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拍過最孤獨的照片是哪張?

問題描述:從隔壁的問題過來:你拍過最溫暖的照片是哪張 ?

同樣的,分享一下你的照片,還有照片背後的故事:)
, , , ,
匿名用戶:

在床上躺著,等醫生姐姐來看痔瘡…


匿名用戶:

2013年7月,我留在學校修攝影課,其中一個作業是人像自拍。
那兩周的每個夏夜與清晨,我獨自扛著相機,三腳架,與快門遙控器,試圖用自拍來捕捉留學的生活:華燈初上的棧橋,午夜時分的機場候機廳,圖書館幽靜的地下三層,空無一人的貨架走廊,工學院旁的廉價小吃巷,往返於小鎮之間的首班公交。
其實我起初並沒有刻意追求孤獨,然而當照片導入過後,發現畫面中的自己,就如同其他的異鄉學子一般,莫名的渺小。
畢竟離家之後,故鄉只有冬,再無春夏秋。


憨航航Hal:

2017.02補一張Alcatraz監獄的哨塔

在科羅納多島遇到的一隻海鷗

在學校I-house門前看到的掛在電線上的鞋

最後一張不是我拍的:


宋飛:

我有很多朋友,可我還是孤獨

(圖中全是我)


冷大夫:


「你說是羊孤獨呢、還是鷹孤獨呢」
–「我孤獨」

2017.10 攝於內蒙古


kevin xu:

上一次分手後,隨便搜了個機票,去沙巴過個周末散心。很倒霉的,住的酒店裡面全是成雙成對的情侶或者帶著小孩的小家庭,走到哪裡都倍受刺激。有一天我沿著海岸走到了酒店範圍的邊緣,看到了水中這個孤獨漂浮的平台,那應該是我最感孤獨的時刻。


恬舒:

在德爾菲山區里的某個東正教教堂,除了我,遊客只遇見這么一個紅衣妹紙。


喻帆:


你們以為僅僅是這樣嗎!
一分鐘之後!

科科(」゚ペ)」


唐言蹊:

國中時候
夜跑回家路上在巷口拍的
還配了一句沒什麼水準的小詩233

稍微修了一下


出門的時候這條小巷燈火通明
全是賣各種小吃的
跑完回來應該快十二點了
小巷就剩她一個人
看樣子是看電視劇累睡著了
路上已經沒有行人了
偶爾經過一兩輛車
大家應該都在家裡
舒舒服服地躺上床睡覺了吧
我不知道她為什麼還在這里不回家
是想多掙點錢么

就…蠻心酸的


半沢:


1932年劉長春代表中國一個人坐好久的船去參加奧運會,一個人的奧林匹克。


Ariza:

/*我打算每當我感到孤獨的時候 就來試著更新一下. */

今年二月份 有一段時間心情特別低落. 想去訴說卻發現沒有地方去說. 所以我就拍了這樣一張照片. 左邊那個人 是我,右邊那個人也是我. 有些時候能感到人格分裂出來的另一個自己 在旁邊悲憫地看著傻傻的我.

11月 在聖迭戈的一段海灘上 拍到了這只海鳥. 當時正好手機里放的是馬頔的孤島 腦子里一直迴響著「就算孤島已沒有四季 就算沒人提及你的美麗 我還是要飛向你」


12月 舊金山雙子峰頂. 當時臨近午夜,上面只有我一個人. 我坐在欄桿上,靜靜地看點點的燈火. 一個人.


三月 Arizona. 當時想起了阿甘正傳里 阿甘那句「Its time to stop」 但是我不甘心,就一直跑了下去.


拱門公園. 當時我固執地決定在海拔1500多米的山頂留下來拍星星,小夥伴們早在日落前就下山了. 他們跟我說 天黑後會很冷 風很大 而且下山路陡峭危險,勸我和他們一起下山. 但是我就不,我想看星空. 然後我在山頂悠悠地看著天空從湛藍 變成靛青. 慢慢星星都升起來了. 我拍下了這張照片. 拱門的側面 在月光下像是一個孤獨的沉思的頭像. 天空那夜不時有流星劃過. 我當時向每一顆流星都許下了同一個願望. 我那時好希望能把這些故事都跟你訴說.

八月 青海湖. 那幾天我為了一個自己都不理解的執念,轉山轉水轉佛塔. 以為能改變些什麼. 但發現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以為能感動別人,但發現只感動了自己. 現在只求忘記.


幾天前在街上發現了一隻機器人瓦力. 當時在想 也許他一直在那裡等待著他的夏娃吧.


JINGLei:


大海無邊無際,一艘小船載著三個人,單純漂著什麼也不做。覺得孤獨,也覺得充實。


按錯鍵:

橋底
一個人演唱
一個人傾聽
一個人拍照
三個孤獨的人


很好吃:

為了拍這個莫名有好感的樹葉在大馬路上蹲好久。

大概就是去圖書館借書卻被圖書管理員養在那的一缸小魚吸引住了,一看一小時,趴在玻璃缸外,給黑肚子的取名叫黑黑,紅肚子的叫阿紅,花斑的叫美美。。
大概就是下雨特別快樂,打傘出去踩雨水,看水流嘩啦啦往一個方向流,就腳去截流。而其他人在屋檐下躲雨。
大概就是,有很多話想說,看了通訊名單卻遲遲不敢打擾。
還有就是,走著走著想起以往一個開心的片段就獨自笑出來了,也不管別人怎麼看,甚至可以一步一跳歡脫一下。


匿名用戶:

希特勒本紀

希特勒,德意志第三帝國前元首,廟號太祖皇帝,奧地利布勞瑙人也,名阿道夫。有坊間傳猶太人也。少機警,有權數,而任俠放蕩,不治行業,故世人未之奇也。其父供職於衙門,系小吏也。為人好飲,性暴戾。常酒後毆兒以泄憤,言豎子以辱之。希向不屈之多以怒目而視,不語絲毫,鄉鄰無不稱奇。

越十年,希父患疾終於酒肆。希立志於四方,以數勸母准游,得許。遂懷馬克七百,行千里至維也納。瞬迷於華宮麗殿之間、精技湛術之中,不喜經史子集,獨好丹青耳。初嘗十年未有之樂也。然數月之後,盤纏盡散,迫以殘羹冷炙為食、合薄衣蜷於橋洞之中。然大志未失,銳氣未盡。是夜常借漁火以讀,以增其智。偶結友,得差一,書墨而貼以鬻之。得碎銀二三,幸賃敝屋以棲之,暫無忍飢挨凍之憂。希不以此為足,仍尋機而達矣,潛伏爪牙不棄矣。

春秋幾輪,時歐陸風雲突變。有塞爾維亞青年普林西比捨身刺奧匈王子斐公迪南,於是德奧諸侯結盟、英法群雄並起,皆執精兵利具攻守之術廝殺之,丁壯者無不引弦而戰。希特勒遂上書巴伐利亞國君以求執兵,得傳令兵一職。於槍林彈雨之間,沖鋒陷陣、一馬當先,毫無懼也!故授賜二勛章也。

一十八年,希不慎遇伏,視暫失。於病榻之上聞國破兵敗之音,不禁痛泣。初愈,得職以窺諸派。無意入其一曰德國工人黨。期間結摯友羅姆、戈林、希姆萊等,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憑三寸不爛之舌,驟集黨徒十萬,後為主席。於是改黨稱、修黨綱、振黨紀,遙聞義大利墨索里尼之輩奪璽而成,故彷之,終敗而入囹圄。中以口述,友魯道夫·赫斯撰之書曰《我的奮斗》。

三十三年,率部而起,國君興登堡命其為總理,次年希特勒掌天下之權。然其盟兄羅姆權至極,欲以之替。時兵部尚書布洛姆貝格甚惡羅姆,遂領國防軍元老並久經沙場之將以示希氏,願以百萬之軍效忠之換羅姆一死。權衡再三,遂發「長刀之夜」以斃羅姆。希嘆息曰「設使天下無有孤,不知當幾人稱帝,幾人稱王」,終臨君臨天下之位,始治國之亂政。

是時也,十民之中無業有七。富人亦不能飽食 灑數月之汗竟不得半兩雜糧。餓殍積於街頭,乞者比肩接踵。諾大之國,已為崩潰。希遂誓於民,曰「寧我負人,毋人負我」,定洗凡爾賽之恥,血二十年之辱,必使六千萬之民衣帛食肉,駟馬而出。民皆呼之。

希率朝堂之臣、舉國之吏,制國憲、施仁政。三年奮力,勵精圖治,除貧消窮。縱閭左亦安居華宅,專駕而行。百姓無不感激涕零,奉希氏為神,皆願舍顱以效之,皆曰「國家不可一日無納粹,納粹不可一日無希特勒也。」居朝堂僅三年,竟能扭轉乾坤,建蓋世偉業。非霍亨索倫之族、俾斯麥之徒能及也!以至英人蕭伯納曰:「吾英需一希特勒!」

於是順天下民意,練軍強兵。舉國青壯無不欲入伍以報國。遂內修攻城略地之器,研開疆拓土之法。外施合縱連橫之術,騙膏腴要害之地。出兵萊茵蘭,強佔蘇台德。黎庶皆振臂狂呼,以一代明君稱之。英法無不懼其,紛割小國之地以賂德。小國之君無可奈何。張伯倫、達拉第之流欲憑此計,禍水東引,以遏蘇聯。希遂制其弊,得居高臨下之勢,傲視群雄!

終有一日,持鋪天蓋地之精兵,操攻城略地之利器,東進波蘭,西出法國,南下北非,北上丹麥。吞捷克,炸英國,襲蘇聯,脅瑞士。吞併奧地利,宰割法英蘇,稱霸地中海,橫行大西洋。內有戈林、戈培爾、希姆萊輔其政,外有隆美爾、古德里安、曼施坦因統其兵,千里沙場,魏特曼、哈特曼、克雷齊默爾無不威震四方!鼓吹「打開門來迎希王,希王來了不納糧!」可謂氣焰囂張,不可一世,大有馳騁七洲、橫行八洋之勢!

四十一年六月二十二,希乃令伏兵三百萬突襲蘇聯。德軍憑重炮七千,以叩蘇聯之門。蘇戍卒尚未醒,不覺驚恐,忙披堅執銳而戰。德軍值此時,遣遮雲蔽日之斯圖卡以清殘敵,後百萬大軍掩於坦克而進,一日千里也。蘇聯之君斯昭告天下:「人無男女老幼、地無南北西東。皆有抗敵守土之責!」號天下俄民披甲上陣,以擊敵寇。希遂分兵三路,北攻列寧格勒,南取中東油田,中路猛攻莫斯科。此舉若成,可瞬瓦蘇民抵抗之志,並取油田致蘇軍戰車無以戰。不料,蘇軍民一心,寧與血肉之身擋虎豹之洪流,亦不願降。血戰數月,天公不作美,降鵝毛大雪於俄土,德兵一無禦寒之衣,二無果腹之食。頗有拿破崙敗於庫圖佐夫之勢。希下令而撤。然斯(大林)不從朱可夫勸,直令會全軍而擊,慘敗,以令退。

四十二年秋,兩軍百萬輪戰於斯大林格勒,越明年,德軍敗。四十三年,千餘戰車沖撞於庫爾斯克,再敗。希嘆曰「撼山易,撼蘇家軍難」。

四十四年,依蘇所求,英美百萬之軍湧向諾曼底,德陷腹背而擊之地。

次年,蘇軍百萬雄兵劍指柏林,希率殘兵做困獸之鬥,匿居地堡惶惶不可終日,時而咆哮群臣「吾到河北來」,時而對鏡幽嘆「吾之大好頭顱,誰可取之?」,時有偏將卡爾威德林苦勸北狩,不聽,於四月三十含槍而亡,時年五十有六。一代梟雄,終矣!

太屎公曰:「生以微賤,奮於沙場。雄辯天授,位極人皇。囹圄無礙,暗殺無傷。既救生民,復挽狂瀾。種族清洗,陽壽乃亡。遠攻蘇聯,力有不堪。若安歐洲,安得有恙?」


沒葯:

2014年的時候,五一那天我一個人逛平江路。快要走到路盡頭的時候,看到了這個畫面。

他說,要在時光里等你,你若來,我自歡喜,你若不來,我繼續等待。

其實,我想跟一個人一起來這裡,然後以後可以寫一段回憶錄,就叫『平江往事』。


德瑞克么么噠:

本來就想看看,看到飛機的那張圖忍不住了……
你離開了南京,從此沒有人跟我說話。
如果知道那次分離不會再見,我一定好好跟你告別……
分手第七天,我以為我好了,看到那圖仍舊淚流滿面……
Aorqu第一次認真答題
她應該不玩Aorqu吧……
她來我的城市找我,我煙台,她南京。
南京秦淮河,煙籠寒水月籠沙……

煙台

剪了頭發,租了房子,準備考研。
似是而非或是世事可畏,有情有義又是有米無炊,時間改變了很多也什麼都沒有,讓我再次擁抱你,南京。


Aorqu用戶:

第一張拍於冬天,我在我家小院,抬頭看到屋檐的樹枝上有一隻被冷雨打濕的黑鳥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第二張,攝於張家界,山頂上一棵樹奮力的向上延伸著,沒有人注意到它。

第三張,攝於西湖,一葉孤舟。

這是我第一次在Aorqu上回答問題,可能依然沒有人會注意到這幾張照片,其實最孤獨的是自己。


利勛:

貧僧向來一人,風里來雨里去
披荊斬棘所向睥睨,眺看世界唯我獨尊

直到有一天拍到這個。。。。。。朕倍感愛之所失。。。。單身狗一枚,僅以此祭奠我逝去的青春,好了我回去哭了,你們慢慢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