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拍過最孤獨的照片是哪張?

問題描述:從隔壁的問題過來:你拍過最溫暖的照片是哪張 ?

同樣的,分享一下你的照片,還有照片背後的故事:)
, , , ,
嗶哩嗶哩:

不見了。


Aorqu用戶:

拍攝於內蒙徒步的清晨


Aorqu用戶:



蔡先生:

發一張我見過的最孤獨的照片吧。

1936年漢堡,船廠工人在觀看納粹海軍訓練艦下水儀式,在向納粹致敬的人中,只有這名男子拒絕舉手。此前,他和一名猶太女子結婚,已被判兩年苦力。身處狂熱的洪流之中,即便已被打壓,仍不妥協,除了尊敬還有孤獨。

ps:圖片Google.


Aorqu用戶:

我陪著你去旅行,你卻在那玩手機。
[圖片]


羅夏:

2013年,我站在前女友的家樓下望她最後一眼。是時我和她已經分手回到另外一個城市。然而我太過想她,又從家裡偷偷跑來看她。

看過這一眼前,我剛剛擁抱了她,她站在她家的窗檯看我,圖片里可能人太小什麼都看不到吧。

那一眼之後我又有一次去了她的城市,給她帶了以前她愛吃的特產,給她打電話的時候她說她在杭州玩呢,錯過了見面。掛了電話我哭成了淚人,不知道為什麼,不就是沒見嘛,分手了嘛,沒見就沒見。

然後我再想她也沒有去打擾過她,直到她戀愛,結婚。

我和她在一起的時間太長,從高一認識到現在都有12年了,一起長大,相愛,互相傷害,分開。是彼此的伴侶,最好的朋友,家人。

我一直當她是我的小女兒。即使後來她做了太多的事情傷害我,可惜在所有物是人非的景色里,我依然最愛她。

現在每每看到這一張照片,我就感覺呼吸困難,我想回到過去就那樣站在她家樓下,哪怕再多看一眼。也不至於後來再也沒有那樣的機會再去看看。

照片里最孤獨的人,是拍照的我。

所有失去的人,都是孤獨的。


趙托尼:

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
攝於2013年夏,日暮,阿拉斯加冰川國家公園


簡貓:

夏天家裡請人清地毯,把傢具搬光,牙牙以為要棄她而去,很不安,叫得十分傷感。守著最後一把椅子不肯離去。


美麗島島島:

————
更新,忘記放一組叫做《一個人》的圖了,是還在北京時,某天心血來潮拍的一組。已附文末
————
我拍過很多張只有一個人的照片,然而先用一條狗鎮樓。
—————————————————————–
這些人我都不認識,但是每個人我都覺得有故事。
—————————————————————–

———————————————————-《一個人》—————————————————–


HerrWang:


柴達木盆地內的青海油田冷湖四號公墓。

「為發展柴達木石油工業而光榮犧牲的同志,永垂不朽!」

在柴達木盆地深處,在平均海拔3000米的戈壁灘上,有一座叫做「冷湖」的西北小鎮,這里因石油而興起,又因石油而衰落。

隨著石油的發現,大量的石油人從全國各地聚集到這里,青海油田的總部也設立在這里。最大的時候,它曾經被中央批准設立「冷湖市」。而後來石油產量下降,總部遷至敦煌,冷湖也隨之變成一片廢墟。

這里長眠著四百多位把青春獻給柴達木的石油人。四百多個墓碑,背倚著白雪皚皚的祁連山,全部朝向家鄉東方,因為這里的人大多是從東部來的,畢業後志願來西北建設祖國。

很多人從來時的翩翩少年,到離開時的不惑中年,甚至從未能離開,把自己的青春獻給了可愛的柴達木。雖然黃沙漫漫,寒風呼呼,氣候異常乾燥,鼻孔里結著血痂,異常孤獨,但是他們不悔,把這里當成自己的家園,虔誠而慘淡地經營著。他們篤信「人定勝天」,為新中國初期的經濟建設做出了巨大貢獻。

然而,他們中的很多人一輩子都沒能再回到自己心愛的家鄉,永遠長眠在沙漠里,唯有黃沙和遼闊的戈壁灘相伴。


馬先生:

這個始終孑然獨行的背影,我想我會一直記得。

照片拍攝於2013年夏天,我之前供職的公司樓下。我18層,她16層,因為幾乎一樣的上下班和午餐時間,所以總能在電梯間、餐館或周圍某段路上遇見這位姑娘獨自一人。

而她的種種,是那樣與眾不同,簡直令人(我)著迷。

冬天,她會穿黑色的長款羽絨服,深色長褲配運動鞋;春秋,則是深色單層外套,配深色長褲和板鞋;而夏天,則是照片中這樣風格…即便是在最熱的仲夏時節。一年四季里,她唯一不變的,是那一頭遠看黑亮順滑近看沒有分叉的長髮,和那隻從未失寵的黑色包包。

我從沒見過她穿涼鞋、高跟鞋、牛仔褲以及幾乎所有女生衣櫥里不可或缺的暖色調衣服,而裙子,更是不曾一見。

如果你不曾像我一樣仔細觀察,會以為每個季節里她都在穿著與之相符的同樣幾套衣裝,而我知道……她的幾乎每一件衣服,每一條褲子,每一雙鞋,差不多都有正好兩件——同一風格不同款式的兩件。

在整整一年半的時間里,我曾無數次看過她和同事在不同的地方相遇,卻從沒見雙方的談話超過一句。最多的則是相視然後淺淺一笑,以及類似一個簡單的」早「字,甚至只是微微頷首加一個致意的眼神,從沒有多餘的寒暄和客套,更沒有女生間標准版的家常閑聊。

她的眼神里沒有高傲或卑微,永遠是那麼平和自然;她的言談舉止也從沒讓人覺得失禮,只是從不越過那道恰到好處卻又無形的交際線,即便是朝夕相處的同事或是給她發工資的老闆。

她並非大多數人生活中所知道的那些天生孤傲或因各種原因而自覺卑微的姑娘,只是在自然而然之間和所有人都保持了一種恰到好處的距離…只是有點兒」怪「而已。

你可能想到這是個孤傲不合群、刻板又沉悶的女生,或者視我的種種表述為暗戀式的偷窺加主觀臆斷。但我堅信在她波瀾不驚的表面之下,其實有著一座豐富又美好的精神家園。因為:

  • 我曾在電梯間不經意看到她手機里播放著巴赫的《哥德堡變奏曲》;
  • 在她拉開包包拉鏈時瞥見過簡裝版的《月亮和六便士》;
  • 在某個風和日麗沒有霧霾的帝都午後走在林間小路的她會在以為四下無人時忽然撐著傘轉個圈然後假裝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繼續走;
  • 在我們偶爾同坐一趟公車時會看到她為抱孩子的媽媽讓座;
  • 在初春午飯後散步途中她會停下腳步為路旁大樹的第一簇新芽拍照;
  • 在某時掌心裡捧著收到資訊的手機也會莞爾一笑…

所謂孤獨,其實並不恰當,孤獨只是外界對她的定義。我總覺得,在她內心裡擁有某種強大的東西,也許「快樂」之於她,有著另外的定義。

整整一年半時間,我只是安靜地做個旁觀者,因為她太過獨特,以至於我深以為:遠觀之妙,甚於相識。

這世上有許多種美好,有的隱於心底,你永遠不會知道。而這個始終孑然獨行的背影,我想我會一直記得…


狗子:

在成都武侯老城區,
還沒等相機架好,
孤獨已經在空氣中擴散開了,
一桿煙槍,已經是平凡生活里的全部色彩


咋整:

歪個樓。

為江歌討公道的江媽媽,受盡了白眼和委屈,在電梯前忍不住痛哭。

為了給善良的女兒討回公道,為了找到劉鑫問清楚事情原委,江歌媽媽找遍了所有地方,終於找到了劉鑫任職的學校,但那裡的老師拒絕幫助江媽媽,還羞辱江媽媽,「我給你出個主意,你在這等一年就能等到劉鑫了」。

蒙蒙秋雨中,走在去兜率極樂禪寺的山路上的林爸爸。

一場多方人禍造成的的大火,讓林爸爸失去了所有,失去愛妻和孩子的那種孤獨,沒有人能想像到。

本來幸福的生活,一夜之間突然幻滅。

善良被踐踏,體面的人孤獨的背影里,善良的人絕望的側影里,都蓋不住滿身的孤獨。

而照片背後的日子,或許只有更痛,越來越痛。

如果孤獨滿身無法治癒,如果被踐踏的善良不能被守護,那才是真的孤獨。

希望林爸爸和江媽媽,都能好好的。


leeeeee:

風光狗從來都是一個人……

2017.11.8晚更新
這段時間好像靠著這張照片騙了不少贊,其實回想起來大學最後一年因為畢業的事都沒怎麼正兒八經拿起單反出去拍點東西,挺慚愧挺遺憾,倒是平常時不時拿起手機記錄一些瞬間,翻出來還有不少切合題意,索性拿出來給大家看看,也算是感謝大家的捧場了。


於大學宿舍陽台
在陽台抽煙的時候,注意到了這個小伙兒,小雨天打著傘,站在銀杏樹下,滿地落黃,我不禁在想,他應該是赴姑娘的約吧,真好。


於學校生活區門口
下午跟哥幾個去吃個飯,在門口等嘀嘀的時候,瞥見地上的小雨灘里出現一抹搶眼的紅色,遂拿起手機記錄下來。


於學校實驗樓門口
天還沒亮,和室友一塊接了個私活出去掙點外快等人的時候,記錄下我這兄弟在門口走來走去的身影。畢業已經小半年了,兄弟,不知道你在蘭州電視台幹得怎麼樣了?


於北京頤和園
北京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坐在頤和園長廊出神的大爺,我在拍他,他在想你。


於成都武侯祠內
這我鐵瓷,掰手指頭算算,認識了八年了,你考研失利,我工作未找,先出去浪幾天再說,兩個單身狗,說走就走。這幾天咱們也聊了不少過去和未來,對曾經沒追上姑娘的遺憾,還有對即將面對工作的迷茫。哥們,咱們加把勁兒努把力,且走著。


於深圳某商場
特喜歡北京話,畢業那會兒,本想去北京漂一漂來著,最後卻漂到深圳,這也快小半年了,深圳,要我說啊,哪哪兒都好,就是這飲食吶,還是想念我北方的麵食,現在恨不得回家把吃羊肉泡饃、餄餎面、刀削麵、蘸水面、餅子加肉、大白饅頭…給吃個夠,不說了,口水要停不下來了。


於香港維港附近
深圳這點兒是真不錯,離香港是真近,這不趁著十一去香港開開眼漲漲見識,拜訪一下敬愛的大學班代,坐了坐叮叮車和天星小輪,看了場國慶煙花,丟了把傘給太平山頂,想想還真是圓滿吶。


於蘇州博物館
朋友們,張楚說過:「孤獨的人是可恥的。」 Well,希望您各位早日找到對的人。


瀟界:


2017年11月16日,杭州雨。我實習下班,擠不上公交,車關門的時候,我看見窗邊的這個男生。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也不知道你做什麼工作,我只知道這個城市會有很多人像你一樣,並且我們都互相陌生。

這個城市又到了冬天,然而並沒有多少人報團取暖。


洪福大:

人物:中國遠征軍的一名老兵
地點:雲南省騰沖國殤墓園
時間:2015-05-22

偶遇這位老兵,四川眉山人,當時他站在國殤墓園內側的主甬道邊,正在茫然四顧,國殤墓園的工作人員說今天有個什麼團過來,特意請老兵過來給這個團做一些介紹或作為一名親歷者和見證人吧,而那個什麼團卻遲遲沒有在約定的時間出現,老兵站在那有點體力不支的樣子,工作人員給老兵拿了一把椅子過來讓他坐下慢慢等。

在老兵等候期間跟他簡單攀談了幾句,因為老兵的鄉音有些我沒聽清(懂),所以只是大概聽明白了老兵曾經參加過1944年為期127天的騰沖光復戰役,後來就地復員沒有回四川老家,而是在騰沖娶了一位當地的女子為妻,現居住在騰沖清水。

老兵指著身上這身衣服說是上次重慶一個參觀團送給他的,老兵在講述的過程中隱約可以看到他渾濁的眼珠子發光,現在可以挺直腰板說自己曾經是一名中國遠征軍老兵,他心裡大概是自豪的罷,有人來看他訪問他,他內心應該也是欣慰的罷,看老兵漸漸露出疲態,想他還要見那個參觀團,心想還是讓他保持體力罷,就向他告別,沒想到老兵啪一個立正,以標準的軍姿向我行了一個軍禮。

當時心裡真的感到非常慚愧,何德何能受老兵這一禮,連忙鞠躬還禮。

走出國殤墓園回頭再看老兵獨自一人靜靜地坐著等待,打破半個多世紀的沉默走到人前,經過了那麼長時間的孤獨,自己軍人的身份終於得到了正式承認,也可以大大方方說出自己曾經為驅逐日寇而戰的那些往事,現在的老兵應該不再孤獨了罷。


Sky Duanmu:

從來都沒覺得拍風景是件孤獨的事兒,一直認為獨享大好河山的感覺甚是爽。直到我登上這座城市最高的大樓,看著被晚霞染紅的天空和下面川流不息的萬家燈火的時候,才突然真正體會到了孤獨。我拍了那麼多風景,可是風景里卻都沒有我。世界這么好,卻都沒有一個人可以和我分享。

用王小波的話說就是:
「走進了寂寞里,你就變成了黑夜裡的巨靈神,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效率非常之高。你可以夜以繼夜的干任何事,不怕別人打斷,直到事情干成。但是寂寞里也有讓人不能忍受的時刻,那就是想說話時沒有人聽。」

ps 這張照片下無數人回復我說這是不是攝影師的女朋友,然而這卻是攝影師自拍的自己╮(╯_╰)╭

8.6—
感謝各位,受寵若驚啊~
統一回答一下,這是深圳。
我的其他照片在我的lofter:http://skyduanmu.lofter.com
微博@Hey端端
公眾號:skyduanmu

我的其他攝影類回答:

2017年上半年你拍的最滿意的一張照片是什麼樣的?

有哪些看似高深、實則簡單的 Photoshop 後期操作技巧?

有哪些看著像 Ps 過的照片,實際卻沒有?


郭緯綸:


七月的時候,在街上拍的。
我想Aorqu上的用戶,大多都有一定的學歷與見識。我跟同學一起吃飯的時候思考過這樣的問題,我們成長在相對優越的環境里,我們潛心學習,而後潛心工作。但千萬萬的人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我們得到的良好條件,的確有的人過早地荒廢了生命,但我想更多的人他們無力反抗命運。圖中的老人大概年過七旬,我記得小時候一個礦泉水瓶1毛錢,現在三個才1毛錢。
我覺得最大的孤獨就是,對生活的無力感。你知道更好的活法更好的選擇,有時卻不得不安於現狀,甚至就這樣度過餘生。
真的,其實大多數人這樣生活。
那天同學說了一句我十分贊同的話:更多人的生活不是郭敬明,而是賈樟柯。
作為學生,我們越早認識這一點,可能就越早懂得學習的意義。


熊秋悅:

汶川地震後拍攝的。人員轉移安置已經結束。廢墟里還有消毒水的氣味。從死寂的空城回家,在溫暖的浴缸里痛哭了一場。活著真是既美好,又孤獨。

發表迴響