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游戏里作过的最大一次死是怎样的?

问题描述:玩游戏的时候总有一些作死的时候,比如说极品飞车里调戏cop什么的,你在游戏里作过的最大或者最让你会心一笑的一次是什么?

门徒:

咳咳…听说过四国军棋吗?

相信很多朋友对此类棋牌游戏嗤之以鼻

但是我依旧乐在其中无法自拔啊

记得有一次在防作弊区匹配了对家,然后开始二对二对决

由于四国军棋玩的是暗棋,彼此都不知道对家或敌人的棋子大小,只能根据游走规律以及重视程度或者吃掉你的某个棋子推测大小

所以说可玩性蛮好的,作为益智类游戏,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玩

当然这不是重点

记得那一次我与对家近乎完美的配合一次次阻挡了敌人猛烈的攻击,并趁著其中一家将火力一直压制我的情况下暗度陈仓的从小路迂回包抄到敌后大本营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不得不说两个对手实力不容小觑

我与对家当时几乎难以招架而且防作弊区无法串通只能任人宰割

但是天赐良机是我俩不约而同的选择最危险的道路而弃军旗而不顾,结果直接恭喜对手老营

而对手虽有师长等老牌实力却无力回天只能对天长叹

攻下一城后我与对家也便不再畏惧,就等著另一对手束手就擒

但是你知道当人装逼装大了难免有点小差错

即使是我等军旗高手也不例外

依稀记得那时我门四方厮杀时主力早就消耗殆尽

况且地方实力最突出一方被我们连根拔起

所以我俩是稳稳地躺赢啦

然后我俩主攻他的军旗!而他!却无可奈何!

呵呵 虽然我不是本地人但是我相信也有38种方法让他死亡

当我们临近他的军旗而他只能任人宰割无力回天的时候

我突然变得如此的低调内敛

虽然我距离军旗一步之遥

但是我决定把这个机会让给对家

这才是君子的作风,深藏功与名
(即使最后战绩表示我就比他多杀了个排长)

而且四国界有个不成文规定,到此时我应该投降表示我对他的尊敬与气度

而且只有一方失败或者投降才能看到对家的战力部署

那一刻 我选择了投降

可万万没想到!!!

就在我投降之后该我对家落子的时候我对家也选择了投降!!!

我勒个擦擦擦

看来他也筹谋已久,以至于还没反应过来便不假思索的投降了

真丫是惺惺相惜的苦命英雄啊

我跟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QQ游戏也惊呆了

我想马化腾知道也会惊呆的

我真是日了小狗狗了

我们辛辛苦苦打得天下就这么拱手让人啦!

卧槽!

当时我真想骂他sb

(我觉得他也是这么想的)

后来我一想,想必那两个对手更是这么想的!

在他们眼里我们才是真的撒比啊

就这样 我们的辉煌战绩拱手让人了

我差点哭出声!!

所以我想说:

装逼可以 ,但是要谨记 !!!

装逼虽好,可不要贪杯奥


jyo gan:

暗黑三刚出来的时候,炼狱难度设定得过高,很多人被第三幕的舔爷虐得死去活来,我也是其中之一。明知道这是暴雪留人的阴谋,还是浪费了不少时间回第一、二幕刷装备,想要通关。直到有一天亲儿子职业出了个BUG,同时使用某些技能会永久保持御法者形态,而且受到任何怪的攻击都不会掉血。我抱着这么一位无敌法师的大腿才打败了炼狱大菠萝。

但是这么躺着通关自己心里总是有点遗憾,总是想着靠自己的力量再打倒一次大菠萝。当时高端猎魔人打法,比如说卖装备捐了二百多万给非洲儿童的那个帅哥,是四五十万的面板伤害,跑到大菠萝面前集束箭射它一脸,几下就秒掉了。我的屌丝帐号没那么好的装备,只好利用后来被改掉的猎魔人的一个特性:毒气榴弹会对毒气中的怪物以非常快的速度不断触发击中回复效果。于是拿着不多的金币来到拍卖行,专拣有“血量”,“护甲”,“全抗”字样的装备下手,箭筒扔掉换成盾牌,配出来一个十万血量,八百全抗性,面板伤害不到一万的蛮子,不对,是猎魔人。加入一个公开游戏就去找大菠萝的晦气。

没想到三个老外比之前的我还废物,大菠萝一次攻击他们就全变成一个个十字架躺在地上了。剩下我一个拿着一把能给我提供一万多血量五百击回但攻击力很低的小弩枪,面对一个四人份血量的大菠萝。这个思路还真是好,我和大菠萝打对方都是不痛不痒,起码它打不死我,我打它血条也减得比蜗牛都慢,仔细看都看不出来在变短。老外一会就死得装备耐久度为0,只剩内裤了,最后索性躺在地上不起来,给我打字加油:you can do it,Bro. 我do你妹啊,要不是懒得再开一次游戏弄不好还又遇到你们这样的我直接就退了好吗。

最后我按紧鼠标左键不放,用了一个多小时耗死了大菠萝。第二天手指头疼得不得了,筷子都不敢用。玩游戏通过无数次的关,这一次绝对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


匿名用户:
《质量效应》朝boss的投影开了一枪,他居然生气了,badending……(明明是个电子智能居然这么玻璃心!)
《骑马与砍杀》按了自动战斗……(我的30+手枪骑兵啊!)
《龙腾世纪》想着对方好弱看了会手机结果团灭了……
《辐射》想要一个残血友军身上的装备,“biu”地一枪过去我就被激光淹没了……
《求生之路》哎,姑娘,你为什么在哭……啊啊啊啊啊啊!!!!
《暗黑3》刚上30的时候,无知地对着一堆亲爹就冲过去了……
《远哭4》对着甘爹远去的飞机来了一发……(为什么我老会打出这种坑爹的隐藏结局?)
《半条命》开始往警察身上扔垃圾……
总之国外游戏ai做得真是好啊……


蚩翔:

国小玩冒险岛,十几级,跑到玩具塔底下,后来上不去了。
经评论提醒,是十级的村长送信任务,要送到地球防御总部。


独木桥头:

文明五Deity难度让甘地先完成了曼哈顿计划。


chen li:

第一次欧陆风云 大明
初期合纵捭阖 逐步管理 吞并了 东北 蒙古 西藏 东南亚也都打成 附属国 和北韩一起把日本打残废
中华崛起志在必得
发现台湾被西班牙人殖民了 我擦 不能忍啊 郑成功 来来来 收复台湾
沿海全造军舰
宣战开打!!
呵呵
彻底体会到农业文明被工业文明打什么滋味
海军全灭
人家陆军3万多人在中华大陆上横行无阻 我华夏儿女 上5万死5万 上10万死十万
彻底体会到当初慈禧向11国宣战的那种心情
割地 赔款


傅红雪:

红色警戒的资料片,尤里的复仇。

选的是尤里,轻松愉快,胜利在望,只剩几个国家的残兵了,自己的部队也没剩下几个,但手里还控制着几个苏联的三级天启坦克,是已经灭掉的国家遗留下来的。我想试试它失去控制会怎样。于是把控制它们的心灵控制塔卖掉。

它们染成了白色,毁灭它们看见的一切目标,在敌方基地大杀四方,毫无阻挡地灭掉了一个国家,然后去炸油井,去炸散落野外矿场的矿车。我仿佛看见数位宝贝里那个孤独而彷徨的黑暗战斗暴龙兽,四处寻找对手,拔剑四顾心茫然。

突然我看到它们朝我基地开过来了。

然后游戏结束←_←

那一刻我才真正明白天启坦克每天在喊的”Judgment”是什么意思。

话说红警攻击力最高的单位并非三级天启,而是三级的无畏级战舰,范围和伤害大概是前者的两倍,一炮下去基本上一个基地就废了,仅次于核弹,高于自爆卡车,但自爆卡车是个适合实验娱乐的玩意,我造过填满地图每个角落的自爆卡车,然后基洛夫扔个炸弹,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打超级武器时我开过挂,超武全开,选利比亚,但可以造超时空转换。在自己基地瞅准对方超武间隙攒几个自爆卡车,一个超时空转换扔对方基地,五辆灭国妥妥的。

然而有次直接被人扔了颗核弹在自爆卡车群上,然后就GameOver了。


杨成:

死等《俄罗斯方块》里的长条


小丰:

唉,怀念起学生时代~
从高中到大学,我们每次计算机上机课都是全班CS大战(甚至班里女生也参加),尤其大学上机课经常16v16 ,场面十分壮观,而任课老师基本都是坐在讲台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因为国中参加过比赛(虽然预赛就被刷了)但虐虐同学还是行的,高中打cs杀人数就没下过第一。但到大学就不行了,果然高手来自五湖四海,经常排到3~4.
但有一次发挥不错,打到了第二,跟第一就差4,5个人头了。刚好吊桥警方就攻不下,好几个匪守着那个小口。 突然守桥的匪都不动了,我一把m4飞夺泸定桥。斜眼一看,好像前面所有人都把荧幕切出去了,我再接再厉,把所有家里的匪都端了,夺了榜上第一的位置。
然后我就感觉到一股炽热的视线。 原来学院领导来检查了…


科研汪想当临床喵:

老滚5,给灰胡子们一人一下


PHanToM丶晴天:

地狱里放了个床,还睡了上去。


大力出奇蹟:



云舒:

因为懒得勾搭玩女号的妹子我就自己练了个女号

然后打本的时候结识了对立阵营的两只咩

然后就跟着他们那个小帮的团吭哧吭哧打了快两个月的本

因为他们没问我性别,我也就没说,反正平常也就在一起打个本,对立阵营也不需要啥交集

然后特么的有天去他们YY团长说今天不打本了我们来唱歌吧。行,唱就唱吧,我听着

然后听到一半公屏有人打字说军娘你看这是我们帮主特意给你唱的

特么当时我整个人都懵逼了……


萧行隽:

当时第一次玩MC,攒了很多木头,就做了个很漂亮的树屋,特别大,四层,一层有三四个房间。
做好后还差个屋顶,没木头了, 就去边上再找些木头来(附近没木头)。走之前嫌屋子太暗,插了火把还是暗,就倒了一桶岩浆在屋子中间。等我砍完木头回来,只剩空中一个巨大的火球在燃烧……
我……


捭阖:

@游学者周卓 @布莱恩铜须


孟德尔:

有点微妙的不算游戏里。

开关变压器在地球上普及之前,大部分游戏机都需要接一个巨大的外置变压器,而且很不幸的,欧亚大陆大部分地区的电压和环太平洋地区的电压是不一样的,这就是说除非你是用的欧版机,否则变压器本身还要插在一个变压器上。
开关变压器普及后,很多游戏机的电源就内置了,电源线看上去和普通的电器一样。一个奇怪的心理现象是,遇到这种情况大部分人就忘记还要再接110V变压器,而是直接去接电源,然后就是壮观的爆炸

这个毛病无分高手低手,只要你游戏机够多,玩的够多,总有一天会脑残犯错。而且这件事和经验无关,无非就是因为累了,所以犯错一次还会犯第二次第三次。

我的淘宝截图


咩老西:

70年代铁门口经常和我插旗的法师,号称服务器法神。被我侏儒战士用防御天赋虐成狗。
我们经常结伴战场,屠城,守城,22,33。
我有点喜欢这法师了,喜欢和他一起驰骋沙场的感觉。
他是独行侠,没有公会,只有一些战争贩子好朋友,全部精力都在pvp。
我是公会MT,除去热爱pvp,我也热爱我的团队与公会。
巫妖王开启,公会全体转服。转服之前我和法师决战在铁炉堡之巅,他又输了,
他说:“你大爷,防战现在太机动了,根本定不住你。”
我说:“公会要转服了”
法师:“你和他们一起转?”
我说:“嗯……”
法师:“以后见不到你了呢”
我说:“以后没人和我野外杀人了”
“我会想你的”
“我也是”

第二天我转服了,转服之前做了一辆法师心心念念的机车邮寄给他,纯pvp的玩家是很穷哒。

挺舍不得,难得有点喜欢一个人。可毕竟是网路,我也有分寸。都转服了,一切就过去了。

后来有一天副本活动结束,我奔向铁炉堡外的雪地,好多人在pk,我突然觉得好孤独。这些人里没有我的好基友,以前和法师还有其他人一起和部落野战的日子木有了。
我站在雪地里发呆,无视身边插满各种请求pk的旗子,突然想明白,原来我不是喜欢插旗,我是喜欢和法师插旗。

为你而来:“干吗呢你?”

……

为你而来:“说你呢二货!”

?旁边说话这法师好眼熟……

为你而来:“SX猜我是谁”

我看到那把熟悉S4法杖和他胯下的摩托突然热泪盈眶……

“T_T我想你了,呜呜呜”

为你而来“我也想你了,二货。”

“咱服那些战士不行,打不过我,我来找你揍我了。”

谢谢你,法师。我明白原来服务器里你那些pvp朋友对你的意义,和他们一起战斗是你游戏的意义和乐趣所在。正如我和公会的朋友一起副本,是我魔兽的意义所在。
而你为了我,放弃了你所珍视的东西。在那个还没有跨服战场的年代,你为我而来,只认识我,你愿意在我副本的时候去独自排队战场,我活动完你会守在铁门口等我过来。你实在无聊,而我又因为在副本不能陪你的时候,你会去刷各种颜色的龙宝宝。集齐宝宝送给我,只因为我说过一句“你看,那个蓝龙宝宝好可爱!”

现在我蓝龙宝宝不离身,你却已经不在了。世事总是难料。感谢你曾经奉我为珍宝,曾经“为你而来”。
有时候我会独自坐在已经荒无人烟的铁炉堡雪地上,直到有人喊我“XX,拉你进本了,快过来”。 点击确定,画面读条,好几年了吧,恍惚会看到一个喝了诺格弗格药水变成骷髅的法师,背着一把S4法杖,对我插旗说:“战士,你敢不敢和我打?”

今天看到题主的问题突然就想起了你。祝你一切安好。


我爱我家小琪琪:

玩合金装备幻痛的时候遇到了几个走的巨慢的骷髅兵,于是我就大胆的摸了上去,后来。。。。。。。


小钱:

fm2012,经常性地上半场切出去干别的,大部分时候没什么关系,但有时候中场切回来一看,0比4了,正好用完换人名额下半场继续切。

然后某个赛季,英超不败夺冠,拿了110来分,总失球个位数,然后就把几乎所有首发都卖了,总共得了快300M,曼城买了我一整条中轴线。到了下个赛季果然竞争激烈了许多。

异域镇魂曲,试着打了一下Annah,然后就真的打起来了,然后就把她杀了。

暗黑2,世界之石第二层接近出口的地方,密密麻麻全是电鬼,我看了一眼经验条,反正已经被杀到0%了,于是就硬往里冲……然后荧幕那个亮啊……然后我就退游戏重开了。

小时候玩三角洲,每次都要把己方的直升机打下来。

最后,最手贱的一次:仙三剑冢那里,我其实喜欢龙葵的,就是很贱地想看剧情,然后就选了镇妖剑,结果把我虐的啊……以后再没选过这项。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