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愛上某一個人時,最奇特的一次是因為什麼?

問題描述:現實、網絡都不限
,
在一個偌大的自習室里,我看gre。第一次自習就發現一個理工男坐在我後面看什麼書,一成日我出去溜達n次,他只出去一次。。我還在他唯一出去可能上廁所的那次偷偷回頭翻了一下他的書本,由於太無聊,沒記住看的是什麼。。。(我是半個藝術生。。。)後來發現他每天都在同一個教室同一個位置上自習。我就抱著書本在他周圍5排左右換著座位坐。。。我幻想著狗血的事情會不會發僧。因為我感覺得到他知道我,偶爾對視。還曾經因為上課被攆出教室,然後又走進同一個教室(後來知道是故意的)。木有多久,在教室人都走光了的時候,大晚上,他守了我半個多小時(記不得多少了。。。)之後,說,同學我能認識你一下嗎?(啊哈哈,好狗血,不過俺喜歡~)
然後。。就木有然後了。。順其自然,至今快半年了。
ps:當年我要考gre,他在準備考研。如今,我不出國了,他的考研結束了。我們一起再考研
pps:為什麼都匿名?


和他在操場散步,我看到遠處的樹影形狀很像一個翹屁股的小鴨子。這時候他說:你看,內個樹影像不像一只翹屁股的小鴨子?(上學時候懵懂的奈情,雖然不歡而散但是記憶猶新咩哈哈~)


當時高中,和她是同桌
一次課間,很累,趴在桌上休息,她也是,於是對視上了。

一開始是心跳加速,全身暖暖的。
後來,感覺不到心跳,感覺不到時間了。
至今,無法把自己的視線從她的眼睛上移開。


清明節回老家,在火車站候車大廳看到一漂亮女孩,各種YY各種想象如何搭訕。
進了車站趕緊去補臥鋪票,發現她也在那補票。想看看她要去那里,還特地看了下她手中的票。
進了臥鋪放好行李,她也進來了。
我下鋪,她在我對面的中鋪。
邊上還坐了個30多歲的大叔,於是三個人各種聊天,發現我們的興趣愛好居然如此相同。
而且,我們同一個學校,只不過她大四,我已經畢業兩年。
相互換了QQ,手機號。
吃了午飯,她睡中鋪,我因為中途上了個孕婦而睡在對面的上鋪。
醒了無意中看到她的睡姿,想象要是能一輩子早上醒來都看到她該有多好!
她也醒了,我趕緊把頭側開,她叫了我一句。
她:「醒啦?」
我:「是啊,你也醒啦」
她:「這芒果味道好香啊」
中午的時候列車員在我們床下放了幾籃子芒果。
她:「這是我坐過的最舒服最有意思的一次火車,真想火車永遠開下去不要停。」
我:「我也是。」

當時她在一個城市,而我在另一個城市。她還在讀書,我已經畢業2年了。距離和時間能阻擋很多事情。

後來,她畢業了告訴我她要來我工作的城市,我說要去接她,她告訴我她有男朋友了。後來,我們就偶爾QQ、微信上聊聊天,知道相互的境況。

------

今年認識的一個女孩。
我生日,她邀我去海邊露營。
我叫她去洗兩個蘋果,一袋葡萄。
她給了幾個葡萄給水池邊收錢的阿姨,給了個蘋果給昨晚和我們一起燒烤的大叔。
然後屁顛屁顛的回來對我說:蘋果只有一個了,你吃吧。
突然感覺這個女生好傻好單純,好想一輩子保護她。
陪她去看電影,我穿短袖,她穿長袖。
她問我:冷不冷?
我說不冷。
5分鐘後她問我冷不冷?我說不冷。
再5分鐘後她問我冷不冷,我說有點冷。
她一把把我的手放到她懷里說,這樣就不冷了。


先說個不相關的好了,我是天蠍座,大概Aorquer們都知道的是天蠍腹黑的這一點。但是作為一個水象星座,天蠍亦屬於感情細膩的敏銳型星座。作為一只占有欲強烈的蠍子,是不允許自己的感情有一絲一毫的瑕疵的,否則,面臨的就將是絕對的瘋狂。

好了,說正事。

我是一條假正經的分割線。

~~~~~~~~~~~~~~~~~~~~~~~~~~~~~~~~~~~~~~~~~~~~~~~~~~~~~~~~~~~~~~~~~~~~~

前情提要:其實和前男友分手也有幾年了,按理說也已經放下了。但是愛記仇的蠍子總是想要報復,畢竟愛之深,責之切。所以,在他出軌後的不久,我也約了個帥哥。然後狗血的事情就發生了。

由於是第一次約,確實沒有經驗,也有過擔心,怕遇到什麼愛好獨辟蹊徑的怪蜀黍。但是,見到面之後才知道我的擔心是多餘的。他溫柔體貼,善解人意,卻又不失身為男人的霸氣,具體細節我就不想多說了,總之是很舒服,而且很關鍵的是,長的還是蠻帥氣的。

那次之後,我們很久沒有再聯系。後來沒過多久,我就和男友分手了,過起了單身貴族的生活。原本我以為,這應該只是我人生中一個小小的瘋狂,一個已經邁過去的坎兒。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午夜夢回,我總會想起他的微笑,他的溫柔,他占有我時的體貼。

我知道愛情是荷爾蒙的產物。但是我不知道一個人的一生中會有多少次所謂的「愛情」。

我也不願意承認,我是愛上他了。或許,他只是在我極度脆弱的時候,恰巧承載了些許我的愛情,也恰巧,他的溫柔體貼蘊藉了些許我的無助。

也許只因為,曾經年少不經事吧。

雖然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了,我們之後也沒有再聯系過,但是我明白,或許他是我曾經擁有的卻再也無法觸及的夢吧。

我曾經偷偷的寫過一封無法寄出去的情書,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寫,也是我覺得自己最傻的一次。畢竟,誰會相信出來約的會走心呢。

我把情書貼在最後面好了,感覺有點污。

或許,這是我僅有的二十多年人生里,最奇特的類似「愛情」的經歷了。

情書

很久以前,有人告訴我一個有關愛情的美麗傳說。他說,天使來的時候,愛也會悄悄降落。我總是望著星空雙手合十默默祈求,但願那天不要讓我等的太久。

你的幽默風趣,你的溫柔體貼,竟不知什麼時候,像溫柔的春風,輕輕的拂進了我的心房。

如何讓你知道,是你開啟了我塵封已久的心;如何讓你明了,深沉的黑夜里我想的只有你的溫暖的懷抱,我已經沒有逃避的餘力,誰讓我心心念念的只有你的滾燙。

人們說:「愛一個人是不求回報的。」但是我卻要你給我回報,讓我可以在你的身下婉轉沉淪,讓我能感受到你的滾燙愛意,讓我可以在你的耳邊輕聲呢喃。

我希望我們之間的愛,可以像幹柴遇上烈火,熊熊燃燒,也希望我們的愛,像小溪流水,靜謐溫柔。

我只想讓你相信我,我會讓你成為世界上第二幸福的人,因為有了你,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此刻你是否在想著我呢?此刻的我,十分的想念你,如果我有一雙翅膀,恨不得即刻飛到你的身邊,撲進的寬厚的懷抱,體味著你嘴間淡淡的煙草氣息,沉淪在你的愛撫之下,不,這樣還不夠,我想讓你體驗這世間極致的快樂,想要你,想讓你知道這世間再沒有別人能讓你如此快樂。

人只有這幾十年的一生,而我,只想借你一生中一程,而這一程,便是餘生。你不知道,這餘生,我所渴望的幸福,不過是每早醒來,看到你與陽光同在,只此,我便心滿意足,再無他求。

嗯,劇終。


第一次匿名回答。
肯定是愛,但也許不能用愛情來形容,是一種友情、愛情、親情的集合體吧。我們有血緣關系。

2005年,我15歲,他18歲,念同一所學校,我們一起住,他媽媽說他一個人住會孤單。
一起住了一年,相安無事,不過倒是無話不說,為後面的事情埋下伏筆。他有女朋友。那時候我曾經問過他,如果我們不是兄妹,你會喜歡上我嚒?當時他說,不會,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接著說,因為我知道你不會喜歡我這種男生。其實,在那一年,我就想,我以後要找個他那樣的男生做老公。但是想歸想,沒有其他,不合倫理(雖然我不喜歡這個詞)的情感。

2006年,他聯考畢業,分數出來,沒有達到分數線,我在電話這頭聽他說的時候,哭了。

2009年7月,我19歲,他22歲。我聯考畢業,兄弟姐妹一起去吃夜宵,喝了好多酒,去上廁所,在外面等(男女廁不分開),他也在等,然後,他靠過來,親我的嘴唇,平時習慣了打鬧,我就想著他親我的嘴唇而已也沒多想,哪知他的舌頭伸進來,嚇到我了,推開了他。也許就是那個瞬間,心里的情感發生了變化。回來的路上,路燈很暗,其他人走在前面,我跟他走在後面,他搭著我的肩膀,他又湊過來親我,我害怕前面的哥哥看到,推開了他。因為太晚了,他回了我家過夜(家里隔得很近),些許的醉意,直接躺在床上了,他過來幫我弄好被子。很窩心,很溫暖的感覺。

2009年,國慶。不知道節假日堵車的情況,在火車站只買到第二天回家的票,無處留夜,去了他們家,他們家在這做生意,租有房子。全城大塞車,千辛萬苦終於去到他那,我下車,他在馬路對面等我,看著他,一下子就想哭。我說大家都在說我傻,沒有提前買票沒有怎麼樣,他說,我沒有說你啊。晚上我們住同一個房間,上下鋪。臨睡前在他床上說話,他又親我,穿過衣服,撫摸,我很害怕,怕他媽媽突然過來,也害怕這種親密的舉動。我不停地顫抖,他幫我弄好衣服,我說你抱抱我吧,他就安靜地抱著我。聊了下天,上了次廁所,回來我說,發現自己的臉好紅。然後,各自睡覺。第二天他送我去搭車。同一年,他考公務員被黑,我又哭了,不過最後他還是成為了一個police。

之後又是很長的時間沒有什麼逾越,見面不多。但我們很神奇,無論是高中,還是後來他上大學,我們就算很久不聯系,某次聯系上也能說上很多話,講他的大學,講他的迷茫,講我的男朋友,探討各種無厘頭話題。見上面偶爾親呢一下也正常。

2010年底,我跟男朋友分手了,很難過,狀態很差。聖誕節的時候我說想去看電影,他說他來找我。我們在不同的城市,但也不遠。聖誕節的後一天,他跟女友說跟朋友買鞋來和我看電影(原諒我聽到他用這個借口的時候很開心),當時看的是讓子彈飛,電影院里,音響效果很好,看得很過癮。出來的時候進了個博物館,他在沒人的地方親了一下我嘴唇,我怕被人看到(我每次都是這樣,真沒出息)推開了。吃完飯,送他去搭車,等車的時候很想親下他,終究是不敢。等他上車的時候,我說,好想親親你的。他說,他已經親到了。現在回憶起來,有的也只是這些偷來的小甜蜜。

2011年5月,我去找他。孤男寡女,各種,不過我還是很理智的,堅守住底線。也不知是自己太冷淡還是心理障礙,我對他的任何挑逗都沒感覺,我還笑他技術差,後來他沒辦法了,就說自己技術差。對了,床上有他女朋友的小愛枕,當時我沒說什麼,他就拿開了。到底是沒越過底線。第二天很早醒來,他做飯給我吃。

2011年9月,也是這段故事的尾聲吧。我21歲,他24歲。依舊是在他那里,我們一起看了 我之前給他推薦的 羅永浩 拍的一部短片,時光好像回到6年前,我們總是在租屋里看電影。本來屋里是有人的,可是同住的同事被人叫出去喝酒,問他去不去,他說不去,就剩下我倆。幹柴烈火,不想抵抗。我也抵抗不了。像被催情一樣,一下子變得很有感覺。在他有下一步的時候,我問了好幾句,我們在幹什麼。他說抱抱啊。一開始上床的時候他就說抱抱。放棄了抵抗,可是感覺也只是停留我最初,我很害怕,心理負擔太重,而我也太沒經驗。疼痛。各種方式還是沒成功,據他後來說,是 進去了一半。很掃興,我的表現也頓時讓他很罪惡。平靜下來,躺在床上,他問我是不是第一次,在此之前我一直拒絕回答這個問題,我說也不是吧,之前跟男朋友有過,但是你說只要是愛的人就好,因為你這句話,我放棄了堅持了好久的抵抗。我說我們為什麼會這樣,他說,一個控制不了,一個抵抗不了。是的,我抵抗不了他對我做的所有事情,也從來不去想這到時是愛還是其他什麼畸形情感。他說,他很罪惡,一切到此為止。就當是永遠的秘密吧。第二天他去上班,我醒來的時候快中午了,一個多年未見的師兄請我看電影,我就去了。出來的時候我在想,要不要去藥店買藥?雖然沒什麼可能會中獎,但我是個很害怕萬一的人,跟他說,他說基本沒可能,過了一會,他發了條短信,你幹嘛要嚇我。

不知這算不算故事的結尾。由於打破了某條防線,我們已經不可能像之前那麼親密。國慶回家,他當作什麼也沒發生那樣跟我打招呼,我沒看他。過年的時候,看著他女朋友準嶽母,心里的滋味酸酸的,很難受。雖然我知道這已經是既定事實。

今年,我們沒怎麼聯系。7月的時候,某個晚上他突然打給我,問我在哪里,當時在朋友那,離他住的地方很近,他問要不要出來吃夜宵,我說剛吃飽,不用了。他問我近況,語氣很兇,我說沒什麼好說的,也沒什麼好事,他說為什麼沒好事不能跟他說。隨便扯了幾句,我說你怎麼那麼多問題,他說確實很多問題,我說那你改天再問或者晚點打來。沒有再打來,隔天再問他要不要吃夜宵的時候他說沒空,估計是有女人在身邊吧。

近兩個月來,求職,屢受打擊,心情很灰暗。愈是難過的時候,愈是想他。以前不會這樣吧,都說女人因性而愛,我不確定自己這是什麼情感,但肯定在那次之後,又發生了一些變化。耳朵里只要聽到我媽說任何關於他和他女友的事情就很不開心,剛開始,最陰暗的時候恨不得撕破他跟他女友表面無比美好無比受人祝福的假象。或者說假象是偏見,他們從高一,到現在,八年,一直在一起。那個女的,克服了幾千里的距離,從高中堅持到現在。還是一個長得很漂亮,家境也很好的,女子。比我漂亮。

上個月,有次實在是太鬱悶,不知道去哪里(在他的城市找工作,都是借住),城市的夜晚下著小雨,跟我的心情一樣低落,打給他,沒人接。過了一會,一個陌生號碼打過來,我接了,他女友,問我是誰。我立刻掛了,心里一下子很崩潰,也很害怕。

其實不會有任何事,他那麼有戒備心的人,不可能留下任何把柄,他的手機上我的備註肯定是妹妹。所以,關於他和他女友,不知發生什麼事情。

我之前發過短信給他,內容就是他的名字,他沒回復我。昨天我從深圳回來拍畢業照,心情很復雜,沒有叫任何朋友,自己太受挫。晚上早早窩在被窩里了,止不住的眼淚。短信、QQ,謝天謝地,他回復我了。我說好難過,他問我怎麼了,我沒說,就說今天拍畢業照,他說怎麼不叫他,我說不要說得自己好像會來,他說他會盡量來的。突然想起,入學的時候,也是他送我來的。他見我不開心,就一直找話題跟我聊,問我開不開心,問我有沒畢業照發給他看看,我說很殘,還是別看了,他就很配合地哄我,說不會。。果然他還是最了解我,最會跟我聊天。他說為了緩解我的心情,洗完澡打個電話給我,我說不要打,不想被舍友發現我哭。就一直聊天,聊到將近一點。我說明天世界末日,你不要拯救我。他說,妹妹,不要這樣。後來就各種吐槽自己最近的遭遇,真是TM受挫到一定程度了。

今天起床,眼睛腫到只有單眼皮了。
故事結束了嗎?生活還在繼續。
關於我和他,我從來不後悔,我只是遺憾,我們不能夠再像以前一樣親密,不可避免地疏遠。
關於他女友,一個我一直很不喜歡的角色,但確實她是最無辜的,你們可以狠狠地批判我們這種不受待見的情感。
關於未來,或者,我會看著他結婚,聽他的小孩叫我阿姨。

之前在Aorqu上聽到一個人說很討厭亂倫這個詞,直擊我的心。Aorquer說,每一種情感都是值得尊重的。非常感謝這位Aorquer,我在某一段時間內,很害怕聽到亂倫、畸形這種詞語。

感謝Aorqu、感謝提問者,可以讓我把這件事情說出來。

2012快要過去了,末日還是沒來,生活繼續。希望2013,我可以不再那麼恍然,翻開生活的新一頁。


國中。他買了一大桶飲料在我睡覺的時候偷偷扔到我床上。
醒來的時候發現我抱著一大桶飲料。。。


路那麼難走,可他敢喜歡上我。


高中時候上學經常遲到,對經常一起遲到的那個女同學深表好感:)


我的初戀,高二的一個冬天 坐在教室最後面的他走到講台邊交作業 笑著看著坐在講台邊的我至少三分鐘 突然用手刮了下我的鼻子


因為她總問我,她好看麼,我發現越看越好看


高中時候被學校開除,誰也沒打招呼,拉著行李昂著頭出去流浪。汽車開動時,看她在後面追趕,哭的很大聲,沖我招手,喊我的名字,我轉過頭,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流淚。現在,剛過完我們的結婚兩周年紀念日。


清晨,我躺在床上,睡眼朦朧,她對我輕輕一笑,那一瞬間,她就是寧靜淡雅的陽光。


不說我自己。轉述一個好多年前從《南方周末》上看到的真實故事。主要是和這個故事相比,現有的答案好像都不算太「奇特」:

她有人臉辨認障礙,也就是說沒有辦法區別、記住別人的臉。就算是朝夕相處的家人她也無法認出。後來她在馬戲團工作,遇到了一個男人。那個男人長著滿頭花白的頭發,卻有著兩條像毛毛蟲一般的、又濃又黑的眉毛。平生第一次,她有了某種「認識此人」的感覺。就在那一刻,她愛上了他。

我覺得這是我聽過的最美的愛情故事。


09年剛剛畢業,混跡於「天使社區」,認識一個明媚的女孩兒。字里行間都透露著一種清秀,仿佛就是在秋天里的露水滴落在我臉頰上。每每有活動看著她埋下的希望的種子,都仔細認真的去澆灌。時間淡淡的,默默無聲之間和她隔著迷霧相互對望。

那個秋天我去了一個陌生的城市開始生活,網站也被一陣風波卷起戰火硝煙,暗地里洶湧四起。我第一次給她發了一個私信,告訴說要離開這個逐漸陌生的社區,希望可以告知你的郵箱或者QQ,不想就此別過,斷了聯系。

於是,我的郵箱里面躺滿了她寄來的文字,歡喜或者悲傷,幸福或者失落,夢想或者遺憾。我告訴她昨天遇到什麼人,做了什麼事情,明天這里的天氣又是怎麼樣的,去哪里淘到幾本好看的書。她也總是在夜深人靜時候輕輕地回應著,告訴我她正在認真而羨慕的體會著。

一年,我也熟悉了那個陌生冰冷的城市,我也熟悉了她敘事的清淡,波濤海浪也是娓娓道來,不急不躁。

某天她突然想看我和我女朋友的照片,於是發了一張過去。之後便是久久的沉默,但我僅知道她所在的城市,她所有的社交網絡Blog,QQ,微博停止了更新。一封封郵件過去也是石沉大海。

七月半,她的Blog依舊沒有更新,QQ沒有亮起,我收到了一封郵件。她蒼白的臉色映在一大簇鮮花下,努力的張著嘴說要我一定要去看她。

第三天,她就走了。不知道什麼原因,也不知道到底過了多久,那個病孩子從來沒有告訴過所經歷的痛苦。那一天我正坐在樹下,接到那個陌生的電話,一個平靜的聲音告訴我,「因為你沒有來,所以她一直不願意走,硬生生的拖了三天。」

在這一瞬間,我不知道是不是愛上了還不「認識」的她。

之後,我去過兩次她的城市,在陌生而「熟悉」地方,她告訴我的那個偏僻小公園,那棵七十年的老槐樹下,在她每天經過的十字路口,在她待過的校園門口……仿佛都可以看到她,一如從前在文字里溫馨地想我述說般。

我沒有去見她的家屬朋友,卻收到一個厚厚的包裹,全部是寄給她的書和筆記,全部都是她對我最後的回憶。

我去過那個城市兩次,都是再她走了之後。在踏上火車的那刻,我想我是愛上了她,但我卻登不了第三輛車,如同被錯失的第一輛車一樣。


我感冒了在桌上趴著睡覺,醒來後發現面前有藥。迷迷糊糊地拿著藥出教室,碰見她,把我領口的衣服扣好,拍了拍,跑走了。


因為她笑得很漂亮,我想是時間到了


初一開學的時候,看到一個男生倚在走廊的欄桿上,陽光撒在他身上,耀出淡淡的金色光暈,他扭頭看了我一眼。就那一眼,我便在心里默默追逐了他3年。


大學同班同學。但是之前不怎麼熟,兩年時間里基本沒過說話。那天她從身後繞過來伸手向我借東西,然後我突然就覺得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答案貢獻者:、陶陶、雲千卉傑、匿名用戶、匿名用戶、小姐姐說、匿名用戶、匿名用戶、秋天的海龜、閑德淡騰、韓情、八擺、湯懷、阿庚、CalistaWang、遊浪、David、阿拓、厲佳佳、匿名用戶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