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大學時期,遇到過最可怕的瞬間是什麼?

問題描述:來說說你大學最可怕的一個瞬間吧。 相近問題是 【來說說你高中最可怕的一個瞬間】 (抱歉沒學會添加問題鏈接) 裡面有些回答看得我毛骨悚然 我覺得大學更復雜牽扯到的人性應該更深更廣 想聽聽各位的經歷
, , ,
南鴛北鴦:

大二上期的時候,被同寢室的一個室友打了,臉被掐爛,留下了永久的疤痕,我本人是個比較和善比較胖又老實的人,她不高,長得屬於比較可愛的類型,真因為我太好說話了,所以她們只有有事情就讓我去做去幫忙,我當時也沒覺得有什麼不舒服,而且我也請她們來我家住過,可以說關系還不錯,就有一次吧,拿我開玩笑,把我關在寢室外面20分鐘(以前也這么做過)但是當時我身體非常不舒服,很生氣,我也苦苦哀求,也生氣怒吼,但沒人當回事(他們總覺得我不會生氣),把我放進去之後,我就把那個關我的那個女生也關在了外面,關了她5分鐘,她在外面說她要進來打我,沒想到她真的一進來就抓頭發掐臉,我力氣比她大,但我從未打過架,我只是把她放倒在地上,我也沒有去掐她臉(其實就是這樣我挺後悔的),打完後其他人勸我說和好什麼的,我耳根軟和她和好(是我先低頭,我後來才發現自己所有的可悲都來自於自己無底線的善良),但因為傷的原因,我在家養傷(給輔導員請假)就只是差不多兩周沒回去,發了一件我這輩子都難忘的事情,她以為我已經找輔導員告狀了,然後她跑去給輔導員坦白(但其實她當時給輔導員說的全是假話,說什麼是因為我先罵人,確實因為當時她們緊都不開門我罵了幾句 她才會打我,還說什麼醫葯費會給我承擔)後來輔導員也站在她那邊,可能因為她長得確實人畜無害的,然後又特別會說話,她本來在輔導員那兒就有好感後來我從其他室友那兒聽到了這件事,我跑去質問她,結果她說我裝,真的惡心,裝軟弱,還叫我爸媽來學校和她對質(真的我是第一次認識到一個人可以無恥到這種境界)當時那種痛苦無助崩潰弄得我想自殺,連著幾天我都沒吃飯,但我很恨,我覺得我不能讓這種人好好活著,我要看著她慘,看著她被上天懲罰(因為當時我已經沒辦法報復她了)沒去報警是因為已經錯過了報警的最佳時機,後來的我明白了無底線的善良是一個人可悲的開始。

ps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半年,上班依舊還在,我最開始因為這件事情已經有了抑鬱症,現在依然還在只是沒有那麼嚴重了,其實我也知道是自己的性格害了自己,但我真的好痛苦,好痛苦


Sichy:

記得有次和男朋友去別人家吃飯,我們在一樓的小院子坐著,他本來坐我對面,聊了會天突然想讓他坐到我旁邊,我就把他拉過來了,剛坐下他原來的位置就掉下來了一個東西 後來樓上的外國人下來撿說不好意思,才看清是支撐外體衣架的架子,特別有稜角特別沉 砰的一下把椅子正中間砸了個小坑,如果我沒把男朋友叫到身邊真的不敢想像被砸了會怎麼樣,可是外國人上樓的時候我還看到他笑了,我不知道這個笑是什麼意思,但是細思密恐的話還是很可怕感覺


晨風沐谷:

就是在看到倒追了兩個月男生牽著我班另一個女孩的手的那個瞬間。


沾灰的真理:

車禍吧,冬天十二月五號晚上九點二十一,當時興高采烈的騎電動車去接女朋友,那種南北校區中間有一個馬路的。剛出北校門前往南校區,綠燈,剛騎到馬路中間,被一輛黑色大眾撞飛五至六米,直接飛到對面車道,看了一下監控我在空中做了七百二十度旋轉,屁股完美落地,我可憐的小電車的卡姿蘭大眼睛被裝瞎了。然後我起來走到馬路邊上打開手機輸入密碼,撥打啦120,女朋友電話,舍友電話。打完電話躺在馬路邊上,感覺路人都已經驚呆了,這個時候我在想我會死嗎?死了我的家人,女朋友,多肉,還有我的AorquQQ微信怎麼辦?最恐怖的時候就是躺著等救護車的那二十分鐘吧。就這樣我還活著,診斷肌肉損傷。輸了兩個星期的紅花素,吃了一個月的藤黃健骨片,補腎,甚好。

車主駕車逃逸,估計車速有五十邁吧。還好逃逸著的車牌被撞掉了。事發後交警說學校門口的馬路沒有攝像頭,還是調的學校監控。然而我室友在學校看了一下馬路兩個車道都有闖紅燈超速的攝像頭,還一閃一閃非常好看。剛接觸到社會一點點,就被社會教會了空中轉體這么高難度的動作。謝謝!

此時的我。

(圖侵刪)

客官點個贊再走吧


小二 來一斤風:

剛剛突然看到這個的問題下面的一個回答,就想把我前天遇到的事情寫下來。

昨天晚上我的夢里都還是那個人,前天下午一整個下午人都是軟的,被嚇的,之前我看過這個問題,從來沒想到我自己也會在這里回答,因為我覺得大學沒有什麼恐怖的瞬間,一切都相安無事。

好了開始了

我們幾個人在學校創業街開了一家花店,地方比較偏僻,行人稀少,前天下午我在那邊值班,一個人在劇,之後門口突然停了一輛單車,走進來一個學生模樣的人,他拿著一個U盤,急匆匆地

他:有沒有電腦

我:沒有電腦

他:沒有電腦啊(開始往裡面走,走到我坐的凳子旁邊)

我:嗯

他:你在看什麼

我:電視劇

他:你,你這雙鞋子哪裡買的(往下看)

我:網上買的

(他思維很跳躍,我已經發現不對勁了,因為一般顧客沒有人會走到我們這裡面來,也沒有人問完你在看什麼以後問你的鞋子在哪裡買的)

他:你說我掐你你會死嗎,我用力地掐你你會死嗎(他的手拿出來做了一下動作,表情很猙獰)

我:會……啊(我完全蒙掉了我在想我會不會今天就死在這里)

他:那你會怎麼死,你怎麼死的(他就露出了那種恐怖的笑)

我:憋死……(我不知道我為什麼還要回答他,估計是怕不理他會惹怒他,因為他精神不正常,但是我當時真的嚇到了,腿一直在抖,或許大家不懂為什麼這么害怕,反正就,外面也沒有人,我想如果我大聲叫,外面也沒有人會聽到,沒有人回來救我)

他:那你晚上在哪裡睡?(他聽到我的回答以後有點那種滿足地笑)

我:寢室

他:那你不在這里睡?

我:不在這里睡

他:你的貓為什麼要叫(他看到了我腿上的貓)

我:它睡醒了就要叫一下

他:你的貓會偷魚嗎

我:不會,它還小,只吃奶粉

他:我在我們那邊釣魚的時候,我們那裡的貓要偷魚,我們那裡的人都煩死了,你的貓長大以後會偷魚嗎

我:不會,反正就是不會(我怕他盯上我的貓,然後某天過來害它)

他:那我掐你你會死嗎(第二遍,我真的怕了,我在想我死在這里怎麼辦)

我……(我沒有說話,我真的渾身發軟,在這個比較偏僻的地方真的沒有人會來幫我,我都要急哭了)

我:您能不能出去(帶著哭腔,我實在沒出息)

他:你怎麼突然叫我出去

我:您能不能出去……(我說了很多次)

他:你叫我出去幹嘛啊(一邊往外走),你晚上在哪裡睡,我說你要是沒有地方睡就和我睡啊(笑,陰森恐怖的笑)

他後來騎上車走了,我是真的嚇癱了,他不是學校里的人,是學校邊上一個村裡的,經常在學校附近晃蕩,以至於我跟朋友們說起這件事,她們都說見過自己見過這個人,精神很不正常,我其實察覺到了,但是我不敢惹怒他,我當時真的害怕他做出什麼事情來那我這么多年的努力都白費了……

我真的沒想到我大學會遇到這樣的事情,但是我當時真的是怕死了。

然後那天晚上我做夢,夢里都是他猙獰地笑著問我,使勁掐我我會死嗎……


Jill:

大一被分到了學校少有的13人間,破舊、陰冷,再炎熱的夏天宿舍里總是異常陰涼,有舍友說這里住了第14個人。
那是軍訓完回來的一天,我睡的很死,深夜,莫名其妙的醒了,我看見,我對鋪,就在我對鋪,一個穿著白色長裙的長髮女人站在那裡,臉對著我對鋪的床。她背對著我,看不清她的臉,我的心提到嗓子眼,但覺得不能輕舉妄動,我就默默的盯著那裡。真的,真的有。她一動也不動,就那樣站了很久,突然!她拿起桌子上的花露水環宿舍一圈噴了起來。

沒錯,她就是我對鋪。
我第二天才問她昨天晚上的事,她說她被蚊子吵得睡不著覺,想聽聽它們在哪,無果,最終決定把宿舍全噴上花露水。
完美的回答。


腳力:

有一次在學校,在寢室窩了好幾天沒怎麼吃飯。躺床上餓的不行,就摸肚子啊,天吶,摸著摸著突然驚悚了一下,我的肚子上怎麼有個洞????加上幾天沒怎麼吃飯,難道餓出洞來了,天吶我真的是是嚇死了,想到可能要做手術可能治不了嚇得我快哭了。然後又仔仔細細摸摸,噢,原來是肚臍眼。我忘了我們人類還有肚臍眼!


匿名用戶:

坐標魔都 同學收拾學姐畢業丟下的東西時,發現了這個,媽耶

還有當時我才18歲啊,就經歷了宿舍對面居民樓的每日擼管男。我是四線小城出來的,怕了怕了……


子立:

不是本人親身經歷但是發生在我身邊

學校里有一個黃頭發有點神經兮兮的男的總喜歡晚上出沒在人少的地方 看到女生就跑上去說「小姐姐,給你五分鐘快躲起來 」「單身的小姐姐,被我逮到就完了你們…」「學校的小姐姐這么怕我幹嘛」 特別喜歡尾隨女生 聽說這個男的還窺探女廁所什麼的

還有女寢晚上有男的進來撬門 還有的寢室有女生晚上醒了發現簾子外有個男人…

在學校一些隱蔽的地方還經常遇到搶劫〒_〒

真的想吐槽我們學校的治安 太水了吧…

補充一下昨晚上發生的事

那個黃毛男又來我們學校了 結果學校社體小哥哥為名除害哈哈哈哈 讓他不準再來我們學校了 但是似乎還有個變態沒被抓住因為有人說他們遇到的不會是這個(瑟瑟發抖)我們學校真是什麼人都可以進 宿舍的話雖然有宿管阿姨但是其實翻牆就可以進來 而且就只有一個牆阻擋 我們女生都經常翻得(晚歸的時候)更別說是男生了 而且學校很多地方還沒有燈 這也難怪為什麼這些人老往我們學校跑…

後續

我們學校有個黃頭發小哥哥因為一頭黃發遭受了… 也是很慘了


yeezus:

我因為聯考不利,本來是沖刺分數較低的二本或好一些的三本的我,全線失利最終落到了一所本地專科院校,我是省會城市,不算多爛的城市。

這一切都不說,畢竟自己的原因,沒考好就算了不再提,用心面對大學生活。

來到這里的第一周我是整個人都驚了,我沒想到現在世風日下到這種程度。

學習是一所北方上世紀的舊學校,可以說已經是半個居民區,就那麼居民,學生混合允許出入的地方。

一切都是上世紀風格,澡堂也是大淋浴,宿舍六人間,連窗戶都沒有,只有那種像監獄式的小窗,窗後還是惡臭的廁所。夏天,不是炎熱問題,是真的無法呼吸,六個人就那樣開著門乞求門外的風吹進來才能緩口氣的程度,不是開玩笑。成宿成宿的到早晨5-6點可以睡一小時。

這些其實我都無所謂了,我沒考好了,來到了校園設施殘破的學校,甚至吃不好睡不好都無所謂了,畢竟我自己的原因,如果考好了現在早跟其他死黨們一樣,在一普通二本最差也是三本,至少是在一所給我感覺是【學校】的地方。

但是後來的事徹底讓我無fuck可說,六人間住五人,因為一個床壞了。

五人,一人每天每夜不刷牙不洗臉不洗頭,那種氣味你應該懂吧?教室6乘6範圍內止不住聞見就要嘔吐的程度。我絲毫不誇張,以前我家來了個農村舊民俗的求辦事的人,他是一生不洗澡的,那個味道和這個味道我認得出來。

剩下三個是社會哥,來到新學校第一件事是跟國中高中生混社會一樣,先佔地盤,先想著打哪個學生會的,堵哪個人漲漲威風。我真的驚了,大學生。。大學生還學初高中小孩天天打架玩?而理由是來漲漲威風,教教別人做人,我真的害怕這他娘是一個18歲成年人。。每天研究的東西?

三個社會哥不會洗衣服,洗過的衣服水滴滴滴流。整個宿舍被改造成了令人作嘔的垃圾場。

我不知道你們能不能想像的出來,一個勉強放下四張上下鋪床的小屋,從進門到地板的每一個角落,全部是煙頭,酒瓶,煙灰。人就踩在這些煙灰、酒瓶上過來過去。整個屋子散發著惡臭。我真的都不敢回想那個場面。可能會有人說我矯情,男人宿舍多少喝酒抽煙。可能你是沒見過3個社會哥一起造,關著門床上抽煙,酒瓶讓你無腳可踩。真的當時我寧願去住太平間,就算是屍臭我都能忍受。

其中兩個社會哥是有女朋友的,每天晚上9-10點是他們共同的視訊聊天時間。嘴上各種甜言蜜語么么噠,說的比唱的還好聽。聽對白聽起來他們的女友還是比較真心的。但是你知道他們聊完之後做了什麼?十點,倆人匆匆忙忙的跟女友說拜拜,然後,然後三個社會哥組團出去了,出去大保健了。我就在恐懼,前一秒還在甜言蜜語我愛你,後一秒眼都不眨出去嫖了。更有數次,他們的女友來這個城市找他們,上午出去見面,晚上回來接著大保健。在校園里走著,居然能做出直接去找路上的女性要微信,直接陌生現場約炮。每天晚上還在互相談論她們和女友弄起來感覺得不同。我無數次問自己。。這還是人么?

為什麼這里聚集了無數人渣啊,如果一層樓只有我們宿舍的三個就算了,他媽的這里簡直就是人間煉獄。公用洗衣機被人投進無數條內褲、襪子洗,煙灰臟水直接倒進洗衣機。我不敢想像,野人也不過如此吧?我感覺自己進了少管所,而這里還沒監獄長。

這下我明白為什麼這里都是些什麼人了,真的這是我第一次面對人性醜惡。

究竟什麼人能做得到前一秒跟女友甜言蜜語,下一秒互相議論各自女友和炮友哪個活好,以此為談資為驕傲。

後來我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換宿舍,後來就乾脆回家住了。

真的如果重新來過,我寧願命都不要也不想再來這個人間煉獄。

同是九年義務教育,出了這么多社會蛀蟲,我知道社會犯罪率為什麼那麼高了。

我這里不是在貶低大專生,因為我自己就是個大專生,我在貶低那些可怕的人,可怕的人心


匿名用戶:

2017年,我們學校一副教授公然拳打腳踢一男一女倆學生,被一大群人圍觀且拍了打人視訊後仍然毫髮無損,今年竟然還成了博導。
事情的經過如下:這倆人是勤工儉學的學生,兼職幫著教學樓大爺晚上關燈,按規定應該是九點五十關燈,但是有天兩個人九點半就把燈都給關上了(學校圖書館和考研自習室什麼的關燈時間與教學樓不一樣,這倆關的晚),那位副教授也恰好在那天留在辦公室,出來的時候發現教學樓燈都關了,周圍一片烏漆麻黑,伸手不見五指,下樓梯時竟然不小心把腳歪了。教授心想,我哪受過這種委屈啊,於是第二天,等到晚上關燈時就在教學樓門口把這倆人堵住了,問清楚是這倆人後,先是教訓了一通不解氣,越說越激動,然後一手電筒就戳到了男生的頭上,接著兩腳踹翻了女生,一邊踹還一邊破口大罵。本來他開罵的時候旁邊就有很多圍觀的了,看他開打後就有上去拉架的了,還有聰明的已經錄了像,於是當天晚上我們學校貼吧就炸了,各種討論這件事的,還有人肉這個老師的,本來我們這些吃瓜民眾以為這個老師怎麼也會有個處分,誰曾想第二天下午貼吧上所有討論都不見了,發過視訊的也被警告刪掉,也不知道學校給了什麼好處或者說警告,那倆學生也沒鬧事,事情好像根本沒發生過,那位老師依舊受人尊敬,甚至成為博導,而他最長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我是一位多麼公平公正的老師啊,大學里的老師要是都像我一樣有良心,那現在的大學生貭素還了得!
呵呵

為什麼我知道的這么清楚?因為那晚我全程旁觀,我被導員警告,那老師是我們學院的,我上過不止一次他的課。


大雪:

就在剛剛啊,下午有課所以提前到要上課的教室待著寫作業去了,兩點的課不到一點就去確實有點早,但是已經習慣了就無所謂啦。而且,一進教室就看見黑板上畫著四隻小可愛

然後就很開心啊。

然額,然額,

幾分鐘過後一個提著紅色布袋子的男人?還是應該叫男生?走了進來,反正很不修邊幅,穿著不合季節的呢子外套,頭發也蠻長的,我看了一眼然後低頭繼續玩手機。以為是一起上課的,因為是選修課,我又一直坐第一排所以並不清楚班上到底又哪些人。

然後,他準備坐在我後面,開始問我幾點上課,我驚慌了,因為之前一直坐我後面的是一個戴眼鏡男生,其餘就是幾個女生了,對這個人沒有印象啊!我沒多想,站起來就走,他還在說「你怎麼來這么早,才一點啊……」我幾乎是跑著下樓的。然後直奔圖書館四樓坐到我常坐的地方。

天吶,手還在抖。

是的,以貌取人了,不知道對不對,但至少現在能保證自己是安全的,女生千萬不要一個人待在容易有陌生人進入且無法呼救的地方啊!

我估計剛剛那麼害怕多半是因為他入侵了我的安全距離,

後怕,抖。


yang wang:

本人真事。

大學部大四的時候,在校外合租,備戰考研,隔壁是一姑娘。

某日晚上看完書回去,看到一陌生男子在客廳,跟姑娘聊天。男的看到我感覺很緊張,有點尷尬,我以為是撞破他們好事了,隨便寒暄幾句就回屋了,沒多久男的也走了。

過了幾天,警 察來了,問那天是不是有男的進屋,有啥表現,我回憶說沒啥異常,就是有點緊張。警 察說那個男的那天晚上先在另一個地方把前女友殺了,到我租的房間是準備殺隔壁姑娘的(他之前住的就是我租的這間),原因是前女友提分手後,他要殺人泄憤。後來因為我出現了,就沒有動手。不小心救人一命,如果不是我看起來比他壯一點,估計我也難免成為受害對象。

只能說合租要謹慎啊

現在還能搜索到當時的新聞。https://rc.mbd.baidu.com/zhm4scl


匿名用戶:

當我得知舍友是個gay的艾滋病患者的時候…… 並且有一天晚上在宿舍大喊要死一起死… 太可怕了……


追夢少年白展堂:

大學四年,四年很快,畢業三年
如果說大學期間最可怕的瞬間就是莫過於
全體室友居然可以在屋裡躺上整整兩天,
因為那時候還沒太流行送餐軟體
而且食堂的餐也因為宿舍宿管原因也送不上來
誰去買飯就要帶回全寢室的,大家都不想動。
就因為沒人去買飯,大家都在床上躺著
一點聲音也沒有,我以為都是在睡覺
期間因為飢餓輾轉反側,當我用我的餘光觀察大家時,原來大家都沒睡,我們四目相接……
我最後我輸了,整整47個小時。


九歌:

正在上大學。。我的室友上學期期末剛考完六級那天晚上,在寢室磨刀。。。對就是磨刀,拿著水果刀在床架(鐵的)上磨。邊磨邊跟自己說話,嘟嘟囔囔的,然後。。。。。。他開始喊我的名字,第一次喊我沒敢吱聲 又喊我,我問他幹啥,他說我求求你殺了我吧。我當時
我說,你要幹啥啊,他就一直說,你殺了我吧,還在那笑,我當時又生氣又害怕。

還是這個室友,他媽媽早上五點多打電話給我媽媽,讓我媽告訴我他找他家孩子。我媽給我打電話時候我都氣炸了,本來周末好不容易睡個懶覺。我還得起來去叫他給他媽打電話
然後白天我問他,阿姨找你幹什麼啊,其實我就是怕他萬一家有事怕他想不開,結果他告訴我沒啥事
你特么沒啥事大早上給我媽打電話!!!!!我問他你咋不接你媽電話呢,他說我關機了晚上要睡覺
我特么就不睡啊!!!啊????你大爺的
但作為一個慫逼,我也沒啥可說的 怕他捅我
這學期他emmmmmm開始自己一個人說話,自己笑。上課的時候還會跺腳,差點被老師攆出去,在宿舍也是這樣。上床下桌的床鋪,下床不走樓梯,從床上蹦下來。。。有一次他吐了,從床上直接吐到地上,emmm就不上圖了。我不是不關心同學,我是真的惹不起
希望我能平安度過大學吧!


匿名用戶:

我是警校生,在我學習的警校里,班級中里沒有什麼班導、輔導員之類的,就只有中隊長(我不知道其他警校是怎樣的,但我的學校就是這樣的)。

因為我們是全封閉式的學校,只有周末拿著中隊長批示的假條才可以出門,所以一切的所有事物都是歸我們隊長處理,包括學業上的、中隊里的、生活上的、心理上的,中隊長擁有絕大部分的權利,中隊長可以給我們處分,給我們停學處理,可以體罰我們,隨意打罵教訓我們,可以讓我們封假,讓我們加操訓練,也可以給予我們學校大部分現有的優待,助學金、免學費、獎學金、榮譽表彰名額、學生會幹部幹事職銜、班級職務,剛開始的時候我不明白為什麼一個小小的中隊長在一個學校里可以擁有如此大的權利,但在警校後來的生活中,我漸漸明白了警校(只是指我的學校)、中隊長的惡心、骯臟、黑暗之處。

先說說我自己吧,我是湖南人,生活在一個中低階的家庭里,長得並不好看,不是那種給人眼前一亮的漂亮女生,也沒有說是一眼過去給人很舒服的那種鄰家女孩,大眾女生,我很胖皮膚也是那種黑黃黑黃的還一臉青春痘,因為身高高的原因總被人說壯,雖然不好看,但從小到大還是很乖,很活潑開朗所以很討喜吧,朋友很多,老師也很喜歡,到後來是因為家庭原因迫使進入警校,而進入警校(只是指我的學校,希望其他警校生不要誤會,沒有說你們)之後,徹底顛覆我的三觀。

我們學校環境不像其他學校那麼好,八人一間宿舍很小,女生宿舍里有單獨的小衛浴間和洗漱台,男生連這個都沒有,要去每層的公共衛浴間,宿舍里就四張鐵架木板上下床,兩張木頭桌,幾個破櫃子,和兩個洗臉盆大的電風扇掛在頭頂上。

就這樣我在這個學校里待了下來,進學校的第一個月是整整一個月的軍訓,很累很累,估計是警校的原因吧,比其他普通高校的軍訓累的多。軍訓期間我們中隊長說要做資訊工作,需要會使用電腦辦公軟體的人,當時我也沒想那麼多,就想著我會做而且還能偷懶不用訓練多好啊(那訓練是真的累,九月份太陽又烈又毒,我們教官又喜歡專把我們放在太陽下練,不讓我們去陰處),然後我就向上報告去了,從那開始我就覺得我的生活完全變了。

做資訊工作期間,我們中隊長老是會和他之前所帶的學生一起調侃我,開玩笑啊什麼之類的,雖然不開心但也沒敢表現出來(我忘記介紹了,我中隊長是個男的,說是在這個學校待了最少十多年是個資歷蠻老的中隊長,然後在全校都是出了名的嚴,做事能力強,喜歡什麼都爭第一的那種人,因為軍訓剛開始的時候,有人因為不守規矩被他罰站軍姿一小時,還有人因為打架被打被扇巴掌,所以我們所有人都很怕他,對他都用一種恐懼感,不敢違逆他),然後就是從那之後我就經常被他喊去做資訊工作,也是在做資訊工作的時候,我和他經常聊天,慢慢的開始熟悉起來。

軍訓結束之後我們分班了,我和其他三名學生被分為中隊里的班幹部,管理班級,從此之後我們基本上天天都要去見他向他匯報中隊情況,隊里一有什麼事情,我們都會發資訊或者之間去他宿舍(我們學校中隊長是有宿舍要住在學校的)和他匯報情況,就這樣一來二去我在他面前出現的次數多了,他也越發看重我(雖然我不這樣認為,但我身邊的人都這樣和我說),就這樣我和我中隊長就熟絡了起來,關系也變得不錯,有一次他不知道幹嘛就扭傷了,然後他之前帶的學生就在給他按摩,我因為匯報情況就撞見了,因為那個時候關系已經很不錯了,當時處於想幫助人的心,跟他說了其實我也會按摩(我覺得這是我這輩子說出做錯的話,做的最大的錯事),然後他就說既然我會,那就幫他揉揉按摩一下,看看之後他會不會好的快一點,他說他之前的學生都是這樣幫他的。

當初的我也沒想到那麼多的利害關系,就答應他的請求幫他按摩,從那之後我就經常被他喊去按摩,不論什麼時間,早上也好,半夜(大概十一,十二點,有時候按摩到凌晨一點兩點的也有)也好,上課也好,午休也好,只要他不舒服,他就會叫我去他宿舍幫他按摩,那時候我過得真的很累,想反抗卻又不敢說出口,因為我親眼見過拒絕他和他對著乾的學生,最後被整得多慘,他想方設法的弄那個男生,叫那男生宿舍的排擠他,叫班幹部找他茬,然後再體罰那個男生,用犯錯誤當做借口對那個男生拳腳相加,整得那個男生最後跟變了個人似的,要多乖有多乖(如果你不相信,我也沒有什麼辦法,畢竟你不是我們中隊長的學生,你覺得假,是因為你沒有經歷過,我也不做過多解釋,畢竟我沒必要造假),那時候我就在想,一個男生都沒抗住他,我又怎麼可能能夠有反抗的餘地,再加上我很懦弱,很怕事,爸媽本來就辛苦,不想再因為學校我的事情再讓他們費心,所以就這樣我一直沒敢發聲。久而久之我的室友也知道了我給他按摩的事情,她們不理解,覺得惡心,甚至是嘲諷我,經常對我開那種惡趣味的玩笑,再加上因為長時間的不在宿舍,在班上,和她們的關系也沒有很好,她們開始排擠我了(那個時候我真的真的很難受現在想起來我都還覺得難受,整天都沒有人跟你說話,對你愛答不理,大家討論什麼的時候你一發聲,就一群人懟你,在學校吃飯也不叫你,周末聚餐也不喊你,趁你不在還拿你當話題,說些惡心的東西,那種感覺真的這輩子都難忘記,扛了好長一段時間,終於是扛不住和家裡人說想要退學,但家裡人更是不能理解,沒有前因後果的就說要退學,當我開玩笑,把我罵了一通,就再也沒搭理我了)。沒有人理解我,更沒有人能夠幫我,那時候感覺自己真的很無助,但卻沒有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上的那種,而我和中隊長的這種關系一直維持到了我離開警校(只是指我的學校)那個鬼地方才結束,我覺得那幾年是我過得最痛苦,最難受,最壓抑的幾年,因為期間還發生了另外一件事情。

那是在第二個學期的下學期。

我記得那時候他除了叫我幫他按摩以外,還經常喊我去照顧他,因為他喜歡喝酒,而且一喝基本上就是爛醉的那種,而這種時候,他就喜歡叫上四五個和他關系好的女生班幹部來照顧他,幫他擦身體,拿燙毛巾敷臉,而且要照顧到他睡著為止,才可以回自己宿舍休息,而我往往是被喊中的那個,他喝醉了就喜歡叫我幫他按摩全身從頭到腳,而且接下來的兩三天每天都要幫他按摩,所以那個時候我最怕他喝醉。而且他還喜歡和女生開玩笑逗女生,喜歡和女生抱抱之類的,那時候我真的覺得很惡心,但只能憋著,什麼都不敢說。

直到有一次半夜,他喝的爛醉,他打電話叫了三個女生班幹部來照顧他,而我就是其中一個。那天夜裡,我接到電話後和其他兩個女生去了他的寢室,一直幫他弄敷熱毛巾,擦身體,按摩,到後來他感覺好一些之後,就叫那兩個女生先回去了,走之前他還叫她們關掉房間的燈,說是刺眼睡不著,那兩個女生走之後我和每一次一樣,幫他把寢室外門拴上,然後回到他床邊幫他按摩,可是按著按著我就覺得怪怪的,我發現他一直盯著我看,然後我就問他怎麼,他就喊我坐到他床頭,接著他就一把抱住我,親我,還用手伸進我衣服里弄掉了我的內衣摸我,那時候我整個人都懵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就只能一直喊不要,不行,不可以的,然後他就說沒關系的,他戴套,第一次他會輕點的,我整個人真的那個時候腦子里一片空白,就知道說不要,不行,不可以,也不知道反抗,更不敢大喊大叫,我怕有人發現,說我不要臉,直到他要脫我褲子的時候,我才猛的抵住他的手,我求他說不要,都快要哭出來了,他才鬆手,他掀開上衣叫我幫他舔胸用手按住我的頭,不肯放開我,後來又一直親我,問我喜不喜歡他,說什麼他很喜歡我之類的話,但並沒有做其他的事,事後他還和我說叫我保守秘密,說那是只屬於我和他兩個人之間的秘密絕對不可以說出去……

從他寢室出來之後我沒有哭,也沒有大吵大鬧,只是有些恍惚的走回了女生宿舍樓,一個人在宿舍門口坐了了很久很久,也不知道到底是幾點進的宿舍裡面,更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床上睡覺的,第二天起來還是很正常的一副模樣,照常出早操,照常吃早點,照常站隊,照常回班上課,唯一不同的,就是那天上課我和老師打了報告上廁所後就再也沒回去了,我沒有去洗手間,而是去了教學樓頂樓上面的天台,在天台上我終於哭了,哭的很大聲,但不怕,因為天在下雨,不會有人聽見,更不會有人發現我。直到現在我都清楚的記得那一次我是想要自殺,想要從天台跳下去,覺得那樣就不難受,那樣就不痛苦,也不用再壓抑自己,委曲求全了,但結局是沒有成功,我被攔住了,被我現在的男朋友給攔了下來。我記得就在我猶豫決定要不要跳的時候,我被一個男生一把從天台的邊緣處摟了下來,然後那個男生一直問我罵我,說我做什麼那麼想不開,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一句話沒說,抱著他就是一頓大哭,哭累了就歇了會兒又繼續哭,後面也記不得是怎麼下的天台,怎麼離開的教學樓,就只記得我問那個男生怎麼會知道我在天台,他告訴我說,他那天看我在教室狀態不太對勁就跟了出來,沒想到我去了天台還想要自殺(很久以後才知道他很早就喜歡上我了,所以才會關注我那天的情況),再後來他就一直陪著我,照顧我,我也把所以事情告訴了他,他什麼都沒說只叫我不要再去想那件事情,叫我好好過好現在的生活,再後來我和他就在一起了。

從那之後我再沒想過自殺,只是還時常對那件事情耿耿於懷,我和中隊長的關系還是和以前一樣,沒什麼變化,唯一的變化應該就是,班裡一旦有什麼榮譽,優待,他都會給我一個名額,我不屑他,但又不能表現出來,只是裝作還是很熱情的,很尊重他的樣子,幫他做事,聽他命令,唯命是從。

到這里很多人肯定會覺得這肯定是假的,怎麼可能會有女生都差點被——了之後,不但不去檢舉、揭發,舉報那個人,還對要侵犯自己的人那麼順從,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事情,但我想說的是如果這種事情發生在你身上,或是發生在其他85%的女生身上,她們一定都會是和我一樣的,因為沒有人會相信是中隊長強的,其他人一定會認為這個女孩是為了利益或是其他的好處主動爬上中隊長床的,而且就算揭發了,人們大部分都不會同情女孩,只會唾棄女孩,覺得女孩骯臟,不要臉,引用已經過世的作家林奕含著作的《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里的一段情節:思琪在家一面整理行李,一面用一種天真的口吻對媽媽說:「聽說學校有個同學跟老師在一起。」「誰?」「不認識。」「這么小年紀就這么騷。」思琪不說話了。她一瞬間決定從此一輩子不說話了。當我們真的把自己的事情訴說出來的時候,得到不是同情、聲援,而是一片辱罵,有多少案例不都是這樣的,前段時間的北電女生自爆被班導父親性侵的事件,有多少人不僅不安慰受害者,還跑出來踩一腳,所以不是我不說,而是我不敢說,我是懦弱,我是膽小,但我也只是想讓自己的人生過得平靜一點,而不想再因為自己的事情讓父母傷心難過,憂心忡忡的。

還有這個學校的骯臟之處,我真的不想再多言什麼了:送禮就可以在學生會當官;請中隊長吃飯塞錢就可以享受學校里的各種優待;拿錢用關系就可以之間掛學籍不來上課拿畢業證書;學校的風紀隊明碼標價,請多少人吃飯拿多少錢,就能得到進入的名額;中隊長用處分和雙休日的假條來威脅女生和自己上床;在學校關系戶和沒關系的人享受的待遇就是天差地別的;還有太多太多這樣的事情,這是我在這個學校待下來看見的知曉的事情。

不管有沒有人相信,但我終於是,說出口了。


匿名用戶:

我不知道我這個算不算,也是看了一個評論有感而發,我們的大學導員不作為,一些事情給輔導員講一點用都沒有,就比如我們班代私扣我們的獎學金,貧困補助金,獎學金拿回扣兩百,補助金拿八百,如果你不給她,或者你不答應這個條件,她會把你的貧困補助單子給抽出來,然後獎學金名額不報你的,這個是故事前提。然後我們後來去找了主任,越過了輔導員,雖然讓輔導員有點難做人,但是就是因為輔導員給班代的權力太大,導致我們不敢給輔導員講,怕他不信,我們宿舍四個人去找了主任,給主任看了轉賬記錄,當時主任很生氣,導員不可置信,說著要怎麼怎麼處罰班代,說班代肯定給她撤掉,沒准還要處分,因為班代貪的錢很多,她自己有獎學金,然後加上我們的這些回扣,一個學期她自己能有一萬左右。。。emmmm,她還有專轉本機構的錢,就是介紹人進這個機構,這個機構會給她多少多少的錢,想想班代一個學期什麼不幹就比我們這些天天出去兼職賺的錢多。後來的後來,班代也沒有撤,處分也沒有,輔導員依舊相信班代。。。。我們班代是女生,我們也是女生,我們班一共就我們七個女生,兩個宿舍,我們班代心眼很小,但是在主任老師面前就是那種很大方得體,做事盡心盡力的那種,很會講話,但是心眼是真的小,很小。。。。她會背後算計你,她們宿舍有個女的和她吵架了,然她們就把那個女生的牙刷用來刷廁所。。。後來她們宿舍有個女生受不了她們這個樣子就搬到了我們宿舍,這個女生就和我們講為什麼她會搬宿舍,其中就是因為這個班代的心眼真的很小,太過算計。她不說,我們一直都覺得班代很好很好,所以輔導員主任被班代騙也是有原因的,班代這個人,真的很會說話。。。這個學期,我們宿舍有個女生,也就是剛剛說的,從班代宿舍搬過來的這個,要補考計算機,我們宿舍兩個要補考,於是下課班代發准考證,一開始給我室友的准考試是一群人在一張紙上的,需要裁開,然後室友正準備裁,結果被班代宿舍一個女生要回去了,說她們給裁開(這個女生就是班代拿她牙刷刷廁所的那個,emmm這個女生後來是知道這件事的)重點來了,後來發到我室友手上的准考證不僅照片模糊,教室時間模糊,除了准考證號不模糊,其他全糊了,另一個室友還好,但也能明顯看出來被磨了。我們想都沒想到她要做這件事,這個人心眼是有多小啊。後來我那個室友就把准考證拍給了輔導員,加上一班班代的作證,終於,輔導員把她班代的職位撤了。。。。補助金髮生在上個學期,歷時兩個學期,她這個班代才被撤掉。。班代真的很小心眼,很多背後陰人的事情,但是都太瑣碎了,太多了 不講了


宋兵乙:

強行來答一波,畢業四年任然心有餘悸。

那是一個天還蒙蒙亮的清晨,臨近暑假,酷熱難耐,躲網咖吹了一晚上空調之後回宿舍,大概五點左右的樣子。

開門之後,三個室友還在熟睡,迷迷糊糊,爬上梯子準備睡覺,然後猛一抬頭,發現了我旁邊的室友竟然沒有穿褲子,看見了一些不可描述的東西。

算了,還是畫出來吧。

圖片修改日誌:應當事人強行威逼利誘,幫他做了一點小小的修改。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