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一座城市做過最孤獨的一件事是什麼?

問題描述:
, , , ,
飛翔的和道一文字:

我一個人連著看了三場電影,電影院里只有我一個人,我感到我被這座城市拋棄了一樣。


匿名用戶:
今天是2015年6月16日,農歷五月初一,我二十一歲生日,天氣暴雨
安徽合肥
早上六點起床坐公交去駕校學車,剛下公交遇上大暴雨。
忘記查天氣預報,沒有帶傘,把卡交給教練 ,上路練車,下車後急忙跑到樹下躲雨,抹了把臉,濕漉漉的,不知道是雨還是教練噴的唾沫星子。

八點坐公交回校,一路冒著暴雨奔回宿舍,渾身濕透……換完衣服,收拾東西準備考查課考試。

收到異地女朋友資訊讓這個周末別去找她,原定端午節去陪她的計劃泡湯,退掉了網購的火車票,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下午實踐課結束去市區,單人自助,準備犒勞一下自己。

吃了一半的時候去了趟洗手間……結果回來一看,服務員已經在收拾桌上的餐具,一個人吃自助傷不起……

傍晚雨已經停了,從市區等公交回去,拿手機刷Aorqu……走神,等回過頭,最後一班公車的尾燈已經消失在了十字路口。

沿著公交站牌走去路口打車,兩邊華燈初上,突然發現這個待了三年的城市離自己還是很遠,看起來仍舊那麼陌生。這是我的一天,孤獨的一天~

這一天里,我在這所城市裡所做的事情可以說都是孤獨的,然而也可以說並不是孤獨的。

因為孤獨其實對人來說就是一種常態,不論何時何地,或許因為別人的一個舉動,亦或自身內心情緒的變化,人都會感到孤獨。就像吃飯喝水,拉屎自慰一樣如此自然,這是一種習慣。

十分贊同 @金泰宇的答案

百度百科有一段話

孤獨,在中國文字里解釋,孤是王者,獨是獨一無二。也就是獨一無二的王者,他不需要接受任何人的認同,更加不需要任何人的憐憫,王者絕對可以在任何環境下很平靜的獨行。孤獨並非是在自己心情壓抑,或者是失戀的時候出現的,那種感覺只是空虛和寂寞,稱不上是孤獨。孤獨是一種狀態,一種圓融的狀態,孤獨者都是思想者,並非是受到情慾誘惑責任束縛的那個別人眼中的人,那個自己展現給外界的人,當一個人孤獨的時候,他的思想是自由的,是一種可以寬納一切的精神狀態。他面對的是真正的自己,人類的一切思想都源於此處。他大多數的時間都在觀察、學習出現的各種客觀事物,並且能夠從中得到無限的刺激和快樂。孤獨者,不管他處於什麼樣的環境他都能讓自己安靜並且自得其樂,哪怕他面對的是生與死。

有時候我是alone,但是並不會lonely
你看著我形單影隻,以為我很孤獨,其實那叫做自由。


萬彥文:

最孤獨的應該是在北京的時候!偶爾可怕!偶爾幸福!


匿名用戶:
聯考前
爸媽怕學校環境其他因素影響心情讓我一直待在家 他們不讓我回學校

沒有拍畢業照
沒有打掃考場
6月6號才回去

自己一個人在家待著 沒有鑰匙 出不去 回不來
每天打開朋友圈空間

刷新出來幾百幾百張畢業合影
躺在床上翻看著
沒有自己
他們笑的都和平時不一樣 都好開心啊

哦 轉學的前男友也回去了
胖了 黑了 他也拍照了啊 挺好的

團支書打電話問我我交的畢業照錢怎麼處理 我說隨便

窗外藍天看不到雲
西安的空氣很糟糕
高樓大廈人潮擁擠

可是 我不認識他們 他們也不認識我

上大學的男朋友在上課準備期末考試 電話打不通

使勁坐起來翻開復習書背,眼淚打在書頁上。

哦,我怎麼哭了。
那瞬間感覺什麼都沒有了

一個人


塵囂外:

我點了所有的贊 卻還是0


匿名用戶:
2013年 大四 西安。

老闆買來一個新的國產儀器,該公司的人來上門教我們怎麼用,我是三個學生中的一個。只有我是小大學部生,其他都是研究所。當時學的時候,感覺好簡單,操作什麼一學就會。當公司的人讓我操作一遍,不會的可以指點。我把流程說了一遍,說的很溜,然後自信心爆棚,說不用了,太簡單了。

馬上有個博士師姐找我做測試。看了說明書,回憶了下,直接上手。發現總是出問題,要麼儀器不工作,要麼工作不正常。然後一遍遍地找問題找可能的原因,有天晚上,為了確認是否是某個原因導致的問題,我和那個博士師姐等到了晚上十一點半,考慮到女生宿舍關門早,我對那個師姐說,你回去吧。我來。然後一個人在寂靜的實驗室等待,等待,時間真的好難熬,困得不行,但是要過段時間就要看儀器,後來直接堅持不住了,在實驗室把凳子拼起來,睡了會,又睡得不安心,又起來等,等到凌晨三點半。哦,最終排除了那個原因。然後回宿舍,我住在十三層,發現電梯不運行了。那時又餓又累,只好走上去。

那時候做科研,我還沒有入門,這件事我的感受就是,一點是實驗好孤獨好孤獨,遇到事情的時候,永遠是自己在奮斗在最前線。偌大的實驗室經常一個人做實驗。二是謙遜,虛心學習和請教。這兩點在最初入門學得的經驗教訓給我後來的科研快速入門提供了基礎。

科研,真的好孤獨寂寞。
科研,真的好開心。
希望我能一路走下去。


Kenny ZHANG:

持身份證可以在生日當天免費進入海洋公園。
除了第一年。之後的幾年都是自己去的海洋公園。拍海豚,拍熊貓,拍企鵝,拍各種各樣的魚。。。恩,所有的相片裡都沒有我自己~~~


曲明之:

獨自在武漢,錢包被偷,身上沒有一分錢,銀行卡,身份證都在錢包裡面,沒覺得孤獨。
租不到房子,馬上要被房東趕出出租房了,沒有覺得孤獨。
受了委屈,半夜3點下班,還沒吃晚飯,自己一個人走在空曠的大街,第二天還要6點趕去上班,沒覺得孤獨。
八月十五,加班,9點多回家,看著家家戶戶燈火通明,看著周邊餐館都是合家團聚,沒覺得孤獨。

唯一一次孤獨是連續胃反酸一個星期,吃不下飯,晚上睡不著覺,整個人臉色發黑。
距離發工資還有10天,身上也就100多塊錢,吃了幾天的掛面,去醫院看病。
大夫通知我做胃鏡和抽血,還好社保卡一直沒用過,可以用裡面的錢做胃鏡,大夫問我是否要做無痛的,算著僅有的社保卡里剩的錢,搖了搖頭。

付了費,一個人去抽了血,然後胳膊夾著棉棒,一手拿著單子,去拿了麻藥小瓶。站在胃鏡室外面開單子,前面有好多人等著去做胃鏡。
不斷有人出來,不斷有人去問是否疼痛,不斷有人拿著錢去把普通改成無痛。我站在那裡,很漠然,不知道什麼感覺。

一個大姐問,小夥子挺年輕胃不好啊,我點頭說是,工作比較辛苦。
大姐說,怎麼不做無痛的啊,你承受得住啊。我點頭說能,以前做過。
大姐看了看我說也是,你自己來的,麻醉了也沒人能給你看著。

忽然就覺得眼裡有點酸,進胃鏡室,大夫問,你得包還有外套讓家屬給看著吧。我點了點頭,把包和衣服放在床的一邊。確定是普通的是么,我點頭。忍著做完了,出去站著等結果,看見身邊的一對小情侶,女的陪男的來做胃鏡,拿單子的時候看見女的抱著男的的外套說,要不咱換成無痛的吧,不差那個錢。


胡陽:


匿名用戶:
12年杭州下大雪的時候。
在西湖邊的某個空地上堆了一個雪墳。
一塊墓碑。
坐在旁邊一直到晚上九點。

河坊街有家哈根達斯。
進去點了兩個球。
擺在桌子的對面。
看著它化掉。

跟室友說陪妹妹去看電影。
買了兩張票。
兩份爆米花。
把每一份爆米花沒有沾到糖的都吃光了。留下了金燦燦的。

在紫金港校區的寢室樓下數窗戶。
前女友以為我是來找她的。
她下來之後問我在幹嘛。
我說你說她在的話會在哪裡住。

這都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
現在。
現在很多事情不需要刻意去做。
我也感覺不到孤單了。


陳轟:

喝酒.給陌生人講故事.


匿名用戶:
打了八行字,然後刪掉了。

或許並沒有人願意聽。


匿名用戶:
5月13號分手一個月整
跑到雞鳴寺
一個人站在寫滿祝福燈籠樹前
站了很久
想起去年曾經寫下:願兩家平安快樂 一輩子幸福
那一天我終於接受了分手的既定事實
再次買了一個燈籠
寫下:願平安喜樂

一個人坐在寺廟台階,往事重現, 漂浮眼前, 我埋首尋路不願看見內心的牽連。 這么近卻那麼遠, 現實和夢境相疊, 夕陽眩眼, 水雲光線,孑然一身


山不倒翁:

想找人說說話,發現周圍的人都是不能交流的,想打電話給遠方的親人或朋友,而他們並不能理解我突發的憂傷和孤獨。


匿名用戶:
我的大學到他的大學,二十分鐘公交,三十分鐘動車,二十分鐘從動車北廣場走到輕軌站,四十五分鐘輕軌三號線。
那天風和日麗,身上某處的筋搭錯了地方。
早上去他愛吃的包子鋪吃了早飯,中午去他愛吃的那家飯館點了份他愛吃的不放芽菜的雞丁炒麵,下午在他們宿舍樓下小賣鋪買他每天都要買的那個牌子酸奶。
傍晚碰見他們宿舍樓下一隻貓(先生?小姐?)諞了一會兒,走的時候囑托貓咪哪天碰見那個誰一定毫不保留的上去蹭他。因為他對貓咪比對人溫柔。
貓咪躺在地上對我慢慢眯眼。(表達朕相信這個傻逼了)

然後又四十分鐘,二十分鐘,三十分鐘,二十分鐘這么回學校。在輕軌上看重慶的小夜景,覺得自己無聊的像心滿意足的神經病,有點犯困。覺得他此時此刻一定很開心。

哈哈哈哈哈哈我真是宇宙級大boring


匿名用戶:

孤獨是你一個人,沒什麼特別要去的地方


我停下來打量他們。

他們在幹活,晚上,在一條冷僻的街上,在商店的門板上動手腳。

這是一塊很重的門板:他們正用一個鐵門閂當槓桿,但是門板就是一動不動。

我當時正在閑盪,一個人,沒什麼特別的地方要去。我就抓住那個門閂幫他們一把。他們挪了點地方給我。我們不是同時在使勁。我就叫:「嗨,往上!」站我右邊的人用他的肘子捅了捅我,低聲說:「閉嘴!你瘋了!你想叫他們聽見嗎?」

我晃了晃我的腦袋,就好像是說我不過是說溜了嘴。

這事兒頗費了我們一點時間,大家都渾身是汗,但最後我們把門板支到足夠一個人從下面鑽進去的高度了。我們互相看看,十分高興。然後我們就進去了。他們讓我提著一個口袋,其他人把東西拿過來放進去。

「只要那些狗日的警察別出現!」他們說。

「對!」我說:「他們真是狗娘養的!」「閉嘴!你沒聽見腳步聲嗎?」他們每隔幾分鐘就這么說一次。我很仔細地聽著,有點害怕。「不,不,不是他們!」我說。

「那些傢伙總在你最不希望他們出現的時候到來!」其中一個人說。

我晃了晃自己的腦袋。「把他們統統殺了,就行了。」我回答說。然後他們派我出去一會,走到街角,看看有沒有人過來。我就去了。

外面,在街角,另有一群人扶著牆,身子藏在門廊里,慢慢朝我移過來。

我就加入進去。

「那頭有聲響,在那些商店邊上。」我旁邊的人跟我說。

我探頭看了一下。

「低下你的頭,白痴,他們會看見我們,然後再次逃走的。」他噓了一聲。

「我在看看。」我解釋說,同時在牆邊蹲了下來。

「如果我們能不知不覺地包圍他們,」另一個說,「我們就可以把他們活捉了。他們沒有很多人。」

我們一陣一陣地移動,踮著腳,屏著氣:每隔幾秒鐘,我們就交換一下晶亮的眼神。

「他們現在逃不掉了。」我說。

「終於我們可以在現場捉拿他們了。」有人說。

「是時候了。」我說。

「不要臉的混蛋們,這樣破店而入!」有人吼道。

「混蛋,混蛋!」我重複,憤怒地。

他們派我到前面去看看。我就又回到了店裡。

「他們現在不會發現我們的。」一個人一邊說著,一邊把一包東西從肩上甩過來。

「快,」另外有人說:「讓我們從後面出去!這樣我們就能在他們的鼻子底下溜走了。」

我們的嘴上都掛著勝利者的微笑。

「他們一定會倍感痛心的。」我說。於是我們潛入商店後面。

「我們再次愚弄了那幫白痴!」他們說。但是接著一個聲音響起來:「站住,誰在那兒?」燈也亮了。我們在一個什麼東西後面蹲下來,臉色蒼白,相互抓著手。另外那些人進入了後面房間,沒看見我們,轉過身去。我們沖出去,發瘋也似的逃了。「我們成功了!」我們大叫。我絆了幾次腳後,落在了後面。我發現自己混在了追趕他們的隊伍里。

「快點,」他們說:「我們正趕上他們呢。」

所有的人都在那條窄巷裡奔跑,追趕他們。「這邊跑,從那裡包抄。」我們叫著,另外那群人現在離得不遠了,因此我們喊:「快快,他們跑不了啦。」

我設法追上他們中的一個。他說:「幹得不壞,你逃出來了。快,這邊,我們就可以甩掉他們了」。

我就和他一起跑。過了一會,我發現只剩下自己一個了,在一條弄堂里。有人從街角那裡跑過來,說:「快,這邊,我看見他們了。他們跑不遠的。」我跟他跑了一陣。

然後我停了下來,大汗淋漓。周圍沒人了,我再也聽不見叫喊聲。我站著,兩手插在口袋裡,開始走,一個人,沒什麼特別要去的地方。

——卡爾維諾 《孤獨》


在一座城市的孤獨,大概就是你不斷變換角色,下意識附和別人,卻沒辦法融入任何一群人。沒有立場,沒有盟友和敵人。


Nazarite:

#肇慶#

聽他們說七星岩很美

一個人沿著景點標識穿梭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

有些情侶在親吻 有些愛人在擁抱

時不時他們遞過來手機說菇娘幫我們拍張照

突然看到一處特別致的風景拍下來不知道發給誰

天津有小白樓丹東有斷橋好像都比這兒美

走累了就美團張電影票

滴滴打車到了之後取票失敗才發現買錯了影院

重新趕到金逸影城電影正在播放前後左右都是洋溢著幸福的小情侶

天才槍手放映結束燈光打亮大家起身離開莫名的留下眼淚

我不知道我是心疼班克還是心疼我自己

走路回家經過傾城密碼想買個泡芙店主說暫不支持微信付款

沒有零錢可借默默的放回去抬頭看見星辰廣場的標語

『』我不願你一個人 尤其是在星辰廣場『』

然後我拿出手機發了張朋友圈【今天陽光暖暖的 好開森~】

然後淚流滿面


喵喵妍:

15年勁兒勁兒地想出國當志願者,經過漢辦面試,去了韓國。

我之前只看美劇,一句韓語都不會,結果被分到全羅南道的麗水麗川,教雙峰國小和桃源國小的學生「中國語」。

我記得離開了最後一站培訓地光州,徹底和中國小夥伴「失去聯系」,由雙峰國小的負責老師開車送我回公寓。

那是個三十平方米的小房間,當時正值二月份,韓國是需要開地暖的,看著開關上繁雜的韓語,灰暗房間中隱隱灰塵的味道,寒冷悄然延伸,這一刻無能為力的孤獨,遠離熟悉語言和文字的孤獨是電視黑暗熒幕上我那道模糊不清的影子。


沐靈:

冬天下雪的時候,大半夜凌晨兩三點被護士叫起來急會診,從熱乎乎的被子里起來,快速穿上白大褂,套上科室備用的羽絨服,按下24小時不停歇的電梯,下到一樓,走出內科樓,冷風刺骨,外面的白雪沒有一個人的腳印,整個院子寂靜的聽得見機器的聲音,一個人走在雪上,努力清醒,不知道一會會見到一個什麼樣的病人或者挑戰,有時候自己感動的覺得還有誰能像我這樣一個人行走,內心想到的是當年腦子進水不少,我一柔弱女子為什麼要挑戰這樣的工作,孤獨,是風雨寒夜,是無人知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