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哪一刻覺得自己很孤獨?

問題描述:RT
, , ,
匿名用戶:

曾經高燒39度8,打點滴睡著了,醒來的時候發現要換水了,護士過來換水,才發現輸液管里的血已經凝固了…大概凌晨三點,迎著雪花裹著棉衣回家。

一個人吃火鍋,一個人陪著一對陌生的情侶看電影,一個人K歌,一個人想念一個人…

想過之後,才發現,最孤獨的事:莫過於所有的人都想把你按照自己的模樣塑造你,而沒有人願意去懂你。

唯一懂你的那個他,也要由於種種而不得不分開。

一個人去過曾經兩個人想過的生活。


卡門卡門:

第二杯半價

湊不夠外賣的起送費

上課時候分組討論沒得討論

自己忘記從宿舍拿東西了 自己一個人跑回去

有時候吃飯的時候忘記帶手機

一起出遊的時候坐大巴 我旁邊一般是空的 或者到最後來一個和我一樣的人

買衣服的時候三件七折 但我不需要那麼多

有時候在宿舍講什麼卻沒人回應

哎呦 突然發現自己有點慘

但是習慣了就會享受了嘻嘻

起碼現在已經習慣了不點外賣 不喝飲料了


意彷徨:

在集訓的時間,那好像是10月

晚上十二點多下課,獨自走出教學樓,

走廊間看著同學嬉笑打鬧,那一刻突然一股前所未有的寂寞向我襲來,四面八方。

獨自走著,好像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我帶著耳機,獨自走向一個被鎖了的大門,

門很高,是網格狀的,看著天空中零散的星光,我彷彿是在監獄。

其實我本就在監獄,人間。

聽著歌,仰望星空,忘記了自己在想什麼,

一個人獃獃的站了很久,想了很多

帶著涼意的秋風吹醒了我,

其實它本來就在,一陣一陣的,是我該回來了。

我不合群,與身邊絕大多人談不到一起,聽歌,或者思想,或是做人。

志同道合的朋友太少,也難常相見。

那一天,那一時的孤獨感前所未有。


杜康:

看到一本好書,

看到一句好詩,

看了一部好電影,

看見一件趣事,

看到一則新聞,

看到Aorqu上的一篇好文章。

空有滿心的歡喜與哀傷,想找個人訴說交流,回頭缺空無一人。當真是拔劍四顧心茫然,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半壺紗:

吃飯去嗎?抬頭原來不是跟我講

她們在討論什麼什麼,我是不是又有什麼事給忘了

一個人染完頭發,只能在路上自己自言自語,染髮膏的味道有點濃,顏色太深了

去食堂吃飯,哇,好多想吃的菜,吃哪個呢,沒有人給你給你建議,也不會在乎你吃多少

這些確實很平常,也只是小部分,但偶爾我確實會感到孤單

但是,人滿想開一點,就沒那麼在乎了

一個人去吃飯,不用等誰,想啥時候走就走,想吃就吃吧,染頭發也不用浪費別人的時間,不用跟別人約時間,等等,一個人也有很方便的時候,你能獨自思考

其實,最怕的還是一個人還不知道幹嘛。

就像沒有目的的走


真心c:

好像我從童年就是孤單過來的吧

國小 國中 高中 大學無一例外

剛開始我還想搜尋自身原因後面作罷

大概大家只是覺得我無趣 不好玩而已 沒有太多理由

小時候宅在家 只和父母出去會被說乖巧聽話

長大了依舊喜宅在家 只會被說沒朋友 沒社交 單身狗

沒錯呀,單身又死宅 說的大概就是我本人了


千冥羽:

十八歲生日那天,父母有事在我起床前就離開了。重度感冒,昏昏沉沉在床上睡了一整天,除了下床拿了幾塊餅干墊墊肚子,沒有見到一個人,沒有說一句話,幾個自認為最好的朋友,在群里商量著去哪裡玩吃什麼,自始至終沒有我的名字出現。

那時候,腦袋裡唯一的念頭就是,如果我死了,誰會第一個發現呢


WANG:

很長時間一個人枯燥的走在校園中,冷風吹著我的臉龐,我看了看四周發現都是成雙成對的情侶,之後我會在心底默默的祝福他們。

最後還是我一個人繼續走著,,,,,, 看著周圍的一切 ,彷彿自己好像和他們不在一個世界,回過神了來我還在這里沒有任何改變,一個人繼續走著


Yixin Yuan:

凌晨兩點下班回家,樓下的門刷卡打不開了,叫了保安,保安的卡也打不開。

保安看著我問:「沒有男朋友嗎?」 然後走了。

打修理電話說:「明天早上才能修。」

站在樓下,想著如果門一直打不開,這么晚我可以找誰?

卻發現在這座城市裡,一個人都沒有。


Toki醬:

現在是2018年12月29日周六晚18:38

明天開始放假 還有兩天就是元旦

舍友都大包小包提著跟父母回家

我沒有 不想回家 選科和父母鬧矛盾 他們希望我報文科

爭論了很久 怕的不是別的什麼 怕的是他們對我不抱希望 不相信我 我也不並想被安排一生 那很無趣……

去食堂排隊打飯 比平常冷清了許多 打飯大叔多給了我一勺肉(嘻嘻)

外面有煙花 好漂亮 只有我一個人站在宿舍窗前往外望 第一次發覺煙花這么好看 錄下來想給父母發去 算了……


咖喱給給:

國中的時候覺得在學校很孤獨,因為長得不好看沒有同學願意和我玩,甚至拿我開玩笑,給我起外號,嘲笑我,看見我露出了像是看見了艾滋病人一樣遠離我。

好不容易有個比較善良也比較大方的同學願意和我做朋友,被班導課堂點名不正當男女關系,來之不易的友情夭折了

那個時候最討厭體育課了,因為大家都有好朋友一起玩,我只能一個人坐在台階上看著他們。


匿名用戶:

每一刻都覺得很孤獨

2011元旦跟男朋友認識,談念愛到現在7年了,一直告誡自己不要太依賴一個人,要獨立獨立,其實是害怕受傷害(從小父母離異,沒有安全感,跟母親和現在的家庭長大,從來都是小心翼翼,看別人臉色,被鄰居冷嘲熱諷長大,所以從來不信任任何人,害怕背叛,常常莫名其妙自己一個人哭,控制不住自己,有心事很少跟別人講,沒有朋友)前兩天剛跟男朋友領完證,他對我更好了,我甚至覺得是夢,不敢相信,也不敢接受,內心反而更害怕了,害怕他以後如果不對我好了,我該怎麼辦,會有落差感,倒不如從一開始內心就不接受這些,這樣不論以後發生任何狀況我也不會難過,害怕我處理不好這種情感,也沒告訴任何人,因為沒人會明白,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小歪牙:

大概就是現在吧。6月份畢業了就一個人搬出來住了,平時不上班的時候就一個人在家,也不出門,從沒感到過孤獨。因為我在等我的好朋友過完暑假過來跟我同住。8月底回了一趟老家,9月初又回來了。辭了工作然後不停的去面試,但是都沒確定下來,因為我在等我的好朋友過來,過完中秋節等來了朋友。她又帶了一個朋友過來。然後現在她們工作確定了,也決定住單位提供的員工宿舍了,所有事情都敲定好之後我才知道的。說不出的感受…

我現在覺得我做人太失敗了,連個能住一起的朋友都沒有。


Ahir雨澤:

周末睡覺,從晚上追劇打遊戲到半夜,睡覺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才醒,起來後,看著窗外下著小雨的天氣發呆,插上耳機,想打電話,卻不知道打給誰,一切好像也就這樣了吧。


蔡米蘭:

習慣孤單之後發現玻璃心丟掉了其實很開心

不介意孤獨 只是被孤立之後會有一點點失落

偶爾也會自我懷疑

私以為

在遇到三觀愛好都一致的人之前 一直都算孤獨


霍霍:

不知道把委屈講給誰聽的時候。

說起來就話長了,2003年初我的父親去世,後來母親改嫁,弟弟被阿公阿么借去撫養,阿公阿么重男輕女不願意撫養我,而繼父一家也不接納我,從此窩變成了一個沒有家的孩子。2003年後半年,我住在二姑家,2004-2006年,兩年的時候我住在大姑家,我有三個好姑姑,始終沒有讓我流落街頭,兩位姑父對我也都很好,吃的喝的都是和姑姑們的孩子一樣的。

2006年,我考上了縣里最好的國中,但是媽媽和繼父卻決定把我送回一個我從未去過的村裡讀國中,繼父家庭條件很好,我所有的親人都在縣城裡,學校在的這個村子我在國中入學之前從來都沒去過。村裡的條件很苦,住的宿舍是危房,房頂用報紙糊上,晚上熄燈後地上還會有老鼠溜達,但是宿舍是大通鋪那種的,一個小房間里當時住了我們班所有的女生,加上我有24個人,感謝那時候的同學,教我燒火爐,烤土豆,教我如何用衛生巾,晚上給我暖腳。媽媽給我帶去的被子在四面漏風的宿舍里一點都不暖和,那個時候有個同學叫李維彥,她和我說我可以叫她三姐,因為她在家排行老三,晚上睡覺的時候她會讓我和她睡一個被窩,還會幫我暖腳,後來她因為很多事情在初三的時候輟學了,三年後,我在超市裡看到她,一瞬間眼淚就控制不住了,生活有很多不幸,感謝生命中能遇到你們,溫暖如此,給了我活下去的力量。

初一的時候學校是每學期交500塊錢飯錢,飯菜雖然不好,但是我還能吃飽,等到初二的時候,學校的新食堂啟用,我們需要每個月充錢打飯了,學校午飯最便宜的是飯加菜2.7元,當時媽媽和繼父每個月給我50塊錢,我每個星期都要坐車回家,來回需要5塊,所以我只有30塊錢買飯,早飯買一份白米飯吃,宿舍的同學吃完泡麵後會把麵湯倒給我拌著吃,中午在食堂買兩個饅頭,午覺的時候偷偷在被窩里吃一個,晚飯時間我就在教室里學習,等到下了晚自習再偷偷躲在被窩里吃中午剩下的涼饅頭。那個時候我的班導是鄧濤老師,老師當時對我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那個時候我就發誓要好好學習,不為別的,就為了活著,不餓死。晚上想讀書,同學們都有手電筒,我沒有,李維彥就讓我和她一起看書,早上的時候我會很早就起床,因為我們宿舍到廁所的路上有個聲控燈,我會坐在聲控燈下面背書,記得有很多次飄著雪花的時候我邊哭邊背。所以我的成績一直都是班裡的第一名,但是越來越多的同學輟學了,我們原來的班導也被調去教初一,換了一個體育老師當班導,學習好的同學都轉學了,學習不好的同學都輟學了,我特別害怕自己不能上高中,因為我過世的父親在生前一直告訴我要考大學,考大學才能有出路。

初三上學期期末的考試是全縣統考,我考了年級第一,寒假的時候我姑父說縣城裡的國中都在給初三的學生補課,就讓我也一起去了,補課的那個老師聽說了我的成績後一直說讓我轉學,轉去縣里最好的國中,可以免學費,每個月還會給我發兩百塊錢的飯錢。我回家和媽媽以及阿公阿么商量,他們都不同意,原來他們都已經給我打聽好讀中專的事情了,希望我中專畢業後回縣城裡當個幼師,掙錢給弟弟以後結婚用。那天我就覺得特別絕望,我瘋了一樣的鬧騰,晚上不睡覺就要鬧到所有人都睡不了,後來,新學校的班導老師說服我媽,幫我辦了轉學,初三的最後一個學期,我吃胖了好多好多。

初三畢業,我考的成績很好,可以上縣里最好的私立學校的重點班,那會兒老師去找我媽談這個事情的時候,我媽說供不起我讀書,要讀高中也只能讀公立的,後來老師給桌上放了五千塊錢,我媽就把字簽了,之後高中三年我都沒有交過學費,但是生活費是我媽給我的。

高中從入學之後我的成績就一直是年級前兩名,媽媽和繼父一家人對我的態度都有了很大的轉變,高三的時候,班導在開家長會的時候和我媽說,要給我補充營養,怕我在考試的時候身體支撐不住,那個時候我媽才給我買了一箱蒙牛的牛奶,特別好笑,那個時候我都喝不慣牛奶的味道。高中的時候我周末和假期能在學校就不會回家,因為我也沒有家,我媽給我買個了充電的小檯燈,我晚上會學習到兩點多,生活老師因為我半夜打燈的事情上報了很多次,扣了班導很多工資,直到後來班代告訴我說班導的抽屜里有很多因為我晚上打手電開的條子,但是老師從來都沒有告訴過我,早上我不到五點就能起床,也不知道當時的自己怎麼就那麼能熬,一到教室里就想打了雞血,一點都不困。

聯考,我是縣里的狀元,雖然沒能上清北,但是也上了一所很好的985。學校在縣城的各條道路上掛滿了條幅,繼父一家人突然開始叫我去他們家吃飯了,大人們的世界,變化的真快。

大學開學前,大姑二姑每人給我了兩千塊錢,三姑的家庭條件不好,給我拿了一千,後來,我阿公阿么也給了我兩千塊錢(我阿公是退休教師,我阿么以前也是幹部,都有退休工資)。縣里政協獎勵了我五千,這些錢我媽都存好,然後送我去上大學。剛開學的時候,因為的的學費和住宿費辦理了助學貸款,所以我媽給我銀行卡里存了五千塊錢就立刻被學校扣走了,軍訓的時候輔導員要求交一千塊錢的書本費,我拿不出來,給我媽打電話,她讓我等助學貸款打下來再交。輔導員好幾次去軍訓場上找我催促我交書費,我連生活費都沒有了,我拿什麼交。

那天,我給我媽打電話,我告訴她,把我阿么和我姑姑們給我的七千塊錢給我打過來,我要交書費,我媽問我,都給你打過去你之後就不和我要錢了嗎,我說行,以後不和你要錢。大學四年,我媽唯一一次給我打錢。大學里,輔導員給我找了學校附近的家教兼職,每周能賺一百或兩百,加上學校給我的助學金和獎學金,以及助學貸款,我抗過了四年。

剛上大一的時候,不僅在生活上,在學習上我也遇到了很多的困難,有一天晚上我在湖邊坐著,心裡很難過,但是哭不出來也沒人可以訴說,我坐了很久很久,宿舍快鎖門的時候一個學姐走到我身邊,拍拍我的肩膀和我說,國小妹,快回去啦。我抬起頭看著她就覺得特別溫暖,眼淚汪汪的,我站起來的時候她突然抱了抱我,這個時候我根本控制不住,趴在學姐肩膀上狠狠的哭,大聲的哭了好久。

大二的時候,我認識了我對象,他當時在研究所里讀博,我去所里實習,正好分到他們實驗室,我們又是老鄉,就在一起接觸的機會很多,實習結束的前一天,我把所里給發的臨時門禁卡丟了,當時特別慌張,從小沒有家的人就覺得經不起哪怕一點的風波,這個時候他和我說,明天你就正常走,把他的電話留給帶隊的老師,他會幫我解決。雖然後來我也自己解決了,就是需要交一百塊錢就可以,但是聽他講完之後就覺得特別溫暖。

可能是從小沒有父親的原因吧,這個比我大好多的博士師兄就讓我覺得特別的安心,後來經常聊天我們就在一起了。大四的時候我們訂婚了,訂婚的時候我媽說以後你就有人管了,我阿么說以後你們要管你弟……

大四的時候我獲得了保研的機會,如果沒有他,我怕是不能讀研了,我對象和他的父母都很支持我,為了感謝他,我們也早早的領了結婚證,一開始我覺得他也沒有多愛我,也可能是他不知道怎麼好好待我,也可能是貧賤夫妻百事哀,反正大學剛畢業的那幾年真的是日子特別艱難並且難過。我想離婚,但是離了婚我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離了婚我媽都不會管我的,我能怎麼辦。但是現在好了,我讀博之後工資能養活自己,我對象也慢慢對我很好了,日子越來越好,但是還是會有很多時刻,很難過,會覺得自己孤獨。

看到了一件事,或者一個東西,我會想到很多以前的經歷,但不會有人懂。以前的我總是會在半夜哭著醒來,現在慢慢的次數減少了很多,半夜哭醒的時候身邊能有個人陪著我,就沒那麼難過了。

終究還是要自己好好愛自己,永遠不要放棄,只有你變得更好,你身邊的人才會變得更好,而那些沒有變好的人也會開始在你面前假裝友好,沒關系,我都看得透,我都不計較。


一隻惡龍:


幼稚園 最可愛的寶寶:

深夜 一個人 有很多話想說找不到人說的時候

嗯 比如現在


豆寶他爸在這兒:

一個人從河南跑到上海面試,面試完之後在捷運上開心地給她打電話說面試通過了,

她說:哦,跟你說件事,分手吧,你留在我這里的東西還要嗎?不要的話我就扔了……

當時的我腦子一片空白,木然地說:扔了吧……

掛完電話之後我拖著行禮箱擠到了捷運的最後一截車廂,躲在車廂的角落裡,想哭都哭不出來,回頭再看捷運里的人,三三兩兩,相互交談,相互對望,幸福洋溢在臉上……

而我只有一個感覺——我與這個世界再無關聯!

後來,那家公司給我開出了對我來說很不錯的條件,但是我拒絕了,因為從那一天起我徹徹底底地恨上了上海這座城市。

回去的高鐵上,我給自己寫了一段話:

來的時候,你看似一人,實際上這里有兩個人;

回的時候,你也看似一人,實際上這里一個人都沒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