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時候有哪些神奇的誤解?

問題描述:相關問題你小時候有沒有很奇妙的世界觀?
, , , ,
一隻公貓:

小時候以為我是爸爸生的爸爸餵奶的!
—————————————–
當我還是個天真單純小蘿莉,某天看著爸爸的肚子上有一個橫的長長的疤(其實是小時候綁紗布給臍帶消毒被酒精蟄的)
我就問:爸爸,你的肚子上為什麼有個疤呢?
腹黑悶騷又面癱的老爸一本正經地回答:生你的時候剖腹產刨的。

ORZ!!!!!!!!!!!!!!

還有一次我看爸爸的胸很大(其實是胸肌),天真的我問:爸爸,為什麼你的胸那麼大呢?

腹黑悶騷又面癱的老爸面不改色:給你餵奶喂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怎麼可以一副順理成章地問"今天吃的什麼?西紅柿炒雞蛋。"的語氣來回答我啊!!!這個害我直到上國小自然科都以為是爸爸生孩子又餵奶的罪魁禍首!!!!回想起小時候和自然老師據理力爭"我是爸爸生的!是爸爸餵奶長大的!"老師臉上的表情那叫一個精彩啊!!!!往事不堪回首啊!!!


葉星離:

穿山甲一直不停地挖土是為了找穿山乙。。


許苑:

每次進書店看見《了不起的比爾蓋茨》這本書我都不屑一顧,作文里用人物例子,寫了你好多遍,所以對你一點也沒有興趣!
直到去年……我才知道其實這本書是《了不起的蓋茨比》,不是比爾蓋茨的自傳。T^T


紫流景:

小時候以為我們只能在清華和北大裡面選一個,現在(−_−;)


沿河:

聽說新中國是靠小米加步槍打下來的,就一直覺得那時候步槍連子彈都沒有,用小米做子彈←_←


元卜:

小時候一直很好奇劉海到底是誰…


姚澤雲:

以為女的到了一定年齡就會自動懷孕。。。然後誰娶了她孩子就算誰的。。。然後我以為未婚先孕是沒算好結婚的時間。。


兩個煩羊羊:

小時候搭訕了兩個老外,之後被邀請去澳洲,差點以為要被賣掉,沒想到終究影響了我一生的搭訕。

———————————————————————————————————————————

80後上海人, 其實那個時候大家條件都是腳碰腳的。 特別是我們住在「下只角」的,沿門面的房子出來左鄰右舍不是開早餐攤的就是開雜貨鋪的。 班級里還有很多同學爸媽是菜場里賣菜或者賣魚的。 曾經記得有個同桌,家裡是菜場賣黃魚的, 身上天天都是魚腥味, 但是同學之間也沒有嫌棄的。那個時候挺單純的, 主要還是看成績的。

我們家是利用街面的房子開早餐鋪的, 離當時最熱鬧的南京路不遠的。 有一個周末的早上, 我爸正在做生意, 突然叫我出來一下。 原來是一對外國夫妻, 正比劃著要表達什麼, 但是圍觀民眾都聽不懂, 所以我爸想讓我去鍛煉口語。我自然不肯去, 因為自卑。。。而且因為是菜中升到重點高中, 我的英語成績是全班倒數的。 而且在記憶當中, 我從來沒有和正宗的外國人交流過。

後來我爸說, 你就隨便去講講, 反正人家也不認識你的。 我死活不肯, 後來我爸就說, 如果你不去, 那麼我去了哦。 這里插播一下, 我爸雖然是擺點心攤的, 但是當年也是高中畢業, 因為家庭成分沒有上大學。 個么我想他要去講英文, 更加刮三, 還不如我去吧。所以一鼓作氣我就出門了。 原來是一對夫妻想給我對門的鄰居小孩拍照片, 因為那個3.4歲小孩正在家門口畫畫, 這個外國老太太覺得非常有 意思, 所以想拍張照片帶回去。

這個事情本來就這樣子過去了。 過了2個月是聖誕節了, 我爸爸提醒我說, 可以給他們寫一張賀卡寄過去。 當時我就覺得, what? 寄國際信件到澳洲去? 怎麼操作呀?想也沒有想過。 不過後來我爸爸支援我郵費(郵費9元,我當時零用錢一個月只有5元)。我印象很深刻, 我是特地去了南京路上的新華書店買了聖誕賀卡。 然後我在草稿紙上寫了好幾遍, 最後再小心翼翼的謄到正式的賀卡上。

這事本來又要這么結束了, 但是我在一個半月之後的某一天突然就收到來信了。 當時郵遞員說, 因為郵局裡送信的人都不懂英語(比較潦草的那種字體),所以這封信是在郵局裡躺了很久才送到我這里的。。。。

通過這封信, 我終於知道老阿公和老太太的名字, 他們很可愛的給我寄了他們的護照照片, 還有他們家的照片。。。當時90年代, 一切外國寄來的東西對於我這個十幾歲的小孩來說都是稀奇的不得了。 我覺得我晚上都睡不好, 老是在想, 他們到底是生活在一個什麼樣的環境中的呢。 老阿公在信里告訴我, 他是NSW的法官, 老太太是當地的幼稚園 老師。

之後又是寫信又是等待,老阿公開始講述他們家的情況, 住在哪裡, 家裡幾口人? 幾匹馬? 平時幹些什麼事情, 最近去哪裡旅遊。。。。有時候他們也會回復我, 我們習題上的英語題目他們覺得非常ridiculous, 因為平時從來沒有人這么說, 所以選ABCD他們也選不出….多次書信往來之後, 他們也會提到, 什麼時候你可以過來看看我們這里的一般生活…..當然, 這對於十幾歲的我來說還是天方夜譚的。

高中三年英語進步很大, 這點老師也是能感覺到了。 我們那個時候校外補課畢竟少數, 又是住校的, 所以成績基本都是靠自己。 我發覺我寫作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 體現在寫小作文不需要在寫中文草稿了, 直接可以用英語思維了。 而且用詞也準確一些了。快到聯考的時候大家心理壓力都很大。 我可以說, 老阿公的信是我最好的安慰劑。 為啥道理呢? 因為他們一直給我信心說, 你學習那麼努力, 你英語那麼好(皮厚一記),你考上大學完全沒問題的。。。。這些話我爸媽從來不跟我說的, 中國的家長畢竟還是以嘮叨為主的。 後來我大學部進了英語系。

這個好消息自然是和老阿公老阿么分享了, 他們回信就說, 你現在也要開始上大學了, 所以我們覺得你也是成年人了, 我們想邀請你來澳洲玩一圈, 我們會承擔你的所有費用。

對於我們家的這個情況,因為我爸還是一直在擺攤, 天天不休息的。 所以我爸媽從來沒有帶我出門旅遊過, 當然, 他們自己也從來沒有旅遊過。 我沒有坐過飛機, 沒有住過酒店, 我從來沒有奢望過出國旅遊。 不過講真, 內心還是很期盼的。

我曾經探試性問過我爸, 如果老阿公他們邀請我去澳洲, 我可以去嗎? 我爸回復我, 你不要做夢了, 快點作業做做好。

說道邀請我去澳洲的費用, 我要解釋一下老阿公他們的經濟情況。 老阿公自述他們家是upper middle class, 因為他是退休法官, 在做法官之前是名律師。 NSW的法官退休沒有年齡限制, 做到什麼時候不想做就不做了, 但是為了感謝之前的付出, 退休工資是很高的。 比一般的小白領多很多。 老阿公的退休工資是老阿么的6倍, 老阿么是退休幼稚園 老師。 這是從他們寄給我的稅單上看到的。 對的, 後來他們給我寄了稅單, 鼓勵我去申請旅遊簽證。

當時2000年剛過, 澳洲政府對中國公民開放了自由行, 但是只有上海北京的居民可以申請。 當然咯, 2000年的時候, 自由行出國的人正的不多。 上海的工資收入和澳洲的比起來差別很大的。 但是老阿么鼓勵我說, 我們是老朋友見面, 中國的領館應該可以理解的。 現實是殘酷的, 第一次簽證我付了900多元人民幣的簽證費, 結果被拒簽了。

我爸媽的態度一直中立。 他們說, 要去你自己去辦簽證, 我們沒有能力幫你的。 所以我自己查好領館地址, 自己寫材料, 自己去交材料。。。被拒簽了心理正的很難受。 那個時候是寒假, 後來我記得給老阿么打電話的時候我都哭了。 主要原因是因為我是未婚女青年, 上海又沒財產。 太容易非法移民了。本來我想失敗了一次就心死了。 畢竟這個打擊蠻大的。 好長一段時間我都不開心, 我還保留當時的日記, 上面寫著這個世界不公平啊, blabla…

後來老阿公寫信給我, 他們覺得我被不公平的對待了。 所以他們找了當地的議員, 請議員伯伯擔保我不會非法移民(我不記得名字了, 但是我後來去澳洲的時候遇到過他, 老阿公特地讓我謝謝人家)。 為了請議員擔保, 老阿么也是帶著我們所有的通信郵件,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講了一遍故事。 後來議員同意做擔保, 寫了擔保信到上海領館。 這個時候老阿公讓我再次去領館提交材料。

第二次提交了材料, 再付了900元, 正的心疼的。 沒多久我收到一個領館的電話, 一個中國人問了我很多問題, 從家庭關繫到社會關系, 到如何和老阿公他們認識的等等。 後來老阿么也告訴我, 她也收到領館的電話, 和他核對我的所有故事和資訊。 領館的人問她你知道這個小姑娘的爸爸是擺攤的嗎? 老阿么又激動了, 她說她爸爸做什麼和我們沒有關系, 他們只是邀請她過來玩。 後來, 我的真的拿到了旅遊簽證。

在2003年的夏末, 我正式坐上飛機了。 這里又要提到我爸爸。 我爸爸說他其實壓力很大, 很多人都說, 你怎麼膽子那麼大呀, 送女兒去那麼遠的地方, 萬一被騙到山溝溝里, 回也回不來了。 鄰居說, 親戚也這么說。

但是我爸爸說不擔心肯定也是假的。 他到銀行換了2000澳元(那個時候很大一筆錢了) 他說這個錢你帶著, 藏好。 如果老阿公他們沒有來機場接你, 你這點錢就在雪梨玩幾天就回來吧。

所以我自己也很緊張的, 因為我從來沒有坐過飛機,沒有自己出過國。 什麼手續統統不知道的。 我上了飛機我就跟旁邊一對夫妻說, 等會兒入境的時候帶著我一起走吧。 那個時候我大一, 飛機上我都睡不著覺。很興奮很緊張又很幸福。

老阿公老阿么果然來機場接我了。 他們怕我不認識他們, 畢竟我們只有一面之緣, 所以出發之前他們又寄來了他們的照片, 讓我務必一定要在機場等他們, 不要自己亂走。 (那個時候都沒有手機滴)

外面的時候果然很精彩。 對於我一個學西方文化和語言的人來說, 每一天都過的精彩異常。 老阿公家住雪梨郊區, 有一座山, 一條河, 房子在半山, 有2匹馬。老阿么帶著我一起勞動 拔野草,喂馬,鏟馬糞等等,還天天給我安排各種活動 晚飯不是邀請鄰居來家裡吃就是去鄰居家吃。這段時間說的英語已經超過我之前所有講的英語了。後來我大學部口語成績一直不錯,這是有很大關系的。

從大學到工作後 我基本每年假期都去。最長去過一個月的。簽證也越來越容易。我大學的時候他們承擔所有費用。後來我工作了以後我就要求自己出機票錢。

後來么老阿么也帶我泡過酒吧 傳授找男朋友竅門。我因為很單純 她也讓我去她的一個年輕馬友家玩(那是年齡相仿的女孩 D。D告訴我很多澳洲年輕人的生活和學習,和我們又不太一樣)。一直到現在 每次我生日他們都給我寄100澳元。後來我女兒出生了,因為生日差不多,所以他們就寄150澳元讓我們買禮物。

再後來我帶老公去那裡蜜月旅行了。因為我心裡一直希望老阿公老阿么可以看到我幸福的生活。怎麼說,蜜月旅行真的開心。因為頭一次老阿么他們見到我老公。他們還送了雪梨市區的三天酒店作為我們的新婚禮物。我生好寶寶第三年也帶著她一起去那裡了

我本來自卑自己的容貌,小眼睛單眼皮外加皮膚黑。連親媽都說我長得太難看。後來我和老阿么提過為自己長相焦慮,想要開雙眼皮。他們極力勸阻,不停贊揚我美麗,笑起來很甜。後來我竟然也Buy in了,開始有點自信了。

當然他們也批評過我的。就像自己子女,該說的地方也要說的。比如說我有時不會說「不」。有一次幫同學帶了一個20多斤的包從中國抗過來或者幫別人帶很重的UGG回上海,他們都要說我的。他們希望我不要像大部分人一樣不懂得回絕別人,然後自己吃苦頭。當時做剩女的時候也表達出隨便是個男人就嫁的想法也被老阿么批評了一通。

老阿么教了我很多東東,比如如何用衛生棉條,如何避孕,如何做好吃的千層面,提拉米蘇,越南春卷等等。老阿么出生於溫布爾頓,二戰後父親戰亡,母親改嫁到澳洲。所以之前也提到過她從無奈到絕望到放縱自己的早期人生。老阿么入澳洲國籍還是前幾年的事,她的入籍儀式我也參加了。

老阿么親自帶我去酒吧,告訴我怎麼保證自己安全,怎麼應付搭訕的人。話說當時60多歲的老阿么一進酒吧,居然也有男人給她送酒。。。
我覺得從某種程度上說,她像一個替補媽媽開拓了我的眼界。
我一直想成為她這樣的人,會暗自揣測如果她碰到這事會怎麼處理。

我工作以後同事都說我口語聽起來沒有中國人的口音。接待Global老外的時候他們也會問我是去哪裡留學的。我覺得主要還是跟著老阿么操練的。在思想上,我覺得我比同齡人樂觀,成熟,眼界廣。因為老阿么用她的人生故事告訴我,生活總是美好的。

http://weixin.qq.com/r/rTsKEkXELxhQrQFx926- (二維碼自動識別)


Aorqu用戶:

世界上的郵筒都連結在一起,投到郵筒的信件會從地底下穿梭到目的地的某個郵筒里。


薛定諤的貓:

小時候每到過年,爸媽就會跟我說:「過年啦,又長大一歲啦!」

然後到夏天過生日,爸媽也會跟我說:「過生日啦,又長了一歲啦!」

於是天真的我以為,過年會長一歲,過生日又會長一歲。

直到我6歲生日那天,我因為我今年倒底是6歲還是12歲和我媽聲淚俱下的吵了起來…


李廣浩:

因為看電視廣告的緣故,一直以為大姨媽是藍色的。。。


忙裡偷閑的楊:

還有一個:煙錢,以為大人買煙的錢是國家專門印的。
————————————————
我還記得很小的時候我爹帶我去外面吃早飯,那時候大概5、6歲吧,這是我有記憶以來第一次吃面。當我挑一撮面放嘴裡吧唧吧唧的嚼時,我爸就告訴我:吃面別這樣嚼,用「喝」的就行了。(huō——四川話,嘬、吸溜的意思。)所以之後的十幾年時間里,我吃面一直就用「喝」的,從來不嚼,最多面太長的時候用牙咬斷。餓了的時候二兩面不到五口就「喝」完了。從學前班到大三就這么吃面,從沒注意別人怎麼吃。直到大三有了女朋友,有時候下面給她吃……真的下面,紅油、醬油、味精、鹽、蔥花、蒜泥、豌豆苗那種。有一天吃早飯的時候突然問我吃面怎麼不嚼?我十分驚訝,吃面還需要嚼嗎?然後我才開始注意到別人吃面是會嚼的。關鍵是我發現我爸吃面也會嚼。我就把當年他怎麼教我吃面的情景原原本本告訴他。我爸回憶了很久,說:「你多半誤會了,我當時的意思應該是叫你「喝」到嘴巴里再嚼。」
寫完感覺這事好無聊,╮(╯_╰)╭。


Rockie Yang:

以為「黑暗的舊社會」都是像紀錄片里演的一樣是黑白的。


Nanxing Li:

難道不是親嘴就會懷孕么…


張麻子:

註冊Aorqu一定要實名…


Aorqu用戶:

我來個高想像力的。我小時候一直以為肚子里裝了半桶血,所以才刀捅肚子人會死,血的上邊是一胸腔的空氣,心臟就懸空地上下跳啊跳啊,每跳一次都會像石頭落入水中一樣濺起層層水(血)花,飛濺的血液就流入四肢內。另外我們吃進去的食物就像落入馬桶的屎一樣「撲通」一聲掉進水(血)池裡,沉沒到底之後就可以拉拉出來了。


路翹翹:

只有過生日的人才能買生日蛋糕…

另想到一個…吃掉耳屎會變啞巴…至今仍這么認為…

還有…小時候以為清真是個監制機構…好多吃的上面都印著清真,以為是那種類似食品安全檢查的(不過好像也沒什麼錯)


魏強:

168合1有168個不同的遊戲


Aorqu用戶:

第一次見到未去皮的稻子之後,以為大米是農民一粒一粒用手剝的皮,頓時感覺農民伯伯太辛苦了,所以吃飯從來不敢浪費一粒米。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