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哪一刻覺得自己很孤獨?

問題描述:RT
, , ,
匿名用戶:

大學畢業不想回家,在西安和七個同學租一套房,同屋的同學回家過夏天,隔壁屋的同學不熟悉,天天拿著卷餅穿著蹩腳的高跟鞋追公車,在一地產公司做設計,二十歲出頭的我從此穿梭在建材市場和工地上跟各種勞工打交道,怕黑的我有時在施工現場陪著幹活的師傅到半夜一兩點然後自己打車回住處,經常在車上假裝打電話來掩飾自己的恐慌。
一次,發著高燒在建材市場做調研,實在暈的厲害,打開手機看了一遍竟不知道這個城市能打給誰,剛分手的男朋友?不熟悉的室友?剛認識的同事?遠在家鄉的父母?我蹲在路邊瘋狂的掉著眼淚卻用正常平和的語氣打給了我的房東,以交物業費的理由讓房東哥來找我,房東哥見了我立馬知道我病了把我送回了住處,到了住處房東哥驚訝的說了句「你竟然就這樣住著呢」(我的房間用地板拼圖拼的床,直接把鋪蓋放在拼圖上,這就是我的床,還有一個摺疊的小桌子,吃飯要坐在地上那種),房東走了我用力捂住嘴巴盡量不出聲的痛痛快快大哭一場,然後睡著了,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醒來是次日傍晚,隔壁屋的同學放著音樂聊著天一起吃火鍋,我一個人無力的坐在桌邊下了一把麵條給我媽回電話說跟同事吃大餐呢……


Aorqu用戶:

大概是一個人辦住院手續的時候,醫生問你一個人來嗎? 你說是的,她掩藏住驚呆了的表情,然後一臉同情地教我去哪裡哪裡辦手續。

然後你就一個人跑上跑下地辦理入院手續。

終於排到隊了,無比坦然地點了一份早飯外賣,再安靜地邊刷Aorqu邊等外賣。


六月:

手機簡訊全是通知資訊

QQ微信微博全是推送消息

一個人走在街上

看著有人吵架都會覺得他們很幸福

至少不是一個人

渾渾噩噩的在中午睡著了

再醒來是下午六七點

看著夕陽照紅的地平線

看著那層透過窗戶的一絲黑的時候

再看著空蕩盪的房間

那一刻 孤獨展現的淋漓盡致

我從未覺得我沒有孤獨過

你看 孤獨到只能自己給自己說話了


QYX:

國小的時候上課外英語補習班,全班人都死氣沉沉,就我一個人像個SB一樣積極的過分。

雖然我英語爛的一筆,卻還要裝的很懂很NB的樣子。

下了課全班變得火熱,而我終於可以伏在桌子上閉目休息了。

表演了四十分鐘,終於可以當十分鐘的觀眾了。

國中班裡準備晚會,那時候有兩個男生準備合唱許嵩的一首歌,我第一次看見這個歌手的名字,念成了許蒿(hao)。這個梗被全班笑了3年,而我卻也默默的接受了,學會了自黑自嘲。

高中交到了女朋友,無話不談,終於感覺有個人可以交心。

大學因為學校特殊,同城卻談的是異地戀,她走了。

經歷過撕心裂肺的痛苦過後又回到了一個人。

想一個人去看演唱會,官網沒有票了,去鹹魚上找,沒有賣一張票的,

在一個工作日,下著大暴雨,一個人去看《邪不壓正》,整個電影院就我和另一個姑娘。

學習做飯,重新拿起了荒廢多年的單簧管,學著美顏自拍卻不知道發給誰,手機里出現了探探之類的APP卻也只是看看而已,想在一起去哪兒APP上報個旅遊團沒有單人的套餐,想去旅遊之後變成了想去旅行之後又推到了畢業後。

我曾經自命不凡,不與世人同流合污,就像在鬧市中生活的隱士,真正隱於心中的山林。

而現在我願理解為我在修行,從孤獨開始,由孤傲過渡,最終成為孤高。

感謝她,讓我體會過陪伴的幸福,也更加讓我懂得相遇不易,相伴難得。


我阿潘護我:

我自己一個人生活的時候並不孤獨,但是跟一群人一起生活的時候,卻感覺到孤獨,即使大家關系都不錯。比如寢室生活。

不要有別人來打岔。

戀愛我嘗試過,並沒有發現其可愛之處,夠了。

我將從事的工作不是我喜歡的,但三五年後我會轉行,夠了。

各個方向我都伸出過觸角,嘗試去接近過,但被嚇了回來,夠了。

一年後,我將安安心心過自己恬淡的生活,坐看浮生,慢慢等待。

那個找累了的人,會在某一天到達我這里,給我一個吻,或者擁抱,或者微笑,或者摸頭殺,不管怎樣,未來的我會準備好,迎接他。


kevinlin:

山竹來了,停水停電,癱在床上,周圍一片黑暗,只有外面持續不斷的風聲雨聲,睡不著,想到明天只是延遲上班,無比煩躁。

今年六月份剛畢業就來到了廣州,在這個陌生的城市我沒有朋友,平時的軌跡就是公司和宿舍來回跑,周末一個人跑去珠江新城吃東西再默默滾回來。

不知道選這份工作是對還是錯,培訓一周之後老闆就讓我獨自負責兩個項目,每天都活得很綳緊,感覺自己什麼都不會,卻總要想辦法在老闆規定的限期里交出團隊滿意的方案。

感覺已經很久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了,每天一點多才睡覺,五點多腦子就已經開始在想今天的工作該怎麼安排。工作期間許多別人問我的東西連聽都沒聽過,只能默默說我不知道,被客戶投訴說沒有以前負責這個項目的人做得好,過得很累。

很想逃離這種狀態,可是家人卻認為這是一個很好學習的機會,告訴我不能走要堅持,在這種糾結矛盾中過得很折磨。

工作上感覺自己做多錯多。

生活中感覺自己沒有朋友。

每天晚上默默加班到十點跑到附近的蘭州拉麵吃上一碗撈面,再走回宿舍時,都在心裡問自己,為什麼我要讓自己陷入這種狀態。

最好的朋友都在珠海,偶爾想吃個火鍋都覺得算了吧,隨便吃個麥當勞就行了。

周末一個人坐兩個小時的捷運只是單純不想待在宿舍。

想有一個能聽我說說話的人。

聽聽我的小吐槽,

心情不好時陪我去吃個好的,

我就會好很多。

夜深了,還是沒水沒電,

不想上班,

希望你們有個好夢,

晚安


wuli陳陳陳:

一個人吃火鍋看電影逛街旅行我都不覺得孤獨,某天在去上班路上突然暈倒摔得頭破血流也沒有哭,可是被路人送到醫院醫生問我你的家人朋友沒陪你來么的時候,原本不想告訴家人怕他們擔心可是口袋裡沒有醫葯費的時候,想打電話給異地戀的男朋友可是想起來他現在在陪很重要的領導的時候,一個人坐在急診室里哭的上氣不接下氣,似乎所有的委屈都一下子湧上來,那才是孤獨


心理諮詢師盧悅:

人人在這個世界都是孤獨的,

就像是落葉那麼懂,飄在空中,不再有根。

然後在泥土裡,腐爛,沒有人知道你的死活。

很多人在諮詢室里都向我訴說她們的各種孤獨。她們是如此害怕孤獨,但卻在關系裡長期處於孤獨中。

最難熬的就是夜晚,當你只剩下一個人的時候,你再也無法騙自己的時候。甚至不願去超市,去所有旅遊勝地,不願出去,因為看到情侶,看到一家三口,就會刺痛。

在我們成長的時候,有時候我們孤獨感的實質就是這種存在感的危機:過度期待VS過度不被期待。

一種是像我這樣的恐懼:無法完成父母給予的期待和任務。

一種是感覺自己是累贅的痛苦:我的存在是多餘的,不被期望的。

沒有父母無條件的接納和恰到好處的點贊,我們的靈魂就會孤獨,就會有這種「對失去的、不在身邊的愛的客體,所懷有的痛苦和渴望」

孤獨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用它尋找光明

所以這句話形容我們的困局是再好不過了:「孩子逃避黑暗,而成人則逃避光明」。

我們都逃避著覺察之光,就像是石頭下的潮蟲,一定要四散奔逃,因為那個千瘡百孔的自己,實在是慘不忍睹。

人就是這樣的。

一開始我們恐懼孤獨,隨後我們認同孤獨,成為它的一部分,我們用一種表面的孤獨來對抗另一種深層的孤獨。

我們學會了各種高明的騙術,告訴自己,人生真的很有趣,有那麼多值得追求的東西。

直到有一天,我們不得不停下來,問問自己:這一切,真的很有意義嗎?

孤獨也給我相當多的時間去忘記自己,沉湎於某件事上,所以我會比別人有更多的專注力,但也有更多的時間不得不面對被戳破的時刻,因為我缺乏在「迪廳」里,沉湎於關系中的麻醉方式,當書本無法幫助我遠離孤獨的時候,我就不得不去面對「三無」。

你和自己在一起,還是和不是自己的自己在一起?

所以,表層的孤獨就是遠離自己的存在感。

而深層的孤獨,就是靠近自己的存在感。

寂寞是和不是自己的自己在一起。

孤獨是和是自己的自己在一起。


Aorqu用戶:

=====12.25更新=====

為什麼我這種孤獨的感覺會在有些人看來是矯情呢?我想說,那是因為你們喜歡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問題。很多人在疲憊的工作中無暇顧及其他,覺得出來吃吃玩玩一個人也很開心;生活相對輕松的大學生享受著戀愛的甜蜜,偶爾沒有對方的陪伴感覺孤獨失落。成年人看少年人覺得是無病呻吟,不識愁滋味,可少年人在這個年紀,的確是無法也不必去體會你們的艱辛。我在回答中只是小小感嘆,講述的都是我個人孤獨的感覺,沒有埋怨怪罪任何人,你們何必對我的小情緒如此苛刻呢?任何人都有情緒脆弱的時候,一味以獨立堅強示人,應該會很辛苦吧。

=====原回答=====

本來和男朋友約好了看電影,結果他那天有些糟心的事,早上跟我說不想出門了。我說沒關系,心裡想著我還是想出去,就自己定了一張電影票,一份小食,想自己出去玩一趟。

下午坐上捷運,偶遇同學,嘮著嗑到了目的地,分道揚鑣。看時間,快遲到了,就匆匆走過去,在商場里找了半天電影院。好不容易找到了,電影已經開場。店員慢吞吞地給我取小食,我一手拿著爆米花,上面架著烤腸,另一手端著滾燙的奶茶,我說要根吸管,店員說你自己拿去。我問他在哪兒拿,沒有理我。算了,進去看電影吧。

影院里一片漆黑,巨大的聲響讓我有些慌張。沒有手拿出票看在哪裡,就找了個旮旯隨便坐下了。3D眼鏡效果不好,勉強看完了電影,吃吃喝喝看看還算開心。

出了影院,我有點茫然去哪裡。翻了翻地圖,我決定亂走,哪兒人多去哪兒,想吃啥吃啥,今晚我自由自在。

然後我一路吃過去:

除了豆乳盒子讓我略微滿足,其他我都不覺得有什麼好吃。買正新雞排時,那個阿姨像忽略了我一樣,在我付款後把雞排給了剛來的小孩,後來的兩個女生,我說我先來的,她沒理我,旁邊的一個阿姨也說了我在她前面,賣雞排的阿姨說都有都有,不要著急。我不著急,我只是討厭插隊。

喝coco青稞牛奶的時候,牛奶溢了出來,潑了半件羽絨服。店員給我遞了塊抹布,不緊不慢地解釋牛奶熱所以容易溢。。。算了,我再也不想喝這種東西了。

吃奧利奧麥旋風時,我在等紅綠燈。在人群中,只有我形單影隻,傻呵呵地吃著冰淇淋。吃了半杯,我飽了,我想如果男朋友在旁邊我可以給他吃。。。我繼續慢慢吃,安靜地看一眼前面說笑的情侶。舀一勺,慢慢放嘴裡,冰冰的,甜甜的,但又膩膩的。我忽然覺得沒意思了,我忽然很想念我男朋友,我覺得兩個人在寒風中一起走過這街道會有種別樣的浪漫和快樂,不像我一個人步履匆匆,漫無目的地走來走去。我忽然後悔了,他下午問我去不去看電影時我不該拒絕他。。。我想要的一個人玩的自由,吃想吃的東西,現在得到了,但每一口都是孤單的滋味。

我忽然有點想哭了,我繼續吞著冰淇淋,茫然地看三岔口上來來往往的人和車,想擠幾滴眼淚,能讓我心口這種悶悶的感覺宣洩一下,一個大叔奇怪地看了我一眼。我撇過頭舀那個冰淇淋,繼續開心地吃著,看上去很有食慾,過個馬路的工夫我把半杯麥旋風吃的乾乾凈凈。我感覺舌頭冰冰的,喉嚨有種甜膩感。我想去吃熱的,辣的。我繼續快步地走。。。

我在各個商場和街邊逛了將近兩個小時,我覺得夠了。我的包里塞了很多點心,我的胃也飽飽的,最後喝的那杯青稞牛奶的味道有點惡心了。

我想我滿足了。我安安靜靜地循著地圖走到捷運站,坐上了回去的捷運。我以為我會想聽歌,這樣會讓世界熱鬧點。但是我沒有,男朋友在手機上告訴我他的煩惱,我開解他。。。

回到熟悉的道路,我覺得心情平靜了。我想我也是心蠻大的,玩的過程中發生的那些不愉快似乎沒有太破壞我的心情,那種孤獨的感覺是我不喜歡的。

那場沒看的電影,一定要和我家狗子補上。


SWAGNOAH:

我和我閨蜜從國中開始一起玩的到現在,我讀大二。前兩天因為我一個朋友我和她抱怨來著,我覺得我非常委屈,我說了一大堆,說著說著我突然一個字也蹦不出來了,我覺得她應該一點也理解不了我,有一種無力感瞬間襲擊了我,心情從激動不滿轉向低落失望,失望的不是她,而是在這個世界上可能再也找不到能理解我能在陪我走下一個七年的人了。人心隔著肚皮更何況兩個人有兩個肚皮,一個心離另一個心那麼遠怎麼可能理解,就像歌詞里寫的那樣「我好想好想飛,逃離這個瘋狂世界,那麼多苦那麼多累,那麼多莫名的淚水」大概就是上帝創造人類的時候也創造了孤獨,也正是是有了孤獨才有藝術…

大概就是像冷一樣,一開始只是皮膚感受到,然後起了雞皮疙瘩,再然後侵入皮膚,慢慢滲透,然後是骨頭,再然後是骨髓。一開始不想哭呢,有點憋悶,然後鼻子發酸,眼睛有點濕潤,然後淚腺湧出淚水,想忍住卻嚎啕大哭。我不知為什麼,我只是坐在那,一個人坐在那,不想走近任何人也不想任何人打擾我,沒人理解我我自己也不能夠。孤獨就是笑容還凝固在臉上,心已經冷了下去;明明還有一句話沒說出口,可是腦子里已一片空白,只有孤獨縈繞在周圍;有很多話想對朋友說,可是一開口就不知道從何說起,彷彿沒有任何詞語能表達想說的;還有就是,如果是我自己選擇,我大概萬萬不會出現在這個世界,被動不是件好事,但卻容易的多。


遙不可及的你:

來工作的地方三年了,沒啥朋友,平時都是自己一個人,一個人吃飯,一個人逛街!

夏天來了,很想去海邊,卻發現根本沒人陪我去!偶爾覺得自己可能會孤獨終老吧!

一個人去逛街的時候特別怕導購員問你怎麼一個人逛街啊,是啊,因為我沒朋友啊!

一個人去旅遊時特別怕迷路,特別怕坐錯車,特別怕丟東西,可能孤獨的都是這樣吧!

自己很孤獨,卻又不想討好別人,不想跟著別人屁股後面走!所以大部分時間都是自己一個人!那種孤獨的感覺有時覺得挺好的,有時候又覺得還不如死了算了!其實很想把自己分成兩半,另外一半陪陪孤獨的自己!


晴多:

為了一個答案,追到海角天邊。

我央求著他把我送到火車站門口,他不耐煩的推著我的後背往前走。

我說三年的感情,最後擁抱我一下吧。

他沒說話,也沒有動作,就冷冷的看著我。

我一轉身他就消失在人潮中,走的很快以至於我看到他的最後一眼是冰冷的眼神。

我強忍著眼淚去取票,發現過了登車時間。

該死,腦子壞了。

32個小時的火車一天只有一班,口袋裡昨天給他買完東西只剩100塊錢。

我給他打電話,他讓我不要耍手段,為了在他身邊多留一天。掛斷電話就被他拉黑了。

突然覺得青春餵了狗,強忍的眼淚終於大顆大顆的流下來。

火車站人來人往,川流不息,可我離家2000多公里,孤獨到了極致。


Ryan:

說一個最近的事

前天我和一個舍友打了一架(以下簡稱舍友甲)

舍友甲家裡是暴發戶,打架對於他來說是家常便飯,更是極度瞧不起熱愛閱讀的人。

我們宿舍是一個五人寢,基本一直沒有人願意和舍友甲深入交往,並且都很討厭他。舍友甲很自私:借了別人的錢基本不還。別人去學習他就要冷嘲熱諷幾句然後自己也抓緊去圖書館。濟南的春夏之交很熱,舍友甲卻以自己冷為理由關陽台門、關窗戶,導致有好幾個晚上我們其他人集體熱醒。舍友甲睡覺晃床,聲音很大經常把其他人吵醒。舍友甲在別人都睡著的時候不知道體諒別人,總是弄出很大的聲響並不以為然。舍友甲在宿舍里抽煙、吐痰。還有等等,不再一一贅述。

故事發生在前天晚上,我回到宿舍,一股熱浪撲面而來,並伴隨著汗液的酸臭味,於是我打開了陽台門。在我洗漱回來以後,發現舍友甲把陽台門關上了,此時舍友乙起身再次把陽台門打開。

舍友甲:關上我冷。

舍友乙:我熱。

我:我也熱,開著吧。

舍友甲:我冷。(起身關上門)

舍友乙+我:投票吧,少數服從多數。

舍友丙(甲不在的時候經常批判甲的各種行徑):啊……我有點悶。(在我和舍友乙的兩次詢問下小聲說道)

舍友丁(和丙一樣,經常在甲不在的時候對甲進行嚴厲的批判):我不參與。

我:那各退一步吧,開一半。(起身開了一半)

這時候舍友甲突然來關門,一個肩膀把我撞到了門框上,我和他的胳膊立刻糾纏到了一起。他繼續把我往門框上擠,我用力把他按到了桌子上,並怒目相對。

此時舍友乙過來拉架,我率先鬆手。

我:你坐下來,我們好好談談。(我是教師家庭,學生生涯基本沒打過架,人格保證。)

舍友甲(拿出電話開始給社會上的朋友打電話,打了大概三四個):喂,快來,打架了,有人不服,別問怎麼回事,來就行了,XXXXXXXXXX。——然後繼續對我說:你,你也喊人,怎麼的,不服咱就練練,還沒有人敢這樣,乖乖,快,別慫。

期間他社會上的混混朋友打來電話讓我接,我接電話聽到的第一句就是問候我的家人,當然,我一字不改的還了回去。

以後就是漫長的談判,我把撥號鍵按好了110,並明確告訴他如果再有什麼沖動的舉動我立刻把110撥出去。

我對我的沖動表示道歉,但是也明確了我的態度。

……………………

最後 因為感覺我的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脅,我次日便找到老師調換了宿舍。

整件事情,除了舍友乙一直從中斡旋,舍友丙(平時我對他不錯,他家境一般我經常幫助他。)全程戴著耳機趴在桌子上看武林外傳,從事情開始到結束,一言不發,頭也不抬。

舍友丁在旁邊看著,時不時「嗯」「是」,毫無立場和態度。

請問,我是在幫誰爭取利益?

請問為什麼在背後敢罵他,批判他,當事情真正發生,卻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懦弱的人們,你們在怕什麼?

這一刻,我真的挺寒心,並感到孤獨。


者也:

現在啊!

就是一個人在圖書館里。

每個周末,起床,收拾好東西,一個人吃完早飯,一個人去圖書館,一個人決定今天要幹什麼,一個人決定什麼時候回去,這樣。

也不能說孤獨,就是覺得,你做什麼,沒有人可以分享,一切都是自己決定,也不用和別人打招呼說我這個作業做的怎麼怎麼樣了,這題好像不太對……或者說,什麼時候回去,是的呀,你一個人決定就好。

那無論是喜是憂,激動難過,都是一個人消化,你的心情因為什麼雀躍了一下,只能很快的平復下來,沒有人會和你討論這件事。然後啊,就覺得更加冷清了。

一天,做的所有事,經歷的所有東西,只有你一個人知道,沒有人在意,沒有可以向誰報備,只是這樣平平淡淡。

那其實,我也很想和某個人說,我剛剛幹了什麼呢!


Totoro:

以前一個人出門的時候會心裡很難受,很無措。高中的時候一個人去上廁所都要跑的很快,因為不想讓別人看見我老是一個人。

但現在一個人出門,一個人坐公車,一個人買東西也沒覺得奇怪了。可能就是習慣了孤獨。但總會有某個時刻,坐在公車里看著窗外,才發現,自己原來都習慣一個人了,可能這個時候最孤獨吧。


匿名用戶:

受精的那一刻,曾經的兩億兄弟們死得死,傷得傷,活下來的現在也隔著細胞膜,從此要一個人踏上漫漫征程了。


隻身打馬過草原:

一個人坐在客廳看天一點一點亮啦。

燈可以關了。

狗還在我腳邊趴著呢。

該睡了。


MR.G:

我記得有一次連續四個通宵寫完上會方案

兩三點堅持不下去的時候我會點點外賣喝點啤酒

熬夜的最後一個晚上

給我送夜宵的小哥跟我說了句

哥,你小心身體,別熬夜了

我愣了一下,還沒謝謝呢,人就跑沒影了

這個世界啊

你有很多無法在愛人,親人和朋友面前吐露的心酸

這種時候陌生人給你的善意會讓你感到溫暖

或許這種溫暖就叫做孤獨


我覺得咸粽子好吃:

凌晨四點三十分。

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打開了燈,看著天花板。

天花板的一角有些滲水,時間長了,有些發黃的印跡。

盯著那看了很久,在想那是什麼。

也許有群戴著帽子的小人,圍在一起,生著篝火野營。

是一群很小很小的人,小到幾億個傢伙聚在一起,都看不出有什麼差別。

那個帽子是黃色的,他們吃完哈密瓜後掏空了一半,戴在頭上。

哈密瓜當然是他們世界裡的哈密瓜,所以特別小。

但戴上帽子可以抵禦室內燈光,和早晨窗外折射進的陽光。

所以他們很多人圍在一起,便成了天花板上那一小塊泛黃的水漬。

至於那附近的蛛網,其實是他們世界裡的麻繩。

努力地把幾千條麻繩捆在一起,構成了肉眼可見的蛛網。

為的是捕獵大型動物,供族群里的人們吃喝。

比如蚊子。

一隻蚊子可以養活族裡幾千萬人三天。

但有時也會造成很多傷亡,因為蚊子的體積對他們而言太過龐大。

是很恐怖的存在。

也因此,部落里有預言,每隔多久多久,會迎來一次「黑暗紀元」。

在黑暗紀元時期如果沒有構築好可以抵禦「黑魔王」的防禦工事,族群的傷亡會很嚴重。

其實這個「黑暗紀元」,就是夜裡關燈後的時間。

但對他們而言,我們一分鐘就相當於他們幾天時間,所以黑暗紀元的間隔,非常長。

但一旦到來,也會持續很多年都生活在驚恐與未知之中。

……

算了,是有多無聊才想到這些蠢事。

明天再編吧。

晚安,哈密瓜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