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大学时期,遇到过最可怕的瞬间是什么?

问题描述:来说说你大学最可怕的一个瞬间吧。 相近问题是 【来说说你高中最可怕的一个瞬间】 (抱歉没学会添加问题链接) 里面有些回答看得我毛骨悚然 我觉得大学更复杂牵扯到的人性应该更深更广 想听听各位的经历
, , ,
行客:

大学暂时还没上,说一个国中的吧

Aorqu首答

正文:

1.对于学生,补课当然是必不可少的,国中那时候班导在外面一个小地方租了一个车库,上面查的严嘛。不过还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某日傍晚,刚放学,和班里几个同学买了点吃的,去了补习班。我呢算是那种不怎么学习的,但是不补课,你就意味着会被穿小鞋。学习好的补课就去补了,我和几个哥们儿就属于去哪儿闷声玩自己的。偶尔心血来潮还会听点。

高潮部分来了,当时十七岁,低头的我就听前方学习同学的聚集地传来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高音尖叫,给你们打个比方就是,你玩的好好的,嗷呜一声,就听哐当一声,我抬头的时候前面同学都吓的站起来了。老师当时也懵了,后面就往前凑,我站在桌子上看,然后看一女同学躺在地上开始抽搐,嘴里还吐沫子,发出一段一段的声音,前排桌子都被踢翻了。车库非常小,人多挤的都没地方了,我就站桌子上喊,都往出走,把地方让出来,都散开。叛逆期的我当时总带着学校的学生跟别的学校的学生打仗斗殴,虽然有点幼稚,不过奠定了那个年纪在本校学生面前威信很大,再加点够意思云云,同学也给面子,后面打开车库门就全散开了,给女班代也吓哭了,都一群小孩,老师也没经历过这个事儿,都很慌。我当时也胆大,从桌子跳过去把周边杂物都踢开,怕撞到东西,整天沉迷杂书的我上去按住还抽搐的同学就开始抡嘴巴子,当时就故著让她清醒点,也没想过那么多,全场懵逼的情况下就剩下我清脆的巴掌

抡在女同学脸上的声音。

还别说,三下过后不人不抽了,然后我让同学拿瓶水,扬了她一脸,不抽搐了,不吐白沫了。然后我就喊,瞅啥呢,找车上医院阿。老师和几个同学出去拦了个出租车我跟另一个同学给她抬上了车,那时候她意志差不多清醒了一点,眼神还是发直,一起去的医院,到了医院老师通知的家长也到了。

癫痫,家族遗传,从小就有。

我庆幸那个女孩子什么事儿都没有,亦对自己的当时的行动不报后悔,所有人都不知所措的情况下,总有一个人要跳出来吧。

那时候想的没多少,自打那一次后,我恶补了很多医学急救措施,我并不希望会用上它们,但是我希望在突发任何情况下,能做出正确的应对方式。

(题外话,小胡同十八个弯,我当时算是班里高壮的,女同学打底一百二往上,人生头一次知道什么叫死沉死沉的感觉。)

2.去年发生的事儿,高二,事情发生在中午时某商场门口,当时和同学做回校前的采购,因为是住宿高中,因为要打扫寝室。因为学校要检查(Ψ⊕Ψ∮¤Ψ⊕∮)

正要进商场,看迎面一个男的,二十多岁,左手一个包,右手一把刀,迎面向我们冲了过来,就听后面一女的边跑边喊,他抢了我的包!那男的边挥刀边喊谁过来我弄死谁。

行人纷纷躲闪不急,

我给我哥们使了个眼神,我俩分开让那人从中间穿过,说时迟那时快,简简单单一拳给抢劫的抡到在地。哥们儿拿起手里的拖布就开始抡,然后报以好几脚(都是照着脑袋打的),边打边国骂。这时候身边几位大叔也报以援手,在人民民众的打击下,那小伙子约莫也是被打懵了,到后来双手抱头不反抗。警察来了给架走的,满脸鲜血,当时怕麻烦,我跟哥们儿就拎着东西悄悄的走了,可怜我的白球鞋,全是血,打车都没有停的。学校没多远,擦完球鞋我俩直接走回了学学校,后来也不知怎么走漏了风声,警察来了学校,学校通报予以表扬。没什么感觉乐呵的,因为回去后我发现腿上多了个口子,又缝的针,被扎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妈知道后抱怨我傻大胆,万一出个好歹,她不就没儿子了,我爹呢,倒是表扬了我,不过也对我讲了其中利害。

后怕嘛,说没有是不可能的,万一没制服,就有可能新闻播报《两位学生见义勇为不成,反而被歹徒双杀成功?》

如果再遇到的话,我想我也会出手,好听点叫有正义感,不好听就不说咯,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江湖,亦有路见不平,出手相助的侠义之人,这年头坏人虽然多,但是好的也不少。

啰嗦了点,各位当个故事看看博您一笑就可以了。

希望我一直坚持心中的自己

知世故而不世故

愿生命受到善待

愿世间人人互助


Andrea:

就是此时此刻,期末考试周。简直史诗级灾难片。朋友圈“哀鸿遍野”,惨不忍睹。







要去背马原了,有没有唯心主义考试复习法苦唧唧(( (//̀Д/́/) ))


nero:

大一的军训,第二周一个晚上,觉得胃疼,那种疼就好像身上被小刀割了一下,在淌血的刺痛感,还有一种想吐,头疼的感觉,就早早的洗洗上床了,我以为早点休息就好了。半夜里,想吐的感觉止不住了,我拿起了床头的垃圾袋就吐了,室友们听到动静都醒了,然后看了我吐了一袋子的暗红色物质,问我要不要紧,我说道:“我好像不行了,我胃出血了”我舍友立刻帮我联系辅导员(班代在我们宿舍),打120。我觉得最可怕的那个瞬间,就是舍友扶着我走下楼梯,我浑身冒冷汗,两眼发黑,四肢无力的那一刻,特别是眼前是黑的,感觉下一刻可能会失去意识的那种恐惧感,这辈子都挺难忘的。大半夜的辅导员还赶来医院,一个宿舍的舍友都陪着我我非常感动(虽然他们也特别开心,可以翘掉军训。。。。)

还有一件事发生在大学期间,不过不在学校,是大一暑假,因为每年十二指肠球部溃疡我的十二指肠已经畸形了,所以医生建议我做半胃切除手术,并且封住十二指肠,改道直接把胃接到肠子上。人生最恐怖的就是这个手术了,开始先从鼻子插入管子,要强忍着呕吐感,咽下去,那种感觉无法形容。。。还有昨晚手术出来的时候清醒的那个瞬间是最可怕的,腹部的剧烈疼痛直接让我都有些痉挛了,体会了一把女性的剖腹产的痛苦吧算是。手术过后两个礼拜吧晚上挂营养液可能挂太快了(这种营养液是直接灌胃管打到胃底部的),当时我是睡着的,然后觉得想吐,然后醒了直接吐了,把胃管吐了出来,然后医生又逼着我再咽了一次管子。。。我觉得自己无敌了


槿瑟:

专业的一名男同学,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认为他是一个腼腆的男生。

说话容易羞涩,情商不太高,朋友也比较少。

大二下学期的一次数学课,

听见后排同学一直在叫老师,转头发现他一直在抽搐。

当时数学老师都傻了…

我是班代,当时的反应是让其他各班班委和我兵分三路。

一个找辅导员汇报,一个打120电话,我跑去医务室找校医。

我们学校的医务室离当时上课的教室不算太远,平时走路20分钟的样子。

但在我跑过去的那一刻,觉得是最长的一段距离。

如同很多场运动会的跑步比赛都凝结在了那段路程里。

很害怕因为我慢一步而让一个鲜活的生命离去。

争分夺秒,生死瞬间,我连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后来和校医抬着担架和扛着他的同学们碰面了。

之后才知道,他有癫痫,早晨忘吃了抗癫痫的药才突然发作的…

听家人说如果癫痫发作,会影响到智商,

也许是这个原因他的情商才会不同于常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和室友的关系并不好。

慢慢地,也会有同学嫌弃他…

直到毕业后的某一天,从空间里看到他的一条说说。

是他的家人发的,告诉所有人他离世了…

那一年,他仅仅22岁。

班级群里有同学发了些愿逝者安息的话。

顿时眼睛湿润,心里感到一阵酸涩。

他还没来得及谈恋爱,

没来得及去很多地方欣赏美景,

没来得及拥有工作,

也没来得及品尝生活的酸甜苦涩…

你问我最可怕的瞬间是什么,

大概是如此年轻的生命如沙粒般被吹走。

大学4年时光和大家一起参与的活动都被瞬间抹去。

正如电影《无问西东》里沈光耀先生的母亲说过的话。

“我怕你还没想好怎么过这一生,你就连命都没了…”

不知道曾经欺负他,嫌弃他的同学们,

得知这个消息后,是做何感想呢…


温柔你野爹:

大一那年,四五月份的样子
我住在寝室靠门的地方
如图最靠墙角的那个

正常是头朝门脚对着寝室老四
老四也叫对着我

那几天总是夜里十二点多醒一次
不管多晚睡的,都会醒来再睡过去

一天凌晨四点多,我醒了
但是就是动不了

眼睛可以睁开但还是聚不了焦
一身的冷汗把床单都打湿了

身体是有感觉的但怎么动也动不了

之后做了一场极其恐怖的噩梦
在五点多又吓醒了、继续睡

混声无力,然后….在我的枕头底下发现了老四的桃木手串
我和老四可是脚对脚啊
那个手串他每天都压在自己的头边上
而我和他隔了有两个人的距离!
瞬间转移???

之后喊我妈给请个大师开光了一个佛像每天挂著
houlaijiu
后来就没事了

但想想还是很后怕

至于请的佛到之前我是怎么解决的呢

各位看官请看图


是的,床头挂著的是童子尿

至今我还是忘不了我老铁和我说的一句话:我有胡子是恶人,鬼怕恶人
6了6了


李桑迪:

不请自来……
大二的某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正在我的上铺熟睡中,不知为何惊醒,睁眼一看,有个人站在我的床上,点着手机的手电筒,面无表情地看着我……瞬间冒一身冷汗。
定睛一看,那不是我的对床么,我忽然发现,除了她,宿舍另外几个人都在朝我的床铺望过来。
结局是,她们在半夜听见了挺吵的呼噜声,想证明一下是不是我打出来的,所以派了个人来我床上验证一下……
还好我没有心脏病,不然真容易被吓死


碳碳:

说说大一的时候发生的事吧。都知道新生入学需要军训吧,军训结束后教官回来学校找我们,差点把连队的女孩子带去开房,如果不是我及时通知了辅导员,召回了同学,后果……但是也许他们真的只是单纯的睡觉什么也不做,不过反正我是不相信的。因为坏了他的好事大概被他记恨了,前几天还要进我空间只是被拦截了,话说明明我删了他哪来的我的扣扣,心里怕怕的,毕竟人家是军人。事情的具体经过就看看大家想不想听,满一百个赞就回来把故事说完,晚安。


Mephistopheles:

那年大一和一舍友中午因其宿舍随地吐痰打起来也很快被拉开了。此为开始。后来就是面子过得去。

三年后大四上半学期,忘记缘由了那天他敞开心扉当着另外一个舍友的面告诉我,大一打架那天晚上他拿着刀在我睡觉的铺前走来走去,就想一件事,要不要杀了我,因为我怎么敢打他?!(实际是对打好么,而且他先动的手,基本都没什么实质伤害)。

当时另外一个舍友好像没觉得这事有什么,我也呵呵的笑了,拿起酒杯和他们碰杯了但我心里就两想法:感谢不杀之恩;今后若在发现不可理喻之人,绝不指出其错误,能躲则躲,敬而远之。


逗比马:

先请出一号蜘蛛

在前天我们寝室一起出去吃饭回来被舍友一拖鞋打死了,,,,,

这是二号蜘蛛,就在昨天熄灯后(也就在刚才)我床对面的舍友发下的,然后全部下床

起先没办法够不著,所以舍友正好想起了之前买过的弩,(哪景区便宜买的木头做的弩)

说时迟那时快,我一箭射去,射断了一条腿,然后蜘蛛从这边爬到了床对面舍友的柜子后面。

然后,我们为了以绝后患,把柜子抬出来,发现后,又射了一箭。直接爆头挂了。

第二只绝对比第一只要大。。。

我一个北方大汉,到南方来头一次见这么大的蜘蛛,吓死宝宝了。(>_<)


VVVanessa:

在一个没有课的上午,我们寝室包括我在内三个妹子都比较喜欢赖床,我是赖床时间最长的那个。当时我已经醒了,在床上一直玩着手机,两个妹子都在床下,一个妹子在看剧另一个在玩游戏,我在纠结要不要下床进食,这个时候…我打了个哈欠…

没错!就是那个哈欠!可能是用尽了毕生嘴力吧…然后…下巴合不上了!当时特别慌,我的天,这是脱臼还是中风了,自己不敢叫室友,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就是怕她们知道了怕丢脸QAQ然后自己一边默默地在床上十分冷静地听心跳声,一边打开手机相机看自己的样子…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对着相机看了起码有十分钟…然后自己试着用力合上嘴,但是越用力越痛还合不上,这个时候…口水已经开始快控制不住了,当我发现吞咽口水很困难很痛的时候,意识到应该赶紧去校医院,于是我终于下床了,但是那股怕丢脸的意念还是控制着我下了床还捂著嘴巴不想让她们看见。这个时候我找了刚好游戏结束的妹子,给她看微信编辑的字:我打了个哈欠然后嘴巴合不上了,陪我去下校医院吧!然后妹子不敢相信地看着我笑着说怎么可能…然后看到我捂著嘴巴露出慌张的眼神跟我说她换个鞋就走…哇 当时又慌张又感动\(//∇//)\

结果…
等她换好鞋子后,我俩正准备出门,嘴巴自己慢慢合上了…惊呆了的我,活动了嘴巴几下发现一切如初就是有点酸…然后我就没去医院了…当时真的是觉得自己要完蛋了,以后是不是脸都歪了什么的ORZ

后来过了一个多月要准备去广州实习,想着去检查一下我的脸…当时也是百度了很多,知道有种病叫聂下颌关节紊乱,于是去大医院挂了颌面外科的号,嗯…结果真的就是聂下颌关节紊乱,和蔼可亲的医生大爷说这是“不治之症”只能好好注意了,打哈欠不要太用力了,也不要熬夜什么的,当时智齿也发炎,给我开了一点点药我就愉快地南下了ʕ •ᴥ•ʔ


匿名用户:

大三去实习,有一次部门聚餐,大家基本都喝了酒,我一直推辞没喝。一直到了很晚十一点之后了。

散了的时候我们经理就叫住了包括我在内的四个女生,他开车去的,说我们都是小姑娘打车也不安全,他知道我有驾照就叫我开车,把她们一个一个往回送,最后剩我们两个他就说要不你去我家住一晚吧,你自己一个人我也不放心啊,我女朋友也在家你放心。当时也是蠢,就跟他去了,他进门还跟我说,他女朋友应该睡了,让我小点声。带我去客房,就回屋了。我睡觉之前去厕所,突然发现屋里根本没有一个女生的痕迹,就发消息问组里一个姐姐,他有没去女朋友。那个姐姐说,没听他提过女朋友的事应该是没有。当时吓死了,收拾收拾感紧走了,到楼下等车的时候,远远看见他下楼了,我tm撒丫子就跑,他倒没追。第二天我没敢去公司,请了假,然后找借口辞职。但是我那晚问的那个姐姐估计猜出来了发生了什么事,后来她还跟我说,那个经理找了实习的小姑娘当女朋友。他都36了,长得还不咋样,谁知道怎么找了个小姑娘当女朋友的。


ygc大帅哥:

实名举报:浙江财经大学市场营销专业,辅导员,刘远琳(男),是个同性恋!!!!!
同性恋!!!!!
同性恋!!!!!
因为恶心他,所以被穿小鞋。毕业有些年了,还是有打他一顿的冲动。


大英勋爵汉弗莱:

11月江宁大学城,有点冷

晚上10点多,我和狗哥从文鼎附近的光头烧烤吃饱喝足,哼著小曲散著步,准备找辆小黄车回学校

路过一处路灯,灯光闪烁了几下,作为本地人,吓唬狗哥道:南京这地方,阴气重啊。那方山上听说到处都是坟

狗哥叼著牙签:大学城数万基佬,这阳气还镇不住?哎,那有小黄车,走走走

工地边暗暗的旮旯角,停著几辆车

在冷中哆嗦了几下,我和狗哥步入黑暗

“卧槽,刚才喝的果粒橙掺酒了?”

不远处,一件白色的衣服朝我们缓缓飘来

“沃日,真tm见鬼了”

当时我大概这个表情

“放屁,要相信社会主义和科学发展观,鬼。。。。不存在的。”

然而我记得狗哥是这个表情

“狗哥你上,我吟唱一下放技能”

“一看对面就是不吃物理伤害的,你顶着我先走了”

正在我和狗哥哆嗦的时候,对面不惧寒冷的,缓缓飘来的白衣,露出了脸。

那是一位穿着白外套,以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我和狗哥的黑人老哥

大哥,黑不是您的错,我们好容易上个大学出来享受生活,被吓死。。。。。
咱们做鬼也

不敢来找您啊


陈小九:

忘了是大几的事了。
我们学校一栋高楼装修外墙,在墙体外立面竖起了临时电梯,就是建筑工地常见的那种。

当时我正在上课,好像是逻辑课。教室里挺安静的,突然听到墙外有狂喊声,同时就看见窗外简易电梯“嗖”一下滑下去。然后是一声碰撞到地面的响动。

教室里没什么异动,大家还是在听课,老师照常在讲课。

我看着窗外电梯的钢架,恍惚失神,怀疑这不是真实世界,不然好像所有人都不关心电梯坠下去有没有人受伤呢?

后来看到新闻,电梯上有个工人,坠亡了。就在那个夏天,酷热,有蝉鸣,有满墙的爬山虎,很漂亮的校园里。

一个年轻的生命就在我们上课的窗外逝去了,伴随着他一声“啊——”的呼喊。


虞锡:

还是大一新生蛋子的时候,最可怕的瞬间就是,刚打开QQ或者微信,群里面一帮人在那里刷“收到!”


茹锅:

突然间发现大学什么东西都没学到,但只有一年就要毕业,面临生活的重担的时候。


Eric Wu:

“我大姨妈两周没来了。”


心心念念恐沉沉:

大学有天傍晚的时候和同学出校门买东西,当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本人近视,当天因为只是出去买东西,所以没戴眼镜,当我们走到一红色教学楼的附近时,只见一辆单车向我们驶过来,我看着那辆单车向我慢慢靠近,一阵惊恐的寒意在我脊背上涌动!!只见那辆行动着的单车的主人!!!没有头没有头没有头啊!!!吓死我了我去!!!终于,那辆单车从我身边驶过,我也终于发现,原来那个骑手当天穿的黑衣,骑过来的时候他特么低头了低头了低头了!!!低到只能能后脑勺!!!后脑勺的头发颜色和衣服颜色在我这个近视者的眼里完美的融合成了无头骑士!!!从此我知道了,原来我遇到鬼了不会惊叫不会逃跑也不会哭泣。。。。。。


胡霸天:

离校前最后一次英语6级考试,听力测试时,发现收音机里没电池。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