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青年旅舍有哪些難忘的經歷?

問題描述:大家都來分享一下吧。
, ,
石春凝:

大概是在威尼斯在男生通鋪住了一晚……
到的很晚,前台沒人只留了把鑰匙,我也沒有意識到他們旅社是男生房女生房分開的。
現在回想起我打開門滿屋子男生欲語還休的眼神,自以為開朗和他們聊了半天,然後拎著洗漱用品換洗衣褲十分自然的去浴室,半夜被鄰鋪紋身男的呼嚕吵醒,都為自己的粗線條默哀……


菡夢君:

只住過一晚青旅結果不久後發現跟藍可兒這么可怕的事件發生點同一棟樓的人生真是。。。我可以去買彩票了對吧?!

事情是這樣的,我不是一個會主動有住青旅想法的人,人生中第一次也是目前唯一一次住青年旅舍是在洛杉磯,當時窮得叮鈴鐺郎的見到便宜就住了誰管其他呢!! agoda和http://booking.com上一票高價酒店突然冒出這價格簡直讓人無法相信的hostel,然後地段又在LA central,不是它還能有誰呢?!小夥伴們毫不猶豫就定了三晚啊!!要知道它的三晚完全可以換其他酒店的一晚價格! (具體多少我就不記得了但是在美國來說真的就是偷笑的價格了)。

還記得當時在洛杉磯還在朋友家舒服住了好幾天,等我的小夥伴到了後我們才去自己頂好的hostel,剛下車進了房間我的媽,那個條件真是跟前幾晚天差地別啊,要知道洛杉磯已經37,8度天了居然沒有空調!沒有空調你就算了你居然有一個運轉得比蝸牛還慢的風扇。。。你是覺得擺出來看著特別舒心會讓旅客愉快地度過38度天是吧!!估計是我第一次住青旅的緣故吧沒有空調這個完全不能忍受啊!!其他的什麼公共洗澡房衛生間什麼的我都無所謂了!沒有空調怎麼睡覺啊還悶得不行呢! 而且小夥伴告訴我這塊是黑哥哥得專屬區域喔~晚上8點後別出門喲~
我們趕緊上了公共休息室找Wi-Fi現場咬咬牙改了後兩晚得酒店,把信用卡得最後額度全用掉了。。。

第一晚痛苦得睡過去了。

睡覺前默念:沒事明天好酒店等著我們。。。

迫不及待的7點就起床退房,高興得推著行李箱走去了15mins步行距離得H酒店。。。我的媽呀太高興了那興奮得感覺到現在還記得。。。簡直就是到了天堂。。。從來沒覺得空調是這么好得東西啊!!!其他我都不管了啊!!!什麼高下立判也不多說了。。。。。

然後回國,過了幾個月,藍可兒事件掀起一片狂瀾,不知道的戳這里:【圖文】藍可兒事件全介紹
我是一直沒關注啦,知道個大概。
可是某一晚我舍友夜談的時候說了點細節,她說那個酒店在洛杉磯,市中心,黑哥哥區域,便宜,門市漂亮,內部垃圾。。。。我一聽愛馬全對上號了!該不會。。。。
好奇害死貓啊我順手一查,果然是我們住的第一晚hostel,而且看起來藍可兒入住的時間就是我們入住的時間。。。想想就後怕怎麼辦。

跟朋友說起來朋友都會問我:你喝過屍水么? 。。。。。

這就是我唯一一次的青旅體驗么!


匿名用戶:

11年夏,成都,夢之旅國際青年旅社,進藏前一天。

下午下樓時看到前台有一群人拼飯,她坐在人群中,目光明媚。

當時和一個學佛的大哥說好了去喝茶,於是沒有駐足。

晚上回來在大廳玩遊戲,一直到十一點都沒有見到她,失落。

洗過澡穿著內褲背心在樓梯拐角的飲水機打熱水,感覺有人上樓,回頭看,是她。

整個樓道一瞬間被點亮。

窘迫於自己的著裝,平復於她眼中的笑語。

看著她的背影進了房間,火速回屋穿戴整齊,奔向她的房間門口,從門縫里看到她在疊衣服(她住的女生床位房),敲門,她問「找誰呀」(事後得知她以為是另一個姑娘的男朋友來找那個姑娘),答曰「找你」(這算是我們的第一句對話)。

驚訝的開門,眼神交暉的時刻,我已經有了答案。

「我明天就要騎車進藏了,如果今晚不能認識你,我怕騎行途中萬一有個意外,那我這輩子都要後悔。」

她呆了幾秒,長過一光年;
再笑的時候,又照亮了這一光年。

整個川藏線,我的車輪碾過的地方,都布滿對她的眷念。

站在布達拉宮門前的時候,我發給她一條資訊:

「既然沒什麼意外,不如我們讓這個故事長久一些吧?」

明媚如你,夢如初。


~~~~~~~~~~~~~~~~~~~~~~~~~~~~~~~~~~~~~~~~~~~~~~~~~~~~~~~~~~~~~~~~~~~~~~

有人關心後續和結局。

5年多了,說實話,我都快忘了。

奔赴永恆的信誓旦旦、悸動不甘的默然期許、隱匿在無私後的自憐、暗含於付出中的枷鎖……

傷痛、笑談,實實在在的、劃過肌膚的、人類的、愛情。

如果生命的價值在於體驗,那麼,我已經賺的缽盆滿溢。

~~~~~~~~~~~~~~~~~~~~~~~~~~~~~~~~~~~~~~~~~~~~~~~~~~~~~~~~~~~~~~~~~~~~~~

最後,給那些在路上、望著前方、充滿期待、眼中泛著光的年輕人一句建議:

只有我們對愛情少一些執念,才會更加接近「愛」的本質。


大腸桿君:

在清邁的The Little Bird遇上一大堆台灣朋友~每天一起在青旅發呆喝酒聊天。。。。。住的是混住的多人間,記得一晚凌晨兩點才睡下,屋裡只有我和一個大連大姐,早上醒來下鋪竟然多了一個幾乎裸著的外國妹子。。。鼻血那個留啊。。都不知道是啥時候住進來的。。


維斯特帕列:

首先聲明,我從不在自己店裡搭訕!這個是之前就認識的姑娘恰好來我的店所在的城市旅遊,自然而然就住在我的店裡了!在她離開的時候我說給我去打個好評吧!結果她就這樣寫!!!!


Ivan Novac:

Once in a coed hostel, before bed, I put an electronic toothbrush into a personal bag, and put it next to me in the bed. I may touched the power button during my sleep, so the toothbrush was operating until the battery ran out. Next morning when I was trying to brush my teeth and looking at the toothbrush confused (where is the battery???), several girls came up to me: “Were you using a vibrator last night? I think you forgot to turn it off.”


Aorqu用戶:

2011年在青島,第一次住hostel,男女混寢,同屋的一男生貌似對我有意思,又要電話又搭訕的。後來他和哥們出去吃晚飯,我和我朋友睡覺了,睡到半夜被他們吵醒,於是聽到了他們的對話:

哥們:欸這妞兒不錯吧?哥沒帶你來錯地方吧!
該男:對對對@¥?!*^(聲音壓低了我聽不清也記不住啦)
哥們:要不是她們晚上洗澡,我就幫你叫她們出去一起晚飯了!
…後面還說什麼「大的給我,小的給XX」,我想了一下,我比我朋友大,搞得好像販賣人口啊ˊ_>ˋ這時候我開了手機,剛好收到我朋友的飛信,原來她也在偷聽哈哈哈!


張悅芊:

看了樓上覺得自己的經歷好蒼白……
1.手機沒電又沒帶充電器,於是跑去大廳的吧台尋找充電器,看到一位大叔坐在那裡看電腦,於是炒雞禮貌地問「先生你好,可以借一下你的充電器給我么?」大叔一臉迷茫地回看我,我愣了一下心想「喂你可不要裝作沒有我可看到你電腦邊的充電器了」結果瞄到電腦發現大叔看的是原版日劇(ー`´ー)嗯果斷閉嘴然後指了指充電器……大叔立即欣然借給我還好心地指了最近的插座……
2.第一次是住北京的青旅,大廳里坐著的人都是成雙成對很尷尬喂!於是默默跑去另一個吧台旁寫線路,然後聽到旁邊店主和一隻英國漢子在聊音樂。聊到一半店主有事離去,於是我就果斷橫刀奪愛和他聊起天來→_→等店主回來才發現我已經和英國小哥去護國寺擼了一發串並計劃好明日同去798……
3.還有就是遇見台灣妹子作室友,台灣腔果然好溫柔!回去取東西的時候碰到和台灣妹子同行的台灣大叔,然後發現台灣大叔的台灣腔也好萌!!!
嗯果然好蒼白………


傲蟲:

有跟同伴一起住青旅,沒什麼特殊感覺,後來一個人旅行住青旅,發現還非得是一個人,才能體會青旅的有趣——因為這種情況下,你才會更多地與人交流。

印象深刻的有,在香港摩星嶺青旅,我與一個在澳門讀書的上海妹子和一個在四川大學交換的台灣妹子聊天,聊到周杰倫劈腿,這時旁邊的重慶大媽問,「什麼叫劈腿?」,我們三個人都愣住了,不知道如何回答……


Aorqu用戶:

我去年在北京青旅復習SAT,日程無聊,僅有的樂趣也就是旅店,自習室和路上的一些趣事。宿舍八人全是久住,相處且算是融洽,卻沒有新人可供調戲,時間長了也就是聚餐喝酒的時候話多一些。

住在五道口青旅的人,大多是各處淘汰下來的Loser,或是初出茅廬的實習生。房間布局大概介於單身宿舍和三星旅館之間,入門的走廊處是前台,再往裡走就是雙人間,和四人間,和賓館一個價錢,不是一般人家常駐的地方;另一條走廊則是八人間和六人間,匯聚了各地客居此地而無法脫身的人們。白日各處是幾乎見不到人的,只有晚間,才有各色服裝,提著背包的人拖著皮鞋跺了進來。

未名青旅的格局和別處是不同的,他有一個會客廳,旁邊是一個廚房。每到晚上,考研的歸來,打工的返工,就聚在門廳里,互相扯淡吹牛皮,試圖點亮自己灰暗的人生。熱熱鬧鬧,什麼膚色的人都有,也有小姑娘遇見白豬興奮的用國小英語「How do you do, I』m marry」但總體來說,卻是無聊得緊,只有L君來時,才能讓整個旅店活剝起來,所以至今無法記得。

L君是很少願意住在六人間的人之一。六人間擁擠,比八人間更甚,價錢卻貴了不少。但畢竟是六人間,聽上去沒有我們八個窩囊廢聚在一起那麼狼狽,也算是安頓下來了。L君經常穿著以西皮衣,臉型相當俊朗,下巴彷彿刀割,鼻翼挺而直,卻毫無戾氣,而眉間則有一股媚氣。不負責任的說,長的的確很像張國榮。根據住了一年的室友說,他住進來的時候春風得意,帶著一根長的帶格子的毛圍巾,鴨舌帽,墨鏡,彷彿明星下凡。再後來,就是一襲皮衣。待到我來的時候,偶爾白天呆在旅社的時候,他還帶著鴨舌帽,只是穿著肉色的秋褲,在走廊里穿梭,自言自語。

我每次在會客廳的茶話會上都能見到他。會客廳里還有一個中年人,帶著茶色眼鏡,很有舊時代知識分子的味道。手不釋卷,我來的時候經常拿著一本叫做《文化苦旅》的書,封面都快爛掉了,但是手總是夾在固定的某一頁。可能他覺得這一段寫的比較好吧!我暗暗的想。他口條很好,經常整個門廳除了電視傳出的新聞聯播,就是他教授般的聲音。據他自己說,他在北大做過講座,也去過埃及,所以言必稱北大埃及,像我這種沒上過大學的,沒去過埃及的,自然不敢辯駁。於是L君變成了我們的英雄。L君雖說仍然穿著秋褲,沒去過埃及,但是同性戀敏銳的觀察力一點也沒丟掉,每每對埃及哥針鋒相對,完全不吝刻薄,弄得埃及哥敗興而歸。以至於後來埃及哥基本上都忽略掉他的反問,或者用「這個問題我也想過,但是……」這類扯淡糊弄過去。一來二去,L君自討沒趣,也不搭理他了。

L君不是個勤快的人,每次見到他起床,都已經日上三竿,十點左右了!陽光從窗戶漏了進來,毫不吝嗇的充滿整個大廳,人一走動,肉眼可見的灰塵就飄得到處都是——這在北京是習慣性現象,可是L君不答應。每次見到如此,就找前台理論,前台不搭理他,他就敗興而歸,回到沙發上繼續自言自語,一天就這么和灰塵飄過去了。他一日三餐時間準的可怕,而且睡眠時間特別長。L君惜命得很。樹葉掉下來都怕打了頭。不過命是大概是他唯一的寶貝了,你不惜難道還要人家幫你惜不成。所以吃好、喝好、睡好就顯得格外重要。

他經常來我們宿舍串門。大概是因為我們屋子有個拿著5D2的同性戀吧?L君就老來照相,同性戀君也欣然接受。說實話,他長得真是帥,身材也不錯,脖頸長,下面雖沒有壯碩的肌肉,但也還算結實,脂肪少,就顯得格外精幹,腰身特別細,下面…….下面我就不好說了。他大多拍的是裸照,也要設計一番,道具也用的青旅的擺設,有面具,書架,還有白色的被褥。他擺出各種的姿勢,下陰部位的汗蒸發出來,我就捂住口鼻跑到外面。他也不在意,繼續拍照,直到攝影師也受不了了為止。我有室友的一個山西朋友心直口快,說他了一次,大概是別老來我們宿舍什麼的,他就去前台舉報我們,內蒙的哥們兒放話,來他要是來,就讓他橫著回去。L君就不再來了。有時我出門看見他哀怨的看著我們宿舍,我眼神一對到他的,他就改用同性戀與生俱來的刻薄眼神看著我。

L君的工作是什麼?據說是演員,據說是模特,反正沒人說得清楚,也沒人來找過他,他也沒回家。很多時候我失眠,或者怕打擾室友,出來做題,我就看見他坐在沙發上抽煙,自言自語。他帶著白圍巾,負責任的說,可真像張國榮了。他的手白嫩,可是臉上卻時常有皺紋。我問他以前是幹什麼的?他在我電腦上打開她的豆瓣,如數家珍的告訴我他有四百多個友鄰,雖然說比起紅人數量少了點,但是質量高。又給我看他以前的照片。其中有一張是他做廣告的,笑容燦爛,手捧著北大的復讀機,看年代大概是90年代了吧?我問他然後呢,他不回答,轉過頭去繼續自言自語。我見他不理我,我就繼續看書。他偷偷瞟我一眼,我假裝沒發現沒理他,他也沒好意思再瞟,擰過頭去,不再看我。

他的歷史對我守口如瓶,可是旅社裡有個人盡皆知的流言,說他是北大的畢業生。什麼系的多少級的沒人知道,但有人拍胸脯保證過的 。之前也有人找過他拍戲,是個帥哥,據說是個導演,但是他像是個小姑娘一樣和他吵了一架,不叫他來找他,那個導演就真再也沒來過。其他的,我問室友,他們也一概不知,像是卡夫卡小說里的人物,一覺醒來,便出現在這個城堡,而他也再也無法逃脫;或者是起點小說里的人物,隱姓埋名的殺手,沾了幾十條人命之後洗手不幹,隱匿在未名青旅。只是這個推理有些疑點,因為有時候他會在深夜裡打扮好,不走唯一電梯,從樓梯下去,到一個車上,白天再偷偷趕回來,套上肉色秋褲,候著日上三竿。我也聽說,他曾經給一個男人在廁所口活,收了幾百塊錢。

我走的時候正好年底,他添置了一件棉襖,老式的,像是摩的司機穿著的那種。自從他被蒙古兄弟趕出去,就沒再跟我說過話。我背著登山包給每個我見過的人道別,他也不理我。室友煮了餃子叫他來吃點兒吧,他也不過來,別人送給他一碗才拿走飄到自己房間里。他一向以一種高姿態在這個屌死遍地的地方生存著,我不知道之後他活的好不好。我在豆瓣上還一直有他的關注。他在豆瓣上也火過一段時間,有一個北京姑娘裝作GAY勾引他,要見面的時候被拆穿了,L君氣急敗壞,說是要鬧到學校,結果不了了之。後來,聽還聯系的朋友說,他搬出了青旅,到中關村一個更便宜的旅店去了,也有一說是回老家了,還有人說他真的發達了,當演員了,但我的確沒見過他上電視。再後來,也就是我現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他的豆瓣因為違反社區規則,被註銷了,我知道的最後一條線索也就這么斷了。

這就是我在未名湖畔認識的L君。

//高三寫的


Jarod Zhang:

2014年3月份聖帕特里克節,當時正在泰國玩兒,住在曼谷市中心附近一家名叫Bed Station的青旅,這是一家非常棒的hostel,hostelworld上排名很高,我最喜歡的一點是所有床位都有一個簾子,拉住簾子後即便在dorm里跟別人混住也能有自己的一點隱私。當然,如果沒有這個簾子,八成也不會發生後面的囧事兒。

當晚為了慶祝這個愛爾蘭人的節日,青旅店長組織大家一起去考山路上Party,在一家酒吧酒過三巡後,大家又轉戰一家夜店開始蹦。蹦了沒多久,我就看到睡我上鋪的一個澳洲小伙跟另外一個房間的某英國妹子開始在舞台中間啃上了,之後很快他倆手牽著手離開了夜店,我們其它人繼續蹦到午夜過後,一行人回到了青旅,我當時心想,這澳洲小伙要是帶英國妹子回我們房間啪啪啪的話八成現在還沒完事兒,出於謹慎,我又跟一群小夥伴在一樓大廳里玩兒了倆小時Jenga,大約凌晨三點半的時候,我實在撐不住了,決定回房間睡覺,一開門,看到我的鋪旁邊放著英國姑娘的拖鞋和包,擦!果然被我猜中了,當時房間很安靜,我想估計這倆人完事兒已經睡著了吧,於是也上床準備入睡。

剛躺下沒有三分鐘,我突然感覺到床開始了非常有規律的晃動,伴隨著姑娘輕微的嬌嗔和呼吸,ROUND 2!! 於是我就躺在下鋪在他們XXX的聲音中入睡了。 第二天一早,澳洲哥們掀開我的簾子,問道:「哥們,不好意思啊,你看看你床上有沒有一副胸罩?」 我起身一看,果不其然,英國姑娘的胸罩昨晚掉俺床上了,最操蛋的是旁邊還有一個TT包裝!!!!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凡事有利必有弊,出門慎選帶簾子的青旅。


陳耿耿:

第一次一個人出去玩,大連。住在大連大懶蟲國際青年旅店
先上圖
環境真的很不錯

我住進去那天是中秋節,於是老闆邀請我們一起玩耍
這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出來,也是第一次住青年旅店。一切都感覺很神奇,感覺這世界上什麼人都有哎⋯⋯
有十分帥氣的北韓族小伙學英語專業二外不知道是日語還是法語,給母親打電話用韓語真的感覺好厲害~四國以
也有某男生帶一群學校的留學生來裝逼,結果他自己說的最順的英語是 wait a moment⋯⋯玩殺人遊戲open和close都分不清⋯⋯給帶來的韓國妹子交流還要靠另一個經常看韓國綜藝節目的女生⋯⋯也是醉了
還有年紀不大卻明白貢品該如何擺放的男生
還有會包餃子做手擀麵的青年⋯⋯
下面接著上圖
我自己包的冰皮月餅~

包的一手好餃子!非常好吃!

老闆人很好,邀請大家一起吃。還不收費!!

有個小插曲:前面說了一個男生帶了七八個留學生來,只有他一個人是住在青旅的,別的都是來玩的,一點活都沒干還說要吃月餅。一個在青旅常駐的男生A告訴他說沒有了,吃光了⋯⋯我當時包完月餅和那群留學生一起玩殺人遊戲,聽了難受死了,我包了老半天結果一個都沒有了?!
然後A一邊推著我往外走一邊說:別咋呼!
把我領到廚房打開冰箱給我拿月餅(˶‾᷄ ⁻̫ ‾᷅˵)
第一個是五仁餡的,那味道簡直了!
他說:你不吃給我吧,正好我想吃
我說:我都咬過了⋯⋯
他說:我不介意⋯⋯
我說:我介意行不行2333
於是他就哭著走了(;´༎ຶД༎ຶ`)
第二個還是五仁的,我真的吃不下去⋯⋯於是我真的給他了,他也真的吃了(手動再見
關鍵是這兩個五仁的都是他拿給我的!!
第三個是綠茶的,好好次哦

最後一張饞饞你們啊啊哈哈哈哈哈


何贇:

我想說我在二道白河的青旅由於坐車時間過長,又上火,就犯了難言之隱,站了一天。。。


豹紋頭的前天:

跟一德國佬去酒吧喝酒,兩大扎青島下肚,回青旅,丫又灌了我一聽,正當我想睡覺的時候,丫又掏出一聽來…
第二天早晨我問他,我說達瑞斯,你知道德國在中國最出名的是誰嗎?
他說誰?施魏因施泰戈?克林斯曼?
我說元首
然後他好像發現新大陸的表情
「啊~在德國他名聲壞透了,不象某住洗,我們是全盤否定的」
然後我壞笑著給他看了元首的憤怒原片
出奇的是,丫看這片子,從頭笑到尾。
並問我這是不是一部喜劇…


wiki:

1、最便宜的一天20塊錢床位,88平米三間房+一個客廳,總共塞了33個人,包括一個5歲小女孩(小姑娘整天哭,她娘整天操一口方言罵她,特帶感)

2、室友是酒吧or夜總會工作的女孩,晚上必定不在,白天必定睡覺

3、房東家養了一隻瘦骨如柴的貓(放養型),全黑色,見著人就死命撒嬌,嚴重缺愛。後來發現此貓的伙食竟然是醬油拌飯。

阿姨每天都有打掃衛生,但由於人實在太多,臟亂還是存在……洗澡時能看見角落裡黑乎乎的臟漬和毛髮什麼的我就不說了…………本以為這樣的環境只是供給人暫時居住,房東阿姨告訴我有些人是長住下來的。這些女孩(一屋子全是女的)表面看起來光鮮亮麗,用的化妝品和手機也不是一般的貨(其中有些是男人送的,有些是自己買的),只不過和她們居住的地方,有很大反差……


Wade Chang:

清明節的時候去長沙等朋友,住在悅方id mall上的29層大山青旅。本來是要定4.2日那一晚的,沒想到看錯日曆訂到一號了,結果導致了2號那天沒有我的床位。實際上有一張空床,不過裡面住了三個女孩兒,房東沒有標明是混合間還是女生房,所以按理說我可以睡,不過房東考慮到三個女孩兒第一次住青旅,所以叫我找那三個girl商量。
作為一個心機boy,我果斷去沃爾瑪買了兩斤豬小排回來,準備燒一頓糖醋排骨來討好一下她們。

嗯就是這盤

畢竟吃人的嘴軟,三個女孩兒臣服在了我的廚藝面前(哈哈哈我猜的),順勢提出了和她們混宿的請求,她們果斷答應。
為了避開她們換衣,我熬夜到十二點半想等她們睡後再進房間,沒想到三個girl看電影那一部接一部一直到一點多,我扛不下去了打了個招呼後爬上床,蚊帳拉緊系死倒頭大睡到第二天早上八點。
早上八點起床,三個姑娘應該還在睡,也不知道她們昨晚幾點上床的。總之,我穿好居家衣褲準備下樓梯時(我睡上鋪),發現樓梯上竟然

搭著一個bra

一個bra

bra

當時我就懵逼了,這木床抖成這樣我跨過那階樓梯肯定不合適,搞不好摔一跤。直接跳下來吧肯定有噪音會把她們吵醒。於是乎,我在被子里,活生生的躺了兩個小時,直到十點鍾三個姑娘起床,然後我小心翼翼的探出半個頭,確認bra不在後才敢從床上下來。
三個姑娘說,你也起這么晚啊!我說是啊,這床好舒服哦一覺睡到自然醒呢!

~~~~~~~~~~~~~~~~~~~~~~~~~~~~~~~

話說我住過的青旅不少,大多數混宿都是和神經大條的外國姑娘一起住的,所以從來沒有在意過這些在大陸看來會比較害羞的事情。不過這次三個人是溫婉細膩的內地姑娘,真的讓我不自覺的感到尷尬
還有一點,女孩子如果沒住過混宿從而有恐懼感,我想說,真的不要害怕,混宿房間里的男生永遠要比女生矜持一百倍


百程旅行網:

說一下小編我在法國住青旅的事情吧:

去年國慶去歐洲,本來打算只去英國,荷蘭和西班牙的,後來朋友說他們也去西班牙,但是是從法國入境,我一想,反正怎麼都是經過法國,還不如在法國住一晚和他們匯合,本來正要定酒店呢,朋友說,我們已經訂好青旅了!和我們一塊兒住吧,反正住宿貴,省點是點,我一想挺有道理,也就沒定。結果到出發之前告訴我:哥,這個青旅的單間只能住3個人,你是第四個,來的時候千萬別讓前台發現,不然要交罰金的,最多要罰100歐呢!我一聽,沒事,我是下午3點多到,那個時候前台人多到死,還大包小包的,誰能發現我啊,於是,就沒當回事。

後來到了當天,哥們率先到的青旅,然後告訴我:你來的時候,先別著急進來,先把你的行李放到酒店後面的垃圾桶里,

然後我下來把你行李先抗上來,之後你輕裝進來,不會被人發現。我說:大哥,能放別的地方嗎?垃圾桶多臟啊。他說:大哥,法國亂你也不是不知道,你放別的地方一轉眼就偷走了啊!我說:我看著行李,你下來拿上去,我過一會兒再進青旅不就好了?他說:別啊,萬一人家保安出來遛彎正好看見咱倆那不就全黃了,現在你定一個床位恨不得都快100歐了!我說:好吧,反正我行李臟,我不怕垃圾桶把行李弄髒,我反而怕行李把垃圾桶弄髒。。。。。。

於是,哥們下來把行李拿走了,後來他告訴我:酒店一進去正對著的就是電梯,你一進來什麼都別看,就直接直走上電梯就好,

這樣顯得你是熟客,但是,會有一個大老黑,在那兒閑逛,你千萬別被他盯上,不然他問這問那你就露餡啦!我說:好。於是我就趁有人從電梯出來趕緊一個箭步上前去,說時遲那時快,我趕到電梯門口,恰好趕上電梯關門,沒關系,扒開就好,誰知道人家法國的電梯門不是那種感應的,說關就關,有東西卡住也生生把你擠開。於是乎,我的手被狠狠地夾了一下,我跟著就「啊,啊。啊。啊。」叫了一聲。誰知道叫不要緊,把大老黑給叫過來了,唯一的一部電梯也走了,這下完蛋了,被人「活捉」了,我沒招了啊!只好假裝沒事,和大老黑打招呼:

我—呦,蠻(man)

大老黑:你怎麼了?

我—沒事,沒趕上電梯而已

大老黑:你住在這兒嗎?

我—是啊!

大老黑:住幾樓呢?

我—(你媽我一著急忘了幾樓了)啊,那個,,6樓。

大老黑:what?我們沒有6樓啊。。。

我—啊,那個,我英文不好,我想說的是5樓。。。。(我也不知道怎麼就拽這上面了)

大老黑—你在逗我嗎?

我—哥,我是認真的,我英語真不好,我住的真是5樓,一邊說,還一邊伸出手,你看:5個手指,5樓!

大老黑:我們這里一共只有4樓。。。。

我擦,氣氛有點尷尬。。。。。。

我:那個,你知道,在中國4就是死的意思,所以我們把4樓都叫做5樓(我這扯淡水準已經超乎人類想像了)

大老黑:你確定你住的是這里?

我:那個,我記錯了,我應該是在隔壁的酒店。。。。

說完以後,我就趕緊跑了,那能怎麼辦啊,我總得要點臉吧。。。。

沒招,都是電梯惹的禍,好端端一個電梯門,你到是裝個感應啊,要是進了電梯p事沒有,這下完蛋了,被人活捉了,怎麼辦呢?趕緊給哥們打電話唄:

我–哥,今天不能睡你了!

哥們:咋啦?

我:被樓底下保安活捉了!xxxxx(解釋一下經過)

哥們:真沒用啊你!

我:誰知道怎麼那麼巧啊!

哥們:沒事,我現在下去,咱們幾個出去轉轉,晚上回來說不定換人了就沒事了。

我:別,整個前台都認識我了。。。。

哥們:那你再定一間?

我:只好這樣了,只是酒店全滿了。。。只剩下總統套房了。。。。。


Aorqu用戶:

在泰國清邁的一個青旅,公共區,一群歐洲人拿著酒瓶圍著我唱生日歌,(ps,那天我生日,同屋的法國大姐知曉後,擴散的)。感動外加我的小不好意思。我當時感覺臉都紅了。


西瓜季節:

第一次去這家青年旅舍,
就死皮賴臉地混進了大合照里。


不過也是最後一次去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