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大學時期,遇到過最可怕的瞬間是什麼?

問題描述:來說說你大學最可怕的一個瞬間吧。 相近問題是 【來說說你高中最可怕的一個瞬間】 (抱歉沒學會添加問題鏈接) 裡面有些回答看得我毛骨悚然 我覺得大學更復雜牽扯到的人性應該更深更廣 想聽聽各位的經歷
, , ,
江山:

有一次跟同學去網咖通宵玩遊戲。他平常胃不太好,那是夏天,半夜的時候吃了一碗桶面,喝了一瓶冰的雪碧,很冰很冰的那種。後來就一直說胃不太舒服。早晨六點多的時候,他去上廁所,廁所就在我們座位的後面然後我就聽到哄的一聲。我一開門,發現他倒在裡面了。頭撞在牆上了。我以為他要猝死了,我特么當時真的嚇尿了。我趕緊把他拖出來,他當時已經休克了。後來叫了寢室室友一起過來,把他送去醫院。後來發現可能是因為涼熱刺激導致的胃出血。說實在的,那次真的嚇尿了。

其實這不是我感觸最大的,因為他比較重,我一個人弄不動他,我當時想尋求網咖里同樣玩遊戲的人的幫助,幫我把他弄到沙發上,等我寢室室友過來。但是回答我的是一道道冷漠的眼神。那一刻,我就知道了他們的態度。我也就不再抱有任何希望,自己默默地把他拖到沙發上。想像一下,我當時並不知道他到底怎麼回事,我以為他可能真的要死了,他當時在翻白眼,在那種情況下,那種無助,當時真的對這個世界太失望了。


匿名用戶:

匿了。

從大一開始,每年學校都會出人命,有夏天雨季坐校車翻進河裡的,一整車人,全沒了。

有從教學樓上往下扔水果刀,一擊致命的。

最恐怖的是我大三結束那年夏天,從那以後學校流傳一句話:表白有風險,拒絕須謹慎。

我們學校有個很大的足球操場,夏天晚上很多情侶在操場里進行各種活動 ,有一天晚上,經管學院一男生,約了醫學院一女生,去這個操場表白,當時倆人位置是在足球網門框邊,結果被拒,男生掏出隨手攜帶的水果刀,把這女生割喉了,據說一刀致命。

可憐的女孩還沒來得及求救,就順著門框邊慢慢倒下去,坐在地上,別的人以為她只是坐在那裡,就沒有人去問,結果最後走的一對情侶看著這女孩姿勢不對,就過去準備問一下,可憐的女孩這才被發現。

凶手殺了人以後馬上跑了,爬到醫學院的教學樓頂跳了下來。樓後面是小山,很少有人經過。第二天才被發現。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沒人再敢去那個操場。


匿名用戶:

分享一個到現在想起來都讓我不寒而慄的事情吧。
2008年,我14歲,中考成績很糟糕,四川一個職業中專正好來招生,校方提出可以家長陪同去學校參觀,當年無知,就跟著去了,陪同的還有我的母親。
當時512地震過了沒多久,整個川地滿目瘡痍,祝安好。
母親待了三天就回家了,校方提出讓我們試著待十天,體驗一下課程,八個人一間宿舍,當時住著五個人。舍友都是來自同屬一個市的,有一個還是我們同一個學校的。
她們在宿舍抽煙打牌,喧嘩至深夜,我也只能沉默,當時我只是一個膽小的來自小鎮的傻姑娘,而她們是在市裡的混社會的姐姐,她們討論的都是打架男人和墮胎,即便如此,我也沒對她們有何偏見。
有一天,老師帶我們去學校附近的一個什麼山,我已經忘了,回來吃午飯的時候就一直心神不寧,也沒胃口。中午回了宿舍還沒睡覺,其中一個社會大姐就喊起來了,她的兩百四十塊錢丟了,嚷嚷著要搜,我也無所謂呀,搜就好了,可是把我的被子拽下來的時候,那些錢赫然躺在我的枕頭下,我整個人都懵掉了,她們一口咬定就是我偷的,那個同校的女生還站出來對她們說我中午情形緊張連飯都沒吃,我不可思議的看著她,國中的時候她五班我四班,她有一頭濃密的永遠梳不開的頭發,我到現在都記得。
其中一個社會大姐拿著那兩百塊錢,一遍又一遍的重申著,這錢就是她的,上面還有紅色的墨水印,是她不小心弄上去的。
當然這時候,我整個人都是懵掉的。像個啞巴,腦子一片空白,完全說不出一句話來。
然後那三個社會大姐就打我,用皮帶抽我,用她們的人字拖踩我,用巴掌扇我,我很疼,告訴了老師,可沒有一個老師站出來徹查這件事,我就站在地上,任由她們肆意的折磨我,宿管老師敲門的時候她們就換張嘴臉,我特別害怕,一句話也不敢說,她們就那麼打我到半夜。
第二天在班裡,她們讓我跪下道歉,我不跪,她們就又打我,中午我不敢回宿舍,就在教室坐著,可她們來上課的時候看見我,沖進來扯著我的頭發打我。下午上完課我就回宿舍了,我跟她們說,錢不是我偷的,我死都不會承認的,要不然咱們就報警吧。當然,我說完這些,換來的是新一輪更殘酷的暴打和折磨,我想不通,跑到陽台上準備跳下去,她們把我拽回來,滿嘴臟話,什麼想死沒那麼容易啊。我現在都能想起來那些嘴臉,真恐怖。
宿管阿姨可能察覺到不對,晚上叫我到她的宿捨去睡。感謝那位宿管阿姨,好人一生平安。
後來十天到了,就回家了,我們還在一個車廂,她們說了讓我小心點,有可能我就回不了家了,我就特別害怕,把事情的原委給我旁邊那位家長說了,一對父母,也是陪孩子來看學校的,他們一路保護著我,下了火車,還要換兩趟班車,他們一直保護著我,他們和我是同一個鎮子上的,一直把我送到家,回家把事情給我媽媽說了,我媽媽眼淚唰唰的掉,感謝的話已經說不出口,我已經被嚇的像個傻子,目光獃滯,神情恍惚,害怕,發抖。
我在家待了兩個月,開學換了一個城市重新讀初三,第二年考的很好。
很感謝那位收留了我的宿管阿姨和保護我一路的夫婦,好人一生平安。
那三個折磨我的社會大姐,十年之久,可我到現在都忘不了她們的嘴臉,我不是白蓮花,做不到原諒,我也不詛咒,不過那樣惡毒的姑娘,想必一生也不會幸福。
現在我過的很好,已為人母,被先生照顧的很好,婚姻從來都不是愛情的絞肉機,謝謝你如此呵護我。
父母都離的很近,不過十幾分鐘的車程,經常見面,也賴著長住。感恩天下父母。
希望你們都被世界溫柔相待,希望你們的小世界裡鳥語花香。
拒絕校園暴力,請保護好你們的孩子,請教育好你們的孩子。


匿名用戶:

大一新生。
剛從高中出來,接觸到各種各樣的人。
國慶認識了一個研一的學長,通過幾次交往。大一懵懂,沒談過戀愛,也沒有過與男生交往的經驗,誤以為對他的好感就是喜歡了。
十八歲生日那天,晚上請舍友和他吃飯,在舍友的助攻下,兩人在一起了。
以為一切都是那麼美好。
第二天,那男的帶我去開房。
先是說去圖書館要帶身份證,又說要存包,然後說累了想上去睡一覺。
傻傻的,最後還是跟他上去了。
一進房間兇相畢露。
拚命往床上帶。
還好那段時間天天去健身房,還算有點力氣,態度也很強硬,這男的不是很強壯,又不敢硬來,沒有得逞。
給舍友發消息,舍友好樣的,說擔心我,要我發定位。
他慫了,這才回的學校。
從此再也沒聯系。
人心。


匿名用戶:

必須回答一下
學校宿舍環境不好
而且按照班級分宿舍,我們二班女生都被分在一樓
非常潮濕陰暗 老鼠非常多
老鼠能爬到各種你想不到的地方
經常洗一抽屜的東西 因為被老鼠爬過舔過
經常很崩潰
晚上老鼠偷吃的聲音能直接把我們吵醒
開始開手機閃光燈晃一晃也就怕了跑了
後來老鼠也聰明了知道我們不能把他怎樣
我們開了燈在宿舍聊天它也正大光明在床下跑來跑去咬東西
後來想盡一切辦法 老鼠夾粘鼠板都沒用
把所有宿舍和外界能連通的地方都堵住也沒用
真心那一段時間全宿舍都很崩潰

有一天半夜宿舍一個女孩子突然開始尖叫在床上開始崩潰的大哭
老鼠爬上了她的床
所有人都驚醒了 舍友一直坐在床上哭
大家一邊安慰她 一邊心驚膽戰地檢查自己的床 凌晨三四點的時候
真的感覺是整個大學以來最絕望最無助的時候 真的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

這么崩潰還是因為大家出一樣的宿舍費 別人分到的宿舍樓層高沒老鼠陽光充足乾淨衛生
而我們每天

與老鼠相伴 沒陽台男朋友抱我的時候都說我衣服臭
真的人絕望
唉 寒假完了要回去繼續鬥爭


匿名用戶:

其實就是一種控制不住的情緒
那段時間每天九個小時的課
還有實驗室和學生會的事情
自己的出國資格也沒有著落
很多事情積攢在一起
有一天我自習完一個人走回宿舍
突然就有一種極度悲觀的情緒湧上來
很想自殺
是自己控制不住的那種
我努力的想 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有趣有意義的事情我還要做
我發現我什麼都想不到
就是覺得自己生死於這個世界無關
死了也是一種不錯的體驗
我的理智告訴我這不對
可是情緒根本無法控制
我回到宿舍還可以笑著和舍友說話
可是內心就是無比的黑


匿名用戶:

每屆大二女生換宿舍時採用的是抽籤決定(抽到宿舍號就可以搬進空調房 抽到空白就只能繼續呆在小破屋裡,我們院領導身邊的紅人所帶的班級里的女生作弊(多拿了幾條簽 簽數是固定的,導致最後剩了一些女生沒能抽籤,被曝光後,其他的女生找出作弊的人,並讓作弊的人所得宿舍讓給未能參與抽籤的女生。

最後,我們院領導說重抽,並嚴懲了所有要求找出作弊者的女生,在院里放話說她們再敢惹他,就讓她們畢不了業。 作為一個大三的學長,在上他的公開課時,聽到他美滋滋地告訴所有人這件事並一一念出那些女孩子的名字時,我心拔涼拔涼的。


卷福你腦子進華生了嗎:

有一次在宿舍 一邊和舍友說話一邊吃溜溜梅
然後就突然一笑 核就卡在嗓子里了
當時超級害怕 特別是想到以前看到的被卡死的新聞…
舍友也一直在拍我的背 可是也沒什麼用 感覺很絕望….
最後我一發力咽下去了…
就是想說如果遇到這種情況一定要冷靜 越急核越動不了 嗯


緣去人散近:

沒上過大學,大專學歷了。就說國中在宿舍住的時候的事吧,舍友做咯包皮手術還沒拆線就去上學,晚上睡著了幾個一肚子壞水的惡霸學生在他丁丁上倒風油精,按住他給他看黃片彈雞雞,線崩了傷口也感染了,還用熒光筆胡亂畫了一隻龜,太壞了。
帶頭的惡霸學生父親是開發商,有其父必有其子,墊付了部分醫葯費後就不了了之,然後,那個被欺負的學生在初三一年經常被惡霸學生欺負毒打,班導和年部主任視而不見,只有太過分的時候會假裝訓斥惡霸學生。
補充一下,最後那個惡霸學生溜冰強奸拉皮條等幾宗罪判了,他爸花重金救他沒救出來,惡人有惡報吧。
前年聽同學群里說班導得乳腺癌了,我靠,真是太可怕了,大家以後一定做個好人吧不要做壞事。被欺負的那個學生呢他現在在南方打工,好像是送外賣。


匿名用戶:

同學手筋被切。

大一的時候,下午食堂,排隊的幾個男生說話挺大聲的,同時在排隊的受害人就嘟囔一聲吵死了,隨後雙方就起了爭執。隨後其中一個男生,就拿出了小刀,往受害人身上上切。
最後食堂那邊全是血。

後面輔導員在砍人的那個男生宿舍里發現了很多刀,沒事就去超市買把水果刀。在宿舍桌上插了幾把小軍刀

其實結果挺讓我心寒的吧?
受害人的手還是右手,最後算是廢了。
受害人家裡沒什麼錢,砍手的那個家裡關系挺硬的吧據說,塞了點錢私了了。

現在這個砍人的休學了一年回來繼續和新生住在一起了。


花見灑灑:

說一個親身經歷的事情吧。也希望引起在校女大學生,不,是所有在外用洗手間女士的警示。
我的大學就是一個很普通的綜合性大學,沒什麼特別的地方。教學樓的廁所里是那種白色擋板隔開成小間,擋板底部有一小截懸空。關上門,在門外蹲下來可以看到蹲在廁所里人的鞋子。私以為蹲下來臀部懸空的部位較腳踝高,所以我一直以為這個設計並沒有什麼問題。
直到有一天,我跟我的閨蜜一起去上廁所。我記得當時我們去的是廁所裡面有五個隔間,第三個隔間有人,第一個隔間擺放了清潔用具,閨密去了第二個隔間,因為第四個隔間有點臟,我去了最後一個隔間。
那天我動作比較快,就先出來了,路過她的隔間,還一邊走一遍跟她說去外面等她,她卻反常地讓我在隔間門口等她。一出來她便神經兮兮地推來了虛掩著的第二個隔間的門,裡面是空的,然後趕緊拉我出來,小聲地問我:「你上廁所的時候看到閃光燈了沒有?」
原來我閨蜜在上廁所的時候,突然感覺到從擋板底部懸空的地方有手機照相功能的閃光燈閃爍了一下(雖然當時是下午,但是廁所裡面比較暗)。我閨蜜就奇怪呀,於是就往隔壁第二個隔間的底部看,從地板磚反射的影子看到了一雙黑的的運動鞋,然後她就感覺到隔壁的人出來了,由於被廁所擋板包圍的位置比較高,所以可以看到更多的內容,她從廁所前擋板的底部看到了面前走過了一個穿黑色男士球鞋,黑色闊腿褲的人。直到那個時候她才意識到自己可能被偷拍了。
這還不是重點,重點在後面,然後我陪著她去學校警衛處報案了,然後警衛大叔若有所思地說了一句:「肯定又是那小子,這不才被教育放出來,我們以前在女廁所當場抓住過他幾次了,最後還是院長求情才沒關起來(具體我也忘了是不是坐牢,也不太懂,反正大概學院的領導給他爭取了回來的機會)」我跟閨密當場石化。原來以前也有很多女生報案。可是我們完全不知道,畢竟也是比較隱私的事情。
後來我們跟警衛一起去現場指認,也是巧了,整個樓六層,就是一層跟我們出事的四層女廁所門口沒按監控。真是細思極恐啊。
也勸誡各位在外如廁的女生盡量選擇兩邊都沒有人的隔間比較好,因為誰也不知道你的隔壁蹲著的是男是女,是不是別有所圖。


貓嘰:

大一 寢室四人

某天上午上著課寢室長在群里問誰在爽膚水瓶子里灌了東西(前一晚用還只有少半瓶 早晨看居然快滿了)
寢室長說她倒出來聞了聞覺得還好像是自來水 也幸虧她腦子還算清醒發現分量不對沒往臉上擦(我們平時做實驗也有可能接觸到一些腐蝕類葯品)

這事肯定會上報輔導員 我們一開始不想懷疑自己人 就拉著輔導員去保衛處看監控 一開始看了一個小時人家下班了 輔導員讓我第二天上午一個人跟他繼續查監控

就是那個上午 我和輔導員清清楚楚看到另一個室友在不該出現的時間折回了寢室 而且這個時間寢室只剩寢室長一個人在睡覺(課程不同 寢室長當天前兩節沒有課)

當時我腦子瞬間被閃電擊中一般想起兩天前監控里出現的那個室友跟我炫耀她從實驗室里順回來的膠頭滴管 我當時還覺得奇怪問她拿這玩意有啥用 她說方便往小口的瓶子里滴東西

當天嚇到不敢回寢室見室友 跑閨蜜寢室跟她擠著湊合了一宿 至今後怕如果當時瓶子里加的不是水而是其他什麼東西再或者寢室長睡迷糊沒有反應過來會是怎樣一種後果。。。

其實還有關於這個室友更恐怖的後續…我朋友一直擔心我們三個的生命安全來著…


pan 123:

在美國遇到 car jacking。 應該也不算大學時期的,那時候剛畢業去洛杉磯工作,晚上兩點在麥當勞買完吃的,停在加油站吃得正香,然後三個黑鬼一把拿著把手槍,沖了出來。呵呵呵了就


老管家那小暢:

本人是大一的新生,就在上學期發生的事。
半夜零點的時候,大家都熟睡得時候,我下鋪突然做起來並大喊一聲「有人逃寢」嚇的我們寢室八個人都坐起來了。我們是住在一樓的,而且寢室有兩個人都是舍務部的部員,恰好我的床又是挨著窗戶的,所以我坐起來迷迷糊糊的時候就看見有個人蹲在窗戶框上在往外跳,當時還沒有太害怕也沒有大反應。後來我下鋪出去找舍務部部長了,但是舍務部部長只問是誰也沒怎麼管這件事,再後來我們就開始猜是誰逃寢。然後越想越害怕,因為我們寢室睡覺是從來都不鎖門,也不鎖窗戶,還不掛窗簾的,然後這個女生就是靜悄悄的來的,開門走路也都沒有聲音,更重要的是我們寢室的地是很亂的,她居然一點聲音都沒有。我們都開始後怕了,然後有一個女生說把窗戶鎖上吧,這還好是裡面往外走,不是外面往裡來,要不然我們都被抬走都不知道。
之後我們只要一到晚上就把窗戶啊,門啊的全都鎖好。現在一想都有點害怕呢。


心有山海靜而無邊:

一年半的真實經歷 就發生在我的宿舍

北京市大興區的一所大學,算不得名校

我們宿舍六人間 住五人 四個北京人 一個河北人
我 老蔣 老曹 阿昭 還有主角:六腿雞
六腿雞這個名字的由來稍後會講

大學第一件事就是軍訓
軍訓前的兩三天在學校適應住宿生活
一般都是打打牌,聊聊天就過去了
但是我們很快就發現了異樣,一個人很怪

一條一條講吧

一 他不洗澡,至少你不會見到他洗澡
軍訓為期兩周 他真的一次都沒洗過澡
連衣服都沒換過,我的床位挨著他,因此可以觀察得細致一些,兩個禮拜能把床單睡成黃色的,他是我見過的第一人,軍訓宿舍二十多人,紛紛表示震驚

二 他嘴裡不停地嘟囔,你也聽不懂
平時他是不會主動去找誰說話的,他總是自己獃著,有自己的世界,也許也有看不見的朋友吧,會突然笑出來,或者做爭吵狀,大多是嘟嘟囔囔嘰哩咕嚕的,就像電影里的外星人說話 離得再近也聽不懂

三 他有一種莫名其妙的高傲,不會理睬那些學習不好的學生,雖然他自己後來也有被當掉危機
像我們這樣平時聊天無非是姑娘遊戲的,他不屑一顧,不過很幸運,我的下鋪和他走得近,看上去就是那種安靜的學霸,一次午休我偶然聽到了他倆的聊天內容,大致內容
學霸 :唉,真的不想吃軍訓的飯了,想點肯德基的外賣
六腿雞:至少我是不會吃肯德基的
學霸:為什麼啊
六腿雞:新聞都曝光了,肯德基的養殖場裡面的雞都是六條腿的
學霸:這怎麼可能,達爾文的棺材板壓不住了
六腿雞:我會騙你?我見過!
越說越玄幻,慷慨激昂,就像那些感恩演講一樣真實
周圍聽到這一驚天內幕的同學們議論紛紛,最終他得來了「六腿雞」這個後來人人敬而遠之的名號

軍訓期間我還和另外幾個舍友商量過,覺得他可能是孤僻,或者有什麼難言之隱,也曾經想和他對話,四個人均未成功
我建了個微信群,我們五個人,後來不知道哪一天他退群了

後來回到學校,我在班代那裡看到了班裡同學的入學檔案,就翻了翻,看到了六腿雞那一頁 身體心理健康,沒有先天疾病或者其他問題,我就真的認為他是個正常人,只不過格外不適應集體生活吧

很快地我們組織了一次宿舍聚餐,他先是以手頭緊,後來又說沒時間,反覆推脫,後來還是去了
五個人去吃火鍋,喝點啤酒很正常吧,他卻一臉鄙夷,毫不掩飾的那種
我又覺得他可能是家裡困難,經過一學期的觀察我發現,他的零花錢不比我少,盡管我非常愛吃,但是他的桌子上零食每天都不一樣,回家來學校也有車接車送,條件並不差,甚至曾經花了250塊從網上買了一張假條,後來聽說被騙了

有一天中午下課,我和他一路回到了宿舍,我著急拿東西帶給別人卻忘記帶鑰匙
我跟他說老哥你幫我開下門我有事著急
他呢 環顧四周「哦,我就不進去了,我先去食堂了」
居然就這么轉頭走了,我挺生氣的,但是還需要他的鑰匙,大步追上去,拽住他,大聲說「把鑰匙借我,趕緊的」,他立刻拿了出來
又一次,一周後吧大概,傍晚,我從健身房出來,又忘了帶鑰匙,宿舍門擰了幾次沒開,敲門也沒聲音,我就給舍友發微信說我沒帶鑰匙在對門宿舍等他們回來,他們應該都是去吃飯了
我就去了對門宿舍,又一次以沒帶鑰匙的借口,期間門一直開著,我也留意著我們宿舍,沒有動靜
十來分鐘之後吧我的舍友回來了,我趕緊跟過去,門一開,赫然出現了那個煞筆,他居然在捂著嘴笑,對門宿舍的也都看見了,笑我宿舍有人還不知道
我就問他,你為什麼不開門
他一攤手:你沒敲門啊
我飛起一腳踢了過去,被老蔣和老曹攔住了
自那之後我越看他越不順眼

我也和其他三人聊過,說我真的受不了他了,我就想換宿舍,他們三個說你一人出去也不行啊,要不咱們四個都走,或者把他弄出去,一開始我們是想好好解決的,找班導,找主任,說明了情況,找了三四次吧,答案都是一樣的:不能換宿舍,你們應該幫他
就因為這事兒我還和老曹在宿舍吵了一架,他當時也在,一點反應都沒有

有一回我在宿舍,六腿雞剛出去,我就聽見了他和老蔣吵了起來,一口一個煞筆,剛出去看,他倆已經被別人攔住了,原因我不記得了,很小的一件事
也不知道六腿雞哪來的自信 比誰都瘦,戴著瓶底厚的眼睛,卻誰也不慫
順便提一下,我一米七,一百八十斤,
老蔣比我略高,兩百三十多斤,
老曹一米八,一百五六十斤
阿昭比我略矮,一百一十來斤

接下來是一件大事
一天清晨,四五點,都還在睡
我聽見了奇怪的聲響,以為是垃圾車,後來一想,垃圾車不會進學校吧,空調外機?沒開啊,幾分鐘過去聲音越來越大,我突然發覺 不好,出事兒了
坐起來一看,對床的六腿雞 兩眼翻白,四肢抽搐,身體扭曲,口吐白沫,聲音來源正是那裡
我抬頭一看,其他三人也都看到了這個情況
當時阿昭驚慌失措,但是不能什麼也不做,我離他最近就按住他,怕他掉下床,老曹叫了急救車,就讓阿昭下去叫宿管,老蔣則想辦法找個東西塞他嘴裡,別咬到舌頭
救護車真的挺快,二十分鐘就到了,我正在樓道里打電話和老師講這件事,老曹領著救護人員過來了,這會兒六腿雞也醒了,恢復意識,但是好像什麼也不知道,我們就和他講你可能是癲癇了,叫了救護車送你去看醫生
令我震驚的,他平平淡淡地說「不用你們管」
我們聽得大怒,說你趕緊去醫院檢查
他還是那樣「不去」 然後無視我們自己去洗漱
最後老曹把他架了過去,陪他去醫院
我就留在學校和老師反映這件事
老蔣可能是因為前幾天吵架,沒有過多表態
阿昭被嚇得不輕
後來老曹回來,老師和我們立刻找到他
他說醫院檢查,病例上寫著:癲癇
醫生問他,多久沒吃藥了,他說一年
當時六腿雞也已經被帶回了家,家長說會讓在家休息,再好好檢查一下
沒想到,他下午自己若無其事回到了宿舍,我們問他什麼也不說,對我們的幫助,也置若罔聞
這件事自然傳開了
某某學生清晨癲癇發作,同學幫助卻拒絕就醫
自此,我們都達成了默契 疏遠他
然後又去找主任,說換宿舍的事兒
理由不一樣了
我們不是歧視病人,而是不能和這樣的人住在一起
學校也終於同意了,下學期開學 你們就換
之後是平靜的過了期末

新學期開始,我們準備換宿舍,拿著當時的文件去辦,結果另一件宿舍有轉專業的進來,讓我們再等等

失望習慣了

接下來是最後的高潮了

一天早上在教室,老蔣和他又吵了起來,具體原因不明,老蔣很惱怒,但是沒有發火,而是在朋友圈發泄
可能是因為自己的尊嚴被詆毀
中午我剛回到宿舍就看到了兩個人對峙著
就像電影里的畫面,瘦弱的主角和雄壯的boss
老蔣:你是想打架嗎,你打得過我嗎
六腿雞:……
老蔣:說話啊,你什麼意思
六腿雞依舊默不作聲,只是瞪著老蔣,彷彿在目光里有千軍萬馬,然後輕輕一聲「打」

一巴掌打在老蔣臉上
老蔣是這樣的人,平時與人為善,但是不太會控制情緒,卻也是明事理,打架絕對不先動手,這一巴掌,引燃了老蔣
兩百四十斤直接撲倒了他的對手
我確認是拽了老蔣的胳膊,然後我也差點摔倒
不是我不想拉架,他已經聽不進去了,
那感覺就像我在牽一頭倔牛

勝利者自然是老蔣,但是他站起來,我再看到他的臉

左眼角到左嘴角,一條一寸深的刀疤 鮮血淋淋
我趕緊喊人幫忙扶住老蔣,叫了車,再飛奔去找老師
然後我們帶著老蔣去醫院,三百多針,滿頭紗布
萬幸萬幸的是他的脂肪救了他的臉
醫生對我說,哪怕是你 臉也穿了,牙齦都會被劃破
二十歲的大學生,臉上多了一條十三厘米的疤
出門都得戴著口罩,人生都被毀了

後來我回想起帶老蔣去醫院前
又看到了他,很平靜
嘴裡說著什麼
好像還在和誰說話


匿名用戶:

這件事對我留下了陰影。
那是實習期,我和朋友去到了一家公司實習。公司是包住不包吃的。但是住宿環境相當惡劣,男女同層樓混住,沒有熱水器,沒有空調,沒有風扇。我隔壁房是住著一個大叔。我和一個女生舍友住在一起。但是那個女生經常夜不歸宿,我經常一個人睡,晚上真的蠻害怕的,每天晚上都是很忐忑的睡著,第二天早早5-6點起床。
那一天晚上,我實在睡不著開著燈,大概凌晨2點,突然有人敲門,他不說話,敲了幾下門發現沒人回應,他甚至直接拿起他的鑰匙來開我的門,當他發現開不了他就更加暴力的拍門(只有一層舊木門),我當時害怕的全身發抖,我抖著爬起來,小心翼翼的把椅子,行李箱,木桶所有能堆的東西堆在門口。然後我拿起來水果刀去到了廁所,打電話給我男朋友,很慶幸他接了我電話,我害怕的發抖根本說不出話,我越是想讓自己冷靜我越是說不出話。我男朋友小聲的詢問我,怎麼了??我拚命的深呼吸,試圖讓自己能擠出一句話,我終於開口:有人敲我門。
就在我說完這句話,門口就沒有聲響了,沒有任何動靜了。我不知道門口的人走了沒,但是我的心從來沒有跳過這么快,那天晚上我就蹲在廁所沒敢動過。我不怕鬼,怕的是人。後來很快我就辭職了。
從那時起我就似乎得了被害妄想症?就是出差去酒店,我會把酒店翻個遍,床底,衣櫃,櫃子,窗簾等等,第一遍還好。若我只是出門吃個飯,回到酒店,我依舊還是會再翻一次,因為我總以為有人藏在酒店裡。我回家也是,我在開門前我會先叫我家狗狗的名字,聽到他的歡呼聲,我才可以安心的開門,開了門後我依舊會把家裡每個房間檢視一遍。對了,還有我床頭時刻放著一把用袋子包裹好的菜刀。(是不是聽著都嚇人,畢竟我是真的害怕)
現在年底了,大家注意安全。


歡樂的駱駝:

作為化工和化學雙修的女森,我有必要來說一下,大學最可怕的時候都是在實驗室…(沒黑,只說事實)前兩年做實驗沒發生事故覺得沒啥,大三夏天實驗課我就直接穿了一雙涼鞋,後來路上想起我沒換鞋,但嫌麻煩還是就這樣去了。幸虧老師實驗前檢查每個學生的穿著,硬是讓我回去把鞋換了。我吭哧吭哧汗流浹背跑回去,穿了帆布鞋過來,忙著做實驗,結果突然感覺大腳趾燒了一下,一會兒就沒感覺了,所以也沒管。下課回宿舍換鞋,發現自己鞋面上有一塊黑的,摸一摸還焦了。。。脫鞋後,在大腳趾那兒絲襪破了一個洞,當時馬上想起來,肯定是拿濃硫酸的時候滴到鞋上了!(如果當時沒換鞋,我的腳就毀了。。)從此上課捂的嚴嚴實實。
還有一次更驚悚,做有機實驗用到丁基鋰(極易燃,遇水都燃,還原性極強的有機物)反應要加熱攪拌,所以就用了攪拌棒。反應結束,得把試劑倒出來,我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直接就上手密封兼固定拔攪拌棒的軟塞,結果太緊我一使勁,塞子拔出來了,燒瓶里的反應液也直接濺到我臉上! 當時心裡一空,去用水沖洗不可能了,喊老師也來不及,如果真有丁基鋰幹啥也來不及了。呆那兒默念三十秒,結果臉上沒事,說明已經反應完了,然後默默去洗了把臉。幸好當時沒貪多,沒加過量,不然我的臉呀,嘖嘖,這也告誡學弟學妹們,不要一味追求產量,生命要緊呀。
上研究所,實驗經常用鋼瓶,就是裝高壓氣體那種。有一次用到NO和Ar的混合氣,我cao! 剛一打開總閥,減壓閥漏氣,氣體直接噴我臉上。(NO有毒呀,我滴媽)噴的我眼睛睜不開,慌亂中還是趕緊把總閥關上,開窗通風。後來師兄過來看了一圈才發現閥上有一小行字此閥輕微漏氣,這是輕微嗎,輕….微?!你騙誰! 而且寫的這么不顯眼,以前安上去的師兄根本沒看到,他用了沒事,咋我用了就直接噴了?要不是NO含量不多,再加上姐反應快,估計呼吸道受損,嚴重還會得肺水腫。可怕的是可能八個小時之後才會有癥狀…..我那天提心弔膽的一直等著,還好只有輕微不適。
跟化學打交道了五年,真的小狀況層出不窮。如果真要干化學,一定一定要先學會保護自己。


小明就好啦:

不請自來。

分享一個大二的故事。

先交代一個前提

有一個舍友,喜歡玩遊戲(幾乎天天在宿舍玩),然後晚上睡覺的時候喜歡

喊夢話

對,是 喊

什麼CNM你上啊,woc…之類的

然後有時候會用力的打床板

之前半夜就被「砰」的一聲嚇醒過,別的舍友也有…

這些都不是重點。

有一天晚上,半夜三四點吧,然後隱約聽到有人敲門的聲音(宿舍門每天喊夢話的舍友都會反鎖,他玩遊戲最晚上床),由於我是戴耳塞睡覺,然後那時候隱約聽見聲音不大,以為是聽錯了,但是翻了個身。

然後一陣敲門聲環繞耳邊以後,變成了砸門的聲音,有點像用腳用力踹門。鋼格板的門,踢起來異常響。起先第一下以為是那個舍友又踢床板了,然後之後接連一陣砸門踹門聲。

整個宿舍都醒了全都坐起來,然後其中一個舍友特別不開心(起床氣吧),直接穿著內褲,就下去開門了

然後開門發現是一個平時班裡內向話不多的人。

那個人看到我舍友,小聲的叫了一聲我舍友的名字XX,然後指了一下他自己宿舍的門(在我們宿舍對面往左三間)然後跑了…

往右邊跑了,往他宿舍反方向跑。

我舍友怎麼叫他都不回頭就一直跑。

我懵逼了呀,舍友剛要追出去我立馬把他叫住

我說XX你先進來門先反鎖了,我怕出什麼事

然後我和另一個舍友下床開門去看對面宿舍

我們走廊是聲感燈,然後那時候就沒亮,只看到那叫宿舍門半掩著,門口好像還有一灘什麼東西??

然後我說…woc不會是他宿捨出什麼大事了吧…(那時候以為那個人殺了舍友跑了)

然後三個人商量著,先把衣服穿起來,然後我拿了張凳子(怕有意外打起來)打算過去看一下

剛出門那個聲感燈就亮了,隱約照的亮斜對面宿舍門口

斜對面宿舍門口一灘紅色的液體

woc三個人都驚了

然後帶頭的那個說,還過去嗎?

另一個說慫個P啊然後就三個人一起過去

走近一看這TM不是喝了紅酒吐出來的東西嗎??然後進宿舍,整個宿舍都睡得賊high。然後我叫醒班代(班代在那個宿舍),跟他說了剛才的事,然後和班代一起下樓找那個兄弟,發現他喝懵逼了還在樓下草叢邊上狂吐。

呵呵/微笑



13280252867:

大二的時候住在學校的老宿舍,二樓,樓下是一片竹林,我住在靠近陽台的一頭。有一天夜裡玩手機到三點多,模模糊糊剛睡著,聽見陽台門被猛的拉開,進來一個身影,在床尾的衣服里摸索了一陣,又漸漸往桌子方向移動。在這之前一直以為自己在做夢,直到對床舍友的一聲尖叫。那廝徑直向她走來,她下意識的把拿著手機的手推向他,結果被搶了手機。我們都醒的時候,只聽見撲通一聲,那賊從陽台跳下去了。
老宿舍的二樓並不高,一樓的窗戶有防盜網,而且樓下有一個土壤鬆軟的花壇。
對床的妹子一直有熬夜的習慣,那時還沒睡,在那個賊剛進來的時候她一隻佯裝咳嗽,後來又試圖用手機給我們中的一個打電話,用鈴聲嚇跑那個賊。直到那賊往桌子那邊走過去,她再也不淡定了,因為我們的錢包電腦手機,都在桌子上。
那天前一天晚上我們宿舍因為一件事玩的很high,所以忘了鎖陽台門。我們宿舍在整棟樓的中間,那賊在前幾個宿舍開門未果,可能是習慣性的使著大力氣開門以至於聲音很大。
我們都醒了之後,先報了學校的保安,又撥打了110,當天夜裡有警察來了,安撫了一下情緒。第二天又有警察過來採集指紋錄口供。
過了大概十來天我的對床舍友被通知,賊已落網,手機歸還。只不過那手機已經面目全非,裡面存儲的她的金希澈哥哥全被刪除了。
另外一個平日里就膽小的妹子一直有心理陰影,接受過幾次心理治療,至今還是不敢一個人睡覺。
至於我嘛,一是因為比較膽大,而且並沒有睡熟,當時還身為舍長。所以報警、檢視情況、安撫舍友都是我做的。後來想起來有一點害怕,不過還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