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大學時期,遇到過最可怕的瞬間是什麼?

問題描述:來說說你大學最可怕的一個瞬間吧。 相近問題是 【來說說你高中最可怕的一個瞬間】 (抱歉沒學會添加問題鏈接) 裡面有些回答看得我毛骨悚然 我覺得大學更復雜牽扯到的人性應該更深更廣 想聽聽各位的經歷
, , ,
匿名用戶:

一直都知道校園猥褻這種事情,要麼覺得和自己沒交集,要麼自己告誡自己如果遇到要怎麼樣怎麼樣防範就過去了,但是當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至今想想還後怕。


不要覺得自己長相一般或者太漂亮,什麼穿著樸實或華麗,就不會遇到這種事,那些流氓變態對目標的要求只有一個——性別女。


下面進入正題,答主大三,期末復習期間,本來和對象計劃好吃完飯去自習,然後對象身體不舒服我讓他回宿舍休息,自己去了自習室,因為復習基本都是大量背誦,就找啊找終於找到個空教室,進入開始背書,座位在教室倒數第三排靠牆這樣不久進來一個大兄弟,坐在和我對角線的位置(自行想像)然後繼續專心背書(默背),然後,重點來了,又進來一個大兄弟,抬頭看一眼無異樣,繼續低頭學習,沒想到這小伙徑直坐我後面,內心一種奇怪的感覺油然而生,①教室挺大,一般人上自習前後左右都不會想挨著人坐,②很不好意思的說,之前吃了個蘋果,把核放在後面的左邊桌子墊了張面紙準備一會兒打水順便扔掉,大兄弟竟然坐在了我的後面蘋果核的旁邊。然後就和對象說了自己奇怪的感覺,然後小伙起身在我旁邊轉悠兩圈又坐下來,我抬頭看看教室就剩我倆人了,之前那個對角線大兄弟什麼時候走掉了,我就有點慌,和對象說,對象就說立馬過來,他宿舍和自習室可有短距離,那天答主穿著大衣,裡面打底褲加毛呢長裙,自行想像,我坐著是把大衣捲起來的,防止壓皺,接下來就感覺自己裙子在動,自己一邊懷疑自己緊張過度,衣服自己有重量滑下去一點的,一邊也懷疑到後面大兄弟,這個過程很慢,所有發生的事情都在和對象說,漸漸的我頭腦清醒了就是後面的大兄弟在動我裙子,當時心都要跳出來了,突然屁股被戳了一下,我猛的回頭,看到畫面——大兄弟頭趴在桌上,手在下面,自行想像桌下畫面,就在我回頭的瞬間自習室門開了,我當時回頭了看到他那樣我不知道接下來怎麼做,然後再回頭發現進門的是對象,當時心就沉下來了,對象徑直走向我,後面大兄弟幾乎同時起身從後面繞道出門。對象進門瞬間形象比平時高大666倍,天使降臨啊哈哈哈

後續就是癱在對象肩膀上瑟瑟發抖,因為那變態三本書還在後面,兩人待自習室等了將近一小時,答主以飛快的速度恢復到平時的神經大條狀態,然後把變態的三本書扔出窗外(坐標三樓,此處不接受批評)蹦噠蹦噠蹭了對象一頓大餐美名其曰劫後重生壓壓驚。


教訓——菇涼們不要覺得自己是什麼女屌絲女漢子就放鬆警惕,遇到類似事情一開始覺得奇怪就火速撤離,不要等到自己嚇僵了和題主一樣手腳不聽使喚,最重要的是,別自己一個人待在沒什麼人的地方思考人生,生命可貴,天有不測風雲,做什麼都要考慮自身安全第一。最後祝願所有變態流氓如下圖所示


匿名用戶:

幾乎就是生離死別的故事了。

大姨媽延後半個月,很忐忑的去買了早早孕檢測棒,很忐忑的檢測,沒有,又過了幾天還是不來,我就一個人去了醫院,尿檢也正常,約了第二天的B超,然後,查出我左側卵巢長了一個囊腫,當時檢查的醫生說,你長了個囊腫,還挺大的,六七公分的樣子,我真的,腦袋頓時就空了,再回門診,醫生說你長了個瘤子啊,這個要動手術的,然後開了葯,說不吃藥大姨媽不會來的,叫我來完再去復查。出了醫院我就一直哭一直哭,怎麼就長了個腫瘤呢,之後的半個月就是煎熬,瘋狂的上百度搜索,看大小應該就是病理性的,如果是生理性的就會自己消失的,當時的我只能祈禱它不再繼續變大。後來復查的時候做B超,又查了個什麼腫瘤指標的,正常,然後我告訴了我媽,男朋友,室友,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心。。。不能吃辣,不能吃海鮮,不能生氣,要保持心情愉悅,不知道怎麼想的,又這樣過了兩個月放暑假了才去做手術,還好結果是良性的,想想也是後怕,居然離癌症那麼近,我還能當沒事一樣度過那兩個月,後知後覺。。。於是在家裡躺了兩個月,做的腹腔鏡恢復的也快,但估計肚子上的疤要伴隨我這一生了吧。每年都要去醫院復查,每次大姨媽稍微不準一點就很害怕,醫生說,有千萬種不同的腫瘤,你上次得了那個,下次也可能長了不一樣的出來。。。好好生活吧,開心就重要,身體最重要。。。

就在我病好後的幾個月,男朋友發燒感冒,兩天了,他還一直拖著不肯去醫院,大概傍晚的樣子我拖著他去了急診,給他掛鹽水,然後沒掛多久,他說心悸,我還說他是心理作用,然後他說真的不對,很難受,叫我趕緊叫護士,摁了鈴沒人過來我就趕緊跑去護士台,跑到之後回頭看看他,他竟然暈過去了,哇當時就把我跟護士都嚇壞了,趕緊跑回去,護士關了點滴換了一瓶,他還開始抽搐了,臉色蒼白的,我們都在拍他,我在他耳邊叫他名字,把我嚇哭了真的,護士也很緊張,一堆人圍著,過了一會兒他突然醒過來了,瞪著我我還嚇了一跳,推來了推床,就推去急診室,醫生過來了說沒事了回去躺著觀察觀察,他醒來就一直哭,我也哭,一直抓著我,說他暈過去了,好害怕,我說我在呢。他說他當時腦子里只有我跟他媽媽,他姐都沒有。。。然後就給他媽媽打電話。。。他掛的那個叫左氧氟沙星,很常見的葯,過敏的人很少很少,可能只有幾萬分之一吧,沒有皮試,像他這樣直接暈過去的更少了,再晚一點可能就有生病危險了,當時真的很害怕很害怕。。。我在想,如果他是吃的葯片會不會更恐怖,想都不敢想。提醒大家,掛點滴時如出現不良反應應第一時間關掉點滴,然後再叫護士醫生。

幾乎經歷了生離死別的我們,現在還在一起,有時候吵架吵的很兇,想想這兩件事情又心軟了,我想我們真的離不開彼此了吧。


田演峰:

說個朋友的事。

朋友在台灣讀書,兩岸政治敏感是眾所周知的背景。

朋友,和他的朋友,就叫他b君,在宿舍樓下抽煙聊天。

b君問了不少我朋友的家庭背景,也問了些對台灣政治實事的觀點,直到我朋友發現b君,在錄音。

不寒而慄。


匿名用戶:

考試前夜,熄燈以後,我們坐在各自的床上開著檯燈復習。A突然說明天我們早點起,把答主鎖在宿舍里,讓她曠考。答主的學校如果曠考,一年都不能參加同類考試。答主如果曠考,下次能再考就是大四的時候了。答主還訂了考試當天的火車票回家,開車時間就在考試結束後一個小時。而且之前沒有申請留校,如果回不了家都不知道怎麼辦。

之後A又提起各個學校都有的故事,一人自殺全宿舍保研。B說,我們等著你(指的答主)呢

我想這件事最可怕的在於我覺得她們真的會這么做吧

以前一直是一個人,偶爾和舍友一起吃飯上課,沒事的時候就待在宿舍。和男朋友在一起以後,就每天和他一起上自習,出去玩。和舍友一起玩的時候就更少了。不是我不和她們玩,每次約她們,她們都說,你和你男朋友去呀。和男朋友才在一起的時候,我晚上回宿舍,好幾個舍友就隔三差五問我,你們怎麼還不分手啊
唔 偏題了


駱志志:

坐標武漢,時間大熱天

宿舍停電了,去隔壁蹭空調

隔壁宿舍二左同學不喜歡爬上爬下

就在宿舍買了一張摺疊床

我想把床移個位子

就把摺疊的地方到手抬起來了

手指還沒拿出來,慣性坐了下去

槓桿原理使床摺疊的地方變得像閘刀一樣

犀利的夾掉了了我犀利的中指手指頭

鮮血直飈,手指頭也留在了隔壁宿舍

買摺疊床的老哥暈血直接不行了說要扶他躺一下

我身高185體重180的濤哥嚇得喊 啊啊啊

手指頭上拆線是真的痛

心疼自己

請拿出你們的中指點贊

圖片可能會引起不適


追夢人ShineZhou:

最可怕的一次是電腦晚上沒關中了病毒,半夜傳來鬼哭狼嚎,把室友都弄醒了,後來又自己跳到某直播平台,寢室里四個人在我都不敢下床關電腦,嚇死寶寶了,從此以後我們四個晚上睡覺電腦要麼靜音要麼關機,想起來還怕怕的


Mr樹:

一次開開心心騎上我的小毛驢出門去家教,路上同學喊我:你咋心這么大,都開考半小時了,你咋還有心思閑晃???
what???突然腦細胞大量破裂,回憶起上學期還掛了一科,然而我全拋腦後了,我還木有復習,我還有時間考試不?我還能這學期畢業不?……一萬匹cnm碾壓我的身體,立即沖向超市,對我要買支筆,準備裸考去,進去後發現老師蜜汁微笑,慫地抓緊狂侃於題海,最後61分險過。


餘溫:

C語言59分被當掉。全班四十幾個人只有四個人掛了。補考的時候題目都快看不懂,炒雞難。下個星期考Java,我已做好補考的準備


熊仔:

大一的時候,我是少數民族在這個學校上過了民族預科,預科的學弟有一個自閉症,有天晚上我失眠了起床抽煙順便去走廊衛生間上廁所,那個學弟就在拐角一個人看著我,我走過他身邊時他突然一個很恐怖的笑臉
=====================================
晚上在學校工作室直班,去衛生間10樓我在,聽見9樓有吵雜聲,第二天6:30回寢室下電梯時候看到一個我曾經很喜歡的學姐一直不知道名字,昨天晚上在樓下被人推下來了,我當時如果多個心去看看就沒事了……姑娘們一定要注意安全在外讀書早點回寢室為了安全,男生們也是平時多留個心別覺得什麼都沒事
=====================================


撐傘人:

宿舍的舍友說,我有對象了。。。


handsomeman:

老實人開始發脾氣,渣男開始玩純情。


匿名用戶:

不算是我經歷過的吧,但也是我們學校附近的,不知道算不算驚恐,貴陽花溪大學城學生被劫





都是身邊的同學發的,具體也不太清楚真假,如果是真的也挺恐怖吧!


程長:

早上8:00的課,我7:50到教室,7:58了還是沒一個人來,教室里暗暗的窗簾都拉上,只透射進來一道光,周圍安靜的發慌,那一瞬間感覺自己在另外一個世界裡,心裡慌張恐懼的要死,我立馬拿起包沖出教室,想要重新確認一遍是不是走錯地方了,這時老師突然出現在教室門口,疑惑地看著我,我又嚇了一跳,表面卻很平靜假裝什麼都沒發生,最後還是忍不住向老師抱怨了一下還以為自己走錯了。

一直到上課後十幾分鐘還是久久不能平靜…


栓梅子林:

這個故事,嚇死個人。真故事。

這晚,老張晚上出去聚會,李問他要不要留門,他說留門。

我們仨11點睡了,留了門。1點多突然我聽到伍某在叫我:老段老段你快起來!

我還以為是夢里他叫我,但是我發現事情沒有這么簡單。

我起來後看了他一眼,他的被窩里兩個頭(我倆對著頭睡的覺)……

我徹底醒了,他也爬了起來。然後問同學你誰啊。

經過一分多鐘的呼喊,他慢慢坐起來了。然後問他是哪個宿舍的,他慢慢的說不知道。又問一遍,他問這是南苑嗎,我說是,他竟然表示懷疑……問他是哪個宿舍,我們是A421,他說我是A32……我說那就是樓下的。然後說學長你走錯門了。他哦了一聲,然後慢慢爬下了床。

我還給他打著手電讓他慢點。他看到我拖鞋了,說了一句:我先穿著了,明天給你還回來。然後他就走了,留下我們仨一臉懵逼。

身上有酒味,可能是宿舍聚餐喝多了之後出去上廁所然後走錯了。

但是他為啥還往上爬了一樓????

第二天起床我們發現,我的拖鞋他穿走了,給我留了一雙棉拖鞋……

真香……

我這是賺了么……

唯一不好之處是洗澡不能穿

以後大家睡覺記得鎖門,舍友回來則打電話開門。

太可怕了5555555555


難尋川:

大學晚上宿舍查寖,不準外出,導員是個女導員平時不給准假。別的老師一般有事都給假,她不,她要父母打電話。父母都不管,但是不好意思張口說,給假條也啰里啰嗦一大堆。大家說這是好老師。有一次大學老師說女生公寓死過人,要注意安全,晚上不要隨便外出,死的就是我們導員帶的學姐。晚上12點從宿捨出去,栓的床單從五樓爬出來,失手摔死了。so導員不給假條是為我們好。後來我查證卻有其事,學校無責。反正也沒爆出新聞,死個把人,我們學校壓的住的。然而我總覺得怪怪的。後來我們班很多曠課的,導員噼里啪啦一頓說,有個妹子小聲說要是准假誰有病曠課。這一句話像驚雷一樣震醒了我。那麼學姐為啥大晚上非得學飛虎隊爬下去,說句不好聽的,像我這種人只會曠了再說。學姐應該是好學生吧,才會在點完名後爬下來。是導員的不準假害死了她。一個好老師害死了一個學姐,歷屆因為她拿不到畢業證的也有。細思極恐。什麼是好什麼是壞。我們大學生是成年人了,學校真的有必要像管中學生一樣管我們嗎?越是森嚴的大學,越容易出事,因為正式通路的不作為,必然導致非正式通路的流通。


stillmumu图标

還有一個案例也讓我覺得非常恐怖:

大三的時候我們宿舍搬到了五樓,一屋住了五個女生,大家平時都會有自己的護膚品擺在抽屜或桌面。一天晚上自習回來,走回宿舍發現門把手上掛了個黑色塑料袋,而宿舍的門還緊緊鎖著,打開黑色塑料袋發現都是用了一半的護膚品?!?!

二臉懵逼的我和另一個小姐妹進屋開燈之後沒有發現任何異樣。遂打開塑料袋研究那些瓶瓶罐罐。我先辨認出了我自己的兩瓶水乳,小姐妹隨即也認出了她的水乳,過了一會兒另外三個小姐妹回來,驚奇地聽完事情經過,也紛紛認出了屬於自己的護膚品。我們開始各自扒拉抽屜櫃子,檢查有沒有財物損失。

隨即我絕望的發現我屯在抽屜里新買沒多久的未開封水乳霜套裝沒了,旁邊小姐妹的也是,另外有個愛囤貨的小姐妹也是同樣的情況,只有剩下兩個暫時沒有囤貨的倖免於難。

這……這&%¥#@*什麼情況?!?!?!其中一個小姐妹抽屜裡面的三百塊現金和三台擺在桌面的電腦都沒有丟失啊!!只偷護膚品的小偷??盜亦有道???

門鎖也完全沒有任何問題,而且由於沒有丟失金錢財務和數位產品,寢管也表示無法向保衛科備案。不備案就不能換門鎖,這件事情就只能僵持著了。

提心弔膽的背著電腦上了幾天自習,又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下了自習回到宿舍,進了門發現地上有小名片廣告,上面印著大學生創業賣護膚品化妝品,本來我們只是一看了之,因為那時候很流行各種創業小生意,賣零食文具衣服美妝的很多,可是神奇的是那小名片上面印的品牌就那麼巧包含我們宿舍丟失的品牌,因為我們幾個人有人歐美系有人日系有人韓系還有國貨系列,小本生意應該不會鋪的這么開吧?

我當時就有了個大膽的猜測,可是我旁邊的小姐妹並不認同我的觀點,她說開店的妹子她認識,品學兼優,不可能做這種事情。品學兼優這種事情無法打消我的懷疑,我就上樓溜了一圈看了看新開張的小店,想找到點蛛絲馬跡。

果然非常不合理啊,售賣的護膚品不成系列,有的是一套卻沒有包裝,有的乾脆湊不成一套,品牌也很雜,中外都有,並且基本上每種只有一個。我試探著問了問為什麼每種只有一個,店主也只是解釋說新開店不知道賣什麼合適。

事後我通過我其他院系的同學打聽了,其他樓層確實也出現了類似的奇葩案例。至此我認為我的猜測沒錯了,可惜沒有證據就此作罷。

真是生財有道啊。在人生最重要的四年裡,究竟為什麼要走上這樣的道路?更窮更苦的學生也並沒有選擇類似的手段謀財,無論是我丟錢時候坐在我周圍的同學,還是樓上開店的小妞,都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窮學生。究竟是道德的淪喪?還是良知的迷失?是金錢的誘惑?還是攀比的逼迫?


柯里昂:

老師從第二章開始畫重點,於是乎把馬克思主義原理第二章到第六章背的滾瓜爛熟。

第二天拿到卷子,看見一半的題是第一章的一瞬間,除了恐怖之外還有深深的絕望。

接著嫻熟地寫滿了卷子


是盛滿壓抑的冰箱:

兩年前還是三年前我也忘了具體時間,我閨蜜學校師范院校擴建,人員較雜,晚上一個女生被農名工qj了。最後學校知道了第一件事就是讓各個班導開班會不讓學生在網上說這些事,也不許亂傳播。然後不到一個禮拜時間一個宿舍全部保研,分散在不同學校。那時我才知道學校的執行效率真高…

再說一個我們班的吧,一個女生請假回家,結果其實是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車去了類似傳銷的地方,最後知道被騙莫名其妙的逃回來了,具體我們也不得而知。當時在qq空間還發了一段比較神經質的話。內容大致就是「騙子,所有人都欺負我…」這種。
然後回到家就開始精神有點問題,想不開,傻笑。家長趕緊給班導打電話詢問狀況,最後才知道她先去北京後回的家,然後家長就開始請假給孩子治療。
然而我們這位精明的班導在幹什麼?第一時間聯系女孩宿舍的另外5個女生,讓寫下證明在學校這個女孩沒有任何異樣,並且擅長請假回家。還一個個簽字。 最後因為那個女孩好久沒有來上課,得請長期的假,班導就讓家長親自過來請假。那位家長做了5個小時火車過來,聯系班導,我們班導幽幽的叫了學習委員把假條送出去,交給那位滿身質朴家長,所有的事情都是學習委員交代給這位家長怎麼找系主任請假等等。而我們班導避而不見,也從來沒有問過一句那個學生怎麼樣了,只是急於擺脫自己的責任。而那位家長其實從來沒有怨過學校。最後那個學生康復了,還回來考試,還好結局好。

學校有南校北校之分,我們在北校,北校老校區,人多居民多,所以過馬路安全。
南校就不行了,南校是那種大路,類似於國道那種,我也不是太懂,就是經常有大的拉煤車那種二托三的車走。經常出事,短短兩個月撞死兩個人。第一個是附近村民,然後學生建議學校能在門口弄減速帶,或者什麼安全措施。還沒等多措施,學校的一對情侶過馬路,男生被撞死了。然後呢,任然是不允許我們傳播轉發討論這件事,誰問都說不知道。我那幾天經常刷當地新聞,結果什麼也沒有。畢竟死了人了。然而家長怎麼鬧也無濟於事。校方會出據很多有力的證據,你根本沒辦法。最後家長連學校的門都進不去。


費渡:

1.室友日常半夜夢話瘋狂罵人,伴隨手腳狂砸床板

2.這個室友常常窺視其他人在做什麼,然後發出很惡心的笑聲,眼神也是特別讓人不舒服的,那種詭秘的

3.這個室友常常把自己手臂一個疤扣破然後把那一點點血蹭別人身上,不住你摩挲別人的手臂,然後發出奇怪的?喟嘆???

真的很害怕了,想換宿舍_(:з」∠)_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