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一座城市做過最孤獨的一件事是什麼?

問題描述:
, , , ,
匿名用戶:
2014年11月30日。
上海,花溪路。
陰,有風。

那天上午我參加了一場無關痛癢的考試。中午時候 漫無目的的突然想走走,走到了花溪路。
那條路很美,兩側的法桐已開始落葉,蕭瑟的樹枝透著一點荒涼,卻又被地上鋪滿的金黃所填滿。走到一個公園的時候 聽到裡面有一群老人用錄音機在放歌劇。
我就坐在公園的背後,一條小河 兩排樹蔭 擋住我。
一條上廁所的狗來了又走了。
整條路空蕩,寂寞。

那天 我把自己打扮的挺漂亮的,還塗了鮮少用的大紅色口紅。
那天 我就坐在那裡哭了,抽了半盒的煙。

我意識到有些東西 從我心裡失去了。


匿名用戶:
~重~要~更~新~

看這里,
看這里,
看這里!
為了體現評論的存在感,我今天一定看完S05E10,中山哥哥你早點睡;
為了謝謝大家的關心,我不會過勞死,工作五年,也就一兩次!Im fine!
貨真價實,童叟無欺,鮮嫩多汁,完勝 @羽田中山 的烤雞胸!


————————————————正兒八經的分割線——————————————————
————————————————樂樂呵呵的秀孤獨——————————————————

一個人在公司加班到深夜,轉身看了一眼已經宵禁的虹橋機場。

覺得全世界都停下來了。


第二天早晨又5點爬起來跑去公司,一個人把500頁的PPT又核了一遍。

覺得全世界快要醒了。

都只是自己一個人。


匿名用戶:
謝邀

想了一想還是決定回答這個問題,看了很多的人的答案,都或明或暗點出了自己的孤獨。

原來在這座傷心的城市,每個人都是各懷心事。

我一直在想,自己在這座城市裡做過最孤獨的事情是什麼。

後來發現其實一個人的時光是經常的,說是孤獨,其實是孤單,我更想把孤獨理解成一種冰冷的精神調節,多的是孤孤零零,一人獨行,雖然身無所處,但也自得其樂。

夜那麼長,月亮也不光給一個人照,晚風何其無辜,吹得人心也冰涼,城市不孤單,只是夜夜牽掛的人,再不曾呼喚過了,想想當初那份中二執著,換了如今心頭熱血,帶著緬懷便下酒了。

我能感受到最飽滿的孤獨,是一支羌笛對著楊柳的聲聲嗚咽,一個人做事情,總是要往前想想,古來征戰幾人回,幹嘛那麼矯情。

是啊,其實沒有多少孤獨,自己吃飯辦事還是頗有效率,在蘭州的時候,總是喜歡一個人追著月亮在黃河兩畔遊走,只是孤單罷了,也不用自怨自艾,想起呼蘭河傳裡面的滿屋月光,人生何如,為什麼那麼凄涼,還會有一種獨與天地精神往來的快感。

說了那麼多,不是怕孤獨,一個人的時光是必須要經歷的,我們大多時候,只是會想起自己在意的人,去想多陪陪那些走入生命里的長情。

無非就是我在念你的時候,你不在。

光線緩緩地在掌中做著遊戲,孤獨在胸口摩挲,我說我好孤單,來騙幾滴只有自己才能看見的眼淚。

孤獨和相思往往是一線牽著的,遠方有遙遠,可孤獨沒有悲傷,夜的味道不一樣,依然讓人醉在它鄉。

有的時候,還真需要一場孤單入夢,來一場痛痛快快的自我感動。

但我們總需要人陪,去打個電話,約個朋友,世上沒有什麼事情是一頓烤肉不能解決的,如果有,那就兩頓。

還有要記得,躺在床上就不要來回刷手機了,越刷越孤獨,
多運動,一個人的時候看看書
為自己的愛好花點時間,有夢就得堅持,
即便沒人去牽你的手,也得照顧好自己。
明月歲歲照此鄉
要好好睡覺,好好吃飯

晚安。

(完


是不是:

中考考完的那年暑假我一個人走了上海很多地方。包括傳說中上海最浪漫的甜愛路。

當時我一次戀愛都沒有談過,少不更事,一張白紙。

走在甜愛路上,讀著路兩旁的情詩,摩挲著別人刻下的百年好合的承諾,看著時不時走過的一對對情侶。男生俯身在女生耳邊說了什麼有趣的事,女生嬌嗔的一笑,牽著男生的手走在樹蔭下。即使是路人的我,也被這份愛情的浪漫甜到了。

之後我一個人寄了敲了甜愛路愛情郵戳的明信片,一個人吃著甜點,一個人在附近的公園花五塊錢坐了只有我一個人的海盜船。

我當時就想吖,我的愛情什麼時候來呢。

回去的路上,奇蹟真的發生了。

我新買一個禮拜的手機就被偷了。

所以這個故事告訴我們,莫裝b,裝b被雷劈。你明明是條單身狗還企圖想學人,這種行為是會遭報應的。。


落落:

假期後返校。
他送我到車站。
我感覺他有些異常,問他,他只是微笑。
我坐了好久的火車終於到站。
因為火車時間比較晚,回去的時候宿舍樓門已經鎖了。
自己也捨不得去住酒店,就準備去網咖湊乎一會,反正不早了,等到早上開門回宿舍。
在火車上的時候手機沒電了,沒辦法告訴他自己安全到達。
不過心情還是不錯,去網咖玩會遊戲,qq上告訴他自己安全到達。嘿嘿。
在網咖坐好,開機。
打開qq。
收到一句話,他的。
他說,我們分手吧。
我看著那幾個字。
整個世界一下子失去了聲音。

我走出網咖,走在街上,凌晨四點。
我蹲在校門口。
看著街對面,賣早點的夫婦匆忙的身影。
其實也不難過,就是眼淚嘩嘩的往下淌。
紙巾也用完了。

夜色中的城市,只有各色各樣的燈交相輝映。
街邊的廣告燈,昏黃的路燈,大廈的水銀燈,耀眼的落地燈。
各種不同色彩的光暈交織成城市夜空的霓虹。
這座城市,
劍拔弩張
危機四伏
冷漠無情。

但是不管到來的是否是晴朗的一天。
只要黎明破曉的晨光緩緩升起,那些曾在夜色中突兀的霓虹就會緩緩的暗淡下去。
明天,
又是另外一天了。


故七:

中學時期晚上經常通宵上網,因為沒錢家裡經濟管制錢只夠通宵,每天早上六點走兩千步回家,爸媽還沒醒。我回到卧室,開了燈,鎖了門,踩下鋼琴的消音棉,彈上20遍指法練習曲,然後睡覺。

很懷念這種口味的孤獨了。


李木里:

就像我,QQ,微信沒有一條資訊,無聊的逛著Aorqu,無聊的回答了這個問題。

你看,也沒有一個贊,也許我那天突然不在了,除了父母,也沒有人會在意吧。

在城市什麼時候最孤獨?
我每一天都如此孤獨


Aorqu用戶:

剛出國那年某個冬天的傍晚,下大雨,好不容易剛湊齊了房租給了房東,身上的錢不夠買一個三明治。渾身濕透站在便利店門口躲雨,抬頭看到裡面一個人剛買了個三明治,靠在落地窗邊的小桌子邊正很開心地往嘴裡送。我發誓那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厚的一個三明治。


凌琪:

高三的時候,在南昌藝考,記得有一天考完沒事就準備出去逛逛,也沒跟同學打招呼,一個人去了滕王閣,結果轉了一圈沒找到入口在哪只能作罷,之後決定去秋水廣場,中國最大的音樂噴泉,結果天氣太冷廣場維修,人寥寥無幾所以沒看成,最後逛到南昌之星,前亞洲第一的摩天輪,在升上最頂點的時候下面點起了煙花,倒映在玻璃上的火花,顯得格外燦爛,最後趕在末班車之前趕回了宿舍,這些事,我沒有跟人說過,也不是覺得羞恥可憐,而是有些事,你自己懂就行,何必說出來給別人徒增談資呢


Aorqu用戶:

最孤獨的時候是到洛杉磯的第一個周,倒時差且拉稀,晚上睡不著,默默地在被窩里查第二天的回國機票多少錢。


匿名用戶:

2012年的暑假,鄭州,我大二,19歲, 還是一個從農村出來,前18年都沒有去過我長大的那個小城市之外的孩子。像每個在上大學的孩子一樣,那個暑假我想找個暑假工,放假之後,我又在學校呆了四五天,宿舍的人都走了,只有我自己,然後有一天,我去一個我現在不用腦子想,都覺得不靠譜的地方去面試,我下了公車,發現錢和身份證丟了,那時的我,沒有錢包,就只是簡單的把錢和身份證裝在淺淺的側口袋裡。晚上回到宿舍,一個人,對著天花板,止不住的哭了,像個孩子一樣,那時,本就是個孩子。

2015年11月,深圳,在富士康上班兩個月,過著機械似上班下班的生活,在城中村找了個450的單間,一個房間里有臭蟲的房間,被蟲咬的過敏滿身紅疙瘩,一個人,半夜裡一點多去樓下買殺蟲劑,龍飛鳳舞的殺蟲。一個月後離職,有半個月的時間里,我整天對著天花板,不知道活著有什麼意義,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有價值的事情,不想再像之前一樣渾噩度日,卻有沒有方向,迷茫而有孤獨。

2016年3月,深圳,在家自學兩個月html、css、js後,我來深圳找到了第一份改行後的工作,3500/月,幹了一個月被辭了,那時,我剛為了那份工作從龍華搬到南山住10天。有了方向,卻沒有看到希望,一個24歲,感覺生活里沒有了光,兩個星期後,我找到了一份初級前端的工作。

……


翎春君:

北京,半夜餓了,就跑出去吃東西
有深夜營業的711,買了關東煮,半路上扔給一隻貓一個魚丸,而它豎著尾巴跑了,然後去買雪糕吃,一邊吃一邊想,這要是在家,我媽准罵我,這么想著,就走回出租屋裡,滿室黑暗等著我,眼淚就流下來,想回家,想媽媽


匿名用戶:

好像人生前20年最孤獨無助的兩個時刻,都發生在鄭州火車站

突然很想自說自話的認真回憶一下十年前的那個冬天。

因為挺尷尬的原因,十年來很少提到。

2007年,高三,新年的第一天。

三男三女,六個小夥伴組成的六角形陣容突然被打破了。

我們六個是同班同學,然後在藝考前幾個月,同時去了另一個城市,在同一個畫室集訓畫畫。

元旦節,遊玩歸來,有四個人(兩男兩女)突然說想去喝酒,我和一個男生Y,我倆說不想喝酒,就留在畫室畫畫。他們四個去找地兒喝酒了。

也許是蓄謀已久,也許的聯考壓力下的青春寂寞。總之他們喝完酒回來,就變成兩對情侶了。

為啥只有我沒被表白?可能是我太丑了吧?

接下來就很尷尬了,那兩對兒開始各種膩歪,原本我們六個是一起畫畫一起吃飯一起玩耍的好夥伴。現在那四個人開始雙雙約會。

我和剩下的那個男生尷尬的也沒辦法再一起相處了(因為他們試圖撮合我倆)。 然後他獨自一人,我獨自一人。就這樣繼續著在異鄉的生活。

原本平衡穩定又熱鬧非凡的生活突然被打破,各種尷尬場景也接踵而至。

比如那兩個男孩兒經常跑到我們女生租住的地方逗留到大半夜。

簡直太尷尬了。

因為當時三個女生里只有我一個有手機,我不得不變成了他們和她們之間的聯絡員,我的手機大部分時間都在她們手中,那時候簡訊一毛錢一條,異地卡接打電話都有漫遊費,直接導致我的話費暴漲。

特別是其中一個女孩兒的男朋友D,這個D之前有段時間還明裡暗裡的對我示好過。這件事情六個人都知道! 現在這個D的女朋友,可能心裡就記著這事兒,總是不舒服。還假仙不小心當著我的面打碎了之前D過生日時我送他的生日禮物。

這些也都算了。

原本我們三個女生是住在一個屋子裡的,兩張床拼一起仨人一起睡。

現在突然來了倆男的!

我懵逼了….

很快,從「逗留」就發展為「留宿」了。(沒錯,我也不懂為什麼這么迅速他們就睡到了一起,當時三觀是崩潰的)

沒人顧及我的感受,我只能默默的把被褥搬到另一間閑置屋子的床上,(剛開始租房時那間屋子因為和陽台相連的關系,特別冷,所以才空著的)。

2007年的冬天,高三、16歲、一個人、異鄉、透風的卧室、凍成狗的我。

當時還處於各種敏感矯情脆弱的中二時期,所有的這一切都被放大成無法忍受的孤獨。

早上醒來後,一肚子的憤怒和不解!

單身狗的憤怒、被友誼背叛的不解。

我帶著怒氣沖到畫室,還太早,除了住在畫室的老師,還沒有人在。我憤怒的踹門,咚!咚!咚!!

穿著秋褲的老師急匆匆起來開門,然後看到一臉憤怒的我。

老師一臉瞭然的表情:他們住你們那兒了?

我沒說話,怕一說話眼淚就掉下來了。

我開始一個人起床,在小區門口的雞蛋灌餅攤子那裡買一個灌餅和豆漿,擺攤的夫妻倆還會問「你們三個小姑娘最近怎麼不一起來買餅了?」

我把自己畫畫的東西搬到畫室陽台的角落裡,把自己擋在高高的畫板後面,隔絕了外界。中午因為不願一個人去樓下買飯吃,怕碰到他們,也怕一個人吃飯的尷尬。我開始回到出租屋裡泡麵吃。

晚上十點畫完畫,以往都是他們三個男生一起送我們回租住地的。現在他們要送自己的女朋友,晚上回去那段黑乎乎的衚衕只剩我自己一個人走了。

。。。

艱難的熬過了一段時間,然後是藝考,隨便考了幾個學校,我就迫不及待的要離開畫室離開這個城市。

得知我要走,他們幾個什麼也沒說。沒有一個人說一句「送你?」或者「要幫忙嗎?」

看到他們一個個漠然的臉,我好像明白了之前自己以為的「友誼」其實真的廉價的不值一提。

我一個人在租的房間里收拾了被子褥子枕頭衣服生活用品畫架畫箱畫板。堆起來能堆滿一輛麵包車。

那年我身高不到一米六,體重80斤。

一個人把所有的東西,一個一個的搬下樓。

沒有辦法顧及先拿下去的東西會不會丟,因為別無他法。

再把所有的行李一個一個從樓下搬到小區門口。

然後打車,把所有東西運到火車站的託運處。

司機幫我把所有行李從出租車上搬下就走了。

我又開始一個一個把它們往託運處搬。託運處門口一個穿著制服的工作人員見狀走了過來,幫我搬了東西,還問「小姑娘怎麼一個人啊」 ? 愛面子的我瞬間覺得好像被人識破了自己的尷尬處境一樣,臉紅了。

託運完行李,自己背著個包,抱著一個熊,走向了火車站。

那是第一次自己一個人搬家,一個人辦理從來沒辦過的託運,一個人坐火車。當時在日誌里這么寫過:

承認自己是那麼的害怕孤獨害怕被丟棄害怕被孤立
但卻並不代表就會放棄自尊的乞求那可憐的一點感情

生活不過這樣
覺得一個人就很好
已經可以完成所有的事情
必須學會不依靠任何人生活

十年前鄭州火車站的那個下午,前所未有的孤立無援,舉目無親。那天過後,覺得自己好像更強大了一些。


味博士:

孤獨,我想孤獨大概就是一個人去做了一群人應該做的事。


匿名用戶:
一個人來到一個陌生的城市,工作的現實直接給了我迎頭一棒。在風雨欲來的時候登上天台,看著灰濛蒙的天空,感到內心的壓抑被無限放大,想不明白這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我接下來又該如何去面對這一切。不願告訴任何人我經歷的一切,翻了翻電話發現沒有一個合適的人可以站在我身後。慢慢閉上眼睛感受這冰冷的城市。


王少輝:

暑假,一個人待在學校,除了一些日常事務性的交流,好久沒跟人好好地溝通。午夜十二點,洗完澡躺床上刷Aorqu,發現有一條私信通知,可是手機不知道怎麼回事一直點不開,於是翻身下床,開電腦,聯網,打開網頁版Aorqu,發現只是Aorqu團隊介紹收藏夾功能的私信,這應該是我最近做的最孤單的事了吧,其實孤單都不是孤單,只是渴望被人惦記和關注。


匿名用戶:
一年冬天在北京,那時候北京已經不供暖了,但是天還是挺冷的。一個人住在一個一百來平米的房子,實際需要的佔地不過三平米。

晚上在電腦前寫東西到深夜,從來不會在床上寫,盡管會暖和一點。把電腦搬到客廳,裹一床棉被,關上燈,現在想想如果拉一個全景,畫面感應該挺強的,只有一個亮著的電腦熒幕對著我披著大被 戴著眼鏡的倦容。當時我住在海淀區玉淵潭南路上的軍區範圍內的小區,客廳的窗戶那裡夜裡能清楚地聽見軍人在訓練,所以我晚上死活也要呆在客廳,那讓我覺得好安心,才覺得好像不是一個人在對抗亘古不眠的夜晚

終於有天,因為在沙發上沒裹好被 後背竄風,在清晨被凍醒,被子外的世界是一隻洪水猛獸,以一種志在必得的嘴臉侵蝕我所有殘存的溫暖。突然好想要擁抱 想抱著一個什麼東西 或是被一個什麼東西抱著,然後低下頭,其實昨晚抱著筆記本睡著了,卻毫無察覺。
可能那天夜裡做的噩夢一直影響到我醒來,心情一直說不出來哪兒悶悶的,想逃離那些寒冷的同時,突然越發覺得,最可貴的炭 在雪中捧來,最動人的溫暖,是伴嚴冬而至的。而此刻,我沒有炭和溫暖,卻有雪 有嚴冬。

心裡有個想要傾訴的人,卻沒有實體,可能是最孤獨的。於是做了一件似乎最孤獨的事……
打開手機,發了以下一條消息:
「嗨,我有些廢話想講給你聽。海棠還在春睡。但今天,嫩寒鎖了我的美夢,芳氣籠人卻不見酒香。突然想問今早的你可有被凍醒?其實,我想我們都不是怕那一點點寒氣,只是怕寒氣入骨後,沒有人捧一壺酒來。我從來不用借酒澆愁來詮釋酒的作用。溫一輪明月 伴美酒 飲酒時,對影成三人,如果我的孤單 活在別人眼裡,那是最上乘的。而我最怕的,是你啊,在許許多多的場合飲酒,卻始終不曾聞過酒的香氣。酒之於我,是溫來暖人的,今早想到你,只希望你累了有木可棲,因寒冷而鎖夢時,有人為你溫一壺酒。我願你一生別學會我那最上乘的飲酒之法,因為自私的我,也不想看見你任何一點能被我察覺出的孤獨。有我,請盡可以閉上雙眼坐起身,酒香已至。」

然後……發給了自己。

一個人生活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挺好的 除了很偶爾很偶爾的一刻……稍微閑下來的時候 就開始孤獨了哈哈哈啊其實就是閑的吧……


匿名用戶:
一直在Aorqu回答問題,而至今贊依舊為零。


茯苓:

今年10月4日,一個人去廣州的24小時書店,看了整整一夜的書,看完了四本書。那晚下雨,伴著淅淅瀝瀝的雨聲,以及蚊子的不斷進攻,時間不斷流逝。凌晨六點離開書店,坐上首班車回家睡覺,車內也是空無一人。那真的是我做過最孤獨的一件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