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青年旅舍有哪些難忘的經歷?

問題描述:大家都來分享一下吧。
, ,
Aorqu用戶:

經歷:目擊午夜掀被子事件

地點:冰島首都雷克雅未克一座由餅干工廠改建的青旅,kex hostel。

背景:冰島有很多青旅,島上有個特別的規矩。所有的青旅的床位不提供被子。因為很多人來冰島是做戶外活動的。爬火山冰川,徒步什麼的。帶的有自己的睡袋。直接在床墊上睡睡袋就行了,不用被子。如果你想要被子,要另付錢。大概50多人民幣租一套被子。

前情:白天一位加拿大姑娘和我在6人間遇上,我倆都剛到,青旅給我分配了一個上鋪,給她則是下鋪。但她想睡上鋪,我就好心的同意換了。算是交流了幾句。我們倆都租了被子。

事件:晚上我睡得正香,加拿大女孩突然戳醒我,驚怒交加的指著旁邊一個下鋪的哥們跟我說:他拿了我的被子!他拿了我的被子!!!其實我對被吵醒正感到不爽,不過看事件著實蹊蹺,便也搭著惺忪的睡眼問了個究竟。原來這姐們裹著被子睡得好好的,突然身上一涼,被子被人扯走了。從睡夢中驚醒,大感莫名其妙。順勢起身,看到旁邊下鋪的弟兄,拿了她的被子直接往身上一蓋,就睡了。姐們見此情景,哪裡還能忍,馬上就下來跟他拚命,還不忘把我拉進來助威。她對著那位被子搶奪者歇斯底里的狂罵,大概窮盡了腦中所有的惡毒詞匯,但就是不敢直接去掀他的被子。被罵者安然不動,裝的像聽不懂英語一樣(which is impossible…),自在的睡在搶來的溫暖的被窩里。6人間里還住著一個搶被子者的同伴,也睡得像個嬰兒似的。我比較理智(其實就是慫得一逼),從開始就覺得這哥們多半真得比較喪心病狂,跟他是扯不出結果的。不如直接去找hostel再要一床被子,先睡覺再說。但這位女士陷入了狂暴狀態,非要罵個渾身通透方才解恨。最後她嗓子都罵啞了,也沒打擾到搶被子者的清夢。只好穿上衣服去找前台要被子,無奈睡去。第二天我醒來的時候,那位偷被子者,已經走了。前一天晚上他就在我睡後才回來,等於我從頭到尾也沒機會瞻仰這位奇葩仁兄的尊容。不過應該就是一個普通的歐美壯漢的形象。

這是我所有青旅經歷中唯一一次在青旅里遇到不良室友。不看到這題,我基本都不會想起他來。真正經常想起的,都是一起度過愉快時光的可愛的人們。


風的嘆息:

一段撕逼的經歷。
年初到了莫斯科,住在一家叫做safari的青旅里,因為離紅場很近,走十多分鐘就可以到。
首先住了三天,四人間,屋裡有一個印度胖娃呼嚕打的震天響,但是無法,已經定了後來也就沒改,工作人員也客客氣氣,意外的是在外國人在入住的時候收了一筆什麼註冊費,記得好像是380盧布,當時前台說的是這是每個人都要來交的費用,我也就沒介意,給了,然後再三確定如果我下次回來再住是不會收這筆費用的。
三天以後離店,由於還要回來幫一個途中認識的朋友取行李,所以還是定了這家店的,並問了前台確定到時候這個印度胖胖會換成一個西班牙人。
過了一周多,我回來了,前台換了一個高高瘦瘦的人和我交流,他的旁邊還正襟危坐了一個中年男人,讓我交錢的時候發現這個四人間的價格較上次住的時候高了200盧,我當時就炸了:定的時候不說,現在又坐地起價。
這根本當我是傻逼呀!前台小哥跟我討論的時候還不停的請示旁邊那個人,看起來是經理什麼的,最終說了半天,價格就是不給我改回去,撕著撕著我發現,一周前的特別能打呼嚕的印度胖胖跟我擦肩而過打了一個招呼,我靈機一動,最後問前台:能不能換10人間。答案是肯定的,於是換成了10人間還把費用降低了,我不禁佩服自己的機智,前台小哥小聲跟我說you made a good choice。
10人間空間大很多很多,而且寒冬臘月,根本沒有幾個人住,比四人間爽多了,而且又規避了印度胖胖的震天呼嚕聲!
正在歡呼的時候,前台小哥又跑來說我上次交的380的註冊費的問題,說這次要再交一次,這肯定又是那個疑似經理的詭計啊,果斷否決,還讓我出示上次的繳費證明,我直接告訴他,扔了,誰會專門保存這個東西,俄文我又不認識,基本就是要錢沒有要命一條的意思,涉及到錢的問題我不能慫!他最後無奈的悻悻走了。
這場小型戰斗最終以我全面勝利告終!V
淡季的時候,如果選青旅,一定要選多人間,房間大,便宜,人還少,這算是從這個事情得出的小竅門吧。


童輝:

跑過很多很多地方,自己一個人旅行的時候特別喜歡住青旅,主要目的是能結識很多很多世界各地的不同性格的人。義大利的青旅里有巴西夫婦、衣索比亞兄弟、gap出來見世面的墨西哥小哥;智利青旅里有紐西蘭60多歲的兩個老太太摩拳擦掌要徒步4天;還有墨西哥城的一家青旅,international night時和四大洲十來個國家的人一起做墨西哥卷餅。青旅是大家的,五湖四海,大家都因為熱愛旅行聚集在一起;可它也是我心裡的一塊自留地,可以利用,因為我總覺得自己能從這些人的身上見識到一個不同的世界,從而充實自己。

但青旅里給我帶來最難忘經歷的,是幾個中國大叔。從世界各地的人身上看到不同的世界固然是美好的,可更令人震撼的,卻是有人能夠打破你固有的一些認知,讓你發現自己所熟悉的那個世界可能並不是你想像的那樣。更何況,那一次,我喝了這輩子最多的一次酒,彈了最投入的一次琴。

去年夏天的時候在新疆阿勒泰地區做一個志願活動,內容是在當地哈薩克族聚居地的國中里辦一個「民族文化」夏令營,組織當地漢族、哈薩克族小朋友們一起愉快地學習和玩耍,通過文化交流和傳授來增進民族團結。「民族團結」是一個老生常談的詞了,從小政治書里口號喊得飛起,所以我們自然覺得自己在做一件很有意義、很正義的事情。即使那所學校里漢族學生普遍乾瘦矮小、天天受著強壯的哈薩克族同學的欺負,我們也在試圖引導他們和諧和平地生活在一起,了解、尊重對方的文化。

七天的夏令營過得極快,而我們這幫生龍活虎的大學生心想,既然到了阿勒泰,怎麼能不去喀納斯呢!作為領隊的我自然把大家的食宿安置到了喀那斯圖瓦新村的一家青年旅舍里。白天我們登山觀湖、徒步自拍,回到青年旅舍已是晚上八點多。大西北的太陽還未落山,可我們早已是飢腸轆轆了,趕忙向老闆尋吃的。旅社老闆卻是不緊不慢,現宰的小羊羔,細火慢燉兩個小時,在我們餓狼似的十數雙眼睛注視下終於出了鍋。餓昏了的我們早已不顧形象,左抓右舔,連著細肉肥右一起囫圇吞下,不一會兒,兩盤清燉羔羊肉被搶個精光,大家僅是憑吃下了一肚子的肥油,就已然有點醉醺醺地四仰八叉了。

鄰桌坐著三個大叔,在那裡喝酒聊天,看上去都是住在這片邊境地區很長時間的人了,在這家青旅里見面敘舊的樣子。一個面相一看便知是哈薩克族的大叔顯然是喝到興起,拿起旁邊旅社的一把吉他就自娛自樂了起來。顯然是自己彈琴不夠爽快,他們注意到我們這桌已是吃喝完畢,就問我們是否有人會彈琴,邀請我們和那哈薩克大叔比試琴技、喝酒交友雲雲。青旅里見到吉他的我總是兩眼放光,作為我們這撥人里唯一會彈的,又剛剛吃了一肚子肥羊羔神智不清,我當然是接下這「斗琴」的好戲。

於是我倆便你一首我一首地「斗」起琴來,你一首我一首地交替,每一首開始前,總要說兩句解讀一下接下來要彈的是什麼,結束以後,則必是他們三人笑眯眯地舉起酒杯,說聲「來,喝酒」,便滿上,一飲而盡。幾十度的白酒我從小沒怎麼喝過,一杯一杯的喝實在是超出我的極限,於是只好不好意思地應聲「我慢慢來哈」。那彈琴的哈薩克族大哥話不多,每首彈之前只說句「這是我年輕時候常唱的」、「這是我們哈薩克族都唱的」等等,隨著酒喝得越來越多,更是話說得越來越少。可即使他的哈薩克歌曲我聽不明白,隨著琴越彈越深、酒越喝越多,音樂的風格卻明顯有了不同--起初還是愛情的感覺,輕吟的情語緩緩流出,之後便是草原的歌聲,磅礴高亢,最後的一兩首歌竟變成了一種很深沉的感傷曲調,像是回憶一段特別美好、自由的青春,而哈薩克大叔的眼神里竟似乎有了淚光閃動。

大叔不愛說話,到最後的一兩首更是不說話了,只是喝著酒。邊上的另一個哈薩克族大叔抽起了煙,眼神似乎望著一段歷史、又像是思考著遠方。漢族大叔也是微醺了,他輕輕地、用只有我們這個桌子才能聽見的聲音說:

「我們漢人老覺得自己是這片土地的主人,可是你看他們這些哈薩克族人,他們本來就與我們不同啊,邊上就是哈薩克斯坦,他們自己民族的國家啊,可他們卻被限制在了這片土地上。」

那一刻的情景在我心裡彷彿凝固了很久。我記得漢族大叔泛紅的臉頰隨著這句話一起一伏,他平靜看著撫著琴的哈薩克族大叔,好像替他說出了久郁於心的話。彈琴的大叔笑笑,眼角堆起皺紋,又彈唱了起來,那種草原上悠長不絕,聽似豪放,又深藏著許許多多無奈的歌聲。另外一個哈薩克族大叔靜靜地喝著悶酒,低著頭。

我甚至不知道這個場景為什麼會在我的腦海里停留那麼久。從某些方面來說,這可能只是幾個少數民族同胞在喝醉酒以後的吐槽;但從另外的角度看,在那個特定的時間,剛剛結束一個「民族團結」項目,抱著「這個世界會像我想的那樣變得更好」的信念的我,在全中國也許離自己家鄉最遠的地方,和幾個中年大叔喝著酒唱著歌,聽他們說出這樣的話,可能就構成了旅途中最難忘懷的一個瞬間。

更何況,唱著老男孩、唱著痛仰、唱著萬青的我,像我們樂隊裡面的每一個成員那樣,像我們這個年齡每一個自覺藝文而深沉的「大人」一樣,覺得自己唱的是「小眾搖滾」、覺得自己懂得很多、覺得自己應該成為新時代的意見領袖。當時還沒定下自己的專業,歷史也只是因為感興趣而上了一些課,對於「民族」、對於「國家」這樣的概念,有些自己淺顯的認知,更多地還是會因國家機器、媒體宣傳而形成一些根深蒂固的想法。一個想法背後其實反映了一個人很大的世界觀體系,因此當這個想法被證明是片面的、一廂情願的時候,難以想像會受到怎樣的沖擊。很難說我後來打定心思要研究歷史、研究西藏問題是不是因為潛意識里受到了這樣的影響(為避免被查,聲明一下我希望通過我的研究能找到民族主義和國家主權的一個平衡點--畢竟現在早已經不是屬於激進民族主義的時代了),但是至少作為一位旅人,這樣的一個經歷很讓我相信,這個世界上很多人很多事不是你所想像和期待的那樣的。

或許是酒喝多了罷。那天竟也喝了四杯白酒,直到沒歌可唱。哈薩克大叔仍留在那裡放歌,喀那斯的一山一水已經被無數漢人遊覽、被無數車輛輾過,他也許再也回不到小時候的那片草原,再也找不回從前的那些屬於原野的馬群。但我仍希望走得更遠,去尋找心裡填不滿的那片草原。


張小西:

在蘇州的青年旅社裡……我遇到


張莫輕浮:

2015/5/27
第一次住青年旅社,終於可以真正地水一水來回答這個題嚕,哈哈哈。
~~~~~~~~~~~~~~~~~~~~~
從今早的一句好想吃麻辣香鍋,到相約跟室友一起來解放碑只花了2分鐘。然後下午4點下課就直接坐上了公交。從吃著麻辣香鍋突然不想回寢室了,到拿出手機訂青年旅社只花了5分鐘。啊!註定特別的一天啊!哈哈哈哈。吃完逛到了晚上22:00,然後開始說正事了哈—–青年旅社的老闆兼老闆娘(你懂得)得知我們路痴之後毅然決然下樓接我們,從她一開口就開始自來熟地聊了起來,絲毫沒有初次見面的尷尬,老闆是個自稱老美麗的一個酷酷的姐姐,她是一個很有趣的在重慶做著青年旅社的河南人。
~~~~~~~~~重點線~~~~~~~
接下來出場的兩個山東”大哥?”(原諒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稱呼),著實讓人覺得難忘。老闆叫他們熊大熊二,特形象,哈哈哈哈。
旅社的很多人都在客廳的沙發上坐著聊天,他們兩個說相聲似的相互打趣,我們在旁邊笑。熊大拿著手裡的手機給熊二看:「看老闆剛剛給我們拍的照片,說我像50多歲的,我沒那麼老吧!」,熊二:「是沒那麼老,這不老吧,也就像個40多的而已!」。熊二又轉過頭來問大家:「有沒有誰會唱歌的啊?」有人問:「那你會唱嗎?」熊二:「 我啊,我屬於說話都走音的那種人!」……
哈哈哈哈,真的是特別逗逼的山東漢子。今晚的青旅初體驗能遇到這樣的老闆和「鄰居」,讓人覺得很溫暖很美好,一掃前幾天心情的陰霾,其實生活蠻生動的!感恩!!!

最後彩蛋送上熊大熊二照片
dangdangdangdang……


桃桑一不小心:

剛剛結束了在西安一個月的青旅「義工」生活,順便也在這里回答作為紀念。

首先,我和青旅其他一起「幹活」的小夥伴討論過我們工作的性質問題,一般來說,「義工」更偏向於從事公益性事物的人員,而我們在青旅最多算是免費勞動力吧,值得高興的是這免費勞動力我做的還挺開心。

我所在的青旅是在西安南城牆邊上,開了有些年頭,設施有些陳舊,房間也多是無窗的。有點潮、有點悶,假如是我自己出行,多半不會選擇在那裡。但也許是口碑好的緣故,有絡繹不絕的住客,其中不乏外國友人。

青旅的樓上是個酒吧,除了青旅的住客,每天晚上都會有許許多多各種各樣的人要穿過青旅的大廳。來酒吧玩的老外也很多(這里用「老外」稱呼並沒有任何的惡意,只是想反應一種氣質),有兩個法國人中文講得非常溜,其中一個個子高,發色淺的拿著杯子走下來的時候已經有些微醺的感覺。但是他抱著店裡的小狗,給人的感覺非常「溫順」。當時我坐在前台值晚班也沒多想,他抱著狗,把一張凳子拖到前台,跟我亂七八糟說一些狗狗的話題,期間貌似還開了葷段子。我覺著感覺不太好就不再理他,這時有個更瘦更高的妹子出來借吹風機,他立馬轉向新的目標,巴拉巴拉說一些這里正妹那麼多啊什麼的…

估計妹子也是閑,一起過來聊,但是好奇怪聊天的過程中他居然表示不知道法國電影《天使艾米麗》,蘇菲瑪索也是我們提了好多次他才表示想起來…

後來,他說要上廁所。當時我的內心咆哮:店裡妹子那麼多,這傢伙醉醺醺的要是進錯地方嚇壞妹子們怎麼辦!!

於是跟他說,我們這里的廁所是青旅客人用的,樓上酒吧有專門給酒吧客人用的廁所,請他去樓上!!

可是這傢伙裝傻了,好像聽不懂中文一樣,不斷念叨說著「我要上廁所,這里有廁所為什麼不給我上。」說著就往裡走。

雖然他很瘦但是好歹是個180+的大男人,我攔不住他,看到他進了公共衛生間好像沒什麼問題,就回前台,隨手跟女生住客們說把房門關好。

可是問題還是出來了,大概幾分鐘後,那個人跑出來了,後面跟著我的「同事」——另一個做「義工」的妹子,她氣得發抖用很大的聲音說:「剛才這個人居然在偷拍女廁所!!」(青旅里公共廁所的男女間是相鄰的)

而那個人就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面無表情繼續坐在客廳里。幸好這時候店裡門口有幾個男性住客站在那裡,我們趁機跑上去叫來了酒吧店裡的男生。

據「同事」妹子說他沒有偷拍成功,我們最後只能是把他放走了,但是這一點非常可氣,感覺也十分無能為力。人渣和變態是不分國界的,在這里提醒一句,出門在外,在選擇用公共衛生間的青旅時,一定要多留神環境,多加小小心。青旅的氣氛雖然輕松愉快,但是也依然存在一些內心不潔的人。見過有太多的人一看到對方是外國人就貼上去聊的例子了。

但是憑著良心說,這樣的事只是個例,有才有禮能結交的外國友人還是挺多的。有一回就看到一個來自美國的翻譯家聊起大陸的回族作家和伊斯蘭文化,有點受益。

青旅是個很容易讓彼此達成信任的地方,很容易就交到朋友。在公共區域的客廳里,來往的住客會地向你談起他們來自哪裡,都去過什麼地方,接下來的目標是哪裡。除了分享照片,出去逛吃逛吃順手帶回來的烤饢、西瓜、八寶稀飯,鍋貼,再開幾瓶冰峰一起吃,真是好的不行。或者聊嗨了,下樓一起擼個串也是都是很容易產生幸福感的事。

有一次晚上快12點了,接到一個武漢的妹子,她一臉愧疚表示自己那麼晚才到,熱情的拿出幾盒周黑鴨叫我們吃,我喜歡吃周黑鴨(´-ω-`)

也有一個香港來的小哥剛剛夜爬華山下來,跟我們分享日出的照片,聽說我也要去還把頭燈塞我手裡,用可愛的港普說心得體驗~

我還喜歡聽四川、重慶、湖南的妹子們用可愛的鄉音一起嘮嗑,喜歡看德國、波蘭、中國三個不同國家的人用英文玩uno,哈哈哈,在青旅工作的樂趣之一就是觀察各種各樣有趣的情景。

假如不是一個住客的身份呆在青旅,確實能看到更多不一樣的東西。


柚白同學:

南寧篇

哈哈,我也來寫一寫吧,我第一次住青旅是在南寧,因為在北海讀書,廣西自治區有三月三假期,我多請了2天假,去陽朔玩,因為是臨時決定的,所以沒買到北海直達桂林的動車票,只能一站一站的轉了,第一站是南寧,想想難得出來玩玩嘛,就順便在南寧也玩一天吧,就在動車站附近找了一家青旅,青旅在一個小區里,我找很久也沒找到,就問門口的保安,可能這青旅是老闆自己開的,保安不知道有這家,就說小區沒有這個地方,當時就方了,然後打電話,然後在小區里轉了一大圈才艱難的找到了,青旅老闆是個畢業沒多久的妹子,青旅也是剛開的很新很乾凈,樓層也高設備也挺齊的,大廳還有簡筆中國地圖,標著妹子老闆去過的地方,咋一看都快走遍中國了,還說去過越南高棉這些地方,我剛去的時候,裡面就三個旅客,兩個妹子,一個男的,長住這里的,兩個妹子一直待在放假,沒怎麼出來過不太熟,男的挺胖挺活躍的,各種買吃的,他還喜歡騎行,聽他說去過挺多地方的,挺羨慕,到了傍晚,來了好多人,兩個西藏來的妹子,話說有一個看起來以為是男的,他們準備去北海然後去潿洲島,然後我說我就是北海過來的,就跟他們說了一些,她們就去睡覺了,有一個小小個的男生,可是不讀書了在做什麼工作忘了,有一個印象特深,是一個40多歲的微胖大叔,看著不會很猥瑣的那種,大叔說他是第一次住青旅,而且跟一堆年輕人住在一起,感覺挺好玩的,然後我們吃一堆人在各種吃各種聊,眼見大開的感覺…第二天早上我就去南寧青秀山玩了一下,下午就去桂林了。

桂林篇

到了桂林,天都開始黑了,因為笨人是看著手機導航也找不到地方的人,所以找了N久也沒找到在桂林定的青旅,打電話吧,也沒說告訴我坐哪路公交,也沒來接,然後在地圖上的一個點方圓幾里的一圈大街小巷都走了一遍才找到,最主要剛沒到桂林時,天就下很大的雨,還打雷,所以找到時候,都晚上9點了,一身濕,累的要死,到樓下老闆才下來接,老闆男的,戴眼鏡有點胖,經常擼遊戲那種,因為我一進青旅,哇,跟我想的不一樣啊,大廳各種亂,老闆玩電腦也是在大廳的,我都不想在大廳多待一下,到的時候裡面已經有好幾個人了,印象最深的一行人有三個,兩男一女,他們都是外國讀書的,休學回來旅遊的,都是背著大包小包那種,還說剛從重慶那邊過來,還有幾個人不太記得了,有個應該是旅遊回來準備回家了,因為看到他帶著好多大包小包的特產,還有兩個準備去陽朔,本來想跟他們一起的,後來來都來了,也想在桂林溜達一下,第二天,因為不喜歡這個青旅,早早退房,就在桂林走了一圈,看到了日月雙塔,看到了象山,因為窮游嘛,所以是在外面看到的,不是很懂外面都能看到一點了還要收門票,然後還去小吃街吃了狗不理包子,各種轉後,下午了,因為是一個人也沒什麼提前安排,所以是坐大巴去的陽朔,回來後看到攻略說桂林可以坐漂流到陽朔,還可以看到紙幣上的地方,所以挺遺憾的,畢竟是說走就走的旅遊,所以沒辦法了。以後有幾個再去嘛。

陽朔篇

有空繼續更新


萬玖玖:

忍不住想寫一段 比不上高票答案的精彩 就只是小溫馨而已。

大理,慢吧。
14年春節去雲南耍。
元宵那天從諾鄧扛著十幾斤的火腿下山,回到大理的青旅已經是傍晚。
老闆娘在大廳招呼住客一起包元宵,我貢獻了一塊火腿當作佐菜。
夜裡互不相識的人們吃著聊著,在外過了一個團圓節,像家。

後續就是……大家都來問我要火腿老闆的聯系方式

嗯去諾鄧前在青旅留了條,想找搭子去騰沖……
元宵第二天就歡快的上路了……

好久沒有一個人出去溜達了,甚是想念。


PE HU:

我住過應該超過一百家以上的青年旅舍,遍布四大洲,想分享一些有趣的經歷,由於太多,會慢慢分享。

1. 秘魯 阿雷基帕
(祕魯的富士山,Misti )

秘魯第二大城,但整個城區充滿著濃濃的復古味,由於需要在當地辦智利簽證,我選了一個靠近市中心廣場(武器廣場)的一家青年旅舍長住了幾天,那家青年旅舍是棟應該有幾百年的傳統南美式的建築,外觀有點破舊,旁邊還是崩塌的房子,但裡面別有洞天,公共空間極大,讓人有很放鬆和溫馨的感覺。

第一天到青年旅舍是下午,一進房就只有一個非常可愛的歐洲女孩,她看到我一開始有點害羞的樣子,但不久就主動跟我聊起來。她20歲,法國人,來秘魯當志願者,隔天準備要回法國了,前幾天都住在她秘魯男友那。聽到男友兩個字我的熱情就突然冷卻,不過她床頭大剌剌地掛著幾件黑色紫色的性感內褲和胸罩還是讓我不太敢抬頭。聊了一陣越聊越投機,她還特地幫我去燒水泡了一些茶,不過為了把握時間,聊了一陣後我就出去逛了一下景點。

晚上回來看到她在院子用著電腦,我也不太敢打擾她,自己用著自己的電腦,偶而抬起頭四目相會還會互相微笑,想要坐過去閑聊一下但又覺得有點別扭,只能說當時經驗太少加上法國女孩子太可愛,讓我自己產生了一些距離感吧。過了一陣子,我回房去睡了,她也跟進來,房內還是只有我們兩個,互道晚安後就各自上床了。

沒睡多久就醒過來,聽到法國女孩翻身的聲音,我也翻了個身,發出了一些聲響,這時,在黑暗中,聽到一句我一輩子也忘不了的話,法國女孩那甜甜的口音,”Do you want to have sex?”。身為一個沒有練習過托福聽力也輕鬆滿分的人來說,我當下竟然嚇到了! 難道我聽錯了? 不可能啊可是她不是有男朋友嗎!!!

隔天早上我跟她互親臉頰道別,看著她拉著行李箱離開,心理有太多感覺說不出。後來在智利遇到一個在墨西哥教書的台灣女孩,對這件事下了最好的註解,”我在墨西哥有不少法國學生,我很清楚,法國女孩心可以寂寞,但身體不可以寂寞的!”

2. 塞內加爾 若阿勒-法久特
(看不到盡頭的路途,只有荒煙漫草,麵包樹與滿滿的藍天)

在橫渡三角洲前,來到一個小鎮。在塞內加爾除了達卡外,幾乎沒有青年旅舍,勉強找到一家B&B,牽著單車我們就進去了。

“這個床怎麽這樣?” 我的朋友驚呼,有一張巨大的床丶幾個大型的陰莖形狀的擺設,和一些讓人一看就懂的裝飾擺設,只是帶著非洲風格的破舊感。”欸,晚上睡覺時你給我躺過去一些啊” “今天穿長褲睡了。” 三個大男人也找不到其他地方住,只能將就一下了

晚上在中庭吃晚飯,吃著吃著,突然有一個看起來超過200斤的中年白人女性,帶著一個年輕的黑人男孩進來。「靠,這種地方也會有你們同胞啊,還是一個女的自己來?」 我的朋友抬起頭看了一下 [是法國人,不是我們西班牙人。」 我朋友咕噥著。 [靠,又有一個」沒多久又有一個年輕的黑人男孩進來,這次帶他進來的是個有些發福的白人男性。

「Sex tourism,法國人的最愛,尤其黑人嘛….”」
「Once you go black, you never go back。」 另一個朋友搭腔,有點戲謔但也有點哀傷。

(未完待續)


匿名用戶:

2017/6/17更
大概就是去年的這時候
我在青旅遇到了他。
一進門看到了他陽光燦爛的臉龐,可以說是一見鍾情,果然,不出兩周,我們在一起了。
但是,不出一個月,情人節的前幾天,我們分手了。

分手一個多月,幾乎比我們認識的時間還要長的這段時間里,我還是會經常想起他跑過來陪我兩天的日子。
<並沒有發生什麼不純潔的事情…不要yy哈>

可能是上帝送錯的一份禮物,所以在發現了之後收回了吧~

早已將他所有的的聯系方式刪除,他的輪廓也漸漸模糊,但是仍然不敢聽他給我唱過的歌,他給我推薦的歌,我給他推薦的歌。但是我們之後應該是不會再有交叉點了吧。但是我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們都會遇到更加適合彼此的人,默默祝福他好吧。

算是青春的一段小插曲吧,不後悔在這么短時間就做出沖動的決定,畢竟也曾帶給我無數的期待與激動。但是以後對於愛情的決定會更加謹慎。


壹小明:

是時候祭出這張圖了。2011年6月,成都,夢之旅。


一添:

我倒是沒有特別難忘的,只記得有一次在北京住青旅,跟我閨蜜,她訂房的時候沒注意定了混合宿舍,到了我們問什麼是混合宿舍,發現就是男女一起住……而那件青旅一間屋子裡是有四張床的,還是上下鋪。我們瞬間就嚇懵逼了,問能不能退掉,當時錢已經交了,前台說不可以。因為當時沒什麼人住,我們就說那接下來如果有人要入住,我們把這兩個床位讓給她們,你錢退我們好不好,前台思考了一下,找另一個男生前台過來跟我們談,男生問我們為什麼要退房,我們說,定的時候不知道是要男女混住的,無法接受。然後男生溫柔的說,那我幫你們換成女生宿舍好不好,補個差價就可以了。我們說好。
咦?寫完這一段我竟然覺得前台男生好溫柔?心裡竟然泛起一絲漣漪?當時並沒有啊,可能是不夠帥吧。


壹次方程:

要去瑞士看少女峰,就要到因斯布魯克Innsbruck去坐車。有一次我在瑞士旅遊,頭一天晚上抵達因斯布魯克,到了一家青年旅館。

一進去之後,選了一個下層的床位,對面下層是一個韓國小哥,在美國讀書,也來這里旅遊。我就跟他聊了起來,說到很多東西,比如網路上中日韓互相都鄙視對方之類的,正說著,進來一個日本人,年級比較大,可能有40歲了,不會說英語,我只好用我通過看日本動畫和綜藝學到的淺薄日語跟他交流,他就拿出相機,給我看他在Schaffhausen拍到的瀑布,挺漂亮的,這其實也讓我決定我也要去那兒看一看,不過這是後話了。

後來我問韓國小哥,這日本人不會說英語,就拿著一本旅遊書,怎麼旅遊,怎麼交流啊?韓國小哥也一臉懵逼,估計可能有翻譯軟體之類的吧。

後來我們也沒聊多久,就各自睡覺了。然後,真正的噩夢來了……

我們才沒躺下多久,進來一個很壯的金髮漢子,應該是歐美的,睡在我的上鋪,打呼嚕的聲音特別大大大大大大大大!!!!!!!!!!!!!!!!!!

我帶上耳機,甚至放音樂,還是能聽到。我們亞洲三人組被這貨吵得完全睡不著。我就盡可能放大音量聽音樂,韓國小哥無奈地看了我一眼,然後刷手機,韓國小哥上鋪的日本人直接出房間去了。

我就這么過了一個痛苦的不眠之夜。


彼得潘:

睡過青旅簡陋十人大通鋪,聽過天南地北呼嚕聲,大家都是旅行者,背著大大的行囊,走了很長的路,坐了很久的車,所以呼嚕聲也酸爽得讓我不!敢!相!信!(微笑臉)

住過只有一個床墊扔在地面,一躺下去就和光板地面親密接觸的房間,這樣的房間當然沒有衛生間以及任何設施,早晨蹲在石頭坡上刷牙,看著太陽慢慢升起。

還去過沒有燈,靠日光照明的房間,第一次見到蚊子可以大到半個手掌,不知道是多大的老鼠在屋頂竄來竄去。可是,等到太陽出現,打開房門卻是這輩子都無法忘卻的雪山風光。

在混合青旅,還遇見過瞞著家裡辭職出來旅行的男生,和八年的女朋友分手出來旅行的畫家,幾個男生女生徹夜的聊著自己曾經的經歷和遇見,並且第二天好幾個人就被想療傷的畫家拐去了拉薩。

最讓我難以忘記的是某次徒步,路過的無論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驚訝於我們這個只有妹子的徒步組合而給予我們的每一聲加油,休息站聽到的各種人的各種故事和經歷,騎行的男生的,搭車的女生的,辭職旅行的外國情侶的,都讓我感到我的心在熾熱的砰砰砰跳著。

當然,也遇見過青旅一上來搭訕就想約炮的歪果仁們(被我們義正言辭の拒絕了,順帶給了他們一個我的標志性驚天大白眼哈哈哈)

旅行很累,但又極其的有趣。
不懷好意的人有,但好人更多。


橘子皮皮:


/南京夫子廟旁邊的一家青年旅館/
答主第一次一個人旅行 第一次住青年旅店 很多東西都是未知的 一個人在南京溜達了一天以後 回到了訂好的青旅 一晚一百塊
進去被格局吸引了 總體是一個兩室一廳的房間
兩個卧室分別住男背包客和女背包客 牆上貼著各種留言(如上圖)當時不知道留言是為了幹什麼 也就沒太注意 進了男生住的那間房
要說剛進去第一印象是什麼 沒別的 就是防備 一間房子六個上下鋪 住十二個人 各種年齡都有 因為答主是一個人 沒有同伴給看包 所以挺尷尬的 那會差不多是下午六點鍾 答主逛了一天有點累 就背包抱的緊緊的睡了一會 想想都有點滑稽
醒了以後去夫子廟吃了點東西 十點多回來的 準備洗漱 因為衛生間只有一個 大家都在門口排隊 就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起來
雖然男生女生加起來就住了二十多個人 但真的每個人的生活環境差異都很大 幾乎聽了所有人的故事 他們有在上海打拚的上班族 趁放假出來享受一會難得的清凈 也有上海的老總 想要體驗生活
青旅的老闆是個小哥 很嫩 跟我們也一起聊天 問答主在哪上學 答主說西安建大 然後看到小哥眼睛就放光了 這才知道他說答主學校隔壁西工大畢業的 畢業以後回南京開旅館 感覺也是一種不錯的生活方式
聊到很晚 想了很多 發現雖然大家都不認識 但又感覺認識了好久 平時不敢說的 都大方說了出來 人真是一種神奇的動物 因為相遇而相遇 以後雖然可能難再見面 但這次青旅體驗真的終生難忘
走的時候看看留言牆 終於知道他的意義在哪了 答主也留下了自己的東西
希望下次 有緣再見
x


殘小雪:

在越南美奈住過一個青旅,12人間。只有我一個亞洲姑娘。剩下11個人是來自歐美的……美男子……那天晚上我們一起開趴,在屋前的院子里喝到天亮……


靦腆的魚不吃貓耳朵:

和一隻貓暢聊一晚,現在回想心曠神怡.


雨夏:

我在莫斯科青旅的時候,被一個給里給氣的俄羅斯小哥搭訕聊天(這里男的 。我畢竟是第一次出國,還是各種羞澀,然後就被小哥說放不開。
一會,他的男朋友來了。他摟著男票,還拉著我聊天,問中國的lgbt情況。這都能被曬一臉我這個單身狗真是(微笑(當然我還是要找小姐姐

同樣是莫斯科青旅。在下鋪大半夜睡的好好的,突然床簾被扯開,一個男人撲了進來!我都差點以為我要在異國他鄉失去我後面的第一次了。
最後連踢帶喊把他弄了出去。
第二天發現同房間的幾個妹子(混寢)幾乎都被撲了一遍,這個喝多了伏特加的小哥被挨了好幾腳才找到一張空床撲上去。一早就被管理員趕走了……


jasminearies:

有一次混住,房間里走進來一個和尚!和尚!和尚!你也是聽完音樂節來的么?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