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網咖遇到過哪些奇葩的人?

問題描述:你在网吧遇到过哪些奇葩的人?
, ,
大雄:

正一個人聚精會神看黃片,老闆過來了,立馬用手捂住熒幕,差點就抱顯示器了…………


Aorqu用戶:
投入哥:打個實況 每一個進球 每一個妙傳 都大聲的贊美自己 每一個丟球 每一個犯規 都跟死了X一樣 關鍵是 對手還是電腦
激情解說:打個魔獸競技場 每個技能(自己的隊友的敵人的)都用140分貝喊出名字 那語速可以和十八個人對噴 還擅長花式甩鍋
網咖好聲音:語音聊妹子也就算了 點開酷狗音樂上百首歌一首一首地唱 從不跑調 因為沒調
噴子:喜歡噴人的我見多了 下個圍棋還打字嘲諷的真是頭一次見 之前還以為是個紳士遊戲
文學帝:玩的還是頁游 不知道啥名 反正有國戰 指揮帶著口音 關鍵是詞都一套一套的 印象最深的「來所有人傳送襄陽 讓敵人在我們的威勢下顫抖」
看A片擼管:你以為坐角落裡就不打擾人了嗎
腦殘粉絲:妹子我知道你喜歡那個韓國明星 但能別抱著熒幕親嗎 口水沾熒幕的那種親!
胸悶氣短晚期:每隔3秒發出一聲時長一秒五的呻吟 我沒忍心打擾他 因為他估計活不了幾天
皮膚病晚期:大約有一個月沒怎麼出網咖了 生了皮膚病 皮膚爛了的那種 關鍵是 還是我同學!
打字都不會的中年婦女:早上六點走進網咖 很硬的聲音告訴網管 「我不會打字 (指指熒幕) 你用這個給我找工作 別人跟我說這個能找工作」 網管沒理他 又直走到我面前 「你會不會打字」 一臉我欠她的表情 我直接說不會 她氣呼呼的走了 說實話看她的樣子也挺可憐 但是那沒禮貌的表情也真讓我討厭

這么一看我遇到的還挺多的 加一個最神奇的
一個40多歲的中年大叔 在我隔壁坐下後 遊戲里找了一圈點開了個紅警 進去後不會玩 拿基地車跑圖 後面有倆年輕人圍觀 你點那個車 那個車 是基地 然後你造電廠 造兵營……..
==============================分割線===================================
然後我走了 故事是聽朋友描述的 玩了一會遊戲 有個人過來下機 那個男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沖了過去抓住頭發往地上的瓷磚上嘭的一撞 另外倆年輕人瞬間過來按住 原來是幾個便衣在追罪犯


bin Evans:

我們小鎮人不多,國中開始我就學會了上網,那時候都是一塊錢一小時,老闆拿個本本記著時間的那種,那時候網咖一半以上都是在玩傳奇,背景介紹完畢。
有個哥們比較耀眼,不是說他裝備很好,玩的很好,主要是有激情,喜歡大聲說話,並且愛指點別人,整個網咖都彌漫著他爽朗的笑聲。從我進網咖開始,那哥們就混跡於那一帶的網咖。因為年齡比我們大一些,加上不讀書的那種,所以也沒有想法認識。

高中的時候住校了,偶爾回家一趟,有時候也會去上上網,依然可以聽到那個辨識度很高的聲音,我知道他一定在網咖某個角落。有時候就直接看到他躺在椅子上睡覺,過幾個小時又起來看別人玩,一般都是看人家玩傳奇。

大學後,工作了回家的時間少了,因為小鎮實在沒什麼娛樂,有時候也還是會去網咖上上網,我以為早就忘了這么個人。只是突然的那個聲音傳到耳朵,我才會微微一笑,這么多年網咖老闆換了一個又一個,網咖裝修一遍又一遍,周邊早已變了樣,只有這哥們還在這里,依然說著他的傳奇,或許他本身就是一個傳奇。


Aorqu用戶:
一個社會青年,有天沒事做,隨便披了一件以前的校服,去了網咖。

坐下來,點煙,一包煙扔鍵盤邊上。打槍正酣。

旁邊的混混嘴癮,上前拿起煙,問火:來,給小爺點上。

青年心說,這廝可以。一把取下煙頭朝對方扔去。

遂拉扯得緊。

事情一時半會解決不了,打電話,兩邊都約了人出來,毆斗一觸即發。

未幾,摩托引擎轟鳴,雙方人物悉數到場。

民眾觀戰情緒高漲。

咦,兩邊幾個人開始互相發香煙,有模有樣。怎麼回事?

彼時,只見一個大哥模樣的人沖校服青年吼:自己人啊,你TM穿校服出來幹嘛!


你瞅啥:

」網管,給我調一調這個音道!」


備備熊:

強答一發。

我自己吧。

我從小就對遊戲特別感興趣,國小的時候混跡於遊戲機房,屬於哪怕沒幣了坐那也能看別人玩一下午那種人。

初三的時候就開始沉迷網咖無法自拔,每天早上四點起床跟家裡人謊稱去學校早讀,然後出門,買兩個包子去網咖,玩到六點半,去上學,那會滿腦子都是fire in the hole。

中考靠著以前的底子勉強考了個區重點,高一的時候想洗心革面戒掉遊戲,好好學了一學期,成績也還不錯,後來流行起了dnf,男同學每天都在教室討論這個遊戲,每周都會網咖玩,我自己意志力也薄弱,很快就把好好學習這個事拋在了腦後,每周五早放學的那天。我都會和同學一起去網咖刷圖,pk,不亦樂乎,後來癮就更深了,上課的時候滿腦子都是pk時候的騷操作,無時無刻都在想玩遊戲。於是我想了一個辦法,晚上等父母睡覺之後,偷偷溜出門去上網,因為我家的門是防盜門,用鑰匙開鎖會有很大的聲音,我竟然就把門虛掩著溜了出去,(現在想想自己真的混蛋真的蠢,被我這樣開著門留在家裡熟睡的父母有多不安全)在網咖玩到三四點然後回家,小心翼翼的把門關上,回房間睡那麼兩個小時,然後起床上學。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幾個月,直到有一次我溜出門以後,已經睡下的我媽,突然想到明天要出差的我爸有一件外套掛在我房間的陽台上了,到我房間之後發現床上沒人,家裡找了找也沒人,又看見虛掩著的門,一下子就知道我溜出去玩了,和我爸找了一家又一家網咖,後來找到了當時正在聚精會神pk的我,回家自然是一頓暴打,自此晚上時不時的來查崗,我也老實了很多,很久都沒有再去網咖了。

可惜好景不長,網癮又犯了,又開始重操舊業,我抱著僥幸心理,騙自己今天爸媽應該不會來查房的出去玩玩沒事,結果又被逮了,被打了兩次的我還不死心,過了一陣子又開始溜出去上網,這次我學乖了,十二點以後再溜出去,說真的,當時就跟鬼迷心竅了一樣,不玩到遊戲渾身難受。

被抓的第三次,我爸一個人到了網咖,拍了拍我的肩,一句話沒說,我站起來準備回家挨揍,出了網咖,我爸走在我前面,走著走著他就突然蹲了下來,我嚇了一跳以為他身體不舒服,剛過去扶他,看見他摘了眼鏡,用手抹著眼睛,臉上還有淚痕。

真的,當時的我,看到就是一個父親深深的無助感,我眼淚也下來了,把他扶起來,說爸,我錯了,我以後不會再來了,他沒說什麼,繼續往前走,回家了讓我去睡覺,也沒揍我。

從那以後,我真的就再也沒去過網咖,每當手癢了想打遊戲的時候,腦子里就會浮現出我爸蹲在路邊無助的身影,什麼網癮什麼遊戲都沒有了。

我並不是想說遊戲害人,我覺得適當的遊戲是完全可以的,我大學沒課的時候也很愛打遊戲,我現在工作了休息天的時候也很愛打遊戲,只是你要搞清楚自己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青少年的自控力本就薄弱,不要讓遊戲佔據了你學業的時間,當你在網咖酣暢淋漓的時候,想想對不對得起自己的父母,把你視為珍寶的,養育你長大的父母。


justyle喬:

是這些嗎?


Feng lee:

是他,就是他


Karthus:

1.有一次通宵的時候,看到遠處一哥們開了個窗口模式的CF一邊玩一邊看av。我當時就震驚了,CF這種聽腳步,盯熒幕的遊戲還能一邊開個視訊看著玩的!!!
2.一次網咖里有個人在玩LOL的小魚人,每次一放大都要自己大喊一聲「鯊魚___」(拖長音),聲音很大,整個網咖都在笑。自帶配音的玩家。
3.還有一個同學的朋友,每次去網咖都要看黃片,但是自己又不會下載,只能一邊看,一邊用手機錄……(當時的非智能手機,支持格式有限)
4.國中午休的時候去網咖上網,後面一排是一群鄰班的到網咖打CS,這時候一個中年男人拍了一下那個帶頭的胖子的肩膀,胖子頭都沒回說了句「別煩,你要當警還是當匪」,說完,那人又拍了胖子一下,胖子一臉不耐煩的回過頭來,然後表情瞬間變成了這樣Σ( ° △ °|||)︴。是的,那是他們的班導!飯都不吃,一個年級組的老師來抓去網咖玩遊戲的學生。(喪心病狂,答主也被抓了,那是年級主任啊!!!)
5.一次和朋友一起去玩遊戲,我們兩坐在包間里,玩的正開心,突然跑進來一個不大不小的孩子,就朝我們座位底下鑽,我一臉茫然,莫名其妙,就拿腿擋著他,問他你幹嘛,他急著說「哥哥,快讓我躲躲,我爸爸來了。」我漠然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朋友一眼,正在思考,然後他爸爸來了。這是我感覺他說話的聲音都是顫抖的額「爸….爸」,還有顫栗的小腿。

想起來再更新


盧義貫:

凌晨2點的網魚小包間里的倆年輕男子打完DOTA2後各自趕paper


安迪先森:

當兵的時候周六外出,
五個人穿著軍裝去網咖打LOL。
結果網咖正在比賽,我們索性參加了。
打到決賽(我們水準一般,那天運氣太好)
30分鐘的時候人頭比8-25,當然我們是死了25次的那個。。
很明顯是輸了,然後對面開始嘲諷,我們幾個老兵就開罵了,我覺得也不算太過。
5分鐘後對面投降了,還給我們買了飲料。

我們是不是給PLA抹黑了。。。。


李超字子躍:

像我這樣在網咖啥遊戲都不玩兒,只掛著QQ翻Aorqu的……


飛燕逐月:

必須答一個,我原來念高中的時候,有個學弟。這個學弟很特殊,他沒有雙臂。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他就是去年聯考的時候上了百度頭條的那個哥們兒。別看他沒有雙臂,打遊戲很厲害啊。

高三某個周日的下午,在網咖上完網的我,離開座位,準備結賬下機。徑直走向前台的時候,我彷彿用餘光瞟到了奇怪的景象,然後我往那方向一看。卧了個槽!!
他居然在用腳打DNF!!!還在打決斗場!當時我就被他飄逸的操作嚇壞了!!

後來過了一段時間,我都畢業了。又有人說他在網咖打擼啊擼,我當時認為,這個他應該沒那麼容易掌握吧。

我大學過了一年之後,也就是去年聯考的時候。聽說他上了百度頭條,我非常興奮。放假回鄉與朋友閑聊,談及此人時,另一個朋友說他擼啊擼白金段位,吊打全班同學。我當時真是覺得,上帝真是關上一扇門,打開一扇窗啊。

對了,這個牛逼的校友今年又參加了聯考,他的名字叫彭超!我非常佩服他。


UhayashiZero:

很久以前,我去網咖的時候當時沒分清主機的位置,我摁開機鍵,不小心把右面鄰座一個哥們的主機給關了。。。

那哥們對我笑笑也沒說什麼。

然後我當時玩暗黑2,打死安達利爾準備撿裝備的時候又來一個人坐左面把我的主機關了。。。

我也對他笑了笑。


及他:

一群韓國人拿著護照去網咖上網,自帶鍵盤鼠標打LOL。於是就聽到此起彼伏的「啊西吧!!!」


匿名用戶:
蘇州,以前十全街往封門方向有個小網咖,老闆是個戴眼鏡的胖子,老闆娘是個正妹叫西西,他的弟弟叫東東。 在那個網咖我認識了鐵人和小死人,還有其他很多人。
先說鐵人吧,他是某個工廠的工人,留著長發,細長的眼睛拉渣的鬍子,除了打遊戲沒有任何愛好。每天如果是上晚班就會在早晨八點鍾出現在網咖,如果是上早班就會在下午六點出現在網咖,提著大瓶百事和一包煙和一些吃的,他叫鐵人是因為老闆的惡趣味,老闆曾經在收銀台做了一個鐵 人排行榜,看誰玩的時間長,鐵人玩了三天沒睡就成了鐵人,鐵人是個很有耐心的人,他能帶著一包葯在豬三玩一晚上,別人練聖言術都是找個道士聖骷髏,他是聖豬練的,沒藍了就拿小火球射。

小死人是一個初二學生,反正老闆和鐵人都叫他小死人,因為不愛學習留了好多及,這個小孩狡詐的不得了,經常忽悠我和鐵人,玩傳奇的時候把我們身上值錢點的東西都拿去做生意了,玩MU的時候拿我們的祝福去換裝備,小死人每天都混在網咖,結賬是月結的,有時候他媽還會給他送飯來吃。

不知名研究所,這個人可以說張的很醜,老穿一件襯衫。他玩暗黑2,國度名字叫「凱特」,他運氣很差很差,玩到滿級都沒什麼像樣裝備,進PK的遊戲就是留下一隻耳朵的貨色,還騙我玩暴屍體的亡靈法師,後來他就放棄掙扎了,靠在奶牛關撿寶石合完美換東西。最後他真換了幾個加一格兩格的MF的符文。每次到半夜,他就對我說「眼鏡,我們來蓋個大水庫」,什麼叫蓋水庫呢,其實就是他開了一個帖子,在裡面打幾句廢話。

不知名熬夜狂魔,這個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坐到我們這一排人裡面,也不知道時候就走了,這人熬夜一般是連續玩2天,消失一天,再接著搞。屬於胖子老闆比較討厭的類型,因為老闆怕他掛掉,經常和他說「你好回去了,我少收你5塊錢!」,他每次玩到早晨5點多的時候就會站起來跳啊跳,使勁喝白開水,據說這樣可以提神,到了下午一點又開始跳,我跟著他玩過一次2天,結果走回宿舍的路上困的摔倒了好幾次,盒飯買回去沒吃完就睡著了。

不知名服務員,這個哥們是所有玩遊戲的人都討厭的一個人,他經常半夜和幾個濃妝艷抹的女孩子一塊來上網,然後整晚上的在聊天室罵人,節奏感極強,經典的一句是「狂X NI X 大 XX」,然後罵的時候還會插一些他捏造的段子,殺傷力非常強,後來鐵人把他們趕到了一樓。

不知名LU管高手,這個哥們我印象比較深刻,有天晚上胖子老闆發出非常非常憤怒的咆哮!!然後有重物落地的聲音,原來這個哥們縮在角落裡看片LU,搞了好大一攤,老闆崩潰了。

不知名傳奇玩家,這個兄弟是醫學院的,準確的說不屬於我們玩的這個網咖,我和他一個服務器的,有次我跑去看他,真是厲害啊,帶了一個熱水瓶,靠枕,電風扇、水杯、毯子就上網咖住下了,暑假整整2個月啊!!!!

變態網管,這個人是我有段時候在網咖做兼職的認識的,他賺外快的來源是賣妹子的QQ號碼,那會好流行聊QQ,但是視訊還不普及,上載照片也很難,所以你很難知道和你聊的是個正妹還是恐龍,這個變態就會偷偷記下正妹的QQ號碼拿去賣給一些熟客。

賣碟的學長,南通人,比我高2屆,據說已經保研了,滿臉的痘痘,戴一副廉價塑料眼鏡,。這個哥們我認識他只有短短的一個冬天,他總是穿著一件軍大衣,內襯是改裝過的,塞滿了碟子,用他自己的話說「被校警抓住馬上開除的」,他賣碟生意很好,反正我們這層已經徹底被他污染了,連我們宿舍那個定力很強的人都被污染了(和他是老鄉,有免費試看的優惠),紅著臉跑去廁所了。

說說非典吧,那會整個蘇州都沒有網咖開業了,整個蘇州啊,然後聽說十全街有一家頂風作案立馬就被警察叔叔查封了,進出學校查的好嚴,胖子老闆就把網咖鑰匙給了鐵人,鐵人就喊上我們這群重度網癮患者,就和做賊一樣的,約好時間嘩的拉開卷閘門,晚上還不敢開燈,吧窗簾拉的死死的。開始我們玩魔獸爭霸的RPG地圖,後來玩膩了,就買了張光碟自己建立傳奇私服,開始還是有次序的,因為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上網,就做了長期玩的打算,服務器一點兒都不變態。後來小死人忍不住了悄悄去改了設置,就他么亂了,什麼雞爆技能書祝福油,祖瑪爆大捆葯水啊,那會才發現,他么的盛大真惡心!掉率這么低,各種掉落的傳說都是屎啊!!!!

盛大拿號遇到的事情,那會我們同學有好多號,然後被盜還是什麼的就得去盛大拿號,具體的不記得了,就記得他們樓下好大一個麥當勞,然後拿號等的房間沒裝修很寒磣!拿號的人數目人都有,那會我遇到一個人好像還小有名氣好像是二區的,名字很惡俗「散步的魚」,當年30多歲了,人也是很散漫的樣子,吹起牛來沒完沒了啊,還有個老頭好像50多了,給他兒子去拿號。其他人沒什麼特點記不住了,因為我們去去拿號有點誇張的,4個人帶了幾十張身份證去拿(蘇州到上海其實很近,不過那會那個火車好爛的,好像是7塊錢吧),客服姐姐以為我們是高玩,說話很客氣,還問我們無極棍是什麼東西(那會有根無極棍也不算很牛逼吧,能算二線高手,我們那個號常年被盜,穿個衣服還要借裝備)


圖釘:

高中時一哥們瘋狂迷戀地下城,一天快放學時跟我說:下課和我去網咖,XXX把我號盜了,看我怎麼收拾他。
XXX是他在遊戲中認識的,平常號一起用,裝備一起分,副本一起打的好哥們,真人我們誰也沒見過。這次把他號盜了,還用他號騙人,我這位同學非常生氣。
進網咖要了兩台機器,我同學上了QQ就給對面發消息,那人沒回,這可把他氣壞了,就一直給對面發視訊,對面不知怎麼的就接了,然後……這哥們帶個耳機,指著熒幕(視訊是黑的)破口大罵,整個網咖都充斥著他的叫罵聲,罵的是聲淚俱下,其中還夾雜著回憶,就跟講故事似的。
罵了半天,他又扯脖子喊:「你TM說話呀!說話呀!」說完他又晃了晃耳機,可能他也察覺到了耳機和平常不太一樣,大喊:「網管!網管!你家耳機咋回事呀,咋沒動靜!」不一會網管過來了,看了他機器一眼,淡定的說:「你耳機拿錯了,你帶的是旁邊機器的。」


甜橙:

怒答一波。
以前去網咖玩lol,因為剛開始玩不太熟練。
我選擇的是光輝小姐姐,在玩的時候我旁邊的一個男生時不時瞄一眼我的電腦屏。
於是…
在我補兵時,他就在我旁邊說:誒,你這漏得太厲害了,你等會兒看我怎麼補的。
在我回城時,他又開始說:你這出裝不對,逆風你要被對面打爆。你先把金身出了。
在我打團時,他已然被我摳腳的技術震撼得要崩潰了。然後整個網咖我就聽到他:

誒!大招啊!!!銳雯殘血你怕什麼啊,上啊。快快快,給個盾。哎呀~我的天。控啊!!哎呀~我的姐啊。大招反啦!!!快閃現啊!!!趕緊跑。。。哎!!!

在這一波團輸了之後,他直接不管他正在進行中的亞索。強行搶過我的鼠標在我面前秀了一把。
在那局贏了之後,他淡淡的一句:加個微信,你來我這個區。哥幾天就把你帶上黃金~~~


御姐控:

無聊答一發,估計也沒啥人看來!
話說應該是在09年左右吧,因為是住宿學校所以和舍友經常去夜機玩玩澄海什麼的。有次我們3.4個人沒上晚自習直接去了網咖然後讓我看到至今無法理解,現在和同學聚會還提起的一位神人,我們叫他「槍哥」
話說我們到網咖也就7點左右吧,找了排機子就連澄海了,等人的時候我無意中看了一眼旁邊的人,只見這位大哥一身正氣,身穿西裝,頭發梳的一絲不苟,叼著一根芙蓉王!再把視線轉到他的電腦上,只見他迅速把畫面切成夢幻西遊~呵呵
雖然我是一位純潔的品學兼優的(呵)少年但這並不阻礙我探索這世間極為高尚的天地陰陽,陰陽調和,老樹盤根,老漢推車(什麼鬼)!所以我知道他貌似在看一些羞羞的東西!但,誰讓我是一個包容性極強的新社會青年!SO~你看你的我玩我的,我也就不時瞟幾眼學習姿勢!

話說這位大哥開始每回在我瞟過去的時候都會自欺欺人的把熒幕切換成夢幻,在我多次窺屏後大哥也坦然了,估計抱著「共同學習,共同進步」的想法也就不掩飾了,到了最後就連保潔阿姨路過他都面不改色的開著大屏~SO?你們以為這就完了?沒錯確實完了!但我就想告訴你們,我們是晚上七點去的一直散機+夜機+早機我們有點背不住了十點快十一點的時候走的,然而那位大哥從我們來到我們走一直都在努力的學習著各種姿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