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過最奇妙的一餐是什麼?

問題描述:可以是味道,可以是體驗,可以是就餐中的小故事。
, , , ,
忘川:

一看到題目,就想起2011年去嘉峪關旅遊途中的一頓中飯了。

那次也算是機緣巧合,本來是一大家子在新疆旅遊的,結果其他人都有事情先回去了,剩下我和老婆兩個人,多出三天,不知道幹什麼,運氣也不錯,就報了一個敦煌-嘉峪關的二日游。
這種散團的跟團游,大家都懂的,各種明顯是斬人的購物點就不提了,好在久經沙場的我們早已免疫,反正不買就是了。
你以為這樣導游就拿我們沒有辦法了嘛~圖樣圖森破!
第二天在嘉峪關吃中飯的時候,把一車子人帶到了一家衛生條件極差,品種極少,價格離譜的小飯店。問題的關鍵在於,附近及其荒涼,找不到任何開張的店鋪。。。大家應該明白了,這就是一家赤果果的黑店,只做你們這幫散客的生意。
我和老婆兩人點了一碗蛋炒飯,一碗湯面片,就要價60元。就算這樣,也等了將近三刻鐘才給我們端上來。
當時的心情差極了,大家應該可以理解,不過肚子總要填飽,無奈之下也就認了,心中暗暗想著,不管有用沒用,回去之後總要投訴這個導游。

蛋炒飯很咸,面片也很咸,雖然沒吃完,不過也總算是吃飽了。

接下來,奇妙的事情發生了。

前面也說過,這家店衛生條件極差,蒼蠅是飛個不停。我碗里剩著大半碗湯,正在猶豫是不是要把剩下的幾塊面片撩掉的時候,說時遲那時快,兩只蒼蠅(注意,是兩只)從空中呼嘯而過,然後,在我眼前湯碗的上空,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停住了,然後,就…掉…進…了…湯…里。

我和老婆都驚呆了!

更加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飯店的老闆娘這時候正好經過我們的桌子,也就是說,兩只蒼蠅,在我們三人六眼的注視之下,英勇地,前仆後繼地,飛進了一碗曾經價值35元的面片湯中。

我和老婆轉過頭來,神情復雜地看著飯店的老闆娘。
老闆娘神情復雜地看著我們碗里的兩只蒼蠅。

於是就免單了。

這筆錢最終沒讓導游賺到。那天之後的行程,我們覺得心情好極了,就像西北大漠上明媚的太陽。

還記得那個老闆娘幽怨地看著我,說:「你怎麼也不擋住它們」
我只能對著湯中的勇士默默地行注目禮。
它們的死是有價值的。
嗯~~,是的,價值60元。


小苛:

07年,一個人去韓式餐廳吃飯。剛低頭開吃,就聽見一個男人用非常溫暖的聲音問他可否坐我對面。我朝他笑笑點頭,往右排空位掃一眼,對他說這家餐廳設計不好右排位置不好坐。意即他不是為了搭訕,而是只有我面前位置好坐以消除尷尬為他圓場。他坐下後簡單的聊了聊,快結束時他說今天路過世博園看到有節目表演,問我是否可以賞臉和他一起走一走,我說好。接著他給我看身份證、工作證。之後,我們在一起了,彼此深愛,至今。我覺得飯本身沒什麼特別,奇妙的是我總覺得自己是走狗屎運一餐飯就遇上一生所愛。
————————————————————哇哦,你們給這么多贊,沒想到啊!我一直認為自己長得丑,他倒很man。我對他還是很愛,我覺得他會發光似的。他也是幸運的傢伙,能遇上我。謝謝你們!
另:坐標昆明,99世界園藝博覽。後來陷入冷清,偶有表演,當天七夕。
————–——————————————————媽呀,忙完上來一看居然過千,你們都好善良並心存美好!說點後續吧。
中間分手3年多,最初我以為他會從我的生命里永遠消失,甚至沒有音信。分手當年的七夕收到他的資訊:「第四個七夕了啊!」那一瞬間淚流滿面。我回「是啊!」看似平靜,其實內心早已翻江倒海。再收到他的資訊,又是第二年七夕。記得當時正做頭發,和理髮師聊得起勁,突然的淚流不止讓理髮師愣了。當他默默遞過紙巾時,我抱頭蹲在了地上。後來給他講這些的時候還忍不住默默流淚,他說他根本沒想到我有那麼大反應,他甚至以為他對我早已無足輕重。其實我只有跟他在一起才是美的,他是唯一可以讓我把自己變得更好的人。有天晚上一個人在花園走著走著就莫名哭了起來,我的情感世界幾近荒蕪,我意識到如果跟他沒有一個真正的了結我將一生抑鬱。於是,我發了資訊給他。後來我們又在一起了。我一直沒問他這幾年的情況,他比幾年前蒼老些。我們復合後,都沒有刻意去講這些年的事,也沒有追問對方,感覺彼此了解一直都在一起一樣,那幾年是以另一種方式在一起。他的意識里,我們在一起七年了。他接納了我的所有。我總在嘰里呱啦一陣完了問他煩不煩,他總笑笑的說:「不煩,只要關於你的我都愛聽!」。現在,他是我丈夫。我對他說:「如果沒有你,我還是會像現在一樣工作,對家裡人一樣照顧,但對我自己,我只是一台機器,有了你,我才有靈魂,我的世界才鮮活。」每當看著他從睡夢中醒來看我一眼溫柔一笑又閉上眼,嘴裡嘟囔著親愛的寶貝,就又是美好的一天!
————————————————不是小說:)


蘇菲:

那是2012年7月一個涼爽的夏天下午,我拉著窗簾在劍橋某個college的小屋子裡耕耘了大半天的論文研究。突發奇想來英國快半個月還沒吃薯條魚,於是搜了家king's college附近的快餐店,打算買了回宿舍吃。

我騎著那輛租來的比起日本的小輪車大一倍的單車搖搖晃晃的到了店裡,要了最標準的薯條魚套餐。熱乎乎地托著放到車筐里,上車準備撤退。

這時我所在的king's college對面的這條窄巷裡開進來一輛車。前座下來一位女士。車進來後,所剩空間無幾。於是我下車準備等車內人走過去再通過。

女士繞到後座,和司機合力從後座拉下來一個人。他們把車內人抬上一個輪椅,緩緩走過我身邊,這時候我才意識到坐著輪椅從我身邊經過的人,正是這個地球上最偉大的科學家之一,史蒂芬・霍金。

我和我的薯條魚都顫抖了。


熊熊熊熊熊熊熊:

2013年4月20日,剛到倫敦第一天,拖著重重的29寸大箱子到酒店。一路上滿腦子想著到了酒店安頓好之後,先去參觀哪個球隊的俱樂部。妹子我是英超球迷。

到了酒店剛check in完準備上樓的時候,看到一個穿紅色球衣的中等身高男人,條件反射多看了一眼。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不是歐文嗎!!!喜歡了好多年的球星Micheal Owen!!!

果斷搭訕合影簽名,歐文人非常nice,還跟我聊天說他們整支球隊在這個酒店住。然後連續三天我每天早餐都遇到他,不過他和球隊其他球員坐在一桌吃,我就在旁邊邊吃邊偷看他。第四天早餐時間他比其他球員來的都早,我就詢問能否坐他對面,他微笑點頭答應。然後我就幸福的花(sha)兒(bi)一樣了~~~


施眠:

我永遠記得十五年前的那頓飯。

那時我日子過的很苦,一天到晚在外頭跑,有時身上卻連零花錢都沒有一分。

那天我回來的時候已經傍晚。她在準備晚餐。她聽到了我的腳步聲,便微側過頭對我說話,說晚飯馬上就好。

她皮膚很光滑,在稀薄的光線下反射著柔弱的光暈。她很年輕,甚至年輕得有些孩子氣,她也很美,而這一點,至今我也描繪不出。

然而,那時我對她,卻並不存在半點愛情。

我和她打了聲招呼,便在餐桌前坐下,她回過頭,繼續忙著手上的活。她不愛說話,但是對於「料理」,卻有著我無法理解的熱情。

大概幾分鐘的樣子,她說晚餐準備好了。我瞅了一眼,綠色的菜餚盛在一個個小小的白碟子里,充分露顯出她的精心和雅緻。

她一盤一盤地上菜,動作輕盈,和她同齡的女孩,很少有像她這般沉靜穩妥的。每上一道菜,她總會說,這是你最喜歡吃的紅燒排骨,或者說,這是你最喜歡的洋蔥炒肉。反正每一道菜名前面,她總是要加上「你最喜歡的」這五個字的。我知道,她只是想表明她對我的了解和體貼,並不是為了諷刺我對食物的「濫情」。

她上完了菜,額角有發亮的汗珠。她並沒去擦,而是坐在餐桌前,支著下巴看我。

我問她吃不吃飯,她只是搖頭,說只想看著我吃。

我不再問,只是端起一碟菜放在嘴邊,接著咂巴咂巴嘴,裝出一副吃得很香的樣子,隨後快速將碟子一翻,便把碟子中的菜餚全倒到桌子上。

第二盤,第三盤……

一會兒的功夫,我就用同樣的方法解決掉了所有的菜餚。她依然支著下巴,眼睛溫柔地看著我,臉上多了一抹如新月一般的笑。

我拍拍肚子,一邊擺出一副饕餮盛宴過後的慵懶,一邊誇她手藝極佳。

她有些臉紅,忙說這是做妻子的本分。

自從那天以後,我們就去了不同的國小。那是我們最後一次過家家。

如今她或許已經成為別人的妻子,也不知她是否還記得,十五年前她用樹葉給我做的最後一餐。現在想來我不免有些遺憾,曾經一個願意做我妻子的人在我面前,但是我沒有珍惜……


玄方:

一位學電影的朋友,在Chinatown吃飯,人多,老闆問可以拼桌嗎?朋友說可以,遂被領到一個圓桌前,已有一對夫妻在座,一看,激動的不行,認識呀!於是上去打招呼,李安,你好,我是你的粉絲!


徐嘉歡:

聯考錄取結束之後,各大高校開學之前,我們班罕見地舉行了一次聚餐,大概也是為了彌補高中期間從來沒有舉行過班聚的遺憾吧。得益於我們班向來鬆散的人心,聚餐規模不小,十幾個人吧,在海底撈坐了兩桌。而有趣的是,那些已經被清華北大錄取的同學不約而同地坐在了一桌,剩下的,我們這些四散在祖國各地的湊合在了另一桌。整個過程在一種自然到有些異樣的熱烈氛圍中結束。

這就是階層的形成。這樣的意識在剛剛畢業的中學生心中已經形成得如此之快,以至於昨天還坐在一張課桌上學習的同學,第二天共用一張餐桌都會顯得格格不入。我相信他們完全不是因為看不起我們這些落榜的舊友,只是在發榜的那一剎那,過去簡單的同學關系已經徹底洗牌。在還沒有走向社會之前,我們已然層次鮮明,各就各位,頭等艙和硬座都坐滿了乘客,目的地可能一樣,但天上的和地下的終究尿不到一個壺。

後來,聽說那些北京的同學們仍舊會經常聯系,聚會。再後來,我又聽說我們高中還搞了個什麼北京校友會好不熱鬧。我相信當我下次見到這些同學的時候,我們仍會彼此揮一揮手證明曾經相識。然而,我們終究還是沒有再見過。


一點都不酷:

08年汶川地震。那個晚上,下著大雨,我們好幾個同學一起圍著吃一桶泡麵。大家都只吃一口。

去年回答的,最近突然被頂了起來。謝謝大家啦。就更新幾張同學當時拍的照片吧,雖然網上這種的很多,畢竟是自己經歷的。


Aorqu用戶:

2012年,日本旅遊途中。

真是忘記了究竟是哪個城市,總之是一個靠近車站的一條街。晚上,我們一行人找到了一間規模很小的拉麵館,規模小得大約只能容納十五人,類似居酒屋的吧台設計。於是我們七個人等到能坐下來的時候就基本包了場的樣子。我們用廣東話在交流究竟菜單寫的是什麼,突然,一個小哥用國語問,你們是不是中國人?同行的朋友馬上用國語答,是的,你也是嗎?

在異國異鄉遇見同胞,那種感覺真奇妙。

然後,跟那個小哥交流了一番,得知這位小哥來自吉林。我猜應該是留學生吧,交談過程中還是比較靦腆的。一個這么靦腆的小哥跟我們推薦了幾款招牌拉麵。

到我的拉麵終於從那個吧台由小哥遞出,飢腸轆轆的我迫不及待用雙手欲接過來,結果那位小哥急忙收回了遞出拉麵的手,說「燙。」 看我打消了伸手的念頭,他才從吧台後面遞到我的面前,然後默默轉身繼續幫師傅打下手。

我至今沒有辦法形容那一刻心裡的感受。有一個剛認識的人,性格這么靦腆,居然為了一個陌生人,用沒有帶手套的手端著那碗滾燙的拉麵多幾秒。

他明明可以讓我做足心理準備然後讓我接過去;他明明可以不管燙不燙不管我;他明明性情靦腆到解釋只用了一個字:燙。

那碗拉麵吃得我心裡滾燙。

最後悔的是沒有留下任何合照。可是這也是最美的事。


熊秋悅:

感覺變成霸王餐經驗帖了哇><
07年暑假在北京玩兒到沒錢,肚子超級餓,老媽打的錢還沒到帳,真的是身無分文,但還是沒心沒肺進了餐館,心想總會有辦法的,還是填飽肚子比較重要。
就點了一盤菜下飯,邊吃邊考慮刷盤子挨打的情景,還有點兒暗嗨的感覺(腦殘沒治了)。
菜吃了一半,發現裡面有隻蟲!!!簡直激動到哭!天!無!絕!人!之!路!我大叫了一聲,服務員!你們看看!你們的菜里有蟲!然後服務員道歉,給我拿走,然後還問,要不要重新換一份兒?
我也不貪心,再加上基本吃飽,加上擔心換一份兒要給錢,於是擺擺手說不用了。一邊假裝很生氣,實際上開心到爆,一邊走出餐館。
到現在吃飯遇見蟲子,第一反應居然都是激動,開心。。。
PS. 你們提到以後可以自帶蟲子,請務必帶熟蟲子,飯館waiter也會檢查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