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一座城市做過最孤獨的一件事是什麼?

問題描述:
, , , ,
吃花的松鼠:

某個夏天,我路過一個十字路口,看到一個小販,正在賣芒果。大熱的天,賣芒果,拿刀劈開芒果,切成格子狀,往外一扳,芒果就像花一樣開開來,簡單易吃。

猶豫了一下,就準備買一個。

還沒來得及掏錢,就聽到一聲喊,小販回頭一看,嚇得刀往旁邊一丟,推起那個簡易手推車,就準備跑。然而幾個城管早已跑來,把小販的車按住,立在地上。滿車的芒果倒了一地。

小販,開始朝城管抱怨。城管掏出了攝像機開始了拍攝,也作為留存的證據。

整個過程中,沒有暴力,城管沒有錯,只是做自己的工作。小販呢?也沒有錯,也只是沖著城管抱怨。

路邊早就站滿了看熱鬧的人,有人指指點點,有人罵罵咧咧,有人在偷偷的撿地上的芒果。

哦,地上的芒果!

我突然想起了那滾落一地的芒果,猶豫了片刻,我還是低下頭去,一個一個的撿地上的芒果,然後堆在小販的車旁。

天很熱,小販還在抱怨,城管一點都沒有動搖。我就一個一個的撿芒果,撿了就放在小車旁邊。沒有人阻止我,也沒有人幫我。

撿完了,我看事情似乎有一會兒不能解決,也就拍拍手走了。既沒有人給我道謝,我也並不真的需要這份謝意。

回去的路上,一個人走著,突然覺得無比的孤獨。


都是編的:

從來沒有試過第二杯半價
我在廣州五年,開了4G的58塊錢套餐,每個月有150分鐘免費通話。每個月月結的時候剩餘分鐘數總是150分鐘。
我租的房子是一房一廳的還帶個小陽台,剛住進來的時候很臟很臟,我用了五塊洗東西的鐵絲球把廚房和陽台刷洗乾淨,那時候客廳的牆已經發霉了我買了一桶牆膩粉重新刷了一遍,賣家還送了我一個小刷子,我拿著小刷子刷了一天牆。
刷完了牆覺得少了點什麼就去買了牆紙,綠色條紋的,50米牆紙貼滿了整個屋子,地板太臟了有些污漬弄不掉,買了30塊泡沫榻榻米鋪滿了屋子,是黃棕相間的顏色。我還把燈管拆了換成暖色的黃色燈,自己用紙做了個五星型的紙罩做了個小檯燈。
裝修這些我大概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在淘寶上找東西以及等快遞都是自己一個人呀。
慢慢的工作開始熟悉了開始得心應手了開始習慣一個人上下班在公司每天笑臉迎人。
開始一個人去吃自助餐,每點一份東西我都會算個價格然後寫在便簽里,五年的時間我一共吃了62次自助餐點了1389份東西吃了345塊壽司56打生蚝,我記不住怎麼多,但陪伴了我五年的手機幫我記下來了。
每年公司開年會的時候我都會在會議上摘下眼鏡高談闊論,因為我近視600多度摘下眼鏡模糊一片彷彿站在世界頂端演講。
老闆曾經點評過我。說我在生活中肯定是個很充實的人身邊的能人肯定很多,我只是很謙虛的說都是公司給了個好機會我。但他們不知道我每次跟人講話都會摘下眼鏡是因為緊張,我身邊從來只有我一個人,我那一房一廳80平方的屋子只有我一個人的影子我自助餐的位置永遠都是最角落一個,我看電影都是選最靠邊的位置。哪怕那場電影並沒有滿場。
哪怕這座城市在我住了五年踏出去的時候都是自己一個人收拾行李一個人上了高鐵
我也
不覺得孤獨,
因為。我在Aorqu里還有你們呀,我們素未謀面但我們都會在這里隔著熒幕鼓勵對方激勵對方,只想說一句,謝謝你們,我的906個粉絲們。
在手機相冊翻到了那時候拍的一張照片


馬拓:

2014年夏天,我被派往我們派出所管轄的一個車站執勤。那座公車站在郊區,是總站,四周除了場站便是樹林。因為環境簡陋,我只能坐在警車里,看著窗外不那麼茂盛的樹木和偶爾漫天揚起的黃沙,一呆就是一天。

沒人過來跟我說話。我本以為這會和我在捷運站時一樣,隔三差五會有乘客問問路聊聊閑篇,但可惜的是,在這里坐公共汽車的人遠沒有那樣悠哉愜意,他們被黃土吹得油頭垢面,抓著各色行李匆忙趕路,小孩子們也很懂事地追在後面很低調地走著,連路邊的石頭子都不踢。不遠處是一間油油膩膩的小飯館,每次我在那裡吃午飯時,老闆都把那扇抽油煙機開得震天轟響,一盤蓋飯做好上桌,煙機關上,我突然有種對不起整個世界的感覺,味同嚼蠟。

哦對了,我警車附近還有一對養蜂的夫妻。本來我是有心思把他們發展成我牢固的民眾基礎的,但奈何他們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一天到晚都是蜂箱、帳篷、攤位三點一線,有時候老公還會因為生活瑣碎跟老婆大吵一架,眼裡根本沒有我。

事實是,這個破地方沒有一個人意識到我的存在。這里老、舊,基礎設施差,走在路上的也全是一些神神叨叨不過腦子的人。他們有人會在公共汽車進站的一瞬間很自然地把手中的可樂瓶子放在我車的前機器蓋子上,留給我一個奮進而歡快的上車背影,有的會拿我的玻璃當鏡子,很淡定也很專注地整理頭發撥弄領帶。以至於後來我覺得,這輛警車的存在感都比我強。

過了幾天,我在車里實在坐不住了。那輛車低矮、狹小,即使我把座位放到最低,整個人也和被煮了的大蝦一樣蜷著,半天下來渾身酸疼。因為有規定不許執勤時玩手機,我買了本書偶爾看看,看了十頁就棄了,改天廣播,廣播里咿咿呀呀,更讓人頭昏腦脹。我坐立不安地撓頭,心裡哭訴著孤獨寂寞冷。

正在我無所事事的時候,我發現窗外馬路牙子上忽然有什麼東西看著我。我抬眼一看,竟然是一隻松鼠!那隻松鼠又肥又大,簡直可以用來當抱枕,尾巴也帶有花色,看起來品相還不錯。我聽說松鼠有愛管人要吃的的習慣,於是翻遍全車找到兩顆開心果,扔一顆出去,它先是嚇了一跳,然後很警覺地觀察兩秒,捧起啃了起來。

我推開車門準備和它展開親切而友好地交流,沒想到他一見我本尊,竟然嚯地掉頭往樹林里跑去。我趕緊拿著另一個開心果去追,沒想到深一腳淺一腳地在樹林里走了半天,也沒再看見那隻大屁股松鼠。可能它再也不會出來了,連它也害怕我。

天色放暗,和我的心情一樣,灰得面無邊際。在確認松鼠徹底消失後,我忽然抑制不住情緒,使勁踹了面前的樹一腳:「麻痹的……」

然後我才意識到,這是今天一整天我說的第二句話。第一句話是中午小飯館里那句「一碗蓋飯。」

我失魂落魄地從樹林里走出來,還沒回到車上,就看一旁的養蜂夫妻倆正傻獃獃地看著我。那樣子好像在看一個落荒而逃的友軍。

雖然跟他們也算相鄰好幾天了,但仍舊只算面熟不算認識,我尬笑兩秒又趕緊收住,這才發現剛才踹樹踹得胯骨有點兒疼,一瘸一拐地走向警車。

「那個……」後面那個養蜂男忽然叫我。

我回頭一看,他從帳篷里搬了一把藤椅放在馬路牙子上。

「看你好幾天了,你以後可以坐這上面,坐車里太不舒服了。」

女人也在一邊使勁點頭。

我看著夜色中那把又老又舊卻但還挺結實的藤椅,鼻頭忽然有點發酸。

第二天有同事過來換我班時,發現我坐在蜂箱前的藤椅上和養蜂人聊天,說這個活兒不錯啊鳥語花香的還能觀摩養蜂。我說他們這里蜂蜜純天然無污染可牛逼了,我買了一大罐呢。同事在我的煽乎下,也買了一罐嘗。

後來這個崗位不斷換人來值,都說那個蜂蜜棒極了。

沒錯,我幫他們推銷出六大罐。


無憂:

我沒有感到最孤獨的時候,因為我一直都是孤獨的。
我一個人自習,一個人吃飯,一個人逛街,一個人去醫院。
就算和同學在一起,只會感到更孤獨。
可是我覺得這樣很好。
人總要習慣孤獨。
這個世界,能永遠陪在你身邊的,只有你自己。


穆纛讎:

過去的三個月,我出國的第一個學期。

這座獨立海島的城市小的可怕。我清楚的意識到除了自己,我幾乎無法從他人身上找到任何樂趣,沒那麼多人,更不用提有趣的人。

我嘗試著學習做飯。每做一道新的菜式就會拍好多照片PO到網上,朋友圈裡的贊恐怕是我所做的這一切唯一的回應。我把第一個學期自己做的所有滿意的照片弄成拼圖,一百張圖一百個寂寞,這是我上學期唯一留下的,也恐怕是多年之後回想當初唯一可以笑得出來的談資。


於是我有了個習慣,經常叫別人來家裡做客,給他們做飯吃,每次他們臨走我還會拿上一大袋子東西,吃的用的玩的。而就是這樣,在朋友圈裡讓別人羨慕到不行的狀態,大部分情況下我依然是孤單一人。

第一個學期結束的時候我去了一趟大城市,回來帶了一大堆東西調料。我是個特別愛吃的人,看到大超市裡這里沒有的調料,都會買買買。於是我一本滿足的在開學回來時帶了一大堆的調料。


當我興致沖沖地把這一大堆調料擺好拍照準備收起來後,我突然發現了一件事情:我上學期託人從大陸帶來的比這些只多不少的調料還從未開過封。我悲哀地意識到:我只盤算了要做什麼,但我找不到任何合適的場合、合適的氣氛、合適的人。大年除夕哪裡過我不知道,做一碗粉蒸肉紅燒肉胡辣湯我不知道給誰,超市裡無盡的新奇食材烹飪我不知道跟誰說。

我突然發現這種落寞是遠超越寂寞無趣本身的。處心積慮的創造一個又一個滿懷希望前的美好幻想,你卻發現最後那最容易的,距離100%實現只差1%的實現表達,全場空蕩。是的,只有我一個,第二個我找不到,朋友、情侶、任何。

這學期我甚至開始主動給自己的臨時小組做飯,開始可以把所有超市的推薦特價品牌差背的滾瓜爛熟,開始計劃與大陸夥伴未知可能的各種將來:合作做各種新奇味道的酸奶、測評一百種方便麵品牌、甚至計劃一起搭一個尼爐烤一隻比全聚德好吃的烤鴨……

別人的贊許不管多少,美好的願景不管多好,你也知道陪伴其實只是間歇休息,當下你最近的肉身才是永遠的陪伴。在可預見的未來,我也許會給自己煎無數個不滿半熟的牛排吃的津津有味,自己凌晨開一瓶沒喝過的新酒在檯燈下胡亂宿醉,嘗試了無數種自豪地新菜式。

但我已開始深信,孤獨的人有他們自己的泥沼,自己陷進去,上面絕沒有援手。


無歡無言:

12年,福州東百,兩個開摩的的打架,一個推了一下,另一個揮拳頭回去。
沖突要升級了,圍了人但都冷漠駐足著。 我恰好背著包經過,站在兩人間把他們拉開了。
拉架時候心情有點緊張有點興奮有點激動,所以回去才知道拉架的時候大拇指關節扭傷了。
默默買了瓶紅花油回出租屋裡默默的抹。 感覺很孤獨,因為身邊沒有一個可以問我怎麼受傷的人。
畢竟這傷有些值得一說,當時也很想能有人聊一聊,可惜只能一個人坐在10平米的出租屋裡抹著紅花油等待天黑睡覺。
三年了,終於說了


護耳大臉:

十多年前吧。
曾經很愛過一個女人。
那年,那天,下午,她給了我一個電話說分手。
我不是一個喜歡死纏爛打的人,於是我說:OK,祝大家都幸福。
那天下雨,我撐著雨傘下樓去超市,買了一堆垃圾食品,路過一家碟屋,租了幾張周星馳的喜劇片,打算回去看一下午的無厘頭喜劇,讓自己沒心沒肺的笑一場。
我一直竭力讓自己保持平靜的。
然而走到樓下的時候,一隻躲在樓洞里躲雨的野貓引起了我的注意。
也不知道我當時是不是腦子抽了,走過去蹲在它身邊。
它沒有逃走,讓我很詫異。
然後我撕開一袋薯片,就坐在那隻貓旁邊,一邊自己吃,一邊說了很多很多話。
我倒了一點牛奶出來,它沒喝。
撕了一袋魚片干,它只舔了一下就沒再碰。
那個下午,我非常非常孤獨,卻不知道向誰去傾訴。
我把所有的話,說給了一隻貓聽。
這大概是我這輩子到目前為止,最孤獨的一個下午了。
……
記得當時,我倒牛奶,喂它吃魚片,其實只是希望它別走,別離開我身邊,讓我可以有一個說話的對象而已。
嗯,就是這樣。


孤獨的球頭人牛長:

前陣子,我下了個模擬人生4。
玩過模擬人生系列的人都懂我要做什麼。
我捏了個和前女友很像的小人,給她起了個前女友的名字,放在社區里。
然後我又捏了個自己,也搬進了同一個社區。
蓋房子,找工作,賺錢,然後在公園里碰到了她,談戀愛、結婚,快樂地生活在一起,生了一大堆孩子,一起變老。
最後我在這個大家庭的後院里蓋了個靜謐的花園,裡面是兩個人的墓碑。

「與你至死相依是我曾經的夢想」

—————–
這么憂傷的答案居然變成了我皮卡神教收人帖!
快速指南:


七先生:

出國九個月,大陸手機號的資訊共有:

40條聯通服務

32條廣告

12條支付寶驗證碼

2條微信驗證碼

1條銀行通知


匿名用戶:
這個問題有4500多個回答,寫滿了孤獨,大多都是0贊。我寫它同樣,僅為了給我自己的一段經歷一個紀念。
思緒回到了高三的暑假和寒假。(我們學校先升年級,再放暑假)
家在農村。
暑假放了十天假。我不敢玩。因為我是剛剛才從普通班進入進入實驗班的一個差等生(相對實驗班同學)……差等生在我們學校意味著無法生存,大多隻能惡性循環,越來越差……
我讓爸媽給我找了一個多年沒人住的一套老宅,收拾了收拾,放假回家那天就帶著所有書一個人搬了過去。
三間屋子,一個長滿雜草的院子,我每天都會緊鎖大門。
學校已經幫我們排好了時刻表,每天的任務都滿滿的。爸爸給我買了一個電磁爐,換了原來的銅絲露出來的電線,還有一箱方便麵,一帶雞蛋。
電磁爐我只會拿來燒水喝,我從來煮不熟雞蛋。開學的時候雞蛋只少了3個。我不喜歡吃零食。爸媽有時候會給我拿去一些蛋糕。貌似過了那個暑假,到現在我再也沒有吃過方便麵了,看見這三個字我還會反胃。
我知道,如果我想要超過實驗班的人,我就不能完全按照學校的時刻表學習。我把原來學校安排呃一天的任務量壓縮到了一下午。其他時間又排滿。
十天背完了3500高中詞匯,又多做了很多自己買的題。

每天早晨5點多起床,晚上11點多睡覺。我有一個手機,不能上網。每天沒有人陪我說說話,甚至沒有音樂可以聽。我實在忍受不了的時候,就在三間屋子裡轉,不停的轉。除了壁虎和小不小心飛進來的一隻麻雀,什麼都沒有……
我沒有那麼高的境界,我不懂得與小動物們交流……我難受的時候只能哭……

這是我第一次因為聯考那樣孤獨。

第二次便是寒假。
因為冬天太冷,我沒有回那間老宅。而是去了我家開的廠子的門衛室。原來的大爺早就辭職不幹可,工人們回家過年了。廠子是空的。我家就住在廠子旁邊,方便管理。這次我可以每天吃到正常的飯了。更何況過年呢。其他情況與暑假差不多。

不同的是 更加撕心裂肺的 孤獨 !

我的記憶中,過年,總是最溫暖的時候。所有親戚都會來我家給阿么拜年。我也會跟爸爸去各個親戚家串門。他們總是會摸摸我的頭,說,呀,這大小夥子,長這么高了! 然後在我兜里塞壓歲錢。那幾天也是我與那幾個「酒肉朋友」的天堂。一起去喝酒k歌,跳進中學的圍牆去打籃球……

然而在高三那一年寒假,沒有人來找我,我也沒有去親戚家串門。
大年三十晚,我爸媽,阿么,姐姐一起包餃子,然後坐在同一張床上看春晚。而我,默默地吃完晚飯。打算回去……爸爸叫住我說,今天晚上你玩一會電腦吧,聯系聯系老同學……
我去了,登上了qq。一遍一遍的看這那三百多個好友的列表,卻不知道該和誰說句話,點開了窗口不知道說什麼……最終我打開了一個初三時非常要好的一個朋友的頭像,忘了說了什麼,只記得每句話她都會過很長時間回復,回復也只是幾個字……於是我只在電腦前呆了10多分鐘。回了我的小屋。
我想我原來最要好的朋友們,現在已經都有了新的朋友吧。我就不打擾了。

回了那間門衛室,我沒有動書,沒有動筆。只是眼淚不停的流……
「這是你自己選擇的路。」我這樣安慰自己。
到了12點。村子裡熱鬧起來了,每家每戶都開始放煙花。我索性從梯子爬上了屋頂。就那樣獃著,望著煙花,想著自己的孤獨……

我從來不會後悔什麼。
如我所願,一年中我從實驗班裡的倒數幾名考到了前十。我們一個班90個人。從坐在最後一排,沒有老師理睬,到最後老師把我調到了第二排。

最後聯考河北省407名。全省22萬理科生。

我坐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宿舍里,寫下這個答案。
以此紀念我痛苦的高三。


陳悠遊Will:

揚州,0618凌晨一點。
我為1000個0贊回答點贊。


羅詩亞:

自己租車去了黃石國家公園和大提頓國家公園,一個人露營了三天。不算是城市吧,但是作出決定和準備工作都是在一座城市裡做的。

黃石真是漂亮啊,真是治癒。

黃石的水牛:

我搭的帳篷:

我租的車:

我自己生的火:

大提頓的湖:


還有三天沒洗澡一股煙熏熱狗味的我

從那以後我就覺得沒什麼事情是一個人做不成的。


李小禽獸:

剛來北京的時候,租了一間房,十多平米吧。室友是一對情侶,女生特別美,男生是粵菜小能手。兩個人小日子過得特別滋潤,還經常送糖水或者煲湯給我。不過我們並沒有太多交集,基本上是各過各的互不打擾。所以一開始我對在陌生城市的獨居並沒有什麼感觸,很麻木地居住、上班。自認為把小日子經營的不錯,房間里還放了各種洋酒,每天睡前都會放著音樂給自己調一杯。

不過我的床板特別硬,有一次打電話給母後的時候,順便提了一嘴。沒過幾天,母後的愛心大褥子就寄到了。室友幫忙收了快遞,而我加班回到家已經是次日早上了。沖了個澡,解了解乏,才終於有時間把褥子墊在床單下面。硬床板一下子溫柔了,躺上去軟綿綿的,簡直像睡在雲里。還沒來得急興奮,眼淚就嘩啦嘩啦地下來了。說不上來是孤獨還是幸福。只是覺得我的過去、曾經擁有的一切都和現在的我無關了,好像能抓住的只有這床褥子,能給我包容的也只有這床褥子。


李昭鴻:

在清晨能看到微弱天光的時候一個人晨跑,穿過尚未蘇醒的大街和睡意沉沉的薄霧;

在傍晚被紅霞烘焙熟透的車站隨便搭一輛,坐到不認識的地方就走下來吃一頓晚餐;

在夏日熱騰騰的擠滿燒烤攤的巷子里跟陌生人碰杯,微醺之後走出來看到兩邊關上的店鋪門面和自己的影子;

在聖誕大雪紛飛的晚上到隔兩條街的電影院里買票,看完之後燈亮了發覺只有自己是自己還自己的一副眼鏡;

還有騎著單車沿東湖跑,覺得到了哪兒人少水清風景舒服就跳下去游個泳;

還有半夜開著網寫點東西,覺得無聊打開好友列表卻發覺沒有能點開的頭像;

音樂會,自助餐,老舊的CD唱片,一角微微捲起發黃的武俠小說;

單人床,臟球鞋,微微銹的琴弦,一邊失去聲音也沒去換的耳機;

在最熱鬧的步行街看到洶涌人潮,悄悄握緊手機;

在最擁擠的跨年夜看到煙花燦爛,默默看下手錶。

——這是我所歷經孤獨的意象。

——但這些,都並不是我所做過最孤獨的事。

我所做過最孤獨的事,不是這些。

這些清晨微微滲出皮膚的汗水,傍晚進入胃裡的陌生食物,深夜一個人的街頭,酒醺匆匆睡過去的黑暗,醒來時的頭痛,還是那些在電影院里的格格不入,堆起來破舊了也不記得換的事物,聽過的歌和無數個失去睡眠的夜晚,都不是。

都不是。

我所做過孤獨的事,是不論我在哪裡,我身邊有多少個人,我在做著怎麼樣的事。

我都不能停止想念你。

完。


[已重置]:

輸液,一瓶鹽水一共3219滴。


布魯斯張:

某年三十晚的k1366上

列車經過某個不停靠的小鎮

5個列車員2個乘警圍坐在只有我的車廂

問我,小夥子要不要一塊吃餃子。


踢踢:

你們聽說過鄔達克和他設計的建築諾曼底公寓么?

我拍的。對。就是它。坐落在上海最美好的法租界。它的坐標除了右邊主幹道淮海路,還緊貼著左面,上海最美好的武康路。武康路有多美好呢?春天,它所有的室外咖啡館坐滿了漂亮的年輕人喝咖啡曬太陽,說著各種各樣國家的語言;一到秋天,全上海的藝文青年,都去那裡拍漫天漫地的梧桐葉了,騎著復古的單車在馬路上穿來穿去。

請你們再返回看下諾曼底公寓的照片。在照片的左側,有一排多層的舊公寓,我曾經住在那裡。從我的陽台可以看到諾曼底公寓的側面全景,這個view有多美好來過的人才知道。路兩邊巨大的法國梧桐往上生長起來,除了冬天的其他三個季節,馬路六七米以上的視線就是空中的花園。夜色降臨的時候,諾曼底公寓里無數盞的老式奶油吊燈就一盞盞亮起來,可以清晰地看到老外在燈下活動、用餐。我拍過一張照片,有人看了評論,這不是希區柯克的《後窗》么。


很抱歉我拍的照不在身邊,只能網上扒一張相對看得到側面景觀的圖片大概顯示一下,效果比較糟糕,但有比沒有好。

接下來我要說一個故事。

去年我搬家了,所以我要把房子租出去。
很快有一個日本女人找到我。不算漂亮,但臉非常乾淨,長長的頭發。
她說:「我要租你的房子」。她笑了笑,說,「我喜歡的人住在對面的樓里。從你的陽台上,我可以看到他。」
那個男人是個已婚的德國男人。

今年我們的租約要到期了。我想,一年過去了,她應該不會再在單戀那個德國男人了。房子要再找租客了。前兩天我處理些事,過去了一趟,發現她把房子布置的很溫馨。
她的布置。她還自己刷了一面黑板牆,上面寫滿了日料和西餐的烹飪菜單。

我想失去這樣一個乾淨的租客真有些遺憾。我就問她,你還要住下去嗎?
她還是像以前那樣乾乾凈凈笑起來,說:「我要住下去的。」然後她補充了一句:「我喜歡這里,我喜歡這個陽台。」

據說把愛一個人當作能保守的最深的秘密,是世界上最孤獨的事。

我實在不知道明年她還會不會住下去。


Cheng Huang:

截至目前,這個題目下有6500個回答,除少數幾個千贊百贊答案之外,大部分答案的贊數不過個位甚至零。我覺得這就是孤獨的本質——你的孤獨,無人會理睬。


葉南秋:

前天早上出門前和我家的貓打了一架,被它咬出兩個很淺的紅印。認真查了很多資料,決定不打針。

今天下午開例會的時候,被主編訓了。也許意不在我,但熬過很多個夜賠過很多個笑也倒貼了很多錢之後,還是被她情緒化地否定的滋味並不好受。

也不是第一次因為工作而受委屈,但這一次眼睛紅了。散會之後躲到洗手間呆了一會兒。

加班到七點半。緊接著去五星級酒店參加媒體答謝晚宴。例行的社交,我年紀最小,應當最禮貌謙遜才得體。

很晚回到家。凌晨兩點半,臨睡前想起距離被貓咬已經40個小時了。有點擔心,又問了幾個朋友,被說服,怕明早起來醫院掛號要排隊錯過注射時間,便起床更衣,打車去五公里外提供疫苗接種的醫院。

的士把我送到醫院後門。後門的保安在睡覺,正常的門診處已經關門,我一個人摸索著走到醫院大樓,有點害怕。

還好正門有一個年紀有些大的保安叔叔在值班。在他的指引下按了門鈴叫醒值班的醫護人員,一邊抱歉一邊辦好了手續。但因出門太慌張,忘了帶銀行卡醫保卡和足夠的現金,跑去用微信轉賬和保安叔叔交換了現金之後終於接受了注射。

醫生說需要讓我觀察半小時之後再走。

手機還剩11%的電,我關了網路,一個人坐在醫院外的走廊上。

凌晨四點,走出醫院,站在路邊等車。保安叔叔走過來說,小姑娘怎麼一個人來打針。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

我一個人看過很多場電影,吃過很多次拉麵,住過很多個酒店。每一次獨自出行,我都會穿好看的衣服,化精緻的妝,走路時挺直腰背,我從不覺得孤獨。

但此刻起風了,聽說從今天起廣州開始降溫。而我的話哽在喉嚨里,我想我終於快哭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