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高自由度遊戲里遇到過什麼想要說說的事?

問題描述:你在高自由度遊戲里遇到過什麼想要說說的事?
, , , ,
Heavyblues:

潛行者:切爾諾貝利的陰影

這個FPS&RPG遊戲比較難的一點就是遊戲前期你基本上是裸奔,很難有什麼好用的裝備/槍械,需要很長時間慢慢攢。

但是我運氣比較好,拿著手槍出門就碰見一個身著黑夾克手裡沖鋒槍的npc。由於他是一個人落單,我暗想也不存在陣營之說,應該就是一個醬油哥。

偷摸悄走到身後,趁不注意對著頭就是啪啪啪。

醬油哥吱地一聲就躺了。

打開背包,把醬油哥的長短傢伙全扒光,光著屁股就撂下了。

打開任務列表一看,新手村老闆讓我拿著急救箱去救翻車叔,然後翻車叔會告訴你下一個任務的去處。

我拿上急救箱就走了,到地方才傻了眼——

翻車叔躺在地上滾來滾去,就是不讓我救。不僅不能救,對話框也打不開。

我打開人物屬性表,翻車叔現在和我是敵對狀態。

excuse me?

再一看,翻車叔和醬油哥是好友…..

好友……
翻車叔和醬油哥遠隔數公里,仍然心有靈犀,我不禁為之動容。

沒辦法,我一槍成全了翻車叔的忠義。

任務?

你把npc打死了還哪來的任務=_=


gohan:

gta5,線上模式開始的任務

讓我去一個便利店搶劫,我進去拿搶一直指著售貨員,他也一邊看我一邊把錢全部收起來遞給我。

我看這黑人兄弟老實就把槍放下和旁邊朋友吹牛,剛轉過頭就他就從櫃台掏出一把噴子把我轟死了。


今天就不吃藥:

黑魂1,在傳火祭祀場,開著遊戲去上了個廁所,回來發現我死了,勸退哥也不見了,問了問舍友,果然交代了是他趁我上廁所的時候給乾死了。心裡mmp之餘又問了一下他是怎麼能在沒有玩過這遊戲的情況下單挑打死勸退哥的,結果告訴我說是被追著打的時候推著從懸崖上一起跳下去了……


Aorqu用戶:

gta5等紅燈算嘛。
還有一次開車看見警察抓犯人,正義感爆棚的我下車掏槍就把犯人KO掉,然後用槍對著犯人一陣鞭屍。
然而!!!就在這時,警察突然就對我開槍了, wtf? 作為新世紀熱血青年,果斷切換火箭筒對著他就是一個托馬斯螺旋阿姆斯特朗加農炮送他一個輪回套餐 。
今天的gta又是核平的一天。


今天還吃魚:

騎馬與砍殺

蘇諾的鎮長給了一個任務是「救回被劫匪綁架的女孩」,英雄救美嘛當然義不容辭地接下任務

在附近村子招募民兵,又給NPC買馬買武器,一路翻山越嶺跋山涉水找著劫匪,丫伸手就要錢,生氣了上去一諾皇盾就把他砸成圓臉,部下們也紛紛拿出鎚子鋤子刀子圍著揍劫匪

幹掉劫匪,正準備帶女孩回鎮上,她一溜煙跑了…………

跑得飛快啊,整個部隊著急忙慌地騎著旅行馬重戰馬豪華軍馬各種馬追都追不上,那女孩瘋一樣地跑過了好幾個城堡好幾個鎮子,隔著熒幕都能聽見她邊跑邊喊:嘻嘻嘻嘻來追我啊~~~~嘻嘻嘻~~~

後來我再也不接蘇諾鎮長給的任務


蛋蛋:

我的世界生存模式,花了半個月蓋了個三層木製別墅,屯了一屋子的好東西。

一天突發奇想忽然覺得屋子太冷清,加個壁爐吧。地獄岩當燃料,周圍為了防火還專門拿磚頭砌了一圈。

點著火之後小心翼翼的拿著水桶觀察了半天,好像沒什麼事,就開心的出門打獵去了。

回來發現半個山頭都讓我點著了(T_T)


陸羽:

輻射4有個dlc叫遠港,劇情講述在一座小島上三波勢力之間的愛恨情仇。

三波勢力中有一波叫合成人,設定上這是一種人類製造出來生化機器人,無論是皮膚還是骨骼都非常接近人類,並且由於高度發達的AI更是有了獨立思考的能力。

他們的製造者在追殺他們,而其中的一個在一百年前來到這座小島,並且不斷將被追殺的合成人接到這個沒人追殺他們的「世外桃源」。

為了讓原住民接受合成人,合成人領袖就建設電廠提供設備,幫助原住民阻擋輻射迷霧。

第二波勢力是原住民,是一群暴躁、自私、排外的人類。他們本來分布在整座島上,但是由於輻射迷霧範圍不斷擴張,最後活下來的人只能集中在小島的東部碼頭生活。

第三波勢力是原子教的邪教。他們相信每個原子都是一個世界,人類體內有無數個原子,總有天原子神會釋放他們體內的原子,讓他們得到升華。

這三波人之間矛盾各不相同。

首先是合成人,合成人並不能得到全部島民的信任,因為人類害怕他們。

合成人的製造者會用合成人偷偷代替掉原本的真人,達到控制人群的目的。所以人類非常害怕自己或者周圍的人不知不覺就被合成人替代了。

其次是原子教和島民的沖突。

原子教之所以是邪教,最大的原因就是他們認為核輻射是神的關懷和洗禮。不斷接受核輻射能讓自己接近原子神。(所以遊戲里,很多教民無論男女都頂著癩痢頭,輻射多了脫發…)他們最嚮往的就是大裂解——也就是挨核彈…

他們向小島原住民傳教過程中發生沖突,最後演化成暴力事件。而島民更懷疑輻射迷霧的擴散,是原子教在背後搞鬼,事實也的確如此。當主角踏上小島時,原住民對原子教的態度是殺無赦。

所以三方勢力中原住民與合成人是懷疑、冷淡的關系,與原子教是敵對關系。

合成人則在兩者之間保持中立,其領袖更是如同聖母一般試圖維持三方的和平,因為這兩邊是為數不多願意接受合成人的勢力了。在美國本土,合成人可以說是人人喊殺。

隨著劇情的展開,玩家發現原來故事背後還有故事。

此前島民對合成人到底恐懼達到的極點,近乎到了一致同意驅趕合成人的地步。而合成人的領袖不得不做了最讓人類恐懼的事情——他殺死了島民的領導者,將其替換為合成人。

在這名合成人的引導、暗示之下,加上合成人提供了對抗輻射迷霧的設備和電力,島民才逐漸平息下來。

然而合成人領袖偷偷留了一手,他控制著小島風力發電設備的開關,一旦關閉電力輻射迷霧進入碼頭,小島上的變異生物就會殺光島民。

其次,原子教駐扎在小島的大型船塢之中,該船塢還停留著一艘載有核彈的核潛艇。按照教義,引爆核彈一起升仙是他們孜孜不倦的追求。合成人領袖一直知道發射密碼和鑰匙所在,但是在面對原子教大祭祀的時候卻謊稱不知。

這些舉動讓合成人領袖有著深深地負罪感,於是他剪切了相關記憶,存放在核潛艇船塢後面的數據庫之中。

到了玩家做抉擇的時候,玩家可以選擇全滅所有勢力或者只殺其中一部分。

具體做法是——引爆核彈炸死原子教;關掉電力看著島民被怪物屠殺;揭露原住民鎮長是合成人的事實,並煽動他們殺光合成人。

然而這功夫抉擇真的很難下。

先說原住民。

他們固然自私排外,然而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又礙著誰了?合成人和原子教來爭奪土地不說,一方三波輻射迷霧一方會用合成人替代真人,誰不害怕呢?他們就是一群性格偏激,為了生存而行為過激的普通人。

不忍心殺。

然後是原子教,這真的是一個可怕的宗教,讓教民天天生活在核輻射之中,對於叛徒更是殘忍至極,並且他們在事實上危害著原住民的利益——擴散輻射迷霧。

可其中的教民多數是善良無知愚昧的普通人,我只要一發核彈他們就都得死。

真的不忍心。

最後是合成人。

在遊戲設定上,這群機器人有自己的獨立思想,吃飯喝水拉粑粑啪啪啪什麼都會,除了解剖以外沒有任何能夠鑒別他們是否是人類的辦法。

換而言之,他么的看上去像人、摸上去像人、啪起來像人、交流起來像人…

在島上的合成人都是覺醒了自我意識,為了逃避製造者的追殺而被引導來的普通「人」。

主角的朋友中甚至都有合成人。

但是你要說殺的理由,也有。

原子教從各方面來說對於人類都是負價值到底,他們擴散迷霧的激動更是在破壞人類的生存基礎。

而當我和恢復記憶的合成人領袖商談該如何解決原子教想要大裂解的問題時,他提出要麼殺了原子教現在的大祭司,用合成人替換從而控制原子教。

我作為人類聽了之後真的是從腦門涼到屁眼——即便是如此聖母的合成人,一旦走投無路時,依然會突破道德底線,用人類最害怕的手段解決問題。

而且站在種子角度長遠來看,合成人雖然不能繁殖,但是一旦他們群體擴大之後顯然就不會再滿足於偏安一偶,與人類發生爭奪資源的戰爭是完全可以預期的。作為人類,為後代計,每一個合成人都該死。

故事的結局之一就是三方共存,不過你要選擇幫助合成人領袖殺死原子教大祭司,並用合成人替換。

然而這個選擇居然讓我有生理上的厭惡感,我實在無法認同這種幫著異類殘殺同類並滲透的舉動。

所以我既不想殺死所有合成人和原子教,又想徹底殺死這兩個勢力,三方共存的結局既不合理也讓我覺得惡心,最後乾脆放棄任務離開了小島


追逐公車的野良犬:

前幾天在Aorqu上有關遊戲的另一個話題下看到的這個動圖,已笑瘋。

我堂堂硬♂核RPG《黑暗之魂》的玩家咋就他涼的混進了這么些個人才,真是驚了。

是時候考慮一下另一種玩法了…


talktothewall:

我同學拿我電腦玩巫師三用白狼嫖娼把所有錢花光了……


燈火與笙:

很久很久以前,我殺了一隻雞……..


煮飯阿姨:

刺客信條叛變。

我在大馬路上走著走著,草堆里鑽出一個阿薩辛要捅我,我反手就是一下扎在她腰子上,把她秒了。

然後城裡的士兵追了我幾條街。

然後又走著走著,草堆里又鑽出來一個阿薩辛,本著良好市民的精神我沒有還手。

然後我就被捅死了。


assassin:

幾天沒上遊戲了,今天凌晨上去想再去逛逛把未知地點都開一下,然後去了那個沒有任務的帝王谷等級最高的沙漠,開了沙漠里的未知點
當時很懵,真的感覺有點難受,在帝王谷主線里活躍了這么久,那麼多士兵從頭到尾沒能傷你一根毫毛,好像我剛剛把聖物交給跌坐在地的你,我以為你已經去創建自己的事業了,結果你就死在了這個無名的地方??!!!
這應該算是育碧的一個小小的黑色玩笑吧。
想起ANIMUS外面巴耶克的木乃伊。
無人永生
—————分割線———————
前兩天剛買的刺客信條起源
肝了三天通完
在過場的時候右邊會給你一個遊戲提示,或者是冷笑話冷知識之類,有一句是「如果你真的無事可做,也不要去屠殺那些衛兵,畢竟他們也是人生父母養的。」當時沒有放在心上。
打到無形者的DLC,屠了一個強盜窩發現了一個被折磨死的信使,找到一封情書,大概就是是在一個採石場工作的苦工寫給自己媳婦的,
然後任務讓我去調查採石場,
去了以後發現採石場已經因為暴亂被血洗了,然後我屠了那些衛兵
在我搜大帳的時候,看到桌子上有一張書信可以互動就去點了,
內容大概是衛隊長寫的日記,第一天應該是苦工要求加餐什麼來的,
第二天的是衛隊長寫了自己派人去向將軍要補給品又被將軍拒絕了,
第三天衛隊長說感覺採石場氣氛不對,但是什麼也做不了,只能把匕首磨鋒利一點,別在褲腰上。
然後下面就沒了。

這信我看了好幾遍,
然後我想了想,這衛隊長有罪嗎,應該有一點吧,但是他有錯嗎?他沒做錯什麼。


能躺著就不坐著:

嗯,我昨天夜裡玩了最新發售的(天國:拯救)這款遊戲,徹底的愛上了它,下面是故事經過。。。

主線任務第一個是你爹是個鐵匠,叫你去一個老賴的家裡把欠的工具錢給了,然後用著錢去買木炭和酒,最後去領主的城堡要劍的握把(還是叫劍格)

於是我這個新時代孝順好青年,就興沖沖先去找老賴要錢,為什麼叫老賴,就是我和他對話過程中,他態度非常惡劣,一副欠錢就是大爺的態度,最後更是說出你要是再敢找我要錢,我就替你父親好好教訓教訓你,嘿,我這暴脾氣,我爸都不打我你居然還敢跟我動手,當下立斷我就給了他一拳,一頓扭打(被打),我發現這廝實在是強,我被他三拳兩腳打的鼻青臉腫落荒而逃,他在後面揚言看到我一次打我一次,瑪德我跑了之後越想越氣,這任務得完成啊,我就在集市上溜達想找個武器回去把面子給奪回來,可是溜達半天街上除了賣菜的就是賣水果的,沒轍我又回去了,我發現這老賴背對著我在幹活,我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上去對著他頭就是一拳,在隨後的過程中,瘋狂使用家傳絕學亂潑婦打法,打一拳後他捂臉護頭我就用腳踢他襠部,四五個回合之後我獲得了勝利。


他被我直接打死了,我怕極了,旁邊還有衛兵走過,我嚇得趕緊扛起屍體把他搬到了他家裡的雜物室,放下來之後我搜颳了他的屍體和家,找到了我父親幫他打造斧子,錘子,釘子,臨走前好奇心突生,打開雜物室的門看看他消失了沒(大部分遊戲屍體會消失來降低遊戲場景消耗)md沒想到突然觸發劇情,老賴站起來說我怕了我怕了,我身上真的沒錢,你看你要什麼東西你就拿吧,別打了!


然後頭也不回的跑了!wtf!md我遊戲里的小人嚇得直接開口說話你是怎麼做到的(是真的,真的開口說話了)


我被搞怕了拿起東西就走了,可是錢沒要到我怎麼才能買木炭和酒呢,我抱著僥幸的心裡想著先去看看,於是就到了木炭商人哪裡,乖乖,一地的木炭和木材,我走上前去,發現(嗯?選項里怎麼只有偷竊沒有買和交談的選項)我開始以為是角度不對,換個位置還是只有偷竊,我作為遊戲達人,瞬間就明白了,主線任務來了!於是我立馬長按E鍵偷取,果不其然,突然就出現四五個衛兵來抓我,我得還手啊,血性漢子永不認輸!


結局又是我被衛兵一拳撂倒,一個類似師爺NPC和我對話,我要把你送進監獄去,讓你去反省你的罪過和無知,選項有三個
1.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

2.你應該知道我是為領主大人工作的,你最好想清楚

3.你把我送進監獄吧

我考慮一下決定選2來進行最後的補救,看看這個師爺怕不怕我這個領主狗腿子。

很顯然他不怕,對我一番冷嘲熱諷之後,選項里就只剩下把我送進監獄吧


沒有辦法我只能選你把我送進監獄吧!

(從這里開始就全是劇情動畫,讓我更加覺得我選對了)我被抓緊監獄開始了暗無天日的生活,牆上就只有一個小通風口,通風口還都是鐵欄桿,我頹廢的坐在地上背靠著牆,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通風口傳來了嘈雜聲和人來人往的腳步聲,我的父母在喊著我的名字,可是我根本看不見發生了什麼,我非常焦急的拍打著牢房的木門喊著我在這!發生了什麼!放我出去,突然牢房的門口開始冒煙,慢慢的牢房的木門燒了起來,我更害怕了,拚命的拍著木門叫著放我出去,劇情動畫到這里結束了

我以為主線終於要開始了,接下來肯定是我破門而出發現村子全燒沒了,家也沒了,我開始流浪著找父母最後成為一代王者的故事!


結局是熒幕變黑,中間一段紅色字體。

你死在了牢獄之中

法科!


祝大家
新年快樂!闔家安康!
萬事如意!恭喜發財!
喜結聯順!事業有成!
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硬核拜年!


三千鳥:

老滾五吧,之前和城主【忘了是白漫城還是風雪城的,反正是個吳克】聊的挺嗨然後他給了我房間,我開心的把重的什麼龍骨龍爪都丟進櫃子里,然後就去刷任務了,很長時間後再回來,發現我拿回我的東西居然就成盜竊了,我就幹了城主,衛兵要來抓我出現了對話框,我一看,有個選項是我是爵士,我就點了,衛兵就叫囂著這次放過你之類的離開了………..離開了…
( *・ω・)✄╰ひ╯


棕色路標:

看門狗二里,見到一個大哥提著根棒球棒走到輛跑車邊上,將球棒高高舉起嘴裡還喊著

I hope you have got insurance!

然後我隨手點了下f,上了那輛車,球棒大哥瞬間憑空消失,只剩下球棒落地發出碰撞的聲音。

我有點難過,感覺自己背叛了無產階級


盒子里的薛定諤:

有沒有人和我一樣,被冬堡開除了!

那一天,以一名抓根寶和學院法師的身份,我剛騎馬從賽洛迪爾趕回來,找附魔導師阿卡林索要酬金,

這是完成了跑腿任務的我應得的,畢竟冬堡到賽洛迪爾的距離可不遠。

接過錢袋子,向來勤儉持家的我精打細算著這些賽普丁夠我吃幾天,是否還有餘錢去酒館買幾顆茴香豆……

「咔啪!」阿卡林導師突的雙眉一橫,一掌按在桌上,留下個寸深的印痕,「敢來冬堡放肆,哼!」說罷起身大步朝門外走去,顯然是有外敵入侵。

我不由心驚:不愧是導師,明明這里的大門隔絕大部分法術,可他依舊能察覺到敵人。果然,這就是強大么?

阿卡林導師不再約束自己的法力,強大的氣息波動逐步擴張,在熒熒的法力光芒映照下,他的禿頭越發珠圓玉潤了起來。

推開門,我才驚訝的發現諸多導師集結在庭院里,冬堡的首席法師——「拳聖」薩沃斯·阿冉負手立於最後,而敵人,則蹲在房頂冷傲的俯視我們。

「巨龍~」我的腿有點軟。雖然我是個抓根寶,但同時面對兩條冰龍還是太過分了。

屠龍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的。

我下意識地朝之前栓馬的地方看去,映入眼簾的卻只有一灘血跡,馬,被龍吃了!

「我的寶莉啊!」我痛呼出聲,心中湧起無數悲愴。寶莉在我眼中並不是一匹普通的馬,她救過我許多次。我們經常在一起冒險,她馱著我走過官道、行過小路,還背著我攀過岩!

而這些幸福的事現在、不、以後,都不會再有了!

我彎弓搭箭,對著舔著唇邊鮮血的巨龍射出了決心的一箭。

今日,屠龍!

大戰一觸即發,十數位法師集體施法,一時間雷蛇四走,火浪翻湧,更兼我流矢如蝗,給巨龍的身上添了不少傷痕。這野獸冷漠的雙眼迅速被痛楚與憤怒浸滿,即刻發動了反擊。

它既殘忍又狡猾,很快就找出了法師攻勢中的薄弱點,飛速俯衝了過去。

只見一注血泉沖天,尼日雅無頭的身軀倒了下來。她的頭顱從龍嘴裡滾落下來,在地上擦出一串血斑,臉上尤帶著不甘的表情。

薩沃斯再也忍不住,他出手了。

拳聖出手,天塌三尺。

空氣凝固了,並非是誇張的形容,而是事實。如淵似海的澎湃法力向天空碾壓過去,恐怖的壓力使巨龍的鮮血從無數細小的創口中飆射出來,它一頭栽倒在地,翅膀瘋狂撲扇著卻飛不起來,活像一隻大撲棱蛾子,薩沃斯上前以一記雙峰貫耳結束了它的生命。

屠龍戰役就此告終,法師們閑庭信步地散去,好像什麼也沒發生似的。

變化系導師托夫蒂爾向我走來,「由於你的馬引來了龍破壞了我們的建築殺了我們的老師,給冬堡帶來了不可挽回的損失,所以你被開除了。」

我哀求道:「別這么做,哪怕是罰錢也好啊,請讓我留下吧!」

托夫蒂爾憐憫地看著我:「一萬賽普丁。」

我絕望了,然而峰迴路轉。

「看著尼日雅死了的份上,我只收你一千。」托夫蒂爾神秘的笑了起來,「誰讓她是全冬堡最討人厭的傢伙呢?」

我聽聞此言,也輕松地笑了起來。

(其實也就是我的馬引來了龍殺了老師,導致我被開除,後來交了一千賽普丁的罰金才重新入學的事)


葉子需要認真學習:

SIMS4。

讓自家兩個吸血鬼小人結婚,婚禮進行到一半男小人被太陽曬死了……

與此同時,來參加婚禮的大部分客人(基本也都是吸血鬼)也差不多快要gg(;д;)


馬庫西姆:

玩MC的時候,有一次跑圖,遇到一個村莊,挺大的,想著在這里搞點吃的,就用骨粉催了一點胡蘿卜,正當我整理背包的時候,幾個村民跑過來把胡蘿卜收了,當時就覺得非常angry,一怒之下拆了整個村子的門,稍微走遠一點之後躲起來,過了一晚,第二天再來這個村子的時候,整個村子空蕩盪的,突然感覺非常難受,就好像在現實中整個世界的人全消失了,只剩你一個,那種恐懼很難受,果斷關遊戲看番去了


TIJ:

GTA5,在任務之外開拖車。
我有一回把拖車停路邊就玩手機去了。
結果等我回來,我驚奇的發現停在我後面的一輛轎車想往前開,結果直接被系統判定掛在拖鉤上了……
我也不松鉤,拖著那輛轎車就狂飆了好久,直到自己玩膩為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