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一座城市做過最孤獨的一件事是什麼?

問題描述:
, , , ,
失寵玩偶:

創業失敗,經常失眠,常在凌晨時候在城市裡瞎逛,知道城市裡哪個橋洞里有幾個流浪人,哪條路第幾棵棵樹旁有流浪人的固定居所,有意思的是我在凌晨三點左右在流浪人不遠處撿到過一百元!!!


一隻貝殼:

來這個城市已有三年。從始至終都是自己一個人,起初有些不適應,可能性子偏冷淡,也不喜歡找誰傾訴或是傷春悲秋。日子倒也過的習慣。
但是孤獨的時刻還是常有的。

比如患了胃病。強忍著去上班,最後疼的受不了請假回家,吃了葯,想想睡一覺或許會好。到晚上七點多疼的受不了起來去醫院。打完針九點多,醫生會跟我說:小姑娘,這么晚了打車回去吧。不安全啊。 我說:好的,謝謝。
然後站在車水馬龍的街道,看著車來車往,打不到車,蹲下來會覺得其實挺難過的。

又比如夏天的時候血壓低加上低血糖,上著班突然就頭暈,一下子坐地上,半天緩不過來。也沒人願意替我一個班,只能強忍著頭暈上班。

過年的時刻,萬家燈火,鞭炮齊鳴,卻一個新年快樂都未曾有人對我說過。

聽到一首喜歡的歌,想同別人分享的時候發現身邊空無一人。想吃點什麼的時候想想自己也吃不完,算了吧。

最孤獨的莫過於你一個人挨過了所有的欣喜與難過,卻沒人知道你經歷過那麼多。


LiuTracy:

2012年9月 我去煙台上了大學

大一的第一節課 老師講課枯燥無味 底下學生昏昏欲睡 突然間老師說 我給你們講個故事吧 底下的人立馬精神了一半

講的什麼我已經忘了 只記得老師最後說了句 這故事可不三俗啊

我自然而然的就「吁~」了一下 然後我發現班裡所有人在看我 老師也皺著眉看著我 彷彿在問我為什麼要破壞班級秩序 我尷尬極了 臉開始發燙

那一刻 我覺得我前所未有的孤獨

ps.可能不是天津小朋友理解不了這種孤獨

再ps.有些時候就覺得自己孤獨到除了天津其他城市都沒有我的容身之處


二白妹妹:

從早到晚沒張嘴說話,心情莫名的很失落,蹲在馬路邊等天黑。


FishNoMore:

在海口 一個人去了海邊 拍下了這張照片

在上海 一個人去了草莓音樂節 散場之後 拍下了這張照片

在深圳 拍下了這張照片

在寢室 一個人 拍下了這張照片
在麥當勞 一個人 拍下了這張照片

在學校 黨支部出去活動 我給他們拎包 拍合影 他們去參觀的時候 我一個人坐在水池邊 拍下了這張照片

高中時一個人租房子住 拍下一張這樣的狗狗的照片

聯考前 學校減壓運動 全年級在操場上扔紙飛機 「放飛夢想」 我坐在主席台下 看我們教練

一個人在路上 大二要上教務系統選課

在海口上大學
在上海草莓音樂節 五一 二手玫瑰簽售 我提前一個小時就坐在那裡等 一個藝接組的志願者跟我聊了一會兒 然後在我面前站了一男一女 姑娘看了一下我 對他旁邊的男孩說 一回他第一 我第二 等我拿到了這些東西從帳篷里鑽出來 我看看四周 只能找了一個已經打烊了的商家搭得檯子沿上 坐下來 把他們一件件疊好 裝進下午掃二維碼領到的簡易的包包里

在深圳 端午 謝天笑巡演第一站 微博上抽中了迷笛1080的贈票 坐到了內場 這里大概大部分都是贈票 旁邊的大叔抱著孩子 孩子睡著了 大叔起身匆匆離去
那天我還選了一列捷運線 從頭坐到尾 看了高樓大廈 鄧小平畫像 世界之窗 深圳大學 在學校里 不遠的學姐跟她身邊的人說 又是高三的
演出結束 我在出口旁的一棵樹的露出來的樹根上坐下 抽了一根煙 一個男人走了出來「兄弟借個火」
我從煙盒裡摳出了打火機給了他
他背了挺大一個背包 「你是工作人員吧」
「嗯 你看我像工作人員嗎」
「我看挺像」
「我是黃牛」

門口還站著一個大姐姐 這時出來了另外一個大姐姐
她倆好像互留了微信號說要傳照片
我走上前去也要了後來那個大姐姐的微信 原來她就是廣東省內的 做汽車銷售 偶爾玩音樂 演出當天吉他手用了一會兒的木吉他就是這個姐姐的
我說我在酒店坐電梯的時候見過她 然後發現這兩個姐姐和我住的都是一個酒店
後來的姐姐和朋友宵夜去了 我就和之前的那個姐姐一起走回酒店 我們居然還算半個老鄉 一路上我們就很多東西深入交換了意見
回到酒店 我們住在同一層樓
「我就住那間~」她指給我
「我住這間 再見」
「啊 哦 再見」
晚上2點10分 我降落在海口 坐了20的機場大巴到了五公祠 轉乘摩的 路上看見十字路口的燒烤攤還是觥籌交錯
我伸手進去打開了學生公寓樓下的大鐵門 進來 再把門插好
上到3樓 回到寢室 打開燈 從包里拿出謝天笑的那張《向陽花》的CD 本來想去找他簽名的 可惜被工作人員們趕走了 翻面看了一下 嗯 還好沒被壓壞 放回在桌上的原位
脫衣服 刷牙 洗澡
爬到上鋪 鑽進蚊帳 忘記插電扇了
以極高難度的平衡動作把插銷插進了下面的插班 差點就翻下去了
躺下 好了 閉眼睡覺吧
然而寢室里那隻貓我不認識 他從哪裡來 要到哪裡去呢
晚安
晚,是全世界的晚。安,是我的。


匿名用戶:
看看這些答案,內心戲:「哦,這樣就算孤獨啊?」


阮曉琳:

應該沒人會看到了。
14歲生日那天,和兩位好友一起去水上樂園,有點遠,騎著電動車,興致勃勃的在通往未來的道遠上,殊不知等待我的是什麼。
有一個相當高的滑滑梯,滑梯下是一個一米多深的水池,裡面有不少人在游泳,真的很高,有一個兩人用的游泳圈,l決定讓我和x先玩。
在這個過程,我不知道x在想什麼,她把我的游泳圈拿走了,只剩她一個人在兩人用的游泳圈裡,我原先覺得沒有什麼,後來,等滑梯盡頭到了,我掉進了水池裡。
以上並不是最讓我心寒的。
其實水也不深,我又夠高,可是我腳滑了,沒站穩,我不不懂水性,我在裡面掙扎了一段時間,我想喊救命,可是我喊不出,每喊一個字又浸入水中。我好不容易把頭浮出水面,我看見周圍的人的表情,或嘲笑,或同情,怎樣的都有,我向其中一個人伸出手,有如看到救命稻草,他沒拉,他走開了。那一刻,心如死灰。
我又沉了下去,我只覺得對不起我媽媽,我想好了我的墓志銘,我想,我是活不成了。
我還是活了下來,否則也不會有今天我在Aorqu的這段回答。
我福大命大,我被救生員救了上來,我貪婪的呼吸著空氣,我在游泳池外乾嚎,我沒有眼淚,我哭不出來。
整個溺水的過程,那是我經歷過最刻骨的孤獨,被好友傷害,那些有能力救我我的人沒有救我,最不濟,他們為什麼不能幫我喊一下救生員,讓我在水中待了那麼長的時間,我知道他們沒責任救我,可是我心寒啊。
我找個椅子獨自坐一個人很久,她們去玩了,友情之淺薄,人心之冷漠,第一次領教的那麼深。
你以為傷害結束了,遠沒有,題目問的是做過的一件事。
我去找她們,我想要一個解釋,x翻了個白眼,拿走就拿走了唄,l很詫異的看著我。
拿走就拿走了唄。你可知道你至我以何種地步,啊,你知道嗎?前面我還哭不出來,那一刻我崩潰了,我哭了,哭出聲來,跑向廁所,在裡面待了一個近兩個小時。
側說很乾凈,沒有一絲異味,保潔阿姨很勤快,我在廁所單間裡面待了很久,其中保潔阿姨開門,我沒給開。
那兩個小時,我覺得我像這個世界的孤兒。


齊明誠:

在某沿海城市,晚上,一個人去跑步。一個人看身旁和對岸的萬家燈火,一個人注視星月相襯的茫茫大海,會傾聽有節奏的海濤拍岸的聲音,會經過長期用一把吉他演唱的中年大叔,以及被孤獨和寒冷包圍的人們。一路上的樹木花草都不說話,偶爾能聽到陌生人們的碎語閑言。


周魚:


Aorqu用戶:
大家都在曬交圖的時候,我還在趕圖


Aorqu用戶:
一個人躺在諾丁漢閣樓的床上,英國的下午陽光剛好,我卻拉著窗簾在看電影。

在西湖邊的咖啡館,呆上一下午。


趙甄妮:

昨天晚上我跟一隻外面的小野貓
大眼瞪小眼對著叫到了4點鍾
大眼是他


科科:

沒做過孤獨的事,所以孤獨。


哪來這么多為什麼:

最孤獨的事啊

那是五一的時候,本來以為會跟室友出去玩一天的,早上躺在床上等著她叫我起床,結果,她躡手躡腳地收拾好後,開門,出去,鎖門…那個瞬間,我直直地看著天花板,什麼感覺都沒有…
本著”你看,就算你不跟我一起,我一個人也能玩的很開心”的心態去了遠在漢口的公園,還下著雨,一個人撐著傘逛完了整個公園,看別人歡聲笑語,才明白自己這個決定真是自討苦吃…


小五睡不醒:

一個人在現在的城市生活了兩年多~其實時間久了習慣了某些節奏就不會時常有孤獨的感覺~只是某些不經意發生的點會突然來一記重拳~
前些天加班到十點去吃個夜宵~燒烤攤每樣五串起點~龍蝦兩斤起步~一個人實在吃不下這么多~於是我花了錢在夜宵攤請夜宵攤的老闆一起吃了個夜宵~夜宵攤老闆帶著一臉疑惑送了兩瓶啤酒。。。


陳鶴:

我十八歲那年正在復讀。復讀的學校很偏僻,城鄉結合部那種。學校門口就是一條新修的八條車道的馬路,然而常常一輛車都沒有。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坐最早的一班車去學校,呆一整天,晚上十一點放學,坐最後一班車回家,經常車上只有我一個人,別人都住校。回家自己下一碗水餃,繼續看書到凌晨兩點,睡三個半小時又開始新的一天。

那年我所有的朋友都考上了大學遠走他鄉,我追了三年的女孩子發狀態說遇到了”一生中最愛”,家裡人覺得我考得不好懶得理我。那時候時常覺得空空蕩盪,覺得自己什麼都沒有。一天下來,除了買飯,不說一句話。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似乎也沒有那麼孤獨。


CAT貓:

在家裡的樓下,喝醉了默默躺在倒著的電動車旁邊,睜著眼睛卻沒法起身。覺得就這樣死去也罷了!


Will-Shine:

前不久吧 一個星期前?半月前?忘了

剛開始一個人住沒多久 嗯 分手 周五晚上難受的很 按照慣例 那天從酒吧出來應該已經凌晨了 雨不大不小 一個人默默淋著雨往回走 回去躺了一晚上 想找人說話 發現不知該找誰 迷迷糊糊躺到早上 決定找點事做 背起負重 十五公斤 出去走走吧 外面依舊下著雨 出門不到一分鐘全身就濕了 買了件雨衣 保持體溫 走了一條沒有過的路 走到了長江大橋 不經意看到橋欄桿上寫著「xxx和xxx會永遠在一起」「xxx愛你一輩子」之類 我一條一條的看 從橋這端 看到橋那端 裡面似乎有我的影子 回頭看 橋上只有我一個行人

留下這些誓言的人 在哪呢?

也許這不是最孤獨的事 卻是我最孤獨的時刻


匿名用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