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現實低頭,做過最無奈的一件事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對現實低頭,做過最無奈的一件事是什麼?
, , ,
匿名用戶:

這個冰棒多少錢。
四塊。
那拿個小布丁。


匿名用戶:

上大學


心納:

大概是:

你必須做你極其不願做的事

或是

你必須接受比你優秀的人


段小白:

今天七夕,晚上一個人坐在窗邊看雨。


Vip Jessica:

最近結實了很多沒經歷過社會,或者家庭富裕沒怎麼感受過人生疾苦的同齡人,通俗的來說,情商不夠有點不上路子。

我見得太多了,一些底氣足而早熟的人。(幾乎所有人都說我早熟,和我聊天驚訝我是個95年的小姑娘)

真正的玫瑰第一朵花開的就是玫瑰。個人認知不需要被闡釋和被賦予。命運註定很多事,包括勤不能補拙。

也是哦。命好的人,聰明不聰明,情商不情商也無所謂了,只要人品過關就行了。

淑人君子,以雅以南


匿名用戶:

就差這么一個點下去的勇氣。


匿名用戶:

爸爸的最後幾天,在醫院里,由於心臟功能在衰竭,血壓也在減弱,需要不斷的打多巴胺以維持血壓。醫生在這期間已經通知我們,打多巴胺只能維持而已,不會起到關鍵的作用,而且多巴胺的量會越來越大才能維持住,其實最後都是一樣的,問我們怎麼選擇。我們明知沒有什麼辦法,可是還是堅持要繼續注射多巴胺,雖然那時爸爸已經不能動不能說話,身體開始變涼了。我們看著多巴胺的注射量不斷加大,注射速度不斷加快,最後必須要一個人捏著注射液的袋子往爸爸體內擠才能滿足需要,可是結果已註定,無法改變,最後看著儀器上顯示爸爸的心跳是這樣變化的,160……150……140……120……60……10…—————,整個過程不到一分鐘。此時醫生用聽診器聽了聽,然後說,老人走了。只留下無奈的我們。那是我遇見過最無奈的事,那一刻我只能向現實低頭。


匿名用戶:

只說我到現在的經歷感知,以後或許有其他的更無奈的事。 暗戀了快兩年的姑娘,到畢業的時候準備去告白。那時候,畢業之前是大考,需要同學們去考試附近住酒店,打聽到她住在靠近學校的某五星級酒店,為了表白,亦然拿出了攢了很久的大洋,到姑娘的酒店開了房間,那時想的是,能在考試的時候,離她最近就好。 同學們大多住的快捷酒店,我為能和她最近而竊喜。突然發現,班裡還有兩個男生同住在這里,我大喜。叫她下來玩,哥幾個,把酒言歡,非常痛快。當時,還記得,她因為我們的玩笑而大笑的樣子,很動人,暗暗決定勞資考完試一定要表白,豁出去了。 後來,考完試了,心裡怦怦跳個不停,來到她房間,看到她拉著一個箱子準備走,我正想過去幫她拿一下,結果,尼瑪,好狗血啊!!!!!原來班裡另外一個男生捷足先登了。我努力撐起一張笑臉對她說,你們好了?她說,對呀,好的第一天。 呵呵……我說,那等會下去注意安全哦。。。。。再後來,得知,原來另一個男的也喜歡她,我倆捶胸頓足。造化弄人,我們三原來一個想法。 我覺得明明有能力對她好啊,憑什麼是他的? 很久之後,婉轉的問她,當初,為何選擇他? 她說,他很帥而且有錢最重要的是他追我了。 就這樣錯過了!!!! 自以為能夠運籌帷幄,然後被現實輕易擊穿,最終無奈妥協,太痛苦了。願大家趁早去做很久都想去做的事,別拖延,我不僅指愛情。


禹落:

初一的時候爸爸好賭,有一次我當著他們那群賭友的面大聲喊,爸爸你為什麼一天到晚都賭博,那麼好吃懶做。愛面子的爸爸立馬變臉要來打我,我嚇壞了,沒命地奔跑。氣憤的爸爸追了一段路,看我跑到房屋下面的公路,追不上了還順手操起邊上一個鐵盆朝我砸過來。臉盆就砸在我腳後跟不遠處。
我沒命得跑,頭也不回。那時是傍晚,我從一個偏僻的小村沿著公路一直走。走到天黑。來到鎮上。看著呼嘯而過的火車,很想搭上去。寧可四處流浪也不回去這個家。但是我從沒坐過火車聽說火車還要買票。於是在鎮上晃蕩好久,只好回家。一路穿過亂墳崗,那時候根本沒有路燈。無數的森林。


匿名用戶:

下載快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