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網咖遇到過哪些奇葩的人?

問題描述:你在网吧遇到过哪些奇葩的人?
, ,
蘇超:

作為一個在網咖待會很多年的人,我必須見到過。

1.大冬天的通宵上網,早晨快六點的時候有個老大爺來網咖里賣包子,我一直等老大爺走到我這邊來,等了十分鐘老大爺始終站在一台電腦後面不動,眼睛盯著熒幕,嘴裡卻保持頻率的叫賣,包子,包子,包子,我走過去一看原來那裡坐著一個看日本愛情動作片的,老大爺被吸引住了。。。

2.有一次戰隊五個人在一個包間一起打cs,結果半夜碰到兩個二逼來打劫。。。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來網咖打劫,還特么是包間。。。結果被我們揍了一頓,還打電話報了警。

3.說到報警。。。以前國中的時候網咖還是要插卡的,半夜公安局突擊檢查,老闆提前得到消息我們全部上了樓頂一群人沒一個敢說話的,應該走的急,基本上都沒拔自己的上網卡,下去一看特么的卡全不見了。。。真不知道是哪個鬼拿走的。。。過了一周了,老闆說抓住一個天天來退卡的(卡押金兩塊)

4.還有一次我同學在網咖看日本愛情動作片,旁邊有個姑娘,他還覺得不好意思,結果姑娘轉過來很不屑的說,要看就看歐美的。。。

暫時這些吧,先上班,有人贊就繼續更。

再更一條

5.512地震那天和同學一起在網咖打魔獸爭霸里的3c,同學玩的血魔法師放了一個終極技能無間煉獄(好像是這個名字吧)然後桌子就開始搖晃,那二貨還跟我說你看我這技能多強大,桌子都開始晃了,我一看不對勁,一巴掌扇過去說,傻逼,快跑,是地震了。此後多年用來取消此君。。。很多年沒玩遊戲了,想起來還有點傷感


阿喂:

身居草莽,心繫天下….


匿名用戶:
我給大家說說我遇到的奇葩吧。

一:和朋友在網咖上網,他玩CF,我玩LOL,我們坐的是最裡面,面向牆壁,突然他抓起可樂罐往前面猛的一扔,可樂罐砸在牆上彈到他眼睛上,蹲地上捂著眼睛不說話,我問他怎麼了,他說我扔手雷…

二:和同學放學後玩LOL開黑,那時候大概S2,LOL召喚師峽谷那張圖不是有很多特效嗎?就是在野怪附近很多小蟲,他一直按熒幕,一直按,我看不下去了,問他怎麼了,他說這里蟲好多,我看看了熒幕,看看了他,我憋著笑轉過頭繼續玩。

三:我在網咖玩遊戲,旁邊一個殺馬特玩QQ飛車,邊開邊跟著晃,朝右邊拐,他頭往左邊偏,好像想偷看到什麼似的,頭經常碰到他旁邊的一個紅毛,然後玩QQ飛車裡面那個跳舞,跟勁舞團一樣,鍵盤按的霹靂吧啦,後來被拖到網咖後面打了一頓。

四:和同學半夜出去通宵,我和同學挨著坐,我旁邊是空位,空位旁邊就是一個奇葩,他看黃片,看黃片就算了,一邊看一邊哇塞,哇,你TM快上啊,喔…,我日這xx好大,我們憋出內傷,然後他又玩了局lol,不停的自言自語,到快天亮了時候,他吼了聲網管,突然吼了聲,很多人都嚇了一跳,網管過來問他要幹嘛,他說加五角錢…

五:以前我在一個網咖上網,我和一個女的面對面坐,有熒幕遮著,腳下面人相通的,我是晚上去的,穿的人字拖,她也是,腳就老是碰在一起,有靜電,而且非常厲害,碰一下感覺腳都沒知覺了,兩個人都站起來看著,然後又坐下繼續玩,那天晚上被電了好多次,想想也挺奇葩的。

六:在網咖上廁所,我感覺沒人,直接開門,一個少年拿著手機打飛機,看見我臉都嚇白了。

七:曾經也玩CF,不過11年就沒玩了,也是老玩家了,那會是CF風氣還是不錯的,我創了個戰隊,有50多個人,有同學有網咖老闆有朋友有親戚有姐姐有網咖認識的人,坐一起打戰隊賽的時候,現在想起來覺得好搞笑,一幫成年人被我指揮。

八:國小其他班級的班導,給我們代過課,她開網咖的,名字叫圖書館。

九:上學的時候星期六和一大幫朋友打完籃球去上網,我剛拿出錢說網管開機子,班導穿著熟悉的白襯衫手裡拿著杯子看著我,我當時就跑了,然後一群人跟著我跑,星期一全部站陽台,站了一個星期才允許我們請家長,後來我才知道他兒子開了三家網咖。

十:被我媽抓到進網咖,她沒打我,笑著讓我教她在網上打麻將,我家有電腦,被我爸霸佔著,沒事就打麻將。

——


Panda:

小時候跟帶頭大哥混。
大哥帶我玩cs,帶我看小網站。
有天大哥很自豪的對我說。
我認識網咖老闆,還知道他叫啥。
我一臉崇拜,叫啥?
姓王,叫管。大家都叫他王管。你以後去了叫王哥。
我認真的點了點頭,夕陽下我的紅領巾更鮮艷了。

多年以後,知道真相的我眼淚掉下來。


Aorqu用戶:
西班牙馬德里,塞萬提斯像附近有一家網咖,上面用中文書寫兩個打字,網咖。
你們完全無法體會一個在歐洲旅行流浪一個月遇到親人的感覺,跟著九個西班牙小哥,打了我人生中最爽的一次炸彈人,給他們的dota事業留下了深深的陰影。


匿名用戶:

弟弟中午說帶狗出去遛,結果要吃午飯的時候還不見他回來,我就出去找他,最後在網咖找到了他。小兔崽子,尼瑪平常是這樣遛狗的。。。
via 微博熱圖


Aorqu用戶:
我如果選擇去網咖上網,必開黃網,因為就算電腦中毒了也不是我的電腦。


匿名用戶:
其實我自己就是個奇葩。

有一次我在網咖打遊戲,我爸不記得為啥過來網咖找我。我那時還想再打一會,然後就給他包了台電腦上網等著我玩完。

人生第一次包夜是上大學前的暑假,也就是現在這個時段,和幾個好友約好,找父母要了足夠的錢,然後就光明正大地包夜去了。第二天早上困屁了,吃過早飯回家睡覺。

想想都已經是整整十年前的事情了呢~


匿名用戶:
在網咖看A片的警察……


光光光光光光光丿:

天津衛小夥子山口山怒直播刷副本。一開始還有人在玩遊戲噴人。後來由於這同學聲音大到整個一樓都能聽到。且頻率兩秒一噴。再加上天津口音,活脫脫變成了相聲。


雲生:

和兄弟去網咖開黑,進去一看女朋友和別的男生在那裡一起玩QQ飛車。


Thor:

勾起了我一往事,那時候高一,網咖抓未成年人上網抓的緊,必須要出示身份證,那時候我身份證沒有滿18歲,所以我每次去上網都是偷我爸的身份證去的(他身份證一般不怎麼帶就放抽屜里)。我以為我這樣做就已經蠻叼的了。結果有一次,我去上網,剛開好機子,旁邊來了個矮矮胖胖的國中生,他掏出一張身份證給老闆,老闆本來看到他這國中生模樣就已經很無奈了,然後瞅了瞅身份證,頓時就樂了,一邊笑一邊說「這1934年的都來上網了。」我湊上去一看,這貨居然把他阿么的身份證都給搞來了。。。。。


狸貓:

還好排的後,應該沒什麼人看到。初一那年,家裡還沒裝電腦,我偷偷跑到網咖看藍色生死戀,然後一把鼻涕一把淚,還努力壓抑著抽泣的聲音。現在想想,真的醉了……


粗鄙之語:

我沒遇到過什麼奇葩,大家都是安安分分打遊戲,看AV,奇葩的故事是哥們兒給我講的:

他們一群人打dota,對面強攻高地,我方回防的只有一個人,然後此君在網咖里忘情高呼:「要丟了,要丟了,要丟了,啊啊啊啊啊,我丟了!」

然後全場笑炸!


匿名用戶:
大二的時候
和一個大波妹子(身高170 D 50kg)玩了一晚上祖瑪,而且是她抱著我胳膊在看我玩
現在想想 為什麼不去開房
必須匿了


貧道法號三觀正:

這題一定要答。
說到網咖里的奇葩,我不得不將這個傳奇的故事講出來。

話說,當年還是小年輕的時候比較喜歡宅網咖,而且是和幾個朋友固定在一個網咖玩,當時比較流行cs,每天和朋友玩得很嗨。

也不知具體從哪一天起,網咖來了一個玩傳奇私服的人,不記得他具體來的日子主要是故事的主人公太過普通,就一個網咖裡面的普通玩家的模樣。大家開始意識到這么一個人主要是因為這位哥在網咖玩了一個星期沒走。

按理說,當時在網咖玩一個星期也不少見,我們幾個朋友就經常兩三天不回家的玩,這個大哥惹起我們的注意是因為當時是夏天,他一個星期沒離開網咖,吃喝睡覺都在電腦前,也沒洗澡,他周圍的區域彌漫著一股汗臭味。

所以他周圍幾台機器就沒人敢坐。。。

然後,又一個星期。

再然後,又過了一個星期。

在他在網咖裡面待了滿一個月的時候,他已經成為我們幾個經常在網咖玩的朋友議論的對象了,大家紛紛猜測他的故事,有說他精神有問題的,有說他是在逃犯的,有說他是離家出走的,在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內,聽老闆說他就出去了一次,不到兩個小時,好像是出去洗了個頭,拿存摺取了點錢,買了幾件體恤這樣。

然後,大家就給他起名叫「大哥」。

時間過得很快,一個月過去了,兩個月過去了,三個月,四個月。。。。。。

大哥仍然每天坐在那台他固定的電腦前面玩著傳奇私服,偶爾也玩玩cs,然後保持著每個月出去洗一次澡,取點錢,這樣的頻率。

大傢伙每次見面都會聊起這個大哥,每天來上網都會看到他坐在那裡。每天給他送飯的阿姨都是不問他吃啥,直接給他做,每月固定找他結賬。老闆的網費也是,那個年代還不興會員卡,但大哥明顯是網咖的鑽石會員,每天給他計費的網管都很細心的幫他開包夜,關包夜,看到大哥睡了就幫他把網費停了,醒了又繼續給他開,非常窩心的服務。只是沒人敢靠近他,他周圍半徑兩米都沒人敢坐,那味道,你懂的。

我們這些經常在網咖玩的也會偶爾跟他聊幾句,主要還是針對他玩的傳奇私服。順便說兩件小事。

其中有一次,我在他後面看他砍私服,整個服務器也就幾個人。他的裝備應該是最牛逼那種,但技術不怎麼樣,玩的戰士,在土城葯店和一個法師對殺,殺了半天,終於等到那法師卡了一下,然後一刀烈火秒了,他大叫一聲「垃圾」,整個網咖突然就沉默了,好像突然靜音了一樣,隔了好幾秒才恢復過來。

還有一次,應該是凌晨一點過了,大哥還是一個人走那砍傳奇,網咖裡面沒幾個人,我當時和朋友包夜,好像是在玩3c。玩著玩著網路就很卡了,我估計是另外一個人在下黃片,也沒說話,這種事情很正常。突然,大哥站了起來,用目光掃射對面那幫小子,完了怒吼一句,誰tm在下片?對面幾個人嚇懵了,沒人敢直視大哥。瞬間,我遊戲裡面也不卡了,大哥繼續淡定的砍他的傳奇。

轉眼來到了冬天,那個年代網咖也沒空調,大哥仍然一身夏裝,冷得打哆嗦。然後一個下午大哥走了,見他晚上都沒回來,我們都很好奇,是不是大哥走了?網管也急,這個月網費還沒結呢!

第二天上午,大哥仍然沒來,網咖炸鍋了,大家紛紛議論,說什麼的都有。正當大家八卦得興頭上時,大哥穿了一件綠色的軍大衣,淡定的走了進來,一句「開機」,網管小弟馬上回過神來,迅速給大哥把機開了。這時我們才發現,大哥把頭發也理了,鬍子也颳了,應該是澡也洗過了,還買了瓶感冒藥,繼續一屁股坐在他那專機上。

順便說一句,他坐那台機器,網咖裡面經常來玩的都知道,即使其他機器坐滿了也沒人敢坐。中途還壞過一次,他也不換機,等著網管修好以後繼續坐那。

春節那天,我們去網咖,大哥仍然屹立,網咖老闆還特地做了餃子給他吃,大哥話不多,也不客氣,老闆問他過年不回家嗎?他也沒回,吃完餃子繼續玩遊戲。

就這樣,大哥的網咖傳奇生涯持續了一年多,在我們那個不大的城市幾乎都知道了,經常有人在網咖門口對著大哥指指點點,彷彿動物園里看動物一樣,大哥應該是知道的,但他也不在乎,每天不知疲倦的玩他的遊戲。

坊間也經常有傳聞,說什麼的都有,傳得有鼻子有眼的,我們當時比較傾向於他犯了什麼事兒,在避風頭。

慢慢的,老闆也多少聽到一些傳聞,幾個經常在那玩的警察也告訴老闆小心點。有一天,老闆就專門找到大哥談話,意思很委婉,就是希望他不要在網咖繼續玩了,剛開始大哥還不願意,意思他存者裡面有的是錢,後來幾個跟他經常說話的網管也勸他走,大哥也就真的走了。老闆也算仁義,最後那個月網費也沒收他的,還叮囑他不要上網了,找點正事做。

他走第二天,網咖裡面就搞大掃除,他坐那台機器周圍是重點區域。每個來上網的人都問網管,大哥去哪了,有這樣一個人,365天都在那個地方,突然有一天他不在了,大家都很不習慣。

後來我們問了下老闆,他到底玩了多久,老闆那網費統計的數據是一年三個月,中途最多就每個月出去幾個小時,唯一沒在網咖過夜那天就是他去買軍大衣那天,消費的話,一日兩到三餐,每天兩瓶水,一包煙,每個月大概消費2500-3000塊錢,要知道,那個年代,一般上班的人月薪也就一千多而已。

老闆說,再這樣下去就是怕他哪天突然死在網咖,細思極恐啊。沒辦法,雖然他是網咖的財神爺,但就怕出問題,網咖都沒得開。

上面很多事不一定是本人親歷,我用第一人稱寫是便於大家理解,但以上絕對真事,我相信當年如果有朋友聽說過這個大哥的一定知道我講的故事發生在哪裡,網咖的名字縮寫是yt 。


匿名用戶:
碰到一建築僧通宵的,開了四台機器,三台渲圖,一台PS


匿名用戶:
以前比較火的地下城穿越火線魔獸世界現在的英雄聯盟,或者三國殺這樣的我都玩。
我是女孩子,打的還可以,所以身通常會有人圍觀。
所以被人圍觀是習慣了的。
有天晚上打遊戲正好(前)男友要幫他拿CF每日,三選一的那個我看幽靈比較好做就打幽靈去了。我記得特別清楚我跳上矢落遺跡的梯子上,有人拍了一下我頭。
當時我就怒了,誰碰我頭啊正想開罵。
回頭看見我爹鐵青著臉站我身後。
七月份35度的夏天我脊背滲出一層冷汗。


Jason楊:

在網咖打LOL,正打團來著,本想說一句:不要打爸爸我。說成了:爸爸不要打我…被幾個朋友笑了一下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