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過最奇妙的一餐是什麼?

問題描述:可以是味道,可以是體驗,可以是就餐中的小故事。
, , , ,
張小放:

06年6月,攜妻游廈門,2個吃貨在鼓浪嶼吃遍肉脯咖啡鹵味等後,商量著第二天去中國最美麗的大學—-廈大。

第二天天氣不咋滴,小雨淅淅瀝瀝,2人在廈大海灘走了一圈,百無聊賴,正好旁邊有個禪寺,就進去隨便看看。

恕我失敬,當時我不知道這就是赫赫有名的南普陀寺。正值初夏正午小雨,禪寺寂寥清凈,已經是極好了,還居然不要門票!(順便吐槽一下我一直去的靈隱寺,得先買個飛來峰的門票,進禪寺之前得再買禪寺的門票,我覺得攔路搶劫都比這高尚些,阿彌陀佛,我是說景區,不是說佛門,罪過罪過)。一番隨喜(亂逛)之後,2個吃貨在佛門靜地一邊商量著等下要去眼鏡海鮮大排檔(罪過again),一邊往外走。對面來了幾位阿姨,拿着大大的提籃,我們也沒在意。突然阿姨放下提籃,開始舍飯!

2個吃貨於是大感興趣,也覺得這是一種因緣,就去領了2份。施飯的阿姨慈眉善目,用的是家常的大瓷碗和筷子。閩音濃重,我聽不明白,阿姨對我笑笑,給了我一碗白飯和一碗青菜,再指指旁邊的湯桶,我便去盛了一碗豆腐湯,坐在廊下,開吃。

我說這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一頓,那是胡扯。但是青菜入味,豆腐鮮甜,米飯也有着自己的香氣。天色也突然好了起來,陽光透過雲彩,打在禪寺的地面上,就像做夢一般。吃完之後,恭恭敬敬的去把碗筷洗乾淨,還給那位頭發花白的阿姨。2人心情不知怎麼形容,再去請了2柱香,正心誠意的感謝了諸天神佛。

多年以來,每和太太談及此事,總有感慨。我們2人資質魯鈍,又貪戀紅塵各種慾望,無法清心向佛。但是,在那以後的人生,總會時不時的提醒自己,小事到外出吃飯的時候少點一個菜以免浪費,大事到在工作和生活上有所不為,有所必為,總覺得冥冥中,我們是受福了的人,也要對得起這份施福。

老了如果有人問我,在我的一生有沒有經歷過奇蹟或者神跡,我一定會想起那個午後。。。。。。


塔拉胡:

我一直記得那塊瑪德琳蛋糕。
那是2011年的某一天,我在大理一家書吧。
那段時間都在低谷,那一天心情尤其糟,雖然沒有露出很難過的樣子,但無論如何都打不起精神。
店裡的姑娘做了瑪德琳蛋糕,為了不掃興,勉強吃了一口,明明內心酸澀,臉部的肌肉卻不受控製做出笑容。嘴裏尚在回味那塊外表鬆脆內里柔軟極之香甜的瑪德琳,摸摸臉上鬆動的肌肉,不可置信,誒,怎麼突然笑了?
「不管再怎麼不堪,美食還是很美味」,原來是真的。


趙小胖:

作為在Aorqu的第一個回答,我想說個故事
2009年6月,麗江,我讀大三的時候,我在學校旁邊的一個網咖通宵打dota,大概是凌晨四五點的樣子,輸了一晚上覺得心情很憂郁,於是打開了一個叫omegle的蛋疼網站,可能很多人都玩過,就是用英語和陌生人隨機各種扯淡的
玩了近半小時後,聊到一個人,我按照標准流程問了F/M,她說F,然後我問what are u from?她說china,那一刻我可能是百會穴瞬間灌入了天地靈氣,就用中文說了一句,中國哪疙瘩的啊?
然後
她說
你也是東北滴啊。。。
然後我腦洞持續大開,說我是黑龍江的
她說
你也是黑龍江滴啊。。。
我說我是哈爾濱的
她說
她也是。。。
隨後就是各種假裝老鄉的話題,我不得不靠百度與之周旋,最後她說要不加個qq吧,我的腦洞才瞬間封閉,糾結良久之後還是告訴她其實我是雲南的。。。然後附上了自己的qq。
四天之後,qq上有人加我
沒錯,是她
沒錯,她來雲南玩了
沒錯,她在麗江
沒錯,我們見面了
在古城見到她的時候我還是覺得很恍惚
迷迷糊糊的打了招呼
花了六分之一的的月生活費請她吃了頓臘排骨,在象山市場
然後晚上陪她逛古城,各種聊,兩個人都變的很自然,就像互相認識很久的樣子
三天之後,她爬了雪山去了瀘沽湖之後,說要回去了,想請我吃頓飯,於是我去了她住的客棧,她居然從超市買了麵粉,豬肉和白菜,用客棧的廚房給我包了一頓餃子
剛好我也很愛吃餃子,於是她教我包東北餃,就是兩手一捏那種,我教她包南方那種鍋貼餃,就是要打四個褶那種
吃過那頓餃子她就走了,我們就用qq保持着聯系,聊兩個人可以聊的一切
然後2010年10月的一天,我正在打dota,她突然說,她在麗江,讓我去找她
她說,她在家包餃子,包著包著,下意識的捏了四個褶,於是就來了
於是我們在一起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要說這個故事,可能因為我和她都是吃貨,因為我們都很愛吃餃子,因為我們是冥冥中註定要遇到的靈魂伴侶
我們就這樣一南一北,異地相戀,雖然難得見一次面,卻越發的彼此依戀,直到談婚論嫁
現在她去了日本,我們已經分手一年零兩個月,因為我軟弱的退縮
現在我一個人在貴州工作,默默的按照我和她都喜歡的方式生活,一個人包餃子吃
攢錢去日本


艾瑪:

我們沒有在一起,你們點反對吧。。。哈哈哈

關於獼猴桃的事情,就是我看到熱氣騰騰的獼猴桃被端上來,果斷拒絕了,他在我鄙視和詫異的眼神里自己吃了,據他本人說是比加熱前的要酸一些。

關於飯菜的口味,就是我本身也不挑食,他做的還蠻好吃,完全不是黑暗料理的奇葩。對於這種廚房廢材來說做飯本身就是一件讓人驚艷的事了。

後來的事情就是,在我生病期間,只要他不開工,他都會煮早飯給我,並且送我上班接我下班。。

病好後,我倆搭夥了。。。

真心感謝他的悉心照顧,我開啟湧泉相報模式,每天煮晚飯等他下班,順便給他裝好午餐飯盒。

一個月後,他去澳洲繼續打工度假了。送走他飛機回家後,才發現冰箱里放着我最愛的牛排,我的床頭上被擺了一張我倆的合影,後面密密麻麻是跟那顆鴨蛋一樣丑的字。。。

現在都對彼此懷着最深的感激並保持着聯系。。。

=========================以下是原回答=====================

在國外打工的時候,有一次大病還要上班,咳得像肺癆一樣,不只是肉體疼痛是精神都萎靡不振了。
我的香港室友,一個在生活自理方面簡直就是戰五渣的男生,平日里洗碗洗兩次都一摸都一手油那種,在我生病時候竟然會下廚煮飯,我才認識他一個月而已。
當時我周末還要上班,他平日五點多就要起,周末是唯一可以睡懶覺的機會,但我起床時候他竟然!在給我煮早飯!!!
催我去洗臉刷牙,等我洗漱完畢,他正在把湯汁拌進飯里,不停地攪拌散熱。我吃好以後他又催我去換衣服,換好衣服再回來,他洗好了碗,切好了獼猴桃放在小碟子里,旁邊放著小勺子。。。真心要感動哭了
這是他平日里剝的鴨蛋,徹底被蠢哭了!所以一個連剝蛋皮都能搞成這個樣子的人,當他在你生病時候放棄睡懶覺,下廚煮飯,那種溫暖真的讓人在病中真的很窩心。

所以,girls,那種你一生病就直線反應讓多喝水而啥都不做的男朋友,果斷休掉吧!當他有心,即使不會做也會試着去做!
室友靚照!
我是不會告訴你們,在我覺得獼猴桃很冷不想吃,他想也不想直接丟進微波爐加熱的神跡的!!!!


小林手:

一期一會,哪裡有最?

某好友曾說過,他的胃是淫蕩,不安分守己,很容易見異思遷,且不容易被滿足的。


大茗胡:

這一餐,當得上奇妙。雖然它是在二十年前我五歲的時候在夢里吃的一餐。

那年我還在上學前班,平時都是七點半去學校。可是那天早上不知道為什麼四點半天剛亮就醒了。當時我忘了要等爸媽給做早飯也忘了學校還沒有開門,背起書包迷迷糊糊的就出門了。到了學校看到緊縮的大門就回家。奇怪的是我只記得事情 卻不記得一絲絲感受。

回到家後我躺回床上繼續睡覺,夢里我吃了一頓茄子,就是普通的呼茄子(東北話,就是清蒸茄子配肉醬)。被爸媽叫醒後就一切如常。

可是從那年後整整十六年我就再也吃不得茄子了。直到二十一成年後,一下子又重新愛上了它。


Aorqu用戶:

樓上有人說了玉流館,我來說說瀋陽牡丹館,比那個略接地氣一點
首先,我是跟我同學一家去的。我那同學的爸是軍官,事先提醒了我們,進門莫談國事,那些女的都是間諜。然後我理解的是那種武功高強的特工,就犯傻的問了一句。同學爸說,武功應該是有的,她們天天早上要跑圈的
額…
菜不錯,真材實料。黃牛肉很嫩,狗肉豆腐湯喝了整個人都冒汗,明太魚特別香,但是全是辣的,那種泡菜辣味。打糕令人失望,麵粉有點粗。別的都忘了,反正是非常非常飽的一餐,光看食物打98分,兩分扣在打糕上。
表演環節才是重點好嗎!那些人中文都很好,但是有一種歌唱時候過於追求字正腔圓用力過度的感覺。看着穿金絲紗的韓服的北韓姑娘彈貝斯略違和…但是不得不承認她們藝術水準都很高!然後上面有在表演的時候我們可以獻花,然後她們會把獻的花拿下來,然後再去獻,重複利用…
以及有專門的合影環節,但是其他時候不可以合影。以及北韓姑娘大概用的是北韓化妝品,非常非常香,不是那種大牌香,但是的確不錯…有種老國貨的感覺。很白,但是不卡粉,以及沒有傳說中的擦粉不擦脖子的事。以及什麼咬唇妝這種韓國的妝是絕對沒有的,其實她們那種充滿社會主義色彩的妝真的特別挑人…什麼高光修容咬唇開眼角都沒有!特別特別絕對化的妝!
而且北韓姑娘說話是那種超級溫柔的,絕對沒有喊口號那樣。
以及我們去的時候有一個美國人也在那裡吃(估計是商務宴請?看起來挺正式的),姑娘們最後唱了一個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美國人也在那裡拍手叫好獻花,我們就在那裡笑…


金泰宇:

晚上一個人在公司加班,沒訂上飯。
完了事,出門。在進捷運口的瞬間,忽然失神。於是轉身,開始沿着街亂走。
那時大概是九月底的某一天,帝都最好的時節。
可再清朗的城市夜晚也難見星空,只有霓虹。東四附近多是老街,燈火稀疏,走起來倒也安靜。
轉了兩小時後,又感到餓了,前頭有家日式拉麵,便進去坐下。新店,乾淨,裝潢很對味。
掏出手機,等服務員拿單,服務員姐姐也站旁邊等我。
我問:單呢?答說:我們家只賣叉燒拉麵和水餃兩樣。
……………… 好吧,真有格調。
於是,點了份拉麵。
一會功夫,面上來了。湯頭很棒,麵條也好,叉燒超贊。完全是意料外的超大驚喜。
一身滿是疲敝的細胞,瞬間全部振奮了起來。
原本單調、枯燥、重複而徒勞的一天,因為這碗拉麵,變得豐潤。
當時心想:生活中,在那些惱人的無聊日常之餘,邂逅各色美景才是努力活下去的動力吧。
感謝這座隱藏着無盡可能的城市。

過了兩月,我又想起這家店,再尋過去,已然關門歇業了。
這座隱藏着無盡可能的城市,呵。


咯咯特:

回答都太精彩了,忍不住也說一個我的。

09年。中×集團俄國分公司的老總為了一個至關重要的收購計劃,帶着公司的總會計師,宴請俄方某位高官和某企業老總。我因一系列莫名其妙的原因也坐到了當天的酒席上。
因為雙方開始都不熟悉又各懷鬼胎,所以酒席開場有點沉悶。大家無非就是一杯一杯的敬酒,說著一些有的沒的。氣氛顯得有點沉悶。

俄羅斯人喝酒很有特點,一個是男人在酒桌是不喝啤酒的。再一個是舉杯就要喝乾。
所以當我幾杯酒下去的時候,俄方那邊已經喝了幾瓶了。這樣即使他們酒量比我們好很多,也都喝的有點失態了。

這時我晃晃悠悠的起來敬酒,迷迷糊糊突然發現桌上有兩個人消失不見了!
我就坐在門口明明沒人出去過啊。
我回頭看了一下門,關的好好的。
再一回頭,艹!!
另外兩個也不見了!!

嚇得老子以為見鬼了,拔腿就想跑,雙腳卻被死死的固定住了,結果我就狠狠的趴在了地上。
倒地一看,明白了,另外四個喝的爛醉,在椅子上坐不住滑到桌底下。我方會計以為我的雙腿是桌腳,抓着我掙扎着想爬起來。
我當時也不行了,乾脆就在地上趴着歇會。

然後聽到俄方高官對我方老總說:你真他媽的黃
我方老總就說:你真他媽的白
再然後俄方高官抬手就給了我方老總一個耳光,我方老總立馬還了一個。我們三個趕緊掙扎著要去拉架,可是桌底下空間有限,連滾帶爬的到了他們身邊,兩個人卻又對視著哈哈大笑起來。
笑聲感染了我們,也跟着哈哈大笑起來。
我就笑啊笑啊笑啊突然挨了一記耳光,腦子也轉不動了,抬手就給不知道誰回了一個耳光。
再再然後事情就發展到5個人跪在桌底下圍成一個圈按順時針方向互打耳光。打幾圈,累了,就放聲大笑。笑累了,再打……

後來以我們變成豬頭為代價,契約順利簽訂。

那應該是我在酒桌上見過最失控的一次吧。


Aorqu用戶:

這個問題我覺得我不回答都對不起自己逗比的青春歷史!
樓上有很多因為一頓飯然後找到自己現任/前任的。。。但是身為一隻徹頭徹尾逗比的我!最奇妙的一餐中怎麼可能發生幫助我脫離單身行列的好事情!
那是在我還才6、7歲的時候。有一天,我去我阿么家玩耍,碰見了比我大十來歲的小表叔,小表叔對我說:我們去河邊自己做飯吧。
於是我們就召集了四五個年齡在7-17歲之間的小夥伴歡(zuo)樂(si)的準備自己做飯去了。
我們從家裡偷來了上面這樣的鐵鍋,一袋大概5斤左右的米,一些青菜,肉,餐具,油(哦~這是我們唯一的調料),屁顛屁顛準備做飯去啦~
我們想做出來的飯是這樣的——
或者這樣的——
再不濟也能是這樣的——

在我們辛辛苦苦用石頭搭好了灶(不懂怎麼搭的看下圖)
倒進去了我們全部的米!沒錯!全部五斤米!
別問我為什麼小表叔不阻止我們,丫就是來看熱鬧調戲我們一群6、7歲的小崽子的= =
然後大概倒進去了一兩勺水,然後發現,我們沒有鍋蓋。。。
是的,我們拿(tou)了一個鍋出來卻沒有拿鍋蓋!【不要問我我們為什麼這么逗比= =】
在我們不敢回家拿鍋蓋怕被大人發現我們未盡的英勇事業的時候,我想到了一個絕妙的主意——用石板當鍋蓋!
大概示意圖是這樣的——
對,我們在沒有開煮之前米就快溢出來了。【以及至今我都覺得石板的主意真是天才呢哦呵呵~】
在我們辛辛苦苦掏完米,蓋上鍋蓋,架好鍋的時候,我們驚訝的發現,自己原來找的那些柴火併不能輕易地被引燃。
在經過了十幾分鐘的生火大業之後,其中一個小夥伴又提出了建設性的意見——用泡沫塑料作燃料來做飯!
泡沫塑料是這樣的——
燃起來超級快的你們造么~
於是我們的米飯已經眼見着要大功告成了!
但是又出現了新的問題,我們只有一個鍋!要炒菜!怎麼辦!
這種問題怎麼可能難倒我們機智的小夥伴!
於是我們派遣了一個小夥伴回家拿來了他的文具盒,像這樣——
沒錯,↑這個就是我們新的炒菜鍋。
我們精挑細選了幾根看起來就前途無量的蔬菜,加了水和油,小心翼翼的放了進去,把鐵文具盒架在火上面,等待我們的大餐出爐。
這個時候,米飯已經噗噗噗的往外冒了~~~
於是我們一夥人又跑到煮著米飯的那個鍋那邊,用兩根棍子搬走了石板。
米飯,不出意料的,還沒熟= =
這個時候小表叔站了出來:米太多了!倒一半出去!
【尼TM不早說!逗我玩兒呢!】
於是在倒走一半米之後,米飯繼續咕嘟咕嘟在火上煮。
我們又轉戰到了蔬菜那邊。蔬菜已經被煮蔫兒了。
小表叔一聲令下——可以吃了!
於是我們紛紛把魔爪向蔬菜伸過去。
說實在的,那個味道,我至今難忘。。。
沒熟,過了水,表面附着一層油,還有股子鐵銹味。。。
但是由於是我們自己做的,所以我們為了這么幾根蔬菜,吵了起來。
最後小表叔以絕對的身高優勢,一個人吃掉了兩根菜。
【不要問我為什麼他這么逗比,我覺得這是家族基因問題= =】
吃完菜之後,我們又守在米飯旁邊,在米飯再一次溢出來的時候,小表叔指揮我們掀開了石板。準備開吃。。。
在我們準備將筷子伸向米飯的時候,小表叔突然正色道:「這是用泡沫塑料做的,有毒!我先替你們嘗嘗!你們不要亂動。」
出於對小表叔的權威的膜拜和對失去生命的恐懼。。。我們一群小屁孩圍觀小表叔拿了一個鐵鍋鏟挖了一勺米飯出來。
在米飯進入小表叔的口中的第一秒的時候,小表叔臉上出現了類似便秘的表情。。。
但是我猜大概是為了不掉面子,小表叔將那個鍋鏟的米飯全部吃掉了,然後淡定的對我們說:有毒,不能吃。
【我承認我後來看小表叔沒有立即倒下於是趁他不注意偷偷嘗了一口那個米飯,夾生,米和水在一起呈混合態,充滿了泡沫塑料的味道,我不知道小表叔是怎麼吃掉那麼一大勺的= =】

最後的最後,我們把鍋里的米飯全部倒掉了。鍋也毀得差不多了。肉裏面摻滿了沙子且沒來得及做。於是我們一行人跑到我阿么田裡去掰了幾個玉米燒了吃了。

你以為這就是結束么?!
當天晚上,我聽見了小夥伴家裡傳來的此起彼伏的哭喊聲和求饒聲。。。
而我,因為拉肚子差點拉到脫水,倖免於難。

我大概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那頓飯了~
【圖片來自百度,侵刪。】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