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大學時期,遇到過最可怕的瞬間是什麼?

問題描述:來說說你大學最可怕的一個瞬間吧。 相近問題是 【來說說你高中最可怕的一個瞬間】 (抱歉沒學會添加問題鏈接) 裡面有些回答看得我毛骨悚然 我覺得大學更復雜牽扯到的人性應該更深更廣 想聽聽各位的經歷
, , ,
Aorqu用戶:

大概就是突然發現自己以為的很合得來的室友實際上是在套你的話
然後經過加工 說給別人聽的時候吧

喔 好開心。這是我註冊Aorqu以來贊最多的答案。開始有人邀請我回答問題了呢。雖然都是挺莫名的問題……
(❁´︶`❁)
謝謝大家
比心心

喔 過百贊了 開心

——分割線——
3.16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個答案不是我贊最多的了誒
另一個回答: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9125277/answer/324395070


Ahg呀:

這是一個聽社團認識的同學講的故事
關於她室友被騙的,叫小a吧
小a在網上認識了一個男生,想騙他的錢,就跟他去開房。第二天離開時,拿走了男生400塊錢。幾天後,男生給那個女生打電話說,她偷走了自己的3600塊錢,如果不把錢還給他,他就把開房的事兒給輔導員說……

然後她就乖乖的給了錢,這世道~這騷操作~
簡直666,我同學也因為種種原因換了寢室,為她感到慶幸吧!

玩兒Aorqu很久了,第一次回答問題,大家支持點個贊吧!


匿名用戶:

更新:評論有人覺得是我在黑某教。拜託,用得著黑嘛?我覺得我這些話說出來是要面臨被刪的,但是不吐不快。
全世界層出不窮的恐怖襲擊,bongshakalaka的是哪個教?isis是哪個教?一本經書,上千年不變內容,早就不適應現在的時代了。炸了你還要當街要抱抱,呵呵呵呵。。。以及,中國自古以來就是世俗社會,現在卻要無限遷就他們。學校要有qz食堂,商品也要有qz。我們不信這個,卻要無形中給他們交宗教稅,憑什麼?之前我很喜歡吃那個伊利小雪糕,現在看著就很糾結。沒辦法頂不住誘惑還是吃了,只好一邊吃一邊心裡罵。我還記得之前有一個新聞,有個燒烤攤會烤豬肉,就被某教人舉報,要求人家搬走。有的人可能看到過吧。可是憑什麼?你要走自己走啊,你有不吃的權利,我也有吃的權利。我沒有權利讓你吃,你也沒有權利管我吃不吃。我西北的同學說,那邊市場竟然是不敢殺豬 的,只能偷偷殺,偷偷賣,被發現了天龍人還要來掀攤子。憑什麼?我從來就沒有見過道士管人家吃不吃牛的,果然本土zj順眼多了。以及現在到處泛濫的qz寺,真的是無力吐槽。憑什麼要拿地方給他們修啊。要是不管,真的以後不知道要發展到什麼程度。關注這個的盆友可能以後會發現更可怕的。。。
我雖然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子,但是我誓死捍衛自己吃紅燒肉紅燒排骨回鍋肉鹽煎肉鹵豬蹄肥腸粉鹽煎肉粉蒸肉………的權利!

這個回答不清真,所以匿名。
家庭條件不是特別好,所以常常要出去兼職。而在我們的學校,也有很多W族學生,他們也很勤奮,幾乎每次兼職都能夠碰到他們。
我覺得任何一個群體里,有好人也有不好的人吧。但是經歷了那件事以後,我真的不想再跟他們接觸了。
那是在大二下學期,我跟一群人幫一個早教機構做宣傳,發傳單。一對W族情侶被分到了我們隊。我那個時候沒覺得我們不同,覺得大家都是人吧,也沒什麼特別的啊。我性格比較活潑,又很愛笑,一路上都在跟大家聊天。他們偶爾也會過來搭話。
我們按照指示要在不同的小區把傳單塞到信箱里,然後中午吃飯的時候集合,所以建了一個微信群。
晚上工作結束,我回寢室了。大概六點多的時候,發現微信有人添加好友。在群里的時候大家都沒有寫備注,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人,然後就添加了。然後他發了兩條消息,「加我QQ小號」「xxxxxxxx」(阿拉伯數字)。我當時也沒多想,以為有人有事情跟我說,然後回了個「好的」,復制了QQ號。他馬上撤回消息了,回復了一個笑臉。
我加了ta的QQ小號,問ta,你是誰,請問有什麼事嗎?他說你記得今天跟你在一起發傳單的那個新疆男生嗎?我就是。我說這樣啊,你好你好。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他說我覺得你很漂亮,能跟我做朋友嗎?我們保持戀人關系。我嚇了一跳。「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嗎?」而且說真的,女朋友長得很不錯,大眼睛的維族姑娘,又會穿著打扮。他說是啊,但是沒關系。我當時就覺得心裡很抵觸,亂七八糟的。我說不行的,你有女朋友。然後他不知怎麼的,好像言語間一直覺得有女朋友這件事不重要。
他的寢室在我的寢室對面,我們寢室下面有個小足球場。他說,你快點下樓,我在小足球場等你。我說不了,現在十點多了,再晚阿姨要關門了。然後這個人,我不知道他腦袋裡想的什麼,一直說沒關系,你快點下樓來。我跟室友說,室友說不管是誰,別理。我說就是不想理,但是他已經有女朋友了,真過分。
好,這里我年少氣盛多管閑事的作死開始。我心裡有種莫名其妙的正義感,覺得這件事情一定要告訴他女朋友,不能讓這樣的女生跟渣男在一起。於是我就在微信群里找她。我發現有個微信名是那種典型的四字W族名,就加了她。果然,她就是那個男生的女朋友。
我說,你能把電話號碼給我嗎,我有事情跟你說,打字太麻煩了。然後就在電話上把事情的經過跟她講了。電話那頭的她一直低聲「嗯嗯」地應著,最後哭了。然後掛了電話,說謝謝你。我說沒關系。
在微信上,她跟我說他不是第一次了,上次也是因為這種事情他們大吵了一架。因為有一次他們一起搭捷運,捷運要關門了她還沒有上去,然後他就一直用力掰捷運門,讓她進去了,差點出事,那次她哭了,覺得自己遇到了對的人。雖然當時我不覺得這是個好邏輯甚至有點誇張可笑很不成熟,但是心想戀愛中的女生確實會放大很多微不足道的東西,所以也沒怎麼想。後來女生給我看了他們的聊天記錄,說不想接他電話。說不能跟你說太多,他們QQ微信兩個人都可以登。當時我有點害怕。
好了,從這時候開始事情的發展變得很奇怪。那個男生髮QQ過來,特別生氣地問我,你怎麼告訴她了你這個XX(和諧),一直追問我為什麼把這件事告訴他女朋友。我說因為你不忠誠,有女朋友了還出去勾搭別的女生。然後他就爆發了,一直發臟話過來。
那個女生又給我發他們的聊天記錄,男生說請原諒他,他就是想在結婚之前玩夠。等畢業了,就跟她媽媽上門提親。女生說她沒辦法,很愛他,所以選擇原諒他了。男人都這樣,想玩。我當時心裡一直WTF,但是也只能回復「嗯嗯」。
過了一天,女生開始在朋友圈曬男生給她發的99塊錢的紅包,配上類似於「愛你,今後一起走」這種文字。然後又發微信給我,說男朋友知道錯了,還發了紅包給她,言語間覺得是我破壞了他們之間的關系,我不出現,他就不會來騷擾我了。當時我心想,哇塞好邏輯!都怪自己多管閑事,你看,破鍋自有破鍋蓋,什麼樣的人會跟什麼樣的人在一起。
那個時候我才粉一個道教大v沒多久,覺得他的觀點很不錯。在微博看到綠化現象很嚴重,小孩子都在讀某經,就在朋友圈發了一句。「正常的宗教是約束自己,邪教才會老想著去約束別人」然後配圖配了某漢族聚集區的某教傳教的橫幅。然後那個女孩子馬上微信我了,「你這是在破壞M族團結你知道嗎?」「你不是說w漢一家親嗎」我說宗教是宗教,民族是民族,兩者不能混為一談。她說你快點刪除這個動態,不然我要讓你在我朋友圈3000msl中出名。
那個時候我真的,開始覺得我們真的不是一類人了。我這個宗教小白,遇到了非常棘手的事情。我慫,怕bongshakalaka,然後就刪除了動態。回復她,原來你們真的是會威脅人,太可怕了。她後來回復了一大堆,總之就是說我破壞mz團結。我說你要是亂來,我會報警的。她說,你報警了也沒用,到時候警察還不是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是少數民族,吃虧的是你們(原話)。當時的我確實太年輕了,說我們是個法治國家balabala你不能亂來,她回復「呵呵」。
然後那幾周,我晚上都夢見某教人背著炸藥包來炸我,噩夢連連。
到後來有一次在路上碰見了他們倆,男生朝我豎中指,然後破口大罵,很多很難聽的話。我長這么大第一次碰到這種事情,當時我覺得我的表情一定是僵硬而又恐懼的,腦子里都是bongshakalaka,心想都怪自己多管閑事。這一對多配啊。當時女生在旁邊拉他,但是臉上卻笑嘻嘻的。emmmmmp。。。
後來很多新聞出現,關注微博的朋友一定也看到過。反正發生任何事,大多數時候是漢族人吃虧。沒辦法的事情。那個時候我在想,為什麼當事人(漢族)的聯系方式那麼快被人透露出去,然後還接到威脅電話?(上海那次)說明我們的G安系統已經染上了一些綠色。
…………
當時的感覺很不好。我是一個怎麼說,可以稱得上小粉紅的人。那個時候還很喜歡N兔,整天星辰大海。這件事給了我當頭一棒,第一次覺得在這個g家有時候不能得到保護。尤其是跟某些M族站在一起的時候。那種酸爽的感覺,真是!……
我知道任何一個群體里有好人,也有壞人。但是真心不想再接觸某的人了。陰影。
匿。


栗子:

大學查成績最方便的就是直接上校網查吧,我們學校用戶名是學號,密碼是身份證後六位
大一上學期期末考完試,我去隔壁宿舍玩,聽到班上一女生說我們班誰誰誰,多少分,誰誰誰,多少分。
我就很奇怪,大家也才認識一個學期,也不算很熟悉,怎麼誰的分都知道。
我就隨口問了姑娘一句「你怎麼知道啊?」
姑娘說「我有全班人的學號和身份證號啊」
???????
在進校的時候班代為了方便統計大家資訊,把做好的表格都直接發在群里讓大家檢查是否有誤,上面有大家的各種資訊。我真的沒有想到有人會存下來,到期末的時候一個一個去查別人的成績。
嚇得我回宿舍馬上把密碼改了。

高中可能大家競爭慣了,到了大學沒有高中模式的成績排名單,心中惶恐,害怕自己比別人差,同一種最不齒的方式去偷窺別人隱私。
那我是不是也可以理解為,我如果放任你去登我的賬號,那下次是不是你會改我的課,取消我的作業,甚至一些在那張表格上出現的更為重要的我的個人資訊也會被你利用。


匿名用戶:

又到了考試周 整個學校都沉浸在馬克思主義 共產主義中﹉一女生起晚了 舍友著急去考試沒注意到 遂被舍友反鎖在寢室 於是乎 她為了考毛概從三層跳了下去﹉﹉脖子骨折了 我在對面樓四層 看著她被急救車拉走


佐井:

被同班男生勸去做雞 算么
大學里最刺激的事了 刺激到我臉上淡定帝 心裡mmp的
>>>>>
同班兩年男同學 找我說有財路 請吃飯詳說
就提到去KTV做公主 一開始我以為開玩笑的 後期知道他是認真的時候我只有一個想法:
為什麼我會給人一種可以去做雞的感覺??? (mmp)
然後很淡定的講自己不缺錢
然後聽此男在嗶哩吧啦的講不會有毛手毛腳的情況 只喝喝酒聊聊天的過程中吃掉了一頓火鍋 然後就此看清了一些男生的嘴臉
而且 居然還真被他說動了一個女生 那女生去做是因為想賺錢買一套好點的護膚品???
我的天
我是不明白這個小女生是想用臘梅還是什麼的 居然要靠這個去買護膚品 (手動微笑哦)

分割線>>>>>

後續其實那男生還電話找過我 我沒理 就不了了之了
不太想和這種人有什麼瓜葛
這男生做了一段時間拉皮條的 見證了國小妹半推半就被人帶去開房(他本意是不讓國小妹去陪睡的 emm 這點可能還算僅存一丟丟的良心???)之後 發現事情發展並不是他能控制的住
並且被KTV的人強行去他家「喝茶」之後 就不再做這個了
(為什麼我知道後續呢…因為我好朋友和那男生合租房子 租房那時候他還沒有去做拉皮條的 後續都是我朋友講給我聽的 當然那男生拉我去做 的時候 我朋友和他大吵一架所以他才漸漸「放過我」…)

另外 評論區有說可能是因為我長相風塵的…
emm 我長相 不風塵的 他只是廣撒網所以可能想到我
加上平時性格大大咧咧的可能給人一種比較不會打他的感覺???
加上我平時花錢比較重 可能給人一種很缺錢的感覺吧
我 長相蠻正常的 不打分哈 和顏值無關


凱隱:

「考得怎樣?這次我覺得還算簡單」 50分
「一般 我很多都不會做」90分


周胖子:

明天考高數,然而我還沒有預習。


弒木以待:

補充:有人說我編故事,我就呵呵呵了。我承認我很煩MSL,偏激偏見,包括我的ID,但不代表我編故事,很多地方回民團伙盜竊已成風氣,這個能是我瞎編么。你現在去見義勇為制個小偷,就算是漢人也一群人把你圍上來,更不用說回民了。民族團結?一開始我是信的。當時大一啥也不懂,現在就算是漢人在偷東西也真不敢制止了。越活膽子越小。有人說贊助我50讓我去砍幾個?不好意思,我不敢,只敢在網上瞎BB幾句。
還有就是希望大家不要在評論區說民族話題了,這不是我想表達的重點啊。重點是我那同學。回民聚集處不安定這個我覺得不用多說,再者,小偷團伙團體作案,出了事肯定有救援的,無論回漢。

以下是正文,
有一天,我和一同學走在街上「不小心」碰了一個正在偷東西的回民,然後就不願意了,等他推了我那同學一把時,我們先動手把他揍了。然後一圈回民把我們圍了。
你以為我們完蛋了???
正好巡邏的破雷絲趕上了。然後就上來給我們解了圍,然後教育我們少管閑事,也沒證據,治不了他們。我問為啥還整不了?他說你知道他們什麼人么?我那同學發話了:「不就群回民么?艹!回民了不起了??!!」然後場面馬上要到了失控的邊緣。
你以為我們就這么完了?
正在我在想到底是被彎刀割頭還是被綁上炸彈時,那同學拿出身份證很淡定的說:「我們也是回民,怎麼了??!!」(我艹,我他媽的才不是咧!)
破雷斯瞬間明白了什麼,把我們帶上了車送回了學校。我全程懵逼,我的好兄弟居然是個回民??!!然後我看了下他的身份證,民族:漢
媽的,真是膽夠肥!要是玩脫了只能下輩子一塊組團去炸清真寺了。


fushi99:

在白俄時候 認識一對情侶 特別恩愛

男生叫 尤里 女生叫 納斯佳

沒事就和他們一起聊天 吃飯啥的 很是開心

一天上午 納斯佳給我說 尤里 不愛她了 特別傷心 到絕望的感覺

我其實沒當回事 覺得就是情侶吵架 沒幾天就好了 就簡單安慰了一下

下午放學回來 有人 砸我屋門 說出大事了 納斯佳跳樓了

我毛都炸開了 直接跑出去

宿舍樓前 納斯佳的屍體 靜靜的躺在地上

11月的白俄 天氣異常寒冷 地面硬的跟黃崗岩似的 納斯佳宿舍在8樓

邊上她兩個室友在哭 見到我說

納斯佳 說開窗透透氣 實在憋得難受

在白俄 有個傳統 只要進入冬季 全國開始封窗子 來年天氣暖和了 再開

雙層窗子 封起來很麻煩 所以一般整個冬天都不會打開

室友知道她感情出了問題 遷就她 沒想到 一打開 就跳下去了 別說攔一下 根本就沒反應過來

後來我才知道 尤里 劈腿 有一段時間了 納斯佳想不開 走了這條路

那天上午給我說 尤里 不愛她 也算是一種訣別

花一樣的年紀 前些日子還有說有笑 走的卻這么突然

我一直自責 要是能多關心下盆友 多去了解一些 多安慰 勸解一些 也許就不會發生這些

後來我覺得 人的善良 不僅限於不作惡

更重要的是去主動發現和幫助那些需要幫助和關心的人

但行好事 莫問前程


邱炮謀:

校園里最可怕的莫過於舍友間的欺凌吧,你無法想像白天教室里人前的陽光活潑健談幽默,隨著回到宿舍,隨著黑夜降臨,會變成獸人般的殘暴,那一刻,我覺得他和70年前攻佔這座城池血腥屠殺的侵略者長著同一張猙獰的臉。人性的陰暗和殘忍與國籍無關,正如那些侵略者在家鄉被看成是尊老愛幼,報效祖國的好少年一樣。每個人在特定的環境下都可能成為惡魔。
主角,人稱,自稱龍哥。大二被當掉太多,加之很受輔導員等討厭,最終遭到留級處分。也就是和我們大一升大二時成為同學。被分配到我隔壁宿舍,和其他幾個同學同一屋檐下。從此開始了噩夢。又或許,我揣測,對他來說,早已不算是噩夢,如家常便飯了吧。
龍哥之所以這么特殊,最大的原因就是他不到一米五的身高以及過分隨意的長相吧。這使得他走在校園里備受矚目,大多數人看到他都會以為這是某個和家長一起來看望哥哥姐姐的小朋友,也有人稱他侏儒。印象中得龍哥很孤僻,很害羞,同時還很自戀。盡管他心知肚明自己生活在所有人的有色眼鏡中,盡管他知道大家只是把他看成是個活寶。
說他孤僻,其實不然,我能看出他有試著主動與我們加深關系的願望。比如,不吸煙的他,看到我們吸煙,也開始買煙遞煙,我的理解就是他可能想更融入我們這幾個男生之間成為受到同等看待的一位哥們,再如,本來不打lol,看到其他舍友玩,自己也開始琢磨,盡管開黑的時候他永遠被排除在外。
如果單單是遭到孤立,那自然在這樣的話題下不足掛齒。
我不曾想像到,校園暴力到了大學依然存在,而且就在一牆之隔。
大概不到一個月,龍哥就開始遭到了暴力相向,原本三個人的宿舍,對於這樣一個異類的加入,顯然是不歡迎的。從最一開始,他的舍友就沒有把他當成一個舍友,一個同學來認知。
其實三個人中真正實施暴力的只有一個,我們暫稱為G吧。龍哥這樣的人,因為自身的特殊身體條件和特殊的性格,與舍友的生活有些格格不入,於是因為自身一些怪癖的習慣和行為,言語開始真正遭到厭惡,加之自身的懦弱,身高的缺陷,G從最一開始的諷刺,辱罵終於升級到捉弄,毆打。然而,其他兩位舍友並沒有阻止,直到打得有點過火了才會拉拉,說算了算了之類的。也許看客會指責這兩人冷漠,這兩人與G不同,和我交往很好,我且帶有辯護性質地提下龍哥有小偷小摸的習慣,偷拿別人桌上的零食零錢香煙,自己說話也很輕浮猥瑣,某種意義上可以理解他們的冷漠,畢竟他每次來我宿舍串門總喜歡拿他的xs號的小手摸我的頭伴有猥瑣的笑搞得我都想揍他。
最初幾次的推搡沒得到還手於是變本加厲的變成拳打腳踢,龍哥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懦弱只會給G的囂張氣焰煽風點火。再往後,G徹底把龍哥當作自己專屬的出氣筒,一個不順眼便開始進行言語上的挑釁進而演變成拳打腳踢,可憐的龍哥只能默默忍著。畢竟他自己懦弱,畢竟其他舍友不會為他出頭。最一開始我目睹過幾次,畢竟我是其他宿舍的,g看到有外人在多少會有些收斂,而我對於龍哥小偷小摸的行為以及摸我頭的事也十分上火,也沒有進行勸阻。
在除了龍哥以外得其他所有同學面前G表現的和其他人沒有什麼不同,愛打籃球,也算有禮貌,家境也還算殷實,每周都要補課去上雅思班為將來的留學夢做鋪墊。不過得知並目睹他的暴力行為後,原本就沒什麼來往的我心裡也開始更加不屑他這種人。直到後來的有一天晚上,已經熄燈,我睡不著打算到隔壁找好友吹吹牛抽根煙,畢竟我知道他們睡覺也很晚,大學生,有幾個會在11點前睡覺?站出來!我保證。向你學習。 於是目擊了我見過的最狠的一次虐待,可能是龍哥睡覺有打呼的習慣,惹得G很不爽,於是腳對腳的g翻到龍哥身上開始拳打腳踢,嘴裡不乾不淨,不過癮的他在把龍哥弄的青一塊紅一塊之後又雙手死死掐住龍哥的脖子,喊爸爸!龍哥弱小的身體動彈不得,然而死活不肯喊,當然,這樣的侮辱誰受得了,喊不喊!喊爸爸!龍哥呼吸越發困難,雪白的小臉漲的通紅,不過G絲毫沒有鬆手的意思。我看情況不妙,趕緊爬上去好說歹說勸開,那一刻,我看著G那張猙獰的面孔,充血的眼神,不由得生出一絲寒意。G看著我,笑笑說,你也來試試。可笑的是,當時的我做了多餘的為了緩和氣氛的舉動,我也假裝掐人一樣手放在龍哥脖子上對他說,以後別打呼了,好好睡覺。 也算是給G一點台階下吧。
後來我曾經和龍哥單獨聊過,希望他改掉一些不好的習慣和行為,至於g,時間長了也會把你當常人看待不會再那樣了。我也和他的另外兩位舍友提過,以後這種情況還是多拉一拉吧,我怕龍哥變成下一個馬家爵。但效果並不大,熄燈後我依然經常能聽到隔壁的打鬧聲,龍哥的掙扎聲,叫聲。以及G的哈哈大笑,那是我大學

聽過的最可怕的笑聲。直到初夏的某一天,龍哥被系裡勸退,他的父母過來接他走,那一刻我們無人覺得感傷,我心裡想,早點走也好,省的經常受欺負。
其實龍哥還是很好的,盡管G那樣對待他,盡管其他兩個舍友不作為甚至起鬨,我能看得出他依然還是願意與他們同屋的,也許他受夠了欺辱才會這么能忍耐,也許他受夠了冷眼才會這么孤獨,也許他孤獨了太久所以才即使是面對欺辱依然願意和大家繼續在同一間宿捨生活。我的擔心是多餘,膽小,猥瑣,可憐如他,終究是不願意成為惡魔的。
可惜的是,他的身邊一些朝氣蓬勃的同學,卻可以帶上偽善的面具,在熄燈後的黑夜裡撕下漏出惡魔的嘴臉。
而我們的冷漠,也並不無辜。


零下:

第一件事親身經歷,我比較喜歡小貓,也天天自己買貓零食去喂(貓有固定的領地嘛),有一次我發現有一隻小貓眼睛瞎了,我當時挺心疼,但是我也沒太多錢給它治病(流浪貓都結實,主要是我窮啊。。心有餘而力不足),以為是打架壞的,就沒多想。之後有一天!我沒課,早去了一會!發現一個男的,要掐死那個小貓!小貓在那裡撲騰叫,那個人給它按在地上沒看到臉啥樣子,我當時就喊著跑了過去,那個人看到我扭頭把小貓扔地上跑了,我也沒太追(我也怕被傷害到,雖然我是男生但我只有一米六)但是小貓死了。以後我還是每天去喂貓,不過心裡多了一點提防,我很怕這些可憐的小貓被心理變態的人下毒手(它們是被拋棄的孩子啊還要被虐待)。

第二個是聽說的,說教學樓出過幾次變態,下體帶著X虐sm工具,在廁所里堵人,男廁所女廁所都有,後來報警以後也沒結果(學校怕影響不好不讓傳啦,所以為了我這個破,呸,重點大學的名聲,和不被人威脅我就不多說了哈)。這個挺嚇人的。

第三個是關於我們輔導員的,能用幾句話幾個表情就能讓你和它談話失去一部分理智,從中找出把柄威脅你,你和它談啥都沒用。你只會處於被動方。這類純現實的壓迫讓我明明知道對方說話套路卻沒法反駁反抗,這對於大部分沒有經濟能力社會經驗的大學生都是這樣。有的人要是被刺激到,說什麼我還有夢想啥的,就完了,徹底掉進去陷阱里了。唯一辦法就是妥協,苟活。我覺得這個才可怕,老師和學生的關系應該是傳授知識和交流人生經驗吧,這類純利益的關系,嘖嘖嘖,我怕,但是等我有經濟能力的時候,我知道怎麼攻破反擊,問題是我現在沒有。

還有哈,到了大學很多人覺得可以實現夢想啥的,個人觀點,夢想不是自己一個人拼了命努力就能實現的,特別需要別人真實的支持,實際行動的支持,哪怕是一個人也好。。。千萬別因為追逐夢想,yy著想超越現實,被別人給騙了,有時候都能騙你好幾萬塊錢,這對於普通大學生有可能是真的會壓迫死你的。

還有地域黑,啊啊啊,我東北的一米六咋了?我東北人怎麼就貭素低了?我平時彬彬有禮不說臟話,到你們嘴裡就因為是東北的結果啥不好的都扯我身上。這類人……我也不知道咋說,我現在習慣了,我仍然對別人有禮貌,別人罵我啥的我也不和他們計較了。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啊。(這個純個人體驗過的,很心累)

遠離校園貸,千萬遠離,不服可以試試,到時候哭我可不會安慰你(我還是會安慰你的,我很善良的,我也被坑過)

太晚了。。。應該還有暫時想不起來了,以後想起來了繼續更新。大學被當掉不可怕,重修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放棄了你自己放棄了對生活的熱情啊。

2018.1.15補充回答(也就是回復一些評論,和原問題沒啥太大關系)

不要告訴我不要去喂貓,我不聽我不聽

有很多朋友告訴我,不要我去喂貓就可以避免這些貓相信人類從而避免被那些變態虐待。。我覺得這個觀點就像,你不去幫助別人,那個人自己就會知道怎麼做了。

也就是,我餵了貓從而使貓相信人類,所以容易被虐待。所以不去喂它們,它們就不會被虐待了?這幾只貓我平時想碰它們只玩動作一大它們就跑,被抓那隻因為眼睛瞎掉了(估計是被彈弓之類打的,要不就是被狗咬的),所以說,貓貓們就算親近人類也會知道防衛的。

我覺得這兩種做法沒必要討論誰對誰錯,因為我選擇了善良的道路,你選擇了冷漠的道路,沒有誰能批評誰。不過就內心而論,誰都想活在一個充滿善良的世界裡吧,因為人能做到,所以人和動物區別才不只是能否使用工具。

那我這么說,我喂小貓,第一是我喜歡它們和它們在一塊我很開心,是我生活的一部分。第二,就是我希望我餵了這些貓,它們不至於亂跑進入別的狗貓的領地被打了,或者抓傷其它善良的人。

所以說嘛。。我討厭冷漠的人啊(我喜歡白的那個貓,叫聲可萌了,喂的雞胸脯肉,這學期最後一次餵了)


匿名用戶:

大四最後一年,因為一份創業計劃書和幾個同樣熱愛創業的人,我咬著牙跟家裡借了10萬,投入到創業大軍中。爸媽都很不是很支持,讓我多參加工作鍛煉後再說,我一再堅持,欺騙父母說創業非常賺錢,其他人都投資了幾十萬呢。父母最終還是給了我十萬。大夥四拼八湊,湊了大概30來萬,火急火燎就在學校附近開了家餐飲店。

創業這東西,有錢的時候是兄弟,沒錢的時候就是仇人,但我們還在賺錢階段呢,就已經成了仇人。先是賬目被另外兩個合夥人也是發起人控制在手上,數目不清於是開始各種撕逼,到後面發現他們完全是空手套白狼,基本上可以說是沒有投入。而我們其餘幾個人都出了好幾萬,我更是拿了家裡的一大筆錢來投資的,就是想好好做大。在我發現他們兩個把我們幾個玩得死死的時候,內心早已心灰意冷。

通過各種手段包括法律途徑,將他們清出合夥人的範圍後,我們剩下的這幾個人就開始了合夥生意。在負債的情況下重新起步,一開始生意很不錯,我更是忙上忙下,幾乎全身心撲到店裡。為此課也沒去上了,跟班裡、社團里很多人都生疏了。別人在忙著秋招春招的時候,我守著店,我的夢想就是把它做成一個大品牌。周圍的人沒人能理解,或多或少帶著嘲諷的意味。

天不遂人願,在經營的過程中,我又和其餘的合夥人發生了管理理念和產品理念上的分歧,他們開始打算將我踢出局,像前兩個人一樣。他們抓住了我經營中,因為分不出身去打理的財務上的問題,大做文章,最終成功把我的股份降低到5%(當時入伙有30%)。我的把柄被死死地捏住,最後我心力交瘁,不再管店裡的事。在他們一團糟的經營下,店最終還是倒了。按各種投入和產出來算,不到半年,我整整沒了接近8萬塊。

父母沒有過多責怪我,他們安慰我就當花錢買個教訓吧。但我知道,這8萬對很多人而言可能不是很大的數目,但是對我的家庭而言,算是相當大的一個損失。家裡的親戚說,我爸40多歲的人了,周六日還出去給人兼職,基本上只有過年過節才有得休息。我媽以前沒事就出去買幾件衣服回來穿,現在卻經常一件外套一穿就是一個星期。

我發誓要好好工作賺錢,把欠父母的都還上!找工作很難,特別是當時春招都結束了,身邊的同學基本都找好了工作,或者在準備出國留學。而我卻連畢業論文都沒寫好,更不知道還能去哪裡找工作。距離畢業的最後一個月,我每天寫論文寫到凌晨2點,把在各個招聘平台上,把自己的電子簡歷發送給那些還招應屆畢業生的公司。

投了50多家,基本是石沉大海。後來,開始有些公司發出了面試邀請,為了找到工作,冒著下午兩點接近39度的高溫,我跨了3個城區去面試。面試了半個月,只為找到一家待遇還可以,看起來正規的公司,為此還差點被拉進傳銷公司。

欠著家裡十萬,工作沒著落,論文還沒過,我更不甘心就這樣失去了一切。昔日的同窗一個個拿到名企offer,論文也早已完稿列印,甚至拍畢業照的時候已經有人在求婚,準備畢業後就結婚。

畢業的日子越來越近,我變得自卑和敏感,最後的這段大學時光是這樣的可怕,沒工作沒希望,身上背著恥辱和負罪感,還有強烈的不甘心!每天晚上一個人在天台抽著5塊錢的真龍,一邊惡心一邊哭,哭完又回去繼續寫論文投簡歷。舍友都搬出去住了,我一個人住在空洞洞的宿舍里,夜夜失眠。誰曾想,前半生順風順水的我,會有這樣的局面。

也許命不該絕,也許時來運轉,我最終還是找到了工作,也順利畢業了。爸媽每個星期都會安慰我,給我寄上一堆家裡的特產,囑咐我累了就回家,錢沒了再賺,我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女朋友在我最苦難的時候沒有離開我,一直默默支持我,甚至拿出自己的工資給我做生活費。

在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後,畢業兩年,拿到的月薪除去日常開銷,每個月還能給家裡打去3000塊,這也算是我漫漫的還債路的開始。今年快過年了,聽媽媽說爸爸常年勞累,風濕病又犯的更頻繁了,拿到今年的年終獎,我買了台浦力適除濕機,今年和女朋友帶著它回老家過年。只要讓爸媽過得更好,我寧願讓我來替代我爸去受這個苦,只要他們健健康康。

欠爸媽,欠女朋友太多了,得用一輩子的努力去還。人生有太多可怕的事,但最可怕的還是走不出來,讓本可以扭轉的機會成無盡的頹廢和怨恨。


匿名用戶:

剛剛開學沒多久,我吭哧吭哧搬到了新寢室,準備著教資。新寢室很好,我喜歡。大家都是圖書館黨人,我很幸運。
繼續學習!~!
――――――――――――――――――――
看了各位的回復,仔仔細細一條條看過。謝謝那些對我充滿善意的人,你們的鼓勵讓猶豫的我下定了決心。
評論里也和我一樣,對寢室有著相同的困擾的同學,請不要像過去的我,那般忍讓。這學期結束,我便要搬寢室了,再也不用和他們一起生活了。這個過程並不愉快,但結果足以令人暢笑。
我的錯便是對陌生人有了過高的期望。我在寢室的生活處事無愧於心。我沒有語言暴力,我沒有批評他人,侮辱他人家鄉,偷取室友財物。我堂堂正正地活,把父母教我的禮義廉恥貫徹。我和他們三觀不同,也只是笑笑,沒有指責。在寢室里,我的確寡言,何必強顏歡笑讓自己變得有趣,成一笑料。
我不是不合群,只是不合他們的群。
我們沒有必要去符合那些三觀與我們大相徑庭的人,至少,現在我們有這個權利,至少,我們可以有這個實力,不用三個人來決定我們人品如何,判斷未來如何。
――――――――――――――――――――――――――――――――――――――――
去年這個時候,我接到了我的處分通知單。
天冷,樓高,打熱水不方便。我就借用了我的電熱水壺給他們,因為這未經申請,按理算違規,但每個寢室總會有1到2個,方便生活嘛。
學校,有校檢,不會開櫃檢查,一旦檢查到,就處分。
那時,我正在學生組織工作,前途光明,有望評上一系列學生工作的獎項,寢室人都知道。
我努力著,再堅持半年讓夢想實現。
那一次校檢,我不在,我不知他們在不在。只知這熱水壺被放在寢室地上,被校檢工作人員拿去。我如何辯駁?回寢訴說,鴉雀無聲,此時無聲勝有聲,人性啊!
平日對室友禮貌客套,但他們藉此而上。肆意用我的化妝品,用完卻污贗品,我的Mac與倩碧。平日語言粗俗,隨意侮辱,反駁卻說:「什麼嘛,連玩笑都開不起。」借錢不還,卻說:「xx借我錢,都不要我還,就你事多。」鄙人從小酷愛古箏,至今略通一二。室友學古琴,欣喜異常,他卻乜了一眼,嗤笑道:「哪個人會去學這么便宜的東西?」我只能暗自哂笑:「私立出來的,的確愛攀比。」珍珠耳環不經我同意被室友萬般鑒定,轉眼那位恨不得買曾侯乙編鍾的室友不知哪來得一鑽戒,四處瞎鬧。
我花粉過敏嚴重,卻依然在室內擺放未經花粉處理的鮮花。這想必算是謀殺。
忍,含著淚咬著牙忍,忍到自己出頭的一天。
恨,含著淚咬著牙恨,知天下明州人不皆此,但我著實恨上了這兩位明州人,也著實看透了另一位室友的見風使舵,為虎作倀了。
涼,涼,涼!怪我太愚笨,竟把室友當朋友。


匿名用戶:

在意識到我還得忍舍友3年半的時候


嗷日天:

這個回答,有一點恐怖,有一點惡心…

所以提前預警一波,看之前做好心理準備,內容可能會引起你的不適…

就不知道從哪天開始宿舍蒼蠅就多起來了,玩著電腦,熒幕上,鍵盤上,電線上,就有很多蒼蠅
頭頂風扇罩子上,很多蒼蠅
床邊,會爬蒼蠅
門上爬蒼蠅
總之你能在你眼神所及的任何地方看到蒼蠅

注意到這個情況的時候已經晚了,起初蒼蠅少的時候,覺得可能什麼東西壞了,里里外外看了看,也沒什麼發現

我們寢室都挺愛乾淨的,垃圾桶基本上不積垃圾,所以也不是有人垃圾沒倒

以為是誰的臭鞋臭襪子招蒼蠅,發展一個室友桌子下面有一大堆沒洗的鞋子,碰了碰確實有蒼蠅飛出,他拿出去洗乾淨了,蒼蠅還是有增無減

蒼蠅太多了,最後發展到,推門進去寢室,走到裡面,一路上驚起一大堆一大堆的蒼蠅,嗚啦啦的就飛起來了,我對室友調侃:這就像是在走星光大道

只不過都是蒼蠅沒有星光而已

沒辦法了,我們買來粘蠅板,一次放三個,門口一個,屋子中間一個,陽台門口一個,基本上半天就粘滿一板,那些蒼蠅還特別有勁兒,粘上去使勁掙扎,有的還能發出吱吱吱的聲音

有天我發現寢室門口外面牆上的消防櫃壞了,水一直在流,流了一地,我趕緊跑到寢室里一看,這個牆角都是行李箱,我把箱子搬出來,果然,外面消防櫃對著的裡面的牆上,濕了一大片

並且,牆上密密麻麻滿是黃色的小點點,我靠近一看,哇,頭皮發麻,一牆的蟲卵,好幾片連在一起,真的是密集恐懼症瞬間爆發,我特么驚了兄弟們,我沒辦法形容

補:百度百科上找到的蟲卵圖,不過沒圖片中的長,扁扁的,顏色深,一面牆密密麻麻的。

我叫過來室友,來處理這東西,沒人敢去,我拿了雙筷子,用幾個塑料袋纏住一頭,用打火機點著,然後把火油抿在牆上,發出知啦知啦的聲音,一會兒就把那面牆給燒了一遍

從此以後,就沒鬧過蒼蠅了!


————————
很多人都懷疑寢室牆里有屍體

我本來覺得是大家開玩笑…
等我開學了回去仔細看看好吧
外面的牆上是個內嵌的消防櫃
唯一的印象是上面的玻璃不知道啥時候裂了好幾個縫
平時也沒人注意它
等我回去看看

————————————
知道什麼是最最可怕的嗎?
還有十幾天開學
火車票賣光了

我到學校了,放圖
這就是那面牆,上面還有至少水泡的痕跡和蟲卵的痕跡
外面的消防櫃玻璃換了新的了,我打不開


風哭:

大一下學期開學不久的一個下午,我正端端正正的坐在教室里聽課,

這時收到一個學長的簡訊,說他們在踢球,缺人,叫我過去,

我回復說,今天一天都有課,就不過去了,

學長回復說,又不是什麼要緊的課,現在大學了,跳了就是,沒逃課的大學生活是不完整的。

當我思考再三,決定跳課去踢球,

在我收拾好書本,背起書包,從教室後門溜走的那一刻,

多年以後,我每每想起,

那都是我大學中最可怕的一瞬間。


聊了:

……故事有點長,感謝傾聽……………………

學校施工,臨時換寢,寢室由三人間變成了四人間,所以寢室增加了一位同學。

同學C剛來,寢室的A和B不怎麼理她,吃飯不叫她,走路也是A和B一起。
後來小D感覺,這不行啊,都是室友,怎麼能這樣,於是D就開始跟C經常在一塊,感覺和C成了最好的朋友,也已經把C已經當成朋友。

直到有一天,A開始這樣跟C說話:「B和C咱們一起去吃飯吧」,然後她們三個就出去了,美滋滋,小D????
起初小D以為是A順口一說,漸漸的小D發現這不是偶然,小A一直這樣跟C和B交談,話語里沒有小D,小D嘗試和她們一起走,可總是3和1。

後來小D發現在寢室里只要她一說話,小A就會懟她,寢室也會非常安靜。在寢室也沒有人理小D,後來小D做事便小心翼翼,生怕打擾別人。
直到有一天,小D發現,曾經的好朋友C已經不理自己了,甚至對自己惡言相向。
小D開始每天在校園里轉啊轉,聽著歌,走來走去,自己樂。
直到A問她:「咦?你怎麼不跟我們一起走啦」
小D感覺五味陳雜。

直到有一件事直接導致小D的離開。
有一天中午,小D回寢晚了,她們在睡覺,小D去了趟WC,為了不打擾她們小D很小心,沖廁所的水很小,關門的時候也盡量放緩動作,可等小D坐回凳子,卻發現C坐起來瞪著她。
小D覺得毛骨悚然。

小D也漸漸明白,最可怕的事情,莫過於你親近的朋友反過來捅你一刀。

一個朋友的故事,聽聽便罷。


柏舟:

作為一名醫生,勸大學期間少喝酒,更不要喝到不省人事。
我在大學期間基本不喝酒,第一是酒量不大,第二是素喜獨來獨往。研究所期間喝醉過一次,那種瀕死感,太可怕了。
每年畢業季,宿舍樓下總是會遇到喝倒在地上的,有一次一個哥們喝得癱倒在地,幾個同學用擔架把他抬到附院輸液。研究所醉死飯局的報道大家都應該還記得。
酒精中毒是酗酒後最嚴重的危害。酒精飲用過量對中樞神經系統產生先興奮後抑制的作用效果。
重度中毒可使呼吸、心跳抑制而死亡。
酒精中毒的臨床表現為惡心、嘔吐、頭暈、譫語、躁動等。
嚴重者會導致昏迷、大小便失禁,呼吸抑制等情況,較危急,出現意識障礙時,建議盡快送院就醫。

在急診科呆了一個月,每天都會遇到喝酒喝到不省人事,或者由於喝酒出交通事故,家庭暴力的。一個個酒鬼,醉了就控制不住自己。每到畢業季,大學生喝醉的格外多,平時也不在少數。
酒是好東西,親朋好友,佳節聚會助助興,但是,一旦過量,就會樂極生悲。
大學期間,能不喝盡量不要喝,說實話,大學期間的飯局,都沒有參加的必要。飯局上吹的牛第二天就忘了。研究所期間,推不了的少喝,當然,海量的隨意。
珍惜身體,珍愛自己的生命,也是對自己負責,對爸爸媽媽負責。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