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时候有哪些神奇的误解?

问题描述:相关问题你小时候有没有很奇妙的世界观?
, , , ,
贵帮阿贵实:

我小时候看“戏说乾隆”,非常不能理解,前一集还亲亲我我的郑少秋和赵雅芝为什么后一集就突然不认识对方了……所以我一直以为乾隆定期会失忆。


奶盖不摇匀:

1.大肚子=怀孕(*/ω\*)

我是那种易胖体质,尤其上国中以后,每天教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很少动弹,就越发胖了,便有了小肚子,一直忠心跟随至今。现在我对这小肚子已经是习以为常地间歇性厌恶了,但国中时候的我因为缺乏生物生理学常识(我真的不是智障,只是想像力丰富o_o ….),时常陷入一种恐慌之中,害怕自己肚子里是有了一个小宝宝,一想到这就特别害怕,想着我还这幺小怎么能生宝宝,会被人笑死,而且多疼啊,。。。

当时看过一个剧叫《乱世桃花》,俞飞鸿行刺失败被惩罚嫁给乞丐吴孟达,生了叮当,当时她怀孕的时候也抗拒,就用布条勒肚子,用棒槌打肚子,企图能流产。。我不知道她是想暴力流产,还以为勒紧肚子打几下能把孩子打回去,我就也有样学样,当然也下不了重手,后来发现没有用啊(由此看来,中国电视剧在没有分级制度之前,是真得不能出现什么暴力场面,会误导小朋友的)。

虽说我近几年总是各种间歇性减肥,也算取得一点点小小成果,但真得怀念大学以前少不经事的时光,那时候我从不去考虑自己长得胖不胖的,想吃就吃,想喝就喝。

2.关于放假和过年

还记得那时国小三四年级暑假八月初的某一天,想着都放假这么久了,咋还不过年?但好像以往过年都不热,我带着一丝期待问外婆:奶,什么时候过年啊?

外婆:要等到放寒假的时候。

唉、原来不是放假就过年呢。

转而想到还有那么多暑假作业没写,又燃起一丝希望问道:奶,那一个月是五十天还是三十天?

奶:三十天。

唉、那就只有二十几天就要开学了,怎么一个月不是五十天啊(+_+)?

我现在回想,当时我奶不觉得我是个傻子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会问这么蠢的问题,但我还能记起当时满怀期待的心情。


卿城:

我一直以为我是我妈拉屎拉出来的


君君:

国小时,老师说:同学们一定要上课专心听讲,不要溜号,因为我能通过你们的眼神看到你心里的东西。

我那时想:老师挺神啊,她能把我心里那些调皮的,叛逆的,虚荣的,私密的事儿都看出来,并告诉班上的其他同学。这是多么丢人的事儿!

所以,在那段时间里,我养成了上课只看黑板,不看老师,低头听课的习惯。


缓归:

小时候很长时间不知道为什么说“人怕出名猪怕壮(撞)”主要是想不通为什么说“猪怕撞”

猪太大个了怕被撞懵了吗?猪走路不看路容易撞到墙撞到树的吗?还是怕被猪撞?

最后祝大家猪年快乐


许怀桉:

听父母说:“2000 (发音:两千)年的时候,如何如何。。。”。就很纳闷,甚至怀疑这个世界。


路行之也:

屋内撑伞长不高。吃药不喝水会变哑巴。


起舞弄清影:

一。以为电视机里的人可以看见我,还经常跟红果果(少儿频道主持人)说悄悄话。

二。以为电视剧里亲亲的男女都是两口子去演的,知道不是的时候特别惊讶,他们怎么可以随便亲亲呢??

三。电视剧里说,从小吃糠咽菜长大,糠咽菜是什么菜,怎么没听说过,很难吃吗?

四。两块五二斤。。。五二斤是多少啊?

五。只要准备好魔术道具,任何人都会变魔术

六。茅盾,郁达夫,都是外国人

七。玩扑克的时候,抓牌的顺序只能是按年龄大小顺序

八。吃完饭,满肚子都是饭。抠肚脐眼,肚子会漏气。

九。以为,阿公阿么生了爸爸很爱他,爸爸妈妈生了我,阿公阿么就只爱我,不爱爸爸了。(姥姥跟妈妈,同)


Aorqu用户:

一直以为欧阳锋是因为吸毒疯的


枫铃草:

以为佚名是一个人的名字


秋日桑葚子:

小时候圣诞节觉得圣诞老人会从抽油烟机进来,就把圣诞袜放在厨房抽油烟机下面的台子上。
过了一会儿发现不见啦,跑到卧室门把手上了,我就又放回去了。结果过了一会儿又回到门把手上了….
后来才知道是我妈妈放回去的,她也奇怪…袜子怎么跑到厨房了。


大圣盔:

小时候听爸妈讲话讲到退休,我一直以为是褪血(方言同音),一直以为人到一定年纪开始褪血,血褪光了就死了。就很好奇知道自己开始褪血的人是什么心态


南方有苏苏:

有些傻乎乎的。

小时候以为电视剧里说几年过去了就真的是等了几年再拍的,然后还有些啥时间的跨度比如说白天黑夜一周一月就真的是现实中的跨度。=͟͟͞͞(꒪ᗜ꒪ ‧̣̥̇)

还有还有,从喝水到上厕所是通的一条(……怎么说・_・),就是一喝水就直接上厕所了,水都不经过别的器官啥的……

现在想起来真的很傻。

但小时候总是最开心的。


际扉:

小时候对香港澳门回归的误解:

1.0

很久以前,地表运动,轰隆隆它们和大陆之间裂开了,变成了两座与大陆隔海的岛。

很久以后,大自然鬼斧神工,它们又回来了,与陆地无缝连接。

普天同庆。

2.0

(哦,老师说香港澳门是特别行政区啊,它们的故事是割地和回归)

很久以前,外敌入侵,咄咄逼人,无能的清政府割地赔偿:人工将两个地区与大陆挖断,推到海上,变成了两座与大陆相隔的岛。

很久以后,国家强大了,要回了主权,人工将它们拉了回来,填好地上的缝隙,完美如初。

普天同庆。

结论:大自然力量强大,但是人类的潜力强大。中国在清朝末期就掌握了移地造岛的先进技术,在20世纪末更是研发出了移岛修复技术,始终处于世界前列。

( ¨̮ )


快乐饭盒:

1. 小时候以为14K金笔就笔尖上那一丁点是金的,其实只有那一点不是金的,那是铱。

2. 小时候以为铱金笔比金笔贵。

3. 小时候用钢笔写字,笔尖挂上很细小的纸纤维,以为是从钢笔尖里冒出来的。


在河之洲:

https://m.music.163.com/m/applink/?scheme=orpheus%3A%2F%2Fsong%2F26508186&go=1&res=1 (二维码自动识别)


浪客一行:

一直以为那种奶牛公母都能出牛奶,还纳闷怎么这个品种的公牛乳腺那么发达。。。


Guerrillaleader:

以为自己要么上清华,要么上北大


Aorqu用户:

自己是从垃圾桶里被捡回来的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