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时候有哪些神奇的误解?

问题描述:相关问题你小时候有没有很奇妙的世界观?
, , , ,
一只公猫:

小时候以为我是爸爸生的爸爸喂奶的!
—————————————–
当我还是个天真单纯小萝莉,某天看着爸爸的肚子上有一个横的长长的疤(其实是小时候绑纱布给脐带消毒被酒精蛰的)
我就问:爸爸,你的肚子上为什么有个疤呢?
腹黑闷骚又面瘫的老爸一本正经地回答:生你的时候剖腹产刨的。

ORZ!!!!!!!!!!!!!!

还有一次我看爸爸的胸很大(其实是胸肌),天真的我问:爸爸,为什么你的胸那么大呢?

腹黑闷骚又面瘫的老爸面不改色:给你喂奶喂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怎么可以一副顺理成章地问"今天吃的什么?西红柿炒鸡蛋。"的语气来回答我啊!!!这个害我直到上国小自然科都以为是爸爸生孩子又喂奶的罪魁祸首!!!!回想起小时候和自然老师据理力争"我是爸爸生的!是爸爸喂奶长大的!"老师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啊!!!!往事不堪回首啊!!!


叶星离:

穿山甲一直不停地挖土是为了找穿山乙。。


许苑:

每次进书店看见《了不起的比尔盖茨》这本书我都不屑一顾,作文里用人物例子,写了你好多遍,所以对你一点也没有兴趣!
直到去年……我才知道其实这本书是《了不起的盖茨比》,不是比尔盖茨的自传。T^T


紫流景:

小时候以为我们只能在清华和北大里面选一个,现在(−_−;)


沿河:

听说新中国是靠小米加步枪打下来的,就一直觉得那时候步枪连子弹都没有,用小米做子弹←_←


元卜:

小时候一直很好奇刘海到底是谁…


姚泽云:

以为女的到了一定年龄就会自动怀孕。。。然后谁娶了她孩子就算谁的。。。然后我以为未婚先孕是没算好结婚的时间。。


两个烦羊羊:

小时候搭讪了两个老外,之后被邀请去澳洲,差点以为要被卖掉,没想到终究影响了我一生的搭讪。

———————————————————————————————————————————

80后上海人, 其实那个时候大家条件都是脚碰脚的。 特别是我们住在“下只角”的,沿门面的房子出来左邻右舍不是开早餐摊的就是开杂货铺的。 班级里还有很多同学爸妈是菜场里卖菜或者卖鱼的。 曾经记得有个同桌,家里是菜场卖黄鱼的, 身上天天都是鱼腥味, 但是同学之间也没有嫌弃的。那个时候挺单纯的, 主要还是看成绩的。

我们家是利用街面的房子开早餐铺的, 离当时最热闹的南京路不远的。 有一个周末的早上, 我爸正在做生意, 突然叫我出来一下。 原来是一对外国夫妻, 正比划着要表达什么, 但是围观民众都听不懂, 所以我爸想让我去锻炼口语。我自然不肯去, 因为自卑。。。而且因为是菜中升到重点高中, 我的英语成绩是全班倒数的。 而且在记忆当中, 我从来没有和正宗的外国人交流过。

后来我爸说, 你就随便去讲讲, 反正人家也不认识你的。 我死活不肯, 后来我爸就说, 如果你不去, 那么我去了哦。 这里插播一下, 我爸虽然是摆点心摊的, 但是当年也是高中毕业, 因为家庭成分没有上大学。 个么我想他要去讲英文, 更加刮三, 还不如我去吧。所以一鼓作气我就出门了。 原来是一对夫妻想给我对门的邻居小孩拍照片, 因为那个3.4岁小孩正在家门口画画, 这个外国老太太觉得非常有 意思, 所以想拍张照片带回去。

这个事情本来就这样子过去了。 过了2个月是圣诞节了, 我爸爸提醒我说, 可以给他们写一张贺卡寄过去。 当时我就觉得, what? 寄国际信件到澳洲去? 怎么操作呀?想也没有想过。 不过后来我爸爸支援我邮费(邮费9元,我当时零用钱一个月只有5元)。我印象很深刻, 我是特地去了南京路上的新华书店买了圣诞贺卡。 然后我在草稿纸上写了好几遍, 最后再小心翼翼的誊到正式的贺卡上。

这事本来又要这么结束了, 但是我在一个半月之后的某一天突然就收到来信了。 当时邮递员说, 因为邮局里送信的人都不懂英语(比较潦草的那种字体),所以这封信是在邮局里躺了很久才送到我这里的。。。。

通过这封信, 我终于知道老阿公和老太太的名字, 他们很可爱的给我寄了他们的护照照片, 还有他们家的照片。。。当时90年代, 一切外国寄来的东西对于我这个十几岁的小孩来说都是稀奇的不得了。 我觉得我晚上都睡不好, 老是在想, 他们到底是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中的呢。 老阿公在信里告诉我, 他是NSW的法官, 老太太是当地的幼稚园 老师。

之后又是写信又是等待,老阿公开始讲述他们家的情况, 住在哪里, 家里几口人? 几匹马? 平时干些什么事情, 最近去哪里旅游。。。。有时候他们也会回复我, 我们习题上的英语题目他们觉得非常ridiculous, 因为平时从来没有人这么说, 所以选ABCD他们也选不出….多次书信往来之后, 他们也会提到, 什么时候你可以过来看看我们这里的一般生活…..当然, 这对于十几岁的我来说还是天方夜谭的。

高中三年英语进步很大, 这点老师也是能感觉到了。 我们那个时候校外补课毕竟少数, 又是住校的, 所以成绩基本都是靠自己。 我发觉我写作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 体现在写小作文不需要在写中文草稿了, 直接可以用英语思维了。 而且用词也准确一些了。快到联考的时候大家心理压力都很大。 我可以说, 老阿公的信是我最好的安慰剂。 为啥道理呢? 因为他们一直给我信心说, 你学习那么努力, 你英语那么好(皮厚一记),你考上大学完全没问题的。。。。这些话我爸妈从来不跟我说的, 中国的家长毕竟还是以唠叨为主的。 后来我大学部进了英语系。

这个好消息自然是和老阿公老阿么分享了, 他们回信就说, 你现在也要开始上大学了, 所以我们觉得你也是成年人了, 我们想邀请你来澳洲玩一圈, 我们会承担你的所有费用。

对于我们家的这个情况,因为我爸还是一直在摆摊, 天天不休息的。 所以我爸妈从来没有带我出门旅游过, 当然, 他们自己也从来没有旅游过。 我没有坐过飞机, 没有住过酒店, 我从来没有奢望过出国旅游。 不过讲真, 内心还是很期盼的。

我曾经探试性问过我爸, 如果老阿公他们邀请我去澳洲, 我可以去吗? 我爸回复我, 你不要做梦了, 快点作业做做好。

说道邀请我去澳洲的费用, 我要解释一下老阿公他们的经济情况。 老阿公自述他们家是upper middle class, 因为他是退休法官, 在做法官之前是名律师。 NSW的法官退休没有年龄限制, 做到什么时候不想做就不做了, 但是为了感谢之前的付出, 退休工资是很高的。 比一般的小白领多很多。 老阿公的退休工资是老阿么的6倍, 老阿么是退休幼稚园 老师。 这是从他们寄给我的税单上看到的。 对的, 后来他们给我寄了税单, 鼓励我去申请旅游签证。

当时2000年刚过, 澳洲政府对中国公民开放了自由行, 但是只有上海北京的居民可以申请。 当然咯, 2000年的时候, 自由行出国的人正的不多。 上海的工资收入和澳洲的比起来差别很大的。 但是老阿么鼓励我说, 我们是老朋友见面, 中国的领馆应该可以理解的。 现实是残酷的, 第一次签证我付了900多元人民币的签证费, 结果被拒签了。

我爸妈的态度一直中立。 他们说, 要去你自己去办签证, 我们没有能力帮你的。 所以我自己查好领馆地址, 自己写材料, 自己去交材料。。。被拒签了心理正的很难受。 那个时候是寒假, 后来我记得给老阿么打电话的时候我都哭了。 主要原因是因为我是未婚女青年, 上海又没财产。 太容易非法移民了。本来我想失败了一次就心死了。 毕竟这个打击蛮大的。 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不开心, 我还保留当时的日记, 上面写着这个世界不公平啊, blabla…

后来老阿公写信给我, 他们觉得我被不公平的对待了。 所以他们找了当地的议员, 请议员伯伯担保我不会非法移民(我不记得名字了, 但是我后来去澳洲的时候遇到过他, 老阿公特地让我谢谢人家)。 为了请议员担保, 老阿么也是带着我们所有的通信邮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讲了一遍故事。 后来议员同意做担保, 写了担保信到上海领馆。 这个时候老阿公让我再次去领馆提交材料。

第二次提交了材料, 再付了900元, 正的心疼的。 没多久我收到一个领馆的电话, 一个中国人问了我很多问题, 从家庭关系到社会关系, 到如何和老阿公他们认识的等等。 后来老阿么也告诉我, 她也收到领馆的电话, 和他核对我的所有故事和资讯。 领馆的人问她你知道这个小姑娘的爸爸是摆摊的吗? 老阿么又激动了, 她说她爸爸做什么和我们没有关系, 他们只是邀请她过来玩。 后来, 我的真的拿到了旅游签证。

在2003年的夏末, 我正式坐上飞机了。 这里又要提到我爸爸。 我爸爸说他其实压力很大, 很多人都说, 你怎么胆子那么大呀, 送女儿去那么远的地方, 万一被骗到山沟沟里, 回也回不来了。 邻居说, 亲戚也这么说。

但是我爸爸说不担心肯定也是假的。 他到银行换了2000澳元(那个时候很大一笔钱了) 他说这个钱你带着, 藏好。 如果老阿公他们没有来机场接你, 你这点钱就在雪梨玩几天就回来吧。

所以我自己也很紧张的, 因为我从来没有坐过飞机,没有自己出过国。 什么手续统统不知道的。 我上了飞机我就跟旁边一对夫妻说, 等会儿入境的时候带着我一起走吧。 那个时候我大一, 飞机上我都睡不着觉。很兴奋很紧张又很幸福。

老阿公老阿么果然来机场接我了。 他们怕我不认识他们, 毕竟我们只有一面之缘, 所以出发之前他们又寄来了他们的照片, 让我务必一定要在机场等他们, 不要自己乱走。 (那个时候都没有手机滴)

外面的时候果然很精彩。 对于我一个学西方文化和语言的人来说, 每一天都过的精彩异常。 老阿公家住雪梨郊区, 有一座山, 一条河, 房子在半山, 有2匹马。老阿么带着我一起劳动 拔野草,喂马,铲马粪等等,还天天给我安排各种活动 晚饭不是邀请邻居来家里吃就是去邻居家吃。这段时间说的英语已经超过我之前所有讲的英语了。后来我大学部口语成绩一直不错,这是有很大关系的。

从大学到工作后 我基本每年假期都去。最长去过一个月的。签证也越来越容易。我大学的时候他们承担所有费用。后来我工作了以后我就要求自己出机票钱。

后来么老阿么也带我泡过酒吧 传授找男朋友窍门。我因为很单纯 她也让我去她的一个年轻马友家玩(那是年龄相仿的女孩 D。D告诉我很多澳洲年轻人的生活和学习,和我们又不太一样)。一直到现在 每次我生日他们都给我寄100澳元。后来我女儿出生了,因为生日差不多,所以他们就寄150澳元让我们买礼物。

再后来我带老公去那里蜜月旅行了。因为我心里一直希望老阿公老阿么可以看到我幸福的生活。怎么说,蜜月旅行真的开心。因为头一次老阿么他们见到我老公。他们还送了雪梨市区的三天酒店作为我们的新婚礼物。我生好宝宝第三年也带着她一起去那里了

我本来自卑自己的容貌,小眼睛单眼皮外加皮肤黑。连亲妈都说我长得太难看。后来我和老阿么提过为自己长相焦虑,想要开双眼皮。他们极力劝阻,不停赞扬我美丽,笑起来很甜。后来我竟然也Buy in了,开始有点自信了。

当然他们也批评过我的。就像自己子女,该说的地方也要说的。比如说我有时不会说“不”。有一次帮同学带了一个20多斤的包从中国抗过来或者帮别人带很重的UGG回上海,他们都要说我的。他们希望我不要像大部分人一样不懂得回绝别人,然后自己吃苦头。当时做剩女的时候也表达出随便是个男人就嫁的想法也被老阿么批评了一通。

老阿么教了我很多东东,比如如何用卫生棉条,如何避孕,如何做好吃的千层面,提拉米苏,越南春卷等等。老阿么出生于温布尔顿,二战后父亲战亡,母亲改嫁到澳洲。所以之前也提到过她从无奈到绝望到放纵自己的早期人生。老阿么入澳洲国籍还是前几年的事,她的入籍仪式我也参加了。

老阿么亲自带我去酒吧,告诉我怎么保证自己安全,怎么应付搭讪的人。话说当时60多岁的老阿么一进酒吧,居然也有男人给她送酒。。。
我觉得从某种程度上说,她像一个替补妈妈开拓了我的眼界。
我一直想成为她这样的人,会暗自揣测如果她碰到这事会怎么处理。

我工作以后同事都说我口语听起来没有中国人的口音。接待Global老外的时候他们也会问我是去哪里留学的。我觉得主要还是跟着老阿么操练的。在思想上,我觉得我比同龄人乐观,成熟,眼界广。因为老阿么用她的人生故事告诉我,生活总是美好的。

http://weixin.qq.com/r/rTsKEkXELxhQrQFx926- (二维码自动识别)


Aorqu用户:

世界上的邮筒都连结在一起,投到邮筒的信件会从地底下穿梭到目的地的某个邮筒里。


薛定谔的猫:

小时候每到过年,爸妈就会跟我说:“过年啦,又长大一岁啦!”

然后到夏天过生日,爸妈也会跟我说:“过生日啦,又长了一岁啦!”

于是天真的我以为,过年会长一岁,过生日又会长一岁。

直到我6岁生日那天,我因为我今年倒底是6岁还是12岁和我妈声泪俱下的吵了起来…


李广浩:

因为看电视广告的缘故,一直以为大姨妈是蓝色的。。。


忙里偷闲的杨:

还有一个:烟钱,以为大人买烟的钱是国家专门印的。
————————————————
我还记得很小的时候我爹带我去外面吃早饭,那时候大概5、6岁吧,这是我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吃面。当我挑一撮面放嘴里吧唧吧唧的嚼时,我爸就告诉我:吃面别这样嚼,用“喝”的就行了。(huō——四川话,嘬、吸溜的意思。)所以之后的十几年时间里,我吃面一直就用“喝”的,从来不嚼,最多面太长的时候用牙咬断。饿了的时候二两面不到五口就“喝”完了。从学前班到大三就这么吃面,从没注意别人怎么吃。直到大三有了女朋友,有时候下面给她吃……真的下面,红油、酱油、味精、盐、葱花、蒜泥、豌豆苗那种。有一天吃早饭的时候突然问我吃面怎么不嚼?我十分惊讶,吃面还需要嚼吗?然后我才开始注意到别人吃面是会嚼的。关键是我发现我爸吃面也会嚼。我就把当年他怎么教我吃面的情景原原本本告诉他。我爸回忆了很久,说:“你多半误会了,我当时的意思应该是叫你“喝”到嘴巴里再嚼。”
写完感觉这事好无聊,╮(╯_╰)╭。


Rockie Yang:

以为“黑暗的旧社会”都是像纪录片里演的一样是黑白的。


Nanxing Li:

难道不是亲嘴就会怀孕么…


张麻子:

注册Aorqu一定要实名…


Aorqu用户:

我来个高想像力的。我小时候一直以为肚子里装了半桶血,所以才刀捅肚子人会死,血的上边是一胸腔的空气,心脏就悬空地上下跳啊跳啊,每跳一次都会像石头落入水中一样溅起层层水(血)花,飞溅的血液就流入四肢内。另外我们吃进去的食物就像落入马桶的屎一样“扑通”一声掉进水(血)池里,沉没到底之后就可以拉拉出来了。


路翘翘:

只有过生日的人才能买生日蛋糕…

另想到一个…吃掉耳屎会变哑巴…至今仍这么认为…

还有…小时候以为清真是个监制机构…好多吃的上面都印着清真,以为是那种类似食品安全检查的(不过好像也没什么错)


魏强:

168合1有168个不同的游戏


Aorqu用户:

第一次见到未去皮的稻子之后,以为大米是农民一粒一粒用手剥的皮,顿时感觉农民伯伯太辛苦了,所以吃饭从来不敢浪费一粒米。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