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大學時期,遇到過最可怕的瞬間是什麼?

問題描述:來說說你大學最可怕的一個瞬間吧。 相近問題是 【來說說你高中最可怕的一個瞬間】 (抱歉沒學會添加問題鏈接) 裡面有些回答看得我毛骨悚然 我覺得大學更復雜牽扯到的人性應該更深更廣 想聽聽各位的經歷
, , ,
別踩我尾巴:

大學女生宿舍,隔壁宿舍,對面宿舍,對面宿舍隔壁宿舍都有我們宿舍鑰匙,宿舍四人間,床都是上鋪,下面是桌子和衣櫃,此為前提。

某日,對面床75kg+的舍友給隔壁同班同學打電話:喂,**,你睡了嗎?

對方說:還沒呢?

舍友:那你過來我這邊一下。

對方:幹嘛,我已經在床上了。

舍友:你過來嘛,找你有事。

對方:什麼事電話里不能說嗎?

舍友:你過不過來,真有事。

隔壁的那個同學拿了個鑰匙過來開門進來了問:你有啥事?

我舍友:給我倒杯水!杯子在桌上。

對方:……(當時竟然乖乖倒了,但事後跟我們幾個吐槽這個奇葩)

我當時在宿舍床上看書,太投入了,沒注意到發生了什麼,事後才聽說,我們特意早早洗漱完畢爬上床就是避免被宿舍這個奇葩使喚。

話說她能長到75kg+不是沒有理由的,40kg 的我十分懷疑她虛報體重。


一刀一劍:

我大學同寢室的一哥們,過生日,結果喝斷片了,眼珠子都翻白了,口吐白沫,嚇得我們幾個人一下就清醒了,5個人馬上把他抬到醫院,期間有兩輛出租車路過,都是看了一眼馬上跑掉了。我們5個人都抬不動他,完全一灘爛泥,一直往地上滑的感覺,還好後來打點滴什麼的,最後校領導都跑來問話了。事後問那個飯館,說我們幾個那頓飯,打破他們飯店喝酒的最高紀錄了。

再說一個,我們寢室樓對面,就是女生的寢室樓,大概說9點多鍾的時候, 我正上完廁所在陽台上洗手,然後親眼看見對面6樓有個女生跳下來了,目睹來全過程,最後好多人跑下去看,我不敢下去看。。。


茶圈大魔王:

第一次見到南方帶翅膀的大蟑螂,把我和一個內蒙古的壯漢都嚇得跳了起來。結果被同行的泉州舍友脫了鞋一腳踩死了,踩爆漿的那種。。。我們兩個瞬間凌亂了


夏午茶:

看到一個寫老師的,我也寫一個吧。

我大學之前一直認為我是幸運的,我國小中學所有老師都很喜歡我,我也理所當然喜歡教過我的所有老師。

但是,並不是所有老師都是人類的園丁,還可能有人類的渣宰!

我大學期間某次全班被老師帶著去某地實習,可能是氣候原因,嚴重過敏,當時渾身長痘,發紅,我感覺很嚴重,因為口腔里都有水腫。雖然我是男生也害怕啊,我聽說重度過敏有可能致死的,我當時向老師請假,我感覺描述的已經很清楚了,並且當時渾身發抖,有高燒的感覺。他就很淡定,還開玩笑的說要不要親自把我送回學校。卧槽,我當時就想去請個假治個病好不好!他就是不準假,然後說睡一覺就好了,非要我回去睡,然後還讓我同學半夜查我寢!

第二天,要去一個工廠參觀,我感覺自己真的受不了了,發抖,止不住的發抖,我同學幫我請假,他只是讓我跟上隊!我氣憤,可我真的感覺自己連說話都力氣都沒有。後來在工廠里,我求了他,他勉強答應我讓我去看病。但是,我怕我死在半路,當時真的怕(也可能不舒服的時候想太多),讓我室友和我一起,他立馬翻臉,讓我自己去。我自己迷迷糊糊走了好幾里路,在個陌生的地方找到醫院,看了病,還好醫院里有個好醫生,看我嚴重,幫我把跑腿的活全做了,給我輸上液。

這樣的老師真特么的是人渣!學校讓老師簽協議,不讓學生實習期間離開老師,我特么成人了,我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我病已經很重了,就這么淡漠!後來別人給我說他應該認為過敏就是忍忍一會兒就好了,我都嚴重成這樣了,再忍忍還能活嗎?

不是教個書都配被學生叫一句老師!


藍色的鯨魚:

你和馬加爵葯家鑫林森浩三人住同一寢室,葯家鑫因馬加爵家裡窮而看不起他,並且總是說馬加爵打牌作弊,於是馬加爵準備殺葯家鑫。又因為馬加爵經常與林森浩發生口角嘲諷他,所以林森浩對馬加爵起了殺心,於是一天林森浩看準寢室只有馬加爵在的時候往飲水機里投毒,清除痕跡後在外面閑逛,被葯家鑫撞倒後捅了八刀致死。葯家鑫藏掩埋掉林森浩屍體之後回到寢室,馬加爵抓住時機用錘子錘殺了葯家鑫。馬加爵把屍體挪到衣櫃藏好之後覺得口渴喝了飲水機里的水毒發身亡。警方接到報案抵達現場勘察之後扣留了回到寢室的你,那麼問題就來了:作為唯一倖存者的你,怎麼證明自己是清白的?
這個網路段子其實還蠻恐怖的


小仙女味的小仙女:

想回答這個,但是不是在大學時期,是高中,凌晨兩點半醒來發現有人坐在我腿上,當時睡得是靠窗的床下鋪,藉著月光我看到那個人的頭是看向窗外的,一頭短髮,我不敢動,於是就把眼睛睜開一條縫一直看著她,大概過了十分鐘她起身走了,她剛出我們宿舍門我就立馬跑過去關門,然後在宿舍里點人數,發現那個人不是我們宿舍的,剛好我朋友醒來了我就跟她說了這件事,後來整個宿舍的人都沒有再睡了


匿名用戶:

如果遇到同校校友 請大家保密該大學
純吐槽,我不想挨批評
故事挺短 被我寫出來這么長 其實忠告就最後幾句話 可以直接跳到那裡看哦(๑•ั็ω•็ั๑)

事情是醬嬸的:

學校舉辦了一個故事會,交給了人文學院舉辦
因為是校級比賽,所以學院裡面非常重視
除了有我們學院的團學為組織者之外,還有一些其他校級組織,社團之類的。
這個故事會有個微信群,拉了每個班的負責人進去,我有個朋友是班級負責人。群里每天要求他們鼓動班級同學參加,大一到大四全部要參加,強制性參加,每個班必須有人!如果有班級沒人參與,就通報批評該班的負責人,工作不到位。

於是大三大四的學長學姐們就出來說話了
人都大三大四了 在考研或者早就不在學校了
你這時候強制我們參加是幾個意思?
不來[微笑] 反正也大三大四了 隨便你批評

還好她人文學院嘛 又才大二 這種寫故事的比賽 班裡大把人參加。 這次活動辦的非常大,大獎抽一部iphonex 但只有辦一張指定的銀行卡才有資格抽取大獎

於是每個班負責人統計了會去辦卡的童鞋的名單交上去。但她們班這學期,每個人都有十幾門課,每天滿課,非常忙。辦卡的工作人員只在固定時間來辦卡。這個時間段,不是要午睡就是要上課。至於犧牲午睡時間,這是不可能的。她們專業這學期的課,讓她們不得不每天早起,而且她們上午五節課,人家都四節,上五節課的經常吃不到午飯,因為食堂沒菜了!又困又餓的,除了睡覺還能幹嘛?

交辦卡名單時 所有人都不知道辦卡時間。所以她們班有的同學因為太忙了 就選擇不去辦這個卡了,然後她就在群里問了一下 如果交了名單又不來辦卡會怎麼樣?

接下來,就是一個團委老師,苦口婆心地勸她,要她工作認真負責,把同學們全部叫過來辦卡。我們都清楚: iphonex是該銀行贊助的,需要辦卡達到一定人數,不然人家下次不來贊助你。我們都可以理解校方的難處,但也希望校方理解她們班同學真的沒有時間辦卡。課太滿了,連她們的教育學老師得知了她們的課表都問 誰給安排的課?排的如此不合理。

有一個學姐叫石珍慧吧?記不太清她名字了。
我這里不打算匿該學姐的名字[假笑]
她來找我朋友,要我朋友把她們班不辦卡的同學的個人資訊(姓名、電話)發給她,意思是她去勸這些同學擠時間辦卡。
朋友覺得不太好,就沒給。並且覺得這樣未免太強制了,參賽強制,辦卡也強制。

然後我看到她發了一條朋友圈,吐槽一下該比賽的強制性,強制參賽,強制辦卡。一句過分的話都沒說,原文已經被勒令刪除了?沒辦法提供截圖證據。總之就是一字一句都是事實,沒有誇張成分也沒有詆毀。

然後這位石慧珍 把這條朋友圈截圖發給了校黨委的人

一個大學,最牛逼的一群人基本都在校黨委
她把這個吐槽 發給校黨委 校黨委一看!哇!這里有個老實人,大家快來孤立她!

於是校黨委打電話給校團委
校團委找學院
學院罵輔導員
輔導員過來跟朋友溝通
據說校黨委非常生氣 大概覺得朋友侮辱了比賽
準備在這次大賽結束後 在校級層面大肆批評她
呵呵

當時,這個石慧珍還在群里艾特全體成員
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臉
說交了名單辦卡的一定要來辦,不來的話,企不打臉?
明著諷刺我朋友
正值期末考試復習階段,她被勒令刪除朋友圈後就主動退了這個群 大概不想影響考試心情。

我不知道這位石小姐出於何種目的要這樣做
或許和校黨委講述時還添油加醋了
否則校黨委生這么大的氣幹什麼
但這次事件的確讓我感受到了大學的恐怖
危險就在你的身邊 你不知道哪句話會引爆
當事情來臨時,除了吃虧,出面道歉
你根本幫不到自己 很多力量自己都無法抗衡

說出這件事,也是看到了那個請病假事件(老師無處分 反而學生道歉)這個事件的影響
文章圖如下

希望正在讀大學或者即將步入大學的同學們,可以不要接觸到大學里的龐大勢力、黑勢力
更不要與之抗衡 除非你家庭背景強大(不單單有錢,還得有權,讓學校里的權勢壓不倒你)


生生:

這是我被室友嚇得半死的故事

大一的時候,考試月,宿舍四個講起了一些鬼故事,下鋪那妹子放了那首紅嫁衣,就是那個媽媽看著我的臉不要讓我太早死去那個(詞記不太清了)…..emmmm,說不怕是假的,於是強裝淡定的睡了。
我一般是宿舍起得最早的那個,我下床後洗漱的時候大家陸續起來,然後每個人都有床簾,睡覺的時候都拉著的。第二天早上我正在下床,正踏在上鋪到下鋪的樓梯上,那個時候還沒開燈,宿舍一片黑暗!!!
就在這個時候,下鋪拉著的床簾里響起了

「媽媽看好我的紅嫁衣…… 」

我的大腦一片空白,腿一軟滑倒了地上,那個聲音還在唱啊,

「不要讓我太早太早的死去…..」

我的媽呀,那種詭異的女聲,大清早的,一片黑暗中,我承認我膽子小,真的很嚇人,然後我壯著膽子想拉開她床簾叫她把聲音關了,裡面又傳出那種啊的叫聲,生怕簾子後面有什麼,關鍵是這聲音響了這么久了她也還沒起來關了啊…

最後我顫抖著聲,叫著她名字順便尖叫了兩聲,成功把她們三個搞起來了,這個時候她才關了這詭異的鈴聲

這女人,把這首歌設為了起床鬧鈴(雖然她經常設一些奇怪的鬧鈴,但我實在沒想到她還有這種操作,是我大意了)

後來我問她為啥是這個為鬧鈴(因為她膽子也特小),她說她也不清楚,那時我的內心大概是這樣的

而她大概是這樣的
真的,那幾十秒讓我簡直嚇沒了魂
最後,我希望我那偶爾刷Aorqu的室友可以看到我的控訴,能的意識到這對幼小善良的我造成了多大的傷害,然後進行深刻的反省



李走:

2015年我讀大二,那段時間特別缺錢用,又不想找家裡人要,所以從開學我就一直做兼職,發傳單,服務員,甚至還自己在寢室開了一個小賣鋪,白天在外面做兼職,晚上回來在寢室賣東西

我們這棟樓的宿舍比較特殊,男女混住,六個單元有三個單元的樓是住的男生,男生熬夜很正常,因為喜歡擼啊擼,經常十點過後才是夜晚的高潮期,這個時候他們打遊戲的,學習的,還是什麼什麼的都會想吃點東西,我的小店裡賣的最好的是泡麵和辣條?和可樂雖然我現在都沒明白為什麼男生喜歡吃辣條 ♀️

他們買東西是通過我的店鋪網址和QQ群兩種方式,下單了之後我要在三分鐘以內送過去,我宿舍住在六樓 ️ 男生住在女生對面,我送東西會經過一個中庭,晚上沒有路燈。

通常每天十二點過我才關店,有時候十二點半過後有大單子也會送,畢竟經不起賺錢的誘惑啊哈哈

那段時間是真的很累,每天跑樓梯成功鍛煉了我跑步的能力,現在800米穩拿班級女生第一,哦,我們班六十個女生

說了好多廢話啊,回到正題, ♀️

有一天晚上十二點半了,我正準備關店,這時候有個熟人讓我送點吃的過去,我想大家都這么熟了,又經常在我這買東西,還捨得,我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這個時間點女生宿舍已經相當安靜了,那時正是秋天,晚風嗖嗖地吹,我走在樓梯心裡拔涼拔涼的。

我是個喜歡幻想的人,為了壓下我腦子里的想法我不由得加快腳步,提著零食小跑著。

走出我住的四單元,經過中庭,就是我要去的三單元,中庭大概有五十米的樣子,黑黢黢的。

我也沒多想,畢竟這條路也走了無數次了,可是走到一半我就感覺不對勁了,總覺得有人盯著我,我近視沒戴眼鏡,但是我對別人的視線相當敏感。

我心裡開始緊張,快速轉過頭看了看身後,我感覺有個人影從一樓的窗戶閃過去,頓時我感覺自己心臟都凝固了,下意識朝對面跑去,進了男生樓以後聽到了吵鬧聲才緩過來,❤️咚咚地跳。

後來我給買東西的那個熟人說情況後,他很耿直地把我送到了宿舍門口,還是挺感動的

回去的路上我沒有感覺那種不懷好意的目光
回到宿舍後,我一直在想會是什麼人,這么晚了在女生一樓的窗戶邊做什麼。我總覺得他不是這個宿舍的學生。也沒想出個結果就睡著了。

結果第二天就看到宿舍大門口貼出了告示,大概意思是昨天晚上十二點左右一個偷窺狂跟著學生溜進了我們宿舍樓,趁著黑暗的環境在女生窗戶邊偷窺,讓女生注意關好門窗之類的。

室友們一邊走一邊熱烈地討論著,我臉上笑嘻嘻心裡早就mmp了,還好他沒敢對我有什麼動作。要不然……

女孩子真的要學會保護自己啊,這是在學校,要是在外面大晚上的一個人就少出去少去黑黢黢的地方。

喝水冷靜一下……溜了溜了

服務員萬聖節圖片

我的小店

流動資金


Aorqu用戶:

我也寫一個吧,本人男。不知道會不會有人看到,只求好好看完。大二時候坐火車回家,對面一個男孩,非常陽光,工作幾年後閱人多了,突然回憶起來,那陽光的外表下藏著那顆骯臟的心是完全能看出來的。
說正題,我大學是個專科學校,學校周邊好幾所大學,所謂的大學城啦。大二放暑假時候,坐火車回家對面坐著一個非常陽光帥氣的男孩,找我搭話,我以為是學生,反正也無聊就一起聊啊,什麼都聊,遊戲啥的,落款當然是談對象啊什麼的,那人眼睛就亮了,說他談了好多對象,都睡過,反正特裝13那種。我這萬年用手的,當然羨慕嫉妒恨啦。但是心裡挺不舒服的,本人處女男,不會拒絕,心裡不想聊了,但是還應付著,他一路各種談女的,後來快下車時候,他說他是幹啥啥的,其實就是打工的,然後告訴我學校認識好看的女的多給他介紹介紹,只要要個電話或者微信就行。過幾天後他就找我,說他能讓我搞到各種女的,我問他用啥方法,他說只要有聯系方式,他就會聊,能讓女孩子開心,處差不多結果大家都懂啊。處不成的下藥也給睡了,估計我也是賊眉鼠眼,那人以為我鐵定會干這事,當時我就驚呆了……
我雖然沒好好學習,但基本的良心還是有的,看見正妹也走不動步,但還不至於想方設法要睡人家。可是我認識這個男的就是!我在校園網路上公布了這人的資訊,和號碼啥的。但是誰又能保證每個人都看到呢。畢竟年少無憂無慮,想的事情也少。估計那個男的依然會撂倒很多無辜的女孩吧!工作後的幾年,有時候想起來,那男孩的眼睛,淫光外漏,沒有一絲一毫的陽光朝氣。我也不知道我要說什麼,只是通過這個平台,想告訴涉世未深的孩子們,你能想到人性有多善任人性就會有多惡。說幾個建議吧。
1.和戀人開房別拍照,拍照別露臉。
2.除了家人和戀人,誰給的東西都不要吃,我沒說所有的男同胞都沒懷好意,但是你長得不差,有人又對你特別好,如果你沒意思,就拒絕,別給人希望又失望,沒准哪天惡念一動,妥妥的睡你沒毛病。
3.別晚上一個人出去浪,如果非要不可,Aorqu搜索安全知識。
4.我也不知道說啥了,匿了吧,省的有人不關注主題,問我有沒有給小姑娘下藥。天道有輪回,蒼天放過誰。我沒做過!


田小碩:

恐高的舍友。。


匿名用戶:

大一新生
在喂流浪貓的時候染上了虱子
一開始不知道,發現時頭發上全是
然後自己買葯除虱
第一天去葯店買葯,老闆特別嫌棄我……之後就在網上買了
不僅不能讓任何人知道,還要跟他們保持距離防止傳染……
每天洗兩次頭,洗的毛巾全是小虱子
現在想來都是噩夢o(╯□╰)o


醜八怪:

為了室友和思修老師理論,然後發現他是教導主任,然後我掛了九科,然後我室友出去玩一學期一半課都沒上全過


匿名用戶:

不請自來
本來就把這個話題當個段子看,沒想到也落到自己身上了
這個已經不能用可怕,恐怖來形容了,踏馬的簡直喪心病狂

你們能想像一個大學生上廁所不沖嗎
十幾個人的大寢就三個坑位
不在自己宿舍的坑位就算了,還不沖?
不沖就算了,勞資隨手一帶對不對?
最主要的是有些惡心的人拉到外面?自己也不打掃?
你的良心真的不會痛嗎?
你自己邋遢不會考慮下別人嗎
想想都惡心
這種人在家也這樣嗎????!!!

怕被認出來,匿了


匿名用戶:

寢室撕逼這種還是算了,女孩子之間沒什麼好說的,自己應該都有錯,最後開心就好。
最難過的還是這件事。

聯考失利,但是通過一些不可言喻的,類似於半特招的途徑,因為我有很出彩的學科,我去英國上學,今年大二,是非常好的學校,工商管理專業。
然鵝家庭條件不好,我得自己賺學費。
一年三十萬,學費完全是我自己想辦法。我覺得我應該去搶銀行或者賣腎。
講故事我不擅長,總之這兩年頭發一把一把的掉,一手好廚藝和一個壞胃就是這么來的。
這種年薪我甚至覺得我上不上大學都已經無所謂了。工作不贅述,總之是打開人脈,努力活下去,一天兩個小時,心臟會瞎跳真的不是開玩笑,是真的常常累到嘔吐。(大家不要熬夜)
好,故事來了。
去年春天回家,其實就是在賺學費,短期跟了一個比較大的公司做西班牙語的隨行翻譯,難得回家一趟,找正在放假的閨蜜一起出來玩。
一共三天假期,兩天我跟她在一起,正好我過生日,好,家裡老人不良於行,沒有辦法讓閨蜜來我家吃飯,所以我想給她帶塊蛋糕。
閨蜜找我拿蛋糕那天,我生日的第二天,跑來找我哭,是真的委屈的哭。
說她家裡人覺得我是個考不上大學的社會垃圾,無業遊民,不配和她在一起玩耍,攔著不讓她出門,罵了她一路,說和我玩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就因為我。
閨蜜和家人大吵了一架,以她的脾氣,我能想到多過分。她說她願意和我玩,只是因為喜歡,舒服,自然。閨蜜家裡比較富裕,其實完全和我是兩個世界的人。大學也是常青藤,人很開朗。
不排除我這人狗腿或者神經大條,我當時第一反應是使勁安慰閨蜜,你不要難過,我沒有生氣,是我沒有和你說清楚,沒事的,你回去和你媽媽解釋清楚就好了。
她一個勁的哭,一米七六的可愛的大個子,最後哭的我也很難過。

過了一會我反應過來,哦我被人罵了,她家人支持我們一起玩,只是因為一開始我有利可圖。
這樣的話,解釋清楚就好了,我是和閨蜜做朋友,我又不和她媽做朋友。
(多看不起無業遊民啊,你閨女哭的稀里嘩啦的半夜從上海從匹茲堡給我打電話的時候,你閨女吃精神葯物需要陪伴的時候,都是我在她身邊陪著她啊。)
哈哈,也許沒有我可能還有其他人?

其實她不缺朋友,你們也不缺朋友,缺的是我這種情緒垃圾桶吧。
就類似於你婆婆/丈母娘看不起你是一個感覺吧。你累吐了想和她做一個世界的人,在她爸媽家人眼裡,你是無業遊民,你是社會垃圾。

其實沒一陣兒我的脊樑骨發涼,閨蜜哭著找我難道是想跟我恩斷義絕?不好意思開口想讓我知難而退?
為我自己的陰謀論鼓鼓掌。

不知道有沒有朋友能理解我的感受,不行,我受不了這委屈。


小丸子:

一個夏天的晚上,寢室妹子們不知怎麼突發奇想半夜1點半想吃宵夜,由於我們學校位置比較偏,周邊沒什麼吃的是步行可以到達的,所以我們決定去大學城廣場那兒吃。本來想下樓看看沒車的話就算了,但是恰好這個時候學校後門處剛好停了一輛出租車,我們幾個女生穿著睡衣就上車了。下了車,好多商店都關門了,於是找了家串串,再烤了點燒烤,慢慢悠悠的吃,當時其實廣場上人已經不多了。我們吃完後看時間是3點左右,妹子們又想這么晚了乾脆就不回學校了,找家KTV唱到天亮算了,然後我們就在那兒找了幾家,但不是滿員就是價格太貴了,這個計劃只好作罷。於是我們就準備找輛車回學校了。

下面重點來了,因為很晚了,所以廣場上的商家那個時候基本上都關門了,我們幾個女生就這么走著。途中經過一段比較黑的路,那兒沒什麼路燈,然後我們發現有人在後面跟著,那個男的嘴上罵罵咧咧,邊走邊撩肚子那的衣服,然後大家就開始跑,在跑的時候我的挎包帶子斷了,我又退回去撿包,我嚇得不行,還好最後那個男的沒有繼續跟我們。我們跑到馬路邊,遠遠看著前面有一輛出租車,我們快步走向出租車的時候,馬路邊開來了另外一輛車(那種小三輪,當時在大學城這是常見車),車主扯著嗓子說車上沒人讓我們上車,我們覺得可能坐不下就沒理,然後居然那個司機開著這個小三輪倒過來追我們,車裡面還不時傳來幾個男生起鬨的聲音,我們嚇壞了,拔腿就往前面的出租車跑,上了車跟司機叔叔說後面有人追我們,司機叔叔馬上發動車子,還好最後順利返校。回了宿舍才感到真後怕,如果我們當時上了那輛平時都會坐的小三輪會怎麼樣?如果當時沒有那輛出租車恰好停在那裡,我們幾個女生又會變成什麼樣?那天晚上我一整晚沒有睡。


酥夏:

呃呃呃……


斯內戈:

明天要考高數了

而我

還在刷Aorqu


只豬呀:

明天考概率論,之後大學物理,英語,模電數電。嗯,模電數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