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拍過最孤獨的照片是哪張?

問題描述:從隔壁的問題過來:你拍過最溫暖的照片是哪張 ?

同樣的,分享一下你的照片,還有照片背後的故事:)
, , , ,
每一個明天贈與你:



我的相冊里全是風景。


深情的袁璐啊:

凌晨三點半的月亮

那天晚上是我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喝大 吐了幾回記不清了 只知道後來餐館關門了 老闆委婉的讓我們走 冷風一吹,又清醒了
我朋友說 從來沒看過我那麼狼狽的樣子 大學四年了 從未這樣放肆過 喝了不沾的酒 說了很多話,亂七八糟稀里糊塗,流了很多的不值得的眼淚,期間朋友也一直講道理勸我,我還是一意孤行,只想喝醉,什麼也不想聽,沖動又任性。
眼淚為什麼不值得?有朋友說 做過的事情不要後悔,後悔有什麼用嗎?我也覺得,都是自己的選擇。
但是事情沒到你身上,感覺不同,時至現在,我仍然覺得發自內心的後悔 即使再多的後悔也無濟於事,沒辦法改變任何,像一個尷尬的屁,你只想讓它趕緊過去,想否認,想逃脫,過去了只覺得一陣尷尬
具體故事這里就不提了,我始終覺得傷害過你的故事,即使你全部放下了,再提起的時候還是像揭傷疤,即使那塊肉長了繭,怎麼擺弄它都沒感覺,但是你得照顧它的表面,至少要看起來得體。
亦舒說 人活著最要緊的 是要姿態好看
我舉雙手雙腳贊同,所以離開的時候一套連招直接帶走,頭也不回
那天晚上的月色很美 但我看不清月亮,就像是沒有對焦的照片一樣。
孤獨本就是生命的常態 除非你是我 才可與我常在

舊人今人若流水 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願當歌對酒時 月光常照金樽里
附今晚的月光

還是一張沒有對焦的月光 有些東西你不能看清楚 全部摸透了 沒有想像的空間,一切就會變得索然無味。


念想:

我拍的自己的照片每張都很孤獨

離開家幾百公里的大學

自己一個人出門逛了北京好多好多的地方

我的理想社交狀態就是,只和喜歡的人玩,那些不喜歡以及討厭我的人,也根本想不起來我這個人。我跟我的朋友們小聲喧嘩,竊竊私語,在時代浪潮下調整身姿隨時準備潛入環境,做透明人,隨大流,表面不動聲色,化為平靜生活里的一粒灰塵。 ​​​

我也是一個人 但沒有覺得孤獨


與誰同坐:

在委內瑞拉工作的時候,晚上在住處走廊的頂燈上看到一隻小壁虎,就順手拍了下來。

後來翻相冊再看到這張照片的時候感覺,好像孤獨星球上失去了玫瑰花的小王子啊。


蘭兮奈若何:

我和你們不一樣
在人群中我才最寂寞


卡碟旁邊:

孤獨的王者


鴥兔:

一個人去野遊,看到它躺在那,忽然覺得心頭凄涼,就在周圍折了些白花放在旁邊(其實心裡想的是,當我躺在土裡的時候,還會有人給我折一束百花么?)。


半亭風:

2017年11月5日晚9:00
《夜深未歸人》


KsdeEP:

北海道積丹,姑娘不是要輕生,姑娘只是在戲水,姑娘只是在戲水,姑娘只是在戲水,重要的事說三遍


茅檐低小:

南京失戀博物館,素不相識的一個小姐姐坐了很久,然後一個人離開。


番茄小姐:

那夜在格爾木跟T同學狠狠吵了一架,兩個人作死的坐在喜來登的大堂一夜互相乾瞪眼。又冷又餓,直到天亮。
清晨天蒙蒙亮,頂著黃沙,驅車前往崑崙。
高反,感冒,大姨媽一併前來。一邊流著鼻血,一邊看著窗外美景,身在地獄,心在天堂。
在看到崑崙山脈那一刻,忘了一切,激動的搖搖晃晃奔過去,這個時候,我們依舊沒有說一句話。
我一個人坐在雪山前默默的發了一會呆。
回到的路上,手機在微弱的信號下突然收到了一張照片和一段話。
他說,我親愛的番茄,看著你一個人坐在那裡,好孤獨,我能陪你一起坐會嗎?
坐在副駕的我看著認認真真開車一言不發小心翼翼的他,淚如雨下。


一念卜卜:

一個小盆友和一群鳥
為何長跪不起?
一頭驢
兩匹馬
一隻牛
小新夏天的你我
吐了一杯煙圈
技能升級
回松江大學城的捷運上一個小妹妹用這種可愛的姿勢陪我聊了一路
扭曲的風景 跳還是不跳

白雪皚皚 滑還是不滑
劃並且樂享其中
一個人該如何吃的下
樹:我在做伸展運動
來自大自然的表白
請你喝一杯 坐下來陪陪我可好?
一枚我
又是春一年
和我同齡的小姑娘們讓我聊聊外面的世界
其實我也不懂外面的世界
就已癲狂跑偏
一坨白色小紙團~


清水朋克:


為了討生活 不斷和人叫賣 卻五塊一張都沒人要


Aorqu用戶:

凌晨5點,異國他鄉的大街,我一個人。


你看起來好難吃:


一個人旅行去到大理雙廊,用三腳架夾著手機放在馬路對面自拍,一邊拗造型一邊還要擔心架子被來往的車輛撞倒。


Aorqu用戶:


孤獨的貓,還有我是拿前置拍的,因為手機後置摔壞了……


褔貴羽人:




lucky拉奇吼:

中間那個是我。在唱的那首歌我記得是《我不願讓你一個人》。
但是,明明只有我是一個人啊。


昊天:

拍攝於今年3月5號。

對面手機的主人在今年4月份突然去世了。

我很後悔,沒有把鏡頭向上一點,只想著拍張照片發朋友圈。

我很後悔,很後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