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哪一刻覺得自己很孤獨?

問題描述:RT
, , ,
匿名用戶:

我恨自己。我恨我的家庭。我更恨這個世界。為什麼有的人生而英俊富有,總有紅顏相伴?而為什麼有的人生而醜陋貧窮,總是孤形單影?為什麼這個世界生來要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最高層次的人,有充分的物質與精神的供應。而隨著層次的遞減,供應也開始減少。有的人的物質供應,僅能維持他們自己的生活,而精神供應,幾乎為零。本人就活在這個層面里。19歲出國讀書,至今以近7年。26歲了。

這些年,奔奔波波,忙忙碌碌。這些年,孤孤單單一個人,從沒有感受過愛情的美好。從未感受過一個女孩對我的關心,對我的問候。哪怕一個溫暖的笑臉,我也不曾擁有過。看著周圍一對對情侶,看著他們開心的笑容,看著他們互相的依偎。而我呢?我有什麼?我擁有的永遠只是壓抑,憤怒,冷漠與黑暗。有時候我只能想是不是我上輩子傷害了太多女性,這輩子讓我來償還,以此來安慰自己。我不愛說話,外表冷漠嚴肅,但內心熱忱,充滿渴望。渴望有個女孩也能看我一眼,也能給我一點溫暖的感覺。有時候我想,我這個年齡,就算我有了女朋友,對方基本上也早已談過戀愛,身體上,心理上,我也永遠不可能是她心中的唯一了。我永遠只能擁有別人剩下的了。話難聽,但事實如此。有時候我會想,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家庭,嚴肅冷淡,從來沒有和家裡人真正的交過心,他們也從來沒有試圖理解過我。

中學時代,我瘦小,內向,飽受同學的欺凌。作為曾經校園暴力的受害者,我體會過尊嚴被碾碎的滋味,我明白了什麼叫做「精神摧殘」。我承認,有的人生活還不如我。我看到過很多我的同齡人,他們生活比我要艱辛很多,他們很多還在溫飽線上掙扎。可他們還擁有家庭的關愛,美好的愛情。他們失去了物質上的滿足,而我失去了高貴的尊嚴。他們是艱辛的,可他們是健康的。我衣食不愁,可我是扭曲的。

這么多年來,可以說我沒有一天是真真正正快樂過的。
這么多年來,一個人,異國他鄉,我經歷了太多無法訴說的的孤獨與痛苦,看過了太多冷漠無情的眼神。

從小到大,我把友情看的很重,單純的到可以為朋友兩肋插刀,寧願委屈自己,也要成全別人。可最終換來的卻是別人的欺負。
我也曾經嚮往過我的愛情,兩個人,簡簡單單,一起散步,一起做飯,開心的事,一起分享,我有不開心的事,對方能認真的聆聽我的訴說。可我知道,這樣的愛情,也許永遠不會發生在我的身上了。

是的,我恨這個世界。

我恨這個以外表,階級,背景,出生定義一切的世界。

這個世界讓我痛苦萬分。

我看不慣這個世界上的醜陋,我無法接受這個世界上的不公。

但我更痛恨自己,痛恨我的無能。因為我無力去改變它,更沒有能力去毀掉它。

我渴望愛,可這個世界回饋我的只有冰冷,深入骨髓的孤獨。

我努力追求幸福,可風雨,陰霾,壓抑,憤恨卻時時刻刻伴隨著我。

有句話說的好,「人往前看,似乎充滿了偶然,但到了總結的時候,回頭一看,一切其實都是規定好的。」你無法選擇的出生,外表,遭遇,這些種種已經決定了你的一生。

但即便如此,我也不會就此自暴自棄,命運交響曲在我心中一遍遍的迴響。

曾經年少時懦弱的自己,曾經受人欺負的歲月,這些年孤獨痛苦的經歷,已讓我絕不會在再任何壓力下低頭。

你們說人是什麼?在我看來,人不過就是一封不知道從哪裡發出,又不知道發往何方的電子郵件,來自虛無,歸於虛無,又有什麼值得留戀的呢?

只不過我不是高僧隱士,我依然有著人類共有的貪嗔痴,他們驅動我繼續在這個醜惡不公的世界去爭奪,去爭奪那些很多人唾手可得的東西。

這是我的悲哀。

也許,這也是我們人類世界的悲哀。


匿名用戶:

大概就是今天,班裡只有三個女生,有一個女生和班裡一個男生在一起,另一個是我室友有一個大四的(本人大二)小哥哥,今晚班裡聚餐,要自行打車去,但我室友要和小哥哥出去約會所以不去,然後我也只能不去了,因為我和班裡男生不熟,去了也只有滿滿的尷尬,而且晚上一個人打車回來我也不想,然後我想去逛街去吃火鍋,我閨蜜回家了,我表妹明天要和室友去玩不來。

每個人都應該是為自己而活的,所以今天我因為別人而被迫放棄讓我感到很無助,可能我看上去比較高冷吧,臉上寫滿生人勿近,班群里也不發言,所以一般人都不熟的,我也不會主動找他們聊天,畢竟萬一哪個小哥哥是有女朋友的那就尷尬吧。

以前一個人去吃飯也沒覺得有什麼,今天就感覺特別難過 ,可能下雨天人都比較矯情吧


自在獨行:

當你已經每天習慣和一個同樣的人聊天打招呼以後,因為某種原因沒有了聯系,那種孤獨感刻骨銘心,你以為沒什麼,卻發現她已經融入你的生活,甚至佔領了你的整個世界!


樂言:

某天在看CNN介紹腸粉的一篇文,

我從沒吃過腸粉,

接著腦子里飛的都是腸粉,

所以我就馬上跑到食堂里點了一碗,

我是一個即使東西難吃也會盡量吃完的人,

但是這個味道我竟然接受不了,

對於我來說真的很少有這樣的東西,

於是吃了一口就倒掉了。

有點失望。

過了一會兒,

一個以前的同學在q上找我問點事,

我準備藉機向他吐槽一下腸粉,

然後想了一想把打出的字刪除了。

好巧不巧,

又過了一會兒,

我媽在微信上找我,

我又想向我媽吐槽,

我媽跟我噼里啪啦說了很多別的事,

然後我又把打出來的字刪掉了。

之後我覺得好笑,

每每想說都刪掉了。

於是,我發了條微博。

不過大部分時候我還是很享受"孤獨"的。


yun:

我不跟父母聯系,權當自己是個孤兒。

男朋友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從剛分手時候他的惴惴不安,到現在的冷如陌人。

朋友都不在這個城市,而且多結婚生子,可交流的很少。

同事們多是家裡給買了房車,工資只用零花,下班就去精緻生活。而我漂流在永遠也買不起房的焦慮中。

於是我上班的時候拿出市場人的職業微笑,下班後在回家的路上神情恍惚,在出租屋裡看書寫讀書筆記。

昨晚參加完一個面試已經九點,頭暈目眩地擠出捷運,視線模糊,很餓,沒意識到穿著高跟鞋的我踉踉蹌蹌。一個迎面走過來的路人在我恍惚的瞬間伸手想要扶我,卻在要碰到我的前一秒覺得不禮貌,硬生生停下來。摩肩接踵擦肩而過的時候,陌生人輕聲說,姑娘,小心啊。

我在一個激靈中突然清醒了,完全不記得我是怎麼轉幾趟捷運走到現在的路上。抬頭看,身邊人匆匆走過,真的像紅塵滾滾。而我,繼續沒有一丁點寄託的踽踽獨行。


匿名用戶:

我的孤獨來源於我的無能


Maple:

父母在世尚有來處,父母去時只有歸途。

不知道怎麼會這樣,打字打著打著就哭了。

每次去國外,去醫院,去私立診所,連一個讓我哭的地方都沒有。

手機換了又換,照片能夠存下來的從來沒有。

因為我從來不知道我能夠把照片分享給誰。

打遊戲打著打著就不想打了,請原諒我的任性掛機真的很對不起,很對不起。

因為我真的不知道我要去幹什麼。

原來我以為衣食無憂是真的很讓人羨慕,原來這只是碌碌無為的一個借口。

每次情人節,聖誕節,都只能一個人在學校的陽台抽煙,一抽就是半包。

所以啊,我覺得真的,真的不要一個人。

又打了好多字,覺得自己好矯情,還是刪了吧。

無欲無求,只是不要讓我一個人。

活在異鄉已經很艱難了。其實啊。

這世界上能哭的地方只有爸媽的懷抱和無人的廁所。

因為一個知道你是誰。

一個不在乎你是誰。

哭去了。打擾大家了。


塵埃里:

孤獨:離開家去大城市工作 晚上下班一個人站在高樓大廈之間 抬頭只有星月 周圍的人和我並不同路並無關聯

怎麼說呢我並不是一個矯情的人 也不喜歡雞湯不喜歡深情款款 24歲之前的我總覺得我這生活這么久碰見了太多人太多朋友 他們太好了 如果以後能一直和這些溫暖的人生活在一起那該多好 所以在高中畢業時大家舉杯無論到哪我們還是最初的樣子 大學分別時在火車站看著舍友的背影哭的天上地下 沒過多久我們的聯系只剩下我自發主動 那個群再也沒了消息 他們只告訴我沒有人可以一直陪著你 那一刻我真的覺得自己矯情了 只剩下一個人的影子孤獨飄零 總以為不在一地但我們互相分享就會一直快樂。今年25了 一年的打磨讓我習慣了這種狀態:早上鬧鍾叫我起床 按時按點走進全家買早餐 白天工作 晚上看著周圍的高樓大廈伴著獨獨天上的月亮在走進捷運口的全家 就這樣每天三點一線 站在大城市的高樓之間感受到這就是常態 。


張建偉:

周末一個人在家,下午四點鍾睡覺,六七點起床的瞬間。看著快要完全黑了的天,那感覺……


Amber:

十八歲生日那年,我趕上藝考,藝考是一月中旬,我生日在十二月末。

早在提前一個月,我已經一個人來到一個陌生的城市,住在酒店裡。

和別人集訓不同的是,別人都是成群結隊或者跟著輔導機構,我是一個人去老師家裡上課。

同樣在老師家裡上課的,還有很多本地的同學,他們經常會談論自己跟爸媽吃了什麼,去了哪。

我每次回到酒店都會把電視打開,好有一種自己不是一個人的錯覺。

終於到了平安夜,我在回去的出租車上哭了出來。

平安夜再過幾天就是我的生日,我想買一個蛋糕為自己慶祝,可是仔細想想,我一個人吃不完啊。

就是那一刻,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孤獨。


filwz:

在武漢工作,公司外派了我一個人在海口項目工作,其他人都是別的公司的,而且都是年紀大的同事,就我一個小夥子。

周末項目公司沒飯吃,於是有一天我走進一家飯店,老闆問到「幾個人」,答曰「一個」。

「那你還是打包帶走吧,我們這沒一個人坐的位置」


Butterflykisses:

算是一個全家人圍著在翅膀下長大的女孩吧,大學陰差陽錯的去了離家一千多公里的武漢。吃不習慣的食物,每頓飯不是吃飽的而是辣的喝水喝飽的;聽著聽不懂的方言,「哦你搞莫斯哦」,武漢大媽的嗓門加上獨特的方言特色每句話都像在吵架;一年四季難忍的氣候,夏天像蒸桑拿,氣壓低的讓人喘不過氣,冬天穿著羽絨服還要打著傘,雨從來都沒有一天就能停的時候,有時候蓋著潮濕冰涼的棉被,真的恨不得分分鐘離開這個鬼地方。當然,這些都沒有什麼,生在農村,條件也好不到哪去。

大三暑假,準備考研,每天匆匆去圖書館,一個人吃飯,聽著孤獨的民謠,想想那段日子能熬過來除了民謠真的沒誰了,就在復習最緊張的時候,因為游泳我生病,那時候感覺天都塌了,沒有人可以說,每周一個人做四十分鐘公交,倒兩次捷運,千里迢迢的去醫院,光谷的交通凡是武漢的孩子都懂,十月一別人都在人海里擠著看風景,而我在人海里拖著沉重的身體擠著去醫院,最最難熬的莫過於等待就診和醫生那刺眼扎心的眼神和語氣,在捷運上那再也止不住的眼淚,說真的雖然過去快一年了,但寫到這我還是忍不住想哭,考研和身體的壓力幾乎將我壓垮,從沒有體會過的絕望,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有人說孤獨症十級莫過於自己去醫院,真的一點也不為過。。

還好上天是公平的,那段時間讓我遇到了那個復試結束給我唱了一路《涼涼》的漢子,雖然遠在網路的另一端,一千多公里外,但是也給了我挺大的支撐,每天雖然只能視訊見到,但真的已經很滿足了。。

畢業了,回家了,但是我卻深深地愛上了這個讓我成長,經歷悲喜,把我揉成渣兒又給了我無限力量的地方!

武漢,再見!再見~


Aorqu用戶:

孤獨啊

大概就是某次考試完,喜歡的人走在前面,心裡還想著怎麼搭訕

轉角跟上卻看見她牽著她男朋友的手,看不到正面,不過她一定很開心

我只能放慢腳步,走在他們後面,是啊,我真的很羨慕,那一刻也覺得這或許是真正的孤獨吧

想起了《大話西遊》裡面的台詞:你看那個人好像一條狗。

我在後面跟著,走的很慢,真像一條狗

所以啊,人的情不自禁大多都是在折磨自己。

四個月了,也不是很想了。


匿名用戶:

大學時,因為本城,我住家。

有一天,媽媽出差,囑咐我爸早點回來,別太晚了。因為他通常都是10點多才回家的。

我爸滿口答應。

那天,我上完課泡了圖書館,回家後發現,忘帶家門鑰匙了,晚上6點多,家裡沒人,於是打電話給我爸,結果他的手機一直沒人接,最後手機那頭關機了。我改打他店裡的電話,店員接了後說:「你爸去你叔叔家了啊,今天不回來了。」

那天,我進不了家門,聯系不上我爸,加上一直以來,從小到大,我爸都把他的兄弟姐妹,以及兄弟姐妹的孩子看得比我重要。所以,突然間覺得,其實我就跟一個沒爸的人一樣。

後來聯系了閨蜜,去她家住了一晚,期間我爸一直沒有聯系我。我打了幾次電話,他的手機還是關機。

第二天早上,我和閨蜜吃了早飯坐車去學校的路上,我爸打電話給我了。我很生氣他為什麼一個消息都沒有。可是他反而跟著生氣起來了,還要我跟他道歉。

去你媽的,道歉你妹道歉。

自此我就知道,我爸根本不愛我。


一隻外星狗:

一個人做過很多事

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出去吃飯,一個人去醫院,一個人去ktv,一個人逛街……這些是我在外地。後來回家了,發現也差不多。

四個好朋友,她們三個有一個小群,沒有我。

生病一個人在家,她們其中兩個也從不過問。

她們可以一起去做很多事,但是要是我在裡面,感覺她們好像很不高興。後來我說我知道我有時候說話有點直,不要介意啥的。真是多餘,人家根本不想搭理你這些破事好嗎。

哦對,我們認識快十年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性格有問題,我有在努力去迎合她們,對,就是努力想討好她們。

不過現在好啦,我也有我自己的朋友,真正的朋友。


六扇門的小掌櫃:

大概就是我覺得今天的晚霞很美,但也只是我覺得。

真正的孤獨大概不是可以說出來的


牛奶大布丁:

9月之後,

每一刻。


WM流氓MW:

一個小時前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學校熱水晚來了

我一個人在廁所等了大約一個小時後

用涼水洗洗了個澡

由於是冬天

北方現在室外零下十幾度

雖然有暖氣但室內17度

水溫……嗯

刺骨

其實大可不洗,可我有洗滌性強迫症,也就是大多數人眼中的潔癖

室友都知道我在用涼水洗澡

可我出來的時候

沒有人哪怕表面關心一下

洗澡的時候一直再背「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

心裡卻一直想著「自己好像個怪物」

其實,在許多人看來,就是太矯情了,還潔癖,還抑鬱,正常人都挺討厭這種人的吧

可我也不想啊,我也不想用刺骨的涼水一遍一遍的洗手,洗衣服,我也不想每天晚上失眠做噩夢,我也不想抑鬱的時候一個人流淚……

可是沒人理解

不知道這算不算孤獨。


權力:

某年秋天一個周六的中午,從小跟我屁股長大的鄰家妹妹結婚,我們都共同生活在那個相對陌生的省會城市,我就相對多一些的承擔起了一個大哥的責任。迎接客人,安排座位,陪喝酒,收拾完婚禮的現場已經三點多了。拒絕當天晚上小範圍再搞一場的邀請,獨自開車回了家(你沒看錯,是酒駕)。忙了一天,又喝了些酒,又累又困,到家連樓都沒上,在樓下客房倒頭就睡了。一覺醒來,天已經黑了。空蕩盪的房子,沒開燈,窗外沒有月亮,手機沒有響,沒人等我,沒人找我,沒有飯吃。醒來的那一瞬間,彷彿世界就剩下我一個人,像一條死在家裡都沒人知道的單身狗……從未有過的孤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