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过最奇妙的一餐是什么?

问题描述:可以是味道,可以是体验,可以是就餐中的小故事。
, , , ,
忘川:

一看到题目,就想起2011年去嘉峪关旅游途中的一顿中饭了。

那次也算是机缘巧合,本来是一大家子在新疆旅游的,结果其他人都有事情先回去了,剩下我和老婆两个人,多出三天,不知道干什么,运气也不错,就报了一个敦煌-嘉峪关的二日游。
这种散团的跟团游,大家都懂的,各种明显是斩人的购物点就不提了,好在久经沙场的我们早已免疫,反正不买就是了。
你以为这样导游就拿我们没有办法了嘛~图样图森破!
第二天在嘉峪关吃中饭的时候,把一车子人带到了一家卫生条件极差,品种极少,价格离谱的小饭店。问题的关键在于,附近及其荒凉,找不到任何开张的店铺。。。大家应该明白了,这就是一家赤果果的黑店,只做你们这帮散客的生意。
我和老婆两人点了一碗蛋炒饭,一碗汤面片,就要价60元。就算这样,也等了将近三刻钟才给我们端上来。
当时的心情差极了,大家应该可以理解,不过肚子总要填饱,无奈之下也就认了,心中暗暗想着,不管有用没用,回去之后总要投诉这个导游。

蛋炒饭很咸,面片也很咸,虽然没吃完,不过也总算是吃饱了。

接下来,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前面也说过,这家店卫生条件极差,苍蝇是飞个不停。我碗里剩著大半碗汤,正在犹豫是不是要把剩下的几块面片撩掉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两只苍蝇(注意,是两只)从空中呼啸而过,然后,在我眼前汤碗的上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停住了,然后,就…掉…进…了…汤…里。

我和老婆都惊呆了!

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饭店的老板娘这时候正好经过我们的桌子,也就是说,两只苍蝇,在我们三人六眼的注视之下,英勇地,前仆后继地,飞进了一碗曾经价值35元的面片汤中。

我和老婆转过头来,神情复杂地看着饭店的老板娘。
老板娘神情复杂地看着我们碗里的两只苍蝇。

于是就免单了。

这笔钱最终没让导游赚到。那天之后的行程,我们觉得心情好极了,就像西北大漠上明媚的太阳。

还记得那个老板娘幽怨地看着我,说:“你怎么也不挡住它们”
我只能对着汤中的勇士默默地行注目礼。
它们的死是有价值的。
嗯~~,是的,价值60元。


小苛:

07年,一个人去韩式餐厅吃饭。刚低头开吃,就听见一个男人用非常温暖的声音问他可否坐我对面。我朝他笑笑点头,往右排空位扫一眼,对他说这家餐厅设计不好右排位置不好坐。意即他不是为了搭讪,而是只有我面前位置好坐以消除尴尬为他圆场。他坐下后简单的聊了聊,快结束时他说今天路过世博园看到有节目表演,问我是否可以赏脸和他一起走一走,我说好。接着他给我看身份证、工作证。之后,我们在一起了,彼此深爱,至今。我觉得饭本身没什么特别,奇妙的是我总觉得自己是走狗屎运一餐饭就遇上一生所爱。
————————————————————哇哦,你们给这么多赞,没想到啊!我一直认为自己长得丑,他倒很man。我对他还是很爱,我觉得他会发光似的。他也是幸运的家伙,能遇上我。谢谢你们!
另:坐标昆明,99世界园艺博览。后来陷入冷清,偶有表演,当天七夕。
————–——————————————————妈呀,忙完上来一看居然过千,你们都好善良并心存美好!说点后续吧。
中间分手3年多,最初我以为他会从我的生命里永远消失,甚至没有音信。分手当年的七夕收到他的资讯:“第四个七夕了啊!”那一瞬间泪流满面。我回“是啊!”看似平静,其实内心早已翻江倒海。再收到他的资讯,又是第二年七夕。记得当时正做头发,和理发师聊得起劲,突然的泪流不止让理发师愣了。当他默默递过纸巾时,我抱头蹲在了地上。后来给他讲这些的时候还忍不住默默流泪,他说他根本没想到我有那么大反应,他甚至以为他对我早已无足轻重。其实我只有跟他在一起才是美的,他是唯一可以让我把自己变得更好的人。有天晚上一个人在花园走着走着就莫名哭了起来,我的情感世界几近荒芜,我意识到如果跟他没有一个真正的了结我将一生抑郁。于是,我发了资讯给他。后来我们又在一起了。我一直没问他这几年的情况,他比几年前苍老些。我们复合后,都没有刻意去讲这些年的事,也没有追问对方,感觉彼此了解一直都在一起一样,那几年是以另一种方式在一起。他的意识里,我们在一起七年了。他接纳了我的所有。我总在叽里呱啦一阵完了问他烦不烦,他总笑笑的说:“不烦,只要关于你的我都爱听!”。现在,他是我丈夫。我对他说:“如果没有你,我还是会像现在一样工作,对家里人一样照顾,但对我自己,我只是一台机器,有了你,我才有灵魂,我的世界才鲜活。”每当看着他从睡梦中醒来看我一眼温柔一笑又闭上眼,嘴里嘟囔著亲爱的宝贝,就又是美好的一天!
————————————————不是小说:)


苏菲:

那是2012年7月一个凉爽的夏天下午,我拉着窗帘在剑桥某个college的小屋子里耕耘了大半天的论文研究。突发奇想来英国快半个月还没吃薯条鱼,于是搜了家king's college附近的快餐店,打算买了回宿舍吃。

我骑着那辆租来的比起日本的小轮车大一倍的自行车摇摇晃晃的到了店里,要了最标准的薯条鱼套餐。热乎乎地托著放到车筐里,上车准备撤退。

这时我所在的king's college对面的这条窄巷里开进来一辆车。前座下来一位女士。车进来后,所剩空间无几。于是我下车准备等车内人走过去再通过。

女士绕到后座,和司机合力从后座拉下来一个人。他们把车内人抬上一个轮椅,缓缓走过我身边,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坐着轮椅从我身边经过的人,正是这个地球上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史蒂芬・霍金。

我和我的薯条鱼都颤抖了。


熊熊熊熊熊熊熊:

2013年4月20日,刚到伦敦第一天,拖着重重的29寸大箱子到酒店。一路上满脑子想着到了酒店安顿好之后,先去参观哪个球队的俱乐部。妹子我是英超球迷。

到了酒店刚check in完准备上楼的时候,看到一个穿红色球衣的中等身高男人,条件反射多看了一眼。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不是欧文吗!!!喜欢了好多年的球星Micheal Owen!!!

果断搭讪合影签名,欧文人非常nice,还跟我聊天说他们整支球队在这个酒店住。然后连续三天我每天早餐都遇到他,不过他和球队其他球员坐在一桌吃,我就在旁边边吃边偷看他。第四天早餐时间他比其他球员来的都早,我就询问能否坐他对面,他微笑点头答应。然后我就幸福的花(sha)儿(bi)一样了~~~


施眠:

我永远记得十五年前的那顿饭。

那时我日子过的很苦,一天到晚在外头跑,有时身上却连零花钱都没有一分。

那天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傍晚。她在准备晚餐。她听到了我的脚步声,便微侧过头对我说话,说晚饭马上就好。

她皮肤很光滑,在稀薄的光线下反射著柔弱的光晕。她很年轻,甚至年轻得有些孩子气,她也很美,而这一点,至今我也描绘不出。

然而,那时我对她,却并不存在半点爱情。

我和她打了声招呼,便在餐桌前坐下,她回过头,继续忙着手上的活。她不爱说话,但是对于“料理”,却有着我无法理解的热情。

大概几分钟的样子,她说晚餐准备好了。我瞅了一眼,绿色的菜肴盛在一个个小小的白碟子里,充分露显出她的精心和雅致。

她一盘一盘地上菜,动作轻盈,和她同龄的女孩,很少有像她这般沉静稳妥的。每上一道菜,她总会说,这是你最喜欢吃的红烧排骨,或者说,这是你最喜欢的洋葱炒肉。反正每一道菜名前面,她总是要加上“你最喜欢的”这五个字的。我知道,她只是想表明她对我的了解和体贴,并不是为了讽刺我对食物的“滥情”。

她上完了菜,额角有发亮的汗珠。她并没去擦,而是坐在餐桌前,支著下巴看我。

我问她吃不吃饭,她只是摇头,说只想看着我吃。

我不再问,只是端起一碟菜放在嘴边,接着咂巴咂巴嘴,装出一副吃得很香的样子,随后快速将碟子一翻,便把碟子中的菜肴全倒到桌子上。

第二盘,第三盘……

一会儿的功夫,我就用同样的方法解决掉了所有的菜肴。她依然支著下巴,眼睛温柔地看着我,脸上多了一抹如新月一般的笑。

我拍拍肚子,一边摆出一副饕餮盛宴过后的慵懒,一边夸她手艺极佳。

她有些脸红,忙说这是做妻子的本分。

自从那天以后,我们就去了不同的国小。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过家家。

如今她或许已经成为别人的妻子,也不知她是否还记得,十五年前她用树叶给我做的最后一餐。现在想来我不免有些遗憾,曾经一个愿意做我妻子的人在我面前,但是我没有珍惜……


玄方:

一位学电影的朋友,在Chinatown吃饭,人多,老板问可以拼桌吗?朋友说可以,遂被领到一个圆桌前,已有一对夫妻在座,一看,激动的不行,认识呀!于是上去打招呼,李安,你好,我是你的粉丝!


徐嘉欢:

联考录取结束之后,各大高校开学之前,我们班罕见地举行了一次聚餐,大概也是为了弥补高中期间从来没有举行过班聚的遗憾吧。得益于我们班向来松散的人心,聚餐规模不小,十几个人吧,在海底捞坐了两桌。而有趣的是,那些已经被清华北大录取的同学不约而同地坐在了一桌,剩下的,我们这些四散在祖国各地的凑合在了另一桌。整个过程在一种自然到有些异样的热烈氛围中结束。

这就是阶层的形成。这样的意识在刚刚毕业的中学生心中已经形成得如此之快,以至于昨天还坐在一张课桌上学习的同学,第二天共用一张餐桌都会显得格格不入。我相信他们完全不是因为看不起我们这些落榜的旧友,只是在发榜的那一刹那,过去简单的同学关系已经彻底洗牌。在还没有走向社会之前,我们已然层次鲜明,各就各位,头等舱和硬座都坐满了乘客,目的地可能一样,但天上的和地下的终究尿不到一个壶。

后来,听说那些北京的同学们仍旧会经常联系,聚会。再后来,我又听说我们高中还搞了个什么北京校友会好不热闹。我相信当我下次见到这些同学的时候,我们仍会彼此挥一挥手证明曾经相识。然而,我们终究还是没有再见过。


一点都不酷:

08年汶川地震。那个晚上,下著大雨,我们好几个同学一起围着吃一桶方便面。大家都只吃一口。

去年回答的,最近突然被顶了起来。谢谢大家啦。就更新几张同学当时拍的照片吧,虽然网上这种的很多,毕竟是自己经历的。


Aorqu用户:

2012年,日本旅游途中。

真是忘记了究竟是哪个城市,总之是一个靠近车站的一条街。晚上,我们一行人找到了一间规模很小的拉面馆,规模小得大约只能容纳十五人,类似居酒屋的吧台设计。于是我们七个人等到能坐下来的时候就基本包了场的样子。我们用广东话在交流究竟菜单写的是什么,突然,一个小哥用国语问,你们是不是中国人?同行的朋友马上用国语答,是的,你也是吗?

在异国异乡遇见同胞,那种感觉真奇妙。

然后,跟那个小哥交流了一番,得知这位小哥来自吉林。我猜应该是留学生吧,交谈过程中还是比较腼腆的。一个这么腼腆的小哥跟我们推荐了几款招牌拉面。

到我的拉面终于从那个吧台由小哥递出,饥肠辘辘的我迫不及待用双手欲接过来,结果那位小哥急忙收回了递出拉面的手,说“烫。” 看我打消了伸手的念头,他才从吧台后面递到我的面前,然后默默转身继续帮师傅打下手。

我至今没有办法形容那一刻心里的感受。有一个刚认识的人,性格这么腼腆,居然为了一个陌生人,用没有带手套的手端著那碗滚烫的拉面多几秒。

他明明可以让我做足心理准备然后让我接过去;他明明可以不管烫不烫不管我;他明明性情腼腆到解释只用了一个字:烫。

那碗拉面吃得我心里滚烫。

最后悔的是没有留下任何合照。可是这也是最美的事。


熊秋悦:

感觉变成霸王餐经验帖了哇><
07年暑假在北京玩儿到没钱,肚子超级饿,老妈打的钱还没到帐,真的是身无分文,但还是没心没肺进了餐馆,心想总会有办法的,还是填饱肚子比较重要。
就点了一盘菜下饭,边吃边考虑刷盘子挨打的情景,还有点儿暗嗨的感觉(脑残没治了)。
菜吃了一半,发现里面有只虫!!!简直激动到哭!天!无!绝!人!之!路!我大叫了一声,服务员!你们看看!你们的菜里有虫!然后服务员道歉,给我拿走,然后还问,要不要重新换一份儿?
我也不贪心,再加上基本吃饱,加上担心换一份儿要给钱,于是摆摆手说不用了。一边假装很生气,实际上开心到爆,一边走出餐馆。
到现在吃饭遇见虫子,第一反应居然都是激动,开心。。。
PS. 你们提到以后可以自带虫子,请务必带熟虫子,饭馆waiter也会检查的···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