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過最無知且愚蠢的事是什麼?

問題描述:lz國小的時候,學校周圍在建鐵路,為了圖方便就走鐵路那條路去上學,然後在鐵軌上放拳頭大的石頭,看火車從石頭上面軋過…… 這件事情的後果就是……
, ,
朝吟暮語:

讀初二的時候,那是人生第一次到偏遠學校寄宿。

我從小被教誨「出外靠朋友」,於是整天弔兒郎當,到處交「朋友」。

每天放學回宿舍,必經歷一番「同志們好」的體驗。細節大概這樣:每天固定時段輪流去每個宿舍打招呼,跟人家稱兄道弟,有時還會蹦出粗鄙之語,比如「喲,陳總,今天擼沒擼啊?」

十分典型的人來瘋自來熟,常常給別人取外號,捉弄那些性格比較內向的同學。號稱認識全校師生,自以為人脈廣到不行,整天合著一幫人吹牛逼,抽煙,吃飯,打遊戲。

關於取外號,一樁不得不提的是:
當時有個同學,大家經常讓他幫忙打水打飯什麼的,他都欣然應允。由於每次別人喊他幫忙,都會說,「帥哥,能幫我xxx嗎?」因此某天我就取笑他,「那麼多人喊你帥哥,看來你是公認的宿草啊!」
從那天開始,我一見面就喊他「宿草」;不久後,幾乎全部寄宿生都叫他「宿草」,女生也不例外。簡直史上最強嘲諷。
他對這個外號深惡痛絕,也導致後來他不再幫我打飯,可見有多討厭我……

這就是我當時的常態。後來聽到「中二病」一詞,恍然大悟……

最無語的是,如今我看到很多成年人,乾著中二病時期的事情,卻還不以為恥,到處標榜自己認識XXX,一副牛逼轟轟的樣子,滿嘴跑火車,以為自己五湖四海皆兄弟,好大能耐喲?做一點狗屁生意,整天不幹正事瞎轉悠,還自詡什麼廣交客戶朋友研究市場行情,嘴裡常掛鳥語諸如「客戶就是金錢」、「多條朋友多條路」,你當我國小生呢?就你那德性,朋友圈質量能高到哪去呢?

刻薄的話就不多說了。對於普通人來講,維持交情的成本太高,即便你刻意拓展,基本也沒什麼卯用。(身在某些特殊職位的除外,因為他們的工作本身就包含著一張龐大的關系網)

認識誰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即使你此前跟某人毫無瓜葛,但只要你起了跟他合作的念頭,就一定有辦法打動他。這才能說明你具有真正的社交實力 / 社交價值。

所謂社交,核心在「交」。即價值的「交換」。如果連這個概念都搞不懂,你的社交之道不過是給啤酒公司貢獻銷量罷了。


羅斯巴德d:

認為失敗犯錯是愚蠢可恥的,


Aorqu用戶:

對面終於只剩一個了,看來能翻盤!

我經常有的想法,常見於wot和wt(不過比較奇怪的是,我wt勝率很不咋地,但是一旦隊友傻逼死光了我幾乎都能翻盤,我是指幾乎都能,也就是80%以上,哪怕對面還有七八個)


老王不打乒乓球:

對別人毫無掩飾的講真話,卻用謊言來騙自己。


張贏:

我這是問題底下第六百個回答,算寫給自己看吧。

外婆,對不起。

從小爸媽出門打工,我常在阿公家或外婆家住,因此對老人感情很深。

十歲那年,外婆來我家走親戚,這是常有的事,她總是說趁身子骨還硬朗,過來幫媽媽干點農活,因此常常住幾天,忙完再走。

我很喜歡外婆,她每次來看我都會買餅干蘋果雞蛋糕之類的點心,零幾的時候我家很窮,媽媽基本不會給我買這些。外公身體不好,阿公阿么又特別節儉,只有外婆在忙完地里活後,幫別人撿花生打零工賺錢。

其實在外婆家我過得並不愉快,她脾氣古怪,不接受別人幫助,最常說就是:「自力更生」,再窮再苦也不肯和別人說。印象中最深的是,有天外婆炒菜,快出鍋的時候居然放辣條,我很驚訝,外婆問我菜里放辣條好不好吃,我高興的點頭,外婆笑了。

後來我才明白,那段時間,外婆已經窮到買不起調料了,她用最後五毛錢買了一包辣條,每頓菜放兩根。

好像跑題了,對不起,我一回憶就總是忍不住。

外婆很愛我,連媽媽都有些嫉妒,因為她小時候外婆只顧著下地掙工分,從沒有關心過她。其實我覺得媽媽偏激了,外婆說四個子女里媽媽和她最像,我也這么認為。外婆是愛媽媽的,因為她去我家的次數最多。

回歸正題吧,十歲那年,我開始覺得自己長大了,需要一個獨立的房間,一個人睡的床。媽媽答應了,但是外婆來了後,床鋪不夠,前些年外婆都是和我擠擠睡的,我還記得躺在她身邊纏著外婆講故事的情形。

但是,那時的我真混賬啊。

我當眾說:媽,我不要和外婆睡。媽媽很驚訝,外婆有些難堪。媽媽說:你還小,和外婆擠下就行了,媽媽這么大人了,兩個大人擠一張床不好。

我憤怒了,以前你和爸爸不是照樣擠擠睡!你答應過讓我一個人睡的!於是我說:不管不管,我就是不要和外婆睡!

媽媽發火了:你要是不睡就去睡地板!我不甘示弱,抱著被子就躺在地上的涼席上,睡就睡!我這是為尊嚴做無聲的抗爭!

只是,被沖昏頭腦的我,根本沒有想到外婆的感受。

那天夜裡,外婆笑著讓我到床上睡,我沒搭理她,還在為媽媽無視自己的尊嚴而悶悶不樂。她喊了幾次,就停下了。

我在地上睡了一夜,認為自己這是為尊嚴而戰。

只是,天亮後外婆就走了,從此她再也沒有在我家留宿過。

最疼愛的外孫,寧可睡地板都不和她睡。

我傷害了她。

我對不起她。

外婆,對不起。

我真的,真的很想再躺在你身邊,聽你講那些童話故事。

我真的,真的很後悔,每次想起,心都痛到連呼吸都變得艱難。

不敢當面說,害怕太矯情,害怕忍不住,在這里為當年的錯誤懺悔。

我太過分了。

外婆,對不起


Aorqu用戶:
虛弱而敏感
有病不去治
不敢愛與被愛
太把自己當回事
該說點什麼的時候一個字都開不了口


李挖挖:

曾經花錢把已經分手的渣男從富婆手裡贖回來


Django:

答主現在快三十了。
爸是山裡人,媽懷我那年他四十歲,那年冬天為了給我更好的出生和成長環境搬到了城郊開始了菜農生涯。
小時候依稀知道爸爸膽不好,疼起來整個人都捲縮在床上不能動,而因為我和姐姐上學需要持續用錢,他每年每天地吃中藥。(後來知道老爸患了十幾年的膽管結石本應該盡早手術取掉,一直靠毅力剋制著直到我大學畢業,因為一做手術意味著家裡的頂樑柱半年以上不能工作)
十二三歲時,有一次放假在家,被拉到地里拔草,拔完一條田埂後想回家了,爸說不同意讓我把那一片地上的草拔完。被揍了一頓後,我非常不情願地回到地里,同時我說出了這輩子最後悔的一句話。「這么壞的爸爸,還膽不好,怎麼不生癌?」爸沒理我。
前幾年才從他跟姑姑的交談中聽到說我,「現在是懂事了,自己獨立了,你知道他十幾歲的時候有一次怎麼說我的嗎?……」
如今老爸已近古稀之年,白髮蒼蒼,雖然身體指標正常但是日漸消瘦。但是我不會忘記從沒上過學的他自學識字、靠字典讀過全本的三國水滸;用雙手在8畝土地上一年種幾十季果蔬;從沒經驗卻自搭大棚,冬天在大棚內養蜜蜂增加番茄結果率,毫無化學基礎買稀硫酸和石灰反應增加棚內co2含量;一條路上的菜農家只有我們家有各種菜、瓜果的書籍;靠雙手雙腳在土地上供養了兩個不下地的大學生。
每一段挫折和不好的經歷都記錄著我的成長,那之後依然有叛逆的事,但是心裡一直深藏愧疚。如今身在杭,心繫家,每個假日都要回去陪老爸老媽。


馬三笑:

國小的時候,放暑假總是有一堆暑假作業,覺得很煩又不能不寫,當時年紀小還意識不到有抄答案這一回事。
有一年暑假,老師布置了要寫完一個作文本的作業,有一天母上大人要求我必須寫完這個作業才可以出去玩,不然不讓吃晚飯。交代完畢後母上大人就去上班了,臨走前還翻了翻我的作文本。⊙_⊙
國小的時候正是好動的年紀,怎麼可能會安穩坐完一個下午就用來寫作業嘛。於是,機智的我翻開《中國小生作文全書》,抄了兩篇上去。抄完一看,加上前兩天寫的還是沒寫完這一本啊,怎麼辦呢?機智的我就翻開作文本的後面,嚓嚓嚓幾下全部撕了,這樣後面沒有了看起來就是完整的一本寫完的作業了!哇哈哈哈哈!完美~於是愉快的跑去玩耍了。( ̄▽ ̄)ノ作大死……
晚上母上大人回到家看我在樓下玩的歡暢,於是乎把我叫住帶我回去檢查作業情況。
呵呵呵呵呵……我錯了,我一開始就錯了。母上大人翻開作文本後,她直接就說,你就寫了兩篇是吧。我……沒有啊,我一本都寫完了你看後面都沒了~於是,母上大人怒了,她揪住我的耳朵說,你以為把後面撕了我就不知道了!早上我出門那會兒數了你前面就寫了三頁,現在就多了兩頁還想騙我!再說了哪家的作文本一共就五頁的?!今天晚上你不許吃飯了,給我重新換個本寫完再吃!
我真是高估了自己的智商。於是,我含著眼淚餓著肚子寫作文到深夜。T_T


逆旅:

以為大學就可以好好玩。


特不深沉:

我小時候(多小就不說了),買了一盤後街男孩的(印象中是正版,18元還是20元,反正明顯比盜版貴)正版磁帶,帶到班上去聽。
小夥伴們也大部分都是後街的歌迷。
這時候,我發現,這盤正版磁帶不僅有歌單,還附送了後街的簡介,還有歌詞的中文翻譯。
我當時並不知道,這個中文翻譯僅僅是翻譯,我以為這是中文版的歌詞,我的小夥伴們也都這么認為,也許是我在他們心中比較可信吧。
幾天後,我們一群人都學會了一首歌,是這么唱的:「每個人呀!動起來呀!每個人呀!動起來是的!後街男孩回來了是的!是的!」


Aorqu用戶:
在Aorqu上實名答了一些敏感題,沒辦法,我情商低。


Aorqu用戶:

前方黃暴預警,軟萌妹請手動撤離,抱你走。

下面我要講述的是一個傷感的故事,它差點讓我和我的哥們反目成仇。

去年暑假,我的好哥們失戀了。女方主動分手。

而且之後女方火速找了新男友。

嫂子我見過,膚白貌美小胸長腿,這種近乎完美又有明顯缺憾的外貌最能勾起男生的興趣。

挺可惜的。

於是,仲夏之夜,我 哥們 哥們倆室友一行四人在馬路邊燒烤攤擼串,為他解憂釋懷。

四個人,一打啤酒加兩大杯鮮扎,就沒打算走著回去。

酒過三巡,哥們開始不舍又不甘的回憶起和女票的種種。從曖昧到花前月下,從你儂我儂到不可描述,從熱情似火到貌合神離。最後,他講述了他們最後一次深入交流的悲劇過程。

分手炮是在女票的宿舍,當時她對哥們雖然表面看上去算正常,但他已經察覺到她不經意間的冷淡,比如,交流正酣時對自己吻的本能迴避。但,總之,一切看上去還算正常。

第二天早上臨走時,哥們從褲口袋掏東西,一袋tt掉了出來。

杜蕾斯,袖珍款(好吧這行是我瞎編的)。

是的,哥們比較相(gao)信(gu)自己的實力,每次都會多帶一個。

女票看個滿眼。頓時屋裡充滿了尷尬的空氣。

哥們臉微微一紅,就這么裝回口袋好像更尷尬,就趕緊抓起來下意識扔到了垃圾桶。

高潮來了。女票面色鎮靜而鬼使神差的彎下腰去。

把它撿了起來。

然後,放進了自己的抽屜里。

關上抽屜。

「扔了幹啥,多浪費。以後還能用呢」女票微微翹起嘴角。

浪費,以後還能用,微微翹起的嘴角……

整個過程無比自然,但哥們就是覺得哪裡怪怪的。

兩天後,他們分手了。

四天後,哥們從ex票圈看到了和現任的秀恩愛。

講到這里,醉眼朦朧的哥們再也控制不住,捶了下桌子罵道:「他媽的,這么看老子竟然連裝備都替下家準備好了。」然後狠狠喝了一大口酒。

我們三人不約而同「哎」了一聲,倆室友一個幫倒酒,一個輕撫其背說著常規的安慰話。

高潮中的高潮來了:

而我,開始忍不住開始在腦子里演繹那個場景,聯想、腦補,回味哥們的那句總結。

於是我發現,這件事,好像還並不那麼悲情傷感。

而且,還挺逗的。

非常逗。

太tm逗了。

「老子竟然連裝備都替下家準備好了。」

替下家準備好了。

準備好了

好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

恩,是的。在這本該想起二泉映月bgm的時刻。

我發出了
也許是有生以來

最瘋狂、最大聲、最發自肺腑的

狂笑

氣運丹田的笑

震耳欲聾的笑

捂著肚子上氣不接下氣的笑

半個燒烤攤的人都往我這看,以為我吃了什麼不幹凈的串腦子秀逗了。

哥們抬起頭,兩只大眼珠子直直的看著我。

那神情,就像我用左腳爆踹了他的丁丁,

又用右腳橫掃了他的丁丁,

接著騰空連環踢了他的丁丁,

最後彈了他的丁丁。

總之是無情戳痛了他的短處。

然後我明白了兩件事:

同情心缺失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

筷子比臉硬多了,抽在上面火辣辣。

對不起,結局讓大家失望了。

他沒打過我。

慘敗。

最後,我們滾到在地上,我按住他四條腿。

傳教士姿勢。

我上,他下。

我向他誠懇的道了歉。

他勉為其難的接受。

感謝閱讀,不妨關注。我替哥們謝謝你:)


匿名用戶:
他跟我說,我們打賭看誰先聯系誰,誰就輸了。

我為了,不認輸,兩個月沒和他聯系。

突然有一天,他的動態,他又交了男盆友。

他媽的,我覺得自己好像條狗。


天青色等煙雨:

用自己前程去祝福LPL

我並沒有在其中,不然我一定會阻止!!!!

希望你們各自安好吧!放火燒山,牢底坐穿,

真不是開玩笑!

曾經老家經歷過火燒山,幾個山的林木毀於

一旦。樹可以再生,但是造成人員傷亡呢?

https://m.baidu.com/talon/c/s/m.3dmgame.com/ol/mip/news/201810/14038.html


迪麗熱九:

拼了命挽留一個要走的人


匿名用戶:
因為擼管很爽,就擼了很多年。

/*————————————————————-*/

如果能重新來過,我絕對只遺不擼。


咚咚咚:

表白!!!


子兒妤:

社交網站上說的太多

做的太少

後來發現,酷酷的人從不經常抒發感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