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過最奇妙的一餐是什麼?

問題描述:可以是味道,可以是體驗,可以是就餐中的小故事。
, , , ,
天雨白:

先說個味道,再說個就餐的故事
1.烤洋辣子罐
沒剝開殼之前是這樣的
把它們從樹枝上摘下來剝開殼之後是這樣的

搜集了一大盤子,烤熟了之後味道非常好,濃濃的蛋白質的香氣,味道和蟬蛹很近似,但是比蟬蛹香多了,很嫩,不知道是不是我比較重口味。。。。火候很重要。烤的太輕會不香,烤的太重會嘭得爆開。我曾經和我爸一起吃,就著酒。我和他每人喝四瓶。回味至今

2.魚香肉絲和瀘州老窖的故事

當年大一,一閨蜜過生日,而且她還找到男朋友了,我真的是超級超級為她開心,所以喝了很多酒。
我是一個很能吃但是不怎麼胖的人。當年我很喜歡吃魚香肉絲,就餐的時候有一盤魚香肉絲,我大概吃了一大半。
一共開了兩瓶瀘州老窖,雖然是個姑娘,但我自己大概喝了一瓶。
當時沒覺得喝多,走回寢室的途中也沒什麼異樣,然後身為學霸的我,提出我要去繼續上自習。。。。在自習室,學着學着覺得有點想吐。。。。幸虧我及時跑出了自習室來到了洗手間,吐了個地老天荒。
。。。即便是四年後,每次聞到魚香肉絲的味道,我都覺得無比的惡心,當年最喜歡的菜,後來再也沒吃過。。。
這么說不知道會不會掉粉誒。。。→_→

3.最討厭饅頭的我,由黑轉粉。窮到饅頭沾水,也別有一番滋味

當年暑假留在外地打工。
把生活費借給朋友了,她真的很需要錢算是走投無路了吧,2000元,全部給她了,我手裡只剩72元
用來維持一個月生活開銷的72元,當時也沒想再向爸媽要。
無法住校,就租了個很便宜的床鋪,一個屋子十個女生擠在一個密不透風的小屋子裡
一天打好多份工。
白天去賣水晶玉石,晚上做化妝品銷售,周末去做市場推廣,時而再做個禮儀,或者穿玩偶服逗小朋友什麼的,就這樣維持着基本生活。(事實證明當年這些工作經驗都非常有用)
花一元錢買了兩個饅頭,早上吃一個,中午吃一個,維持一天
以前我是最討厭吃饅頭的,幾乎從來不吃
可是從那以後卻居然有些喜歡饅頭,畢竟既便宜,又很佔據胃的空間,能夠營造出我吃了很多東西的感覺O(∩_∩)O
沒地方燒水,更沒有錢買水,兼職的公司里有自動飲水機,我總是忍着渴意,到了公司喝公司的水
期間發生了很多很多讓我成長的事情。
雖然也曾想過放棄,當時也曾想過要不要回家啊,在家裡可以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可以吹着空調啃榴槤,幹嘛在這裏自虐啊。但是也只是一瞬間的想法罷了
熬不住的時候就蹲在漆黑的走廊里抱頭痛哭,哭完了,擦乾眼淚繼續工作。
終於到了領工資的那個晚上。大約十一點的光景,我一個人沿着夜市一條街,慢慢的走
道路兩旁是一群一群的吃燒烤喝啤酒的人,歡聲笑語,就像在告訴我
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回到了住的地方,整棟樓都亮着
我站在樓下望着我的窗戶,那是一種怎樣的感受,我很難用文字表達清楚
就好像這個城市與我無關,沒有人分享你的快樂,更沒有人給你安慰,什麼都是自己而已。(雖然我的朋友一直很多,但是這些事都沒有告訴他們。)
以至於後來,每次看到亮着的窗,我都會有一種孤寂的感覺
可恨的是,此時已經掙到很多錢的我,第一瞬間的想法居然不是「我要去吃平時愛吃的牛排海鮮海邊燒烤火鍋日本料理大盤雞烤鴨榴槤鐵板燒好多魚斑魚鍋水晶餃麻辣香鍋披薩雞公煲」
想的卻是:「尼瑪,終於有錢了!我要買100個饅頭!」
然後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可笑,你不是最討厭饅頭的嗎?幹嘛要買100個饅頭?
堅持了一個暑假,因為工作很出色,業績很好,掙到了很多很多錢。用這些錢給姥姥姥爺買了很多營養品,給媽媽買了兩套1000多元一套的化妝品,給爸爸買了幾瓶酒,送了朋友很多禮物,給自己換了個手機,還出去旅遊幾次。
現在,每次看見饅頭我都會想起那個痛苦艱難而成長的暑假。


趙四ZS:

我自己也來湊熱鬧。

pyongyang okryu gwan 是北北韓開在迪拜的國營餐廳,翻譯過來是叫玉流館。
北北韓的國營餐廳啊,一定是很鬼魅的地方。。

我懷着崇敬的心情去體驗了一把,果然沒讓我失望啊!
推開門,嚯!全場妹子又白嫩(超級白)又高挑(目測最起碼165以上),模樣都很水靈啊!
一張嘴,每個人至少兩門語言以上,漢語阿拉伯北韓語英語門門都很流利啊。
關鍵那輕輕柔柔的聲音,啊~啊~好酥麻~感覺她們快哭了~
笑的還甜,舉止都很溫柔,服務又熱情。
這才是真的軟妹子。。。

餐廳裏面長這樣(盜圖):
主席的畫像沒找到,說是跟迪拜除了自己國王,別的不能瞎掛,好遺憾。
在嚴格控酒的迪拜,你給美麗的北韓妹子一個眼色,說黃湯,人家就知道把啤酒端上來啊!

菜品也不錯,可是關鍵來這裏吃飯還管什麼菜啊。
結束了嘛?沒有!

吃着吃着,剛剛還是服務制服裝的妹子突然都換了衣服,全場開始高能。
表演時間到了!
氣氛瞬間穿越回上世紀80年代,就喜歡這種詭異的感覺。。
大音響!卡啦ok!disco燈光!舞動的妹子!唱歌的妹子!現代裝!北韓傳統服裝!小腰鼓!吉他!口琴!電子琴!韓文歌!中文歌(楊鈺瑩的一首)!
配着mv都那麼歷史感是鬧哪樣?
總共十來個妹子變幻出來不同的組合,剛剛吹口琴的妹子下個節目就背着吉他唱歌了,跳舞的妹子又開始玩鍵盤了,剛跳完北韓舞的妹子開始唱中文歌了,而且水準都很高啊!!
半個多小時過去了,音樂一停舞檯燈光一滅,我已經呆。。

妹子們很快又出來給我們倒水,一臉平靜,寵辱不驚。

這些妹子真不簡單啊,全能極品啊!
可是她們不能出門,對的,不能出這個餐廳,迪拜再繁華,她們穿的還是那種品質感極差的涼拖。對,我們也不可以給她們拍照,言語也要控制。

她們也不是普通服務員,是政府外派的公務員,屬於國家幹部。是胖子哥派出來增加國家形象的吧?不知道是不是他親自挑的。。北北韓國營餐廳也算是北北韓特產了。

奇幻的一餐啊!

神奇的國度。。

ps,沒拍照,給你們偷個圖
—–

對了,還有這個米其林三星大廚的作品,可以配得上超越期待、前所未有、無與倫比之類的形容詞嗎?


安田:

家裡農村的,父母一直在外打工,三四年才回來一次。和阿公相依為命,阿公也成了最重要的親人。大三時阿公走了,阿公下葬前幾天,我們吃的都是阿公生前種的菜,干豇豆,馬鈴薯,米飯,肉,那是最後幾天吃阿公勞作的食物了。現在我這裏還有一包茶葉,是阿公生前親手給我炒的,很普通的老蔭茶,重慶各大廉價串串店飯店都有。大二時帶到學校隨手扔在櫃子里沒有管。阿公去世後有一次收拾東西才翻出來。那一刻突然意識到這真的是阿公留給我最後的食物了,把它當寶貝一樣好好收好。後來泡過一次,茶葉放太久,香味已經所剩無幾了。可覺得異常溫暖珍貴,後面再沒有喝過,因為總覺得喝點就少點,捨不得,畢業時,扔了好多東西,我把茶葉帶走了,現在馬上要搬家了,住進屬於自己的家了。我想搬家時,泡一杯茶喝喝。告訴他,我很好,有家了。


雲凱:

大一時候,有次叫外賣。等了一個小時還沒來,眼看還有5分鐘就要上自習了(是的,我們學渣都是被學校強迫上自習的!!!)
於是打電話說不要了。
第二天中午,手機打來一陌生號碼。電話那頭張口來一句:「哥們,吃了沒?」

我本着完全不知道是誰於是十分謹慎的說了句「沒吃」

然後他說他是昨天那個做外賣的,之前飯沒送到很抱歉,今天白送一份。

我當然是本着要幫助他人完成心願的美好品德答應了。
宿舍還有兩個舍友因為感動,決定也順便就他家叫兩份午餐。當然他倆是付錢的。

過了會那哥們就來了,個子不高,胖胖的,一再道歉。當然我怎麼會計較這些,何況你飯都送來了。舍友掏出100他們那兩份的錢,那哥們面露窘色,沉默了下,目光深邃的掃視一周,說道:「哥們我找不來。你舍友這兩份。。。。我請了!!」

我會告訴你我在那一刻看到了這個外賣小哥頭頂散發出來的金色光芒凈化了這個世界嗎!小哥說外賣是他自己辦的,廚師送餐都是他自己。如此艱辛,我的兩個舍友眼淚都快流出來了!小哥話畢便轉身而去,只留下一個偉岸的背影。。

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免費的午餐」吧,話說第二天打算叫外賣打不通電話了。

貌似給我們送完那頓飯,小哥就倒閉了。。。


李震:

我與我同學Z倆人在食堂就餐。

Z兄舉箸欲食。我眼尖發現,咦,你這個回鍋肉里有一根頭發誒。

Z兄定睛一看,是誒,謝謝提醒。遂用手抓住那根頭發,欲扔之。

誰知拔出了一隻蟑螂………


喬牧心:

時間:國小。
地點:國小。

做了作業忘記帶。
我一直都是乖乖做作業的小孩,除此之外成績好、文娛方面表現突出、乖巧聽話,除了上課愛講話經常放學被留下來罰站以外,幾乎是個完美的學生。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老師就是不相信我。

我家離學校走路大概十分鐘。
我說可以中午回家去取,老師不同意,叫我必須中午留下來重做一遍,上課之前交。
中午放學後,我在學校門口的電話亭給媽媽打了個電話,說不能回家吃飯了,因為沒帶作業,要補,上課之前做不完就慘了。
我以為媽媽會像往常一樣發飆罵我,但是她沒有,她說好,那你去寫吧。
我就回教室開始重寫作業。

下午,同學們陸陸續續回來了,我還在寫作業。
要上課的時候,舅舅來了,帶來了我忘記帶的作業,和一個保溫飯盒。
舅舅等到老師來,把作業本交給老師,解釋了一下才走。
老師過來跟我說,不用再補了。
可是我已經寫完了,在揉手。
交給她,她不收。

第一堂課是語文測試,我記得清楚。
我很快寫完了考卷,舉手交了卷,問老師我好餓,能不能讓我吃飯。
語文老師疼我,點點頭。
初夏的下午,外面鳥叫蟲鳴,教室里卻靜悄悄的,風扇一圈圈在轉,其他同學都在埋頭答題。
我小心翼翼地把保溫飯盒打開,是米飯和手撕包菜,還有一個小勺子。
我抱着飯盒眯起眼,眼淚撲簌簌地落進去,那時候的自己看起來應該像個縮進殼里的小蝸牛吧。
然後一勺一勺慢慢地把淚水混著的白米飯塞進嘴裏。
還有已經軟塌塌的包菜葉,菜里的干辣椒,和花椒粒。

說來好笑,這樣一餐飯居然記了那麼久。
不知道為什麼。


宋飛:

就在前幾天。我現在正在徒步川藏線,到今天到此刻是第31天,完全沒有搭車,走了三分之一多了。路上吃飯真的是個問題,很多時候只能叫填飽肚子,直到前幾天在理塘縣禾尼鄉的所波大叔家吃了那頓氂牛馬鈴薯!!!讓我回味無窮啊!!!氂牛肉吃過,馬鈴薯也吃過,但那樣一頓搭配起來再加上好些天沒有好好吃頓飯,真的是……我現在只想的到那頓氂牛馬鈴薯想不起來題主的問題具體是神馬了……


呵呵怪:

在德國餐廳吃飯
邊上的土耳其妹子看不懂德文就隨便指了個
結果給她上了個特色菜
比她臉還大的一隻肥豬肘子


仲徽灰:

小時候阿公帶我去郊區釣魚,一老一少一人背一個包,阿公帶着大魚桿,我扛着小魚桿。當時是收割小麥的時候,路邊曬著成片成片的小麥穗,然後阿公就問我想不想吃烤麥子,我從沒吃過就說好啊,然後他看了看四周沒人注意,就掏了一把麥穗放進釣魚包里,一臉嚴肅地帶着我趕緊走了。後來到了釣魚的地方,阿公把釣魚的東西布置好,就撿了些枯樹枝樹葉什麼的,點火燒着把麥穗扔到火里,一段時間後把火滅了,撿起黑黢黢的麥穗塞給我,讓我用手來回搓麥粒,我賣力地搓,搓到兩手全是黑灰,金黃的麥粒出來了,好香啊尼瑪,直接就從黑灰里撿著吃了。現在想想那一幕,下午的湖邊,溫暖的太陽,草叢樹木的清香,還在世的阿公戴着柳條帽坐在小馬紮上專心致志地釣魚,一個曬的黑不溜秋的小孩子吃烤麥子吃的滿臉滿手都是黑灰。真好。


Aorqu用戶:

大家真的都好高大上啊!!!
我的那一餐就比較悲劇了。
那是三年級的某天早晨,我在學校附近的小巷裡買了油條、鍋貼、胡辣湯做早餐,就和過去或者未來的很多天早晨一樣。
突然,我聽到巷口傳來一聲驚呼,接着就像電影里的賊人扯乎一般,巷子里馬上此起彼伏各種各樣的口令,不過我一句都沒聽懂。
接着,當着我的面,那對夫妻檔攤主就變身了!!!
「咻」的一聲就不見了!!!
那時候我還不知道「風中凌亂」這個詞,不過呆萌的我這時候才發現,巷子口出現了兩個身着制服的壯漢,其中一人手握一把約兩米長的錘子
「啵」~~~
一個裝油茶的大壺應聲落地,那個還沒來得及跑掉的攤販嚇得呆在當地。
年幼的我哪見過這陣仗!!!
嚇得我趕緊埋頭繼續吃(請不要吐槽一個吃貨的條件反射 ╥﹏╥ )
突然,我感到一股莫名的靈壓,天空的光彷彿暗了一點
回頭,發現那兩人在我兩米遠的地方看着我!!!
小心肝都快跳出來了,此刻面對兩個沒吃完的鍋貼,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糾結中。
接下來兩秒鐘,我做了此生第一個攸關生死的決定:
迅速把兩個鍋貼塞到嘴裏,對他們敬了個禮,含混著說——警察叔叔好。
迅速灰溜溜地跑掉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