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干過最牛的一件事是什麼?

問題描述:一輩子總要牛逼一回,到現在為止,你最牛逼的事情是什麼?
, , ,
佼人姽嫿:

今天上午的體育課,有個女同學不舒服請假在教室休息。剩下的全體同學都要去操場。

當我走到操場上的時候,寒風一吹,瞬間慫了,哇冷死了啊!!!然而我的圍巾在教室里,趁著體育老師還沒來,跟體育委員打了聲招呼返回了教室。

等我氣喘吁吁的回到教室,拿着圍巾,下意識的想看那個女同學的身影,沒看到,我以為她去廁所了。正準備走的時候,看見她座位底下黑色的好像是件羽絨服,於是我走過去準備幫把衣服撿起來,結果發現那不是衣服,是她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暈了

喊她,她沒反應,我本來想把她背醫務室的,無奈我力氣小,她體重……(我以前還真看不出來她居然這么重啊!!等她醒了我一定告訴她臭丫頭該減肥了!)

然後我背了幾步,到我們隔壁班上,向裏面的老師救助。

後來她情況不好,從醫務室弄到醫院了,希望早日康復!

蒽,,,來的還挺及時,不至於讓她在教室里躺40分鐘

————————————————

感謝各位可愛們的關心(◦˙▽˙◦),我那天上完晚自習去醫院看望了那位女同學,醫生說幸虧我們馬上送到了醫院,因為她那天血小板低到了9,又來了大姨媽,加上個人體質弱,所以暈了。不過現在好了,又生龍活虎的了~哈哈。

最後祝大家元旦快樂!告別以前所有的遺憾與不開心,迎接新的一年和全新的自己吧,2018,加油!(筆芯)


匿名用戶:

08年的事兒了,我在河北。
那天閑着無聊亂逛,路過一收容所,裏面一沒了一隻手的小娃可憐巴巴看着我手裡提溜著的熟食,我就給他遞過去個雞腿兒,那小娃看了看沒敢要,我就硬塞他手裡了,當時他的表情我簡直沒辦法形容,反正看着我心酸,我就問他怎麼回事,那小娃說不能拿,會挨打。我也不知道怎麼想的說了句放心,叔一定讓你吃上。就跑進去,跟他們那裡管事的說我給你們這獻愛心,改善伙食行不。

他們答應我可以,後來我就去熟食店包了一車貨,然後去勞保市場拉了些被子(進去時候看見裏面狀況了,環境太差),拉到那卸完車他們說飯點已經過了要下一頓再發,我就走了。
一般這個事兒到這也就完了,可是老天爺這個東西從來不讓人消停。
過了半拉月我又逛到那裡,就進去看看,在裏面他們偷偷告訴我,我那天拉過去的那車吃食全nmb被他們領導啊,在裏面上班的啊拉回家去了,他們一點油星子都沒撈著。氣的我當場就毛了,就抓着裏面一個辦公室里的問,後來什麼都沒問出來,還被他們叫來的人在裏面收拾了一頓。
我就帶着一身傷跑去了醫院,在醫院接了人大夫的電話,叫自己工地上的人過來,後來人來了,和我一起管工地的我一親戚算是我哥先讓我穩住,接着就找人去打聽是誰弄的我,人住那裡,還有收容所管事的是誰。
大概過了五六天,那天夜裡,我們拉了一
車皮工人,帶着傢伙,把那些孫子都收拾一頓,等天亮了,我就又拉了一車熟食去他們那獻愛心了。
我看哪個還敢往家裡拿!
小娃兒,叔讓你吃肉吃個飽!


匿名用戶:

我曾擊跨了全班男生的心。

我四年級時候喜歡一個女孩啊。
幾乎全班男生都喜歡這個女孩啊,因為她真的是好看啊,學習又最好。
可女孩那個時候喜歡我啊,嘻嘻嘻,哦哇哈哈哈,哇哈哈哈!
有一次開班會,老師說我們太小,什麼喜歡啊,愛啊,我們都不懂。
全班一塊咳嗽,咳咳咳。
在咳咳咳的不安下,我就面不改色心狂跳地站了起來,說了來龍去脈。
於是老師問我喜歡她嗎。
老師一再逼問,一再逼問,
「你喜歡她嗎?」
「我們經常在一起跑步,學習」
「我就問你喜不喜歡?」
「我喜歡和她在一起學習。」
「你喜不喜歡?」

你知道那時的少年是嬰兒的眼睛,全是蜷縮的和晴朗的。

不過空中飄來了一個叫做勇氣的臉皮,紅色的。

教師很安靜,有人低頭,大部分人看着我。
我知道她在聽着。
我瞅著老師,我說:
「我喜歡她」
聲音洪亮,響徹雲端。
屋子裡有點喧嘩,低聲的吵鬧,不過沒關系。因為,

我用餘光找到了女孩用手遮住臉頰的笑,像在秋天園子里發現的遲暮的花。

我知道那個下午,我牛逼閃閃。


沈冬冬:

高中喜歡的女孩,追了兩年都被無視了,她是個乖乖女,早戀什麼的是不可能的。聯考完之後把她堵在教學樓表白。

大學在一個城市,每次去看她都是從城市最北邊跑到城市的最南邊,然後算好最後的班車時間回來。大概都是五點出發,趕到那邊給她買個早飯,然後突然出現在她樓下,最後十一點多坐着黑車回到自己的學校。

大學這樣又追了半年。

在她對我還是不怎麼有感覺的情況下。某一天的傍晚,在我打算回去的時候,那在條南北走向的寬闊無一人的大路上,我突然抓住了她的手,她拚命掙脫,我拚命抓住。一路無言走到車站,然後相視大笑。

這個傻姑娘,兩天之後突然問我,是不是拉了手就代表在談戀愛了,我非常嚴肅的告訴她,是的。

現在我們戀愛了快八年,去年結婚了。


Aorqu用戶:

四級滿分。


煥然23YNWA:

大學報考就一個專業,歷史,不服從調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更一下:從小對歷史感興趣,雖然現在不是從事專業歷史研究,但作為高中教師去教學生歷史也算從事歷史方面工作。記得有人說過,從事自己感興趣的工作這樣從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都是幸福的,找一個愛你的人,這樣下午五點到第二天早上八點都是幸福的。我做到一半了!

And如果我的贊同數超過那個「干過牛逼」的答案,那就更牛了。


李帥:

別人都覺得我沉迷遊戲 ,天天玩電腦,但我其實碼了一部24萬字的小說,雖然寫的很爛(實際上是寫得很爛,感謝 @聞拙 的認真。),但是在網上有很多人喜歡看。

骨折在家躺了一個多月,回到學校第二天就考數學,全班第一。

除此之外,醫生說我五歲死,我現在都23了。


Aorqu用戶:

每晚一萬米,從大一下學期一直堅持到現在,風雨無阻

—————我是華麗的分割線————————

2015年2月28日更新:

看到陸續還有Aorquer給贊,首先謝謝各位Aorquer的贊同,其次心裏覺得蠻愧疚的,覺得更應該給大家還原真相,從Aorquer的回答中我知道跑太多膝蓋會有些受不了,現在已經不是那麼經常得跑了,一些不良的反應開始出現,可能和之前左膝蓋受過傷有點關系,但是短距離的還是會跑的

再次謝謝各位Aorquer的抬愛~~~

—————我是華麗的分割線————————

2016年5月3日更新

恩,跑了這么長時間了,在4月24日參加了人生中第一次半程馬拉松。成績和Aorqu大牛們沒法比,所以就不獻丑拉~
但是你知道那種在學校跑道上從沒有人跑到沒有人的感覺嗎?!
參加半馬的時候看到周圍那麼多的跑友,真的是找到組織的感覺有木有!!!還沒開始跑就已經開始笑了好伐~

—————我是華麗的分割線————————
2016年9月7日更新
先上圖:
我也是跑了1k+km的人了~~~2333


油貓餅:

ヽ(´・д・`)ノ居然突破50贊了,天了嚕

高二的時候,大概下午6點,上學路上有一個老阿公暈在地上,一大堆人圍觀,沒有人報警,最讓人心寒的是正對面是一個醫院,前面40米是公安局,醫生和警察進進出出但是都無動於衷,大家也不敢幫忙,因為才出現過南京老人的事,我和我一個朋友打了120,救護車剛剛到,老人醒了,老人說自己可以回家,但是我和朋友不放心,說送老人回家,扶著老人走了好久,到了一個小區,但是發現沒人認識他,然後就找了一下,發現他胸前口袋有一個牌子,原來老人是老年痴呆,我們按上面寫的電話打了電話,等老人的家屬來才走,回家之後我們倆都被家裡人說了一頓,但是我們不後悔,因為我一直固執的認為我阿公當初暈倒要是有人扶也不會那麼早的走了。有一次我在一個山水景區從頭至尾都在撿塑料瓶,扔到垃圾箱里,最後我的同伴和我們旁邊的遊人也開始撿塑料瓶。
我覺得我們自己只要做一點力所能及的小事,慢慢的也會使身邊的人行動起來。不是說我干這件事有多牛逼,而是就我認為聽到的人或看到的人多少都有一點改變這一點而言我覺得很牛逼。


辛好:

又長又亂 不匿名了 反正也沒人認識我
太亂了湊合看。。。見諒
如果有人看的話

事情發生在十幾年前
當時我媽媽出車禍進了醫院
醫院下了兩次病危通知書
隨後她被判定為死刑
醫院不予收治
要求我們回家準備為她後事
當時我就瘋了,完全接受不了
但是我姨放棄了,我爸也放棄了
我爸從親戚家裡把我姨給她婆婆準備的一大箱子白布拿來,準備給我媽用。
被我一把從病房甩了出去,
有我在,誰也不能帶我媽出院
因為她還沒有死
她在等我們想辦法救她
我絕不允許帶她回家等死
我也接受不了準備後事
雖然她當時看起來非常不好
鼻子嘴耳朵甚至是眼底一直在流血
當時是晚上,他們覺得我鬧一晚上也就算了。
所有人都想錯了
第二天早上腦外科的所有醫生都沒能正常工作
他們在醫生辦公室里開完早會就被我堵在門口了
當時的醫生辦公室還很簡陋
是一個有玻璃門的裏面全是拼在一起的桌子的大辦公室
我就跪在那裡哭,來醫院就是來給她治病的
我不會把她帶回去準備後事,如果不給她治病
那麼好,那麼今天誰也別想出這個門
我就跪在醫生辦公室門口哭
誰出門我就拽誰褲子
不給我媽治病,誰也別出這個門
不給我媽搶救,你們今天誰也別想上班
腦外科所有醫生被我堵在辦公室里出不來
來找醫生的患者家屬也進不去
我因此成了醫院的名人
事後很多患者或是患者家屬特意來我媽病房門口指指點點的看我
大鬧醫生辦公室的結果是
醫生給我媽做了手術
醫生說最好的結果是植物人,她就算是活過來也有可能永遠也醒不過來
我說刻意,植物人我也要,我要她活着
不久又下了病危通知書
然後做了第二次手術
切開了氣管
最後的最後,結果是 她好了
好了是指她後來出院了
兩個半月之後我媽回家了
她所在的病房是危重
意味着現在的ICU
當時醫院的條件差 只有兩個病房裡有吸痰器
就放在病房中間 由陪護的家屬扯來扯去地用
這是一個大病房 加上中間擠擠擦擦的加床
大概住了大約有十多個病人
這個病房裡所有的病人最後幾乎都過世了
有一個男人被火車撞到
哥倆借錢買車搞運輸
錢還沒還上就出了事
哥哥當時就死了
弟弟被油箱起火燒得面目全非
最重的是腦外傷所以住在這個病房
他住了五天院花費近萬元受盡折磨走了
鐵路還向他索賠五萬元
他媳婦就住院時抱着孩子露了一面就再也沒出現過
他孩子還不到一歲
一個男人車禍後肇事方逃逸
他被丟在冰天雪地里凍了半宿
等他被發現送到醫院時雙腳已經凍壞被截肢
家人為了保住他的雙手
借了台頻譜儀日夜不停地烤
他的手指的確是免於繼續潰爛
但是被烤成了乾乾癟癟的炭黑色
像是木乃伊
整天立在床上以肘部為支撐無意識的搖動
還有一個男人睜着眼睛
最初我大為驚奇
因為這個病房裡沒有一個病人是清醒的
後來我才知道 到了晚上他媳婦需要用一塊膠布把他的眼睛粘上
他並非清醒 只是眼睛閉不上
他家人怕長時間睜著損害視力
到了晚上就用膠布把眼皮粘上
早上把膠布一揭他的眼睛照樣啪一下睜開
他們後來都走了
不知為什麼時隔多年現在回憶起來
這些人依然歷歷在目
其實後來我爸住院時我比這時候經歷得更多也更艱難
但是卻記不起什麼來了
可能是這些人當時同在一個病房一個月半個月甚至只有幾天的病人
他們太慘了
我家一個親戚阿姨去看望我媽,走着進去的,被人架著出來的
被病房裡的病友嚇的
最後活下來的只有一個從樓上掉下來的工傷的男人
和我媽
他成了植物人 躺着回家的
從這個病房裡走出去的唯一的一個病人是我媽
其實醫院有擔架 但是我媽執意要走下樓
然後我們扶着她走了下去 至今還記着那個病房416
我媽的病歷現在還在那個醫院里
據說她生存下來是個奇蹟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什麼牛逼
我只知道這源於所有人都認為不可能時我自己一個人的堅持
當時我才二十齣頭
我媽是個很強勢的女人
在她的嚴厲教導下 我在這之前必須站有站樣坐有坐樣笑不露齒文靜規矩
小時候我媽就差沒放本書在我頭上訓練我走路了
在這之前我從來也不知道我能做出這樣瘋狂的事情
能夠這么不顧尊嚴不顧臉面不顧儀表不顧一切
我媽剛進醫院的前三天,我沒吃沒喝沒睡
但是一點也不累一點也不餓上下樓誰也沒我跑的快
而且我學會了跟人打架
不是跟大夫打一架就是跟護士打一架
我姨說我那段時間跟瘋狗一樣逮誰咬誰
事實證明這個世界就是這樣
一開始我對誰都客客氣氣
護士給我媽換個葯我都在這旁感恩戴德地說謝謝謝謝
但是這么做他們不把你當回事
你挽起袖子跟他們吵一架 他們就重視你了
我後來吵架吵到和所有護士都成了朋友
醫生一天幾遍來看我媽
我媽出院時他們排成一排來送我們
如果不是半夜我媽突發情況我去醫生辦公室找他
他還沒起床我拽着他就走,他來不及穿上鞋
我指着他的鼻子和他大吵一架
誰允許值班醫生大脫大睡來着
我想他未必對我媽那麼上心
我不知道現在是否依然如此
沒人知道在這之前我連大聲跟人說話都不敢
當時我姨和我爸白天護理我媽
一開始晚上是我和我姨夫兩個人
但是我姨夫只來了兩天我就不讓他來了
我姨夫和我父親不和
我倆一起的時候他就不停的地說我爸不好
這不好那不好怎麼都不好
我道歉並不能阻止他
我接受不了
附敘述另一件事時對這件事的敘述

這不是第一次了 是很多次
我印象中最深刻的就是十多年前
當時我媽媽車禍
特別特別的嚴重
當時沒有什麼ICU
靠的全是病人家屬自己家裡人護理
白天是我爸和我姨護理
晚上我姨父和我護理
我挺感激我姨父的
我是發自內心的感激
到今天都是這樣的
這種情分是我給多少錢買多少東西都是還不了的
我姨父住院我把我爸扔在家裡也去護理
包括我家人有病時幫過我的親戚
每一個他們生病我都去陪護
我爸後來住院 我姑父來幫我陪護
我姑父家裡的妹妹住院我去外地在醫院黑白陪護
我總覺得這樣才能夠報答人家對我的恩情
我姨父跟我護理的第一天晚上
前半夜一直不停的跟我說我爸不好
這也不好那也不好 什麼地方都對不起他
之所以來 這么伺候我媽完全是看我媽的面子
如果是我爸的話 勒都不可能勒他
讓他躺那死去都沒人管他
我則一直在道歉 為我爸不會處事不會為人和我姨父道歉
後半夜我讓我姨父去睡了 後半夜我自己看護
第二天還是沒完沒了的說我爸的不是
我實在沒辦法了
我說姨父怎麼能原諒他 就當他不是人行不行
你看看她 我指著病床上的我媽
她快死了 你看着她的面子行不
我一個當姑娘的把話說到這份上了
我姨父還是不依不饒
那你讓我怎麼辦?把我爸打一頓給你出氣,還是報警把他抓起來判幾年?
當時我沒說什麼就讓我姨父去睡了
第二天我姨來了 我跟我姨說了
明天別讓我姨父來了
我不用他幫我了 謝謝
我知道他對我家好 對我有恩
現在是我在求着他用着他的時候
但是我也接受不了別人沒完沒了的詆毀我父親
公正客觀的說
我爸是老實人 老實膽小木訥不會為人處事
我姨父是圓滑人 精明能幹會算計不吃虧
如果是兩個不相乾的人
我覺得老實人永遠也不可能欺負精明人
但是這涉及到我家人 我不想主觀上評論孰是孰非
那是我最困難的時候
沒有人幫我
但是我寧可不要幫助 寧可我自己抗
我也不願意聽別人說我父親的壞話
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 我就是接受不了

以上是在其它帖子里的節選
隨後我自己一個人晚上護理
我媽24小時輸液 大小便失禁
害怕用導尿管時間長了對身體不好
我媽的導尿管不到一周我就讓醫生給撤掉了
用導尿管的確方便很多,但是我怕我媽尿路感染
撤掉尿管之後我得時刻不停的洗尿墊 換尿墊
因為整個病房都是意志不清大小便失禁患者
所以就顯得暖氣特別有限
往往是剛洗好一塊尿墊子想晾到暖氣上
結果暖氣上已經滿了,沒地方了
六樓走廊最東面暖氣又乾淨又沒人用
因為沒人敢過去
東面樓是解剖室——我媽住的是醫學院
樓道里一面大玻璃櫃子
福爾馬林溶液里泡著各種人體器官,骨骼,畸形的胎兒等等等等
我大半夜的一個人過去晾尿墊子——必須晚上去,白天上班不讓晾
只有展示櫃裏面點着一排小燈照着它前面的骷髏,好像在對我微笑。。
扯遠了
總之,整個病房就我媽的尿墊子幹得最快
——好像這也沒什麼值得驕傲>﹏<
病床上的我媽,得時刻聽着她是否有痰
有痰必須吸出來
因為她沒有主觀意識
不把痰吸出來會窒息,非常危險
別人家晚上都是四個人
最少兩個人
半夜三點以後是最困的時候
病房裡幾乎所有人都去睡了
剛換班的也昏昏欲睡
當時醫院條件特別不好
廁所有一面玻璃是破的
當時是冬天,東北的冬天
北風刮進來,呼呼的
晚上困的不行了 去那裡站一會
回來馬上精神百倍
不知道有沒有人記得90年代末流行穿軍用的皮棉鞋
俗稱軍勾
在醫院護理時需要一個小時幫她翻身並按摩後背
以免出現褥瘡
可能是因為跪在床邊的事
第二天早晨我的腳腫了 腫成以前的兩倍大
在醫院拍了片子,骨頭沒事,組織挫傷
當時我有將近一個月沒脫棉褲
因為脫不下來
而且痛得不能動
後來沒辦法把我外地的二嬸找來幫我
半夜我實在想上廁所
但是痛得動不了 我二嬸把我扶到廁所
我擔心我媽一個人在病房
讓我二嬸趕緊回去
我上完廁所一個人扶著牆慢慢往回挪
醫院的衞生員問我 姑娘你怎麼了
我說腦血栓
她說你家裡人呢
我說他們看我有病都不要我了
結果掃地阿姨一頓唏噓把我扶回病房
那個時候還有心情調侃自己,跟衞生員阿姨開玩笑
現在回憶到這裏我也是服了當時的自己
我晚上在醫院一夜
白天要等到我姨和我爸來了
等到白天醫生查過房
把這一晚上的情況和我姨和醫生交待完之後我才能回去
這時通常是上午9點以後
我得出去買我媽用的東西
我爸是一個不能出外辦事的人
包括買東西他都不去
我不能讓我姨買 我姨會不收我錢
我媽當時靠胃管鼻飼流食
她要用的牛奶 雞蛋 果汁 包括燉湯要用的雞鴨魚肉
我買好給我媽送回病房
如果這天沒其它的事情我就可以回家睡覺了
到家時基本上已經到中午了
困得不行 倒頭就睡
睡到晚上四點我起來下一碗掛面去醫院換我爸和我姨
當時我姨家的兒子剛生了孫子沒多久
我姨不在五點半之前回家她兒子就會給我打電話發牢騷
半夜我會在病房裡煮一包方便麵
用小電爐子和電熱杯 兩個多月吃了兩箱方便麵
如果這一天我要去交警隊
那麼這一天就沒得睡
從交警隊出來就得直接回醫院了
撞我媽的是一個大客車
這個司機那一年撞了六個人
我媽是第六個也是最嚴重的一個
他的想法就是我媽指定是活不了
當然 醫生也是這么說的
無論和我還是和他
不同的是 我不相信
他不想為我媽的醫葯費買單
他想等我媽死了一次性拿點補償完事
所以從我媽住院他就沒交過一分錢醫葯費
這個人愚蠢到跟我說他沒錢
他的錢都給交警隊送禮了這種話也和我說
我說好啊 你把關系打點好了下回你再撞人了你還用得上
這回你早晚得給我拿錢
你休想不出醫葯費
他說你咋這么說話
你寧可把錢花在交警隊上也不給我媽救命
你想我怎麼說話?
這個人最可惡的是我大鬧醫院他們好容易答應給我媽做手術
我家人商量要給醫生塞紅包
他拍著胸脯保證這事包在他身上
結果他根本沒給紅包,騙我們說給了
結果術後醫生不來查房,不理我們
我們只好對醫生又是送禮又是請吃飯的賠罪
好容易哄好醫生,沒兩天他自己病了
把我媽安排給他的學生
肇事司機知道我已經拿不出錢去跟交警隊拉關系
也沒有笑臉說好話
我一去交警隊就跟他們吵架
他覺得他勝券在握
我有一次在交警隊吵得昏倒了
其實就是太困了太累了太憤怒了
不知道怎麼一下子就栽那了
交警隊領導被我嚇到了,以為我是碰瓷的
後來我爸求了我家另外一個親戚幫我媽跑交警隊交涉
最初的醫療費都是我交的
到處求阿公告阿么到處跟人借錢
我生平最恨的就是求人
求人中最不願意的就是借錢
但是我沒辦法
整天除了在醫院就是想辦法借錢
後來我媽好了 交警隊也判肇事車主交付我媽一切醫療費
一切都好了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什麼牛逼的事
我只知道當時的努力並沒有白費
我媽後來雖然不像好人一樣
但是後來能散步能正常自理甚至還能做飯

我媽後來過世於兩年後
非正常去世 與她的病無關

我媽過世同樣是冬天
後來開春時我們去圓墳

下面是我貼的有關我媽的一些博文

我實在我不知道我還能為你做些什麼

於是想在你的墳前種一棵樹

天熱時它能投下一片陰涼

天冷時它能擋一點風雪

風起時它樹枝間的私語希望可以慰藉你的寂寞

當時家人都不同意我栽這棵樹

因為當時天還冷 

沒到栽樹的季節

可是我就是想做

因為我不知道還能給你什麼

我在旁邊的樹林里尋找

先是找了棵高些的

我總是貪心

挖了一個小時以後 放棄

我挖了那麼久那麼深 

還是比不上它深埋的根系

然後就找到了你墳前的這棵

不顧家人的反對和置疑

我一直挖、拽、拚命用力

一個小時後 我抗着它給你

我在你的墳前挖了個深坑

埋下 把帶來喝的僅剩的兩瓶半水倒進去

大家都說它是不會活的

天這么冷 土還輕微的凍著

水那麼少

你那麼用力地折騰了它

所有人都說這樹活不了
現在 它已經有兩個我這么高了

它那麼爭氣

它知道 我再沒什麼可以給你了

它活了下來

一年一年 我看着它長得越來越高

到我的腰了 到我的肩了 和我一邊高了 比我高了

現在 它長得有我兩個高了

每次去 我都會摘一隻松塔

現在它就靜靜的躺在我頭上的書架上


我好像又陷入了某種情緒。。。
附以前寫過的一篇東西

昨夜夢見你

最近眼睛一直都在腫著,只因最近,我總是想你。

  我知道這令你不喜,可是每當我清楚意識到,除了想念,除了夢境,我永遠無法再面對你,我無論如何也無法控制我的眼淚。 

  我知世界殘酷,需要我一如既往披荊斬棘;我知我爸老了,需要我時刻照顧需要我時刻對他好。可是每當夜晚來臨,我爸關了電視,全世界只剩下我自己。聽着他房間傳來的鼾聲,我開始想你,軟弱是一條不懷好意的蛇,探頭探腦乘虛而入,這一刻除了哭泣,我別無選擇。 

  昨天晚上我夢見了你,很多次我都夢見你,我不會同任何人分享,只在我自己的記憶中一遍遍的回味,回味每一個有你的細節。

我夢見你病了,好像是摔了一跤導致的頭部病變,也可能是頭部病變導致你摔了一跤。印象中我抱着你心急如焚,沖出去找車,但是我發現我就在二院對過,只要過了這條街就是醫院,我拚命的跑,心裏滿滿的全是擔心着急害怕委屈交織成的復雜情緒。但是這段路不知道為什麼這么長,長得讓我絕望,雖然醫院就在我眼前,我卻總也踏不上它的台階,我看着懷里抱着的你,心裏痛恨自己沒用。

  好容易進了醫院,我發現醫院變了樣子,樓下是個大商場,樓上才是醫院。我在樓梯間里繞來繞去就是找不着電梯在哪裡,左一個小門,右一個小門,每當我滿懷希望的打開,呈現在我面前的還是幽深的走廊,望不到盡頭。看着懷里奄奄一息的母親,我要瘋了,我在人來人往的商場里發飆,停下,都他媽給我停下,你們他媽的誰能告訴我,在哪裡能上樓,我要上醫院。

  一群木訥的面無表情的人,一群事不關己的狂歡者,我的焦慮只屬於我自己。

  好不容易找到了樓梯,卻是一個木頭梯子,我一手抱着我媽,一手扶著梯子---我不知道我是否有恐高症,但是梯子這東西我是害怕的。我清楚的記得以前住的平房漏雨,我搬梯子上房,一邊盡力的表現我能行,這點小活在我肯定不在話下,一邊用力抓住梯子,每一步都用力踩實,以掩飾腿不停的在發抖--這感覺在夢境中也無法忘記。但是看着我媽,我的勇氣就立碼倍速增值。我怕她害怕,我說你閉上眼睛,一會就到醫院了。

  我戰戰兢兢上了樓,直接去了急診,因為急診不用掛號,我這么沒用已經耽誤了太多時間。急診是樓梯間旁的一個小屋子,讓我失望的是裏面坐診的居然是個中醫,真讓人崩潰。我帶我媽剛坐下,他就開始說,是什麼什麼病,像一個猥瑣的大仙。可是我覺得他說得越來越不靠譜,我想帶着你離開,後來的患者卻越來越多,黑壓壓的擠得人無法動身。醫生開始發葯,類似於抓鬮般的發葯,我下意識避開那些面目可疑的**,對身陷此處憂心忡忡,心裏合計著找什麼機會跑出去,什麼時間才能找到真正的醫生。可是,在我懷中的你,氣息越來越微弱,臉色越來越差……我瘋了,開始發脾氣---你們都堵在這裏做什麼,都他媽給我滾,我要出去,別擋我的路。可是我面對的依然是一群面無表情的類殭屍,我一拳揮過去,打在棉花上,有力無處的感覺使讓挫敗感毫不留情淹沒了我,我終於控制不住哭了起來。

  淚水綿延不絕,直到我抽答著醒來,把枕頭翻了個面,繼續哭泣。親人帶給我的傷感永遠讓我無法釋懷。

  今年的母親節我請了別人的母親吃飯,她們分別是我的老姑和三姨,席上我左右逢源、八面玲瓏,把每個人都招待得很好。我明白這是一個請客主人的本分,但是我心裏更知道這是你想要的樣子。熱鬧的酒席上,有那麼一刻,彷彿一切都靜止了,周圍的一切都與我分隔成兩個完全不同的單元,我在對他們笑着,在勸酒,但是在我自己的世界裏,我在深刻的想你。

  小時候的我是個怯懦的孩子,內向敏感,見了生人就手足無措,不敢說話。只因你那麼強勢,生活在你身邊的我,除了卑微,別無選擇。可惜這是你深切痛恨的,你痛恨我唯唯諾諾,痛恨我孤僻愛靜,痛恨我愛看書,極其痛恨我愛哭。你喜歡活潑的孩子,喜歡愛笑愛鬧的孩子,我不知道,如果我是那個樣子你是否又會喜歡其它類型,總之我是不令你滿意的。於是,我生活的全部目標就是讓你滿意,我知道我終生也無法達到,我只能用盡全力靠近那個目標,一點點,再一點點,想起你的贊許就能令我充滿力量。可是,在我不斷努力的進程中,你拋棄了我,我從懸崖峭壁的深處用盡全力拉着想要送給你的禮物,禮物很重,我不介意,我一直都很努力,用盡全力。你們是我的父母,我願意為你們做任何事。但是就在它離我越來越近,我即將拿到它的那一刻,繩子斷掉了。

  沒人理解那是怎樣的痛徹骨髓,尤其是當我得知,是你割斷了繩子。

  我努力的想變成你要的樣子,等到有一天我終於有丁點自信去面對你的時候,我才發現,你早已不在。只有我的思念和淚水,無窮無盡。

  我記得母親節當天我很累,但是我想寫點東西,於是就坐在電腦前,直到深夜,我也沒動筆,因為我害怕再一次整夜流淚,當時家裡親戚在這裏,我不想腫着眼睛面對外人。可是,就算我沒寫,我依然無法控制因為想念你而哭泣。你說得對,我實在是一個沒有用的人。不光是你,這樣的我,我自己同樣痛恨。

  寫不下去了。

2010-10-30 16:54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