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戀人發過最記憶深刻的簡訊/微信/段子是什麼?

問題描述:想收集溫暖的正能量。
, , ,
Aorqu用戶:
多年前的老照片 很渣的海爾手機 還是彩信 。


匿名用戶:
男友是消防基層幹部,一次晚上從七點多開始出警吧出到十一點多,我實在困的不行又擔心出事兒,就給他留言說回中隊的時候跟我說一聲。結果那天晚上他一共出警了五次,他一共給我發了十條簡訊,內容類似於「出警了」、「回來了」,最後一條是凌晨5:42分,內容是:「已經安全返回中隊,別擔心。」雖然就這幾個字但我隔天早上六點起來就哭崩了………。


Vera:
異地戀,早上醒來發現他給我發了這兩條資訊


匿名用戶:
每天聊到深夜,和他。
講到一個梗,他玩笑道「你都不喜歡我的」。
「誰說我不喜歡你」

他沉默,我慌張。
「吶,好像聊不下去了呢。」

「是啊,聊不下去了。那就,在一起吧。」

08年遇到你,終於,在一起。


劉小花:
有一次男朋友買彩票,我問他怎麼樣,中獎沒他說沒有隻有一個數字中了,於是就有了如下的簡訊

咳咳,彩蛋就是我→_→
不過最後因為回復的晚了我就生氣了又怒吵一架⊙▽⊙不過說是吵架只是我單方面的作死發脾氣。
雖然你不玩Aorqu,也看不到,我還是想謝謝你包容我的一切,你做的特別好非常好(^3^)


匿名用戶:
不是對象,一個喜歡了兩年的學長,他畢業的時候發給他的,因為換了手機沒有截圖,就直接打出來了。


Aorqu用戶:
我看著你,你看著窗外。
我看著窗外,你吃著燒麥。


匿名用戶:
潛了一年多水,今天又勇氣出來回答問題了。

簡單說下,以前我們都認識,中間幾年發生了很多事兒,不過,現在好不容易在一起嘍~~~

廢話少說,上圖~

名字就匿了,照片就留著了。

剛才我說,我要回答一個問題,一會兒讓你看看。

正在天天酷跑。

來了~

這次就不匿名了。


匿名用戶:
我和妹子暑假異地,她在肯德基吃東西,我在公司實習。
———

某天她發簡訊給我,我順手回了她。
————

異地,我在公司實習,下暴雨。


草根:
1.有一次鬧矛盾,我逼問她到底想怎樣,然後她說那分手吧,看到分手兩個字,眼淚花的就出來了,大男人啊,太丟臉了。當時是很氣憤,想回分就分,但還是給她發:你說的雲淡風輕,但我捨不得,雖然沒出息。事後也說明她就是個情緒化的孩子,這之後就越來越了解她了。
2.我說有做有關她的筆記,她回有寫關於我的文章。


匿名用戶:
「—煞筆
—傻叉
—b
—x
—bb
—xx…」
鬱悶的時候我們就這么溝通,然後就笑了。只是後來他選擇做我的前任。他永遠不會知道某天清晨隨手翻到這個帖子的我,依舊哭的那麼肆意


Dream Four:

和同一個人的4584條手機簡訊。QQ微信什麼的就沒數了。

現在這又有什麼意義呢?


匿名用戶:
竟然被邀請了……

有個段子:
晚上睡覺前躺在床上,朵朵想吃朱古力,跟媽媽說:「媽媽我好愛你喲!」

媽媽回答:「晚上都刷完牙了不準吃。」

朵朵於是委屈地轉向爸爸:「爸爸我好愛你喲!」

爸爸弱弱地小聲說:「那……那就吃一小塊吧……」

——————

我為什麼會發給他呢,大概是嚮往以後這樣的生活吧。他說過他更喜歡一隻萌萌的女孩。

分了之後微信里的聊天記錄捨不得刪,於是截圖存在電腦里後,終於把它給卸載了。


索索:
爺們兒:我以後想養只貓。
我:為啥不是養狗?
爺們兒:我不想養智商太低的動物,養你已經是下限了。
我:。。。。。。


匿名用戶:
前兩天收到的小紙條:願意為了一個她,放棄上帝般自由的心
#^_^#


李岩:
不提也罷,過去了


匿名用戶:
互相喜歡著度過了一個高中和半個大學的青春。
雖然我們一直錯開,從未在一起……第一個真真正正愛上的人,大家應該都懂吧。

大學畢業後我滾去英國念書,他去了美國。
2011年11月4日,他發給我這樣一封信。
[今天我必須完成這件事,因為我怕明天一覺醒來我又忘了這種感覺。 我愛你。 其實核心就是這個。一直都是你。我能確定自己不是因為什麼其他的因素所以糾結什麼的,因為我給了自己足夠長的時間去忘掉你,但是很幸運,沒忘掉。 我太幼稚了,完全小孩子,從來沒有考慮問題很成熟過,但是我覺得你有必要知道這個。 不要有什麼心理負擔,我只是怕自己後悔所以必須告訴你我真實的想法。如果有將來,我會把我所有心思花在如何為我們建立一個美好的家,事業什麼的不也是為了生活么。一切安好!]

我默默的想,等2012年畢業的夏天,我回來見到你,一定要說,我願意take all the risk……

不過2012年的夏天,他和另一個姑娘領了結婚證。

抱歉不是正能量,現在看來也非常的ridiculous,但是仍願意相信他當時是認真的,無論需要找一個變得更好的理由也好,無論是想和我在一起……

仍然感謝你,僅此而已。


刀耳:
我也說個最近的。
和姑娘坐在學校的坡上,想要╭(╯3╰)╮。
結果她把嘴抿起來,露出兩個門牙,
萌萌的問我:
我是小兔子你還要親嘛?
我是小鼴鼠也要親嘛?
然後模仿不知哪裡來的打噴嚏聲效
“啊湫”
媽的,心都化了好么。


孫沛:
與她異地。

剛才在和她聊天,聊到微信昵稱。我們彼此都有備注名(愛稱嘛),而我想和她用一樣的昵稱格式——真名加表情,我的表情是一棵樹。

於是我對她說,」你加個太陽吧”,因為我總是說她是我的陽光。活潑好動的她,蹦蹦跳跳地闖進我的生活,然後大喊一聲——我是女主人!然後用溫暖和光明灑滿我所有黑暗的角落。

她說:”不啊,我是風,嘿嘿~”

“握草!為什麼?為什麼她覺得自己是風!難道她想說她可以輕飄飄地來,也可以輕飄飄地走,我留不住也抓不住嗎!!!”

“為什麼是風?”我故作鎮定地簡短髮問,但心卻狂跳不止。12月的夜,空氣里僅存的一絲水分似乎也被蒸干。我彷彿深處荒原。

“因為風止於樹。”

12月的夜。在那一瞬間的我,好像看到,艷陽高照,春暖花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