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哪一刻覺得自己很孤獨?

問題描述:RT
, , ,
過有趣的生活:

心裡百轉千腸,面對那個人想一吐為快,發現他整個人臉上都寫著不想聽,愛說說,趕緊說完還有別的事……慢慢把一肚子話吞進肚子里,瞬間覺得數九寒天也抵不過此。


匿名用戶:

孤獨這個情緒來的太猝不及防了,就像聽了一首悲傷的歌看了一部悲傷電視劇被感染了,當孤獨來臨的時候一首歡快的歌都能被解讀成悲傷。

可能我這個人本身負能量比較多,在生活中朋友面前我盡可能歡脫,但是一到自己做自己的事情,所有人都安靜的時候腦子就開始想東西,這個時候如果在寫字發現字寫不好就會難過的想哭想打自己然後就開始沒有頭緒的孤獨感,各種各樣的難過事情像找到了一個出口源源不斷在腦海中往出爬。

其實我這個人也是蠻奇怪的,我小時候經歷過校園暴力,是在村裡上學,被欺負掃廁所,脫褲子,同學們拿板子學電視裡面打我的屁股,打我的手,然後逼我和一個男生接吻,那會兒我才七八九歲的樣子吧,我也不是很清楚了,那個老師我現在依然記得她我怕是永遠忘不了她了,她隨著同學們欺負我,她有時候也拿欺負我為樂趣等等這些,但是我現在想起來我發現我恨不了她們,我甚至覺得這些欺負不算什麼,也談不上什麼委屈的,啊哦好像跑偏了,哈哈哈哈就是感覺很奇怪為什麼這樣,我認為我應該討厭她們的啊哈哈哈哈

而且腦子愛胡思亂想大概也是小時候開始的,而且小時候最喜歡晚上,因為一到晚上就可以睡覺,就可以做夢,哈哈哈哈哈哈哈

哇發現越寫越離譜了,離這個回答問題的初衷遠了不少唉,但是回憶一起來頓時如潮水不絕,想說的太多了反正我也是匿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還有一段時間做一些不好的夢,夢的場景就是老家,各種各樣的飄啊飄,有一次還夢到我死去的阿么朝我走來招手,但是我在夢里的那個害怕是真的害怕,哭著說別過來……大概也就是那個時候開始我總是能被嚇到,就算我知道這個人在這個屋子裡可我進去還是會情不自禁嚇一跳…..

唉實在對不起跑偏跑遠了就醬叭,發泄一下情緒啦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實我現在這個時間段還沒有很孤獨,我現在還有點開心我也不是很清楚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用戶:

大概就是現在孕5個多月,跟老公異地,車程3小時,因為一直在跟公婆住,生活上會有小摩擦,也會積壓一些無解的問題,處於表面跟他們和諧,內心很鬱悶的狀態;在有4天假期的基礎上不想在婆家待著,想回去老公那。被老公以胎兒安全第一,工作忙沒時間陪我,他昨晚眼皮跳為由,勸我別回。

盡管我說了我要回的幾個理由(1.現在不回以後肚子變大行動不便更沒有機會回去,2.兩點一線的生活在有假期的時候讓我透透氣,3.5個月相比孕早期和孕晚期,現在更顯得穩定一點4.我不是體弱多病的體質,現在能走能跳)他表示他該說的都說了,讓我看著辦的時候,頓時覺得自己很孤單。

既然老公不讓回,我可以去找朋友玩,回娘家,但綜合以往的情形,一旦想去哪裡跟婆婆打招呼的時候,也堅持不讓出門的。哎,可是我一點都不想跟公婆一起吖,難道我的假期就得在這個家度過嗎?

我想不明白,

為什麼回個自己家要請示似的,

為什麼懷個孕要失去自由,

為什麼?

不知道是我矯情了,還是太在乎他人的目光而失去自我,我覺得自己不僅孤獨,還很可笑。


在水之涘:

飛機起飛時突然發現。

凌晨5點51的葉卡捷琳堡燈光璀璨,卻沒有一處溫暖屬於我。


謝浪漫:

現在

世界上沒有絕對的感同身受 當有一天你不再向所有人宣洩你的難過你的不滿時 你就真的長大了。


烽火小哥哥:

Aorqu小白,第一次發表意見,還望各位大佬海涵。

沒有期望,就沒有失望。最近和女朋友分手後和好了,看錶現以後還能不能一起的那種。我女朋友是一個非常理性的人。而我卻是非常感性的人,同居半年多,前段時間吵架她搬出去了,和好後回來過一次,相處了一個小時然後走了,畢竟是回暖期,沒有多做強留。而我最近一直在失眠狀態。很多時候,我都希望她能感性一回,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對我說一句「我想你了,想見你」。呵,然而現實很殘酷,每天失眠的晚上,都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一個人的房間,記憶里在一起的種種片段,一幕幕出現在腦子里,孤獨嗎?我現在很害怕一個人,但是感情也不能去強求。

沒什麼文化,就這么寫吧。希望以後能和好如初,也希望我能度過這段難熬的日子。失眠太TM痛苦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分界線嗎?

現在時間,凌晨4.41。大半夜跑出去買了包煙,現在又快斷糧了,越抽越精神,也越想她。可是她不會知道。


匿名用戶:

一直以來,孤獨感如影隨形

除了去適應,別無他法

凡事,習慣就好了


ultrabc:

剛進Aorqu,發現消息里有兩條私信,點進去一看,md,原來是Aorqu小管家的廣告,我感到很孤獨。


匿名用戶:

今年大一,第一次離開家這么遠來到異地求學。放假了想一個人出去玩,去商場買東西吃。本人十幾年來生活在小縣城,幾十年都是在父母庇護下長大的(不是說不自立,就是缺乏經驗和鍛煉,平時很害羞又內向,在哪裡都很不好意思。

雖然大學了,依舊很慫。微信支付都不多用,甚至買東西時都不知道該怎麼說。於是乎一個人逛啊逛,買東西吃。買了之前和家人在一起時喝的飲料(第三次喝),買了吃的坐在某個小攤門口的座位,卻因為不買他們家的而被要求離開(因為不知道座位不是一家店的),一個人坐在商場凳子上,邊吃邊哭,止不住。孤獨爆了。


沈韓AC:

此時此刻。現在是12月31日,下午5:30。一個人坐在美國一個小鎮的Dunkin Donuts 里。外面天黑了,下著大雨。裡面坐著以家庭為單位的美國人。大家都說著笑著,店裡也放著非常歡快的音樂。一個人吃著三明治,喝著熱茶。雖然很孤獨,但是內心平靜,很滿足。


優雅的刺蝟:

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孤獨的,

因為自己的性格太懦弱了,

無論遇到什麼事,什麼人,

從來不敢去爭去搶,

一旦覺得另外兩個人玩的好了,就會主動退出

高中時和……當時的好朋友鬧掰,

然後就放棄了那一群好朋友,

僅僅是覺得她們沒有人需要我(事實也確是這樣)

好在還有一個鐵桿閨蜜,只是不在身邊罷了

有時候覺得自己活的好失敗呀

在朋友圈看到有人結婚,然後會有一個龐大的伴娘團,真的好羨慕

但是我從來不說,也不承認

甚至會想,我要是結婚,我可不想辦這些麻煩的婚禮,旅行結婚就很好呀

再一想我哭了,連對象都沒有,和誰結婚?

都這一把歲數了,我還能找到對象嗎?

也許就這么一輩子孤單,就這么孤單一輩子了吧。


洛書十七:

孤獨就是此刻,我看完了所有回答。

此刻,我正孤獨。


之乎者也:

出來一個好電影,想去看,然後發現沒有可約的人


羊咩咩:


風攬薄衣:

當我打了一大篇字在這個回答里,又刪掉的時候


Dolores Haze:

半夜學習心態崩了。覺得自己是個垃圾。

很想給朋友掛電話,可是他們都睡了。

路終究只能自己走啊。


黑車司機:

簽單位簽的早,實習早

天天跟車奔馳在京廣線上

師傅們把我當小弟弟看,但是要求卻很嚴格

有的時候,深夜下了班,一個人走在冷清的街上,偶爾有小情侶手拉手打情罵俏的從我身邊經過,

那種孤獨,沒人體會得到


將死之人:

我最怕下雨,不是怕淋,只怕別人問我,「你怎麼不等家裡人來接啊。」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只好敷衍說道,「不想等。」

等誰?能等來誰?我爸?棺材板釘子楔的不夠嚴實?我媽?環保期間嚴查嚴打又失業了?

……

國中那天,雨好大,大到我也在等家裡人來接,我等了五分鐘,「無用的。」

我從站滿了學生的走廊踏出去,雨撞至我身上有些疼,我隱約從暴雨中聽到後面的議論聲,我大概又和別人不一樣了。

回家要四十分鐘的路程,有七個紅綠燈,三座高架橋,一條步行街。

我不怕淋,我怕他們看著怪誕的我,「他怎麼沒有雨衣?」「他在被淋誒。」

想哭,「孩子,我這一切的努力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你不別人差么?」我腦子里浮了我媽這一句濕漉漉的話,我哭了。

這時候哭不會跟別人不一樣,雨和淚差不多,別人看不出來,雷聲比哭聲大,別人也聽不出來。

步行街很繁華,萬家燈火五顏六色,車水馬龍絡繹不絕——可有我一處容身之地么?

除了下雨,我不敢去看,我怕人家笑我,「你看什麼呢?」,

那輛車我知道名字,瑪莎拉蒂;那輛四個圈的是奧迪;那是寶馬;這些車都很貴吧?那裡是愛迪達,我同學有穿的;那是漫步佳人,裡面的女生很好看;那是賣奶茶的,四元錢一杯,太貴,太貴……

我願意被多淋一會,多看看。

之後,我可以在此立身么?

……

回到家裡,我冰凍的手顫顫巍巍打開門,脫掉了濕冷的校服,穿上了暖和的衣服,蜷在沙發。

有些頭暈,發燒了?

38.5度,不算高燒,怎麼辦?

打電話,「媽,我發燒了。」「又怎麼弄的?你給我說也沒用呀,去診所吧。」「外面下雨了。」「你不會穿雨衣?」「那個雨衣不是丟了么。」「好了,你自己想辦法吧,我這得幹活哈,寶貝,先掛了。」

我想睡覺,不想動身,眯著眼,似睡非睡,只聽著外面的雨聲很得勢,「瑪莎拉蒂,愛迪達……瑪莎拉蒂,愛迪達……」我念叨著,入魔了。

不能睡,睡覺治不好病,雨淋出來的病打一針就好了。

醫院不遠,打著雨傘走著去吧。

搖搖晃晃,我不知怎麼的,就到了醫院。

掛號,打針。

我的頭不像是長在脖子上的,是系在脖子上的,現在繩子鬆了,抬不起頭了。

頭一熱,濕透的腳也跟著熱,腳指頭一使勁,就有熱水「滋滋」的擠出來。

我斜著眼看著吊瓶,一滴,兩滴,三滴……一秒,兩秒,三秒……,我數的犯困,半睡著,四下進風,脖子進風,袖子進風,後背進風……冷,剛才還熱,一睡覺就冷了。

難熬。

我想回家窩被裡睡覺。

雨還沒停,一會我還要走著回家,一步,兩步,三步……得多少步啊,鞋濕了明天穿什麼啊?誰能來接我一下,或者我有輛車呢?「瑪莎拉蒂,愛迪達……瑪莎拉蒂,愛迪達……」這得什麼時候才能買的起啊,一天,兩天,三天……得多少天啊。

我這是睡著了么?怎麼眼睜不開啊?不對呀,我沒睡著啊……

我不能在這睡啊,我還沒吃飯呢,我得回家呀……我這是睡著了么……這眼皮怎麼不聽我使喚呢……那就睡會吧……

……怎麼那麼冷,到處進風啊……媽你給我蓋下被子啊,被子又讓我踢地上了。


人生長恨水長東:

此時此刻

我在山東某個項目部,

快過年了,施工方的民工每天來鬧,問什麼時候發工資…他們過年回不去了

剛和項目部經理喝醉回來

宿舍的幾個同事都睡著了,

忽然想到蘇軾的一首詩

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彷彿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夜闌風靜縠紋平。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

項目經理說,錢是有,但是不可能全部發給民工,我問為什麼!他沒說,

我一雲南人,來齊魯之地,也是他鄉之客,現在蠅營狗苟,也不過為了混口飯吃!

我更多的不是孤獨,而是無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