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大學時期,遇到過最可怕的瞬間是什麼?

問題描述:來說說你大學最可怕的一個瞬間吧。 相近問題是 【來說說你高中最可怕的一個瞬間】 (抱歉沒學會添加問題鏈接) 裡面有些回答看得我毛骨悚然 我覺得大學更復雜牽扯到的人性應該更深更廣 想聽聽各位的經歷
, , ,
七禾:

emmm~,沒上大學之前,沒遇見這么多事兒,感覺社會上個個都是好人。

大一在讀學生一枚,我們這種二本院校一般都是本地學生居多,全班就兩個外地的學生,剛好我們宿舍分到了一個,於是為了讓她體驗一下我們這邊的風土人情,就經常周末出去玩。

那一次去的園博園,裡面山山水水都很多,其實沒啥好看的,但是耐不住新鮮啊,於是一路拍照。後來我們宿舍拍了張集體照,坐在長凳上,各種造型,一個同學幫我們其他幾個人拍。我就看見旁邊走來了一個老頭(不要問我為什麼叫他老頭,聽到後面就知道了),他一直看著我們笑,我當時就以為很正常的遊客看我們這群孩子很好玩之類的吧,照完相,我就湊過去看成品,我的外地室友就被那個老頭叫走幫忙拍照,這種事情真的很常見,當時也沒有什麼懷疑的地方。我看完照片就玩了一下手機,外地室友走過來說那個人(代指啊,室友還是很有禮貌的)覺得她沒拍好,想換個人重拍,我就很自然的說我來吧,我接過手機,就開始拍照,就發現了不對勁了,那個老頭把褲子脫了,露出他的惡心的東西,還一晃一晃的(我好慶幸我當時離得還比較遠),當時腦子完全懵了,直接就叫了一聲你變態嗎,你腦殼有問題嗎?我就一直往後退,當時我手機還拿著他的手機,他說我不過來,你把手機放下,我又退了幾步,離地可能十多厘米的地方把手機直接放下了。然後我就一路撲到室友那兒,直接特別崩潰,腦子一片空白,直接就哭出來了,哭了好久,一直停不下來。

外地室友後來也是被嚇到精神恍惚,她說她還到那個老頭旁邊問他覺得照得怎樣,他說不行再換的我去。直到我說了這個事情之後她才反應過來,她自己一點都沒有發現。其他的室友離得比較遠,隱隱約約感覺到有點不對勁,又不好貿然開口,一直到我叫出來才相信自己的眼睛。

又哭了好久,以前從沒遇到過這種情況,心態崩了,真的停不下來。外地室友後來也哭了,就是給家人朋友打電話的時候,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就又流出來了。

最後想說,出門在外,尤其是女孩子,不要隨便答應陌生人的請求,真的。你的一次善心,就可能帶給你很大的傷害,請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最後,我只恨當時為什麼不直接把手機砸了,心理陰影啊。我的善心就是這樣一點一點被磨掉的。


張凱麗:

一天晚上,在學校外頭的街上吃了小吃。已經回到了宿舍門口了,一個同學手機上問我借期末復習筆記,我說好啊,說完後發現自己把書包落在店裡了。趕緊微信聯系店主,店主說已經回家了,讓我別著急,馬上來店裡開門。
於是我就又出了校門去拿包,可是當我走到那條街,路燈都暗了很多,人也很少。我感覺有一個中年男子一直跟著我,和我保持十米的距離,抽著煙,時不時看我。我當時心裡就毛了,慌死,想著店主到底什麼時候來啊。但是努力保持鎮靜,告訴自己想多了,我長相不出眾,衣著樸素,看起來窮兮兮的,他肯定只是路過。然後我往不同的方向走了走,想試探試探他,還真是,我走到哪,他跟到哪。當時快要急哭了,已經近十點半了,路上也沒人能幫我。突然,想到自己在Aorqu上看到的一個帖子。我拿起手機,假裝自己有男朋友,假裝打給男朋友,語言甜蜜,看往路口,說你已經到了啊,太好啦,Balabala。說了沒多久,我看見那個中年男子看了我幾眼,走了,消失在我視線里。
我想他要是沒走遠該咋辦啊,一邊想一邊祈禱店主過來。差不多三分鐘之後,店主終於到了。我當時看他的眼神,真的是彷彿找到了男朋友。回到店裡,拿了自己的書包,趕緊往路燈亮的地方走,一邊走一邊假裝打電話。
感恩啊,在宿舍休息的時候,看到室友和她男朋友打電話的樣子,學了一招,祝你們長長久久。嚇死我了
剛進大學,很警惕,但是時間長了,就慢慢放鬆警惕了,作死。


AriadnaZxy:

看到有人發類似的,我也說一個遇到過最可怕的事情吧,

就是大概在18年11月,有一天早上準備收拾收拾去上課,穿完衣服以後在我裝襪子的籃子里找出一雙襪子,剛穿完右腳,把左腳也穿上的時候,感覺右腳的中指和無名指的地方有一種異物感,我當時沒多想,以為是洗的時候不小心把紙什麼的一起弄進去了,就有呢種坨坨的感覺,結果等我淡定的把襪子脫了把襪子從裡面翻出來的時候,我就不淡定了!!我發現.原來呢個異物是一隻臭蟲!!!!就類似這種樣子的

圖片來自百度,如水印

我透,嚇得我直接把它扔出去好遠,然後把它弄到宿舍外面去,等我回過神以後我把他踩死了…

(我滴媽呀我此生最怕的就是這個蟲子,在我原來的家裡住的時候樓道里總是有這個蟲子,每次上樓梯我都要躲著,並且一直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生怕他們飛到我身上,就有段時間從一樓到六樓每隔一層就會有一兩只趴在樓梯上或者窗檯上,我家還住在六樓,每一次回家真的是一件很需要勇氣的事)

後來我就一直在想,為什麼洗的乾乾凈凈的襪子里會有一隻臭蟲呢????而且還在我眾多的襪子里難道他還從一隻裡面爬到另一隻裡面嗎???我的媽呀我實在是不敢想像.後來我想到一種他可能進去的方式,就是我在晾襪子的時候,我用的是這種

圖片來自淘寶

夾住襪子,然後可能是從襪子口裡飛進去的,(我們宿舍的陽台是露天的),所以,從那之後,每次我收襪子之前我都會抓一抓襪子看看裡面有沒有”異物”….


搖滾與咖啡:

我在上大學的時候,有一次下午逃課去打籃球,打完籃球以後,我就去洗澡。當時學校的澡堂是四點鍾以後開放,我是三點半到的澡堂。當時門也開了,裡面基本上沒有人,我就很舒服的把衣服脫掉就泡大池子了。

當時因為池子裡面沒有什麼人在加上我本身有泡澡的習慣,因為我是揚州人嘛,所以就在池子裡面,閉上眼睛,邊泡邊打盹。一不留神,時間過去了好久。等我再睜開眼睛一看池子裡面全是人。我待在池子的中央,沒有辦法上池子。所以沒辦法,就在池子裡面不停的泡,泡的我是頭昏眼花。

好不容易熬到大概五點鍾左右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我跌跌撞撞的走出池子,去穿衣服。因為泡的時間太長,所以剛穿了一條內褲,我就暈過去了。然後周圍的同學不認識的人把我叫醒,問我要不要緊。我說完全沒問題然後繼續開始穿衣服,褲子穿了一條腿又暈過去了。然後再被叫醒在咬著牙穿衣服然後又暈過去了。周圍人都嚇壞了。正好剛才一起打籃球的幾個人看到我了,說這哥們八成是暈池了,於是七手八腳的把我抬了出去。

然後校園里,就出現這樣一副情景,幾個人手忙腳亂的抬著一個上身赤膊,只穿一條內褲的我,抬進了宿舍。

我羞的一個禮拜沒出宿舍門。


夜雨聲煩:

大一下掛了兩科,回學校準備了一天就上考場了,查成績的時候真的嚇得要死……

當然,雖然只學了一天,我還是憑借把卷子填滿,瞎猜,運氣考過了……


番茄MeLoDy:

每次老爸給打完生活費過來,不到一個星期總能發現卡上餘額只剩個位數了!!!!


養性:

今天是男生表白日

我收到了一個口紅


探尋奇妙世界的魚:

期末考試,老師檢查學生證,從兜里拿出來的時候,把準備的小抄給夾出來了。


魚以前:

室友把他女朋友帶回宿舍過夜,關鍵其他舍友,包括我,都在寢室里!!!他們就在我們的無視中,拉上小窗簾,開始你儂我儂(學校統一上床下桌的設計)


擱了淺的鯨魚:

大二上學期剛剛考完材料工程,然後老師直播改卷。


匿名用戶:

也不能說最可怕,只是覺得這件事情是我不願意發生第二次的事情,我現在大三,我在十三歲的時候查出來有一型糖尿病,到現在每天都得打胰島素,和男朋友在一起一年了,他已經上班了,還是比較恩愛的,他父母知道我有病以後就不同意我們在一起了,但是我倆也一直堅持。
然後,過五一一起去一個景點玩,那天中午葯的用量還和以前一樣,但是飯沒吃多少,然後天氣30多度,我們去的是一個水庫,風也大,有了有一個小時,我就覺得累,然後在我這里的記憶就沒有了,中間隱隱約約好像做夢一樣覺得有人讓我把嘴裡的東西吐出來,手還被扎了,然後醒來的時候就在醫院了,鼻子還帶著氧氣瓶,胸上粘了一堆管子,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手上輸液,我睜開眼聽見有人說醒來了,然後就看到了醫生,我就知道自己暈倒了,因為兩年以前有過一次這種情況,腦子中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和男朋友可能完了,我們兩個人之間最大的阻礙就是我的病,他壓力也很大,今天肯定讓我嚇到了,一定會分手了,我就開始哭,也不是那種號啕大哭,就是只流淚,偏了偏頭就看到了我男朋友,他臉拉的很長,進了觀察室只有我們兩個人,他不和我說話,我也不說,我就盯著他看因為我覺得可能以後見不到了,然後他過來給我擦眼淚,然後罵我為什麼不多吃飯,那時候我覺得他罵我也是以後聽不到的了,不過最後也沒有分手,他只是罵了我幾句然後跑前跑後找醫生拿單子亂七八糟。他說我暈倒了以後是救護車把我拉到醫院,在車上還吐一些粘液,可能因為大腦缺氧我也不知道。現在也沒事了,只是在沒分手那一刻,第一次覺得他在我這里比我想像的要重要的多。
我現在談戀愛,我是知道我們不可能結婚的,我現在甚至覺得以後就算不是他,也不能結婚的,沒有哪個父母願意自己的孩子為以後擔這么大的風險,但是就算最後不能結婚,我也願意和他好好談戀愛,以前會因為這種事情哭,現在只會偶爾難過。
醫生也沒說什麼,只是血糖升上來就說可以走了,我也不敢問到底這是什麼情況導致血糖低自己不知道,其實我也很惜命,

可能是因為他父母的反對,我現在覺得我以後也不能和他結婚,我不能拖累他。
祝你們幸福,也祝我幸福。


無知小青年:

兩件事
一是08年大二的時候,周末和舍友一起去網咖通宵開黑,後半夜的時候又困又餓,買了桶泡麵吃,吃的正嗨的時候突然聽見舍友大喊我艹!我抬頭一看,瞬間把嘴裡的面噴了,整個人都傻了。
對面機子的哥們被人用刀捅了!
從脖子側面斜紮下去的,整個刀身都進入了,凶手抬頭看了我們一眼飛快的跑掉了,周圍的人都懵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趕緊打110和120等傷者被120抬走後,警察開始給我們做筆錄,等回寢室的時候天都快亮了。
回寢室之後大家都睡不著,開始一根接一根抽煙,凶手和傷者我們都認識,全是我們學校的,只是因為不是一個系的所以不太熟。
中午的時候,聽見有人說凶手已經被抓住了,那哥們兒在學校外面租了一間房,捅人之後根本沒跑直接回屋睡覺了,衣服都沒換。
下午班導到我們寢室下禁口令,要求我們不要跟別人提這件事。
被捅那哥們兒後來沒死,退學了。凶手被判了,不知道幾年,至於原因,學校流傳好幾種說法,一是欺負老實人結果老實人小宇宙爆發,二是為了女人,都挺俗套的,不知道真假。






還有一件事雖然不可怕可是因為一直不知道原因,所以每次想起來心裡都感覺挺怪的。
某個下午,小雨,我在床上躺著看小說,看的正過癮的時候,突然聽見窗戶那兒哐都一聲巨響,我隨口罵了一聲,我艹!關窗戶使這么大勁兒!過了幾秒鐘反應過來了,整個寢室只有我一個人!其他人都不在!探頭一看,窗戶是關著的,可是我明明記得當時因為屋裡關著窗子有點悶,所以是我親手把它打開了。我們的寢室是三樓,不存在有人在外面關窗的可能。


雙那菜:

體檢結束後,還列出了一批名單,名單里的學生,部分需要打一針乙肝疫苗,還有一部分必須打三針乙肝疫苗,我需要打三針。我怎麼敢去打!!!!問班導,可不可以不打

說不打針可以,必須交錢

tm我都不知道他這個名單怎麼弄出來的。

我也忒倒霉,整個系100人,10個左右要打三針,我就是裡面的一個。

~~~~~~~~~~~~~~~~~~~~~~

坐標長春某大學,剛上大一的時候,軍訓完,學校讓交費體檢,校醫院烏壓壓都是人,體檢速度特別快,身高體重視力,直介面報,血尿試管都放的亂七八糟,不貼標簽,是誰的都分不清楚,一開始我沒太在意,隨波逐流,心裡覺得怪怪的,直到用儀器檢查心肺,mmp,儀器都沒通電,裡面的小屋裡一個穿白大褂的用話筒喊著,下一個,下一個,站上儀器一秒就下來了,我丫的憤怒啊,沖進小屋,大喊一聲,電都沒通,怎麼檢查!!!!其實我心裡挺害怕的,畢竟剛高中畢業,那醫生忙關上話筒,估計外面的同學都聽見了,醫生一直問我是哪個學院,要來拿我手裡的記錄表(上面有學院姓名之類的資訊),我都一概都沒反應,怕的一直貼著牆,把表格放在身後,醫生看我慫了,說你走吧,我找了一個空教室嚎啕大哭,心拔拔虛,以及氣憤,學校在我眼裡也不再神聖
當時找朋友傾述,說我憤青一枚


Rulebreaker:

大一軍訓結束前宴請教官,當時的我被很多同學強行灌酒。

當時的我從小到大就沒怎麼碰過酒。一開始我也說了不會喝酒只敬大家一杯啤酒之後只能喝飲料,因為我對酒精實在是抗拒(高中畢業班級聚會被班導灌過酒),而且酒量也是的確差。

本以為這樣就可以了,結果我班就有人開始找我拼酒,我都一一婉拒了,用飲料代替酒對飲,最後喝飲料喝到吐。但後來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喝讓我無法忍受,本來胃裡全是飲料我就有些想吐,又有人拿著一整瓶啤酒強迫我喝,還說「你一個東北爺們居然不會喝酒」之類的話。我真的是深深的恐懼。最後真的是飲料喝了太多立刻跑去衛生間吐了一通,扶著牆出來被幾個女生看見了才作罷。

之後陸續有新聞報道勸酒把人喝死的,我很慶幸我當時堅持滴酒不沾(直到現在我酒量也是特別差)。

最可怕的不是喝酒,而是有些人人來瘋硬逼著你喝,還口口聲聲說大家都喝你不喝就是不給面子,振振有詞的強迫你。這種酒局文化,才是最可怕的。


匿名用戶:

一個不算熟人的人。在食堂打飯時見著他,也就點個頭,記得他微微一笑。
大概十來分鐘後,我還坐在那張桌子上,吃著同樣的一份飯,就有同寢室的室友跑來,說:「知道嗎?校門口出了車禍,有人死了,就是那個誰誰誰。」
我說不可能吧,我說我剛在這兒見了他。
室友說就是他!120都來了,當場就…
等我吃完飯,趕到事發地,救護車己經走了。一輛應該是那種重卡橫在那裡,地上就是一灘深色的血跡……應該我是最後一個見到這個人的熟人。
那是我大學期間,最可怕的時刻。


退堂鼓演奏大師:

我大一就認識了我的山東老鄉L 我們是音樂學院他吹薩克斯我是鋼琴
L性格大大咧咧的喜歡喝酒 脾氣有點差但是不影響相處
我們兩個可以說是關系最好的 一直到大四 他的薩克斯鋼伴都是我給他彈的
大四上學期要準備畢業晚會 我們兩個收拾好東西準備去琴房排練
因為臨近演出 琴房基本都是滿的 後來找到一個琴房裡面有兩個外學院的人 L就進去交涉 意思大概就是我們快演出了 能不能琴房讓給我們練 語氣不太客氣 因為這兩個人已經多次來蹭我們琴房用了 我們本學院的人都是刷卡練琴 這兩個人不刷卡 還佔著琴房 關鍵態度還很囂張 L說明來意後
其中一個就站起來說 你說讓就讓啊 不講個什麼先來後到 時間太久記不清了 大體意思這樣 L聽了就火了 上去就是兩腳
那個小夥子吃了虧 也不說話 轉身就走了 我和L就開始合伴奏 又過了10分鐘吧 小夥子回來敲門了 帶了一寢室的人過來 我一看大概六七個 心想要吃虧 就先動手了 打的很亂 我也紅眼了 (本人183 160斤 平時愛去個健身房)期間我被放倒一次 起來之後發現 我的朋友 L 跑了
跑了 是的 就剩我一個人了
我當時心裡是氣上加氣 很快又扭打在一起
那位小夥子叫來的朋友本來就不是來打架的 後來說是為了過來理論 壯聲勢…幾個人沒一會就都跑了 留我一個人在琴房
打完我起身照了一下手機 發現除了嘴裡略微流血 應該是自己咬破的 其他的零部件都完好
這時候L來了 是的沒錯 他又回來了
帶著一大群人 都是我們學院的 浩浩蕩蕩的
邊走邊喊 人呢 MLGBD 今天誰也別走
其實人家早就走了
我看了這陣勢 笑了
當場我就笑了
可能人只有在危難的時候才能認清吧
如果這六個人 一個個都人高馬大 就是為了給兄弟出氣來找我們麻煩的 小夥子年輕氣盛 我這時候可能已經被個半死了
而我的「好兄弟」L呢 開戰沒多久 跑了回去叫人去了
其實打人的是他 進門趕人的是他 人家過來找他麻煩
我不動手別人也不會和我為難
我當時心裡想的很簡單 叫人過來要搞我兄弟嗎 先從我身上碾過去
事實確實是人家從我身上碾過去 但是用時過久 L已經跑了
後來學院輔導員副院長都來了
原來那幫小子是大二的 好像是新媒體的?記不清了 五年了
那幫小子回去就自首了 為首的喊人的小夥子跟著他們學院領導來了我們學院 來了就朝我們鞠躬道歉 願意賠償
後來才知道都是他們學院老師教的 先認錯 態度上要比我們好 才好處理
我那個「兄弟」L 全程大聲呼喊 義憤填膺 這事沒完 不能吃虧 還說被打傷了 要去醫院驗傷 頗有想訛人的意思
我全程在旁邊看他表演 越看越他媽想笑 早幹嘛去了 這時候來勁了?後來問到我這說這事怎麼怎麼處理你覺得如何 要定處分一起定 我們馬上畢業了定處分會影響畢業 要不定就都不定 畢竟我們先動的手 那邊道個歉 賠償個損失什麼的 這事就過去了
我說可以啊就這樣吧 反正打也打完了 我沒吃虧他們也沒佔便宜 就這樣吧 L聽了說那可不行 要去醫院驗傷…
當天晚上在我們班導的堅持下 我和L坐著班導的車 去醫院驗傷 最後我記得是個什麼 軟組織挫傷?L還試圖讓醫生給他加個腦震蕩 …一路無話 回去之後整層我們寢室的都過來問我怎麼回事如何處理 我真的懶得回答就說你們去問L好了
第二天L過來找我 說你說衣服被撕破了 找個貴的衣服標簽拿過去讓賠 我說我衣服沒破 並表示這事我懶得再過問了你愛怎麼處理怎麼處理吧 L當時居然還和我急了 說能這么輕易放過這幫小兔崽子?不得訛他們個狠的?我說這事我想想就惡心 算了
後來據說L四處串寢 借了1000多的標牌 再加上醫葯費 讓人家給了1500塊錢 那天還要我們親自去領 我說什麼也不去 L自己去的 回來還和寢室的人炫
碼了這么多字 這事大概就這樣 我也沒為自己覺得多不值 畢竟四年下來 L也幫過我 我也幫過他
只是後來每次想想 內心就一陣唏噓
要是我早知道他會跑 我還幫不幫他打?


ffdong:

大四畢業,從學校騎單車回家(500km左右),前三天騎了420公里,剩下80公里左右全是上坡(從海拔90到1000),中間還有一些長下坡,第四日早晨睡了個懶覺,開開心心沿著333省道一路向北,中午在路邊小賣鋪煮過泡麵,打算加把勁快點回家吃肉,在距離家還有大概20公里時候,剛爬了一個3公里的長坡,以後便是一個長下坡,後面跟了兩個運煤的那種大貨車,想著如果被超的話又是一臉灰,便撒歡沒剎車直接往下沖,運煤車緊隨其後,此時車速40+,就在經過路邊停靠的麵包車那一瞬間,聽著後面貨車離自己很近,麵包車駕駛座門開了!!!

那時候第一感覺是自己要死了!!

出於本能反應趕緊剎車左轉一點然後右轉,當避過麵包車門那一瞬間,感覺自己撿回了一條命,看著遠去的貨車,心裡多少有些後怕有些後悔,如果被麵包車門掛倒,然後摔車,然後被後面大貨車碾壓,必定當場死亡。可能這也是長這么大以來,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

現在每次騎車都很慢,我知道,生命很脆弱,應該珍惜。


藍色群山:

大一下學期,我們班第一次組織集體活動,去南山水西溝爬山。
新疆這里爬山和內地那種爬台階不是一個概念。基本所有的小山都沒有路,只能找個坡度緩點地方往上爬。
我們班導是一個剛留校的小姑娘,基本就是一個讀書的乖乖女,壓根沒有任何野外經驗。同去的輔導員也是一個班導同班的小姑娘,到了宿營地就躺在帳篷里去見周公了,基本沒參加活動。
上山的時候還算順利,雖然沒有路,很多人累的連噓帶喘,但是好歹攀著松樹還是能爬到山巔。到了山巔大家一頓俗套的發出非人類的嚎叫,聽聽山谷回聲後,看看太陽快下山了,就結隊下山。
下山的時候帶頭的人選了一條乾涸的河床,大家跟在後面魚貫而行。等走到半山腰的時候,前面停下了,傳話過來說沒路了……
文科專業,班裡男生就只有五個,我擠到前面去,一看才明白他們說的沒路了是什麼意思。
大家看看我這幅塗鴉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這條河從山頂不好好流,直接形成了一個台階狀的兩級瀑布。
由於視線阻礙,前面探路的人下了第一級兩米高那段跌水河道,結果再準備往下走的時候發現下段跌水垂直距離居然近10米,那肯定就走不了了。
我爬下第一段河道,幫著把先下去探路的的一個女生和一個男生扛了上去,但是我發現我自己上不去了,畢竟我們不是專業登山人士,隨身是不可能帶繩子的。
山裡面天黑的特別快,眼瞅著日頭就要落山了。經歷這件事後多年,我在看到金聖嘆評價武松打虎那一章說武松回頭看到日頭正墜下去點評「毛骨悚然」的時候,我覺得正是我當時的心態。
如果因為我們兩個全班人天黑都下不了山的話,那麻煩可就不是一般大了,雖然沒有野獸,但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大家又沒帶燈火,如果迷路那是要死人的。
於是氣血一涌,我就讓上面的人不要等我們了,讓他們趕緊尋路下山,我們自己想辦法下去。另外一個女生也估計是賭一口氣,說不能丟下我一個人,非得和我一起爬下這個十米高的垂直河道。
坐以待斃肯定是不現實的,好在河道兩側有水沖刷出的松樹根,我們還有落腳手攀的地方。
但是近十米高的地方,爬下來的時候,也許是體力耗盡,也許是太過緊張,腳落地的時候整條手臂軟的和麵條一樣,幾乎東西都抓不住。
那個女生也是膽大之人,普通城市姑娘爬這樣的陡坡估計嚇的直接尿褲子,她居然和我一起爬下來了。
我倆手牽著手,繼續沿著河道向下走,好在後面沒有類似的跌水了,如果再來一個跌水,我倆估計連爬下來的勇氣都沒有了。
總算在天黑之前到了山腳下,在宿營地抖了半天,才總算手臂有了點力氣,才想起叫人去接班裡其他人。
好在天剛黑下來的時候,班裡其他人都回來了,她們繞了半座山才找到下來的羊道,見面都是又哭又笑,拚命擁抱,大家都是在緊張到崩潰的邊緣。
事後回想我才怕的幾乎頭皮發麻,萬一我們下跌水的時候一腳踩空?萬一這個跌水後面還有一個跌水?萬一我們兩個人有一個不小心扭傷了腳無法前行?萬一我們迷路了?
任何一個不小心我們的命就交代在那座山上了。
肯定有人想問我和那個女生後來怎麼樣了?很遺憾的告訴大家,雖然我們是手牽手出的山,一路上相互鼓勵打氣,但是後面大學四年,我們幾乎沒有任何情感交集。


陳年可愛狗:

發現大學的男孩子全都比高中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