,趁它還軟的時候把它捏尖。結果,嗯。。。


十號胖狐狸:

學化學。


Morales:

在家似虎,出門似鼠。


TianciHuang:

手機碼字,快速來個故事。

坐標上海,家中新購一車,於是有天家中德高望重之士問我,

「要不要買個車位,不然每天停車都要找臨時車位?」

其實我也知道有個車位方便,每天晚上找空的臨時車位,蛋疼的要命。

出於名校畢業,數學成績優異,恃才傲物的我,快速發動了腦用計算機,算了一筆賬,

「你看,我給你算算,一天停車費20元,一個月停滿也就是600元,一年按照7000塊算吧,你買個車位20w,夠停30年的。30年我都不知道還住不住這呢!不買!」

「好吧,那就不買吧!」

過了一年後,家中德高望重之士又沒事跑去問車位,此時我也有些動搖了,因為發現院子裡面車越來越多,找車位越來越煩了。

回來後他告訴我,

「車位還是不買了」

我說,「為啥」

「已經漲到40w一個了」

此時我心中那群可愛的羊駝又開始奔跑了起來。。。。。心中默默對自己說,年輕人,不要覺得自己哪哪都牛逼,你咋就不知道大城市汽車的保有量只增不減呢,你咋就把車位當成一筆消費品計算,不當成投資品計算呢。

想到這里,我深深的鄙視了一把自己裝過的逼。


查無此人X:

把媽媽織的毛衣全部捐給貧困山區的小朋友。

國小的時候,我並不是好學生,愛說話而且調皮,所以一直很羨慕老師對好學生的那種特別的態度。
四年級的時候,學校舉行了一次「給貧困山區小朋友送溫暖」活動,讓全校師生給那些孩子們捐些衣服或者書。當時小小的我就想著用這次活動來得到老師對我的特別關照。於是,就把媽媽給我織的所有毛衣拿去學校捐了。我用了很大很大一個袋子才裝下它們。
我記得我提出要把它捐出去的那個中午,媽媽一直默默的看著我,安靜悲傷的樣子。
我嘴上說這是做好事,但心裡想的其實是:這樣子老師就會對我刮目相看,而且,我再也不用穿織的醜醜的毛衣了,我可以像別的小姑娘一樣穿那種買的毛衣。
織的毛衣對當時的我來說是自卑的一部分。

就這么全部捐出去了。就為了所謂的自尊和老師的表揚。
最後老師也沒有特別關注我,只不過讓我站在了班級第一排,外加一句「喲,捐了這么多」。

我清楚的記得有件毛衣上面有一隻小豬,我的屬相,那是媽媽用閑暇時候跟別人學了好久才學會的;還有件上面是皮卡丘,不過因為我小時候最喜歡皮卡丘。那時候家裡沒電腦沒網路,我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摸索出來的。
我真蠢。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明明國小就背過的詩,到了二十歲我才明白它的含義。
從小爸爸在外地工作,是媽媽一個人帶我長大。記得好多次放學都要去隔壁阿姨家吃飯,因為媽媽出差了,但是無論多晚,她都會從外地趕回家接我。
她竭盡全力不去錯過我成長的每一個階段。

可我是個傻孩子,為了可笑的自尊去傷害她。

昨天給媽媽打電話,她說外公胃癌晚期,可能撐不住了,她很難過。
頓時心裡一涼,一是外公的即將離開;二是,有一天爸爸和媽媽也會離開我。但是我不敢想像沒有他們的日子,一想便忍不住的哭。

未來的日子,我會盡力陪伴你們,就像你們陪著我長大一樣。以及,過了這么多年,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媽媽對不起,我愛你。


趙老三:

以前我真的以為只要我老實做人,努力工作就能幸福快樂的活著。
現在我覺得老實和努力才是不幸福的來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