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哪一刻覺得自己很孤獨?

問題描述:RT
, , ,
匿名用戶:

在我每次上桌吃飯,菜全堆在姐姐旁邊的時候。

不是親姐姐,後媽的女兒,學習上是個學霸,所以我爸總是一臉崇拜,對我就是愛答不理。然後阿姨又是對姐姐很好的那種,和她開玩笑聊天,每次我插話都插不進去,阿姨也總是對她女兒很有優越感,她女兒長得不好看,胖黑胖黑,我長得說不上很漂亮,但是會有人誇的那種,就這樣天天被拿來安慰她女兒,說她女兒比我白了,她女兒鼻子比我小巧,所以基本上我在家的情況就是說一句話問個事沒人搭理很正常,同樣的話我說了沒人應下次再提及姐姐說了相似的家裡人就哈哈樂著接。

就在剛才晚飯,菜全部堆在那半桌,有一個菜還是直接在對角,那個時候真的是心態炸裂,我爸還一直給姐姐夾菜讓她多吃。之前有過把盤子拉自己這邊,阿姨還生氣了,把菜狠狠一推。

還問我今天為什麼不說話,我想說平時說話有人搭理嗎?我爸對我很好,但是他屬於沒主見性子軟的討好型人格,我曾經還有過一個後媽,我爸因為過於軟弱,我被後媽虐待也從不說什麼,就覺得後媽做得沒問題,到現在他一直對這些事情很內疚,但是我早就無所謂了,因為爸爸愛我,我也是他最寶貝的人,從小到大我爸一個把我拉扯到大,一個大男人像個女人一樣,在外還要努力工作,我想要什麼他就給我買什麼。所以現在家裡這樣,對我有各種各樣的不公平,我都不會去說,也不會鬧,因為我不想讓我爸為難。或許你們會覺得這些是小事,但是我是和這些人長久生活在一起的,日復一日經歷著這些,日積月累真的很難受,還有各種大大小小的事情,拼接出來,真的讓我想快快離開這個家庭,因為我感覺不到自己存在感,我感覺自己時常很孤獨,沒有人在意我的感受。

同時我也希望在未來我可以改變自己,做一個有主見有自信的人,因為我可以明顯感覺到,我的性格被我爸有了很多影響,比如我也是討好型人格,不敢表達自己的想法,不去與別人交流自己的思想。

隨手寫著吐槽一下,畢竟生活還是要繼續過的,我過完年也是打算去外地和朋友一起打拚,我爸他們一直要求我留下,在自己家這邊生活會輕松安逸,我不想。雖然陪伴他們也好,但是我想在我有生之年,做更多有可能的事情,去看看自己的定位是什麼樣的,找到之後,選擇放棄回來也好。阿姨也有很多優點,她不是壞人,也有很多讓人暖心的地方。只是想我們這樣的關系,摩擦是不可避免的,我曾經對她們母女很熱心,但是一直沒有得到過回應,漸漸我也冷漠起來,畢竟不能要求別人對自己的付出有回報,我也不是小時候那個中二少年了,我變得越來越現實。

吐槽得亂七八糟的,祝福看見的人生活美滿吧,謝謝你耐著性子看完~


一去二三里:

18年7月大學畢業,是父母期望自己也沒有什麼上進心,進了家附近的一所公立醫院,現在是輪轉小醫生。看起來是一份安逸的工作,確實很安逸,離家很近,步行七八分鐘,在自己長大的地方繼續「長大」。

可是,真的很孤獨

輪轉,兩個月轉一個科室。好不容易和科室老師混熟了,又要去新的科室。去新科室的第一周,很孤獨。

現在在骨科,被病人護士護士的叫著,很孤獨。被病人叫一聲小李醫生,就會很開心。

朋友,同學都留在了大城市,也會微信聊聊天。可是看到他們約了新的朋友,發朋友圈裡的自拍。我真的好孤單啊。

也有新的同事,難辨真心。工作了,很多牽扯到利益,也就很難有真心了吧。


匿名用戶:

本人女,家庭條件不好。所以出身社會早,大概是12年的時候,身邊的朋友都在讀大學,我已經是一家公司的白領,我是底層銷售員,因業績突出提拔到辦公室的人員。也感謝當時有貴人相助。

當時的我,19歲。那時候我不懂辦公室政治,老被人當槍使,除開提拔我的人,都在欺負我,是各種不給台階各種讓你丟臉那種。

有一天會議上,一個不算我直系領導的人,突然叫我上台,台上各種刁難我,讓我難堪,後來我才知道,她是故意拿我打擊我的領導(提拔我的那個人),那時刻,我就是個炮灰,冰涼,寒冷的孤獨。

那一天,經歷了各種難挫折後的我,像一根烤焦的茄子沒精神,難受,我領導也沒有過多跟我交談,只是跟我說了一句,自己強大才不會被人欺負,她幫不了我。

下班後,已經差不多晚上23點多了,當我還沉浸在當天所受的屈辱里,全然不知我後面跟著個身影,當我正準備開門時,突然感覺背脊一涼,我感覺身後有一個人,而且我不認識,我一直一個人住,廣州出租屋因為人多,房東基本會改造房屋結構,每個獨立房間雖然設施齊全,但是七繞八繞的路也狹窄,當時的樓道燈也很弱,我住的又是特別靠裡面。第一反應,我不能開門。這個人不像我的鄰居,大概僵持一分鐘後,他見我遲遲沒有動靜,準備搶我的包,當時背著斜挎包,有鏈條的那種小包,從我身後奪走包,鏈條一緊,把我肩膀勒的生疼,我當時一個反手將我的包抓住,包內是我中午吃飯時抽空取的房租,還有一個u盤存著公司內部資料,有份文件是第二天會議上需要的,我可不想沒了錢,又丟了工作,那群人正等繼續看我笑話呢,我沒顧上什麼死命拽著,他見勢,急眼了。拿出一把小刀對著我的背,叫我拿錢出來,我用餘光看見他是一個身材瘦高,皮膚偏黃,臉頰有點凹陷,眼睛很小。他使勁拽我的包,我情急之下喊了一聲,有賊!他顯然咋著了,感覺他手抖了一下,我乘勢踩了他一腳,當時我穿了個長袖襯衣,後背被他劃破了,這時,天不亡我,樓梯有腳步聲,隔壁的門也突然打開,那個賊人一慌一溜風的跑了。我已嚇得癱坐在地上。隔壁是兩個女孩子,開了個門縫往外瞧了瞧,然後探了個頭,看到我。問我是不是被搶了,我說,沒得逞,謝謝你們。她們也沒說話就縮回去了。

我趕緊爬起來,掏出鑰匙開了門,鑰匙在我褲袋裡,我幸好沒有開門。開了門就真的玩完了。我將門反鎖兩重,又進裡屋反鎖兩重。癱坐在地上痛哭。黑暗,心冷,那一刻是真正的孤獨。

這件事沒有告訴過任何人。但是在我心裡留下了深深的影子,導致我出門以後總是要反覆去拉門,反覆檢查門鎖好沒有。有時候走到樓梯下,不放心,又上去再拉一次門才放心。

那件事後來交往了一個男友,我也沒有告訴他這件事。後來因為不合適分手了。

事情過去7年了。我現在已經結婚生子了。也回了老家。這件事我同樣沒有跟現在的男人說過,我想,作為一個男人,可能會胡思亂想我當時的真實狀況吧。而且不可能理解我,萬一會將我的傷疤當成傷我的話柄,我最大的願望就是我的女兒能平安快樂,我要賺錢,給女兒更好的生活。女孩子一個人在外面真的很危險,也提醒女性朋友,凡事多留心眼,不要相信任何人。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如風過境:

有個女生髮票圈整天說自己心情不好很孤獨

然後每次底下好多安慰她關心她的人

每次我都笑笑罷了

有點羨慕 又覺得她不知足

想想如果是自己發的這條票圈,根本不會有人來問候兩句吧,連旅行的照片點贊都寥寥無幾。

有喜歡的東西不知道分享給誰

微信除了推送,平時安安靜靜

出去玩不知道找誰,每次那幾個朋友還都是我主動找她們

大學習慣了自己自習,自己吃飯

參加社團認識了很多人,卻都不熟

看到舍友和別的朋友出去玩,或者和男朋友甜蜜的打電話,會很羨慕

一有人對你一點點好,就覺得非常溫暖

不是偶爾才會覺得孤獨,而是這種感覺如影隨形,我卻沒有適應


葉子:

因積壓的負面情緒,而低迷不振,身邊有人,卻又感覺都不適合說話,想給高中的好朋友說,卻怕她因為我經常這樣煩我,感覺就像被所有人拋棄了一樣。

不過後來有一次特別難受委屈,沙雕的給她發了一句我有點想你了,秒回,後來好幾天在我說說下留言,有點小尷尬還有感動。然後忍不住想哭,舍友也陪我說話,就好多了。

我感覺其實有時候,不一定真的是孤獨,只是性格偏敏感內向,負面情緒積壓太久,悶在肚子里,就脆弱起來了。雖然孤獨聽起來很酷,但我感覺這種感覺並不好受。


糖書白軾:

人活著,很多時候並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別人,當你回過頭,發現沒有一個人值得你把酒言歡之時,其實也就跟行屍走肉沒有多大區別。

我忘了這句話是在哪裡看到的,但是我記得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是高二。那天晚上,細細回想我的身邊,大多數朋友也都是酒肉朋友,當不得真。那時候覺得自己真孤獨。

直至今日,我身邊的許多朋友還是當不得真,唯一一個真朋友去當兵了。於是我重新定義了「孤獨」這個詞。

———————————————————————

當我吃著別人的狗糧,想著已經沒有可能的某人時,我想我是孤獨的。

當我一個人聽著音樂看著書的時候,我想我是孤獨的。

當我一個人坐在公車上,無聊地刷著手機時,我應該還是孤獨的。

當我一個人時,我是孤獨的。

於是我漸漸收斂了那個「所謂孤獨」的自己,戴上了一張「笑臉」面具,於是情況發生了改變。

當我在人群中,看著他們嬉戲打鬧,而並沒有人在意我時,我想我是孤獨的。

當我鼓起勇氣走向前去和他們嬉戲打鬧,但卻被他們針對時,我想我是孤獨的。

當我氣得出聲質問,他們說我玩不起時,我應該還是孤獨的。

於是我回到了家,外面太危險了,我才剛成年而已。

家裡的父母嘮叨些,但是他們總是不停地在說,從來沒有傾聽我在說什麼。當我察覺到這一事實的時候,我想我是孤獨的。

我閉上眼睛,蒙上被子,打算睡一覺,半夜卻被凍醒,我想我那時候也是孤獨的。

我爬起來,想喝酒卻沒找到;

我走到陽台,想看星星,卻看到滿天的烏雲;

我回到房間,打開手機,翻著聯系人,卻發現沒有一個人是我能打過去的;

我孤零零地坐在床上,想哭,卻怎麼都哭不出來,我想,這個時候我也是孤獨的。

那一晚,我翻遍了我所有回憶,發現我十八年來其實都是孤獨的,雖然也有片刻的快樂,但我終究還是一個人。

我不喜歡睡午覺,因為我怕,我怕我一覺睡到傍晚才醒,我害怕起來的那一刻,看到:空蕩盪的房間、空蕩盪的客廳、空蕩盪的「家」。

我不喜歡太多人的地方,因為我怕,我怕我的無意出錯惹得大家笑話,我害怕所有人圍著我捧腹的那一刻,對著我暗中指指點點,那好像來自地獄的聲音。

我不喜歡一個人,我不怕黑,不怕暗,也不怕鬼,但是我怕那種冷到骨子裡的「冷」。

如果要問,我覺得什麼時候我是最孤獨的,未來我不知道,但在過去,最孤獨的一刻就是:

在某天夜裡,我發現我已經不是最初的那個我了。


遲飛:

其實開始研究怎麼發展共產主義理論時,我是很謙虛的。

有那麼多大牛在前面,體制內的學者都研究了幾十年。我搞出丁點創新來,實在太渺小了。

他們一定走在了我前面。而我沒發現有這跡象,肯定是因為我搜集的資訊不夠多。

所以班門弄斧是不對的,我不能因為取得了點進展就沾沾自喜。我還害怕其他研究者追趕上我呢!

當我發現根本不是這回事時,我就很孤獨了。原來沒人跟我同行。我根本不必害怕他們追趕我。因為我邁了一百步了,他們還在原地打轉。甚至說,他們善於喊口號,湊熱鬧,根本就沒有個追求真理的決心。哪怕有個別人物,也是年輕人,也至多走了十步,他們還很新奇地炫耀,似乎大功德一件。你這樣很厲害嗎?大功德還遠著呢!

這就很難交流了。因為很容易把天聊死。跟官科根本無法交流,因為他們強調學歷出身,沒貨還要拿腔拿調。顯擺他們的臭架子擺威風。覺得你有貨,還想居高臨下地蒞臨指導一番。他們覺得必須求著他們,當他們的弟子才行。但你配么?立德立功立言,哪個沾邊?

不提這些迂腐官科,有想法的往往是非體制的年輕人,思維活躍。然而,通常是,我能理解他的思維,他無法理解我的。而且明裡暗裡地表示,就你?是啊,就我!那麼接下去就沒得談了。因為他覺得我是在裝逼,在吹牛——我並沒有十足權威的頭銜。

這樣就很孤獨,我裝謙虛,結果他們就真頤指氣使。我不謙虛,說你們這些廢物,那點破思想也有臉提?估計當場就得干架。

所以,孤獨是經常的。我相信他們繼續走九十步,照舊會走到我的這一步。這可以發散出很多支流支派,但何謂必然的主流態勢,我還是清楚的。

孤獨算什麼呢?不算什麼了。我達到制高點後要做的就是盡可能地簡化,以讓人們聽得懂。好的思想不需要引經據典,疊床架屋。而是人們根據現實的生活經驗能夠一點就透。

這個簡化工作也已經完成了。不就是起點平等,廢止資本世襲么?不就是一史兩論么?不就是要黨高於資,資高於國么?不就是黨得走無神教會道路么?

孤獨依舊。終究新理論上需要營銷推廣的。我太沉迷於研發。最終轉銷售崗還是必須的。我就個工薪階層子弟,沒有太多資源。最終我還得選擇做銷售,賣真實產品,與人周旋。然後學得技能來搞理論推廣,同時也滿足自己的物質需求。我並沒有錢財把這些工作分包出去。一切都是自作自受——當初我不搞這套理論,也就不會要繼續折騰理論的實踐問題。

搞了銷售呢?掙錢,要人脈,最好也能解決掉終身大事。我希望她能支持並輔助我。她應該是個高執行力的,以我的理想為理想,懂事的姑娘。

路漫漫其修遠兮,我還擔心自己終究會被當槍使。為避免當槍,得有自己的一套方案。在提高自己實力的基礎上談理論的現實實現問題。或許這就有機會在歷史書上留下幾頁篇幅了。

總之,我是獨自前行的人,時時刻刻地告誡自己要走該走的路,不能只看眼前的東西。這是個棋盤,當棄則棄。我的任務就是執行路線圖。我的使命遠未完成,或許需要一輩子,或許一輩子也不夠。這是個孤獨的使命。

當代馬克思:eziv587


12345678:

這個問題我一定要答!!!!這輩子忘不掉!!!

大三的時候,市中心超市買了一堆東西,(答主的學校在郊區,所以每次去超市都是買一堆),我身上背著雙肩包,左手,右手各提一個很沉的塑料袋,滿滿的吃的用的,從市中心坐公交回學校,誰想到我在公車上遇到了小偷。我座在公車前排那種兩邊相對而坐的座位上,我旁邊有個男人,手上拿著一個空的環保袋,但是社會經驗少,沒有想太多,總覺得世界上哪有那麼多壞人,再離我學校很近的一個站(郊區周圍都是田地),我旁邊的男的下車了,跟我相對而坐的一個中年婦女瘋狂給我使眼色,當時年幼無知的我還是一臉懵逼,婦女說你的手機啊,剛剛那個人是小偷!我聽了立馬下車,那個小偷當時距離我只有20米左右,當時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提著兩大袋東西百米沖刺速度追小偷!!小偷可能沒想到一個瘦弱的女孩能有真么大勇氣(160.80斤),小偷順勢跑上一輛中途再停的短途車,區縣的班車那種,然後我也跟了上去,重點來了。

上車後,我發現這輛客車基本坐滿了,我馬上向在坐的乘客詢問,剛剛!是不是有個人上了這個車!剛跑上來的!氣氛死一般沉寂,沒有一個人敢說話,我不甘心,又問司機,司機說你自己找,我又問了幾遍,後排有個男人站起來說,我看到了,他往那個方向跑了(隨便指了一個方向),當時我高度緊張,還問他說,沒有啊,我明明看他上了這輛車!他說真的就是往那個方向跑了!我定了定神,原來這個人就是偷我手機的人!我馬上上前抓住他,就是你,把手機還給我,我一把揪住他,他一直向我,也就是門的這個方向拱,我擋不住,小偷的體重估計150有的,個子很矮,一臉凶樣,小偷一邊擠一邊讓司機關門,開車,司機說,這個車我開不了,旁邊有人說,你報警啊,我說我手機都被偷了怎麼報警,你們幫我報警啊,就在前排那個位置,有4.5個男性的年輕人,沒有人站起來幫我說一句話,只有我剛剛上車的時候,有個前排的人跟我使眼色,當時我抓著小偷,不讓他走,但是力氣太小,根本抓不住,我就像身邊的人求救,求你們幫幫我這個人偷了我的手機,求你們幫幫我啊,沒有一個人說話,死一般沉寂,司機把頭瞥向一邊,後來小偷掙脫了我的手,下車一路向田野狂奔,我只能提著袋子站在田野邊,獃獃看著,內心無助,躲在地上哭,這個時候車子開走了。。。。全車的人都看著我蹲在地上哭。。。。這可能是我這輩子最無助的時候了


象哥:

今天住院做鼻綜合,本來我覺得挺好的,可護士這幾天一直都在問我你不會就一個人吧?一直在強調全麻手術做完之後,一個人很不方便的,語氣里好像就有點同情,再加上隔壁床只是點個痣就一大圈親人,顯得我十分的孤家寡人。

這倒也還好,畢竟我什麼孤單的事沒體驗過,這些只不過是小場面。

可是麻醉師說全麻必須要有親屬或好友簽字,不然不給做,不給做那不是要我的命?

而我翻了一圈微信,硬是找不到一個可以幫我簽字的人,這種時候才知道什麼叫孤獨。

沒辦法,只好通過我爸聯系了一位遠房親戚來幫我簽名,好在他肯幫忙,我以後一定要走一走親戚了!


靜山:

第一次出國旅行,孤獨透頂!

坐標德國海德堡,
在這個讓我神往的南部小城,
我的背包竟然被盜!

裡面有護照、尼康D750、Pad等,
一分鐘內損失掉近25000元!
對我一個窮游背包客來講,
你可能不會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那可是我三年都沒捨得買的單反!
剛剛入手不到兩周,人間蒸發!

第一反應找監控,
當地工作人員說,我沒有權利檢視!
讓我去警察局報案,
那是我人生第一次進警察局!

路上那二十分鐘,我的內心幾近崩潰!
因為,想到我的心愛的單反!
想到印象極好的城市——海德堡,
竟然出現了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還發生在我身上!
人生第一次損失慘重,物質+精神!

在我最無助的這一刻,
沒有告訴家人,沒有告訴朋友,
不想讓他們擔心,最後選擇獨自承受。

在此之前,
曾一個人旅行過幾十個城市,
對所謂的孤獨卻絲毫無感。

但這次,一個人的路上,
第一次感覺到,無比的,孤獨!


小步舞曲:

在Aorqu長篇大論引經據典信心滿滿寫了一篇回答卻無人點贊無人評論的時候。


匿名用戶:

連續半個月天天上班,突然有一天周末不想加班了,白天就是在出租屋睡覺玩手機,下午的時候看劇,笑過之後發現沒有下一集了,於是抬起頭來,發現周圍不知道什麼時候就開始暗了下來,錯愕了一會
哦,天黑了。
於是坐在那,樓下傳來小孩子們的嬉戲聲,老人們的說話聲……
好安靜啊……
好安靜啊……
好安靜啊……

那段時間剛剛畢業天天上班,工作受挫也找不到人說,所謂的朋友也不聯系了,天天打開微信關掉微信不知道幹嘛,工作太忙對此居然也有點麻木了
直到閑下來的那時候,孤獨像黃昏的黑暗一般,迅速籠罩著自己


鶯雨:

高三黨

每到了尤其是上午最後一節課下課打鈴的時候,因為午休時間也只有那麼點

同學們拔起腿就開始往食堂沖,三三兩兩要麼是一路走要麼是一起跑,有的也會稍留一步等著同學「XXX,快點啊,一會兒又要排老長的隊了」

我稍微在下最後一節課時頓一下,來回想一下老師剛講完的那道題的分析思路

再抬頭時,整個教室就只剩下我和剛拿好教案準備離去的老師,四目相對,「還不去吃飯嗎」「哦哦,這就去了」

在去食堂到排隊打餐到吃完回寢,只說兩句話

「阿姨我要這個菜和這個菜,謝謝」

「同學,麻煩讓一下,謝謝」

好不容易放個假回家,心裡邊想著的只是能好好睡個覺,好多人早在學校里就約好了別人要一起去遊樂園,去KTV,去吃火鍋等等

我天性反宅,就自己一個人晚上去商業區逛逛,吃點東西,抓抓娃娃,走出來的一刻回頭才發現,原來我一直都沒有留意到過這些建築夜景那麼美,或許有人同行,我就沒法發現這么好看的景了吧,也或者這只是一種低級的自我安慰。

我還蠻喜歡攝影的,不知道和孤獨有沒有什麼直接聯系,可能因為念舊吧,才會喜歡去記錄東西,說不上來。也還喜歡一點點文學。只有當你自己陷入孤獨的時候,你才會覺得有的文字立在那裡,同樣的字間距,但它們就彷彿被插入了空格一般被孤立起來,搖搖欲墜。

孤獨者的負能量,讀者們帶著一種觀賞的角度來識別就好了,不用將其套入自己的生活,讀到孤獨百般的文字時,即便和你不謀而合,你也要明白,這世上,說來孤獨,也不是唯你擁有,一定還有另一個和你有著同樣孤獨的靈魂,在等著你去解救。

願孤獨,只是一種情緒,而不是一種生活,更不是一種人生。


匿名用戶:

唉,這么多年了,學校 ,宿舍, 班級, 無時無刻都能感受到孤單,努力去合群,發現維持不了一段時間就又變成原來的樣子

和宿友一起去買飯,覺得會花很多時間,要等著買的慢的人,但是自己永遠怕讓別人等,都買的很快,覺得還是一個人自由,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她們經常能在宿舍吵吵鬧鬧的咋呼,我永遠get不到她們的點,只覺得煩,空間就這么點,聲音小點又不是聽不見,非要扯著嗓子喊,真的很煩

她們三個玩的很好,尷尬辛酸,我知道這些是我個人性格觀念不同,怪不得別人,但是真的不理解為什麼一定要組成小團隊,去孤立別人,很有自豪感嗎?

像知心好朋友,閨蜜這種,我想我一輩子都不會有了


讓我隨你去:

你的好壞心情都無人可分享,你人生路上的福禍和坎坷都無人可參與。甚至連婚禮上的伴郎都不知道要找誰,
孤獨對我來說是種力量,支撐我畫畫,唱歌,運動,看文,寫字,哪怕出糗啦,別人的目光也不會停留很長時間,孤單使我精神力量更加強大,它讓我感受到一個人的蛋糕確實是更加香甜。在夜色中運球手感更加柔和。
我愛孤獨,可我希望有一個人結束我的孤獨


在地球上苟且偷生:

回答了問題,沒人贊沒人評價。石沉大海。

然後我就全刪掉了。


ssulli是小仙女呀:

應該是在一個陌生的城市 和唯一關系還不錯的朋友吵架之後 翻開手機 卻發現根本就沒有讓你能夠去聯系的人 然後大冬天的 一個人坐在捷運口哭 哭完之後 再一個人去吃飯

可能我們都要去習慣孤獨 才不能被孤獨吞噬


圖南:

很不幸,很早就覺得,今日更甚。

我啊,坐在這個四個人的寢室,但是我覺得好像只有我這里的光是暗淡的。

大學過了兩年半了,認識了朋友,最後也慢慢地漸行漸遠。

今天一個室友不知道又因為什麼破事,跟我鬧脾氣。

中間不小心碰到她了,她反應很大,刻意往另外一邊挪了過去。我很莫名其妙,脾氣上來,自己抱著書坐到角落去了。

然後,形同陌路,相互無言。我很累,一點小事也會生氣也要搞成這樣,不想再維持這段感情。又覺得何必跟她一般見識,退一步海闊天空。

她啊,跟其他人有說有笑,好像並不在意少了我這么一個人,好像失去我也沒什麼關系。我呢,慢慢地也不再去想要挽留太多。

下午,媽媽給我打電話,說要跟爸爸一起送我去考試,說要接我回家過二十歲的生日。

我一邊說一邊流淚,中間停了很多次,不敢讓媽媽知道我哭了。

他們在旁邊坐著,沒有一個人問我你怎麼了?為什麼哭了?那個時候,大概就是心如死灰吧。不再有任何幻想和期望了。

昨天查到考試的考場,跟其他同學都在不同的學校,上次考試也是一個人孤獨的上路,自己找考場,自己去考試,自己去吃飯。這次也是做好了這樣的打算,跟媽媽說了。媽媽很心疼,讓我找哥哥陪,我說不用,我自己能行。其實我也有一點害怕的,我也覺得自己去吃飯很尷尬。但是,我不想讓她擔心。

今天,媽媽說要跟爸爸一起陪我,然後帶我回家過二十歲的生日。

我特別特別想家。

我也想要有人能夠在我撐不下去的時候鼓勵我一把,能偶爾陪著我,好讓我不這么孤單。

我好像活在熱鬧了,卻又獨自一人。

我之前特別想談戀愛,可能不是期待愛情這件事吧,而是想找一個人能陪伴在我左右。可是,我沒有完成這件事,我還是不能因為這種膚淺的想法去耽誤別人,耽誤自己。

我很難受很難受,這個答案也不會被人看見,自己胡亂說著這些話,也不知道有什麼意思。

最近很倒霉好像,考試的壓力快要把我壓垮了。但是努力了,應該也會有收穫吧。

這段友誼(或許是吧)我曾經特別珍惜,我想要把天上的星星摘給她,我想要跟她分享一切,可我沒能如願。

我也曾經內心滿懷溫暖,憧憬著一段美好的友誼。我也曾經誠誠懇懇付出,收穫的是支離破碎的心。我也曾經以為投緣了就會有好結果,可是相處才是致命的。

現在的我,一點也不可愛了。我害怕跟你太過接近,不想跟你太親密,我下意識迴避這件事,因為我從心裡不能再接受你了。我連口頭上的喜不喜歡愛不愛的玩笑也不想說了。我不想違背自己的心。

我也不再相信友誼了,不再相信別人了。

昨日已去,今日也將過去。

可我也隨著時間一起走遠了。

我無數次想要做點什麼,想要改變什麼,可是無濟於事,你還是在把我向外推,我累了,我不想做討好型人格了。

一個人是在一天心死的嗎?

不是的,是無數次的原諒,無數次的再試試吧,無數次的算了吧。是努力了很久,發現原來只有你一個人在努力。是曾經靠近又被你推走。是一顆心破碎,又拼湊。破碎又拼湊,最後摔成了稀巴爛,才能明明白白不再騙自己。

但是,生活還在繼續啊。

我還在緩慢前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